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看似无懈可击的叶秋薇,其实也有着难以逃避的心理弱点。

    想到这里,我突然一阵恍惚,心理发生了迅速而微妙的变化:前一秒,我还把叶秋薇当成同类甚至朋友,希望和她进行一次敞开心扉的交流。后一秒,我就坚定地把她视作死敌,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杀掉她。

    最开始的一两秒,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紧接着,这种想法就在我心中扎根、蔓延,迅速占据了浑身每一个细胞。我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体内存在一股强大而奇特的精神力量。那力量源自于我,却又不受我的控制,而是以一种驾驭者的姿态闯入我的灵魂,蛮横地干预我的心理活动。

    我本能地意识到一件事:x正在苏醒,或者说,我正在唤醒自己。

    片刻之后,车流渐缓,心绪也随之平复。我忙里偷闲地揉了揉眼,从恍惚中回到现实。阳光从右前方的远空袭来,顺着挡风玻璃上沿向左攀爬,柔和而清新。我贪婪地扫视周围的一切,世界和自我从未如此真实与清晰:

    我叫张一新,是为集团服务的心理杀手。几年来,叶秋薇一直在对集团进行秘密调查,是集团的主要威胁之一。2011年9月12日,我确认了她的身份,却没有立即向袁主任进行汇报,而是出于对同类的好奇,在秦关的病房里和她见了面。正是因为我的鲁莽现身,叶秋薇才明白自己已经暴露,因而躲入了市精神病院。同时,那次见面,也使得我的心理发生了某种剧烈变化——我仍然无法记起变化的具体原因。随后,我进入了长达九个月的心理调整期,直到2012年6月才恢复过来。2012年7月16日,也就是八天前,我做足准备,在集团的安排下进入市精神病院,再次和叶秋薇进行了接触。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她的心理弱点,引导她死在病房里。

    现在,她的弱点已经暴露。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假装自己仍处于失忆状态,以记者张一新、而非x的身份,和她进行第九次会面。如果能成功骗过她,我就能在她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发起攻击,揭开她的伤疤,进入她真实的心理世界,寻找机会给她致命一击。

    想到这里,我浑身充满力量。

    上午8点28分,我跟随老吴和几名保安进入四区。一路言语不多,气氛颇为沉闷,沉闷又滋生出紧张。到了叶秋薇的病房门前,老吴一边熟练地输入密码,一边用试探性的笑容看了看我,语气里藏着隐隐的不安:“老张,今天怎么这么严肃啊?”

    我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变化或许表露得过于明显了。

    “哦,哎——”我叹了口气,无奈地笑道,“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初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个月到了这个时候,我总有几天睡不好觉。”说着,我还捂嘴打了个哈欠。

    老吴正要说什么,滴滴的警报声便响了起来。他把话咽回肚子里,对着密码锁上方的通话设备说道:“叶老师,现在方便么?我们准备进去了。”

    叶秋薇冰冷到毫无感情的声音从设备中传出:“请进。”

    老吴看了我一眼,低声叮嘱道:“还是那句话,一旦觉得不舒服,就赶紧按呼叫铃,我们会一直守在门口的。”

    “其实用不着守。”为了进一步打消他对我的疑虑,我故意装出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叶老师真没你们想得那么可怕。”

    这句话骗到了老吴。他长舒了一口气,神色瞬间从紧张转为轻松。他拍拍我的肩膀,再次低声叮嘱说:“还是小心点好。”说罢便推开房门,后退一步,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我走进房间,把门轻轻关上。叶秋薇靠在窗沿,用内敛而敏锐的目光打量着我。我一边以弱者的姿态躲避她的目光,一边迅速对她进行了观察。

    那天,她依然穿着那条蓝底白碎花的波西米亚连衣百褶裙。那裙子我不是第一次见了,可不知为何,那一刻,看见裙子上的碎花样式,我突然觉得一阵眩晕。我定了定神,摇晃着往前走了几步,耳边再度响起那种怪异的嘶鸣。我隐隐觉得,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哀嚎,那种哀嚎让我心碎,让我愤怒,更让我无比悲痛。

    我闭上眼,手抚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心绪总算稍稍平静。之后,我睁开眼,拉开对话口,拖着椅子坐到玻璃墙边,故作轻松地打了个招呼:“叶老师,一直都想跟你说,这条裙子真的很漂亮。”

    当时,我还没有察觉到自己这句话中暗藏的玄机。

    她嘴角微微动了动,滑过一丝无法追寻的笑,随后搬着藤椅坐到玻璃墙边,右脚搭到左脚上,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的面部,似乎是在对我进行持续观察。我先是和她迅速对视,又假装不自在地低下头,接着用游离的目光巡视室内陈设,最后又低下头,悄悄观察她的手部和脚部。

    在对我进行观察的同时,她一定也在进行复杂而缜密的思索。然而,在长达五秒的观察时间里,她都没有发生过任何表情变化,也几乎没有做出过任何明显的肢体行为——不得不承认,她对微表情和肢体语言的掩盖能力非常强。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一个细节:她右手原本轻轻握着,五秒后却突然松开了一点。虽然这一行为细微到几乎没什么说服力,但我还是据此做出判断:她的心理发生了一次明显的松懈。

    我想,我大概已经通过了她的初步观察。

    想到这里,我不禁松了口气,毫无遮掩地表现出自己的松懈。几乎与此同时,她的呼吸也出现了一次明显松弛——这是典型的心理松懈信号,说明我根据手部举动对她进行的心理解读是正确的。

    我不禁有些得意,很快又陷入担忧:叶秋薇会不会根据我松懈的表现与时机,意识到我成功解读了她的心理,从而判断出作为x的我已经苏醒了呢?

    我顿觉紧张,下意识地举起右手,想通过按压脖颈舒缓压力,举到一半才发觉不妥,又迅速把手放下,忍不住扭了扭脖子。做完这些,我陷入了更深的不安之中——叶秋薇一定注意到了我的举动,她会据此做出何种分析与判断?会不会进一步认定x已经苏醒了呢?

    我更加紧张,右手下意识地抓住大腿,压抑地咳嗽了一声。发出咳嗽声的瞬间,我突然深刻地认识到一件事:以我现在的状态,想要在叶秋薇面前隐藏心机,或许只是自作聪明罢了。

    思绪至此,我反倒释然了许多。我抬头看她,她正淡然地盯着我,嘴角边缘和眼眸深处,藏着一种冰冷、相惜、又无比自信的笑。我心中一惊,突然回想起来,那种笑容,和2011年9月12日下午、我在秦关病房里见到的一模一样。

    那是叶秋薇面对x时才会出现的笑。

    我长舒了一口气,彻底释然,也对她露出微笑。见我如此,她双手再次松开了一些,连续眨了两次眼睛,嘴角上扬的弧度明显变大,呼吸也较之前轻松了许多。她也彻底释然了。

    “又见面了。”她平静地说,“x。”

    我看了一眼窗外遥远而灿烂的阳光,微微点头:“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 [*]更新快

    “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她缕了缕头发,“我一开始就说了要彼此坦诚,不是么?那不仅是说给记者张一新的,也是说给x张一新的。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具体状态,但我还是那句话,彼此坦诚,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关于自己身份与过往,我有着太多疑惑需要她帮忙解答。但同时,我也知道自己必须完成刺杀任务,否则无法对袁主任和集团做出交待。我陷入短暂的纠结,又迅速坚定了信念。关于自己,我迟早会有全面、清楚的认识,但刺杀时机千载难逢,稍纵即逝。虽然暂时看不清我与叶秋薇对决的形势,但我必须为任务竭尽全力。只有先除掉叶秋薇,我才有条件考虑自己。

    “坦诚。”我看着她的眼睛,“叶老师,你丈夫生前对你坦诚么?”

    她突然眯了一下眼睛,上嘴唇和鼻头同时上扬,双手下意识地紧握在一起,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悦,或者说是愤怒。这是我第一次在她身上看见负面情绪的明显流露,毫无疑问,丈夫的背叛确实是她的弱点,是撕破她心理防御的最佳武器。我不禁回想起第五次会面时、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心理弱点,只是有些人表现得比较明显,有些人隐藏得比较深罢了。

    继续思索:丈夫的背叛是一件具体的事,心理弱点则是一种潜伏的负面情绪,是一种十分抽象的概念——二者有所关联,但绝不等同。或者这么说,丈夫的背叛只是叶秋薇心理弱点的表象,背叛导致的负面情绪,以及这些情绪对心理的影响机制,才是弱点本身。想要击溃叶秋薇,仅仅知道秦关对她的背叛是不够的,还必须弄清楚这件事对她心理的影响过程与结果。简单来说,就是弄清楚背叛给叶秋薇带来的真实感受。是痛苦、愤怒、嫉妒,还是彻底的绝望——

    想到绝望,我突然想起了叶秋薇的心理骤变。她骤变的契机源于丈夫,那么,会不会和丈夫的背叛有关呢?

    第一百零一章 “我”的分离感

    短暂的考虑后,我直接发起正面进攻:“他对你很不坦诚。”

    叶秋薇连续眨了几下眼,还下意识地用右手按了按左侧眼角——她的左眼很不舒服,多半是酸痛。在没有明显生理刺激的情况下,眼部的突然酸痛,通常是压力释放的前兆——叶秋薇心中一直压抑着某种情绪,在我的引导下,这种情绪呼之欲出。

    “或者说不忠诚。”我直截了当地说,“他早就背叛了你。他一直和舒晴保持着情人关系,你是知道的吧?”

    叶秋薇再次连续眨眼,眉毛微颤,脸颊上的肌肉一条一条地扭动、交错,显然是在努力克制情绪。但越是克制,就越能证明这种情绪的强烈。

    “当然,有些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乘胜追击,“他的死也是因为舒晴,他是为了保护舒晴而死。”我顿了顿,又用平静中暗含嘲笑的语气加了一句,“真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

    叶秋薇双手置于腹部,紧紧缠绕在一起,白净的面色下,浮现出隐约的猩红。她闭了三次眼,有一次长达一秒。我屏息凝神,听见她喉咙里穿过一股压抑的气流——哽咽即将到来。

    我继续进攻:“我们以舒晴的人身安全作为威胁,成功逼他就范。其实最开始,我们是以你的人身安全作为威胁的,但你知道他是怎么答复的么?他说,随便。”

    叶秋薇沙哑地咳嗽一声,紧闭双眼,满脸通红。她深吸了一口气,嘴唇颤抖、外翻,喉咙里传出隐约的哽咽。

    我不依不饶地说:“你被强奸之后,他肯定也很嫌弃你——是个男人都会嫌弃你。你跟他提出离婚的时候,他心里肯定一万个愿意。但他当时忙着研究报告的事,根本没空管你。再说了,你不干净了,也没有生育能力了,在他面前还能有尊严么?他想和舒晴怎么样,你恐怕都管不了吧。我猜,出事之后的两个月里,你就已经发现他和舒晴的私情了吧?他是不是堂而皇之地出轨?是不是还当着你的面羞辱过你……”

    叶秋薇猛吸了一口气,狠狠咬住上嘴唇,双目微垂,浑身颤抖。两秒过后,一滴带着滚烫气息的泪水,从她左侧的泪腺中缓缓钻出,顺着通红的脸颊滑过鼻翼,穿过嘴角,翻过瘦削白净的下巴,直到颈窝才蒸发殆尽。

    我本以为她接下来会失声痛哭,但不可思议的是,她不仅没有再流下任何眼泪,甚至连隐约的哽咽声都彻底消失。仅仅四五秒过后,她满脸的血红便陡然褪去,外露的目光重新变得内敛,因灼热而略显干枯的嘴唇也再次呈现出饱满的粉红。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用了两倍时间缓缓呼出。她拨了拨头发,嘴角依旧藏着难以形容的浅笑,看上去平静如初。

    “还有呢?”她盯着我的眼睛,“到此为止了么?”

    我惊恐而不解地看着她:“你……”

    “我要谢谢你。”她的声音像一阵微风,“谢谢你帮我分离掉仅存的感性。不必责怪自己,你的判断很准确,我丈夫和舒晴的事,确实是我内心一直以来难以根除的波澜,是我最大的破绽。但你要明白,我自己比你更清楚这一点。我知道你早晚会抓住这一点,试图控制我的情绪和心理,所以早就做好了迎击的准备。而你——”她目光突然冰冷了许多,“你太高估自己,也太小看我了。我早就说过,最高明的,永远是不动声色。你自以为胜券在握,没有遵循这一原则,使得原本足以制胜的武器,反倒被用来加固了我的防备。从主动发问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失败了。”

    我心中一阵慌乱,但还是故作镇定:“你在虚张声势。”

    她露出明显的自信笑容:“我可以你跟你说说舒晴,说说我丈夫。你说得对,他们早就有了私情,但我以前对他们太过信任了,所以一直被蒙在鼓里。而且,虽然我丈夫对舒晴有感情,但对我也存在感情与责任——他好像很享受二女一夫的生活状态。酒会的事情发生后,我丈夫对我的态度经历了一个微妙的变化过程。最初的几天里,他确实尽心地陪着我,给我鼓励和安慰,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被他嫌弃。但强奸案的诉讼开始后,或许是因为一再受到案情的,加之与我有关的谣言四起,他终于开始对我表现出明显的厌恶。他开始对我爱搭不理,不怎么吃我做的饭,不碰我的身体,甚至连手都不愿碰一下。诉讼结束后,他开始找各种借口不回家,即便回家,也总是有理由不跟我睡在一起。当时,我就理所当然地发现了他跟舒晴的事,但什么都做不了。如你所说,我不干净了,也失去了生育能力,在丈夫面前已经毫无尊严。我提出过离婚,但他的事业正处于飞速上升期,暂时不愿因为离婚影响前途。而且,他当时一有机会就会跟舒晴见面,也根本腾不出时间来管我。”

    看着她平静如水的样子,我心中越发不安。

    “我忍了很久,终于在10月底的一天下定决心,要跟他认真谈谈未来。”叶秋薇接着说,“但正如你所说,我在他心中已经毫无分量,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甚至连可有可无都不如——他对我已经没有一丁点尊重。那天晚上,他对我的厌恶彻底爆发,说我主动勾引徐毅江,害得他在单位里被人笑话。他说我恶心、浪荡、不要脸、装可怜……我陷入绝望,第二天晚上独自在家时,吞了大量安眠药试图自杀。可是吞药睡去不久,我就被胃部的刺痛惊醒,把药全都吐了出来。当时,我一边不断呕吐,一边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觉得,我的潜意识如同另一个人,一个完全独立的人。她就像我个人的上帝,目睹了我经受的一切苦难,对我有着深入的了解,抱有最慈爱的关怀与同情。她不想让我死,所以在极端情况下发挥最大潜能,控制了我的胃和食道,让它们把药排出体外。虽然之前学过多年的心理学,但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心理世界的奇妙。我开始有意地区分自我和本我,尝试以旁观者的身份感知自己的潜意识,并且不止一次地出现了自我和本我的分离感。”

    “自我和本我的分离感——”我不知不觉地陷入了她的话题之中,“这就是你所说的‘摆脱性本能’?”

    她微微点头,不紧不慢地说:“这种分离感的出现并非偶然——那晚,我从生理上活了下来,但自我仍无比绝望,想坚定活下去的信念,就必须得到足够的精神支持。当晚,我孤身一人,无法获得来自他人的支持。同时,我性格软弱,而且依然抱着求死之心,所以很难从意识和自我层面给予自己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支持我活下去的精神力量,就只剩下求生的本能了。但因为我依然抱着求死之心,所以并不愿意承认这种求生欲望,加上性格软弱,我最渴望的是来自他人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对求生欲望做了伪装,让我自认为求生欲望来自外部,代表求生欲望的本我,和代表求死之心的自我,也就难免产生了相互的分离感。” 360搜索  暗示 更新快

    我思索片刻:“说到底,这只是一种心理错觉罢了,你并没有摆脱本我,摆脱性本能。”

    “不。”她平静地说,“摆脱本我,并不意味着本我消失,它只是和自我发生了分离。这种分离感,最初确实只是一种心理错觉,但它一再出现,而且越发强烈,很快就发生了质变。这种质变,就是我对你讲述的那个契机。”

    我突然从她编织的心理世界中清醒过来,警惕地看着她,觉得她在对我进行某种。但随着她的继续开口,我又深深陷入她的世界,难以自拔。

    “就在那晚,我突然感受到强烈的性欲。”她接着说道,“我触摸了我丈夫的下体,发现它是如此短小、坚硬而冰冷。现实的打击、我对丈夫日积月累的恨、以及对性欲的羞耻感,让我再次产生了自我和本我分离的感觉。我此前体验过无数次的分离感,但全部加起来,也不如那一刻的感受强烈。那一刻,我以一种绝对客观的视角目睹了本我,目睹了自己的一切欲望、情感、以及本能。它们都没有消失,但已经远远地游离于自我之外,而且不再以不可抗拒的态度驾驭自我,反倒开始接受自我的控制。一切感性思维和行为都源于本能,所以,我进入了一种纯粹自我层面的理性状态,成了存在于理性基础之上的‘逻辑化的我’。”

    我下意识地点点头,陷入沉思:人类之所以不同于其他生物,就在于能以理性对抗感性,能以自我约束本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智慧的发展过程,就是心理从感性向理性、从本我向自我的进化。这种进化的极致,就是纯粹自我层面的理性状态。但正如无穷大的数字不存在一样,心理进化的极致状态也不可能存在与出现。不过,倘若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自我真的与本我完全分离,并通过理性机制驾驭本我,这种极致状态就有可能真的出现。

    叶秋薇的讲述真实、可信,甚至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她真的完成了智慧的极致进化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彻底沉浸在她的讲述之中。

    第一百零二章 伤口

    叶秋薇接着说:“强烈的分离感,不仅改变了我的心理格局,也彻底改变了我的感知方式。你知道,生物对世界的感知总是以自身为标准,这种标准,细化到人类的意识层面,就是所谓的世界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经历与知觉体验,所以对世界拥有不同的经验与感知方式,即不同的世界观。对我而言,自我和本我彻底分离,使二者在我的知觉中呈现出理所当然的区别——区别非常明显,比视觉与听觉的区别还要明显。这种‘明显区别’的体验,改变了我对他人的感知方式——在感知他人时,我开始自动地将他们的自我与本我加以区分,并在此基础之上,对他们的思维、行为做出理性分析和预测。这一过程轻而易举,是‘逻辑的我’的新本能。当然,这种‘本能’,和本我的动物性本能,完全不是同一种概念。”

    这番话听上去匪夷所思,却在我心中引起了难以抗拒的共鸣。我隐隐觉得,叶秋薇描述的分离体验,在我身上似乎也曾经发生过。

    “从那个夜晚开始,这种分离感就再也没有消失,所以我成了现在的我。”她依然无比平静,“不过,人终究是人,注定要受到自身规律的制约。对现阶段的人类心理而言,本我与自我的融合、对抗,就是最基础的客观规律之一。所以,虽然与自我相互分离,虽然失去地位、开始受到自我的强力约束,但本我从未放弃对心理的控制,它始终在努力向自我靠拢,试图夺回自己的统治地位。为此,它不断寻找突破口,自我则将突破口一一填补。但,有一个突破口,是我无法通过理性彻底填补的,这个突破口,就是丈夫背叛对我造成的感性伤害。委屈、嫉妒、仇恨,种种负面情绪汇聚成强大的精神力量,潜伏在被放逐的本我之内,不时地对‘逻辑的我’发起冲击,一直都是我维持现状的最大威胁。张老师——”她突然摘下眼镜,露出更显敏锐的双眸,“还是那句话,我必须要谢谢你,感谢你帮我分离掉了这部分仅存的感性情绪,帮我消除了致命威胁。”

    我下意识地盯着她手中的眼镜,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我深吸了一口气,贪婪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光,大脑一片昏沉。

    叶秋薇轻轻敲了三下玻璃墙,把我从恍惚中惊醒,随后问道:“现在,你还认为我是在虚张声势么?”

    我不敢确定。我承认,叶秋薇的话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与信任,但抛开这些来自本能的感受,从理性上讲,我对她依然存在同样强烈的敌意与警觉。我深知她精神力量的强大,担心自己不知不觉中陷入她的致命。为此,我的理性始终在竭尽全力对抗本能的共鸣与信任,我处于一种理性与感性的对抗状态,我的理性自我与感性本能,似乎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分离——

    我突然一惊,从纠结的心理状态中回到现实。

    我意识到,自己或许早就陷入了叶秋薇的之中。她的能力确实太过强大了,短短一席话,就能让我也产生自我与本我的分离感。虽然不知道她此举有何目的,但我深刻地认识到一点:自己绝不能再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叶老师。”我平静下来,“你确实比我高明得多,我甘拜下风,但我也没那么笨。不管你如何触动我的内心,我依然坚定地认为你是在虚张声势。”

    她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异,欲言又止。

    我知道自己的抵抗取得了效果,便决定发起反击:“我想说的是,自我与本我是不可能彻底分离的,即便真的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分离,自我也不可能彻底摆脱本我,更不必说驾驭本我了。归根到底,你的分离感都只是一种心理错觉,充其量是一种自我层面的虚假感受。”我把手放到玻璃墙上,晃动几下,等引起她的注意,又死死盯住她的眼睛,“你有没有想象过你丈夫和舒晴在一起时的情景?他们相互甜蜜地称呼,四目相对,流露出无法割舍的爱意。他们赤身裸体地搂在一起、相互感受对方,舒晴得到了你丈夫心灵最深处的爱。你肯定能想象到那幅画面,而且不止一次地想过。你内心深处,难道就没有情绪在波动么?你所谓的分离出去的本我中,是否依然存在强烈的爱恨呢?它们始终萦绕在你心底,从来没有彻底消失,只需你的一个想象,就能喷薄而出——”我敲了敲玻璃墙,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问道,“你一定觉得很委屈吧?”

    她眨了眨眼,呼吸有些紊乱,但除此之外,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适。我正欲开口继续引导,她却再次露出难以捉摸的笑,瞬间就打乱了我的阵脚。

    “张老师。”她又是拨了拨头发,“你心中自我与本我的分离感,并不是在我的引导下出现的,而是一直存在的。”

    “怎么……”我本能地想要发问,突然意识到,这可能依然是种,便笑笑说,“你还真是执着啊。”

    “我对你讲述分离感,并非想让你了解我。”她又说,“而是想让你了解自己。你以为自己已经醒来,但其实仍在沉睡,最多算是半梦半醒。你对自己有着太多困惑,想要让我帮你解答,我说得没错吧?”

    看着她自信、莫测的笑容,我心中一阵慌乱。我确实没有完全醒来,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我也明白,这是自己的弱点,是叶秋薇的武器。如果继续接受她的引导,我或许会对自己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但同时,我也必须冒着被她击溃的风险,这场对决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

    我再次陷入纠结。

    “那种分离感一直都存在,而且正是你无法完全醒来的原因。”她继续做出引导,“在我讲述的过程中,你一定感受到了强烈的共鸣,对吧?”

    我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耳边再次响起那种诡异的嘶鸣。我本能地想要捂住耳朵,手举到一半都茫然下落。我再次感受到了藏匿于心中、却游离于“我”的概念之外的精神力量。它在我内心升腾、壮大,呼之欲出。

    “张老师——”叶秋薇的声音仿佛从我心底传来,“你的心理也存在分离,只是不像我如此彻底。”

    在越发混乱的思绪中,我突然有了一丝清醒的认识:叶秋薇在利用攻击我,我必须进行抵抗。但我也明白,凭自己目前的状态,很难从心理层面抵御叶秋薇的进攻。忙乱中,我抬起眼皮,突然注意到玻璃墙上的对话口。

    叶秋薇的声音继续响起:“你以为自己……”

    我本能地伸出手,猛地将对话口关上,世界瞬间安静下来。绝对隔音的玻璃墙,给我带来了绝对的安全感。片刻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心绪逐渐平静下来。我抬头看看叶秋薇,她早已停止言语,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依旧是令人住摸不透的表情。

    我看着她的眼眸,突然觉察到一丝异样。她双目明亮清澈,周围的皮肤白皙平整,看不出丝毫视力障碍的迹象。我心中一惊,迅速回想起来:在进入市精神病院采访叶秋薇之前,我一共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刘向东的病房里,一次是在秦关的病房里。那两次见面时,她都没有配戴眼镜,也没有任何近视或弱视的表现,换句话说,她根本就没有视力障碍。

    可是,从7月16号开始的这九次会面里,她为什么每次都戴着眼镜呢?

    我突然有种直觉,觉得那副眼镜和某种有关。我疑惑地看着她的双眸,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细边黑框眼镜,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心理活动,举起眼镜晃了晃,微微一笑,重新戴上。我看着她的脸,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恐惧感,耳边也再次回响起那种嘶鸣。下一秒,叶秋薇突然身体前倾,向下拉了拉领口,露出隐约起伏的曲线。她饱满的嘴唇缓缓张合,虽然隔着玻璃墙,我却仿佛能听见她的声音:

    “张老师,你想要我么?”

    我记得,在第一次会面时,她就做过同样的动作,说过同样的话。

    我心中一沉,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紧接着,我居然难以克制地产生了强烈的性欲。我抬起头,只见叶秋薇缓缓解开扣子,褪下衣裙,露出白皙的身体,静立在我眼前。我焦躁地咽了咽口水,用力敲击玻璃墙,不顾一切地想冲进墙内。一秒过后,我回想起第一次会面时的经历,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又一次在下产生了幻觉。

    我连忙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搓揉面部,等确定自己处于清醒状态,才重新抬起头。我惊讶地发现,这次经历居然并非幻觉。叶秋薇确实脱去了衣裙,安静地站在我面前,令我难以自持。

    我慌乱而贪婪地扫视她的身体,欲望越发强烈,心跳也越来越快。就在越发迷乱之时,我看到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

    叶秋薇的右臂上,隐隐出现了一条细线,细线越发明显,能看出是鲜红色。红线不断加深、变粗,突然化作一道狭长、幽深的伤口,将两侧的皮肤割裂开来,殷红的血瞬间从伤口涌出。半秒后,第二条细线出现在左臂,并迅速转变为第二道割伤。接下来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伤口的出现越发迅速,也越发密集,转眼间,就爬满了叶秋薇的两条手臂。

    我心中突然一片宁静,紧接着便是深入骨髓的恐惧。随着头部的一阵剧痛,我感觉自己流下了眼泪。我从椅子上滑落下来,跪倒在地,趴在玻璃墙上,墙上已经流满鲜血。无尽的血色中,我流着泪水,耳边响起一个恍如隔世的女声,一声无比凄厉的哀嚎。

    我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只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穿着一条蓝底白碎花的波西米亚连衣百褶裙,戴着细边的黑框眼镜,坐在一张素雅的床上,微微抬头看着我。她的目光充满爱恋、依赖,却也暗藏着抵触与恐惧。她——

    我流着眼泪回到现实。玻璃墙内,叶秋薇正光着身体跪坐在我面前,手握刀片,在自己左臂上划下又一道伤口。

    第一百零三章 梦中的女孩

    我盯着那道伤口,一股新鲜、温热的血液从中涌出,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红,瞬间便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她坐在床边,床头是一扇开着的窗。风和阳光顺着窗口相拥而入,她的衣裙和头发随之飘舞,闪烁着令人心动的光辉。我看着她的脸,突然发现自己仍保持着旺盛的性欲。我把手搭到她肩膀上,她期盼而畏惧地看着我,显得十分矛盾。我不顾一切地把她推倒,她一边挣扎,一边又忍不住想要迎合。

    欲望很快便得以宣泄,但我依然紧紧搂着她,害怕失去她。她也搂住我,我缓缓抚摸她的手臂,突然感到一片粗糙。我稍微松开怀抱,这才发现她双臂上布满伤痕。那些伤痕笔直、整齐,明显是由利器割伤。我看着她的脸,心疼而疑惑。她再次把我抱紧,在我耳边轻声说:

    “哥,别离开我……”

    心脏急速跳动,我猛吸了一口气,瞬间从恍惚中回到现实。叶秋薇依然跪坐在对面,手握刀片,两只手臂上各有两三道新鲜伤口。我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方才伤口爬满她双臂的恐怖景象,只是我在她下产生的幻觉。

    一秒之后,我动了动腿,突然觉得下身有些不舒服。我低下头,嗅到一股熟悉的腥味,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完成了一次性欲释放。一时间,我尴尬、茫然、羞愧、无地自容,记忆和感受也一片混乱。

    我又看到了那个高中女孩。她躺在地上,头发凌乱,肢体极度扭曲,声音尖锐,如鸟的悲鸣。我本能地意识到,那正是我时常听到的怪异嘶鸣的来源。她尖叫着望着我,挥舞双臂,双臂上布满割痕。突然,每一道割痕都如巨口般张开,呲牙咧嘴地向我逼近,仿佛想要将我吞噬——

    我狠狠地锤了一下地面,大叫一声,再度回到现实世界。我心中涌现出一股令人无比绝望的强烈感受,仿佛一个满溢着悲痛的灵魂正在醒来。我拼命捶打玻璃墙,忙乱地打开对话口,趴在墙面上问道:“她是谁?她是谁!”

    叶秋薇扔掉刀片,拨了拨头发,盯着我说:“你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一愣,心中擦起电光火石——对,我知道的,我——

    “还记得么?”叶秋薇又说,“一年前,我曾经告诉过你她的名字。”

    我浑身颤抖,脑部又是一阵刺痛,一些遥远的记忆与感受,再次蛮不讲理地涌入意识。我回想起来:2011年9月12日下午三点十分,我在秦关的病房里和叶秋薇见了面。当时,彼此都坦承了身份后,她认真地对我说:“其实不止你和我,像你我这样的人,还有第三个。”

    对同类的追寻之心,顷刻间扰乱了我的心神,我急切地问:“还有人?是谁?”

    “我可以告诉你她的名字。”她眨了一下眼,“你可能还不知道,她是一个你认识的人。”

    我心跳加速,呼吸也略显忙乱:“我认识的人,是谁?”

    叶秋薇张开嘴:“她叫——”

    就在名字即将从潜意识边缘涌入脑海之时,头部又一次出现剧痛。我压抑地叫了一声,本能地捂住脑袋,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高中女孩的身影。她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深情而恐慌。我看着她的眼睛,再次流下泪水。随着眼泪喷涌,原本断裂的记忆终于得以延续。

    “她叫——”2011年9月12日下午,秦关的病房里,叶秋薇张开嘴,说出一个直击我心灵弱点的名字,“张明溪。”

    我猛然回到现实,身体难以自制地抖动,头部几乎快要炸裂。我不停地流泪,嘴里一片咸湿,鼻涕似乎已经淌到胸口。我茫然地抓住身旁的椅子,勉强坐在地上。短短一秒之内,无尽的、隔世般的记忆涌入脑海,全方位地渗透进我的意识,如同地表的每一寸土地都升腾起火焰,令我无处落脚、无处躲藏。我瘫坐着,无奈而茫然,任由新旧记忆相互融合,拼凑出越发完整、真实的自己。

    “张明溪……”我微微睁开眼,喃喃地念叨着这个名字,眼前满是那个高中女孩的影子,“明溪,明溪……”

    叶秋薇松了口气,缓缓起身,简单处理了伤口,又穿上衣裙,坐回藤椅上,面色仍是无比平静。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