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思绪至此,强烈的疲倦感席卷而来。我靠在沙发上,仰起脖子,闭目养神。四周一片沉寂,只能听见挂钟细微的嘀嗒声。我把注意力集中到嘀嗒声上,呼吸均匀并逐渐放缓,意识也越来越松。半梦半醒之间,耳边再次回荡起那种怪异嘶鸣。与此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嘶鸣声既不唐突,也不尖锐,而是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柔和。嘶鸣声逐渐清晰,慢慢变成了女声呢喃,随后又转化为银铃般的笑声。笑声如同律动的音符,轻轻叩开了我内心深处的某扇门。

    我陶醉在笑声之中,身体越发松弛,就在睡眠即将由浅入深之时,笑声突然变得凄厉,并迅速发展成歇斯底里的哀嚎。哀嚎是如此真实,仿佛一个年轻女孩正坐在我右前方,遭受难忍的痛苦折磨。恍惚间,我睁开眼,看见右前方的沙发上,躺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孩,她双手捂脸,两臂满是横竖交错的割伤——

    我心中一紧,瞬间惊醒,本能地朝右前方看去,沙发上只有一只儿童抱枕和一件玩具,并没有什么手臂布满伤痕的女孩。我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又是梦——

    我、我为什么会再次梦到那个女孩呢?为什么她总是在梦里纠缠我?她在我的潜意识中究竟象征了什么?

    我回想起梦游时的一个细节:我看到x钻进卫生间,想要把他赶走。但起身刚走两步,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这个东西在现实中是茶几,在梦中则表现为那个女孩。为什么会是她?潜意识为什么要把她作为阻止我进入卫生间的意象?潜意识是否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传达另外一些信息呢?

    我摸着下巴,隐约明白了什么。

    梦是欲望受到压抑后的伪装和表达。就此前的梦游而言:潜意识知道我就是x,并试图让我明白这一点——正确认识并掌控自己,是作为生物个体最基本的欲望。但x作为独立人格存在,又对我有所顾忌,所以一直在对潜意识的行动进行干扰和阻碍,欲望由此受到压抑。x的精神力量十分强大,一直牢牢压制着潜意识的自我认知欲望,潜意识虽然极力反抗,但始终无法向我传达有关x的信息。

    叶秋薇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她对我进行了一场精心设计、持续数天的暗示,帮助我的潜意识冲破x的阻碍,成功将信息通过梦境传达,自我认知欲望因此得以释放。而释放的直接结果,就是驱使我进入卫生间,通过镜子和浴霸,发现了自己作为x的身份与记忆。

    对潜意识来说,梦游是手段,进入卫生间、完成自我认知是最终目的。那么,在梦中阻止我进入卫生间的意象,自然就是阻碍我完成自我认知的象征——潜意识不仅知道我是x,而且知道是什么在阻碍我认识这一点。巧合的是,梦游进入卫生间的过程中,我恰好遇到了茶几的阻挡,潜意识便抓住机会,将阻碍自我认知的因素呈现在梦境中,这就是女孩阻挡我去路的隐意。

    总之,某些因素在阻碍我对x的身份进行认知,女孩就是这些因素的象征。如果这些因素消失,我对x的认知就会失去阻碍,换言之,也就失去了自我认知障碍。从这个角度来说,女孩暗指的因素,或许正是导致我人格分裂的原因所在。

    我究竟为什么会患上如此严重的解离症?梦中的女孩究竟在暗指什么?是隐晦的暗示,还是代表某个实际存在的人?白天的会面中,叶秋薇曾特意提到过“用刀片割伤自己手臂的高中女孩”,这是否也是一种充满目的性的暗示?叶秋薇是否早就知道导致我人格分裂的原因?她到底想干什么?!

    无尽的疑惑接连涌现,我任由思维发散,但始终理不出任何头绪。十几秒后,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暂时放弃了关于梦中女孩的思索。我决定继续挖掘x的记忆,试图通过他进一步认识自己。

    思绪回到2009年11月9日凌晨。袁主任的话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挫败感,挂了电话,我去上了个厕所——又好像没上,而是直接返回了病房。总之,我回到病房,刘向东已经睡着——又好像没睡,我隐约记得,他满脸期盼地看着我,问道:

    “张老师,找到那个人了么?”

    我一言不发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然后、然后——

    记忆突然变得有些模糊,原本活跃在意识边缘的种种细节,好像突然被某种精神力量所吞没,只留下些许存在过的痕迹。我明白,x正试图摆脱我的窥探与控制,他离我越来越远,而且就要彻底逃离。我必须抓紧时间把他的记忆留存下来,不能让他继续隐藏在我的身体里。

    我沉住气,不再关注具体的过程与细节,而是加快速度,将2009年11月9号之后的记忆大刀阔斧地顺了一遍。

    我在病房一直待到凌晨四点,后来又跟刘向东有过多次接触,但他没能给我提供更有价值的线索。我也悄悄调查过刘智普,但除了他有病态的恋祖母情结之外,仍是一无所获。我选择耐心等待,但调查者并未如预料的那样对我进行接触——他似乎放弃了进一步的调查。此后数月,一切风平浪静,调查者再也没有显露过踪迹。

    2010年5月,受袁主任委托,我杀了一个名叫蒋越洋的人。他是省公安系统的官员,曾与集团有利益关系,后来想要摆脱集团的钳制。此人性格阴郁,极度压抑,患有严重的肠胃性神经官能症。在我的暗示和设计下,他在省公安厅顶层的厕所里死于脱水。

    2010年7月,依然是袁主任委托,我杀了一个名叫曲娜的女人。她是省食药监局的专业技术人员,似乎还有另外的秘密身份,对e厂构成了严重威胁。此人虽然没有明显的心理障碍或精神疾病,但性格敏感脆弱,喜欢杞人忧天。我追踪了将近半个月,终于抓住机会,引导她失足落入火车轨道而丧命。

    2011年过年期间,我受袁主任委托杀了周芸。袁主任无意间说起过,周芸手里有一份重要资料,并试图将资料交给某国家部门,对集团构成了严重威胁。周芸心思细密,性格坚定、沉稳,对付她并不容易。直到2011年3月末,我找到一名合适的出租车司机,并事先预计了周芸的行走路线,通过对司机的暗示,让周芸死在了斑马线上。

    2011年4月,一男一女在女子家中暴毙,死因是四亚甲基二砜四胺(“毒鼠强”的主要毒性成分)中毒。法医在两人消化道、肾脏以及当天的午饭中,均发现了有毒物质的痕迹,因而确定死亡原因。男性死者名叫贾奉献,系省卫计委官员,女性死者名叫郭玥龄,为市卫生局在编人员。经调查,贾奉献有完整家庭,但长期与郭玥龄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知情者称,两人曾于死前一周内发生数次争吵。警方最终将郭玥龄认定为投毒者,作案动机为感情、家庭纠纷。

    贾奉献不仅在省卫计委身居要职,同时也是集团台面之下的重要股东。谨慎起见,袁主任委托我对案件进行深入调查。调查过程中,我发现了诸多疑点,并察觉到了隐匿一年半的调查者的踪迹。

    正是因为这件事,神秘的调查者再次得到了袁主任的重视。在他的委托下,我从郭玥龄入手,正式对调查者身份展开调查。

    在袁主任的授意下,我请刘向东对贾郭案中出现的毒性物质进行了详细分析,刘向东从毒物的纯度判断,制毒者应该具有深厚的化学知识,以及专业的化合物制备经验。我也因此掌握了调查者的第一个明确特征。

    2011年5月,我对舒晴进行了电话调查,还以采访为名,在市精神病院三区见到了丁俊文的妻子吕晨,最终将调查者的工作范围锁定在z大化分学院。7月,我列出了此前被我暗示致死、致残的人员名单,用一个月时间详细调查了他们的家庭背景与人际关系,从而列出了一份十人的嫌疑名单,其中就有叶秋薇。但直到那时,我仍然下意识地认为调查者是个男人,我的调查重点自然也放在了名单中的男性身上。

    8月底,随着名单上七个男人的嫌疑被一一排除,我才意识到调查者很可能是个女人。9月初,其中两个女人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十人名单上,只剩下叶秋薇一个名字。

    我想起叶秋薇的样子,突然一阵恍惚,从匆忙的记忆中回到现实。没错,2011年9月初,我已经怀疑到了叶秋薇身上。 #~&无弹窗?

    2011年9月10号之后,x的记忆突然又清晰起来。

    我回想起来:9月10号深夜,我和袁主任在市郊的一处建筑垃圾填埋场见了面。他把一沓资料交到我手上,我当着他的面翻看,这才恍然大悟地发现,叶秋薇和调查者的特征竟是如此吻合:精通化学与心理学,怀孕期间遭强奸流产,丈夫服毒成为植物人,和舒晴、吕晨素有来往……资料还未翻完,我就看着袁主任说:“很可能就是她了。”

    “凭资料能确定么?”袁主任眯眼看着我,“需要亲自调查么?”

    我看了袁主任一眼,在这段记忆里,我对他的面容有了更清晰的印象:他头顶秃得很厉害,鼻子大而下垂,嘴唇宽厚,双目有神,脖子和左耳的连接处,似乎还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

    十几秒后,我看完资料的最后一个字,递还到袁主任手里,思虑片刻说道:“谨慎起见,最好再给我三天时间。虽然资料很吻合,但万一错了,肯定会打草惊蛇。”

    “嗯。”袁主任先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又把叶秋薇的资料点燃,扔到一堆碎石块上,吐了口烟,“事关重大,走好这一步。”

    远处,传来大型卡车的震天轰鸣。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