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电话很快接通。

    “喂、喂,陈老师。”我的复杂情绪毫无保留地体现在声音里,“是、是我,张一新,我是张一新。”

    “嗯,我知道。”他原本还有些笑意,大概听出了我的纠结与困惑,语气瞬间严肃起来,“怎么了?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我、啊——”我支吾两声,不知该如何开口。

    “还是前几天那个决定的事?”他两秒之后问道,“到现在还犹豫不决么?”

    “不。”我说,“我选择了继续,今天已经是采访那个病人的第八天了。我……我其实有些问题想请教您。”

    “那就说吧。”陈主任的声音缓和下来,“我这会儿正好有空。”

    我仍是犹豫,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

    “那个病人问题很严重么?”他试图对我进行引导,“你应付不了她?她让你觉得恐惧?疑惑?还是愤怒?”

    “不,不是她。”我紧张地说,“是我自己。”

    “你自己?”

    “陈老师。”我左手拿着电话,右手紧紧抓住右侧膝盖,之后又按住脖子,“我好像出问题了——精神方面的。”

    他沉默几秒,清了清嗓子说:“具体表现呢?跟我描述一下感受。”

    “主要是记忆。”我想了想说,“比如今天中午,我跟朋友谈事情,他给我倒了杯水,杯子一直放在茶几上,我一下都没碰,可是,也就一分钟的功夫,我端起杯子,发现里面一滴水都没有了。”

    他过了一会儿才明白我的意思,问道:“不会是别人喝了吧?”

    “不可能。”我本能地提高音量,“当时就我们两个,他离得很远,不可能喝的,而且他也完全没理由那么做。”

    陈主任嗯了一声:“就是说,水应该是你喝的,但你完全不记得了,是这样么?”

    “对。”我强调道,“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他用沉稳的语气说:“你别急,这也许只是意识给你开的小玩笑。有可能是这样:喝水时,你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其他事情上——比如你们当时聊的话题,或者某种因素导致的剧烈心理活动,等等,以至于喝水过程成了百分之百的无意识行为。”

    “百分之百的无意识行为。”我问,“这可能存在么?”

    “当然。”陈主任说,“梦游症不就是典型实例么?别小看自己的无意识,要知道,很多时候,不是你在管控它,而是它在掌控你。”

    我下意识地点点头,随口说道:“我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也从来没有表现过梦游症之类的病。”

    陈主任思索片刻说:“对精神正常的人来说,只要条件满足,纯粹的无意识行为也可以发生。虽然这种概率很小,但发生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彩票的还大有人在呢。人不是全能的,眼睛存在盲点,神经系统存在盲觉,意识当然也可以存在盲区,这些都是正常范围内的现象。”

    我总算松了口气。确实,何海峰刚倒完水,女警就把查询结果送了过去,之后,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出警记录上,纯粹无意识地喝下一杯水,从心理学的角度确实也说得通。我闭上眼,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何海峰给我倒了杯水,紧接着座机响起,我盯着何海峰,专注地听着他说的每一个字——

    思绪至此,我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对,我有印象了,正是听他打电话时,我的右手仿佛有了生命,自动伸了出去,碰触了茶几上的水杯。虽然喝水过程我仍旧无法想起,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当时确实举起了杯子——

    想到这里,头部又是一阵剧痛,我不禁叫了一声,脸上的每一条肌肉都紧紧绷着。

    “小张?”陈主任赶紧问了一句,“怎么了?”

    “这两天老是头疼。”我捂着脑袋,“可能最近休息不太好吧。”

    “那就多休息。”他语重心长地说,“钱是挣不完的,身体却很容易累垮,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心。相信我,短暂的记忆缺失是完全正常的现象,你这些天精神不佳,也会增加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所以完全不必担心。”

    在他的正面暗示下,我原本纠结、紧绷的心稍稍松弛。但紧接着,我又突然想起在b市的记忆混乱,想起白纸黑字的出警记录与记忆之间的矛盾,心情再次一落千丈。我压抑地叹了口气,如鲠在喉。

    “小张。”陈主任的语气再度严肃起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我犹豫再三,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己在b市的经历与感受。听完我的描述,电话那边传来明显的吸气声。陈主任沉默了十几秒,用一种颇为怪异的语气问:“也就是说,当晚的事,你有两段完全不同的记忆?”

    我简单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当晚离开饭店,我找代驾把付有光送回家,然后就近找了个快捷酒店,之后呕吐、睡着、做梦——这段记忆真实而深刻。但同时,我也能回想起付有光和代驾把我扶上车的画面,我当时还吐了一地,呕吐的恶心感也很真实。另外,从老婆和付有光的话来看,应该是付有光把我弄到酒店的。但如果第一种记忆是虚假的,为什么始终如此清晰、印象深刻呢?

    “对。”我说,“两段相互矛盾的记忆,但都很真实。”

    陈主任问:“之前有过类似的体验么?”

    “没有。”

    “你确定?”

    “确定。”

    “一新。”他突然改变了对我的称呼,“听我说,你暂时不要去见那个病人了。”

    我紧张地问:“怎么了?”

    “两段记忆相互矛盾而又共存,其中一种显然是无意识对意识的欺骗。”他解释道,“自我欺骗能够以假乱真,说明你的无意识过于活跃,而且出现了一定的不可控性,甚至自主性——”电话里再次传来悠长的吸气声,“这已经属于妄想的范畴了,妄想是精神分裂的核心症状,出现单一性的妄想,很可能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我心中一沉,感到一阵眩晕。

    他接着说:“但是,你说的两段记忆都非常平淡,看不出任何压力的释放——妄想的出现毫无理由。再者,妄想通常会导致情绪失常和思维混乱,但你的情绪很稳定,而且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甚至能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这绝对不是精神分裂的一般发病步骤。”他顿了顿,语气有些沉重,“我记得你上次说,你采访的病人是个资深的心理学者,对么?”

    “对。”我说,“她不光拥有丰富的精神分析知识,还有过非常特殊的心理体验,能轻易地影响他人的情绪甚至思维,非常不简单——”

    “所以。”陈主任打断我,“我有个想法,你出现妄想,会不会是受了她的暗示和引导?”

    我顿时愣住。

    采访之初,老吴就一再强调叶秋薇的危险性,而且每次都会对会面时间进行限制。汤杰超、保安、四区的其他病人,显然也都对叶秋薇心存畏惧。但是,在实际的交流中,我却感觉不到叶秋薇的可怕,甚至对她产生了朦胧的感情。细想一下,这确实有些可疑——为什么众人眼中恶魔般的叶秋薇,在我看来完全无害?或者这么说,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她的恶意?是她对我没有恶意,还是对我的恶意隐藏得很深?

    难道这八天里,她一直在对我进行某种暗示,其目的正是为了让我精神分裂?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为什么我会毫无察觉?再者,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头部再次剧痛,我捂着脑袋,大叫一声,侧身倒在沙发上。老婆闻声而至,紧张地抱着我,大声喊我的名字。我在她的搀扶下坐起身,连续喘了几口粗气,手下意识地在沙发上摸索。老婆明白我的意图,连忙从地上捡起手机递给我。

    电话里传来陈主任断断续续的声音:“一新?一新?还在么?”

    “陈老师。”我赶紧回应说,“对不起啊,刚才有点难受,手机掉地上了。”

    “嗯。”他说,“既然难受,就先别多想了,好好休息,明天找个精神科看看。”说到这里,他突然不解地问,“你和这种特殊病人长时间接触,医院就没给你安排过心理预防和心理检测之类的内容么?”

    “有。”我说,“每次会面都有时间限制,而且今天上午还做过心理评估,包括详细的问答、测试,还有一些生理指标:血压、心率,等等,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对呀。”他考虑了一会儿说,“虽然你的妄想有点特殊,但总该有心理异常作为基础,专业的心理评估应该是能察觉到的。连血压和心率都测了,他们不可能没发现啊。”

    当时,我突然想起了老吴意味深长的笑。

    我去见叶秋薇,完全是因为老吴的引荐。捏造“刘向东死亡”的资料,也是他托汤杰超交给我的。如果我的妄想是叶秋薇引导所致,这件事,恐怕和老吴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些,我后脊一阵刺骨的冰凉。

    “陈老师。”我茫然地说了一句,“我可能被人算计了。”

    “算计?什么意思?”

    “陈老师。”我沉住气问,“如果我的妄想是在他人的暗示下发生的,是心因导致的,有没有自行消除的办法?我现在该怎么做?”

    “一新。”他听出了我话里的深意,“你到底是怎么了?实在不行,你找时间来一趟学校吧,如果你的中枢神经没有发生器质性病变,我可以用催眠疗法帮你查明妄想的心因。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找我,比精神科的医生们要靠谱。” 暗示

    这番话,在我听来如救命稻草:“我明天一早就出发,陈老师,你一定得帮帮我!”

    “啊。”他语气坚定,“放心,上学时,咱们也没少交流吧,我对你还是挺了解的。虽然不知道你这些年经历过什么,但你的问题,应该不难处理。”

    我松了口气,随后又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觉得今天精神特别遭,晚上会不会出什么事?会不会出现真的精神分裂……”

    “一新。”他干脆地打断我,“你现在的症状还很轻,而且,偶尔的幻觉、妄想,也可能只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的临时现象,是心理自我保护机制的过激反应而已,属于完全正常的精神状况。如果你真的摆脱不了担忧,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不要逃避,让思维尽情地思索和妄想有关的事——面对难以克制的消极自我暗示,这也不失为一种疏导压力的途径。”

    我握住老婆的手,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那天是周三,老婆希望我能等到周末,让她和儿子陪我一起去见陈主任,但我一天也不愿多等。见拗不过我,老婆只好帮我订了第二天上午的全价机票。当晚,我们躺在床上,共同回忆了相识以来的种种美好,也回顾了十年前那段艰难岁月。我们聊了很久,逐渐敞开心扉,最后相拥而泣。印象中,我有些好些年没哭过了,泪水让我格外舒畅。舒畅的情绪让我浑身松弛,很快便沉沉睡去。

    当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