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我慌乱地放下笔,用食指堵住双耳,拇指用力地按摩耳根,但接下来的十几秒内,那种怪异的嘶鸣声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加响亮清晰。我低头闭眼,急促地深呼吸,几秒后意外地平静下来,感觉那嘶鸣声就来自前方不远处——叶秋薇所在的位置。

    我抬头看她,嘶鸣声瞬间消失。她依旧平静地站在窗边,左手捏着细边的黑框眼镜缓缓晃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

    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拿起笔问:“可以继续么?”

    她迟疑片刻,微微点头,缓步坐回藤椅上,简单整理了一下衣裙,问道:“刚刚说到哪儿了?”

    “刘向东的强迫行为。”我不假思索地说,“强迫行为象征着强迫思维,任何强迫思维的根源都是恐惧,只要能找到这种恐惧——”说到这里,我突然一阵头疼,大脑短暂地陷入空白,随后用不确定的的语气问,“是、是这样么?”

    “是。”叶秋薇说,“如你所言,强迫行为源于强迫思维,强迫思维的根源则是恐惧。所以,只要找到这种恐惧,就能通过暗示将其无限放大,从而使人产生极端的强迫思维,进而导致极端的强迫行为。而极端的强迫行为,往往就是致命的。”

    我沉思片刻:“请说说具体过程。”

    “想做成一件事,就必须清楚其原理及规律。”叶秋薇看着我,“张老师,我先问你,什么是强迫症?”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表述。

    她顿了顿说:“强迫行为和强迫思维——即所谓强迫症,根源都是恐惧。所以,任何强迫症,无论其表现如何怪异、复杂,归根结底,都是心理为消除恐惧而进行的抗争,是心理自我保护机制的一种表现形式。”

    我默默点头,详细记录下来。

    “按照对待恐惧的不同态度,强迫症可以分为两类。”她接着说道,“第一类,是通过自我安慰消除恐惧,称为正向强迫,或者叫积极强迫,这种强迫症,绝大多数由仪式化行为发展而来。举个最常见的例子:一对特别爱干净的父母,向孩子过分强调‘细菌无处不在’、‘细菌会致人生病、死亡’等观念,并对孩子的卫生习惯进行严格甚至苛刻的要求,那么在成长过程中,孩子就很可能产生对于细菌、肮脏等事物的深刻恐惧。一开始,孩子会通过避免接触脏东西、勤洗手等行为消除恐惧,并逐渐产生相应的仪式化行为——即通过这些行为获取轻松、自信等积极情绪。一旦仪式化行为遭到破坏,相关恐惧就会爆发并蔓延,从而导致强迫症的出现。比如孩子某天不小心弄脏了手却无处清洗,就会认为细菌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之后,无论如何清洗,他都会产生无法彻底清除细菌的潜意识心理,并因此产生不受理性控制的焦虑。为了消除恐惧、获得安慰,他会更加频繁地洗手,每次洗手带来的安慰只能维持一小段时间,时间一过,潜意识导致的焦虑就会席卷而来,强迫他再次洗手。成年后,潜意识中的恐惧已经根深蒂固,成为本能的一部分。心理具有惯性和惰性,对抗本能已经足够痛苦,更不必说改变了。所以,尽管孩子成年后已经懂得了足够的健康知识,明白频繁洗手毫无意义,但潜意识中的恐惧不会轻易因意识而改变。正向强迫就是如此形成的。”

    我简单地记了几笔:“正向强迫不难理解,逆向强迫怎么说?”

    叶秋薇盯着我,沉默了将近十秒才开口道:“强迫症的第二种情况,是试图通过消除恐惧载体本身,达到彻底消除恐惧的目的,称为逆向强迫,或者说消极强迫。这种强迫症十分极端,绝大多数只停留在强迫思维的阶段。依然举例说明——嗯——张老师。”她突然问道,“你有没有产生过不切实际的、龌龊或是邪恶的想法呢?比如和男人发生性关系,或者杀掉自己的孩子之类的?”

    我惊恐地看着她,她的话触到了我的内心——我确实产生过和男人发生性关系的幻想,但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我对同性都完全没有性欲望,甚至一想到就恶心。我也的确不止一次地产生过想要杀掉儿子的念头,儿子一岁多时,喜欢让我把他举到半空,每次举起他,我都会产生松开手、把他摔到地上的想法。儿子四岁时,喜欢爬到窗边玩,每当如此,我都会产生把他从窗口扔出去的冲动。但我明白,我是爱儿子的,虽然有类似想法,但绝对不会付诸行动。

    细想之下,类似的可怕想法还有很多,我一直认为那是我内心深处的恶在作祟,叶秋薇为什么会猜到我有这样的想法?她如此发问,又有什么目的呢?

    我沉思许久,漫不经心地摸摸脖子,最后捏了捏鼻尖,摇摇头说:“没有,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你不坦诚。”叶秋薇平静地说,“但也可以理解,对正常人来说,这样的想法实在难以启齿。”

    “真的没有。”我抬起左手,用食指的第二节摩擦人中附近的皮肤,思索片刻,又放下手,坦然地说,“不过,我倒是接触过有类似想法的人。”

    叶秋薇说:“那好,就说说这个人和他的想法。”

    我点头,给她讲了这么一件事:

    2010年春天,我在市女子监狱采访了一个名叫赵冬梅的年轻女人。她是本地人,家住西郊的一个乡镇,自己和丈夫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她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具体情况是:她在2009年9月的一个傍晚,把自己四岁半的儿子扔进了河里,导致儿子溺亡。

    见面时,她一直低着头,不时地咬着手指,偶尔发出几声阴冷的笑。主管干警告诉我,这种状态算是好的了,赵冬梅平时经常发神经(发疯),不是跟狱友打架,就是拿头撞墙,还总是寻找机会想要跳楼。监狱不止一次地向法院提出对她进行精神鉴定,但法院的态度很明确:入狱前,赵冬梅已经接受过多次精神鉴定,不存在任何影响服刑的精神问题。

    当时,我和她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说她听。被问到为什么要淹死儿子时,一直沉默的她突然开了口,说,不为啥,我就是想把他扔到河里。我问,你很讨厌你儿子么?她情绪顿时激动起来,挥舞着双手说,他是我孩子!是我的命根啊!我咋会烦他!咋会不爱他!我反问,既然你爱他,为什么还要杀他?她疯狂地抓着凌乱的头发,大声嚎叫道,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把他扔到河里!

    后来,我想办法查到了和赵冬梅杀子案有关的资料。无论是面对警察的审讯,还是面对法官和公诉人的质问,赵冬梅的说法都完全一致:她爱自己的儿子,但就是控不住想要把他扔到河里淹死。从孩子两岁半时开始,这种想法就一直困扰着她,她努力抗衡了两年,最终付诸行动。

    同样一致的是,无论警方、法院还是监狱方,对赵冬梅匪夷所思的说法都不予采信,认为她意图掩盖真正的杀人动机。

    听完我的讲述,叶秋薇说:“就以赵冬梅为例——张老师,你相信她的说法么?”

    我说:“她说话倒是带着诚恳,我是想相信她的。可是,她既然爱儿子,为什么会产生淹死儿子的强迫思维呢?这真的让人难以理解。”

    “因为恐惧。”叶秋薇说,“她是不是有过险些失去儿子的经历?比如儿子遇到过生命危险,或者遭遇过拐卖?”

    我一愣:“对、对,她儿子曾经被拐卖过,后来被解救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秋薇又说:“她儿子被解救的时间,应该在2007年9月左右。”

    我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皱。

    当年,因为赵冬梅的说法过于怪异,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因而对她的案子及其个人进行了深入了解。关于她儿子被拐卖的经历,我至今仍印象深刻:赵冬梅的儿子出生于2005年3月,于2006年10月遭到拐卖,又于2007年8月末被警方解救,回到母亲身边。

    紧接着,叶秋薇又问了一句:“出事的那条河,应该在赵冬梅家附近吧?她儿子肯定经常到河边玩。”

    她的说法,和实际情况完全吻合。我一时无语,只是默默点头。

    “我基本明白赵冬梅的问题所在了。”她不紧不慢地分析道,“对一个母亲来说,没有比失去孩子更可怕的事。失去儿子近一年的经历,在赵冬梅心中埋下了深刻的恐惧——她一定非常害怕再次失去儿子。失而复得后,她一定对儿子更加疼爱和珍惜,这并非纯粹出于母爱,也是出于对失去儿子的恐惧。所以她说自己非常爱儿子,绝对是发自肺腑。”

    我依然默默点头。

    “回到母亲身边时,孩子已经两岁半,正好进入了男孩最顽皮的年龄阶段。”叶秋薇继续分析,“他一定经常跟村里其他孩子到河边玩,或许还见过大孩子们下河游泳,内心对河水充满好奇。正因如此,赵冬梅应该也不止一次地见到儿子出现在河边,并因此对儿子的安全产生严重忧虑。她一定尝试过对儿子进行安全教育,但一来,农村地区的安全观念相对薄弱,二来,小男孩顽皮起来,父母是很难管的——更何况,孩子还有过被拐卖的经历。所以,赵冬梅的安全教育几乎起不到作用,孩子还是毫无顾忌地去河边玩耍。孩子随时会掉入河中出事的事实,加剧了赵冬梅对于随时可能失去儿子的恐惧。这种恐惧愈演愈烈,等她无法承受,就会催生出一种十分微妙的心理。”

    “就是亲手把孩子推下水的冲动?”我仍然不太明白,“为什么?”

    “心理的自我保护。”叶秋薇说,“长期的恐惧,对心理来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为了避免崩溃,心理会自发地想尽一切办法消除恐惧。安全教育无用,儿子经常出现在河边的事实无法改变,对赵冬梅的潜意识来说,只有一种消除恐惧的办法,就是亲手把儿子推下河。儿子一死,她的心理就只需悲伤,不必再因为随时可能失去儿子而感到恐惧了。这就是我所说的逆向强迫——通过消除恐惧载体本身,达到彻底消除恐惧的目的。” 暗示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理的自我保护,会让人做出如此极端的行为?”

    “所以我才说,逆向强迫十分极端,绝大多数都停留在强迫思维的阶段。”叶秋薇说,“就像赵冬梅,她也是经历了长达两年的逆向强迫思维折磨,最终难以承受,才将思维付诸实践的。”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和同性发生性行为、杀死自己孩子、站在高处忍不住想要跳下去,根源正是因为对这些事本身的恐惧!”

    “没错。”叶秋薇说,“你认为和同性发生性行为是令人恐惧的,反而产生了相关的强迫思维,试图通过实际行动彻底消除对不确定未来的恐惧。你深爱自己的孩子,害怕他受到伤害,反而产生出伤害甚至杀死他的想法,以消除内心对此的恐惧。你害怕从高处掉下,反而产生了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因为一旦跳下,你对不小心掉落的恐惧就会彻底消失。无论正向强迫还是逆向强迫,归根结底,都是为了消除内心恐惧而发生的心理活动,只是手段截然不同罢了。”

    我陷入沉思。关于逆向强迫的分析,给我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颠覆感,让我对人类精神世界有了全新的认识。

    许久之后,我才定了定神:“请继续,强迫症的本质我基本明白了。接下来,请说说你对刘向东的分析,他摸牙的强迫行为,究竟属于正向还是逆向?”

    “关于强迫症,我还没有说完。”叶秋薇侧身端起水杯,“除了纯粹的正向与逆向,有些强迫症也会二者兼具。”她轻轻抿了口水,用冷峻的目光盯着我,“张老师,我接下来要说的这种强迫,跟你有着密切的关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