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我想了想问:“你怎么联系的他?发短信?还是直接打电话——用变(合)声器。

    “考虑如何跟他联系之前,我必须做足准备。”叶秋薇说,“之后的两天里,我通过肖小燕对赵海时的几名手下有了初步了解。赵海时的首席助手——或者说其团伙的二号人物,名叫杨海平:杨海平跟赵海时是从小混到大的兄弟,两人一起打过架、摆过摊、做过小生意。杨海平为人仗义,脑子又好使,担保公司成立后,赵海时就让他做了总经理,管理公司的一切事务。赵海时最信任的手下名叫李小安:92年,李小安和赵海时在同一个建筑工地干活,因为脾气对路成了朋友。后来工地脚手架坍塌,李小安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赵海时一命,从此成了赵海时最信任的弟兄。赵海时在e厂当上车间主任后,就把李小安也弄进了厂里,自己升任市场部经理后,又想办法把李小安提上了车间主任,担保公司成立后,他让李小安负责公司的财务。在生意上,赵海时最倚仗的人名叫曹昱华:曹昱华有经济类的硕士学位,还拥有丰富的法律知识。担保公司成立后,赵海时花重金聘请了他,让他负责技术性的工作,帮助公司获取最大利益,同时降低业务的法律风险。很多大事,赵海时也都会听取他的意见——肖小燕说,赵海时虽然不爱学习,自己也没什么文化,但对高学历人才还是非常敬重的。另外她还提到,手下们一般都管赵海时叫海哥。”

    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弄清楚这些信息是7月25号。”叶秋薇接着讲述,“当晚,我就用之前为陈曦准备的手机号给李刚发了一条短信:小刚,你干的好事我都知道了。”

    我问:“他是什么反应?”

    “五分钟后,他回了一条:别扯淡了,我们在金夜,就等你了,快来。”

    金夜,是本地一家娱乐会所的名字。我说:“他把你当成了某个朋友。”

    “我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叶秋薇说,“但很快,我就明白过来,这条短信有可能是他对我进行的反试探。”

    “反试探?怎么说?”我疑惑地皱了皱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秋薇分析说:“假设他真的把我当成了某个朋友,他说‘就等你了’、‘快来’,说明他之前已经在等这个朋友,也就是说,这个朋友应该知道当晚的娱乐地点是金夜。那么,李刚为什么又要加一句‘我们在金夜’呢?”

    我吸了口气,一时无言。

    “还有。”叶秋薇继续分析,“李刚明明做过对赵海时不忠诚的事,面对陌生号码的怪异短信,居然完全不当回事,这不合情理。而且,收到我的短信后,他过了整整五分钟才进行回复,这五分钟里他干了什么?一时没看见?二十多岁、喜欢玩乐的年轻男人,一般都是手机不离视线的,没看见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认为,那五分钟里,他应该是在考虑对策。再者,看短信的语气,他和这位‘朋友’的关系应该不错,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7月22号晚上,李刚一路上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没有发过一条短信,等待红灯时也没有发过。之后的两天里,我不止一次地翻看过肖小燕的手机,她经常和李刚通电话,也经常给李刚发短信,但李刚从来没有给她回过短信。”叶秋薇顿了顿,“综合这些,我认为李刚回复的短信,是对我进行的反试探,他在故作镇定,想看看我的反应。”

    我依然无语。

    “我意识到,短信交流并非上策。”叶秋薇随后说,“任何非面谈的交流形式,或多或少都会存在欺瞒,因为语言——尤其是文字形式的语言——是最具欺骗性的沟通工具之一。身体和表情才最诚实。”她看着我说,“我必须当面试探他的反应。”

    “当面。”我不理解,“你是说跟他面谈?这、这样不是直接暴露了你自己么?”

    “不一定是面谈,只要他接到我的短信时,我能亲眼看见他的反应即可。”叶秋薇露出明显的笑意,“谨慎起见,我当晚没有再跟他进行联系,而是耐心等待机会,机会很快就出现了。7月27号下午快四点,肖小燕接到赵海时的电话,说是赵氏一位老人去世,按照习俗,赵海时和肖小燕当晚必须回赵家老家露个面。赵海时先走一步,让李刚在晚上留点钱把肖小燕送回老家。李刚刚过四点就赶到了健身房,肖小燕却没有立即出发的意思,而是继续跟我们几个打乒乓球。期间,李刚就坐在健身房入口处的沙发上等待。四点办,肖小燕去了休息区洗澡,我就坐到健身房入口处内侧的沙发上,再次给李刚发了短信,通过门缝观察他的反应。”

    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我先发一条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短信:小刚,你干的好事我都知道了。”叶秋薇继续讲述,“李刚当时有点犯困,打开短信一看,神色瞬间清醒。他锁了手机,东张西望,屁股不停地在沙发上挪动,还不时地按压脖颈,搓揉脑袋,这些,都是高度紧张的表现。我想,25号那晚,他大概也做出过类似的举动。我计算了时间,又是过了整整五分钟,他沉住气,给我回了一条短信:哥,你别整天调戏我了行不,我这会儿正开着车呢。”

    “又是反试探。”我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要说自己开着车呢?”

    “撒谎的扩散性,或者说惯性。”叶秋薇分析道,“这是一种很普遍的心理现象。人们在受到质问时,常见的反应有三种:自我人格驱使下的撒谎,本能驱使下逃避,以及超我人格驱使下的坦诚——现实中以前两种反应居多。通常情况下,面对质问带来的威胁,人的第一反应是逃避,随后才会产生撒谎的意识。逃避的言行已经发生,撒谎的意愿受阻,就会在接下来通过别的话题释放,这就是撒谎的惯性。”见我不太明白,她进一步解释说,“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孩子打碎了花瓶,受到父母质相关问时,第一句话通常是‘我也不知道’——这是本能的逃避,随后又往往会补上一句‘我当时在外边玩’,或者‘我下午一直在写作业’之类的谎话——这就是撒谎的惯性。”

    我恍然地点点头:“这么说,难道他第一次的回复中,也有惯性的谎言?”

    “没错。”叶秋薇说,“我26号就套了肖小燕的话,25号晚上,李刚一直在处理一起借款纠纷,根本没有玩的时间。”

    人类的心理世界真是复杂而玄妙。

    我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感叹,随后说:“请继续。”

    叶秋薇平静地讲述:“他已经落到了我手里,我自然不用再跟他客气。我当即回复说:我没有调戏你,我说的是你出卖海哥的事。看到短信,他瞬间凝固了身体,满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两秒后,他瘫软地靠在沙发上,四肢止不住地颤抖,不停地擦拭额头上的汗。不过他的心理素质比我想象得要好,两三分钟后,他居然恢复了气色,再次沉住气,给我回了一条很长的短信:你是谁?凭什么说我出卖海哥?我是海哥的亲弟,咋会出卖他?你到底是谁?说这挑拨的话是几个意思?你是谁?我咋可能出卖海哥?他是我亲哥!”

    “重复。”我说了一句,“用重复的言语进行强调,典型的自我安慰。”

    “是。”叶秋薇说,“自我安慰的出现,是心理防线即将倒塌的信号,我立即回复:你慌什么?我说的是哪件事,你应该很清楚。他也有点本事,似乎意识到了我并不能确定他出卖赵海时的具体事件,马上回复说:你也别给我装,我看你是无事生非。我考虑了十几秒,最后决定冒个险,于是回复说:非要我明说?好,你还记得丁俊文和那六百万么?看到这条短信,他的身体顿时瘫软下来,半靠半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搓揉面部和脖颈。”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对赵海时的不忠诚,确实和购买研究报告的事有关。还好你的推测是对的,否则,他这条线索也就彻底断了。”

    “凡事皆有风险,偶尔也要接受直觉的指引。”叶秋薇说,“就算直觉错误,也只是损失了一条线索而已。言归正传,李刚当时很慌,我决定乘胜追击,又发了一条短信说:小刚,我知道这不全怪你,你老实给我交待,我不会跟海哥说。” #~&无弹窗?

    “他告诉你了么?”

    “没有。”叶秋薇说,“我以为他在重压之下会对我全盘托出,但他没有。相反,两分钟,他居然恢复了神色,沉住了气,回复说: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

    “缓兵之计。”我说,“他肯定要找人商量。”

    “这样也好。”叶秋薇轻轻一笑,“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找人商量,这个人,一定也是m事件的知情者。如果这个人就是何玉斌,或者跟何玉斌有明显的从属、利益关系,我也就用不着再对李刚进行试探了。”

    我急切地问:“结果如何?”

    “他发完最后一条短信,立即就拨出了一个电话。”叶秋薇说,“电话接通后,他叫了一声哥,随后就下了楼,我自然无法跟听。不过,想查出他当时拨出的电话号,也不是件难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