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爱主题小说网】,以便下次方便看书 如有章节错误、请手机用户进入【愛主题小说网】www.iZhuTi.Com,无广告清新阅读全集文章内容!

    返回b市的路上,我把09年年初那起监狱血案的前因后果详细梳理了一遍。

    2008年9月,围绕徐毅江案的明争暗斗,以神秘组织的完胜而告终——徐毅江保住了性命,于10月被转移至省第一监狱。入狱后,神秘组织继续采取行动,积极帮徐减刑。陈富立说,徐减刑的事,连监狱长都格外重视。

    根据这些信息,可以得出三点结论:一,徐所属的神秘组织的确拥有一定程度的国家力量,二,徐毅江对组织来说非常重要,三,在神秘组织和集团的斗争中,监狱系统是向着神秘组织的。

    集团的目的是让徐毅江死,所以审判阶段完败后,他们自然会继续想办法。比较简单的做法是买通狱警或者犯人,让他们直接除掉徐毅江。但一来,监狱系统并不帮着集团,二来,这么做虽然简单,却容易留下痕迹和把柄。

    与此同时,因为监狱有着极其严格的隔离措施,想让x对监狱内部人员施加影响,也没那么容易。

    为此,集团一直在寻找机会,徐毅江也因此在监狱里多活了三个多月。09年年初,经过长期的观察和筹划,集团终于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以金钱诱惑张瑞林,让x教给他一些暗示方法,再让他以探视的名义接触张瑞宝,对张瑞宝施加影响,从而除掉徐毅江。

    那么,张瑞宝杀掉徐毅江之后的自杀行为,是否也在x的预料之中呢?如果是,那这个x未免也太可怕了。仅凭一次传话就能隔空除掉两个人,他的精神力量或许比叶秋薇还要强大。

    先抛开这些。如果事情真如我推测这般,那么:张瑞林只是个普通的农民,从未受过任何心理方面的培训,x凭什么确定他能顺利完成任务呢?

    我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酒店宣传手册——很显然,一个连市里都很少去的农民,绝不可能主动入住五星酒店。一定是集团帮他做了安排,让他在入住当晚接受了严格的培训,以确保计划万无一失。

    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推断: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在五星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而且对手续流程完全不懂,一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这不符合集团低调谨慎的行事风格。所以,酒店的入住手续一定是提前办好的,登记姓名会是谁呢?虽然有可能是张瑞林,但也很有可能不是。只要有可能性,就值得一探究竟。

    梳理完这些,我总算逃离了d乡到处是坑的柏油路,进入了通往b市的平坦大道。我给陈富立打了电话,得知了张瑞林的身份证号,以及他探视张瑞宝的具体日期:2009年2月8日,那正是谢博文死于车祸的前一天。

    刚回到b市,付有光就打来电话,说地方已经安排好,让我直接过去碰面。他当晚兴致很高,带了两瓶好酒,我无奈只得奉陪。

    一开始,话题始终围绕着《普法月刊》的人物板块。《普法月刊》在法制纸媒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除了公检法,其他一些机构也会订阅。所以,人物板块对个人名望有着不小的提升作用。领导对我很器重,每次选人都会认真考虑我的意见,正因此,我才有机会认识大大小小的官员,甚至得到他们的尊重。

    付有光当监区长六七年了,一直就没变动过。他很会使钱,但会使钱的不止他一个,况且钱有时候也不一定好使。所以,他急需一个机会让上面看到自己,这个机会就握在我手里。

    大半瓶酒下去后,他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弟呀,你说现在这个社会是怎么了?贡个钱都他妈得排队!排了他妈的好几年都没轮上我!”

    我笑道:“这跟买菜不一样,不是拿钱就有,你缺个机会。”

    他仰起脖子笑笑,指着我说:“所以咱俩得互相帮助。”

    我敬了他一杯酒,吃了口菜,说:“眼下,我就有件事要劳烦哥哥。”

    “别说劳烦。”他摆了摆手,“说劳烦多外气。张大主编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虽然是个小虾米,但在b市地界上,那也是能办点事的。”

    我问:“你知道xx国贸酒店么?我想查个入住信息,三年前的,能查到么?”

    他警惕地问:“这是要调查啥?”

    我假装犹豫,最后骂了几句脏字,说:“我都没脸说,那时候我老婆单独来了一趟b市,还住了xx国贸,我怀疑她是不是跟谁约会了,早就想查查了。”

    付有光哈哈大笑,拍了一下桌子,翻了翻手机,很快拨了出去,电话接通后说,“王经理,是我,有光啊。嗯,现在方便么?我这边有个外地来的同志,搞刑侦的,不能声张,得查个你们酒店的信息,嗯,好——”说罢捂着电话问我,“老弟,查什么?”

    我说:“2009年2月7号,1727房的住户登记信息。”随后又补充说,“前后一周的也都查查吧。”

    付有光转述了我的话,很快皱了皱眉,说:“好,好,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我再想办法,这事你要保密,嗯。”挂了电话,他疑惑地看着我,“老弟,你说的那个时间,1727和周围房间的登记信息都找不到了,你真是调查弟妹的?”

    我赶紧转移话题:“五星酒店,记录怎么会丢呢?”

    他无奈地斜了我一眼:“这你别问。这样吧,我给你个手机号,你有时间联系一下。丢失的入住信息,在他那儿可能会有,别说是我告诉你的,我跟他也不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见他如此,我也不好追问,小心翼翼地记下了他提供的号码,之后便聊起了别的话题。第二瓶酒下去一半的时候,他的醉意已经很明显。我一边劝他不要再喝,一边借着酒劲问道:“哥,听说那个徐毅江很有来头啊?”

    他眯着眼:“你朋友不是认识他嘛?”

    我说:“说是我朋友,其实是省里一个领导。他以前跟徐毅江好像有些交情,所以才托我问问。至于我,对这个徐毅江可是完全不了解。”

    “嗯。”他到底是醉了,有点口无遮拦,点了一支烟说,“这徐毅江是谁啊,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给你说个事。08年年底开会,马老三(当时监狱长的外号)把我留下,让我对徐毅江多照顾照顾,有减刑的机会都给他留着,监狱局和法院那边不用我操心。我当时就问了,这个徐毅江是干啥的?”他抽了口烟,呲了呲牙,“马老三说,是咱俩都惹不起的人。你对他注意点,叫主管好好保护他,可不能叫他出事!”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马老三名叫马三军,在省第一监狱做了十几年的监狱长。听付有光的意思,马三军早就知道徐毅江可能出事,如此说来,他一定知道徐毅江的身份,甚至知道徐毅江进来的原因,更甚者,他或许也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

    不过,马三军一年前已经上调司法厅,想接触他也并不容易。

    付有光拍了拍桌子,哭丧着脸,说:“我想着这是在监狱里,能出什么事?无非是自杀或者跟别的犯人打架。我特意找了最好的心理医生跟进他,还把他安排到陈富立下边。x他娘,结果还是出了事,你说我咋就这么倒霉。”说完拼命地抽烟。

    当晚,我让代驾把付有光送回家,自己找了个快捷酒店。虽然我已经极力控制,但当晚还是喝得有点多。一进房间,我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个男人站在卫生间门口,用阴森的眼睛看着我。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问他是谁。他先说自己是徐毅江,又说自己是马三军,然后说自己是陈玉龙(我多年未见的一位朋友),最后冷冷地挤出几个字,我就是x。我一愣,听见一个熟悉女声说,张老师,你跟我越来越像了。我一惊,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回到了叶秋薇的病房。叶秋薇坐在玻璃那边看着我,嘴角滑过一丝怪异的笑。

    我猛然惊醒,从床上滚落到地面。我站起身,头脑依然昏沉,喉咙干得难受。我看见茶几上的茶叶包,就拿着水壶去卫生间接了水。洗漱池里填满了呕吐物,我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吐出来的了。我一边接水,一边照了照水池上方的镜子,想起刚才的梦,再次吐了起来。

    喝了几口热茶后,身体总算舒服了一点。我打开灯,看了看表,发现刚刚凌晨一点半。我翻动手机,看见付有光当晚提供给我的号码,几经犹豫,还是试着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很嘈杂,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响起:“喂,干什么的?四条?碰了碰了!哎,你们等会儿。”片刻之后,周围安静了许多,那人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试探着说:“我想查xx国贸三年前的入住信息。” 最新章节^-^

    那人干脆利落地说:“哦,您好。有身份证号500,光有名字的1000,这是单人单次价格,请问您要查询什么?”

    我叹了口气,抱着尝试的态度说:“2009年2月7号,1727的入住登记信息。”

    对方犹豫片刻,说:“没名字也没身份证号,需要1500,先钱后货,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把卡号发给您。确认付款后两分钟内,就会把信息发送到您的手机上。”

    我说:“我能信得过你么?酒店丢失的信息也能查到么?”

    对方友善地笑笑:“当然可以。整个b市,您再也找不到第二家像我这么专业的了。”

    我顾不上研究其中的猫腻,当即到楼下找tm打了款。一分钟后,那人给我发来一条短信:

    xx国贸酒店,2009年2月7日,1727号房,登记身份证号xxxx……登记姓名:陈玉龙。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爱主题小说网】,以便下次方便看书 如有章节错误、请手机用户进入【愛主题小说网】www.iZhuTi.Com,无广告清新阅读全集文章内容!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