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我问:“什么疑点?”

    “回顾一下过程吧。”她说,“当时,王伟用了很多言语向我强调陈曦的城府,说她不简单,三言两语就能从别人口中套话出来。然后,我问他是不是被陈曦套过话,他说是,还说自己08年就上过她的当。也就是说,08年的时候,陈曦曾经从他口中套出过某种信息。”

    我嗯了一声,表示明白。

    她继续分析:“之后我问起具体情况,他没有告诉我,只说是商业机密。很显然,陈曦套出的信息很重要,而且极具商业价值。08年、重要信息、商业价值、机密,综合这些因素,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m成瘾性的研究报告》。陈曦从王伟口中套话,会跟购买报告这件事有关么?如果有关,两人在这件事中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此前,我一直下意识地认为两人都代表省电视台,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两人的立场未必就是相同的。直到此时,我才注意到一个细节:为了购买研究报告,王伟代表电视台给丁俊文汇款一百万,那么,陈曦自掏腰包的两次汇款又代表谁呢?如果也代表电视台,为什么要自掏腰包?为什么不和王伟那笔钱放在一起?”

    不是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确实是个容易被忽略的疑点。”

    “我又想到了更多细节。”叶秋薇说,“如果陈曦代表省电视台,她夜访丁家的事就也显得不合情理了——台里完全可以找个不起眼人去丁家查探,用不着派一个知名记者吧?夜访丁家,怎么看都像是陈曦的个人行为,与电视台无关。所以我认为,陈曦代表的一定不是电视台。那么,她代表的是自己么?从自掏腰包这一点来看,很有可能。但问题是,她的目的是什么?调查?报道?提高知名度?这些,台里都能帮到她,而且一直在帮她,身为招牌记者,她完全没有独自行事的必要。所以我认为,陈曦单独行动,可能有着更深层次的目的。”

    “更深层次的目的……”我重复着这句话。陈曦原本清晰通透的形象,在我心中又模糊起来。

    叶秋薇沉默了一会儿,说:“鉴于m事件的复杂性,我隐隐觉得,陈曦不正常的行为背后,可能隐藏着一股尚未被我发现的势力。陈曦所代表的,正是这个未知的利益方。”

    我一愣,突然想起了那个总是在深夜前去拜祭陈曦的怪人。

    “张老师?”

    叶秋薇用敏锐的眼睛盯着我,显然看出了我的心理波动。我知道瞒不住她,但还是撒了个慌:“没事,就是听你这么说,突然觉得陈曦挺可怕的。请继续。”

    她看了我两秒,若无其事地继续讲述:“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让我豁然开朗。如果m事件中真的还存在第三方势力,那么查清这股势力的来头,一定会对整件事的调查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陈曦和这股势力之间有密切联系,就难免会留下些线索和痕迹,家是最能给人安全感的地方,所以我认为,如果有这样的线索和痕迹,它们一定存在于晨曦家中的某处。”

    听到这里,我再次想起了和贾云城的谈话。陈曦家中那本神秘消失的笔记,会是叶秋薇拿走的么?

    “想到这里,我决定先从王伟身上挖掘线索。”叶秋薇接着说道,“交流是相互的,陈曦套过他的话,说不定也会在无意中透漏给他一些有用的信息。我想了想说,王老师,你说陈曦心眼多,很会套话,我刚才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有这种感觉。他得意地笑笑,说我还能骗你?又问,你回忆起什么来了?”

    “他也想通过你调查陈曦的事。”我说,“但手段可比你差太多了。”

    她面无表情:“是的,这说明他没有察觉到我的意图,依然把我当成一个单纯的女人。当时,我假装回忆了很久,说,就说去年吧,好像是四五月份,我们平时也就是一两个星期见一次面,但那几天,她天天请我吃饭,陪我逛街,而且总是找机会跟我打听人。听到这里,王伟脸色一沉,声音明显低了许多,问道,打听谁?我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哦,就是我们学校化学研究所里的一个人。他追问那人的名字,我说叫丁俊文,是管仓库的。他绷着脸,沉默许久,才沙哑地嗯了一声。”

    我不明白她的意图:“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为了让他思考和研究报告有关的事。”她简短地作了解释,“意识对某件事的主动思考,会激活潜意识中的相关信息。只有先让他的潜意识活跃起来,我才能从中挖掘想要的东西。”

    我把这些话记录下来,示意她继续。

    她说:“我等待片刻,确定他已经陷入深思,才开口问道,怎么了王老师,她打听老丁的事你也知道?王伟连忙用手遮掩住嘴说,不知道——多么明显的低级谎言。我接着说,反正那些天,陈曦给我的感觉怪怪的,好像瞒了我很多事。我觉得啊,她不像是个简单的记者,倒像是电影里的女间谍,潜伏在电视台里执行秘密任务,有多重身份的那种。为了不引起王伟的怀疑,我一边说,一边尽量装出不藏心机的笑声。王伟生硬地笑道,你是美国大片看多了吧,一边说,一边上下晃动了两次脑袋,非常轻微的晃动,但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这个我懂,无意识的点头行为。”我说,“不管他嘴上说什么,只要有脑袋上下晃动的现象,甚至是不易察觉的趋势,就说明他对你的说法完全认同。”

    “没错。”叶秋薇说,“我意识到,陈曦很可能存在某种秘密身份——与那个想象中的未知利益方有关的身份,而且王伟或多或少了解一些。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我很快又回想起当晚的一个细节——我在陈曦家第一次看见王伟时,他正用飘忽不定的眼神观察每一个人,形同窃贼。我这才明白,他第一时间赶到晨曦家里,确实是想寻找什么东西。”

    我又一次想起那本丢失的笔记:“证据,跟你一样,他想要寻找某种线索,或者关键性证据。”

    叶秋薇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稍后说道:“以他对陈曦的了解,或许早就知道陈曦家里存在某种证据,只是无法确定具体位置罢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我或许能利用他找到这些证据。”

    贾云城说过,他是在陈曦出事后的第三天发现的笔记。如果那本笔记就是王伟想要寻找的证据——这种可能性很大——那么王伟和叶秋薇见面的当晚,笔记肯定还放在晨曦家里。想到这些,为了证明自己不知情,我用猜测的语气说:“或许,他当晚就已经找到那些证据了呢?”

    “当然有这种可能。”叶秋薇嘴角藏着一丝冰冷的笑,“为了确认这一点,我说,就算陈曦利用过我,但对我来说,她仍然是个知心的朋友。何况人都去了,我还计较什么呢。她入土前,我想找个时间去守她一夜,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她,我心里就难受得不行。王伟叹了口气,说这倒也是,咱们在这儿说死者生前的不是,多少也会损些阴德的吧。这样,叶教授,我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了,我陪你一起去守她,你看行么?”

    “他想利用陪你的名义去寻找证据。”我说,“他当晚还没有找到。”

    “是的。”叶秋薇说,“如果没有别的目的,谁会愿意对着一个骗过自己的死人整整一夜呢?确定这些后,我就立即停止了分析和试探,跟王伟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以免引起他的怀疑。当晚分别时,我们互换了手机号。”

    “你们什么时候去了陈曦家?”

    “三天后。”她说,“之前他一直没空,直到第三天傍晚才联系了我。贾云城同意了我们的守灵请求,而且很感动,因为陈曦朋友不多,我和王伟是唯一肯为她守夜的。贾云城和陈旗帜都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所以当晚睡得很沉。为了给王伟行动的机会,刚过十二点,我就靠在沙发上假装睡着。但王伟很沉得住气,始终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默默坐着。为了不引起他的警觉,我也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装睡。直到一点多,我听到一阵细微的声响,接着是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我睁开眼,看见王伟走进了主卧,也就是贾云城和陈曦的卧室。当时天已经有点热,门是开着的。他走进卧室,不到10秒又走了出来。我眯着眼保持睡姿,他并没有发现我在看他。我看不清他的面部,但还是捕捉到很多有用的细节。”

    “比如?” [*]更新快

    “他右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拇指露在外面,左手摸了两次脸,其余时间都放在大腿根部。”

    我翻了翻之前的笔记,念道:“展示拇指:高度自信。抚摸脸颊:自我安慰,存在心理压力。左手靠近大腿根部:与性有关的心理活动。跟他三天前离开陈曦家时的心理一样!”

    “没错。”叶秋薇说,“他在客厅站了一会儿,很快就进了厕所,厕所里也很快传出奇怪的动静。我脱了鞋,轻声走到到厕所门边,听见细碎而迅速的摩擦声,类似于摩擦双手那样的声音。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摩擦声停止,十几秒后,是马桶的冲水声,还有类似于塑料袋的声响。我赶紧轻手轻脚地回到沙发上,刚坐下,王伟就打开厕所的门,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他双眼不自觉地眯着,呼吸很慢,脸颊红润,看上去淡然而满足。”

    “然后呢?”我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为了弄清楚他的行为,我也去起身了厕所。”叶秋薇说,“一进门,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并迅速反应过来,那是男人jingye的气味。想起王伟此前的怪异举动,我立刻就明白他干了什么。在守灵的夜里做那样的事,他的心理问题可能比我想象得还要严重。”

    “确实够变态的。”我点点头说。

    “还有更变态的。”叶秋薇一脸平静,“很快,我就在厕所里发现了别的东西。”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