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常见的口服型麻醉剂,还能溶于酒的,我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种。而且,都是读博的时候,谢博文作为博导为我讲解的。”她呼吸均匀,声音平静得如同话剧旁白,“我扶着额头,假装焦虑地说,谢老师,你帮我分析一下,是苯巴比妥?东莨菪碱?阿托品,等等。每说出一种药品,我就停顿两秒,轻轻敲几下桌子。”

    “为什么敲桌子?”

    “分散他的注意力,降低他的戒备意识。”她解释说,“我04年就学过,但还是第一次用到。”

    我点点头,根据谐音,将她提到的几种药品记录下来,问道:“那他有什么反应?”

    “他一直在拍我的肩膀,试图安慰我。可是当我提到东莨菪碱的时候,他的手却突然僵住了,最终也没能拍到我的肩膀上。接着,他后退两步,坐到我对面的一把椅子上,继续说着安慰我的话。”

    “他从你身上感受到了威胁,所以试图跟你保持距离。”我凭着感觉猜测说,“对么?”

    “基本正确。”她点点头,接着描述说,“当时,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不过稳妥起见,我决定再试探一次。随意聊了一会儿后,我打乱顺序,加入新药,重新说了六七种药品的名字。之前,他无论是看我,还是看别的什么东西,目光都是平视的。可是,当我再次提到东莨菪碱时,他却突然低下头,并迅速把脚收进了椅子底部,左脚还缠到了椅子腿上。”

    “我明白。”好不容易迎来一个了解的动作,我连忙接过话说,“隐藏双脚,蜷缩身体,都是遭遇威胁的表现。”

    “接着,我假装漫不经心问,谢老师,东莨菪碱的化学式怎么写?他抬起头,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恐。但一秒之后,他就刻意睁了睁眼,制止了惊恐的自然流露,笑了笑说,哎呀,好久不接触那种东西,我给忘了。”

    “试图撇清关系,还撒了再明显不过的谎。”我不自觉地笑了笑,继续引用书中了解到的知识,“越是撇清关系,越是心虚的表现。叶老师,这种说法对吧?”

    “对。”她说,“之后,我又找机会试探了几次,他的反应全都在预料之中。我已经能完全确定,他在给我的那杯酒里,加了大剂量的东莨菪碱。”

    我把她试探谢博文的过程详细记录下来,沉思片刻,好奇地问:“叶老师,你说的那个什么东浪……什么碱,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一种生物碱,能抑制大脑皮质的功能,效果迅速,而且明显。”她解释说,“知道古时候的蒙汗药吧?主要成分就是这种东西。”

    我恍然地点点头,做了简短记录,接着问道:“确定是他下的药之后,你就决定要报复了?”

    “没有。”她给出一个让我颇为吃惊的回答,“我当时,根本没想过要让他死。”

    “那为什么……”

    “因为舒晴。”她眼睛迅速地眨了两下,“通过暗示杀人的想法,是因为她才出现的。”

    我低下头,在笔记本上找到舒晴的名字,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我抬起头,不由地想起舒晴美丽的容颜,以及那番意味深长的忠告。

    许久,我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说:“请继续吧,说说舒晴。”

    叶秋薇看着我,目光无比深邃,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力量,仿佛要把我吸入她的双眸之中。

    我被她看得极不自在,本能地回避了她的目光,同时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想要抚摸自己的额头。手抬到一半,我又赶紧强迫自己放下。可是放下之后,我又忍不住搓了两下大腿。

    我知道,自己的一切心理活动,都在叶秋薇面前暴露无遗,但还是不断试图掩饰。也许,隐藏真实的自己,也是一种本能吧。被人完全看透,就好像不穿衣服走在大街上,让人总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跟叶秋薇面谈,真的很慌很累。

    “叶老师。”我终于忍不住说,“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我觉得很不舒服。”

    她停止了凝视。

    “说说舒晴吧。”

    “嗯。”她说,“那些日子里,她经常到医院里陪我,安慰我,鼓励我,听我说感受,陪着我哭。当时,我很庆幸能有这么一个朋友,说实在的,没有她,我或许早就想不开了。可是——”她话锋一转,接着说道,“腊八那天晚上,从她再次走进icu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变了。”

    她沉默片刻,继续讲述:“那晚八点,她带着自己做的腊八粥来到医院。我打开门,她像往常那样抱了抱我,之后紧紧握住我的手。可与此同时,我却发现,她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我丈夫身上。接下来,我又发现,每当看向我丈夫时,她的眼睛就会格外明亮。”

    “你是说,她和你丈夫……”我惊讶地瞪大双眼。

    “人们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时,眉毛会上扬,瞳孔会放大,通过瞳孔的光线增多,眼睛看起来就会明显变亮。虽然当时她一脸哀伤,眉毛也耷拉着,但像闪光灯一样突然变亮的双眼,还是让我迅速明白,她那晚到icu去的根本动力,不是我,而是我丈夫。”

    我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

    “当时我很震惊,震惊到顿时浑身僵硬。我本能地闭上眼,瞬间回想起此前与舒晴之间发生的一切。接着,我更加震惊地发现,这么多年来,无论是以前到我家做客,还是那段时间到icu探望,她看我丈夫时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明亮,像个恋爱中的小女孩。”

    我记录下来,急切地问:“然后呢?”

    “然后,我的大脑好像失控了一样,与她相关的更多细节,源源不断地喷涌出来。”叶秋薇接着说道,“我注意到,酒会那晚,谢博文让我去敬酒时,我说自己怀孕了。当时,舒晴的瞳孔剧烈收缩,显得非常惊恐,同时,她还下意识地垂下右手,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大腿——那是在强迫自己做出某种重大决定。”

    我再次想起舒晴那张美丽的脸,背后一阵寒意。

    “我说我怀孕一个多月,她一向白里透红的脸色瞬间惨白,而且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咳嗽声略带浑浊,说明她正在压抑呼吸——这是极度不安的表现。不安,要么源于恐惧,要么就是因为愧疚。”

    “是因为愧疚。”我用不太肯定的语气说。

    “确实是愧疚,还有剧烈的内心挣扎。”叶秋薇喝了一小口水,“还有更多细节,我就不浪费时间跟你一一解释了。总之,她当时的表现说明,她应该也是事前知道,我那晚会遭遇什么。”

    我有种直觉:酒会那晚,叶秋薇已经陷入了某张精心编织的大网中。

    “为了进一步确认自己的判断,我一边喝粥,一边流下眼泪,自责地说:晴,都怪我,要不那次酒会,秦关也不会想不开,是我害了他。如果能让他醒过来,我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我本以为需要多次试探,才能百分之百确定,可是,舒晴的反应,却让我始料未及。”

    “什么反应?”我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应,能让骤变之后的叶秋薇始料未及。

    “她一开始在强忍感情,后来见我哭得厉害,实在忍不住,也抱着我哭了起来。我从她的哭声中,听见了满满的愧疚与忏悔。她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啊?”我眉头一皱,“她直接承认了?”

    “她是个很感性的人。”叶秋薇说,“我猜,愧疚之情一定在她心里憋了太久了,所以突然爆发时,她的嘴就有点不听使唤。她说完对不起之后,迅速又改口,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秋薇,我……早知道会这样,我那晚就不该让你去参加酒会的。接着,她又用十分清楚的声音,再次说了一句对不起。”

    “哎——”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解释、重新强调,都是为了掩盖那一句真情流露啊。”

    “没错。”叶秋薇悠长地吸了一口气,“舒晴是除了我丈夫以外,我一直最信赖的人了。所以,你大概能够想象出我当时的心情。我感觉自己的世界瞬间崩塌了,紧接着,我又想到了更多更可怕的事。”

    我一边试着想象她的心情,一边沉重地做着记录。

    “从所处的位置判断,能在酒会上出脚绊我的,只有舒晴。”她接着说,“让我不明白的是,如果我没有邀请她,她根本不会出现在酒会上,又如何帮着谢博文算计我呢?难道说,这些都是提前设计好的?”

    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我当时就明白过来:我丈夫被调开、院长打电话让我务必出席、我找舒晴陪我,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个预谋已久的计划。甚至,徐毅江在法庭上的不抵抗、审判程序不合理的迅速,我丈夫莫名其妙的自杀,也都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我早就深有同感,因为此前发生的事,实在有着太多不合情理的地方。一件事如果不合情理,就一定是掺入了过多的人为因素。

    进一步想,如果徐毅江强奸案的审判进程也是计划的一部分,那么,能让公检法机关甚至徐毅江自己都积极配合的,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计划。

    想到这里,我头皮一阵发麻,身上瞬间起满鸡皮疙瘩。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