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次见叶秋薇,依然是汤杰超接待的我。在病房门前,我提出,这次想在病房里多待一会儿,汤杰超干脆地拒绝了我的提议。

    “不行,张老师。”他的态度非常坚决,“院里有规定,最多三十分钟,一分钟也不能多。”

    我只好微微点头,轻轻咬了咬嘴唇。任何形式的时间限制,总能给人以无形的压力。

    我走进病房,关好门。叶秋薇正坐在窗边,认真读一本《普法月刊》。那天,她穿了一件收身的黛色短袖t恤,配一条天蓝色的宽松休闲裤,比前两次看去多了不少活力。

    见我进来,她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示意我先坐。我坐到玻璃墙边,推开对话口,她则不慌不忙,又看了一分多钟,才拉着藤椅坐到我对面。

    期待已久的会面来临,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场了。

    “张老师。”她端正地坐在藤椅上,双腿前身,左脚搭在右脚的脚踝上,显得十分放松,“你的犯罪心理板块做得不错。”

    我微微一笑,说道:“昨天我出去时,汤医生确实显得很焦虑。看见我,他面色从白到红,双手从紧扣到自然下垂,嘴唇从紧闭到张开,这些,都是如释重负的表现吧?”

    “嗯。”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咱们可以接着往下说了,你来问,我来答,彼此坦诚。”

    我做了个深呼吸,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打开死亡资料,翻到舒晴和谢博文遭遇的车祸,说:“那就直入主题,先说说谢博文吧。你为什么要杀他,又是怎么制造了那场车祸?”

    “从心理状态骤变的那个夜晚开始吧。”她说,“我之前说过,那晚的契机,不仅改变了我的未来,也改变了我的过去。许多过去未曾注意到的细节,全都突然钻入了我的意识。”

    “关于谢博文,你都回想起了什么?”

    “酒会那晚,是他给我下了药。”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打开笔记本,写上谢博文的名字。

    “我最先回想起来的,是他那晚的一个举动。还记得么,我跟你说过,酒会那晚,他让我去给徐毅江敬酒时,先后两次拍了我的肩膀。”

    “这代表了什么?”

    “这种行为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异常。这种行为,通常发生在上级对下级,内行对外行,或者长辈对子女之间,这既是一种关怀,也是一种表明主导或支配地位的行为。”

    我拿起笔,不由地想起第一次来到四区时,老吴对我的一个举动。当时,过分的寂静让我有些紧张,老吴看了出来,拍拍我的肩膀,向我介绍了隔音设施,打消了我的疑虑。现在想来,他拍我的肩膀,就是一种内行对外行的关怀,同时也无意间表现了他的主导地位。在职场中,老人对新人,也常常会做出类似的举动。

    我在谢博文的名字后面写下:

    两次拍打叶秋薇肩膀,关怀与支配地位。

    “然后呢?”我抬起头问。

    “按理来说,在那种情况下,他做那样的动作,真的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她举起右手,伸开手掌对着我,说:“手是最为敏感的肢体之一,所以也能表现最复杂的心理。他拍我的肩膀时,并没有完全伸开手掌,而是下意识地蜷缩着。”

    “蜷缩着?”我抬起手,轻轻抓了抓头皮,“那又代表什么?”

    “代表紧张、迟疑,以及对我的不坦诚。”她解释说,“在无意识行为中,如果一个人十分坦然,他的手掌就会自然张开。很多人在紧张时会找个东西抓在手里,就是为了给蜷缩手掌找个理由。”

    我赶紧在谢博文的名字后面写道:

    拍打肩膀时手部蜷缩,紧张、迟疑、不坦诚。

    “你就凭此判断出,是他给你下了药?”

    “没这么简单。”叶秋薇摇摇头,“人的心理很复杂,不能单凭一个举动来判断。”

    “嗯——”我点点头,放下笔,右手手臂前伸,做了个请的姿态,“请继续。”做完这个动作,我才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手掌完全张开,手心对着的,正是叶秋薇的方向。

    “虽然无法肯定,但这个细节把我引向了对他的怀疑。”她接着说道,“这种怀疑,很快就让我回想起更多的细节。他劝我敬酒时,提到了徐毅江对项目审批的重要作用,如果一个人对某件事情非常重视,那么向别人讲述这件事时,他就会凝视对方,通过表现自己的真诚,让对方相信自己的说法。可是,他当时却没有凝视我,反而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

    “说明他当时,并不是真的在意这件事。”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叶老师,我能不能打断你一下。有个问题我很好奇,这些微表情和肢体语言象征的意义,你是如何得知的呢?相关研究我也接触过一些,但你了解得也太全面,而且——”我想了想说,“也太过突然了。”

    “确实太过突然了。心理学读研期间,我读过很多这方面的书。”叶秋薇解释说,“但之前,我很难理解和运用书中的知识。骤变之后,某些感知能力被突然激活,曾经一扫而过的知识,瞬间全都涌入了我的意识。从那时起,别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对我而言,比言语更容易理解。”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垂眼沉思。

    远古时期,人类大概都是靠表情和动作交流的吧。后来,语言成为新的交流工具,原始的交流方式因而退化,藏进了人类的基因深处。

    “那次骤变,激活了你的一些原始能力。”我点点头说,“可以这么理解吧?”

    “你怎么理解都可以,关键要看效果。”她接着回忆说,“还是酒会那晚,我还回想起,谢博文把自己的酒杯递给我时,脸上出现过一种一闪而过的表情。”

    “什么表情?”我急切地追问。

    “一秒内连续眨了三次眼,最后紧闭了大约半秒,之后,又下意识紧绷了嘴唇。我当时是个孕妇,而且险些摔倒,他却连个礼节性的安慰的话都没说。”她不等我发问,就解释说,“眨眼和闭眼,说明他不愿看到我,或者一些即将发生的与我相关的事。嘴唇紧绷,说明他压力陡增。我因此判断,他可能提前知道我那晚会遭遇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闭上眼。

    “你看,视觉阻断行为。”她看着我说,“当人们不愿意接受某些事情时,就会下意识地这么做。”

    她轻易地看穿了我的内心,让我觉得很不自在。我本能地回避了她的目光,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正紧紧抓着笔记本边缘,右手则紧握着那支我用了一年多的中性笔。我意识到,自己虽然低下头,试图遮掩紧张与不安,但无意识的手部动作,却更充分地暴露了这一点。

    那一刻,我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叶秋薇面前,确实没有任何遮掩情绪的必要。

    “叶老师。”我鼓起勇气,有些尴尬地看着她,“请继续。”

    “除此之外,我还回想起了十几处细节,就不跟你一一细说了。”她看了一眼我的双手,露出一个十分隐蔽的笑容,“总之,契机来临的那晚,我几乎是本能地知道,我酒会当晚的经历,谢博文难脱干系。但是,我当时还不太适应那种状态,尽管直觉是那么强烈,我仍然有些没底。”

    “你需要见到他,当面判断。”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她给了我一个赞许的眼神,“我必须见他一面,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但那时,我已经突然变得非常理性。我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去找他,那样太过明显。我必须等,等到一个自然到来的见面机会。”

    “出于礼貌和道义,他总得去探望你丈夫吧?”我紧跟她的步伐。

    “嗯。”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说,“元旦过后,就是那年的腊八节。那天上午,他代表科研组去医院探望我和我丈夫,顺便给我带了一盒粥。在那之前,我从未怀疑过他,所以他对我也不怎么设防。聊了不久,我就装作不经意地,说起酒会那晚的事。”

    我捏了捏下巴,期盼地看着她。

    “他不停地安慰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手掌依然没有完全伸开,只是不如酒会上那么明显——他不再紧张,但依然有什么瞒着我,或许,还带着对我的愧疚。”

    我一边点头,一边记录下她提到的每一个细节。

    “有个情况我还没跟你说过。”她接着说,“那件事过后好几天,我丈夫才去报的案。所以调查时,已经无法通过医学手段查明我昏迷的原因了。警方也怀疑过那杯酒,但根本没法寻找证据。法庭上,徐毅江承认了对我所做的一切,但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我昏迷的原因。法庭采信了他的这一说法,认为我的昏迷,是孕期的虚弱导致的。” 360搜索  暗示 更新快

    “有点牵强。”我摇了摇头。

    “确实牵强,但我能感觉得到,无论是公诉人、徐毅江,还是审判人员,都希望能迅速结束审判。”

    我悄悄咬了咬舌头,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但为了不打断她的会议,并没有就此发问。

    “所有人都默认了我昏迷的原因,但我知道没那么简单。”她继续回忆说,“那天,我挤出眼泪,用疑惑又委屈的语气,对谢博文说,谢老师,我那晚到底为什么会晕倒呢?你说,是不是徐毅江给我下了什么药?

    “他怎么说?”我急切地追问。

    “他依旧是安慰我,说,小叶,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不能一直活在悲痛里,你要打起精神,秦关还需要你的照顾……如此之类的话。”她端起杯子,却没有喝水,“我假装陷入执念,在他面前自言自语说,一定是下了什么药。接着,我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列举药品的名字,并悄悄观察他的反应。”

    我紧张地听着,一面拿起笔,准备随时做记录。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