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原本云宇树只是过来取个手机,若是引起误会,可就不妙了。我在林悦‘激’动的质问声中匆匆出‘门’,正看见披头散发的林悦正抓着云宇树的胳膊,眼中全是忿忿。

    我慌忙解释:“林悦,云宇树只是把手机落在了我这里,回来取一下而已,你别误会了。”

    林悦的语气丝毫未软,看向云宇树:“那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已经回去了?为什么撒谎?”

    云宇树叹息一声,语重心长地同林悦解释道:“悦悦,我如果说我回来了一趟,怕你来找我,又得磨一阵,我明天一早要上班,你也要上课。那么跟你说,只是想让你放心,早点休息。”言罢,他走上前,揽过林悦的肩,轻声说:“好了,事情就是这样,相信我,你快回去休息。”

    云宇树一边说,一边试图将她搂回房间,可林悦的身体却一动不动。她缓缓抬起头,盯着云宇树的眼睛,字正腔圆地说:“如果是别人,我完全相信。”她的目光充满怀疑,对着云宇树咄咄‘逼’问:“但是闵汐汐和你,总是有人把你们两个连在一起考虑。在我来之前,你们是不是有过故事?”

    闻言,云宇树愣了一瞬,就是这一瞬,让林悦的眼神眯成了一条线,情绪再次浮胀,眼圈也变得红红的:“我就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我就知道……”她一边念叨,眼泪一边掉下来,话语却是尖锐起来:“是不是闵汐汐以前本来跟你好,结果后来投靠了一个白袍,就把你给甩了?于是你找我做替代品,现在又想跟她重归于好?”

    “林悦!”云宇树被她的猜测‘激’怒,呵斥道,“你说得太过分了!根本没有的事!”

    林悦面‘色’不善,斜睨着我:“闵汐汐,之前听说你勾搭了一个白袍,就知道你有问题。现在又勾三搭四到了宇树身上,你小心报应!”

    云宇树一脸勃怒,吼叫着上前捂住林悦的嘴。我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觉得很可笑,却笑不出来。

    脑海中曾经设想过这样的情景,却没想到,居然是从林悦口中说出的。莱米丝见我的时候,我曾以为她会说这番话,可是她没有。在别处种下的恶果,竟‘阴’差阳错地在此时得到报应。果然,老天不会叫我一直安生。

    我转过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林悦的话语又不依不饶地窜了出来:“你走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这话冲进耳膜,我停住了脚步,慢慢地转回身,走到她面前,指了指脑袋的位置,轻轻地说:“拜托你想清楚,如果我要勾搭云宇树,哪需要等到你来?”

    ----------------------本作品唯一授权网站为磨铁,为保证磨铁付费用户的权益,本章下半部分为,磨铁用户请于2分钟后重新刷新本页,就可以看到正文,盗版免看--------------------

    ----------------------本作品唯一授权网站为磨铁,为保证磨铁付费用户的权益,本章下半部分为,磨铁用户请于2分钟后重新刷新本页,就可以看到正文,盗版免看--------------------

    ----------------------本作品唯一授权网站为磨铁,为保证磨铁付费用户的权益,本章下半部分为,磨铁用户请于2分钟后重新刷新本页,就可以看到正文,盗版免看--------------------

    我把这个想法同辛格说了,他半认真半玩笑地说:“这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经历相似。”

    我知道,辛格指的是从前他同一个穆斯林‘女’孩朦胧的爱恋,想起他之前对我的种种劝说和告诫,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现在明白了,你当时说的,都是对的。”

    辛格摆摆手:“话不能这么说,其实当时,我虽然在劝告你,可心底却隐隐希望你和穆萨能够成功,也算圆了我心中的遗憾。”

    我的‘唇’畔勾起一丝苦涩的笑,目光黯淡下来,低头用刘海掩住眼中的失落和自嘲:“但还是,成为遗憾了。”

    辛格伸手拍拍我的肩,想要安抚我,却意外瞥见了我脖子上的项链,好奇地问:“这串着的是什么?能看看吗?”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关系,便把项链从衣领里拿出,‘露’出那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这戒指,‘花’了不少钱吧。”他随口说道。

    我‘舔’了‘舔’‘唇’,绕开不答:“你一个男人,哪懂这些。”

    “印度人,无论男‘女’,都喜欢戴首饰的,我怎么不懂?”他饶有兴致的回问,“项链上挂着戒指,你知道着意味着什么吗?”

    我只觉得这是个纪念,并未想太多,愣愣地问他:“代表什么?”

    “两种含义,一种是代表着失落的爱情,这枚戒指永远不会戴在手上,却又无法忘记;另一种理解,便是等待的爱情,当你找到你的另一半时,就把项链上的戒指给他,两个人便会深爱一世。”

    失落的爱情,等待的爱情。

    我的心脏猛地一跳,不知道穆萨送我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些?我是他的失落,还是他的等待?亦或是,他在祝福我早日找到深爱一世的另一半?

    十指翻绞来翻绞去,我可以克制自己不再见穆萨,却似乎无法克制滋长萌发的思绪。过了一会儿,我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摇了摇头,随口应对道:“只不过是我随意串着玩一玩而已,从来没想过这么多。”

    闻言,辛格笑了两声,低头观察着岩石在显微镜里的形态,再次恢复专注。

    开学一个星期后,学校的郊游活动开始报名了,地点在阿莱茵。

    阿莱茵是阿联酋最大的绿洲,隶属于阿布扎比,离迪拜只有百余公里的路程。不同于其他酋长国沙漠绵延的景象,阿莱茵被绿树清泉环绕着,是沙漠中最天然的一抹绿‘色’。

    几乎所有我们年级的中国留学生都迅速报了名,只有我一直拖着,迟迟不表态。

    连翩瞪大了眼睛,有些诧异:“汐汐,你不会不去吧?整整一个星期呢,你要是不去,闷在学校多无聊。”

    我安抚着她诧异的情绪,言道:“我不是不去,而是想等着最后再报名。我得先确定郊游时没有我不想看到的人……”

    连翩看过我脖子上的戒指,叹了一口气。

    “汐汐,你怎么这样傻呢……”

    理智宽心如她,给的建议是取下项链,也免去了伤悲。

    我摇摇头,软弱地拒绝,说服自己道:“只是一条项链,一个道别的纪念,一种好聚好散的礼节。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个饰品而已。”

    她定定地看着我,心疼怜惜的目光。过了一会儿,那眼神越过我,看向我身后,‘露’出诧异的表情。

    “怎么了?”我顺着她的目光,也往回看去,竟是看到穆萨和嘉轶并行着,正有说有笑地从图书馆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可是大中午,上自习也不会这么勤快吧。”连翩问我。

    我耸耸肩,也是不解:“不清楚,可能是小组讨论,刚好缺了一个人,就剩他俩了。”

    连翩顿时‘露’出同情的表情:“这才刚开学,你们老师就布置题目了?”

    我仔细回忆了一番,最近的确没有任何作业和资料需要讨论,那他俩又是在干什么呢?据我所知,穆萨可不是钻研学术的材料。

    话刚说完,就见嘉轶和穆萨分开道别,两个人向相反方向走去。而嘉轶,正迎面朝我和连翩走来。

    “嗨。”嘉轶明显意气风发,相当高兴,“你们俩杵在这儿干嘛呢?”

    “刚巧路过,就瞥见你了。”连翩撇撇嘴,最近嘉轶对她不冷不热,没了刻意的追逐,关系反倒比从前自然了许多。连翩不再故意躲着不见他,而是坦然相对,少了从前惶惶的芥蒂。

    我跃动着好奇心,想要问问他同穆萨去做了什么,可抿抿‘唇’,又觉得自己不该再问,免得再生‘波’澜。

    我这厢正犹豫不绝,连翩就径直了当地替我问了出来:“你和那个白袍,大中午在图书馆上自习?”

    嘉轶很是爽朗地哈哈大笑:“是啊,爱学习吧。”

    “我才不相信。”连翩揣起手,“以前汐汐和白袍们一个小组的时候,我可是看在眼里的,从来不讨论,怎么牺牲大中午的时间去学习?笑话。”

    “不骗你,真是去学习的。”嘉轶喜上眉梢,带着点得意的炫耀:“只不过没有讨论,只是我单方面辅导他。当然嘛,这个报酬,也是很高的嘿!”

    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困‘惑’,还是问了出来:“他现在,这么刻苦?”

    嘉轶摆摆手:“不是专业课啦,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错‘乱’了,偏偏要学习中文,还不让我告诉别人。”他呵呵一乐,笑道,“不过,告诉你们应该没事。他保密的目的,肯定不是针对你们俩。”

    我痴痴怔住,‘唇’抿成一线,不知不觉中,又掉入了思念的泥潭。想起了辛格告诉我戒指项链的寓意,不禁胡思‘乱’想。

    难道他,还在尝试着努力吗?

    若不是如此,又怎会专‘门’去查中国的地质概况,又怎会隐瞒着他人学习中文?在我一步步想要远离他的时候,他还想要一点点地靠近我吗?

    眼底的光与心内的火刹那明灭,无法尽诉这纷扰杂陈的绝望。

    想爱他,没运气;想恨他,没借口。

    想躲避,没地方;想接纳,没勇气。

    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无法涤尽内心深处盈盈一握的蠢蠢‘欲’动。

    只是这蠢蠢‘欲’动,不能说、不可说、不敢说。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迪拜恋人 爱搜书 迪拜恋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迪拜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酒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澈并收藏迪拜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