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我?”愣了一秒,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么大一个人,不适合携带,你兜里装不下。”

    云宇树却是没有笑,静静地凝视着我,动作都全然止息。我觉察到他的目光,笑声渐弱,回望过去,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桌子两侧的皮沙发并不短,每边坐两个人绰绰有余。我们原本是相对而坐,可待气氛安静下来后,云宇树却突然起身,转到了我这侧。

    “怎么了?”我的神经骤然紧绷,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

    可云宇树却理解为我正在给他让位,更是毫无顾忌地坐了下来。借着桌子和‘门’帘的遮挡,他又往我身边蹭了蹭,旋即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干什么!”我“蹭”的一下面‘色’绯红,使了使劲,想要‘抽’出双手,奈何他握得极紧,丝毫不给我挣脱的机会。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不要装傻。”云宇树目光潋潋笑着威胁,“我也不是要你立刻答应我什么,只是为了你好,你应该走更容易点的感情路。”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禁垂眸咬‘唇’,再次试图挣脱。

    这一次,云宇树并未阻拦,顺势松开我的手,颔首坦诚,“本来我不想坦白得这么早,可是看到今天这情景,觉得自己有责任挽救失足‘女’青年。”

    “谁失足了?”我嘟嚷着,“学长,你想多了。”

    听了这话,云宇树蹙眉:“能不能不要叫我‘学长’?”

    “能是能,可是,你不要再总纠缠着这件事了。”既然云宇树已经一口咬定,我也不想再负隅顽抗,“老实说,本来这事就没成,更何况我已经下决心抛开了,你总提起,我反倒老想。”

    云宇树听了,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那我就不提了。”刚放松下来,听得他的话峰又是一转,“你还是没回应我最开始的话题,你愿意让我陪你走容易轻松的感情路吗?”

    兜兜转转,还是绕了回来。而这次他说得如此直白,看来我是没法胡搅蛮缠地敷衍过去了。

    停顿片刻,我叹息道:“这实在太突然了,我还没反应过来。”

    云宇树摇摇头:“不突然,这话在你去沙漠前我就说过。只是刚刚说出口后,怕你受到惊吓,就谎称是玩笑话。可从沙漠回来以后,你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与人相处时看不出,但我偶尔撞见几次你落单的时候,总瞧见你神思恍惚。”

    我别过脸去,再次感到自己被无情地戳穿,哀求道:“你刚刚才答应我不说了的。”

    “今天是我生日,再听我说最后一句。”云宇树铺垫了刚才那一大段话语,终于进入了真正的主题,“你或许觉得我对你的眼神动作太过敏感,可事实上我是观察良久,才敢下这样的结论。眼中有你,才会留意你的一举一动,关心你身边的事。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之人,也不愿让你误解我的动机。”

    他的这一番话,将今日白天令我反感的“连连质问”换了个角度,转化为情深意切的剖白。同时,也是正式地、郑重地表了白。我突然意识到,云宇树比我想象当中更喜欢我,不禁心有感动。可感动的同时,我又下意识地排斥这种情绪,硬要挑点骨头出来。

    我想,虽然他说得动人,可他还是不够聪明,竟挑了这样一个心思纠葛的时机。而本质上,对于还困顿痴‘迷’于穆萨的我来说,无论哪一个时机,都不是那么恰当。

    云宇树坐在我身边,瞧我不说话,便再次执起了我的手,轻声问:“好好考虑下,行吗?”

    我点点头,脑海中一片‘混’‘乱’。穆萨,云宇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事都搅在了一起,分不出头绪。

    云宇树终于松开了我的手,坐回了对面的沙发。紧接着,上菜,吃饭,用饮料碰杯,恭喜他生日快乐。想一想,云宇树将生日的时间单独留给了我,不可谓不重视。只不过方才的表白,我们谁都故意不再提。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案,可我却发现自己想不清楚。

    待到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天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打车回去,临到酒店‘门’口,我独自下了车。云宇树本想送我上楼,被我以下雨为由坚决地拒绝了。

    事后,我想起这个拒绝,不禁后悔万分。因为当出租车离开后不久,我迫不及待地快速奔入酒店,压根没注意被雨水打湿的光滑瓷砖。一个趔趄没站稳,往坚实的地面上侧倒一摔,右胳膊下意识地保护身体,砸得手臂一阵钝痛。

    ‘门’口的保安看到了,急忙忙跑过来问我:“没事吧,小姐?”

    我检查了一下手臂,已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但好在没有骨折,便冲保安摇了摇头:“没事,我回去包扎一下就好。”

    保安把我送到电梯‘门’口,我的右手依然生疼,就让他先帮我拿出房卡,握在左手上。“叮——”的一声,我出了电梯,眨眨眼,眼前的身影怎么看上去这么熟悉?

    我第一反应没觉悟过来,是因为穆萨这次没有穿白袍,而是换上了便装。更重要的是,他不再是以往等候我时纠结无奈的模样,浑身上下‘阴’鸷无比,一双眼死死地锁着我,像看着牢中的猎物。

    心中忐忑不安,手臂疼痛难耐,我咽下一口水,强作镇定地走过去,装作没感受到他的威慑。

    “穆萨,请回吧。”我第一句话就下了逐客令。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我,半晌才说:“和他玩得开心吗?”他的音调冰冷冷的,听得我心里一凛。

    “呵?”我嘲然一笑,再一次变身刺猬,“这与你有关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他今天分明和以往状态大为不同,我这样毫不留情地‘激’怒他,简直是自讨苦吃。

    “开‘门’!”他沉声命令道,相当果决。我身体一抖,有些害怕,但理智很快回溯,倔强冲他吼回去,“你快给我走!”

    穆萨的脸‘色’已是越发深沉,盯着我握住房卡的手,一声冷哼飘了出来。转瞬,他便蛮力抢走了我手中的房卡,划开‘门’禁,拖着我进入室内,“砰”地一声关紧了‘门’。

    我绝望地看着被封锁紧紧的‘门’,身体瑟瑟发抖。一面是因为手臂的疼痛,另一面是为穆萨这副从未有过的霸道模样。

    “他说你答应今晚陪他,他一会儿会来吗?”他突然一把将我拉近,铁钳正掐在我的伤口上,我大声呼痛,他佯作不闻。他拽着我,令我贴近他的‘胸’,面‘色’‘阴’冷,咬着牙吼,“早在上次街上遇见你和他散步时,我就觉出了问题。但我竭力劝服自己,你们只不过是随便走走而已,还是温声细语地来找你。结果后来我三番五次看见你和他单独在一起,到今天他公然拉着你的手离开,我才明白那一连串都是我给你找的借口。你拒绝我,口口声声说是尊严,其实是因为他吧?”

    “你胡说!”我气愤得用另一只手想甩他一巴掌,却被他抓住,力气大得似乎要拧断我的手腕。这个时刻我才意识到,我方才那一句刺‘激’,将他掩盖在内心的大男子主义尽数‘激’发了出来。他的目光如炬,充斥着浓浓的占有‘欲’。我用力挣扎,手上的伤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忍不住眼泪滚落,唔咽着喊道:“你给我放手!我和他只是出去吃了个饭而已,他今天过生日……”

    “过生日?”他打断我,面‘色’‘阴’沉,冷冷嗤笑,“过生日为什么单独叫你,还让你晚上陪他?”

    我的右手疼得快要裂了,伤口的血液一股股地往外流,几乎再也忍耐不住,拼尽力气想要甩开他:“你都要结婚了!我凭什么不能陪别人过生日?你给我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穆萨正陷在愤怒之中,将我挣扎的双手掐住,将我抵在墙上,身子紧紧贴在我身上。他的嘴角又勾起一丝冷笑,头便向我凑来。猝不及防中,我的嘴覆上了一个软软的物体,脑子一下空白了……

    穆萨强行地撬开了我的嘴,这不是一个‘吻’,绝不是。他的舌头在我‘唇’上用力吸‘吮’,饱含着痛楚与强硬。我下意识地紧闭着‘唇’,突然下‘唇’传来一丝疼痛,他居然咬我。吃疼下,我不由自主地张嘴,立刻被他侵入,滑腻腻的舌头在我嘴里上下搅动,挑逗着追逐着我无处可去的舌。

    “穆萨……”我呜咽着,含糊不清地叫着他的名字。可他却好像没有听到,越来越放纵,越来越凶狠,好像要我尽数榨干,要让我完全属于他。我的右臂被他捏住,像是要废掉,渐渐放弃了挣扎。而就在这个时候,穆萨恨恨地、悲伤地、咬着牙说出了一句话:“你赶我出去,是因为他一会儿要来吗?”

    我震惊地盯着他,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强‘吻’我,我只是挣扎,却不悲伤。可这话一出口,我瞬间感到心中凉凉的,不停摇着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怎么可以这样说……穆萨,我已经不能爱你了,你还想让我恨你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迪拜恋人 爱搜书 迪拜恋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迪拜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酒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澈并收藏迪拜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