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形骸问道:“是巨龙王亲口所说么?其中有何隐情?”

    孟轻呓道:“它施法害我之时,我与它心意相通,得见真相。说来麻烦,不如让你亲眼瞧瞧。”说罢手掌贴住形骸印堂,他眼前浮起迷雾,窥见孟轻呓心中记忆。

    一紫衣蒙面之人从暗处走来,身着披风,正是小星辰图,“犹”问道:“你是何人,竟有胆扰我?”

    那紫衣人开口说话,听不清是男是女,他道:“外头毒雾果然凶险,若非我有这日月星辰图,此行未必能成。”

    犹道:“若再答非所问,我取你小命。”

    紫衣人点头道:“我是星辰派的,是圣莲女皇派我前来。”

    犹默然许久,道:“她找我何事?”

    紫衣人叹道:“她也不知此处竟藏着你这般魔头,只是指点我说,枯火堡中或有孟轻呓害怕之物。”

    犹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她为何要害她女儿?”

    紫衣人道:“因孟轻呓野心太大,不服管教,想结党营私,扩张势力。我才用这星辰日月图,与圣莲女皇那另一半星辰日月图遥遥相连,告知她此事。”

    看到此处,形骸心中一颤:“这紫衣人的‘星辰日月图’是真的?他就是一年前在皇城抢夺此物的那位‘大人’?既然如此,他当与圣上敌对,为何却似同谋一般?”

    犹道:“你是如何对她说的?她又是如何对你说的?”

    紫衣人笑道:“我说:‘圣上不必动怒,亦不必猜疑,我与你并无冤仇,你宝藏无尽,这星辰日月图亦不过是库中沧海一粟。只是孟轻呓暗藏祸心,也是我行事的一大阻碍,我需将她逐离声形岛,你需搅合了孟藏二家婚事,你我二人暂且协力,各取所需如何?’

    圣莲女皇答道:‘我自有法子。’

    我又道:‘非在下自夸,我亦有些能耐,可助陛下一臂之力,确保万无一失。’

    圣莲女皇道:‘那好,声形岛上有藏家两个不成器的贵族,我可派两人为你所用。岛上枯火堡中似有她畏惧之事,你也可去查探一番。’

    我道:‘多谢圣上恩典,只是在下行事鲁莽,万一伤了轻呓公主,圣上莫要怪罪。’

    圣莲女皇笑道:‘有这般‘乖女儿’,真叫人放心不下,是该给她些教训,你只管动手好了。’

    我与她商议定了,才来到这里,想不到竟遇上你这位魔神。”

    犹似在沉思,半晌后答道:“你需助我擒住孟轻呓,她有一魄在我手上,极易因畏惧而臣服。你去找几个身怀真气之人,我传你‘小血咒书’炼化之法,可将我昔日仆从自阴间暂且招还。她一见我那位仆从,多半会丧魂落魄,任由摆布。”随后说了这‘小血咒书’的妖法,那紫衣人沉思许久,点了点头。

    形骸暗忖:“这紫衣人是星辰派的首领,他定有重大阴谋,畏惧祖仙姐姐法力,需将祖仙姐姐从岛上除去。那藏青、藏红就是因此而被邪法所迷,罗茧也是由此还魂。”他听到此处,已然明白了大半,却仍不知道这紫衣人是何许人,究竟又有何图谋。

    紫衣人又问道:“不知魔神尊姓大名?”

    犹冷笑道:“你问得可越来越多了,难道真以为我杀你不得?”

    紫衣人叹道:“我本意并非杀了轻呓公主,然则事若至那地步,却也不在乎。可魔神若借轻呓公主之力,又会有何后果?”

    犹答道:“我只是想活转过来而已。”

    紫衣人道:“魔神若一活转,这声形岛必然生灵涂炭、灾祸横行了?”

    犹哼了一声,道:“多舌之辈,当真想死在此处?”

    紫衣人笑道:“你要杀我,或许不难,但若无我相助,你也休想捉轻呓公主。你要毁声形岛,杀岛上人,我是求之不得,乐意之至。”说罢哈哈大笑,拂袖而去。

    那形影到此处戛然而止,形骸抬头睁眼,怒道:“照此看来,是这紫衣人从中作恶,挑拨圣上与巨龙王害你?这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孟轻呓叹道:“他想要害的不是我,只是忌惮我的功力,不想我今后坏他大计罢了。母后也并非想要害我的命,但我若死了,她多半反而欢喜。我对她忠心耿耿,想不到.....她一直如此看我。”

    形骸忽然想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一有恶念便难消。圣上既然头一次未能加害成功,将来必有第二次,第三次!”他心生警惕,想要提醒孟轻呓,但未免又有离间煽动之嫌。

    其实不必形骸提醒,孟轻呓又如何想不到此节?她心道:“这三人合谋害我,非但未能得逞,反而助我练成了这血咒仙法。借助此法,不久之后,我龙火功可至第九层,真正与母后并驾齐驱。如此我已有自保之力。”

    虽这般想,可她深知自己身边势力、权力、武力、财力、宝物、智谋,仍与圣莲女皇有天壤之别。孟轻呓生平行事独断,为人怪异,且以往为追求力量手段决绝,树敌无数,加上道法为世间所忌,世人多半误解她,表面上敬她为护国公主,国之栋梁,可暗地里却叫她魔女、妖女。若圣莲女皇当真视孟轻呓为敌,她或能逃过一劫,可孟家却有灭顶之灾。

    她心想:“母后杀人无算,比我更盛,也有人叫母后为暴君。但她在位七百年,民心所向,地位无可动摇,我若与她相抗,唯有死路一条。飞升之人,易遭天劫,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练成血咒仙法之事,决不能让母后知道。从今日起,我当收敛隐忍,暗中积蓄,多结盟友,少树敌人,直至我有与她抗衡之力。”

    她想到此处,心头发热,不以为惧,反有精神:“母后之所以会想我死,正是她心慌意乱之兆。曾几何时,她信心十足,深信她天下无敌,权势稳如泰山,故而能容得了我。现如今她却害怕我,提防我,这又是何道理?啊,是了,正因她逐渐变弱,而我却有上升之势,她才有这般应对。

    我身为上古神器化身,不老不死,而母后纵然功力精强,终有死去的一天。她不知我为何与她一般长寿,永葆青春,却感到自己正在衰老衰弱。对,对,我有了行海相助,今后只求自保,应当不难,或许再熬个十多年,母后心力衰竭,自会让位于我。届时我握有天下,又能与行海长相厮守,人生至此,更有何憾?”

    她为人胆大果断,却又甚是聪慧谨慎,前前后后思索以后对策,头绪纷纷,满怀希望,已有了七成把握。

    形骸见她长考,静静陪伴在侧,孟轻呓看他一眼,面露微笑,心中喜慰,只觉天下再无难事,道:“行海,你穿上山墓甲之后,除了母后与我,龙火国中几无人奈何得了你。但若倚仗此甲,你功力将停滞不前,今后若非万不得已,还是少穿为妙。”

    形骸点头道:“是,我本也觉得仗着此物,算不得真本事。”

    孟轻呓道:“我想留在此处陪伴你,然则若长久隐居,母后不见我,又会生疑。我需早些返回皇城。”

    形骸道:“祖仙姐姐,伴君如伴虎,你可千万.....”

    孟轻呓做了个手势,要他收声,低声道:“我自有对策,你只管好你自己,你功力虽高,又有宝物护体,可武功修为远不及当世绝顶的高手,还需在此磨练,真正成为我孟家支柱。”

    形骸甚是惶恐,道:“我何德何能,能担当起如此重任?”

    孟轻呓在他脸颊上一吻,道:“你早已是我心中支柱了,又何必过谦?”

    形骸再也忍耐不住,将孟轻呓搂在怀里,主动亲吻她,孟轻呓神色陶醉,身子仿佛将要融化,不愿使出半点力气,许久许久,两人分开,孟轻呓笑道:“你相信自己是伍斧转世了么?”

    形骸道:“无论是与不是,我都愿如伍斧大人一般为你舍命。”

    孟轻呓摇头道:“舍命大可不必,我只要你一世相伴,不再舍我而去。”

    形骸立时答道:“那又有何难?我愿在此立誓....”

    孟轻呓用嘴唇堵上他的嘴,随后笑道:“你当我是十几岁的小丫头,爱听心上人发誓么?我不曾对你发誓,却等了你四百年,只要情到深处,有无誓言,皆是一样。”

    形骸道:“好,我不发誓,但我答应你了。”

    孟轻呓抬头想了想,又道:“这星辰派一事,我暂且管束不得,你需告知拜紫玄他们,嘱咐他们立时追查。你已有如此身手,而神道教也高手如云,那星辰派纵然鬼鬼祟祟,也定难掀起波澜。只是这巨龙王犹之事,却不必对任何人提起。”

    形骸点头道:“我自有分寸,姐姐放心。”

    就在此时,日落西山,形骸蓦然喊道:“糟了,你给孟六爻的那封信上说,若过了戌时,你尚未返回,就让他疏散岛民,知会圣上。”

    孟轻呓也惊呼一声,道:“是了,我怎地忘了此事?我当时以为自己若当真失手,犹活转过来,声形岛必将毁于一旦,除了母后,再无人敌得过它,所以才写了信!”

    形骸道:“那我立即回海法神道教。”

    孟轻呓道:“我就不回去了,由此返回皇城。行海,你多多保重。”

    形骸也道:“梦儿,你也是,你的处境比我艰难得多。”

    孟轻呓听到“梦儿”二字,心头情动,忍不住喊道:“你不许去勾搭别的姑娘,不然我回来抽你的筋!”

    形骸哭笑不得,点头道:“我今后躲着别的女人,吃斋守戒,这总行了么?”

    孟轻呓轻笑一声,挥了挥手,两人恋恋不舍,依依惜别。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放浪形骸歌 爱搜书 放浪形骸歌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放浪形骸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失落之节操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失落之节操君并收藏放浪形骸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