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形骸正疑惑间,又听身后有人冷笑道:“孟沮,你当真窝囊,若要与我交手,我息某人又岂会退缩?”

    话音未落,只见息世镜昂首阔步而来,身边皆是武勇豪迈之辈,藏恩方、木乐天也在其中。孟成康见对方这等架势,脸色难看,勉强笑道:“原来是四法派诸位,诸位今年收成如何?”

    四法派中一神色刚强的老道答曰:“我四法派惩奸除恶,降妖伏魔,名传四海,自然收成不错,今年十四人中,有六人已入吾门。”

    照海法神道教门规,若众弟子通过门中仙试炼,学会道法后,其余附庸门派可拉拢新弟子入门,从此既为神道教弟子,又是门派干将,门派有事,众弟子需出手相助,门派得财,众弟子也领一份饷银,只是并未出山,此举需神道教准许。这四法派与关法堂在其中势力最大,彼此争抢激烈,所收弟子数目,称作“收成”。

    孟成康低哼一声,道:“我关法堂今年得了四人,然则你四法派行事莽撞,强横霸道,明年伤亡只怕仍是不少。”

    那老道恨恨说:“我等心中觉悟,以命正道,岂不比尔等缩头乌龟强的多了?”

    孟沮一听“缩头乌龟”四字,咬牙切齿,额暴青筋,朝那老道猛扑过去,那老道心知此人非同小可,一旦发狂,无可压制,急往后退。息世镜抢上一步,使出天狗食月,一拳打向孟沮鼻梁。孟沮突然手臂涨大,两人对了一拳,砰地一声,四下震动,真气乱窜,将众人皆迫退一步。

    那孟沮仰天怒吼,道:“息世镜,新仇旧恨,今夜一起清算!”

    息世镜见此人张狂暴怒,不由心怯,改口答道:“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形骸心道:“孟沮是我孟家中人,若闯出祸来,对他反而不利。”见孟沮长发升起,一张脸如凶神恶煞,忙道:“孟沮师兄,稍安.....”

    一句话尚未出口,孟沮已然跃起,他身子霎时涨大数倍,遍体漆黑,无目裂嘴,尖牙利爪,尾如铁鞭,竟成了个可怖至极的妖魔。

    息世镜满脸惧色,不似数日前孤身奋战的英雄好汉,转身急走,孟沮仰天喊道:“就是你害我如此!我要你尝尝这‘苍天无眼’之法到底如何!”说罢朝息世镜猛扑过去,身法快速之极。

    形骸急使雷震九原功,电光一闪,已赶上孟沮,将孟沮拦腰抱住,两人各运真气,毕竟形骸胜了一筹,将孟沮推了回去,孟沮摔了一跤,翻身再起,嘴里咿咿呀呀的大骂,可说的绝非龙国语言,形骸大声道:“他不还手,你伤了他也没什么光彩!”

    就在此时,拜紫玄落在孟沮面前,手中一根紫绳,将孟沮捆个严严实实。孟沮一被捆住,立时晕倒,转眼复原成人,道袍长裤皆一如原先。

    拜紫玄喝道:“是谁说了那禁语?”

    那四法派的老道赔笑曰:“总掌门,是我不知规矩,说了那‘缩头乌龟’四字。”

    拜紫玄叹了口气,朗声说道:“诸位听好了,今后在孟沮面前,决不许说这‘缩头乌龟’、‘乌龟王八’之类言语。”

    在场众人神色敬畏,齐声道:“总掌门所言,我等牢记在心。”

    拜紫玄又道:“辛老弟,你四法派今夜早些走吧。”

    那老道羞愧无地,领众人灰溜溜拜别。

    孟成康自知难以免责,甚是识趣,也道:“总掌门,本宗兴旺,实乃我等盟友之福。老弟我先走了。”说罢一拱手,抬起孟沮,也率众离去。

    拜紫玄拍了拍形骸肩膀,笑道:“你这气舞拳练得不错。”夸赞几句,走入人群,众人若无其事,继续饮酒吃桃,谈天说地。

    玫瑰低声问道:“这人功力怎样?”

    形骸道:“他力气极大,真气已近第六层,只是运用不当,腰腹上满是破绽。”

    玫瑰道:“三杰,三杰,果然了得,不知那三杰之首裴若又是怎样人物?”

    形骸笑道:“我与这位师姐倒是熟人,她虽看似是个柔美女子,其实手段厉害,精明果断,这三杰之首倒也当得了。”

    玫瑰道:“柔美女子,手段厉害,精明果断,说的不就是我么?”

    形骸叹道:“你胆子大,可比她胡闹多了。”

    玫瑰嗔道:“好,好,好,你说我胡闹,就是变相夸她,原来你与这女人不清不楚,早有勾搭?”

    形骸道:“休要污人清白,我这人最正经不过了。师姐她去了风圣凤颜堂游学,我与她怎能称得上‘勾搭’?”

    玫瑰苦笑道:“只是有时太过正经,太过恼人,就像个笨蛋似的。”

    形骸皱眉道:“太过正经,为人必有正气,怎会恼人?”

    玫瑰大着胆子,在他耳边说道:“你不懂,我就好好教你,对待女孩,可不能傻愣愣的,须得得寸进尺,胆大心细,你这就对我试试.....”

    形骸面红耳赤,正无措间,忽听一人冷笑道:“试试什么?”

    玫瑰、形骸同时一震,各自分开,见来者秀发垂肩,绯色长裙,服饰尊贵,气魄超然,乃是一位气势凌人的绝色少女,她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朝公主孟轻呓。

    形骸惊呼道:“祖仙姐姐?”玫瑰喊道:“公主殿下?”两人一齐向她单膝跪倒。场中其余人也都认出她来,除了六大掌门之外,林中宾客皆脸色敬畏,向她跪拜。

    孟轻呓道:“我今日前来赴宴,身为神道教门人,诸位不必多礼。”众人这才起身。

    孟轻呓向那六掌门拱一拱手,孟六爻向她恭敬而笑,弯腰鞠躬,其余人则只是拱手还礼。

    孟轻呓又面向形骸、玫瑰,目光深邃,神情困惑。她道:“你二人交情倒也不错。”

    玫瑰道:“启禀殿下,我游学来此,与形骸分作一对,受他莫大恩惠,故而与他亲近。”语气不卑不吭,无怯意。

    孟轻呓眼中寒光一闪,道:“你与他是一对,也已通过那门中仙试炼了?”

    玫瑰笑道:“是啊,那可当真凶险。”她眼中满是笑意,似是令敌人措手不及、大吃一惊的喜悦。

    孟轻呓望向形骸,缓缓道:“这是怎么回事?”

    形骸只觉大难临头,风暴临近,暗想:“糟了,糟了,怎地她俩似要吵起来一般?”于是说了自己与玫瑰吵嘴,玫瑰恋上裴舟,而自己则与孟苏瑰同路,结果阴差阳错,自己与玫瑰最终重归于好。至于玫瑰暗中捣鬼一节,自也不必说出。

    孟轻呓道:“藏家小丫头,你与行海可入了哪家门派么?”

    玫瑰暗骂道:“我叫玫瑰!可不是‘藏家小丫头’。”答道:“启禀殿下,尚未入任何门派。”

    孟轻呓道:“是了,你是来游学的,一切都由得你。时候不早了,你与行海当回房歇息,莫要贪图玩乐,更别‘得寸进尺,胆大心细’。”

    玫瑰暗恼:“这老女人,为何偷听我与行海说话?”无可奈何,遂匆匆出了林子,但忽然改变主意,绕了个圈,潜回树木茂密之处,也运功窃听孟轻呓所言,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形骸也想走,但孟轻呓道:“你留下,我有话要问你。”

    形骸问道:“是,不知祖仙姐姐要问何事?”

    孟轻呓凝视他半晌,道:“你与这藏家丫头好上了?”

    形骸吓了一跳,道:“好上?我二人清清白白,可昭日月....”

    孟轻呓道:“我知道你二人并未破身,不然焉能瞒得过拜紫玄?我是问你,可是喜欢上了这小丫头?”

    形骸愁眉不展,苦思良久,道:“姐姐,我....自己委实不知。”

    孟轻呓叱道:“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少来婆婆妈妈,牵扯不断这一套!你是不是想娶她?”

    形骸道:“我喜欢与玫瑰在一块儿,可却....只是如此,从未想过婚姻之事。”

    孟轻呓喝道:“太不像话了!”此言说的极响,旁人都听得明白,一齐朝这儿望了过来。

    形骸如芒在背,孟轻呓却混不在乎,她道:“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黄花闺女,名门闺秀,藏家中兴之望,天兵派第一大美人。你与她整日价呆在一块儿,却说没想过婚姻之事?你这念头害人害己,若传了出去,她还用做人么?藏家不恨透了你?天兵派只怕要杀到神道教来了。”

    形骸自知不对,忙道:“是,那我再不与她长久相处,以免坏她名声。”

    孟轻呓骂道:“这小丫头对你也喜欢得紧,你瞧不出来?你怎地这般窝囊?被我一说,就打退堂鼓么?似她这么好的姑娘,将来上哪儿找去?”

    玫瑰听得心花怒放,掩住嘴,以免笑出声来。

    形骸自从经历安佳之事,实则心中沮丧,暗绝爱欲,被孟轻呓这般一骂,只觉得头晕脑胀,进退两难,道:“我....实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孟轻呓道:“不知如何是好,那就不用多想,由我说了算。咱们孟家与藏家素来不和,当是弥补修好之时。这样吧,今夜我就修书一封,分别给藏东山、藏采诗送去,订了你二人婚约,如此一来,你二人就算黏在一块儿,也无人敢说半句闲话。”

    形骸目瞪口呆,脑子似被火药炸过似的,只想:“我要娶玫瑰?祖仙姐姐让我娶玫瑰?”众人在远处都听得清楚,不由得连声低呼,震惊万分。

    孟轻呓又道:“不过你二人尚在门派修行之中,不可着急,这样吧,先定下六年之约,六年之后,你二人各自出山,再行婚娶之事,此前不得圆房,你说好不好?”

    形骸只觉不妥,尚未答话,玫瑰已跳了出来,笑道:“好啊,好啊,祖仙姐姐,就照你说的办!”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放浪形骸歌 爱搜书 放浪形骸歌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放浪形骸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失落之节操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失落之节操君并收藏放浪形骸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