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故地重游。

    真他妈的是太开心了。

    弗劳德迈着沉重的步伐跟着萨伦一步步向地牢深处走去。他郁闷的耷拉着脑袋,嘴里嘀嘀咕咕。他的魔免吊坠被没收,还有据说是萨伦的宝石也都物归原主。

    白玩儿,真不能露富啊。

    “很怀念这里吧。”

    萨伦背着手头也不回的说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跟沙德一个烂德行。

    “是啊,那段在黑暗中探索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

    弗劳德哼哼着,每走一步都想起上一世背拖拽下去、还拴着铁链枷锁的场景。

    这下面是沙希尔的处刑室,专门针对沙德的间谍和真宗成员。很讽刺吧,如今却成了真宗关押审问其他巫师的地牢。而弗劳德便很荣幸的成为了第一个被送到这里的巫师,见证了改朝换代后的第一场审问,然后被砍了头。

    “说实话,我很惊讶。”

    萨伦回了一下头,又很快转了过去,“你竟然会犯如此的低级错误,就好像你故意寻死。当我听到你被捕的消息时,我震惊不已,根本不相信这个事实。甚至亲眼看到你上了断头台都还在怀疑,但你就那么死了,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也没有出现任何令人叹为观止的(阴yīn)谋。”

    弗劳德撇撇嘴,他不喜欢萨伦的唠叨。他斜眼看了看后面跟随的两名巫师还有两名契约剑士,没看到萨伦的契约剑士,那家伙也不是个好惹的人物,曾主动自杀成为萨伦的狗。可能被派去看守余威和法鲁格了。

    真是糟糕的局面。

    弗劳德想要找出自己犯下的错误,然后狠狠骂自己一顿,但他却摇摇头。

    没办法,去裘德那里是必不可免的一条路。这本来就是赌博,很遗憾,我输了。

    “然后你现在站在我的面前。”

    萨伦停下脚步,他有些困惑,又思考了片刻,最后无奈的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不可能那么傻,对吗为了将魂器骗到手”

    弗劳德摊了摊手,然后叹了口气,“你高估我了,我就像你所说不过是个市井无赖,和平到来了,沙德暂时不会打搅到我,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享受生活。就是这样,有时真相很无聊,但那毕竟是真相。”

    萨伦冷哼一声,继续转(身shēn)向下走,“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你不像你说的那么玩世不恭,对这个可悲的世界,你比我要在乎的多。承认吧,弗劳德维格里,你是个英雄,虽然没人承认。”

    “真让我感动,现在能闭嘴了吗,我还在追忆过去。”

    弗劳德晃了晃拳头表示抗议。

    “很抱歉,但这里我说了算。”

    萨伦笑了,声音冷冰冰的,“包括说话的权利。”

    “所以我才讨厌你们这些虚伪的王八蛋,等我离开这里,我发誓绝对不会想念你。”

    “你还没明白吗,弗劳德”

    萨伦这次的笑声很是开心,“你哪儿也不能去,你必须留下与我合作。”

    “什么”

    弗劳德虽然猜到了这个可能的结局,亲耳听到还是很失望。

    “如果那女人真的是第七门徒诺恩斯,那么这对世界的格局会产生重大的影响,而关于哈努卡复生的消息那更需要所有巫师必须抛下成见携手面对。”

    弗劳德放声狂笑,他弯下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发霉的烂砖墙,“哦,天哪萨伦,这是你说的最他妈好笑的笑话。”

    “没错,的确有些过于理想。”

    萨伦没有气恼,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会继续这么波澜不惊,“所以,从你开始,算是一次尝试。”

    “你他妈的这是威((逼bī)bī)利(诱yòu)”

    “这是战争,弗劳德,战争没有规则,巫师再怎么疯狂也不会希望世界彻底被抹除。一点手段,加上真相,必要的话,我会让他们屈服。”

    “去跟沙德和沙希尔说吧他们本就想毁了世界”

    “沙德并不傻,他会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哦,没错,他会打开异界大门,让六君主临世然后让他们与哈努卡再次拼个你死我活或者他会直接背叛阿加雷斯投靠更加强大的哈努卡,一旦他知道消息也许他已经知道了。我了解他,他渴望力量超越一切,他不在乎这个世界,他甚至想要自己创造一个世界。”

    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们走着瞧。”

    萨伦结束了对话。

    “没错,我们走着瞧。”

    弗劳德苦恼的摇摇头,“走着瞧。”

    地牢深处,潮湿、**的气味儿扑面而来,还夹杂着说不出来的难闻味道。

    当然还有血腥味。

    弗劳德能看到有的牢笼中是空的,但有的里面却显然有人,只不过没人出声,大致的轮廓在黑暗的角落里安静的注视着外面。希望在此断绝,这里的囚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有人挪动了下铁链,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但也就仅此而已。

    牢笼的墙壁隐约可见用血绘制成的法阵,所以,不用猜,弗劳德也知道这里关押的都是自己的同行。那些不服从萨伦的人。

    直到最深处的一间石室前,萨伦停下了脚步,石室门口的两名守卫立刻(挺tǐng)直腰板,随着萨伦的点头,他们动作麻利的开启了绘制着七重法阵的金属门。

    真不知道这两个傻冒儿守卫作何感想,在这里任职跟被关在这里有啥区别

    萨伦率先走了进去,他打了个响指,黑暗中的一圈儿火把尽数燃烧起来。

    铁链一阵晃动。

    弗劳德踏上一步,看到了石室中央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她正处在一个巨**阵的中心,整个石室的四周几乎都涂满了各式各样的法阵。

    萨伦滴水不漏。

    女人(身shēn)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有血迹,皮肤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伤痕,有的甚至很恐怖,(肉ròu)都翻在了外面。

    “你们还真是”

    “不是我们弄的,说实话,我想用刑,但我知道对她不管用。”

    萨伦背着手面无表(情qíng),“她出现在城门口时就是这个样子,半死不活,疯疯癫癫。”

    弗劳德皱起眉头。

    圣灵拥有自愈的能力,但眼前这位

    “弗劳德维格里”

    那女人惊恐的打量着屋内的两人,声音嘶哑颤抖,她((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嘴唇,“带我去见弗劳德维格里求你弗劳德维格里”

    “你看,就是这个样子。”

    萨伦指了指(身shēn)旁的弗劳德,“女人,这就是弗劳德维格里,我将他带来了。”

    女人立刻停止了呻吟,她看着弗劳德,弗劳德也看着她,弗劳德这才发现她的一只眼睛是红色的,另一只却几乎瞎了一般看不见瞳仁。

    “你的手。”

    女人指了指弗劳德右臂,弗劳德伸了出来。

    女人终于有了些神采,“克劳恩的印记,没错你的确是他的门徒,你的确是弗劳德维格里”

    女人猛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shēn),铁链随之晃动不止。

    萨伦后面的巫师立刻紧张起来,契约剑士也都拔剑出鞘。

    “我们必须出发了”

    女人急迫的说道。

    “很抱歉,你哪儿也不能去。你必须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信息。”

    萨伦依然镇静自若。

    “你看,萨伦,人家都说了,很紧迫,所以”

    “别装傻,弗劳德。”

    萨伦皱了皱眉。

    那女人却坚定的摇着头,“还不是时候,我只能带弗劳德去,求你,放我们走这很重要,就要来不及了也许也许我们还能挽回局面”

    萨伦叹了口气,拍了拍弗劳德肩膀,“你留下,(套tào)出她的话。”

    “然后我就能离开”

    弗劳德期待的眨眨眼。

    “想得美。”

    萨伦大踏步的离开,铁门被关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维格里传奇 爱搜书 维格里传奇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维格里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永远的特贰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远的特贰课并收藏维格里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