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场面上只余下王蛇所在的这一艘大船,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得到幸运的眷顾。

    即使是这艘仍在的大船,其中大多数侍从或被震晕,或被抛出大船,生还者仍是寥寥无几。

    一份出使他国的肥差,却目睹一场超乎认知的恶战,如果那些人没有死,或许只会当今日是一场心脏剧烈狂跳的冒险,可惜,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甚至早已不在,成为了脓血。

    王蛇,不知道这些,他只是神贯注盯着蛇躯上攀附的气龙,眼中焦急之色,好似是他亲自与之相搏。

    蛇头带着何止千吨的重量,裹挟突破音障的速度,两者相合,那微微起伏,比一面薄纱更柔更软的海面,仿佛化作金刚之壁,无物可以摧毁,气龙受到的反震之力,几乎将他的身躯震碎。

    气龙想过要躲,但无处可躲,只有离开蛇头,才能免受这一波俱损的攻势。

    没错,是俱损。

    与海面相撞,气龙身躯虚化几分,龙爪的力道同样减弱,那环绕半个蛇头,即将环绕整个蛇头的伤口,蔓延的速度缓慢下来。

    可蛇头,会好受吗?

    他的毒牙在这一撞之下,崩断者不计其数,一双蛇瞳中的贪婪之色十不存一,只有偌多萎靡之色,他的蛇口不能严丝合缝的合上,一道小溪般的紫黑色血流从未开的唇角流入海中。他似乎很累了,

    真正分出生死之际,气龙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尊严,他不再只用爪撕裂蛇颈下的伤口。

    气龙大张这嘴,犹如蛇吞,狠狠一口咬住那伤口,紫黑色鲜血四处狂飙,让那颗犹如艺术品的龙首显得狞恶,华美之象尽失。

    飘扬的龙须,同样沾上粘稠的紫黑色血液,不能如意摆动,腥臭血液浴面,那龙瞳中祥和3尽散,唯凶暴大盛。

    蛇头嘶吼,这一次,却带着几分绝望,他清楚的感到头颅越来越沉重,他的嘴也难以合上,因为连接蛇头与蛇躯间的筋肉,正被气龙一尺一尺的咬断,血液离体,筋肉翻卷,带走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生机。

    此时此刻,气龙要做什么?

    昭然若揭,他费尽心机,施展聚云之术,误导蛇头力攻击,自身却攀附在那蛇颈下的伤口。

    两爪撕扯,放弃尊严,不顾一切的扩大伤口,只有一个目的,让这颗蛇头,身首分离!

    蛇头微张着嘴,咕噜噜的声音响起,似乎气管已被气龙咬开,难以呼吸。

    呼吸。

    空气。

    多么重要啊,只要不登天人之境,永远都离不开赖以生存的空气,大蛇再强,也不能离开空气的滋润。

    蛇头下颚,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滑落,似乎是蛇头的喉头,因为气管被咬开,不受控制的缩回。

    气龙振奋,黯淡的龙瞳中陡然爆发亮色,他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分出生死的机会!

    气龙精神大作,一抬龙首,咬住那滑落的喉头。

    只要一用力,咬碎这喉头,蛇头即使不死,也将遭受重创!

    忽然心中警觉大盛,他几乎和这蛇头分出生死,那余下的七头,怎能袖手旁观,他们都是同一个躯体,犹如人之手足,怎么会坐视不理,任由他断其一臂?

    气龙余光一扫,但见后方七头好整以暇观望,他攀附住的这颗蛇头,那咕噜噜好似漏气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但见蛇瞳中萎靡神色依旧,却多了一分讥诮。

    王蛇面色大变,他身为旁观者,目光不似气龙狭隘,只能看到那喉头,王蛇清晰看到那东西,是从蛇头的头部侧方滑落。

    “毒囊!”王蛇惊吼。

    是啊,那里又怎会有喉头,分明是大蛇的毒腺,里面尽是精粹至极的大蛇毒液。

    龙瞳中尽是惊骇,他感觉到口中的毒囊怦然跳动,想要松嘴,已然是迟了,太迟了,毒囊已经爆裂,

    深紫色的毒液瑰丽无比,好似甜美丝滑的琼浆玉液,它们自气龙的嘴中流下,许多都从唇角滑落,落入大海,便如紫色的岩浆,发出‘嗤嗤’激响,淡淡的紫色薄雾袅袅升起,如梦如幻,却只会带来死亡。

    大船上的王蛇,稍微闻到一丝,脚下一个踉跄,跪倒在甲板上,面上顿时浮肿,鼻孔中血流如注,难以止之。

    王蛇下意识的吸气,血流没有止住,他也没有闻到任何的味道,方才海面上的腥臭,犹如只是幻觉。

    幸好腾腾毒雾的目标并不是他,那蛇颈上有一个环形切口,伤势几见白骨的蛇头一吸气,紫色毒雾回卷,再次一喷,笼罩住气龙身。

    气龙淡黄的光芒迅速消去,不仅是这毒雾外部的腐蚀,方才毒囊炸裂,气龙腹中同样残留大蛇之毒,内外交攻之下,气龙失却了力气。

    龙爪痉挛,离开了蛇头颈下。

    蛇头微现一抹快意,舒适的扭动脑袋,发出一声畅快的嘶鸣,它望着那紫黄的气龙,在半空中跌跌撞撞,好似空中有无形的墙壁,又好像气龙已经喝醉,不论何种情况,气龙的身躯一点一点,从半空中落下,不时抽搐。

    精粹至极的大蛇之毒,让气龙中毒之深,可谓回天无力,再有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王蛇挣扎着,骤然失去五感中的嗅觉,他没有惊慌,没有恐惧,他劈下一截木制栏杆,跳入海中。

    方才这木头栏杆救了他的命,现在再一次救了他,让他没有落入海中,化为脓血,王蛇依靠着那木头的浮力,驱动身体中的劲力,朝那气龙掉落的方向赶去。

    他心中惶急到了顶点,奋力驱使劲力,以致于脚下木栏迅速破开海面微波,激起几滴紫黑色的海水,沾染上鞋面,浸湿鞋面。

    毒素犹如跗骨之蛆,腐蚀王蛇的脚背,转眼间,就让他的脚背千疮百孔,如果此刻撕开鞋袜,可能会看到粗制滥造的蜂窝煤。

    但王蛇,直望前方,那是气龙坠落的地点,他目中毫无痛色,好似遭受腐蚀的只是脚下的栏杆。

    没有痛疼能击垮王蛇的意志,也没有毒素能打败王蛇的信念,他迅速接近,丝毫不在意之后气龙入海激起的浪花,足以让他死于顷刻,也不在意以他人类之躯,能否接住气龙。

    王蛇只知道,不能让气龙掉进海里,因为现在的海里,是蛇毒。

    骤然一道烈风刮过,风势很急,似乎有东西在追赶着风儿,是什么?能够追赶无形的风息?

    王蛇双目圆睁,但见一人只着木履,踏足海面,海中的大蛇毒素,对于王蛇或许致命,但对他来说,不足挂齿。

    盖因毒素过于微末,丝毫不能侵蚀他的暗劲,那人影手执风追,登天而起,一如幻境,义无反顾,凌天斩蛇。

    可惜,他没有斩到蛇,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名叫不自量力的道理。

    不过今天,他倒是可以斩龙!

    王蛇恍惚间发现,原来那烈风只是余波,风势的尽头,并非他王蛇,鬼神太龙风追上撩,但见无数青影闪烁,风追的外沿,一道十丈的无形之刃,催赶着烈风,袭向龙首。

    身首分离,无头的龙躯落下。

    鬼神太龙收刀,面上带着深刻的木然,眼中却有一抹哀痛,回身,一步步走向那七颗蛇头。

    一见那张扬的蛇头,鬼神太龙眼中哀痛顿消,木然更重,立足于蛇尾,身躯被那七头遮拦。

    无头龙躯好似一片浮毛,十分缓慢,甚至转着弯儿,好像满带着不甘,落向海面。

    他已经不再颤动,无头身躯也化作了暗沉沉的紫色,淡黄早已经不复存在,他的每一寸血肉,就连骨髓,都已经被蛇毒侵蚀。

    王蛇无力跪倒,海水冲刷着他的小腿,宛若刮骨钢刀,一寸寸洗下他小腿上的肌肉。

    “不!”王蛇茫然低语。

    当先的蛇头终于回返,它是最右侧的一颗,蛇头微微低着,好似格外的羞愧,羞愧于没有正面击败真龙。

    若不是紧要关头用了诡计,说不定已经死在小小气龙手中,余下七头目不斜视,丝毫没有抚慰当先蛇头。

    正中的蛇头一声长嘶,余下七头回应,但见淡紫色能量流转,尽数汇聚于那受伤的蛇头。

    淡紫色的能量包裹住颈下的伤口,受伤蛇头吞吐着信子,那可怖的伤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眼中的萎靡神色亦消失不见。

    都是无用,都是徒劳!

    纵然气龙真的让那蛇头身首分离又能如何?余下七头自有偌多手段,能让蛇头恢复如初。

    等受伤蛇头恢复,紫色的无头龙躯亦将落入大海,王蛇痴痴看着,只知道当龙躯入海,他必然紧随其后。

    当中蛇头电射而出,仿佛拉响号角,余下七头随之袭来,八张大嘴,或咬住龙爪,或咬住龙尾。

    无头龙躯宛如回光返照般搐动,已被大蛇毒液腐蚀身的他似乎知道,自己下一刻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王蛇终于来到龙躯下方。

    头顶八条庞大的黑影遮住所有的光线,让本就暗沉的黑夜,再无任何光芒。

    王蛇生出一种错觉,他分明是在八颗蛇头咬住龙躯的交界处之下,但仿佛已经进入了蛇头的巨口,无法逃生。

    王蛇抬头,但见头顶黑的可怕,那已受毒液染成紫色的龙躯,不得窥见,因为躯干在蛇头口中。

    脚下一软,王蛇不得不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双足浸在海中,血肉褪尽,露出森森白骨。

    无数紫黑色的细线顺着双足攀沿向上,很快,王蛇的小腿彻底失去了知觉,大腿也有些麻痹,而身似乎都异常的僵硬,不听使唤。

    刻骨的痛疼涌入心湖,王蛇恍恍惚惚,他猛地一踩脚下的木制栏杆,犹如飞蛾扑火,直朝那八颗蛇头咬中的龙躯扑去。

    王蛇爆发出最后的力量,他失去知觉的小腿,掉落块块被毒液腐蚀的烂肉,落入海中,激起微末的浪花。

    当王蛇鼓动部的明劲,身躯腾空之时,那已成白骨的双足,亦随之粉碎,等他劲力耗尽,想要寻找落脚点时,只怕不能如意,毕竟脚已经没了,何来落脚点?

    身躯的惨状丝毫没有动摇王蛇的意志,他死死盯着八颗蛇头咬中交界处,似乎要寻找一丝希冀的颜色。

    王蛇找到了,巴掌大小的一块紫黑色龙躯出现在他视线内。

    一口夹带淡淡紫黑的鲜血咯出,王蛇再提劲力。

    可大蛇已经尝到气龙的美味,现在微微停滞,或许只是为了细细品尝,不会比飞蛾强的王蛇,实在不被大蛇看在眼里。

    兴许是品尝够了,不等王蛇来到紫黑色龙躯前,八颗蛇头颤栗不止。

    那是兴奋的颤栗,只听不分先后八道撕裂之声,大蛇的八颗头颅分开。

    微微光线复又回转,王蛇的目力恢复,可龙躯在哪?王蛇心底不由冒出这样一个疑问。

    在八个蛇头的嘴里,此刻或许已经到了肚子里,气龙被分尸,被分食,消失了。

    王蛇恍然一笑,心中不顾一切的意志消散,强提的劲力顷刻间化为虚无,王蛇失去双足,失去小腿肌肉的下半身露出两条腿骨。

    意志昏沉,他残破的身躯无力朝海中落下。

    真龙即死,他又有何活的理由?

    恍恍惚惚间,上方的天空响起一阵破空之声,好似有某种比王蛇更重的物体急速落下,心中本是一片死灰,突兀复燃,王蛇双眼中爆发的光芒,犹如两盏明晃晃的灯火,他拖住那具躯体。

    王蛇不想掉进被大蛇毒液污染海里,那是一条没有生的死路,现在,他想要活!

    王蛇的劲力又回来了,可躯体远比想象中更重,王蛇十分吃力,他想要带着躯体挪移到那大船上,然而不论他如何强提劲力,沉重的躯体依旧压着他缓缓落进海中。

    此刻王蛇心中多希望自己的双足依旧完好,那样他就可以足尖连点海面上的木屑,将躯体送回大船,尽管那样他可能比现在更惨,下半身都会毁掉,但王蛇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可问题是,王蛇,已经没有脚了。

    满是希冀的心中,突然浮现一抹无望,绝望迅速驱散希冀,当王蛇的两根腿骨没入大海时,绝望攀升至顶点。

    “殿下!”王蛇一声怒吼,七窍溢血,绽放最后的光华,只为托住躯体,不使他沉入海中。

    腿骨浸没,起伏的海浪一波波袭来,王蛇胸口出现点点黑斑,下半身已经部入海,那剧烈的痛疼,足以使任何意志坚定的人痛声惨嚎。

    但王蛇眼中,只有一种意志。

    托住躯体,直到他醒来的那一刻。

    大蛇回味一番龙肉的美好,气龙是真龙之气凝结的化身,吞下它,就等于吞下大半真龙。

    十六双蛇瞳中闪烁着喜悦,只等找个机会,将真龙之气消化,他必能再上一个台阶。

    不过大蛇欢喜无错,海面上王蛇的小动作,又岂能瞒过他?

    真龙的本体,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无限寻真 爱搜书 无限寻真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无限寻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自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情者并收藏无限寻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