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鹰飞十一年七月,大夜国经历了数十年未见的连绵大雨,泯江支流文河汛期泛滥,附近的村庄城镇深受其害被淹没冲毁无数。夜玄帝忧心民生几欲亲往抚恤,奈何龙体抱恙无法成行,遂委派东宫之主莫忧携两名朝中二品大员前往赈灾,民心大定。

    这是史书《大夜志》里的相关记载,事实自然是某人心疼某人身子不便,恨不得把他绑牢在家里,因此便主动请缨要求为国为民做点事情,某人实在不好意思打击他的报效国家的积极性,便只好放手让他去了。

    月明镇,是文河上游的一座小镇,也是受灾最早最大的地方。虽然名为月明,但暴雨半月,这里的人已经许久不曾见过明亮的月光了。

    村民几乎全部遣散,目前镇上就只有莫忧一行人和一些附近村镇过来协助治水的人员。

    “殿下,夜深了,您早点歇着吧。”

    已经过了三更,莫忧仍在和几个工匠师傅蹲在地上涂涂画画,不知道合计着什么。当地的县官言大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脸严肃相,两撇小胡子也因为他的面无表情而保持服帖不动,莫忧背地里没少拿他的尊荣取笑。

    莫忧这才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果然很晚了。明天一早还有得忙,便让大家都散了,自己拿着张纸送到言大人面前,让他明天一早就帮忙准备。

    “这……敢问殿下,这是什么?”

    言大人看着皱巴巴的纸上用歪歪斜斜的毛笔字写着粘土、沙子、石头、铁条等物,不由纳闷。莫忧笑了笑也不细细解释,总不能告诉他他想自制现代社会的混凝土,搞个钢筋水泥构架的大坝吧?

    大坝的结构刚才跟几位工匠师傅商议过,大概设计出了个雏形,明日一早再与其他几位建筑上的能人好好合计,应该问题不大。现在的关键就在这个原料上,只要能浇注出原始的钢筋水泥,那大坝建成就不难了,这样一来这一方治水也就成功了一半。

    摸着晕乎乎的额头摇摇晃晃地回了房,莫忧不由放松地做了几个深呼吸。一连好几天的通宵达旦令他这个精力充沛的人也感到十分疲倦,眼皮就快要打架了,脸上也全是青青的胡茬,这样也好,更像一个快三十的成熟男人了,要让他家亲亲萧然看见才好呢,省得他老是为自己虚长他几岁而耿耿于怀。

    一想到那人故作不悦的俊脸,莫忧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三十六岁,明明是最有韵味的时候,再加上他多年养尊处优根本就保养得极好,偏偏他就爱杞人忧天,最介意的就是莫忧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

    萧然……快一个月没见了,真的好想他呢,不知道他肚子里那个小家伙有没有长大一些,有没有闹他?

    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借着廊下昏暗的灯光开了门,却立刻发现周围的气息有点不同。

    “谁?”

    警觉地一枚暗器在手,窗外却传来了言大人熟悉的声音。

    “殿下息怒,是微臣言子宁。”

    “言大人?刚才不是说没事了么,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莫忧笼上烛火,一脸疑惑地看着站在门边的人,这才注意到他身后在跟着一个身量娇小的少年,黑暗中脸面却看得不甚清晰。

    “咳咳……殿下到本县治水多日,连日辛苦,微臣却无能为殿下分忧,实在该死。这孩子是贱内一直带在身边养大的近侍,模样还算周正,从来不曾伺候过人的,今日……今日微臣想……”

    “你想把他送给本宫?”

    莫忧不由愕然,要让他家亲亲萧然知道了,会不会敲破他的头?

    “你抬起头来,告诉本宫,今年多大了?”

    看着跪在身前的单弱少年,最多也不超过十六岁,莫忧不由心生恻隐,便多问了他几句。那少年确实是个识趣的,见莫忧并不曾撵他走,知道自己还有希望,抓住了他眼中一点同情的柔光,便哭哭啼啼地感怀起身世来。

    那言子宁见两人已经说上了话,自己不会留在这里碍事,忙找了个理由就要退下,谁知道莫忧一把拉住他,笑得单纯无比。

    “言大人,本宫早年江湖出身,万事自己一个人就行,并不缺人服侍,这孩子很好,你带回去好好栽培吧。”

    “殿下的意思是……今夜不用他伺候?”

    言子宁怔怔地看着莫忧一脸无辜的样子,心里一阵尴尬,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说了叫你把人带走,还不快滚!”

    屏风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断喝,在场的三人纷纷愣住,言大人和那小倌更是受了惊吓得面面相觑。

    这声音……好似带着杀气,好吓人。

    莫非是陛下派来监视皇后的人?皇后是个男子,陛下更怕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给他戴绿帽子吧?哎!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偏要去摸摸老虎胡子!

    言子宁越想越害怕,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绿,惊惧地朝屏风内匆匆又瞥了一眼,这才征询地看向莫忧,却见他一脸壮烈地冲他点了点头。

    嗡……满脑一阵轰鸣。

    “大人快走,一切自有本宫担待!”

    见莫忧冲过来将他和那少年退出门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言子宁心中更加发抖,话不成调地说了句告退便拉着那孩子抱头鼠窜,跑到院子门口还差点摔了一跤。

    “哈哈哈!”

    莫忧再也忍不住一顿爆笑,关上门后仍趴在门上笑了一阵。忽然发现屋子里安静得过了头,忙一下窜到屏风后面,果然见那人正眯着眼半卧在榻上,一副我睡着了别过来的样子。

    “就知道是你,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许来不许来,就你不听话,也不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子,动了胎气可怎么好!”

    莫忧一把扑上去将人密密实实地抱在怀里,这才开始了连珠炮似的一长串数落。

    “好好的马车舒舒服服的坐过来怕什么,当年我怀着桓儿慕儿的时候还骑马呢。再说我若不来,你岂不是要被人吃了?”

    谁知那人并不领情,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用力地戳着他的胸口,一双凤目似笑非笑,唇角微勾。

    “谁说的,他们是大灰狼,我也不是小白兔啊!”

    莫忧被他戳得心里痒痒地,一双手更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身子,感觉到他腹部的园隆似乎又比他离开时大了许多。

    “哼,那倒是,有人是最会扮猪吃虎的。”

    风萧然显然一点也不给他面子,这些年跟他学了不少现代词汇,学以致用现下正好用来取笑他。

    “萧然,我现在越来越说不过你了……”

    眨巴着一双水雾雾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那人的脸,惹得他一阵嗤笑。

    “看吧,说是风就是雨了。你的手在干吗?别闹,我……我……呕!”

    胸口一阵翻涌,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地,风萧然便趴着床沿狂吐了起来,莫忧见他一手拖着肚子呕得翻江倒海连连咳嗽,也一下子慌了手脚,毕竟他上一次怀孕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呀……他甚至忘了孕期还会有这么痛苦的折磨。

    “怎么样怎么样?”

    一顿手忙脚乱地为他又是拍后背又是揉胸口,那人终于慢慢消停了下来,气喘呼呼地靠在莫忧的胸前。缓缓睁开莹光粉润的眼眸微笑着看着那人,却见他一张美艳依旧的芙蓉面如今全皱到了一起。

    “早知道不该由着你,让你怀孕,你看看都五个多月了还这么辛苦,萧然,你毕竟不是二十多岁了……”

    “好了,说这些做什么,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我老了,你还风华正茂得很。”

    见怀中的人冷下了脸,莫忧知道不能再说了。这个孩子他期待了很久,这次怀孕也确实比以往辛苦,自己还不在他的身边,想想还是自己对不起他的。

    “嗯……”

    听那人呼吸有些沉重,莫忧忍不住又伸手将他揽入怀中安抚,却被他一把推开。

    “别闹我,你这屋里好热,气闷得难受。”

    风萧然有了身子的人体温要比常人高些,又长途跋涉早已十分疲惫,大热天的闷在屋子里自然难受,刚才又吐又咳嗽的,也出了一身的汗。莫忧这时灵光一现,忽然想到这行馆后面就是一片竹林,茂林修竹一片荷塘,非常静谧。

    “我陪你去竹林的亭子里歇歇可好?乘乘凉吧。”

    “嗯,可我走不动了。”

    “哪敢劳动老婆大人,自然由小的代劳。”

    打开房门对守在外面的肖影耳语了几句,莫忧这才放心地回到屋里扶起那人,二话不说将他打横抱起,一路飞檐走壁朝后山掠去。

    “忧儿,我是不是重了很多?”

    “……”

    “忧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萧然,你是不是怕我真气太足用不掉非得给我泄掉点?”

    苦笑着狠狠吻了一口那人红润的嘴唇,那人心满意足地坏笑了一声,紧了紧环在他脖子上的手臂。

    一方朴素的八角凉亭,如今里面已经摆下了一张竹榻,一方长几,清茶小点整齐地摆着,风萧然被稳稳地放在榻上,不由浅笑;“肖影越来越懂人心了,这些年跟着你变滑头了不少。”

    “什么叫滑头,这叫体贴好不好!”

    自身后轻啃了一口那人夏衫下微微露出的肩膀,莫忧恨恨地反驳,手下却不怎么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游走,起先还是乖乖地在他的腰间揉捏,很快便暧昧地朝前探取,沿着他因怀孕而变得高高隆起的小腹慢慢打着圈圈滑落,轻轻地覆在了他大腿间那一处极为私密的柔嫩肌肤上。

    “唔……想做什么?”

    风萧然自孕后身子变得非常敏感,莫忧出来了这么久他也一直没有纾解过,如今被他搂在怀中细细爱抚,自然心中的情欲之火也立刻就烧了起来,只是顾及腹中胎儿,也不敢十分放肆,想拒绝他,可他那双万恶的手却正在婆娑着他身上正急待抚慰的部位,舒适的感觉令他无从抗拒,只能徒劳地扭了扭身子,却无法叫他停下。

    “放心吧,已经五个多月了,不会有事的。萧然,我好想你。”

    感觉到爱人身体在他的爱抚下渐渐兴奋起来,莫忧在他耳边说着宽慰的话,一手揽住他绵软的身子,一手开始握住他已经有些抬头的分身套弄。

    “萧然现在越来越喜欢我了呢!”

    “别啰嗦,快点!”

    “……”

    轻轻拥着他侧躺在榻上,想想晚风清凉还是怕他受风,不敢将他的衣衫全部褪下,只是撩起了身下的袍子,脱下亵裤,伸手探向他的股间刚刚摸到那柔软温润的褶皱处,却听见他一阵闷哼。

    “怎么,是肚子痛吗?我弄疼你了?”

    莫忧立刻紧张了起来,忙扳过那人的身子细细查看他的脸色。

    “哪有,我没事。你烦不烦要做就做,别磨磨蹭蹭的。”

    风萧然红着脸别过头去,怎么好意思让他知道是因为刚才他碰了他那里,他竟然兴奋地差点呻吟出来。都是这个家伙,居然将他的身子调教得这么敏感,被他知道了肯定要得意死了!

    莫忧见他羞愤的样子心里也猜到了一些,当然不敢再说什么话刺激他,动了胎气可不是好玩的,再伸手探向他的后庭时,那里竟已经湿润了一片,小小的穴口密密地收缩着,手指轻轻去拨弄了几下,竟还有粘稠温热的弥露自里面流下。

    “你!你别弄了,我……嗯……啊!”

    莫忧用手指伸入那依旧十分紧致的甬道反复揉按抚弄,力道不轻不重最最要命,只惹得风萧然全身发烫却无处纾解。一手紧紧抓住竹榻上的薄毯,一手按在那人正在他的大腹上反复揉抚的手上,却被那人紧紧反握住,他的手掌温润有力,淡淡的热流直达心扉。

    他的手渐渐下移,一把握住了他前面的玉茎,反复上下套弄,而深埋在他花穴中的手也一点不放松,反复揉捏抽插着,引得他只好完全抛开什么面子矜持,一声接一声的呻吟了起来。

    “嗯……啊!”

    “乖,这次要等我一起哦!”

    莫忧见他脸上淫靡纵情的神色知道他就快要释放可,忙一个挺腰进入了他的身体,充分的开拓和润滑使那里变得很容易进入,风萧然几乎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唯有无边无际的快感,迅速将他吞没。

    呃……啊……

    不由自主地将那人的分身咬得死紧,莫忧被他一阵阵收缩地包裹搞得差点沉不住气泄出来。稳住气息开始有规律的抽插,初时不敢太用力,渐渐地两人越来越贴合,他这才慢慢沉溺了进去。但见那人兴奋时却一直深深蹙眉,却又吓了一跳。

    “你那里难受可要告诉我,别自己挺着。”

    “没事,只是腰酸得紧。”

    啊!莫忧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怎么忘了他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却要抬高了腰将两腿架在他的肩上任他行事,哪里能不难受的,忙放轻了动作俯下身去一把将他的身子托起。

    “你做什么?”

    “乖,让你在上面。”

    并没有抽出埋在他身体里的热情,莫忧只是抱住他的身子轻轻翻身躺下,扶住他的腰看他稳稳的坐在自己的身上,自然也不敢让他费力,自己认命地律动了起来。

    这个姿势使两人更深的贴合住,风萧然紧紧抓住莫忧握在他腰部的手,两人心意相通,在一次次冲刺中快意呻吟,几乎是同时到达了云端。

    “嗯……嗯……忧儿,快,再快点!啊……啊!”

    毫无力气的朝后躺倒,却被那人一把抱住,两人面对面地相拥靠在榻上,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侵润湿透,莫忧扯过榻边的一方薄毯,细心地为那人盖在身上。

    “萧然,你还是那么棒。”

    竟然就这么幕天席地地在荒郊野外……恢复了理智的风萧然不由有些生自己的气,听那人在耳边暧昧地调侃着,忍不住涨红了脸。正想推开他起身,却忽然觉得身下某个地方滚热滚热的,正一点点胀大起来,这才想起原来刚才两人根本不曾分开。

    “你……”

    “我什么,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容易就打发了吧,来嘛来嘛,人家都忍好久了,好可怜哦!”

    听着那人半真半假的控诉,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由着他啦。

    -------------------------------------------------------------------------------

    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新时尚

    :./?=2594870

    :.

    会员(黑白,半酸)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此情脉脉(生子) 爱搜书 此情脉脉(生子)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此情脉脉(生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十里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长亭并收藏此情脉脉(生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