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教导主任汪海有些为难的摊了摊手:“老太太说帮着预约了一下, 排到了八十七号。她说小大师不是见天算卦的,得看她心情, 我们这个至少排两个月以后去。”

    王清丰急的直拍手:“咱不一样, 咱是改风水不是算卦,咱出钱多啊!”

    王胖子在旁边听了若有所思:“给多少钱啊?”

    王清丰一咬牙一跺脚:“要是处理不了, 咱还是按照今天的标准给两千元辛苦费;若是能让我们学校的风水恢复正常, 我出十……万……?”看着王胖子和汪海都一言难尽的表情,王清丰要哭了:“难道我给少了?给多少合适啊?”

    “我也不知道。”汪海使劲的回想了一下:“我听说杭州的马大佬请人看风水都几百万呢!”

    王清丰捂着胸口差点吐血:“咱不能和大佬比, 人家财产都是拿亿当单位的。再说花这么多钱请大师董事们也不会同意的。”摸了摸自己锃亮的脑门,王清丰下了狠心:“咱出十五万!”

    王胖子琢磨了下这个价格倒也行, 反正对于小大师来说压根就不费什么事!

    王校长说完拽着汪海往外面走:“我和你去问你家的老太太要小大师的联系方式去。”

    王胖子来之前特意和林清音打过招呼, 林清音也没提让他给联系方式什么的, 王胖子就当没听见,晃悠到秦道长旁边和他互留微信号。

    财务主任拿了四个装着两千块钱的信封分别给了请来的四个大师,剩下的那一个是给找不到东南西北的王金航预备的, 结果他被当场打脸哭着跑了,倒省下了两千。

    既然学校的事暂时解决不了, 一行人们浩浩荡荡的往学校门口走准备回家。刚出了长廊,站在门口晒太阳的门卫看到了,按了学校大门的电子开门按钮将大门打开了。

    “今天麻烦几位大师了。”王清丰不忘了和王胖子秦道长几个人客气客气, 钱都花了再多说两句好话又不用额外付费,说不定以后就有什么事就能用上这个关系。

    正客套着,忽然大门口传来一声声的厉喝,几个人转头一看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抓着一个女士的包飞快的从学校大门跑了进来。进了校门他还四处张望了一下, 看到一边站着好多人连忙就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一行人看着这一幕正懵逼呢,就见两个警察从校门外也冲了进来,嘴里还不忘喊着:“站住!赶紧站住!”

    王胖子立马反应过来:“前面那个是抢了人家的包吧,他怎么跑这来了,这不自投罗网吗!”

    王清丰刚想问为什么是自投罗网,就见那抢了包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追他的警察,却没防备脚下草坪边上二十公分高的护栏,登时被绊了一跤飞了出去,哐当一声撞在了树上晕了过去。

    结满了观赏木瓜的大树被撞的微微晃动了两下,熟透里的木瓜接二连三的从树上掉了下来,全都砸在了劫匪的身上。

    两个警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站在草坪外面直喘粗气。王清丰也赶紧跑过去了,有些忐忑不安的打了声招呼:“警察同志你好,我是东方国际私立高中的校长,这……”他指了指昏迷不醒的劫匪欲哭无泪:“这在我们学校撞晕了不用我们赔钱吧。”

    “不用不用!”警察摆了摆手说道:“这事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

    正说着话,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到晕倒的劫匪后怕的直掉眼泪:“我从银行提了十万块钱,刚一出银行门就被这孙子抢走了,要不是你们正好路过,我这钱肯定找不回来了。”

    “没事,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警察走到劫匪身边把包拿回来递给了失主:“你数数里面的钱看看对不对,然后麻烦你和我们到派出所做个笔录。至于这个……”警察有些发愁:“看着撞的挺重的,给他叫个救护车吧,别弄回到派出所再出点啥事。”

    两个警察打了120后想起了站在旁边的王清丰,连忙再三感谢:“幸亏你们学校这草地外边修了个这么矮的护栏,要不然我们还一时半会逮不到他。”

    王清丰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我要说我们学校风水好你们信吗?

    五分钟后,增援的警察到了,救护车也呼啸着进了学校,几个警察护送着晕倒的劫匪去医院,剩下的则和失主回派出所做笔录。

    看着又恢复了宁静的校园,王胖子笑了:“我就说你们学校风清气正吧,像这种干坏事的人进你们学校根本甭想走着出去。”

    王校长欲哭无泪:“我们学校这是成精了吗?”

    ——

    和几位大师从校门口分开,教导主任汪海开车带着王校长去了自己父母家。老两口正在看本地新闻呢,见到汪海回来都有些诧异:“你不是说这周不来了吗?”

    汪海立马说道:“我这也是为了学校的事回来的。爸、妈,这是我们校长,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问你们打听一下小大师的联系方式。”

    “这回知道急着找小大师了,之前你还和我说她是骗子呢。”汪大娘怼了汪海一句,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老花镜戴上:“王校长先坐下,我这眼神不好使,我得慢慢找。”

    正说着话,电视上的本地电视台正在播报新闻,说一个五十多岁的外地人偷了一个几个月大的男婴,还没出小区就被抓到了。孩子家里和小区里都有监控,证据确凿,孩子的妈妈李女士也报了警要求严惩犯罪嫌疑人。这时犯罪嫌疑人自称是孩子的亲外婆……

    这充满了狗血加悬疑的情节立即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心不在焉的王校长都抬起了头看电视。这时画面一转,镜头里出现了孩子母亲抱着男婴哭诉事情经过的采访镜头……

    汪母一拍大腿,兴奋的直嚷嚷:“老头子,这个是不是就是找小大师算命的那个女的,叫李玉双!果然让小大师算着了,要不然这孩子一准就丢。”

    王清丰一听小大师算的立马来了精神,他特别想知道这小大师到底灵不灵验啊,别千辛万苦的请回去再和今天上午似的白忙活一趟。

    汪海也是这个想法,毕竟这人是自己推荐的,他也担心请个不靠谱的回来自己会丢脸。

    汪母现在是小大师的忠实粉丝,每次小大师算命她都跑去看热闹,说这些事来那叫一个头头是道:“这个李玉双一出生就被亲妈给丢了,养母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养大,现在结婚生孩子了那亲妈突然回来想认亲。李玉双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找小大师想算算她亲妈来找她是什么目的。

    当时小大师用龟壳起的卦,算出亲妈有一个儿子离婚丧子,这辈子估计就一个人儿过了,又说李玉双的儿子有雏鸟离巢之难,推算是这亲妈是为了偷李玉双的儿子来的。

    李女士当时千恩万谢的走了,她不在我们群里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后续,我还准备打听打听呢,没想到上新闻了。”

    汪母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清晰的监控路线,哈哈直笑:“这李玉双指定早就做好准备了,就等着瓮中捉鳖呢!这个缺德的老娘们,就该把她抓起来。”

    新闻上说,警方已经拿到了犯罪嫌疑人和他儿子的聊天记录,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汪海打开微信搜了几个本地新闻媒体的公众号,果然有这个新闻的详细报道,据说这犯罪嫌疑人怕儿子老了以后没有孩子养老,便想偷一个孩子回来。偷谁的都是偷,那还不如偷一个带血缘关系的,骨子里透着亲。于是她按照当年抛弃孩子的记忆来到了齐城,根据老住址和当年调查的信息很快找到了李玉双的养母家,便有了后来发生的事。

    王校长也凑过去看了两个公众号,里头的消息和老两口说的一般无二,顿时心里踏实了不少,看来这个小大师是真有本事的。

    汪母不用看公众号,她知道的八卦比公众号还详细呢,毕竟对着媒体李玉双就不会说是找人算命提前算到了这件事。

    汪母特别有荣与焉的昂起了头,特别神气的撇了汪海一眼:“你不是说我和你爸遇到的是骗子吗?这回信了吧!”

    “信信信!我信!”汪海头都大了:“我要是不信能给我们校长推荐小大师嘛!妈,你翻了半天找到了没啊?”

    “找到了!”汪母打开了一个微信群递给了汪海:“这是小大师的微信群,不过小大师不在里面,都是小大师的助理王大师帮忙管理。你们可以通过王大师的微信来预约,加钱的话可以插队!”

    汪海啧啧了两声:“连大师都有助理了,一看就不一般。”

    ——

    王胖子离开学校后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林清音家里,姜维正在和林清音补课呢,一看王胖子都笑了:“今天王校长请的大师都怎么样?”

    王胖子一口气喝了半瓶矿泉水抹了抹嘴笑道:“就一个秦道长看着还靠谱点,别的还不如我呢!”

    在说着话,汪海申请加微信好友的消息发了过来,王胖子看着手机找林清音要主意:“小大师,你们校长说了,要花十五万请你!”

    “十五万啊!”林清音支起胳膊用手背托住了下巴:“我有点心动了怎么办?”

    姜维哈哈大笑起来:“要是换我,我也心动啊,小大师你这阵法也太厉害了。”

    “不过是天理循环一报还一报罢了。”林清音用手点了点桌子,心里倒有了个主意:“其实这一段时间之前行过恶的都已经遭到报应了,即便是我的阵法撤掉,他们身上的气运也不会变好,顶多不会像现在这样频频进医院而已。王校长其实并不是不明辨是非的人,他只是不希望学校发生大规模的群伤事件而已。”

    王胖子坐在林清音的对面有些担心:“那你要不要去见他们啊?你们校长会不会猜到是你设的阵法。”

    林清音轻轻笑了一下,毕竟她有被欺凌到跳河自杀的过往,学校本来就透着心虚呢,再说这阵法只是惩恶扬善而已,还真不是什么恶毒的阵法,学校就是猜出了前因后果也没拿她没办法。

    谁让她是校园欺凌的受害人呢。

    林清音放下笔又从桌子上拿起了龟壳:“约他下午一点见面。”

    ——

    接到了小大师的助理王大师的电话,王校长和汪海简直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汪母见小大师接下了这桩生意也挺高兴,站起来要去给两人做饭:“中午你们就在家吃,等吃了饭咱一起去学校。”

    汪海懵住了:“你也要去学校?您去干什么呀?这和您没关系!”

    “我都好些日子没见到小大师了,想她了行不行?”汪母白了他一眼,又兴致冲冲的说道:“一直看的都是小大师算卦,还没见过她做风水法事呢,我得去看看热闹。”

    汪海觉得头都大了,刚要再劝就听王清丰说:“没事,大娘愿意去就一起去学校看看,正好我们都没见过小大师,认错了就不好了,到时候大娘帮我们引荐引荐。”

    汪母拍了拍胸膛:“你放心,包在大妈身上。”

    吃过了午饭,汪海开车载着王校长和自己爹妈去了学校,林清音那边王胖子是一定得跟着的,除此之外闲的没事的姜维也跟着来了。

    上午王清丰叫来一堆人陪着大师转学校,下午他不好意思再把人都叫回来,好不容易歇了个周末,占用人家一天时间有些不太好意思。可光他和汪海两个人,又觉得对大师不够重视。

    王清丰想了想把于承泽和李彦宇叫上了,毕竟高二一班算的上是最近发生意外最多的班级,也好好让大师看看高二一班到底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地方。

    王胖子将车停在了学校门口,打开驾驶室的门利下了车,王清丰满面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有些迟疑的看着他:“王大师,您怎么又来了。”

    还没等王胖子说话,汪母就伸手拍了王清丰的胳膊一下:“这位就是小大师的助理王大师。”

    “哎呀你看这可真是巧了!”王清丰闻言连忙上前握住了王胖子的手:“要是早知道我们就不费这么那么多事了,直接和您预约就行了。”

    王胖子挺着肚子乐呵呵的说道:“没有经过小大师的允许我不能贸然给她接这么大的活,您上午就是问我也没用。”

    王清丰的眼睛瞄了瞄王胖子的座驾,有些期待的搓了搓手掌:“那小大师现在答应来了吧。”

    王胖子往车上一指:“她来了。”

    话音刚落,姜维推开副驾驶的门走了下来,王清丰眼睛一亮连忙迎了上去:“这就是小大师吧!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汪海也附和着点了点头:“好像从哪儿见过!”

    “这个我认识啊!”堪称百事通的汪母凑了过来:“这个小伙子叫姜维,是前几年咱们这的高考状元。”

    王清丰拍了下脑袋,这才想了起来。身为一个学渣聚集的学校,东方国际高中考上一本的都不多,王校长只能看别的学校的状元眼馋。为了激励自己学校的学生,他每年都搜集高考状元和各类学霸的资料,所以对姜维还真是有印象。

    “哎呀,不愧是高考状元,涉猎的知识领域就是广泛,居然连风水都懂。”

    汪母又拍了王校长一下:“你认错人了,这不是小大师。”

    姜维笑着点了点头:“小大师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今天我只是过来当跟班的。”说着姜维走到车的后门位置,准备替林清音开门。

    看着自家校长激动的发亮的眼神,李彦宇忍不住捂住了眼睛:校长,一会儿见了那位小大师您可别哭!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算命大师是学霸/术数高人是学霸+番外 爱搜书 算命大师是学霸/术数高人是学霸+番外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算命大师是学霸/术数高人是学霸+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信用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信用卡并收藏算命大师是学霸/术数高人是学霸+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