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两千一百九十一章被封印的妖魔邪祟

    “秘法禁咒——”

    “我瞧着,更像是某种禁忌阵法。”

    很快,细牙将斯河和杜莎·蓝沫儿叫了出来,两人绕着木箱装了几圈,询问道:“尧,能将木箱从马车上拿下来吗?”未免暴露身份,斯河没称呼螣尧为族长,而选择跟随叶暖叫他尧。

    螣尧侧身看向铁木吉,坦言道:“少团长,这木箱能挪动吗?”

    铁木吉仰望着星空,确认时辰尚早,於是点头应承,道:“可以,这木箱除了打不开,以及午夜时分会发出诡异声响,倒也没别的忌讳。此时天色还早,搬下来,倒也无妨。”

    话落,螣尧没让铁甲佣兵团的人动手。

    一旁,雅格细牙快速上前,将最近的木箱从马车上搬了下来。按照斯河和杜莎·蓝沫儿的要求,将木箱摆放在光线最好的地方,以供研究之用。

    “尧,这木箱上的血色丝线,瞧着像不像寂静城时看到的?”叶暖低声道。

    她考虑到场合不对,没有道出更细致的东西。这玩意越看越像森之结界中见过的那个血阵,他们果然没猜错,这木箱中装的东西十之八九,不会是好东西。再则,想到在混乱领出现的蛮凰。这难道又跟荒国蛮族和深渊地魔蟒族扯上关系了?

    “认真看,确实有几分相似。难道怀疑荒国蛮族下的套?”螣尧才思敏捷,叶暖刚提及寂静城,他很快想到了荒国蛮族,蛮凰出现在混乱领,这东西出自混乱领。再加上蛮凰身边出现的那些人,铁甲佣兵团这趟任务,还真有可能出自她之手。

    只是,这事狮族知情吗?

    “这味道……阿暖,将蝎灵叫出来,我觉得她可能认得出这些血色丝线。”杜莎·蓝沫儿突然道。

    同时,杜莎·蓝沫儿抬头看向这木箱的眼神趋近阴冷。

    见状,众人冥冥中认定她可能认出这木箱之中的东西。不过,见她神色不对,所有人暂时压住好奇没有追问,选择静静等待。

    “我对毒以外的东西,认知浅薄,叫我出来做什么?”蝎灵一头雾水,让河鄂牵着走了过来。里面,铁离伸长脖子想过来,可惜得忙着准备晚餐,只得歇下好奇的念头,跟泅牛兄弟忙碌。

    杜莎·蓝沫儿指着木箱上的血色丝线,天色越暗,木箱上的血色丝线越明亮。这般明显的变化,铁木吉却说之前从未见过,让人愈发提心吊胆。不说螣尧小心提防,铁剂佣兵团的人纷纷拿起武器,警惕着所有马车上的木箱。

    十二辆马车,其中八辆装着八口大木箱,余下装着铁甲佣兵团众人所需的物资。

    此时此刻,众人却视这八辆马车为大敌。

    “蝎灵,闻闻这些血色丝线——”杜莎·蓝沫儿提醒道。

    蝎灵四顾茫然,却没拒绝,走上前。在河鄂的保护下靠近马车,俯身,凑近木箱附近,轻轻嗅着,忽然,蝎灵轻呼一声,道:“噫?这气味好像有些熟悉,是什么呢?腥,却带着一丝甘甜,还有股淡淡地药香气味。似乎都是些昂贵的药材碾磨而成,我好像听谁说起过……”

    “蓝沫儿,是不是认出这木箱上的血色丝线?”叶暖问道。

    当即,众人纷纷转身望向杜莎·蓝沫儿。之前,铁木吉更多视线停留在肖董和螣尧身上,这会儿才有心思打量杜莎·蓝沫儿等人。这一看,他嘴角狠狠地抽搐了起来。

    杜莎·蓝沫儿,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绝对不能招惹的美杜莎族?

    不敢再想,铁木吉飞快收回打量的目光,眼鼻口心。抬手,轻轻擦拭额角冒出的点点热汗,同时将眼神隐晦瞥向站在一旁的肖董,这一看,他还真发现了一些问题。肖董,似乎处处以螣尧为尊?於是,铁木吉再次变了脸。

    “我没认出血色丝线是什么,但…我认出这血色丝线可能是用什么制作的。”杜莎·蓝沫儿绕口说了句,脸有片刻变得扭曲,脸颊布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还不清楚血色丝线覆盖木箱的目的,她没敢贸然伸手触碰,却隔着空气抚摸着这些血色丝线,惊叹道:“樨龙草,们听说过吗?”

    “樨龙草,原来是樨龙草。我就说很熟悉,像是听人提及过,一时半会却怎样都想不起来这名字。原来,这气味就是樨龙草的独特药香。”蝎灵抚掌,一脸的激动振奋。要不是河鄂眼疾手快,蝎灵差点就朝木箱扑了过去。传闻中的圣药樨龙草,世间难觅。

    这,倒也难怪杜莎·蓝沫儿会流露出那种古怪表情。

    “樨龙草是——”叶暖狐疑道。

    旁边,铁木吉、肖董等一大群人,俱都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之态。

    很明显,他们都不清楚这樨龙草是什么。听蝎灵的意思,这樨龙草多半是某种价值昂贵的药材。但,杜莎·蓝沫儿夸赞的言行,又告诉他们事情没那么简单。

    忽而,叶暖想起些什么。

    朝螣尧看了眼,嗫嚅着嘴唇,轻轻道出两个字,说:“圣药?!”

    “没错,就是樨龙草,传说中的圣药。这东西举世罕见,我到没想到有人竟奢侈用樨龙草布置未知的禁忌阵法。当心点,这木箱之物多半不简单。”杜莎·蓝沫儿谨慎提醒众人,木箱中的重物,十之八九不简单,很可能是禁忌之物。

    樨龙草,价值连城,甚至是有价无市。

    如果没问题,谁舍得用樨龙草做这种无聊的事?

    “蓝沫儿没说错,我推测木箱之上这些用樨龙草调制出来的血色丝线,有可能是镇邪!”蝎灵沉声道。冥蝎族,对毒极为敏感,同样对各种药材也十分了解。确认那股奇特的药香与樨龙草有关,她自然而然分解出其他的药味来源,得出可能的结果。

    一听,这血色丝线可能的作用是镇邪。

    当即,众人再次往后退了两步。待听清后退的脚步声,众人相视一眼,纷纷流露出微妙的表情。

    “镇,镇邪!”

    “?的,难道这木箱之中还能是妖魔志怪?!”

    顿时,铁甲佣兵团的成员议论纷纷,嘴里更是没半句好话。作为正常人,突然得知二十多天跟可怕的妖魔志怪呆在一起,且同吃同睡。这惊吓谁hold住?这不……各种浑话脏话,连绵不绝。

    这厢,叶暖猛然听清有人吐槽难道木箱之中还能是妖魔志怪,当即打了个寒颤。

    她快速转身,看向螣尧,喉间吐出沙哑的嗓音,低声道:“尧,妖魔志怪。不觉得熟悉吗?”

    一天前,他们刚从熊战嘴里得知混乱城发生的事。

    隔天,不其然遇上铁甲佣兵团,且他们押解着混乱城委托的货物。

    这一细想,叶暖只觉头皮发麻。真要是应了她的推测,幕后黑手玩的这一手,真的格外秀!

    “妖魔志怪,可能吗?”螣尧轻抬手,在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下,猛地将手摁在木箱之上。而后,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声,直接将所有人镇住。

    刹那间,吞咽口水的声响尤为响亮。

    “族…尧,您没事吧?”

    叶暖众人被螣尧这一手,吓得直哆嗦。

    螣尧感受着一股阴暗的力量,顺着他的手掌开始侵袭。直接激活血脉之力镇压,天赋能力悄然释放,雷电顺着筋脉快速与那股阴暗力量厮杀。

    瞬时,一声声噗呲噗呲的细微声响,打破夜间的静谧。

    “这,这怎么回事?我瞧着,怎么像是冒烟了?”铁木吉小声道。他挨得近,自然看得清螣尧手掌跟木箱接触的地方,噗嗤噗嗤发出古怪的声响,同时伴随噗呲声响而来的,还有那古怪的烟雾。

    “嘘!”叶暖竖起食指,示意众人安静,别出声。

    看得出,螣尧已然激活天赋能力,雷电能克制妖魔邪祟。铁木吉说的冒烟,应该是螣尧对抗时产生的。当然,具体情况还得等螣尧确认。

    几个呼吸,螣尧收回贴在木箱上的手。

    “少团长,这次任务由谁发起的?”螣尧手掌上,此刻残留着少许血痕。很快,随着螣蛇族强悍的自愈能力而愈合消失。确认木箱之中盛放的确实是妖魔邪祟,螣尧当即询问起铁木吉,他接的这次任务发起人是谁?

    “我想想……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韩凰,前北域国青云雀族出身。这次任务佣金极高,只需将这八口木箱送入博卡城,一个叫黑云的客栈。”铁木吉快速道出这次任务的发起人,并将任务详细说了一遍。

    听罢,螣尧这方知晓韩凰身份的众人,露出果不其然的表情。

    曼德拉雅山脉之行,许多人都知晓韩凰是蛮凰的身份。但,这并不表示大陆所有人都知情。铁甲佣兵团兴许在佣兵团薄有声名,却无法上升到整个大陆高层。想必,这也是蛮凰没有忌讳,选择用韩凰之名在佣兵工会下委托的原因。

    寻常佣兵,根本就接触不到大陆真正的核心势力。

    “混乱城妖魔作乱一死,还真跟荒国有关。说,这消息要是传回混乱城,狮族还会选择继续跟蛮凰合作下去吗?狮族能让辛巴潜伏混乱城这么多年,所图必定不小。如今,妖魔肆虐,整个混乱领人心惶惶,再加上秦家、聂家的搅局……”叶暖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坏笑。

    螣尧道:“熊战的人,不一定进得去混乱城。”

    说完,螣尧将目光看向肖董。

    “我这就联络团长,将妖魔一事告诉他,让他联系狮族。”肖董快速领悟螣尧叶暖的想法,朝旁边阴暗的角落一钻,直接动用熊族秘法联络熊战。这秘法出自大夏国王室,若非肖董这次任务事关重大,他根本不够资格学习。

    铁木吉懵逼着一张脸,刚才的对话他听懂了三成,知道木箱之中的重物可能是妖魔邪祟。除此外,他一个字都没听懂。毕竟叶暖刚才提到混乱城,又说到荒国、狮族什么的。这些光听名字,铁木吉都感觉浑身僵冷。

    铁甲佣兵团,在博卡城称得上是一流势力。

    甚至,它在大夏国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可是,搁在整个大陆,就是个菜逼。

    这会儿,铁木吉恨不得变成聋子。果然,他就不该贪图高昂的佣金,如果不贪图高昂的佣金,铁甲佣兵团就不会接这次的任务。越想,铁木吉越觉得苦逼。一个牛高马大的糙汉子,委屈的就像是个小媳妇,那模样怎一个凄惨了得?!

    “这,那……”铁木吉支吾着,迟迟说不出已经完整的话。

    叶暖微微一笑,安慰道:“少团长别着急,这木箱突然现化出血色丝线,我猜测可能跟们逐渐靠近博卡城有关。这里面的东西每日每夜消耗着木箱上的阵法,距离破箱而出的时间越来越接近,如果应付不来,最好尽早联络博卡城,以免横生变故。”

    同时,她又道出混乱城妖魔作乱一事,就差没直接告诉铁木吉,这八口木箱如果真的送进博卡城内的话。等待博卡城的结局,很可能就是第二个混乱城。

    从肖董的介绍中了解,博卡城实力整体赶不上混乱城。

    一旦妖魔邪祟破箱而出,博卡城势必会变成人间炼狱,整座城池化为血腥地狱。

    “呼呼——”铁木吉不傻,自然听得懂叶暖话中的提醒,他侧过身看向身后,吩咐道:“铁头,明日清晨直接启程出发赶往博卡城,找团长,将此事一五一十秉明团长。”他已经无法放弃这次任务,同时也无力解决这八口木箱。於是,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铁兴雷身上。

    纵然铁兴雷无法解决此事,还能上报博卡城,找寻其他人帮忙。

    当然,这也得亏有肖董在场,他见识到螣尧等人的神秘。否则,他真有心舍弃这八口木箱,转身逃亡。妖魔邪祟,大陆兽族人人都听过它们的凶名。没有神智,极端嗜杀残暴,最高级别的天灾。能与妖魔邪祟媲美的,怕是只有嗜血藤和獠兽这等传说中的存在。

    “蝎灵说镇邪,我倒觉得这些诡异的血色丝线除了镇邪以外,可能还兼具孵化作用。这些血色丝线的能量,逐渐被木箱之中的妖魔邪祟吞噬吸收,等待时机一到,它们就会立即破箱而出。”杜莎·蓝沫儿提醒道。

    杜莎·蓝沫儿身份在美杜莎族不简单,从小受到的都是精英教育。

    无论是眼界还是见识,都比在场所有人都要高。

    自然而然,她能察觉到更多的问题。很显然,木箱之上缭绕缠裹的血色丝线,除了蝎灵道出的镇邪,绝对还有孵化作用。随着血色丝线的力量不断被吞噬,木箱中的妖魔邪祟力量越来越强悍,於是樨龙草带来的镇邪效果越来越弱。等待这部分镇邪的力量彻底被吞噬,也就是木箱中妖魔邪祟破箱而出的时间。

    “大,大人,我们该怎么做?”铁木吉结巴着,直接称呼杜莎·蓝沫儿为大人。

    连樨龙草这样罕见的圣药都能认出,足见,杜莎·蓝沫儿身份绝对不简单。铁木吉从小跟在铁兴雷身边长大,自然懂得辨别好坏善恶,这抱大腿的姿态妥妥的。

    “等吧,等它们孵化出来。”杜莎·蓝沫儿简单道。

    他们无法摧毁木箱上的阵法,只能等,等待箱中的妖魔邪祟自然孵化。

    一听,铁甲佣兵团众人纷纷打起寒颤。要不是铁木吉没下令,他们全部都想逃,光听着每夜的哀嚎,他们都觉得毛骨悚然。这些妖魔邪祟要真的孵化出来,他们哪有活命的机会?

    “蓝沫儿,难道没别的办法?”叶暖道。

    杜莎·蓝沫儿轻摇头,直接道:“这阵法无法摧毁,我们只能等。”说时,她目光掠过螣尧,如果能有办法摧毁掉木箱上的阵法,这事情自然好解决。没能孵化出来的妖魔邪祟,对付起来十分简单。可,一旦孵化出来的成年妖魔邪祟,那就不是普通人能应付得了的可怕存在。

    顿时,周遭空气一阵凝固。

    众人默默将视线看向蝎灵,希望能够从她嘴里听到不一样的话。

    可惜,蝎灵同样摇头,直言,说:“蓝沫儿没说错,我们不了解这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自然无法摧毁木箱。贸然试验,很可能导致出现别的状况,所以最稳当的办法是等待。等待木箱中的妖魔邪祟孵化出来,当然,们可以尽可能多的叫帮手过来,毕竟我们谁都不知道这八口木箱之中,究竟盛放着多少妖魔邪祟。”

    妖魔邪祟体型有大有小,能力各异。

    蝎灵提醒铁木吉找帮手,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友好开解。

    木箱中妖魔邪祟一旦破箱而出,如果螣尧这边选择静观其变,不插手干预的话,铁木吉这些人估计一个照面就会损失三分之一。余下的人能不能活下来,全靠命。

    铁木吉实力,跟肖董是一个层次。

    根据兽族对勇者的等级划分,兽族通过成年试炼的人拥有勇士之名,但只有真正激活兽族血脉的勇士,才能被称作勇者。以他们对铁木吉的观察,他应该是最普通的铁级勇者,堪堪跨入铁级勇者的门槛。兽族崇尚力量,但是对实力等级划分极其粗暴。

    根据血脉之力的高低,被区分为铁级勇者、银级勇者以及金级勇者。其中,大陆将实力最强的金级勇者叫做至强者。金级勇者往上的等级,根本就没有提及。这可能跟瓦尔纳大陆,现在没有这种级别的存在有关系。既然没有,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区分,一律称之为至强者。

    蝎灵之所以不看好铁木吉,原因很简单。

    哪怕是最弱小的妖魔邪祟,通常都拥有铁级勇者的实力,再则妖魔邪祟还附带一些诡异的能力,自然会变得更加难缠。得亏妖魔邪祟很难诞生,否则这大陆可能真的没兽族什么事了。

    八口木箱,意味着最少都有八只妖魔邪祟。

    铁木吉这二十多号人,打个照面都得死掉三分之一,这可真不是玩笑。

    “多谢提醒!”铁木吉道谢,脸色愈发阴郁冰冷。

    此时此刻,他要是再不知道被人算计,就真的是白痴了。思及,螣尧叶暖的对话,这次任务的发起人韩凰来历不凡,铁木吉脸色愈发铁青。

    “肖团长,可否告知韩凰的真实身份?”沉默半响,铁木吉还是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这会儿,众人回到庙里。灶台时不时发出巴兹声响,铁木吉获知木箱中重物的真实身份,便将负责守夜的人全都叫进破庙。索性那玩意就午夜时分哀嚎,除了难听以外,还能威慑附近的毒蛇猛兽。以前,安排人守夜是担心有人偷取货物。

    如今,铁木吉巴不得有不怕死的人将东西带走。

    这一来,守夜自然也就没了必要。

    与其浪费时间守夜,还不如养精蓄锐迎接即将到来的恐怖。

    “族,尧…能说吗?”肖董抬头望向螣尧,征询。蛮凰之事,肖董多少听螣尧他们聊过,自然知道了她化名为韩凰的事。再则,北域国亡国多少有青云雀族推动的手笔。巴蓓华佣兵团比铁甲佣兵团实力强,又有熊战庇护,消息来源自然更广阔。

    “可以。妖魔一事,可能会荒国的杀手锏,大陆时局诡谲,说不说影响也不大。”螣尧随意道。

    荒国动静频频,该知道的人想来已经收到了风声,不该知道的,早晚也会知道。现在倒出妖魔一事,最多是提前公布消息罢了!

    “荒,荒国?”铁木吉大惊,骇然道。

    肖董见铁木吉受惊,解释说:“韩凰,本名蛮凰,荒国那位最神秘的十三公主。”他之所以说最神秘的十三公主,只因荒国很奇怪,同时册封了两位十三公主。其中,还有位年纪最小最受宠的公主,也被封为十三公主。

    “……”顿时,铁木吉安静如鹌鹑。

    靠,这样的身份。根本就不是铁甲佣兵团能够接触得到的大人物,别说复仇,能被利用,对铁甲佣兵团来说都是荣幸。只是,这份荣幸铁木吉并不想要。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爱搜书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柳湘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湘湘并收藏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