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满宝有些怀疑的看着丁大夫,“丁大夫,您……也要治吗?”

    丁大夫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收了起来,正色道:“周小大夫,可不敢开这样的玩笑,我是因为手上也有这样的病人,所以想要问一问而已。”

    说完这句话他又笑了起来,凑上去道:“周小大夫,你那病人的医案……”

    满宝立即捂住他的医案,一脸的义正言辞,“不行,病人的隐私怎么能泄露呢?除了郑大掌柜,谁也不准看。”

    丁大夫:……平时也没见你少拿人家的病例来请教呀,这会儿矜持什么?

    他不就是想确定一下脉案吗?

    就算不给他看,他也能猜出大半好不好?

    丁大夫正在心里权衡着是不是要再缠一缠时,帘子被撩开,施大郎探进脑袋来,看见丁大夫在诊室里,微微有些尴尬,“周小大夫,你,你现在有空吗?”

    丁大夫看见他便立即直了腰,轻咳一声后摸了摸胡子,对满宝道:“那周小大夫先忙。”

    满宝连连点头,然后对施大郎招手,问道:“这次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施大郎却从外面把他媳妇给拉了进来,脸上带着些期盼,却又有些尴尬道:“周小大夫,这次你也给我媳妇看看行吗?”

    满宝看向柳娘,再看俩人的表情,隐隐猜出了什么来,立即招手道:“来我看看。”

    施大郎立即把柳娘扶到桌子前坐下。

    柳娘也有些不自在,但还是伸出手来,和满宝小声解释道:“我觉得是吃坏了肚子,所以今天有些犯恶心,但我婆婆看了,认准我是有孕了,所以……”

    满宝便搭在她的脉上,摸了半天,她又问了些问题。

    半响她摸了摸脑门,对一旁满怀期待的施大郎道:“你伸手来我看看吧。”

    施大郎失望不已,问道:“真是吃坏了肚子啊。”

    满宝道:“日子短呢,我暂且看不出来,所以我先看看你的脉。”

    这是不是怀孕不都看女人的脉吗?

    摸他的脉有什么意思?

    不过施大郎还是伸出手去给她摸脉。

    满宝摸了摸他的脉,又问了一些问题,她思考了一下,又去摸柳娘的脉,半响后对施大郎道:“你的情况好很多了,但柳娘的脉象不像是吃坏了肚子,喜脉我也没把出来,有可能是日子太短了。”

    “那她到底是怀没怀上?”

    满宝想了想,起身去找陶大夫。

    陶大夫过来给柳娘摸了摸脉,半响后摸着胡子慢悠悠的道:“不急,不急,一旬后再来看看,这段时间小心防护,莫提重走快,也不要同房,回去吧。”

    这下不仅施大郎和柳娘心急了,就是满宝都有些心急,但看了一眼淡定的陶大夫,两个病人不敢催。

    满宝想了想,给施大郎换了一张药方,道:“不管怀没怀上,你都要继续吃药,这药也是最后一次吃了,去吧。”

    等俩人一走,满宝就亮晶晶的坐在陶大夫对面盯着他看。

    陶大夫就知道她肯定忍不住,笑着摸了摸他的胡子笑道:“周小大夫,这做大夫啊得比病人更有耐心才是,将来……”

    “您直接告诉我,她是喜脉的可能性有多大就行。”

    陶大夫就摇了摇头后慢悠悠的道:“冥顽不灵啊,冥顽不灵……”就是不告诉满宝。

    满宝缠了他半天,他才松口道:“日子还短,但从情况看来,的确像是滑脉……你可别喜,万一她是郁结于心,也是有这样的脉象的,现在时间还短,不能确定。”

    满宝笑眯了眼,连连点头道:“你若能有三分的把握,那在我这儿便能推算出六分来,因为施大郎的情况的确好很多了。”

    陶大夫高高的挑眉,笑道:“我刚才看施大郎的脸色似乎有些赤红,他的脉是不是有些浮躁?”

    “有吗?”满宝道:“我看他的脸色很正常呀,脉也是实的……”

    她将册子拉过来翻开看施大郎的脉案。

    陶大夫就微微探头去看,见满宝似乎不是很在意,便大大方方的上前两步和她看起来,顺便再深入探讨一下这病例。

    等两个大夫探讨完,俩人的药童已经在外面晃了好几次了,听见声音似乎停了,小芍这才探进脑袋来道:“陶大夫,周小大夫,你们的饭菜都快凉了。”

    满宝这才惊觉,“呀,都过了午时了。”

    陶大夫刚把施大郎的脉案都装进脑子里,心满意足,起身不在意的道:“是啊,时间不早了,周小大夫一起吃饭去?”

    满宝连忙收了药箱道:“不吃了,送给小芍吃吧,我得赶回家去了,家里还有病人呢。”

    小芍闻言,立即去柜台那里将绑好的药包拿过来给满宝,“周小大夫,这是您今儿一早拿来的药方。”

    满宝接过,对小芍道:“你今天下午便准备一些药膏,明天我们要去宿国公府。”

    小芍笑着应下。

    刘贵早拉着马车候在药铺外了,见满宝迟迟不出来,以为她是遇着了难的病症,便坐在车辕上打瞌睡。

    满宝出济世堂扫了一圈,找到他们的马车便走过去拍了拍他,刘贵这才惊醒过来,连忙放下马凳让满宝上车,“满小姐,陈先生和姜先生他们到家里来了,现在家里热闹着呢。”

    满宝:“他们是来看先生的?”

    刘贵笑道:“是来看庄先生的,但也是来看向公子的,不过向公子身体不好,早早就回屋歇着了。”

    满宝心中有点点不太好的预感。

    向铭学哪怕是身体不好,也不舍得外面灿烂的阳光呀,尤其是大冬日的阳光,晒着暖洋洋的,他自从七月行刺失败就一直被关在地牢里不见天日,对阳光可是很渴望的。

    他之所以放弃大好的阳光回屋里躺着,是因为姜先生他们和他打探的故事他一个都接不上。

    他不知道白善几个是怎么编排他的,所以他不敢多嘴,生怕说漏了给他们捅出篓子来,就只能装病回屋歇着去了。

    向六爷和向昌不知道,还跟着担心,满宝回去的时候他们正坐在向铭学的床前叹息呢。

    妙书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农家小福女 爱搜书 农家小福女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