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都是同住在京城的一个小胡同里的人,程管家怎么可能不认识徐老这位跟自家老爷子一个级别的巨擘?

    惊讶是因为他没有想到会在云城这个地方看到徐老。

    莫非云城比较人杰地灵?

    程管家暗暗思索。

    徐校对程管家点点头,顺便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打扰了。”

    “没想到徐老会来,”程管家把徐老的外套挂到一边,然后挺恭敬的回答,“我先上去叫少爷下来。”

    然后上楼把程隽叫下来,才去泡茶。

    等程管家倒了两杯茶出来,才发现程木也回来了,手里还恭恭敬敬的拿着一盆花。

    程隽看了那花一眼,顺便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也没喝,就放手里捂着。

    “把她同桌发的微信拿给我看看。”程隽开口。

    程木就翻开微信,点开备注为林同学的头像,然后翻出那条消息给程隽看。

    消息很长,林思然应该是在哪转发的。

    程隽半低着头,就慢悠悠的看着,一路往下翻,翻到最后,才伸手把手机还给程木,“好像挺复杂的。”

    程木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忍不住点头,可不是吗,一盆花,这么费心费力。

    然而他还没想完……

    程隽似乎是笑了笑,然后抬头看他,漫不经心的:“这盆花放秦小姐屋里,以后都由照料了,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林同学讨论。”

    程木:“……”

    顿了顿,又眯眼加了一句:“先找个园丁学两天。”

    程木:“?!”

    他抬了抬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程隽,您还真的为了这盆花这么费心费力?

    还要他去学园丁?

    他去特种训练营学了三年最后的定位原来是园丁?

    程隽跟程木两人说着话,徐校长就坐在另一边喝茶,不紧不慢的,就是有些心不在焉。

    程管家在一边看着挺急。

    少爷跟程木怎么能晾着客人不管,在聊一盆花的事情?

    尤其程木还真捧着一盆花来找自己了,他木着一张脸,“程管家,知道哪里有什么比较好的园丁吗?”

    “啊,”程管家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翻了两页,“有个园丁,是管咱们别墅的花园的园丁,京城那边的人,记一下他的号码。”

    两人都没有打扰坐在沙发上的程隽跟徐老二人,站在门口低声交流。

    等程木把这个挺牛逼的园丁号码记下来了,程管家才继续看向程隽的方向。

    发现他们家少爷又拿起了电脑,十分随意的放在了腿上,似乎在处理什么文件,又似乎在跟什么人聊天……

    总之,就没有要跟徐老聊天的意思。

    程管家担忧的开口,“少爷这也太冷淡了吧?”

    他正说着,就见程隽忽然偏了偏头,跟徐校长说了两句,声音很轻,程管家没有听清。

    只看到徐校长忽然放下了茶杯,神色似乎有些波动的,直接朝楼上走去。

    程隽却依旧靠在沙发上,伸手不急不缓的戳着键盘。

    程管家看了徐校长的背影一眼,问了程木一句,“徐老这是干什么?”

    “啊,”这会儿程木回答的特别快,特别的风轻云淡,他看了程管家一眼,“徐老不干什么,他就是去找秦小姐了。”

    程管家果然一愣,“徐老找秦小姐干嘛?”

    难不成这两人还认识?

    以徐老的地位……不太应该啊……

    程管家微微眯眼,仔细思索了一下,想起了上次钱队那一行人找秦苒的事。

    程木面色一僵,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然后又很快反应过来,低头装作在给那园丁打电话,留给程管家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徐校长的人影在楼梯口消失,程管家忍下心中的疑惑,然后走到程隽身边,问他秦苒请假的事情。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记事本。

    上面是他刚刚才跟人联系到的几位有名的高考辅导老师。

    **

    楼上,书房。

    秦苒穿了件家居服,挺懒散的靠在椅子上。

    书房窗帘是拉开的,她就看外面的雪,一动不动的,眉眼垂着,清又浅。

    几乎看不出来她以前的锋锐,只能看到一股子的沉寂,似乎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爆发。

    她身边还摆着另外一张椅子,椅子还垫着毛毯。

    “有没有想好。”徐校长坐在她身边空着的椅子上,没看她,也看外面白茫茫的雪,声音苍凉。

    “没。”秦苒压着嗓子开口。

    “因为潘明宣那件事?”徐校长抿了抿唇,他也垂下了眼眸。

    秦苒握着毯子的手一顿。

    徐校长目光也有些悠远。

    他去宁海镇,一开始是为了潘明宣,他一个数学各项成绩都远甩同期其他人的天才,却想要考稽查官。

    那种职业危险,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生死之徒,徐校长心疼人才,想要亲自去劝说他。

    却没想到,去了宁海镇之后,才发现潘明宣那个暑假死了。

    他跟着封楼诚很长时间,查这件事的真相,甚至动用了京城的关系。

    潘明宣连个葬礼都没有,他的墓地就是陈淑兰现在的墓地,旁边是他没有立碑名的父母。

    徐校长一看就知道什么人才不敢立碑名。

    他只剩下个妹妹。

    然后就是全程帮那妹妹处理剩下的事情、潘明宣也曾经跟自己提过的十分厉害的邻家小妹妹秦苒。

    “也不是。”秦苒摇头,不再回想,“徐校长,咱们说说其他事情。”

    又沉默了很久。

    徐校长看了秦苒一眼,然后伸手扶了下眼镜,突然开口:“当初跟我说不想去京城,婉拒了我的邀请,可答应了魏大师怎么说?”

    提到这一句,他不由偏头,看了秦苒一眼,语气还挺幽怨的。

    秦苒:“……”

    “我听程木说了,外婆认识方院长?”徐校长也不急着秦苒的回答,继续慢悠悠的开口。

    秦苒眉头动了动。

    “方院长掌管京城第一研究院的一位院长,第三方势力,手下人才无数,京城有些名望的人都不会选择跟他作对,”徐校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不巧,那家研究院是我们徐家手下掌管的。”

    徐校长依旧笑眯眯的,语气和蔼可亲。

    秦苒抬了抬眼皮,她心里慢慢思索着这件事。

    京城的势力划分她不清楚,没有仔细调查过,尤其那些老牌家族错综复杂的势力,除非让常宁调卷宗给她,不然她就算黑了整个京城的资料库,也理不出来多少有用的东西。

    “等我明年去京城,再给一个答复。”秦苒眯了眯眼,心中有松动,但没有立马答应。

    徐家的事情她没有查过,却也知道肯定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答应了徐校长,就意味着可能要参与徐家的一番权利争夺。

    以往徐校长问秦苒的时候,对方是三联否决。

    就算是说考虑,眉眼里藏着的也是漫不经心的桀骜。

    这是第一次,徐校长看到秦苒松动了,她确实是在认真考虑自己的问题,徐老喜出望外。

    “什么时候离开云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也不着急了,也学着秦苒慢悠悠的靠着。

    秦苒垂着眉眼看外面的雪,“过些时间。”

    “行,那我就不送。”徐校长点点头,“等回云城。”

    “好。”

    该说的说完,徐校长就背着手,眉眼有些张扬的往楼下走。

    程管家也跟程隽说完了话,见徐校长下来的时候,心情好像变得挺好,“徐老,不留下来吃饭吗?”

    作为一个下人,程管家没有去打探客人跟主人的事情,就算真对秦苒有疑惑,也只敢在心底疑惑,不敢去问出来。

    “不了,”徐校长从架子上拿了自己的外套,一边给自己穿上,一边回着,“我回去还有事情要处理。”

    程木也联系完那专业级别的园丁,见徐校长要走,就把手机装回去,然后拿了车钥匙去送徐校长。

    **

    大厅里人走的差不多了,程隽才微微眯了眼吗,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刚想关上电脑,就看到右下角一个头像在跳着。

    看到头像,他随手点开。

    是老头的消息——

    【小迟已经到医学组织了,那个……爱徒啊,听小迟说,……也要来医学组织??】

    电脑那头,穿着白大褂的老笑小心翼翼的、几乎屏住呼吸的看着对话框。

    程隽侧着头,眯眼看着这句话。

    本来不打算回的。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轻声笑了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不紧不慢的打了一个字回回过去——

    【嗯。】

    “砰——”

    电脑那头的老头,似乎是被什么打击到了,犹如五雷轰顶的,坐回了椅子上。

    “博士,您没事吧?”今年医学组织的新学员担忧的看向老头。

    老头愣了两秒,才缓缓的摇头。

    新学员还想问什么。

    老头就面无表情的看向他,“别问我什么事,我怕哭。”

    **

    几日后。

    下午三点,云城机场。

    知道秦苒要走的人不多。

    来送机的只有魏子杭跟潘明月。

    “苒姐,”潘明月鼻梁上架着眼镜,一双眼睛藏在镜片后,脸色雪白,“明年见。”

    秦苒拉下了卫衣的帽子,伸手抱了抱潘明月,“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松开手,拍拍她的肩膀,看向陆照影,“在学校帮我多看着点她。”

    程隽走了,陆照影却依旧要坚守校医室的职业。

    他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我一定会当作自己的亲生妹妹来对待,行不行?”

    陆照影看了潘明月一眼,他对潘明月一向时爱屋及乌,秦小苒有个好朋友不容易,他当然会帮着好好维持两人的朋友关系。

    程隽手上拿着个围巾,就站在秦苒身后不远处,一双清隽的眉眼微微眯着。

    见秦苒还拉着潘明月嘀嘀咕咕,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该走了。”

    十二个小时后。

    M洲。

    程水召集了一群手下,微微眯眼,“老大一个小时后到,在这之前,我选一个人出来跟着老大他们。”

    M洲的手下都是程水一己之力建成的。

    程隽这个人比较懒散,除非有挺大的活动,不然他很少出山。

    听着程水的话。

    近二十个人眼前亮了亮,都往前走了一步,自荐意思很明显,他们都是负责各个堂会的钻石来往生意,当然手底下也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都是游走在国际刑警马修眼前的人。

    能跟在老大身后,平日里指点两句,都让他们受益匪浅,自然一个个争着来。

    程水满意的点点头,他伸手选了左边第一个人,“杜堂主,就了。”

    这是他培养出来的,武力值的手下,在程隽面前肯定拿的出手。

    杜堂主喜形于色,他跟上去,“程先生,我需要跟着老大做些什么?”

    “不用,”程水拿出手机看时间,“好好跟着秦小姐后面,陪她玩儿就行。”

    杜堂主一愣,“秦小姐?”

    “嗯,老大带她来玩的。”程水点点头,示意他跟上。

    杜堂主脚步一顿,然后抱拳,“程先生,我想起来下个月执法堂有个挑战,我需要好好练习,没有时间陪秦小姐玩。”

    ------题外话------

    **

    程水:木,承认吧,最弱。

    程木:我有挂……

    程水:?!

    啊,明宣我心中的白月光……

    晚安……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