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陆照影,们俩什么情况?”

    江东叶是来找程爸爸顺便找这两人安慰自己,哪里想到,程隽没搭理他就算了,毕竟隽爷平日里也鲜少搭理自己。

    可程木怎么回事?昨天上午他们俩还统一战线。

    今天就变了。

    程木也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江东叶挠着头纠结的样子,竟然有些同情。

    “其实……”程木咳了一声,他想要提醒江东叶。

    顾西迟这件事找其他人可能都没什么用了,不管是找钱队还是想要打听顾西迟的消息,得赶紧抱上秦苒的大腿才是重中之重。

    “其实没什么,我就是觉得秦陵看起来有点眼熟,”陆照影打断了江东叶的话,然后摸摸耳钉,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还十分严肃的问江东叶,“难道不觉得吗?”

    “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江东叶点点头。

    不过纠结这些没意义,江东叶现在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

    他来校医室就是来找程隽的,眼下程隽不在,他也没有多留。

    “我得再去刑侦大队,在他们队里不走了,”江东叶起身,拍拍自己的衣袖,叹息一声,“看来,在云城我小叔的面子也不好用啊。”

    他出了校医室的门。

    程木才跟陆照影两人对视了一眼。

    实际上昨天晚上之前他们两人也在怀疑,按理说江回的面子钱队怎么也要稍微给一下吧?

    不说江家,作为检察厅江厅长,江回在云城也算是一二手的人物。

    可江东叶看起来依旧很惨,钱队完全也没有要给他面子的意思。

    可昨天晚上之后,两人才幡然醒悟,不是因为江回的面子不好用,顾西迟特么是秦苒那边的!

    只要秦苒一句话,别说一个江厅长,十个江厅长也没用!

    “陆少,”程木同情的收回了目光,“刚刚怎么不让我说顾西迟的事?”

    “说什么,”陆照影淡淡的翻了本病历,头也没抬,轻哼一声,“让他去秦小苒的拜师宴,他不去能怪谁?他当时要去了,别说钱队,秦小苒说不定连顾西迟的消息都有可能透漏一点。”

    程木:“……”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来江东叶好像更惨了……

    真的,好惨一男的。

    **

    火锅店。

    “来,叔叔陪再喝一杯!”秦汉秋喝的满面通红,脚底下摆了一堆啤酒瓶,他跟程隽一见如故,两人喝到现在。

    这年轻小伙子懂礼貌,叔叔前叔叔后的,说话又好听。

    他豪情万丈的,又开了瓶啤酒。

    “砰”地一声,往桌子上一放。

    周大建跟秦陵坐在一边,跟秦苒说话。

    主要是周大建,问她学习还有生活上的事儿,有时候还会提及秦陵跟秦汉秋。

    “爸爸,有的照片,在工地上被人碰一下还差点跟人打起来,”周大建从辣锅里捞了几块肉,吃了一口,才出声:“不过真人比照片好看,我差点没认出来。”

    秦苒看了一边喝酒喝的挺热闹的两人一眼,往旁边靠了靠,额前的头发微微滑下,有些懒散的点点头。

    秦汉秋昨晚刚喝了酒,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清醒,非要拉着一见如故的程隽再喝酒。

    秦苒吃的差不多了,就坐在一边看着两人喝酒。

    秦汉秋状态是有些不对劲的,秦苒觉得程隽也看出来了。

    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拿着手机翻了翻信息,顾西迟还在研究那份报告,消息迟迟没发出来。

    不过按照他昨晚兴奋到那个地步的样子,秦苒觉得他这次是有结果了。

    刚想划掉微信,打开游戏,钱队的消息就来了。

    秦苒也正好想找那个技术人员问黑客联盟的事,就让他下班来校医室找她。

    她就戴上耳机,重新划出游戏开始戴上耳机,侧身坐着玩。

    冬天火锅店里开了空调,她早就脱了外套,就穿着黑色的卫衣,或许是嫌秦汉秋的声音太吵,她直接把帽子也扣上了,只看到冷白的下巴。

    试图自己骗自己。

    最后还是周大建忍不住了,“老秦,可以了!”

    他跟秦陵把秦汉秋架着回去了。

    秦汉秋还嚷嚷着结账。

    结果三个人去前台的时候,收银员十分和颜悦色的跟他们开口:“账单已经记在程先生名下了。”

    秦汉秋似懂非懂的点头。

    包厢。

    秦苒已经收起了手机游戏,程隽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她站起来,拿手机敲敲桌子,“走了。”

    似乎听到声音,程隽抬了抬头,看了秦苒一眼,没动。

    他面色白皙,眉眼清冽,坐着不动的模样,像是烟波起伏而成的画卷,除了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

    秦苒顿了顿,她又折回来,坐在他对面,“喝多了?”

    程隽看她一眼,十分平静的回答,“我没有。”

    “那我们回去?”秦苒停顿片刻,压低声音。

    一股酒气夹杂着不知名的清冽气息袭来。

    有种人喝酒不上脸,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可他就是喝多了。

    程隽依旧看着她,一分钟后才慢半拍的点点头,然后手撑着桌子站起来。

    秦苒看他连摆在桌子上的车钥匙都没拿,又转了一次回来拿了车钥匙。

    程隽今天是开车过来的,车子就停在楼下,依旧是那辆大众车。

    秦苒想了想,先开了后车门,让他坐上后座。

    她手搭在车门上,把自己的外套扔进去,一手漫不经心的插着兜,然后抬抬下巴看程隽,“上车。”

    程隽没动。

    程隽看着副驾驶,依旧没动。

    “要坐这里?”秦苒指了指副驾驶。

    程隽终于点头。

    行,大爷。

    秦苒“砰”地了一声关了后车门。

    然后绕过去,附身打开副驾驶的门,微微偏头看程隽,一张脸恣意毕显,“程公子,满意了?”

    尾音轻佻,犹如勾子。

    程公子终于坐上了心仪的副驾驶。

    秦苒没驾驶证,但她估摸着程隽这车牌号云城没啥人敢拦。

    拧钥匙的时候,秦苒朝旁边看了一眼。

    然后放下钥匙,微微侧身过来,“大爷,抬抬您尊贵的胳膊,您的安全带……”

    她抬了抬头,额前的一缕发丝再度滑下,想要跟他说句话,程隽头也低了低。

    低到什么程度?

    秦苒脖子上都能感觉到他带着酒气的呼吸,她脑子有几秒钟的空白,气息喷洒在脸上,她略一抬头,就看程隽张几乎有些近在咫尺的脸。

    周围空气都有些稀薄。

    程隽伸手,指尖贴过来,将她滑到眉骨的黑发拨开,“秦苒?”

    指尖是滚烫的。

    一双眼睛依旧黑沉,此时更是亮的可怕,微微低头,声音又低又哑,近乎喃喃的。

    秦苒反应过来,立马扣好安全带,然后坐直,拧了钥匙,偏头,“,坐好。”

    二十分钟后,到达校医室。

    秦苒看了眼已经靠在副驾驶座上,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的程隽,长长的睫毛垂下,一张脸依旧白皙如玉。

    依旧是衣服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看不出来半点醉酒的样子。

    秦苒手搭着方向盘,看着他那样儿,有些暴躁。

    她下了车。

    直接抬腿,踢开校医室的门。

    程木跟陆照影都在。

    陆照影抬了抬头,笑,“谁惹到了,跟我说。”

    又往后看了看,“隽爷呢?”

    秦苒侧身看他一眼,然后伸手把卫衣的帽子扣上,“车上,喝多了睡觉,我回去上课。”

    她说完,就拉着帽子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冷酷无情。

    校医室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好半晌后,程木才幽幽的开口,“我是不是好像记得……咱们隽爷不是……”

    特别、又贼几把吊的,千杯不醉?

    陆照影沉默了一下,“……”

    道貌岸然!

    斯文败类!

    衣冠禽兽!

    **

    医院,宁薇病房。

    “怎么都不跟我说?”宁晴看着宁薇的腿,眼睛红了红,“妈她知道吗?”

    “不知道,别说,”宁薇摇了摇头,“姐,我没事,就做了个小手术,没多少钱。”

    宁晴心里难受着,又找护工问了几句。

    本来还担心宁薇钱不够,问了护工听她说住院费跟手术费都交齐了,还有多余的才放心。

    心里也一沉,难怪之前一直没看到宁薇去看陈淑兰。

    陪了宁薇一个小时,宁晴准备回林家拿些补养品过来,给钱宁薇肯定不要,不如拿些吃的东西。

    她一出门,宁薇就从枕头底下拿出来一张泛黄的纸。

    纸有些皱褶。

    她看着这张纸,好半晌,给沐楠打了个电话。

    门外,沐盈送了宁晴出去之后,又进来,“妈,真的不用我照顾吗?”

    宁薇不动声色的把纸塞到枕头下,“不用。”

    **

    这边。

    林麒公司。

    “李双宁找打听秦汉秋他们的事情?”林麒听惊讶的看向秘书。

    坐在一边,正在跟林麒商量京城事情的林老爷子也看过来。

    秘书恭敬的回答,“是,听说是误会了一小孩,要给他道歉。”

    “嗯。”林麒让秘书下去。

    而后又看向林老爷子,低声开口,“爸,我怎么觉得不对劲?”

    那李双宁的经纪人李秋一看就是个强势的人,这件事他恨不得揭过,又怎么会上赶着道歉?

    林老爷子喝了一口茶,皱皱眉,“去问问语儿,把秦汉秋的电话号码给他吧。”

    秦汉秋的信息他倒是清楚,不是在工地搬砖,就在木厂工作,没什么深究的。

    李双宁这边,她一早就从魔都赶回云城。

    可惜李秋怎么找人都找不到秦苒。

    云鼎酒店……

    那王经理也不是说她想找就能找的。

    最后她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去从秦汉秋身上动手。

    今天是言昔开拍的日子,网友要是发现李双宁被刷下来了,李秋简直不敢想象网上到时候的反应!

    她直接拨打了秦汉秋的电话。

    **

    下午,下课。

    秦苒睡了一下午,愣是没人敢找这个大佬。

    高洋下午上课蓦然感觉到轻松。

    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秦苒才从桌子上爬起来,把身上的校服扯下。

    “苒苒,一起去食堂吗?”林思然手支着下巴问她。

    乔声拿着篮球站在后门扬眉看这边。

    秦苒吸了吸鼻子,微微低着眉,慢吞吞的反应着,“啊,不去。”

    晚上钱队还要来校医室找她。

    外套今天忘在程隽车上了,秦苒懒得回寝室,就拿着校服披在外面,朝校医室的方向走。

    校医室有空调。

    推门进去,就听到江东叶的声音。

    江东叶拖着张椅子坐在程隽的沙发边,听到声音,他抬了抬头,跟秦苒打个招呼,笑了下:“来了啊。”

    秦苒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侧了侧身关门。

    江东叶顿了顿,又继续跟程木吐槽,“我就坐在大门口,我以为我这次一定能蹲到钱队,可知道吗,看门的人竟然跟我说,他们有后门?”

    他当场就想去世。

    程木面无表情的听着。

    就是这时候,校医室门外,有人敲门。

    ------题外话------

    **

    今天的隽爷值得投票吗!

    江东叶(回想当初,满脸沧桑):我真傻,真的。

    晚安~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