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云光财团低调。

    集团旗下涉猎众多,但均不冠上云光财团的名字。

    云鼎酒店就是其中一个。

    圈子里懂的人都知道云光财团的规定,不管是谁,只要进了云光财团旗下的任何会所,所有人都是安全状态,所有信息都是保密。

    这是云光财团成为幕后五大巨头的原因之一。

    所以要云鼎酒店的监控太难了,只有等警方立案。

    这些事都是不成文的规定。

    所以,在听到秦苒说查监控的时候,短发女人才会出言讽刺。

    张嫂已经打通了林麒的电话,她简明扼要的跟林麒说了这里的情况。

    这边那个戴墨镜的女人显然不是好惹的,叫宁晴来肯定是没什么用。

    挂断了电话,张嫂才有些不耐的看向秦汉秋等人,“别以为这里跟其它地方一样,监控是们想看就能看的?警察也快来了,大家就先等等吧。”

    说着她去跟那短发女人交涉。

    秦汉秋低了低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监控不能看,但张嫂还有那短发女人的目光跟口气都让人很不舒服。

    “苒苒,这件事别管了,小陵肯定没有拿。”秦汉秋低了低头,小声开口,“他不是那样的孩子。”

    “嗯。”秦苒拿着手机,发着短信,随口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我先上楼找个朋友。”秦苒把手机塞进兜里,准备上楼去找顾西迟。

    秦汉秋巴不得她早点走,连忙点头。

    秦苒转了身朝楼上走。

    秦陵小心的抬头看她,秦苒偏了偏头,他又立马转回头。

    “在楼下等着,”秦苒走了两步,又折回来,伸手指了指秦陵,“底下人多,我带他上去吧。”

    那短发女人看的是秦汉秋,见秦苒带着秦陵走,也没阻止。

    左右都在酒店,就一个大门,溜不掉的。

    **

    顾西迟的房间。

    他在门外挂了个“休息中勿扰”的牌子,秦苒直接无视了。

    “砰砰砰”三声,又急又燥的声音。

    顾西迟从一堆纸中爬起来开门,毫不意外的看到秦苒,又看到她身边的小矮子,挑眉:“这谁?”

    “我爸的儿子。”秦苒直接进去,蹲在一堆文件中,伸手翻了两张,依旧是一堆医学类问题。

    顾西迟点点头,没多问,秦苒不是没分寸的人,既然是她带来的人,都值得信任。

    “研究出什么来没?”秦苒让秦陵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顾西迟的电脑看。

    顾西迟住的是套房,有个客厅,装潢精致,旁边有落地窗,整体风格很欧式。

    顾西迟从抽屉里翻了翻,在角落里翻出了一块拇指大的石头随手递给秦陵,“小弟弟,给玩。”

    秦陵接过来,然后放在落地窗透过的光线下把玩,低着眉眼,一声不坑,挺孤僻。

    “一点点,”顾西迟开了瓶水,靠在电脑桌边,跟秦苒说着话,“有几个点不知道,应该知道外婆是被辐射的吧?关键是被什么辐射的,我找不到。”

    顾西迟手指点着电脑上的一排数字,“我想了想,并准备跟道歉,这件事跟家隔壁那修电脑的真没关系。”

    误会他了。

    秦苒靠在椅背上,懒得理会他。

    她翻了下手机,程隽刚刚给她发了张报告单。

    “这个看看。”她把报告单给顾西迟看。

    顾西迟一只手正在关电子文件,一手接过来秦苒手中拿着的手机。

    本来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看到上面显示的文件时,他整个人忽然清醒。

    “铀、镅……”顾西迟手中握着手机一紧,“找个谁给的?”

    “程隽。”

    顾西迟点点头,他往前走了两步,翻了翻地上乱成一堆的机器,“是他的话应该就没问题,我差不多知道了。”

    他把上次陈淑兰的报告拿出来再次分析了一遍。

    最后抬头,看向秦苒:“这边没有实验室,我行动不方便,需要回一趟魔都。”

    顾西迟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性子。

    秦苒站起来,“什么时候走?”

    “现在,七点有班飞机,”顾西迟看了下手机,想了想,又皱眉:“那狗逼现在还在找我,手里也有我的照片……”

    “他手里已经没有照片了,”秦苒淡淡开口,“放心离开。”

    正说着,秦苒兜里的手机又响了,是秦汉秋的电话。

    他让秦陵下去。

    秦苒以为是警方到了,就把秦陵送给了秦汉秋,“们稍微等会,我还有点事,办完下来。”

    她帮顾西迟隐藏信息。

    刚转身去顾西迟的房间,钱队的电话就打来了。

    “正好,过来一趟,帮我送个人出省。”秦苒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关上大门,看顾西迟收拾行李。

    想从她手里抓到人?

    基本没可能的。

    **

    楼下,大厅。

    警方立案还需要一段时间。

    林麒跟宁晴两个人倒是先到。

    “先把其他人安排好进房间,休息室也行,”林麒按了一下太阳穴,偏头吩咐着宁晴,“全都在楼下站着算什么样子?”

    他没有看秦汉秋那群亲戚。

    而是站在原地跟短发女人交涉。

    林家要宴请宾客这件事圈子里的人七七八八都知道了,要是真让警察来了,那林家的脸面今天算是丢尽了。

    “我是李秋,是李双宁小姐的经纪人。”短发女人看到林麒,终于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李双宁小姐手中的项链是赞助商赞助的梦幻之心,因为涉及金额过大,我们不得不扣留住这些人。”

    梦幻之心,l家新款的钻石项链。

    由李双宁代言。

    林麒面色沉了沉,“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李小姐一个交代。”

    “希望尽快,”短发女人淡淡开口,“这条项链,双宁是要戴着明天去拍言昔最新的,们找不出来,我就只能报警。”

    林麒面色更沉。

    言昔大名近几年太广,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幼儿园的小孩都知道。

    出道从来不参加任何综艺,不炒任何热度,只安心做自己的音乐,却依旧火到让人无法形容。

    李双宁跟她的经纪人就在大厅等着。

    林麒折回去找宁晴的那群亲戚。

    云鼎酒店低调奢华,这群亲戚基本上没到过这种地方,一个个局促到不行。

    “到底是在干什么?”宁晴黑着脸走到秦汉秋这边,若不是宾客是秦语自己拟的名单,宁晴根本就不想见到这个前夫。

    秦汉秋急的一张黝黑的脸上都泛红,“我说了,不会是小陵!”

    “不是他是谁?”表舅娘一如既往的刻薄,不屑的开口:“这秦陵就跟那大女儿一样,天天见的逃课。就是个小土匪,小小年纪在学校就敢跟别人打架,听我们家钟钟说这次他是被老师勒令回家反省的不是?”

    宁晴一张脸绷着。

    秦陵却抬了头,看了表舅娘一眼,“有本事,这句话当着她的面说?”

    表舅娘被他一噎,顿时脸红脖子粗。

    当着秦苒的面说这个?她哪里敢当那个疯子的面说这个?

    “秦汉秋,看看儿子,就这态度,”表舅娘立马转向秦汉秋,“再说这件事不是他做的?”

    **

    宁家那群亲戚吵吵嚷嚷的,举止没有分寸。

    林麒从来没有跟这种人打过交道,他有些头疼的按着脑袋,然后转身去了休息室外面等秦语跟林老爷子。

    事关秦汉秋的儿子,他不太好出面。

    今天这场酒席是按照秦语的意愿安排的。

    秦语京城的事宜已经稳下来。

    她今天要回一中办理手续。

    所以林家今天安排了宁家的亲戚来云城。

    林老爷子现在对秦语极其看重,亲自去机场接了秦语。

    林麒没等多久,秦语就过来了,林老爷子在外面的车上,并没有进来。

    两人在半路上就听到了这件事。

    无论真相怎样,这件事对秦语的喜宴影响都非常大。

    “小姐,我早就跟您说了,这些七拐八绕的亲戚不要请,乌烟瘴气的,看现在闹的。”张嫂站在门外,也懒得看宁家的这群亲戚。

    搞不好就成了笑话。

    秦语抿了抿唇,她被落了脸,这场喜宴还没开始就闹到这种地步。

    怎么看都在跟她作对。

    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戴然的学员,这种情况,那几个学员指不定怎么笑话她!

    秦语胸口起伏着,怒气澎湃。

    这群亲戚,果然没一个省心的!

    “妈,秦陵怎么说?”秦语直接转向走出来的宁晴。

    宁晴摇摇头,“他说不是他拿的。”

    张嫂看了秦语一眼,然后忽然开口,“我刚刚还看到秦小姐了。”

    “她?她现在不是在上课?”秦语眯了眯眼。

    林麒也一愣,他记得他好像没有跟秦苒说这件事。

    而且,以秦苒的性格,他就算说了她也绝不会来。

    张嫂摇了摇头,顿了一下,然后开口,声音略显嘲讽:“这个时间段见到她也不奇怪。”

    在林家,张嫂也不是没有听过秦苒逃学打架成绩不好的事。

    秦语点点头,不再说秦苒,她现在没有必要跟秦苒计较。

    宁晴面色凝了凝,在听到秦苒逃课出来的时候,她的心情很复杂。

    就是这时候。

    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

    “们看,这是不是那位明星丢丢钻石!”表舅娘拿着一块拇指大的钻石出来,给宁晴还有秦语看,“我从秦陵那小土匪手中抠出来的,他差点咬到我的手!”

    她没什么见识,但这块石头确实好看。

    秦语跟宁晴在豪门待了这么多年,钻石还是能认出来的。

    一眼就认出来。

    秦语脸色沉着,直接推开门进去找秦陵。

    宁晴跟林麒也跟了进去。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偷别人的东西,是觉得我的日子太好过了吗?”秦语拿着钻石,都想往秦陵那双酷似秦苒的眼睛里砸。

    秦陵什么也没说,他红着一双眼睛,如同野兽一般要去拿秦语手中的东西。

    秦汉秋没想到秦陵手中真有那块钻石,他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秦陵,“小陵!这哪里来的?”

    秦语懒得说什么,把手中的钻石底给张嫂,“去送给李双宁,待会儿我亲自去道歉。”

    “这是大哥哥送给我的!”秦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开秦汉秋,将张嫂一推,直接抢回了她手上的钻石,红着一双眼睛。

    表舅娘嗤笑一声,“什么大哥哥?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个大哥哥?”

    “大哥哥是姐姐的朋友!”秦陵把钻石装进了口袋,紧紧的捏起来,十分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像是头猎豹。

    秦语一愣,然后忽然抿唇,“说的姐姐,是秦苒?”

    秦陵冷冷的看着她,没回答。

    秦语点点头。

    然后转身,看向宁晴,十分的嘲讽,“妈,听到了,特地逃课来唆使小孩做这种事,破坏我的喜宴,她可不是一般的恨我。”

    宁晴张了张嘴。

    秦语却不再看她,而是直接看向身侧的张嫂,似嘲似讽的开口:“报警吧。”

    宁晴脸色一变:“语儿!”

    林麒也开口,“找到就行,咱们私了,苒苒她不会这样做的……”

    秦语没想到这几个人都站在秦苒那边,她冷笑一声,“她不会?那李双宁的这颗钻石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会是她秦苒自己或者她那狐朋狗友的?!”

    ------题外话------

    **

    晚安^_^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