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程木听陆照影他们说过徐校长在学校的事。

    不过一直没有在校医室看到过他,最近在云城见到的人太多了,看到徐校长,程木愣过之后也就麻木:“您找谁?”

    隽爷还是陆少?

    陆家跟徐家关系一般,倒是程家,跟徐家有些往来。

    门是开的,徐校长这个方向,还能看到秦苒正把手机往桌子上放。

    徐校长收回目光,朝程木微微颔首,“我找秦苒。”

    秦小姐?

    程木愣了一下,虽然意外,但也反应过来。

    “秦小姐,徐校长在外面找。”他折回去找秦苒。

    秦苒刚拿起杨非给她的黑色袋子,听到这句话,手顿了顿,然后放下袋子往外走。

    秦苒出去后,程木有些不在状态。

    他目送秦苒出了校医室的门。

    “陆少,”想了想,然后看着正在拿着单子分类新物品的陆照影,压低了声音,“徐校长跟秦小姐很熟吗?他找她干嘛?”

    陆照影把一瓶白色的药瓶摆在玻璃柜上,听到这句话,他微微偏了头,“难道也是想收她为徒?”

    他想起了之前徐校长说找到一个继承人的事。

    手上放药的动作也慢下来。

    “……是认真的吗?”程木重新拿水壶倒了一杯水。

    魏大师那是手艺,可到徐校长这里,那就不简单就是手艺问题,他的一个选择,徐家格局、京城格局都摇因此改动。

    京城那么多人盯着,要真打算找秦苒,京城怕是都要翻天。

    陆照影把药归类分好,然后把手中的药单放在桌子上,朝里面的程隽看了一眼,然后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

    院子里。

    秦苒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徐校长,不由咳了一声,外面风大,她把外套的帽子扣在头上,“徐校长,找我?”

    “嗯,”徐校长点点头,他没收回目光,“我听说昨晚有个拜师宴?”

    “是有个。”秦苒愣了下,她伸手拉了拉帽沿。

    这件事,她并没有跟徐校长说。

    程隽陆照影陈淑兰通知了,秦苒就没说什么,但徐校长不一样。

    他的出现就不仅仅是宾客这回事了。

    徐校长沉默了一下,他扶着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那老师是魏琳吧,当时跟我说不想去京城,所以拒绝了我的要求,现在改变主意了?”

    秦苒垂着眼眸,没说话。

    徐校长也没等她回答,紧接着又幽幽的开口:“是对我有意见吗?”

    “啊,”秦苒抬头,然后笑了笑,“不是,徐校长,怎么会这么想,让我再好好想想吧。”

    她没跟上徐校长说,魏大师那件事,是陈淑兰一手操办的。

    她愿意想,就证明这件事还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徐校长继续幽幽地看着她,“那好好想清楚。”

    秦苒没说话,好半晌后,才开口,“我会考虑。”

    徐校长找秦苒本来就是为了继承人这件事,磨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是一口拒绝,这会儿终于松动了,他精神稍微振奋了一小下,“那考虑。”

    也就一小下,想到她答应了魏大师,他心口又疼了。

    徐校长说了几句,然后背着手往外面走。

    今天有了进展,但比起为魏琳来,他这点进展根本不值得一提。

    徐校长走在校医室大门外,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往车子的方向走。

    **

    校医室。

    秦苒回来,程隽正把她其它的礼物拿到沙发上。

    “秦小苒,徐校长找干嘛?”陆照影去厨房拿了几双筷子出来。

    秦苒蹲在沙发边,一个一个的往外拿,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关心我的学习。”

    “哦。”勉强能接受,陆照影点点头。

    秦苒打开杨非给她的袋子,顿了顿,然后面无表情的又合上。

    “阳神送的是什么,我看看!”陆照影手都要伸过来了,秦苒一记眼神扫过来,他又缩回了手。

    潘明月的东西装在背包里。

    秦苒打开来看了一下,是一碟录像。

    从她九岁开始到十九岁的生日录像,潘明月跟她妈妈一样,从小就喜欢摄影,她出去玩的时候,总会拍一堆古建筑回来。

    这些生日录像,最开始的时候,是潘明月的妈妈录的,她十六岁之后是潘明月接手了。

    秦苒一向不太耐烦录这些,录好之后就放在潘明月家。

    十八岁的断了。

    秦苒打开十八岁的录像盒,里面是一堆照片,从她七岁到十九岁的都有。

    陆照影本来想伸手拿她照片看看,程隽就坐在沙发边,他什么也没做,就稍稍眯眼,淡淡的瞥了陆照影一眼。

    陆照影又收回了手,不敢再碰一下,然后又摸了摸耳钉,“秦小苒,跟潘明月这么熟啊?”

    看最上面的一张合照,短发眯眼又挺不耐烦的冷酷女生,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秦苒。

    她身边跟她一般大的女生也眯着眼笑,阳光灿烂,带着少年人的朝气。

    陆照影一愣,不太像是潘明月。

    程隽慢吞吞的收回目光,不再看这些,而是拿着秦苒小提琴上挂着的玻璃瓶,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放了回去。

    秦苒把潘明月的东西装好,又随手扯过来顾西迟的塑料袋。

    “这是秦小姐朋友送的礼物吧?”这个华美超市的袋子太过吸睛,程木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把茶还有碗菜摆好,往这边看了一眼,这也是他昨晚看到的最正常的礼物。

    秦苒漫不经心的往下一到,里面滚下来比一块硬币还大的粉钻,没有经过切割跟打磨。

    一路沿着沙发滚到桌子边,从校医室透过的窗户下,折射出光。

    程木:“……”

    他愣了愣,然后僵硬的蹲下来,伸手把桌子边的粉钻捡起来,抬头,“秦小姐,这这是……”

    粉钻程木看过,他没近距离看过。

    这块粉钻有些过分的华丽好看,程木不太敢说是水晶。

    陆照影把目光从潘明月给秦苒的背包上移开,“什么?”

    他没看清粉钻。

    秦苒面无表情的把它接过来,随手又扔进了塑料袋,比程木还要过分的开口,“没什么,一块玻璃。”

    “哦。”程木回过神来,点点头。

    装在塑料袋子里的玻璃,他勉强能接受。

    陆照影没看清,他“哦”了一声,点点头,然后凑到秦苒身边,“秦小苒,我们什么时候去魔都看阳神他们比赛?”

    “不一定去。”秦苒把所有礼物装好,眉眼敛着,挺酷的回他。

    她想起了顾西池发给她的那张报告单。

    想了想,又拿出手机,翻出那张图片递给程隽,“知道这是什么?”

    程隽靠在沙发上,校医室开了空调,他没穿外套,黑色衬衫被压的有些皱。

    伸手接过来手机,看了一眼。

    本来坐姿挺懒散的,看到上面的检测内容,他一双眼睛眯了眯,又坐直,眉眼沉着,指尖点着手机屏幕:“这检查报告是谁给的?”

    “一个朋友。”秦苒抿抿唇,“我外婆的检查报告。”

    “辐射……”程隽站起来,喃喃的开口。

    然后推开玻璃门,往他的办公桌边走。

    **

    这一边,魏大师还在酒店前后接了全国各地小提琴协会的电话。

    都是向他打听秦苒消息的。

    秦苒这件事,魏大师没有大肆渲染,等到明年去京城后再向媒体公布。

    “您说,秦小姐怎么跟程家、陆家的人认识?”海叔今天终于缓过神来,这件事确实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之外。

    魏大师摇摇头,笑,“我本想给她铺路,却没想到差点儿是她给我铺了路。”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有些感叹。

    昨晚回来后,江回还特地感谢了他找到了钱队。

    海叔倒了一杯水,递给坐在沙发上的魏大师:“这程家陆家江家都在了,还缺个徐家跟欧阳两家,这五个家族就能凑齐了。欧阳家好说,徐家人一向孤傲,都不太好接触……”

    说到这里,海叔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在想什么。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题外话------

    **

    门外的徐老:没想到吧(微笑)

    接下来去魔都该掉个大神马甲了啊

    早上好^_^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