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从一中放学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八点。

    毒狼的事情告一段落,其他收尾的事情直接交给了郝队,钱队下班的早。

    接到秦苒电话的时候,他正在书房翻阅以前案子的细节。

    “工厂?可以。”钱队把手里的案子放下,又伸手拿了挂在一边的外套,往外面走,“发生什么事了?”

    这种工伤案,大部分工厂都会选择隐瞒实情。

    尤其秦苒找来的,那家工厂肯定不会往上报。

    只能召集人马排查。

    不巧,钱队这队人对这件事最在行。

    “是有些情况,我们老地方见一面。”秦苒跟钱队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她捏着手腕,站在走廊上冷静了一下,才往宁薇的病房走。

    宁薇已经被推回病房了。

    “苒苒,”宁薇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她之前以为秦苒去求了林家,可秦苒否认了,“刚刚……刚刚那些专家……”

    挂上了药物,又用了止痛泵,宁薇脸色要比之前好上不少。

    她不知道,没有林家,秦苒是怎么请动这些专家的?

    “小姨,安心养伤,”秦苒站在床边,她低头看着宁薇的腿,“我一定不会让截肢的。”

    说完之后,也不等宁薇反应,她拿起自己的校服外套,看了一眼沐楠,听不出情绪的开口:“跟我出来。”

    秦苒当先出了病房门。

    沐楠抿了抿唇,站起身,刚要转身,却被宁薇拽住了衣角,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瞪大了眼睛,摇头,让沐楠不要把事情说出去。

    “我知道。”沐楠面色冰冷的点头。

    秦苒就停在走廊尽头,沐楠出去的时候,她靠在墙上,微微仰着头,双手环胸,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沐楠沉默着走到了她身边。

    “退了竞赛班?”听到声音,秦苒没转头,也没看沐楠,只淡淡开口。

    沐楠抬了抬头,然后抿唇,站在原地,好半晌,开口:“是。”

    “我知道了,”秦苒点点头,“小姨会有护工照顾,待会儿就回家,明天学校有课,我就不进去了。”

    沐楠看着秦苒按了电梯下楼,才回到病房。

    “苒苒应该找不到我们厂的位置……”知道沐楠没被套出话来,宁薇松了一口气。

    她们厂长毕竟是有些人脉的,秦苒一个高中生想要找到他们,很难。

    可宁薇睁着眼睛,还是睡不着,担心秦苒会不依不饶。

    当年潘明月那件事在心里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沐楠,明天去塑料厂,去找我们厂长,把这件事私了了,就说我答应赔偿条件。”宁薇抿了抿唇,看向沐楠。

    听到这句话,沐楠手顿了顿,好半晌,才听到听到声音,“好。”

    **

    八点半,某私房菜馆。

    秦苒没坐在椅子上,只是靠着窗边,窗户是打开的,她一只手搭在窗户上,冷白的指尖夹着一根雪白的烟,在黑夜里明明灭灭。

    拿着手机拨打了顾西迟的电话。

    “还没到码头。”顾西迟站在船头,看着游轮全速往码头的方向驶去,微微眯眼,“在公海,还有一段时间。”

    游轮不是他的,是他以前救过的一个海盗老大给他的私人物品。

    上面有标志,在公海没那哪艘船敢靠近他。

    “恩,”秦苒点点头,“刚刚忘记提醒,云城有几个江东叶的人,下飞机的时候自己注意。”

    “真是阴魂不散,”听到江东叶这个名字,顾西迟黑了脸,“我知道了。”

    两人挂断电话。

    包厢门外有人敲门。

    秦苒放下手机,说了句“进来”。

    钱队拿着电话,一边跟手下吩咐查塑料厂的事情,一手去推门。

    刚推开门进去,就看到了秦苒。

    她正侧着脸看窗外。

    听到声音,她偏了偏头,随手把烟按灭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指尖都几乎携裹着一层凉意:“坐。”

    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钱队皱着眉,把手里的手机放下,没开口,等秦苒先说话。

    晚上风大,秦苒等包厢里的烟雾散完了,才伸手把窗户关上,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事简单,”一路上提新吊胆的钱队这个时候终于放下心,他这才拿起菜单,点了几个菜,给了一句承诺:“放心,这工厂,我一定给找出来,谁这么大的胆子,还敢惹到头上。”

    这件事若只是普通报案,若对方听到风声,隐瞒的紧,还真不一定能找到。

    可放在钱队这里,一切都不是问题。

    主要是快。

    用一句不恰当的话,云城刑侦队用在这种事上,简直就是杀鸡焉用宰牛刀。

    秦苒找上钱队,就是冲着这一点。

    她眯了眯眼,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淡淡开口,“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人是不要命了。”

    **

    次日一早。

    校医室。

    陆照影作为校医,自然不能离职时间太长。

    他昨天下午就到了。

    此时正跨坐在椅子上,看着推门进来的程隽,他打了一个哈欠,含糊的开口:“不知道,没看到秦小苒,刚刚给她打了个电话她也没接,我让程木去学校了解了一下情况。”

    程隽只穿了件黑色衬衫,米色风衣被他随手拎在手上。

    整个人有些懒洋洋的。

    抬手把风衣随手扔到沙发上,听到陆照影的话,他微微抬了眼,“恩”了一声没说话。

    没等一会儿,程木就从外面回来了。

    “我问了秦小姐的同桌,她说秦小姐请假了。”程木从外面拿了一盒早餐出来,后面还跟了个郝队。

    “隽爷。”郝队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才愁眉苦脸的,“秦小姐也不在吗?怎么都这么忙?”

    程隽拖了一张椅子坐下,腿有些漫不经心的搭着。

    听到郝队的声音,他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偏头,“还有谁也忙?”

    “就钱队,我有个大资料库找他队里的技术人员帮忙,可早上一去,却被告知钱队整个队伍都不在,似乎出任务去了。”郝队坐到另一边,皱眉。

    所以他才来一种,准备找秦苒分析一波。

    还没到校医室,就被程木告知秦苒也请假了。

    “钱队整个队伍都出动了?”陆照影放下手中好几天没整理的病例,诧异的看过来,“我们离开的这几天,毒狼又开始有动作了?”

    钱队这个队伍行动力大,在整个刑侦界都是数得上的号。

    钱队自己能力不必多说,他队伍里还有几个人在刑侦队极其出名。

    不然也不会让郝队千里迢迢来云城找钱队。

    毒狼那件事,要不是秦苒在中间,郝队不一定能请得动钱队。

    眼下竟然全队都出动了。

    这云城是要有什么大动静了?

    “没,他们的余党早就被我收拾了,”郝队摇头,看着程木摆好的早餐,就顺手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所以我才奇怪。”

    钱队一向高冷,除了对秦苒,对其他人话都少。

    郝队想不明白,从钱队嘴里也问不到话,索性也就没多想,只偏头,看程木,“女神参加的129会员入选怎么样了?听人说今年有大动作。”

    网络信息大时代,但有些消息还是只在京城内部圈子流传。

    就像普通人一般都不知道129这个组织的存在。

    郝队一直忙着清扫余党,没太关注京城的事。

    “当然,光是今年的出题人,就引起了大轰动……”程木一向面瘫,他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语气听得出来激动。

    程隽靠在椅背上,没吃东西,只漫不经心的拿了瓶浆,又抽了根吸管,不紧不慢的扎进去。

    垂着眼眸,思索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

    他忽然抬起头,眉眼动了动,“不对。”

    听到程隽的声音,其他三个人都看过来。

    “什么不对?”陆照影出口询问。

    程隽放下豆浆,伸手敲着桌子,又看了郝队一眼,“确定云城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当然,不然江小叔找的肯定是我,”郝队十分肯定,“钱队这件事惊动的可不止我们,江小叔早上还问我是不是毒狼那件事是不是有异变。”

    江回是云城的厅长,上次毒狼那件事他就忙前忙后,出资出力,毕竟都是京城的,郝队在江回手下也做过事。

    云城要是出了大事,江回第一个来找的肯定是郝队。

    而不是钱队。

    程隽站起来,眉头微微拧起,他拿起手机一边给秦苒打电话,一边往外走。

    这一次的电话秦苒接的很快。

    陆照影不太明白他这操作,“隽爷,不吃饭了?”

    郝队本来不太懂这局势,眼下程隽这番动作,他脑子里灵光一闪,“难怪!”

    钱队整个队伍都不是什么普通刑侦队,一般案子自然轮不到他,可有一样郝队却是清楚——

    秦苒。

    钱队对秦苒的态度十分特别。

    如果出动整个队伍是为了秦苒,那这件事就能说得清了。

    “就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郝队喃喃开口。

    听到秦苒,陆照影也抬了抬头,他放下筷子,想起了秦苒请假,还有上午没有打通秦苒电话的事。

    “程木,看着点儿校医室,我去找隽爷。”陆照影也坐不住了,他放下筷子,眉头皱的紧。

    程木点点头。

    郝队想了想,也跟了出去,顺手还拿出了手机给江回打了个电话。

    当然,这些人现在还不知道,钱队这些人这么大动作,只是为了一个塑料厂而已。

    **

    一院。

    秦苒怕陈淑兰怀疑,就没去看陈淑兰,直接去宁薇的病房。

    她去的时候,宁薇还在挂点滴。

    一群医生正在例行查房。

    秦苒站在一边,等医生查完,她才走近,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沐楠呢?”

    “他昨晚在这里陪了我一夜,我让他回去了。”宁薇动了动,看着那些医生离开的背影,“苒苒,那些医生……”

    “小姨,别骗我,”秦苒抿了抿唇,她往前走了两步,“沐楠真在家?”

    “不在家就在学校。”宁薇笑了笑。

    兜里的手机响了,秦苒拿出来一看,是钱队,她看了宁薇一眼,这次没避开,“过来。”

    她直接说了宁薇的病房。

    宁薇看着秦苒,心中渐渐不安。

    不到五分钟,钱队就拿了一个档案袋推门进来。

    昨晚就听了秦苒说了宁薇的事,钱队没太大惊讶,跟宁薇问了好,见秦苒没避开的意思,他直接把档案袋递给秦苒,“秦小姐,这是河海塑料厂的信息。”

    砰——

    宁薇心里的一根弦直接崩断。

    她已经来不及想秦苒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河海塑料厂,她猛地坐起来,声音有些尖锐,急忙开口:“苒苒,听我说,不要去!因为我厂长想要我一张配方,我不愿意给。机器失修让我腿卡在里面,他仅仅是为了警告我。我们厂长在在那一块有人罩着,他那种人,就算悄无声息的利用机器失误弄死一个人也只能算是工伤。”

    “我这腿本来就是废的,截肢就截了,他那人心狠手辣,肯定不会留下证据,别为了我冲动行事,不值得!”

    秦苒听完,点点头,她是没想到,云城还有这等狠人,仅仅为了警告,就废人一条腿。

    她舔了舔唇,偏头看钱队:“听到了?”

    ------题外话------

    **

    写的卡,晚上还有~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