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就魏子杭啊,他买了最早一班的……”乔声顿了一下,然后重复。

    徐摇光没召唤卡牌,他握紧鼠标,“不是,前面一句。”

    电脑那头的乔声摸了摸脑袋,小声开口,“苒姐?”

    “恩。”徐摇光沉默的蹦出两个字。

    一场游戏打完。

    他没有跟乔声约下一局,而是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块黑色的优盘,优盘是上次音乐厅的工作人员给他的那个。

    监控内容他找相关技术人员看过,路径源文件被破坏,无法恢复。

    本来没有太多思绪的他,因为乔声的一句话,把所有线团都缠绕在一起。

    秦苒……

    徐摇光深吸了一口气。

    十点。

    管家敲门。

    “少爷,明天的航班是否取消?”他端了夜宵过来,并低声询问回来时他递给他的那张请帖。

    徐摇光关掉电脑,往餐桌边走,没思考,“不用,航班依旧。”

    这一点,管家早就预料到了。

    他点点头,不说话,站在一边看徐摇光吃夜宵,纠结了半晌,他迟疑着开口,“老爷是不是在云城遇到了合心的继承人,所以才一直没回来?”

    徐摇光顿了顿,眼睫垂着,“听谁说的?”

    管家压低声音,“我猜的,老爷这几年哪件事不是为了继承人去的?”

    徐摇光吃完,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抽了张纸巾擦手,语气冷淡,“这件事就此打住。”

    但没否认。

    管家内心一紧,他拿着托盘出来,站在院子门外,心里隐隐有一种,京城这四分的天下,要变天了的感觉。

    **

    次日。

    秦苒早上六点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酒店地上一团她揉皱的纸条,被她整理好扔进垃圾桶。

    外套还是身上哪一件,全身东西除了一个黑色的背包,还有一个白色塑料袋,放着几本笔记本。

    六点半她打开门,门外陆照影已经在等着了。

    不过只有他一个人。

    难得起这么早,陆照影打了个哈欠,他手上还拿着车钥匙,“隽爷有个临时任务,估摸着还有好几天,我暂时也不回去,就送去机场。”

    他没解释什么临时任务,秦苒也没问。

    她离开的时间除了陆照影没有其他人清楚。

    魏大师知道她今天回云城,不知道她回京城的具体时间。

    看着秦苒取了登机牌去登机口,陆照影又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再睡一觉。

    到车上的时候,江东叶给他打了个电话。

    陆照影开了戴上蓝牙耳机,将车缓缓驶入车流。

    “人走了?”昨晚陆照影在群里说了早上要早起送人,江东叶就知道是秦苒。

    陆照影“恩”了一声,忽然想起来什么,“今天欧阳薇是不是出成绩了?”

    “程木那几个昨天讨论一晚上了,”江东叶对这个兴趣不是特别大,“不过那位秦小姐有点邪门,前天晚上张向歌说在会所顶楼看到了她的一个狗仔朋友,后来我回去一想,狗仔能进天堂?”

    那天晚上他们所在的就是天堂会所。

    京城最高档的会所,不知道老板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会所隐秘性特别强,想要搞事的人不是悄无声息的消失就是没有下文。

    包括那些明星都会来这家会所。

    普通狗仔还能安然无恙的到达顶楼?

    当天堂的安保系统跟排查力度是摆设?

    “狗仔?”陆照影一个机灵,他想起来程木跟他提过的何晨,“战地记者吧?一个月前她还在边境。”

    听到战地记者,江东叶虽然也挺意外的,但还是表示能接受,他往厨房里面走,端出来一杯牛奶,“比卖艺的魏老要好。”

    两人都觉得比起魏大师,何晨简直是太正常了!

    **

    秦苒是上午九点的飞机,十一点到云城。

    刚下飞机。

    程隽的电话就来了。

    不是秦苒熟悉的号码,而是一个奇奇怪怪的数字。

    就问她到了没,得到回答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秦苒低头,看着通讯录中这奇奇怪怪的数字一眼,想了半晌,没决定追踪。

    她的资料动态全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任何人有查她的迹象她都能知道。

    上次顾西迟说马修手里有她的名单,她笃定的说没有,是因为她没有收到有人查她资料库的动态。

    看到顾西迟发过来的名单她确实有点意外。

    至于程隽跟陆照影这边,都没有查她老底的意思,倒是那位张向歌,那天晚上后,动作多了不少。

    不过秦苒没在意,她要是不想,常宁也弄不到她的个人资料。

    秦苒没回学校,而是先去了医院。

    正值饭点,陈淑兰靠在靠枕上吃午饭。

    护工很负责的搬着一张椅子坐在陈淑兰身边,看着她吃。

    秦苒摆手让护工出去,她坐到椅子上,给陈淑兰削苹果。

    陈淑兰整个人没什么力气,拿勺子的手动作很慢,她抬了抬眼眸,尽量不那么明显的问:“跟魏大师怎么说?”

    “不知道,我没想好,”秦苒低头,手里把玩着水果刀,漫不经心的开口,“明年才高考,不急。”

    她把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放在陈淑兰手边,然后又去拿了跟牙签插在上面。

    “小姨最近都没来,”陈淑兰慢慢的吃着,眉头拧起,“她一向心高气傲,出了什么事也从来不说,当年妈接手了小姨夫那件事,她宁愿一天打三份工,也不愿意接后面的钱。”

    “待会儿给沐楠送个东西,我顺便去看看。”秦苒有些烦躁的点点头。

    “还有,”陈淑兰又慢慢的开口,“魏大师是少见的好老师,子杭也不是许慎……”

    秦苒抿了抿唇。

    陈淑兰最近的状态总是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秦苒敛下去忽然起来的情绪,淡淡开口,“我管不了那么多,要管自己管。”

    病房里没其他人,这个时间段医生也不会来查房,她就靠着桌子坐着,把背包里东西倒在桌子上。

    沉默的看着。

    陈淑兰偏了偏头,看到秦苒倒下的一堆东西中有她让沐盈塞进去的盒子。

    秦苒伸手拿起那木盒子,放手里掂了掂,然后挑眉,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

    陈淑兰只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塑料瓶,立马收回目光,低头认认真真吃饭,不敢再看秦苒那边。

    等陈淑兰收回了目光,秦苒才把木盒塞回背包里,拿起塑料瓶。

    低头想了半晌后,抿抿唇,拧开了瓶盖。

    秦苒回来,陈淑兰吃饭的速度都要快一点。

    不到半个小时,她吃完了午饭,秦苒随手递给她一杯温水,看着她喝完,才不紧不慢的帮陈淑兰把饭盒整理好,按了铃让护工把饭盒拿出去。

    “陈奶奶,外孙女来了,看气色都好了不少。”看到陈淑兰,护工笑了笑。

    她看着陈淑兰变得微微有些健康的红润,心底却也是惊讶,难怪说人逢喜事精神爽。

    秦苒陪了陈淑兰一下午,她也不干嘛,就坐在窗边看书。

    直到五点的时候,她才拿了袋子跟背包离开医院。

    没打车,在医院楼底下的公交车站等着623路。

    今天星期三,学校有课,晚上也有晚自习。

    但是沐楠一般是不上晚自习的,走读生高一到高三都不强制,宁薇每天晚上回来的晚,沐楠会帮她做好饭把衣服收起来。

    沐盈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上晚自习。

    **

    秦苒走后,陈淑兰才睁开眼,若有似无的叹息一声。

    然后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给魏大师打了个电话。

    “魏大师,您上次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陈淑兰手撑着床坐起来,她咳了一声,倒没有往日那样的不精神。

    京城这边的魏大师拿着手机,走到外面,“您好,打电话给您,没其他意思,就是想问问您,当初苒苒的那些曲谱都还在吗?”

    “在呢,”陈淑兰眉眼一抬,想起来魏大师看那些简谱的认真样儿,又笑了,“我都给她收的好好的,是……出了什么事吗?”

    魏琳从第一次知道陈淑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但也没想到她嗅觉这么敏锐。

    他不敢多说,多说多错,敷衍了陈淑兰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一边的陈淑兰眼眸却沉了沉。

    她靠在床边,眸光涣散了半晌,手抵着唇又咳了几声。

    **

    小姨家。

    沐楠面无表情的开了门,然后继续回到厨房。

    一分钟后,又拿着刀出来,眉眼都挺冷的开口:“吃饭没有。”

    “没。”秦苒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桌子上,然后拖出一张椅子出来,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

    沐楠做饭一直很快。

    秦苒发现他只端出来两人份的饭菜。

    “小姨晚上不回来?”秦苒拿着筷子,微微眯眼。

    沐楠坐在一边,声音跟以往没什么差别,“她夜班,明天早上回来。”

    宁薇一向很拼,秦苒弯弯绕绕,暗地里找了好几个企业,给她开两万的工资,她都不去。

    最后秦苒没有办法,就强硬的往他们住的地方塞东西。

    秦苒抿唇,低头没说话。

    宁家人,都是如出一辙的执拗。

    “沐盈也不回来?”秦苒又抬了抬头,漫不经心的问着。

    “她去京城了,昨天大姨打电话给妈,让妈去京城参加什么拜师宴,妈没去,就让她去了。”沐楠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碗。

    从头到尾不看秦苒的眼睛。

    秦苒没注意到,她手搭在桌子上,有些大马金刀的坐着,脑子里却在转悠。

    宁晴打电话到宁薇这儿,宁薇就算不去,也不会让沐盈去。

    这次倒是奇怪。

    吃完饭,秦苒把宋律庭拿出来的笔记本丢给沐楠。

    “见了宋大哥?”沐楠眉眼动了动。

    “恩,”秦苒准备回寝室洗澡,就拿了自己的黑包离开,没多留,“好好学习,京大等。”

    沐楠看了她一眼,“物理零分。”

    秦苒:“……”

    她估摸着沐楠还是这个沐楠,一句话没说,把背包甩到背后,直接开门离开。

    等秦苒离开后,沐楠收了表情。

    他把笔记本放到一边,然后去厨房拿了保温桶,装了饭跟一点汤,坐着公交车去了一家小医院。

    面色沉冷,眸色漆黑。

    毕竟是市,不管哪个医院普通床位都很紧张。

    沐楠是在医院走廊的病床上找到宁薇的。

    她左腿打了石膏,应该还要继续处理,上面有明显的血迹。

    沐楠站在走廊尽头,手指紧了紧,才一步一步缓慢的往病床那边走。

    “我会向大姨借钱。”沐楠坐到病床边,低着眉眼,声音听不出情绪。

    宁薇脸色有些苍白,眼角的皱纹十分明显,她抿着唇,“沐楠,不许去!”

    “好,我不去,”沐楠点点头,“表姐今晚来了,她已经有疑心了。”

    听到这一句,宁薇手指绷紧:“这件事千万瞒住,不能被苒苒知道!当时明月那件事,她差点把许慎那些人打死,要是让她知道我这件事,以她的脾气肯定是忍不住,我们厂长不是许家,以他的人脉,要是把苒苒送去监狱了,到时候让她怎么办?!”

    ------题外话------

    **

    晚上见。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