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工作人员给徐摇光放的是他在走廊上那个时间段的监控。

    因为第一场合奏在即,整个休息室外的大厅,乱糟糟的都是人。

    就是魏大师的房间门一直没开。

    徐摇光也不急,就撑着手,半靠着桌子就盯着视频看,监控里的人总会出来的。

    **

    而走廊外,魏大师没立马回车上。

    而是给陈淑兰打了一个电话。

    陈淑兰这段时间昏昏沉沉的睡着,接电话的是护工,这个时间点她早就已经睡了。

    魏大师拧了拧眉,除了秦语那一点,他又开始担心陈淑兰的状态。

    陈淑兰对秦苒的重要性不用说,今年夏初就开始住院,到现在也没听说出院。

    回到车上,依旧是心事重重的。

    “爷爷,怎么这么晚?”车上,魏子杭靠着椅背,掐着时间点,抬头问魏大师。

    魏家今天开的是一辆加长车。

    秦苒跟魏子杭坐在最后一排,魏大师坐在前面。

    “遇上了小徐少,”魏大师低头,拍了拍衣袖,不动声色的开口,“我们就多聊了两句。”

    “徐摇光?”魏子杭对他没什么兴趣,“来看演奏会吧。”

    魏大师抬了抬眸,眉宇间没什么波动,“恩,有东西丢了,在找工作人员看监控。”

    魏子杭点点头,没有说话。

    秦苒却眯了眯眼。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她先是拿手机敲了下魏子杭的胳膊,等他转过了头,直接开口,“去前面坐。”

    魏子杭也没问话,直接拿着手机走到前面,坐在了魏大师隔壁的位子上。

    他坐到了前面,秦苒坐到了靠里面的位子上,翻开手机水晶屏幕掀盖,又展开两边,重新摁亮了一个页面。

    打开编辑器。

    “苒苒,有没有想好,继续跟我学小提琴?”魏大师靠在椅背上,手臂搭在窗子上,指尖挺没有规律的敲着。

    秦苒从背包里拿了本书,把键盘投影在书上。

    一边试用键盘一边跟魏大师说话,白净的脸微微低着,车里没有开灯,她脸上映了一点点的荧光,不疾不徐的,“不知道,还要在想想。”

    手上的动作却快。

    皇家表演厅的地址很好找。

    监控路线也好找。

    一般除了机密文件,很少有人会对这种普通监控加密。

    一串字符打完,秦苒往后靠了靠,然后十分冷酷的按了一个“enter”键盘。

    不关注徐摇光,却也从乔声嘴里听过几句。

    他一直盯着学校艺术楼,去找过不少次的监控。

    以往的秦苒提到这件事都是一脸拒绝。

    今天好不容易松动了,出乎魏大师的意料。

    “好,好好想想,一定要好好想想,我带们俩去吃御膳坊。”魏大师一秒坐直。

    秦苒低头,慢吞吞的把手机又装了回去。

    “不用了,”秦苒看向窗外,想了想,“把我放在这里,我等人。”

    “……”魏大师本来想说在京城无亲无故的,等什么人?

    忽然想想到那天开门的程木,他顿了一下,虽然有些不舍的,还是开口让司机停车,离开的时候又叮嘱她这一次一定要想清楚。

    **

    音乐厅,还在后台看监控的徐摇光。

    监控开了四倍速。

    从最初的慌乱人群,到现在,监控镜头空无一人。

    工作人员等的无聊,已经随手拿起手机开始翻看了。

    徐摇光却依旧耐心等着,清冷的眉宇间没有丝毫不耐。

    一直不动的休息室门开了——

    然后忽然不动。

    监控视频突然卡在这里,最后又闪退。

    “它怎么了?”徐摇光伸手敲着桌子,另一只按着眉心,看得出来压着的火气。

    工作人员放下手机,拿着鼠标重新打开了好多次。

    但每次放不到一分钟就闪退。

    他毕竟只是个看监控的,也不是技术人员,一时间也摸不清,便转头,十分抱歉的开口:“小徐少,监控文件可能坏了,暂时看不了。”

    “什么时候能好?”徐摇光盯着电脑页面。

    “这个……不知道它怎么了,可能要请专业人员看。”工作人员迟疑。

    主办方往前走了一步,“能拷吗?拷贝一份给小徐少带回去。”

    监控不能随意传播,不过在京城有些人眼里,有些东西岂其实并不需要什么规则,这些规则只是来约束普通人的。

    工作人员找了个优盘,给徐摇光拷贝了一份让他带走。

    **

    音乐大厅。

    自从魏大师说了那一句,其他人面面相觑。

    宁晴引以为傲的脸上表情凝滞,她听见自己机械的声音,“语……语儿?”

    秦语面色也白了一瞬,脑子犹如五雷轰顶,频频作响。

    她拉了这么多次,没有一个人听出来这不是她原创的,让她存了侥幸心理,谁能知道被魏大师一下就能听出来?

    如果这件事不好好解决,她所有的前程跟梦想会停滞不前。

    包括现在她在沈家、林家所拥有的一切。

    “我没有,”秦语掐着掌心,她努力保持脸上的表情,“我知道魏大师说的是言昔三年前的黑暗风专辑,可是我听了,只是风格很像,并没有一模一样的编曲。”

    她拿出手机,当场放了一首言昔黑暗风专辑音乐。

    里面的编曲风格跟秦语的有几段特别像,但并没有雷同或者重复的编曲。

    本来其他老师都皱着眉,不欲再多加理会秦语。

    听到这里,又互相看了好几眼。

    “魏大师就是要求太高了,眼界太高了,才导致现在一个徒弟都找不到,”戴然理了理衣服,淡淡开口,“我看他也是老糊涂了,这编曲这么惊艳,既然是三年前听到的编曲,不可能一直默默无闻,什么都不做吧?诸位这三年有听到吗?”

    这样一说,其他人也觉得有道理。

    “确实,没人拿着这样的编曲会放在家里收藏,”一人点头,他看向秦语,面色又变缓,“很有灵气,黑暗系类的编曲就能跟言昔三年前的编曲相比,年纪轻轻,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言昔是一个流量歌手。

    但在音乐界,包括戴然这群人,没一个人会轻视他。

    因为他有一个神级编曲。

    音乐界公认。

    无论是弹钢琴的还是小提琴、古筝等等这些大师,近些年都喜欢把言昔的曲谱扒出来,然后弹奏成纯音乐。

    跟歌是两种意境,有些up主因为扒谱火遍全网,发家致富。

    听到这句评语,秦语提起来的心,终于重重落下。

    戴然笑了笑,他走向秦语,语气和蔼:“我是戴然,可以叫我戴老师,不知道愿不愿意跟在我身后学小提琴?”

    戴然的名声在整个小提琴界没魏大师那么响亮。

    可在四九城,戴家、戴然这两个名号却依旧响亮到不行。

    沈老爷子在最开始的阴沉脸色,到现在的喜出望外,往前走了两步,低了低头,“当然,这是她的荣幸,语儿,快叫戴老师。”

    沈老爷子用眼神示意秦语。

    秦语以为魏大师没有收自己为徒,沈家人不会管自己了,没想到沈老爷子热情依旧。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走到戴然面前,十分恭敬的叫了一声“老师”。

    其他人在纷纷恭喜戴然找到了一个有灵气的徒弟。

    语带羡慕。

    不过没有办法,除了魏大师,没人能争得过戴然。

    而戴然只是朝魏大师离开的方向,轻轻勾了勾唇,有些意味不明的笑笑。

    **

    这一边,秦苒还坐在马路牙上等着陆照影。

    陆照影开车过来的时候,秦苒还坐在马路牙上看手机,应该是在跟人聊天。

    头顶的卫衣帽子是拉着的。

    今天她换了件黑色的卫衣,虽然懒懒散散的坐着,但整个人看上去好像更冷了。

    只能看到几缕黑发从帽子边缘垂下来,然后就是拿着手机的纤长手指。

    周围停下来等车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看她。

    陆照影降下车窗,喊了她一声。

    秦苒拉了拉帽子,慢吞吞的站起来。

    手机还没收起来,一条微信就蹦出来——【兄die,编曲拖三个月了。】

    ------题外话------

    **

    见面前。

    言昔:兄die

    见面后。

    言昔:……兄、兄die??!

    早上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