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徐摇光之前并不在意秦苒究竟是谁。

    也不在意她是不是左撇子。

    所以看到她用右手画板报,虽然惊讶,但也就忽略放在脑后。

    现在想起来。

    秦苒根本就不是个左撇子!

    徐摇光闭了闭眼,所有的细节连起来好像并不难理解,秦苒左手写字特别慢,像是初学者。

    他放下筷子。

    把纸上的QR280+划掉,重新又写了个问号。

    左手280,那右手呢?

    乔声玩了款小游戏,看到徐摇光又放下筷子,表情似乎有松动,不由凑过头来。

    看不出什么头绪。

    徐摇光画的几条线太奇怪了。

    乔声不是职业选手,对手速没概念,就算把孟心然跟其他人放在一起,他也看不出来500+的手速跟200+的手速有什么区别。

    “乔声,徐少,还不走?”徐摇光寝室的门没关,对面的何文靠在门框边,敲了敲门,喊他们去班级。

    “稍等,”乔声抬头,指了指徐摇光,“徐少还没吃……”

    “不吃了。”徐摇光直接站起来,把剩下的饭丢进垃圾桶,拿着那张纸跟他们一起去教室。

    **

    校医室。

    程隽跟拎着奶茶的陆照影回来的时候,秦苒正侧倚着桌子,观察放在玻璃皿上,几乎脱水的那颗草。

    “秦小姐,”程木端了一杯茶给秦苒,又指了指玻璃皿上的草,压低声音,“这忘忧是的?”

    秦苒背对着窗站着,今天太阳大,就是光冷。

    逆着光侧了侧头,挑眉,“说它叫什么?”

    “忘忧啊,一般拍卖场才有,”程木想了想,又开口,“是隽爷给的?”

    “哦,”秦苒随意的点点头,懒洋洋的开口,“我同桌送我的,味道好闻。”

    安眠。

    “同桌?”程木立马就想到了上次那个没见过世面一样的林思然,有些懵,“怎么会?”

    他走了两步,拿起程隽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瓶看。

    转了一圈,没找到代码编号。

    应该是假的吧……

    程木本来以为是程隽给秦苒的,眼下知道是假的,对待它就随意起来。

    陆照影踢开门进来,就坐到饭桌上,敲着二郎腿,把奶茶递给秦苒,“秦小苒,跟潘明月真的是朋友吗?”

    一个又冷又邪,还有着玩世不恭又放荡不羁的大佬做派。

    一个又乖又安静,一看就是个好学生。

    怎么看也走不到一起。

    秦苒把吸管扎进去,漫不经心的叼在嘴里:“是啊。”

    “她眼睛肯定好看。”陆照影拿着筷子,笑了笑。

    一直在喝奶茶的秦苒听到这一句,忽然抬了头,那双眼睛九分冷意,眉宇间尽是轻佻,“别招惹她。”

    语气却是认真。

    陆照影想起来,认识秦苒这么长时间,她伸手那么好,唯一受伤也是因为潘明月,“这么罩着她?”

    秦苒继续喝奶茶,不论接下来陆照影怎么问,她也不开口。

    好半晌,陆照影似乎听到清淡无烟的一句话——

    声音太低,他大概只听到了“罪”,还不清晰。

    洗完手,带着微微的消毒水味往这边走的程隽,脚步却顿了顿。

    陆照影张口,想要问清楚一点。

    程隽手搭在黑檀木椅子上,拉开,淡淡看他一眼,“去洗手。”

    吃完饭,秦苒继续趴在桌子上练字,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写着,右手半支着下巴,好看的脸上满是不耐烦,浪荡又不羁。

    又喝了一口刚才没喝完的奶茶,秦苒咬着吸管,偏了偏头。

    程隽在里面打磨玻璃片,他没那么专业的,就半坐在桌子上,修长干净的手指拿着玻璃片。

    眉眼低垂着,似乎有些松懒。

    程木看秦苒写到一半,又不写了,总觉得她今天兴致不太高。

    “看隽爷那么细致样儿,像是对待真的忘忧一样。”程木搬了张凳子坐在陆照影身边,拿着手机给程金发消息。

    陆照影在看这个星期六的表演赛门票,算着去京城的时间,“什么忘忧?”

    “哦,老爷子常年戴的东西,具体我不知道,去年是我陪程总去拍卖场的,不贵,当时470w,也就用不到一个月而已。”程木风轻云淡的开口。

    陆照影手却顿了顿,程木大概是飘了,470w也能说出不贵。

    一般大型公司,一个月也很难有470w的流水。

    “不过秦小姐那应该是假的,”程木想了想,然后压低嗓子,“我没看到那上面有编码。”

    他陪程总买过,自然很清楚,这种对外出售的,一般都有明确的编码防伪。

    秦苒慢吞吞的又练完了一本字帖的时候,才拉了拉帽子出门,去九班。

    程隽把玻璃片打磨好,就放到一边,拉开玻璃门走出来。

    靠在她之前坐的椅子上,伸手翻着她练的字帖。

    字迹确实进步了不少。

    好半晌后,他屈指,敲了敲桌面,不咸不淡的开口:“程木,712的资料,我要再看一遍。”

    程木去拿了资料过来。

    程隽直接翻到一面,看了好半晌。

    这就是之前有秦苒名字的那一页资料。

    “找不到老姚的女儿,她在现场出现过,但最后资料就在这里,”程木看了一眼,沉默,“我估计是被毒狼报复了,毒狼那一行人可不是什么好人。要不就被人保护的很好,但……后一种不太可能。”

    没人会为一个缉毒刑警的女儿做到这样的地步吧?

    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毒狼这行人向来动手狠,他跟郝队查到现在,才把云城的一个据点端了。

    姚伟林(活埋窒息而死)

    姚伟林妻子(活埋窒息而死)

    姚伟林女儿(不明)

    现场有三个坑,有一个坑没埋,有人推测姚伟林的女儿之前在那里。

    从头到尾,姚伟林的女儿连名字都没出现过,资料局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程隽往后靠了靠,他伸手,遮了遮眼,轻声开口:“程木,有没有听过说火车道选择题?”

    “假设远处有一列奔驰的火车,前面是两个轨道,一条轨道绑了一个人,另一条轨道有两个人。这三个人有两个特别尊敬,有一个是朋友,给十秒,只能选择远程遥控救一边,会怎么选择?”

    程木一愣,“大概就是要我在跟陆少,还有程金之间选择?”

    然后又皱眉,“那我选择不动手。”

    “不动手三个人一起死。”程隽目光看向窗外,声音压的低。

    “说到底还是让我选择杀两个人还是一个人?”程木顿了顿,幽幽开口:“隽爷,好残酷。”

    就算真选了,他会疯吧。

    程隽慢慢闭上眼,搭在桌子上的手指微微捏紧,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

    **

    秦苒到九班的时候,午自习快下课了。

    林思然正在写物理卷子,写得差不多了,看到秦苒,立马把自己的物理卷子递过去,“快抄,徐少待会儿要来收卷子了。”

    秦苒不太想写。

    但林思然这么说,她就拿着笔,慢吞吞的将林思然的答案原封不动的往物理卷子上抄。

    徐摇光收卷子收到这里的时候,林思然就抬头,跟徐摇光解释了一句。

    以往看到秦苒抄卷子,徐摇光就一言不发的离开,并不管她要不要交卷。

    今天他却罕见的停下来,等他抄完,眉宇里也没有半点不耐。

    林思然都有些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又侧了侧身,单手托着下巴看秦苒写卷子,挺惊讶的,“苒苒,字真的进步好多,也有点好看。”

    秦苒左手写字一直特别慢,还不太好看。

    最近几天,林思然发现她写的越来越好,一横一撇,入木三分,也有了几分风骨,不太像是小学生字。

    秦苒写完,将卷子随手递给徐摇光。

    徐摇光低头看了眼,字迹进步的不止一点点。

    前面十几年字迹都没变化,眼下不过两个月,哪里变化的这么快?

    徐摇光将卷子放到最上面,唇抿着,不过是因为她以前很少用左手写字。

    他把卷子送过去给物理老师。

    又回到自己座位上,拿出手机,打开微博,搜索了杨非的,又顺着他的微博点进去qr的主页。

    能让杨非说出“比我厉害”的人,徐摇光除了那个人,想不出还能是谁。

    秦苒几乎全都符合了。

    除了一点,她的手速,昨晚跟孟心然pk的时候,徐摇光注意到秦苒的手速只有280+。

    什么都能掩盖,但手速不能。

    可现在……

    徐摇光拿着笔,把Q、QR、qr中间全都画了等线。

    低着头,眸光闪烁,微微捏着的手指,有些颤抖。

    **

    “苒苒,脖子上的草呢?”林思然抽出待会儿要用到的数学资料,偏了偏头。

    秦苒微微靠着墙壁,漂亮的眉眼低着,兴致不太高,“让人拿去做标本了。”

    “那个坏就扔了吧,我们家还有很多,”林思然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开口:“我爸是个花农。”

    “哦。”秦苒点了点头,“我爸见过,建筑工人。”

    高洋拿着本资料从走廊上踱步进来。

    上完一节课,他敲了敲秦苒的桌子,示意她跟出去。

    “这是请的三天假,”高洋把手中的请假条递给秦苒。

    “谢谢老师。”秦苒接过来,低头一看,假条已经批好了。

    秦苒将假条收起来,往自己的位子边走。

    徐摇光这会儿也拿着一张纸出来,“高老师,我想请假。”

    这倒奇怪了,最近一个两个的都要请假,高洋把资料书夹到腋窝底下,“几天?”

    “下个星期一到星期三,三天。”徐摇光把申请假条原因递给高洋。

    高洋接过来,随口道:“星期一到星期三?”

    跟秦苒请假的时间还一样。

    低头,徐摇光写的请假原因很详细,他回京城。

    秦苒就随意多了,十分嚣张的两个字——【私事】。

    连敷衍也不愿意敷衍一下高洋。

    徐摇光“嗯”了一声,没多解释。

    高洋伸手给他批了假条。

    **

    下午放学,乔声拿了个篮球,拍了好几下,等徐摇光出来。

    徐摇光拿着手机看着,没立马走。

    他抬了抬头,秦苒还坐在位子上,她手支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书,从背后也能看到她挺不耐烦的。

    想了好半晌,徐摇光拉开椅子,站起来。

    乔声本来以为徐摇光是要出来的,却没想到他拿着手机,直接朝着秦苒走去。

    “哎——徐少!”乔声站直身体,立马追了上去。

    徐摇光没理会他,他把自己手机一直保存的一张照片放大,然后放到秦苒面前。

    “什么事,说。”秦苒手上拿着书,有些不耐烦的偏过头。

    乔声拧着眉看了一眼,徐摇光手机上放大的照片似乎不太清楚,像素不好,应该是几年前的。

    上面是一个人的背影,穿着黑色的衣服,好像是OST的战服,头上扣着一个鸭舌帽。

    没有看到脸,但只一个背影,都能看得出的任情随性。

    “是吧?”徐摇光两只手撑着桌子,微微低头,目光看不出任何情绪,“Q。”

    ------题外话------

    *

    晚上见~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