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何晨洗完澡出来,桌子上,手机不停的响着。

    她看了一下,是《神之域》剧组群的消息。

    主摄影不在的时候,她帮忙拍过两天,林导自作主张的把她拉进了一个剧组群。

    此时群里面正在恭喜秦影帝杀青。

    何晨伸手划着消息,点开秦影帝的微信头像,看了好半晌,眸子微微转黑。

    忽然间手机铃声响起。

    是瞿太太的电话。

    何晨被惊醒,然后接起,脸上恢复了以往的温度,“伯母。”

    跟瞿子箫离婚后,她就没再叫瞿太太妈了。

    “小晨,”瞿太太那边挺激动的,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我听说你回国了,什么时候来京城,明天出来一趟吧,伯母给你介绍周家那小伙子……”

    何晨不动声色的拒绝。

    “那好,你们先加个微信,互相了解了解,”瞿太太也觉得太快了,想了想,妥协了一步:“那小伙子人非常优秀,比瞿子箫好上一百倍。”

    打完电话她给何晨发了一串微信名,让何晨看到这个微信后直接点同意。

    何晨一边吹头发一边看着这串微信名,吹完头发后,这个微信的主人没加她,何晨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想也有道理,让瞿太太说好的,各方面都不差,不管是个人还是家庭都应该看不上离过婚的人。

    尤其是瞿太太还会带滤镜看她,各方面标准又高了一层。

    她刚想关掉是微信,李雨珊的微信就发过来了——

    【晨姐!江总调职了,今天空降了个boss!我感觉他对你不满!你赶紧回来吧!】

    何晨漫不经心的回——

    【过两天。】

    **

    这边,瞿太太挂了电话,才摸着手机重新坐回沙发。

    她对面,一直沉默不语的瞿子箫看向瞿太太。

    他跟何晨离婚的事,整个瞿家已经心照不宣了。

    回国后他一直没有关注国何晨,听到瞿太太跟何晨打电话,他抬了抬头,“她今天才回国?”

    一个报社能请这么多天假?

    “人家请假跟你有关系?”瞿太太看到他就来气。

    瞿子箫又沉默了一下,手按着太阳穴,他没想到他妈妈喜欢何晨到这种程度,“听管家说您明天去阳城?”

    瞿太太没有立马回答,只看了瞿子箫一眼,“你对小晨没感觉,当初为什么同意跟她结婚?”

    她一直不明白,原本以为两个人同意结婚了,应该多少对对方有点好感。

    当初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双方都愣了一下。

    瞿太太觉得有戏,所以没有阻止。

    谁知道,结婚好几年了,依旧半点水花也起不来。

    听到这句话,瞿子箫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他轻而易举的转了话题,“妈,我先去书房。”

    瞿太太看着他的背影,差点儿拿杯子去砸他。

    “夫人,那我先走了。”瞿子箫的秘书看着这一幕,立马告辞。

    等出了瞿家的大门,瞿子箫的秘书才一身冷汗。

    他开车离开,从后视镜里看了看瞿家的大门。

    只有他最清楚,当初瞿子箫知道要结婚的时候,一开始并不愿意,看到何晨后改变了主意,何晨跟瞿子箫两人连个社交账号都没加,是在签协议的时候,瞿子箫才知道何晨的名字。

    瞿太太不知道,他却很清楚。

    结婚这么多年,两人秉持协议,瞿子箫连何家、何晨都没有认真了解过,何晨的名字、家室对瞿子箫来说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何晨的背影看上去跟那位欧阳小姐太像了。

    只是眼下瞿子箫关注着的宋青青比她更像,无论是长相、性格还是曾经学习的专业。

    豪门的事儿,谁懂呢,秘书深沉的摇了摇头。

    **

    何晨只在家呆了两天,这两天有何奶奶在,何父倒没对她挑三拣四。

    第三天她就收拾好东西从就回京城上班了。

    她扛着摄影机来到报社,报社的人对她时不时消失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这些人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有豪车来接何晨了。

    顶头大boss对何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办公室有些刚来的新人会说些身后,久了之后都会为何晨的能力折服,再难的新闻,她都有机会混进去。

    何晨在办公室最著名的传说就是两年前京城最顶级的秘密拜师宴,她不仅混进去了,还近距离的拍了几张大佬的照片,最重要的是这些照片最后还能登出来。

    让办公室的各位小弟小妹们叹为观止。

    毕竟报社,就没有晨姐做不到的事儿。

    今天何晨来上班的时候,办公室没有乱糟糟的,一片沉寂。

    “晨姐……”李雨珊看到何晨来,小声道。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办公室走出来,“何晨,来我办公室一趟。”

    两分钟后。

    何晨到达办公室:“周总。”

    周总抬头,看了何晨一眼,整个人内敛而沉稳,气势挺强,他也不说什么,只扔了一份文件给何晨:“这个金融界新锐的采访交给你。”

    何晨也没看,点头:“还有其他事吗?”

    “出去吧。”周总淡淡开口。

    等何晨离开了,周总身边的助理才看着她的背影,“听其他人说是受瞿家关照,不过这管驰的采访不好做,前后派了五个记者,都没成功。”

    “我也想知道,新娱记为什么对员工这么容忍。”周总锐利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

    下午。

    管驰的办公室。

    瞿子箫在跟管驰谈合作,管驰为人有些冷傲,不过他有这个资本。

    瞿子箫收了案子,起身,“管总,那我们下次再谈。”

    管驰看了他的脸一眼,又收回目光:“好。”

    两人正说着,外面的工作人员敲门进来,“管总,新娱记的记者来了。”

    管驰垂眸,“不……”

    “是何小姐。”管驰的工作人员再次道。

    管驰猛然抬头。

    对面的瞿子箫能很清楚的看到,向来风云不变色,比商场上那些老头还要懂得隐藏情绪,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表情崩裂的样子,虽然只有一秒。

    瞿子箫没窥探别人隐私的想法,拿着文件出门。

    他刚出办公室,就看到管驰的第一次秘书非常恭敬的带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往这边走。

    瞿子箫没想到管驰的第一秘书除了对管驰以外,还有对其他人这么和气的时候。

    他目光下意识的转向秘书旁边的人。

    对方一身碎花裙,身材高挑,脸上的表情有些漫不经心,没有化妆,白肤明眸,气质出众,随意的跟着秘书往里面走。

    看着这人的样子,瞿子箫甚至有点匪夷所思——

    跟平日里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他也认出来,这是何晨。

    对方并没有看他,跟着秘书走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门被关上。

    瞿子箫才收回目光,从M洲回来后,他又给了宋青青不少资源,这把何晨从心里摒弃,没想到猝不及防的又在这里看到何晨。

    “瞿总?”送瞿子箫的工作人员在一边提醒。

    瞿子箫收回目光,他拿好文件,跟着工作人员往电梯走,似乎不经意的问:“刚刚那位记者是什么人?”

    他不觉得管驰是那种会随意接受采访的人。

    “这个只有特助知道。”工作人员礼貌的回。

    瞿子箫没再说话。

    **

    管驰办公室。

    何晨做完了采访,又拍了两张照,才打了个响指,“放心,一定不损你,发文案前会让你过目。”

    “晚上一起吃饭?”管驰不在意文案,只看她要走,直接站起来,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何晨收好摄影机,摆了摆手:“再说,我赶着回去写新闻稿。”

    管驰看着她,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只放下笔,垂了眸子:“我送你下去。”

    何晨“啧”了一声,“不用。”

    管驰却没说话,自顾的走在前面,打开办公室的门。

    他一路把何晨送到楼下,何晨笑得洒脱,挥手告别。

    管驰却抓了她的手腕,低头看她,眸子里倒映着对面的大厦,“何晨,你要困自己多久?”

    何晨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一双眸子漆黑,“管驰,你逾越了。”

    管驰松开了她的手,看着她走入人海。

    “管总。”第一秘书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管驰依旧站在原地。

    陷入回忆。

    他跟何晨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同一个班级,何晨长得好看,又是个学霸,无论在哪个学校都是风云人物,选班长她几乎是全票过选,缺少的唯一一票是她自己。

    那时候管驰家世好,长相不差,锋芒毕露。

    何、管两家都觉得他跟何晨青梅竹马。

    只有管驰知道何晨没有这个意思。

    他年少轻狂,总在她值日的时候跟后排的人打游戏或者闹出其他动静,班级里没人敢管他,那时候,她被吵烦了,就会拿着教棍敲他的桌子:“滚去走廊。”

    **

    何晨走在人海,从兜里摸硬币想要去坐地铁,身侧忽然停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车窗降下。

    后座的陈宇兴冲冲的朝她招手,“何小姐,你去哪儿?”

    一分钟后,何晨坐在秦修尘的保姆车上。

    秦修尘戴着眼罩坐在后排,斜靠着车窗,有些闲散的慵懒,应该是睡着了。

    何晨上车的时候,他轻微动了下,似乎听见声音,他扯下眼罩,看到何晨上车,他稍顿,慢慢坐直,朝何晨颔首。

    “秦影帝。”何晨低头,打了声招呼。

    她没有坐秦修尘身边的位置,而是坐在了陈宇身侧。

    陈宇受宠若惊,十分热情,“大佬,我帮您放摄影机。”

    “不用。”

    “好的吧。”陈宇有些遗憾。

    陈宇顺路把何晨带到她的小区边,等何晨进了新娱记的大门,他才转身看向秦修尘,“秦影帝,何小姐刚刚说她的摄影作品通过审核了,她邀请我过两天去看展览,你听到没?”

    秦修尘靠着车窗,精致的眉尖蹙了蹙,淡淡开口:“听到了。”

    陈宇瞥了秦修尘一眼,嘀咕一声,何晨竟然没有邀请秦修尘。

    不过没敢说出来。

    只是心底觉得怪怪的。

    **

    何晨到了家。

    摸出钥匙刚要开门,在门边的时候,脚步忽然顿了一下,心头一跳。

    她往后退了一步。

    门正好被打开。

    是个戴宽大的眼镜的男人打开了门,笑眯眯的看着她:“何院等着你半天了。”

    何晨挑眉,扛着摄影机往里面走。

    就看到背对着她,穿着一身职业装站在窗边的女人。

    看到她进来,女人转过身,双手环胸看着她。

    “姐,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何晨把摄影机放到桌子上,问。

    何锦心轻嗤,“打听好我哪天回来,就去出差?”

    “怎么会。”何晨面不改色。

    何锦心也不拆穿她,只是看了秘书一眼,男人拿出来一个盒子,“二小姐,这是何院给你买的礼物。”

    “什么?”何晨伸手接过来,挑眉。

    秘书只微笑,“您看看就知道了。”

    何晨打开来一看,是把车钥匙,法拉利的。

    她神色一凛,刚想说话,何锦心抬眼看她,似笑非笑:“收好,是我自己的钱买的,没花他们的钱。”

    这个“他们”指的是何父何母。

    “这么有钱,你不会是贪污了吧?”何晨想了想,那她还得帮她掩盖证据。

    “何晨。”何锦心笑容未退,只是瞥向她的目光略带了些冷。

    “……啊,开玩笑的。”何晨摸了摸鼻子,她打开冰箱,想给何锦心两人拿水,却发现冰箱里全是啤酒。

    空气有些寂静。

    何锦心的秘书努力崩住不让自己笑。

    何晨又默默关上。

    何锦心按着眉心,她收回目光,叹气:“先回家吃饭。”

    今天何锦心回来,何家从上到下都喜气洋洋,连周围邻居都知道何家十分、十分出息的大女儿回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前来围观。

    毕竟平日里只能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何锦心那张脸。

    何父喜气洋洋的同何锦心说话,挺直腰杆的招待邻居,何奶奶也抓着何锦心的手,细细询问,脸上笑出了褶子。

    家里的阿姨也十分高兴,这气氛跟过年没什么两样。

    何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没什么存在感的跟常宁聊天——

    【求你,出个面,129把你的广告都打出去了,你不出来,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题外话------

    **

    别瞎猜测姐姐,姐姐真的十分优秀了~特别想写好何晨这个故事,也不会很长哒~

    昨天平安夜忘了,今天圣诞快乐!!爱你们!!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