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管茹说了不少,但一路上,何晨都没再开口。

    最后,管茹就不说话了。

    在路上行驶了一个半小时,车子停在了瞿家大门前。

    瞿家纵使经过了前段时间的低潮期,在京城圈子里,低调得多,但豪门底蕴却还在。

    何晨开了后车座门。

    管茹这才看向何晨的背影,她跟何晨从小一起长大,只是这一次觉得何晨变得有些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何晨姐,瞿少的新闻我看了……”

    何晨下车,她伸手关上车门,拿着摄影机往肩上一抗。

    侧头朝管茹看过去,只是笑了笑,挺大方又挺迷人的朝她挥手:“挺好的,谢谢,今天不方便,改天请你吃饭。”

    她直接回瞿家。

    背后,管茹看着何晨的背影,目光带着担忧,好半晌后,又叹气,她至今不知道,她哥哥当初为什么妥协……

    瞿家。

    何晨走到大门口,一个拿着茶壶的女佣直接看向她,微微皱眉,她看着何晨,上上下下扫了她一眼,对方一袭碎花裙上还有微小的线头,“您找谁?”

    何晨把肩膀上的摄影机,看了那女佣一眼,“我找瞿夫人。”

    女佣长相有些甜美,她看了眼何晨,不太相信的往回走。

    刚转身,瞿管家就来了。

    “少夫人,”瞿管家看到她,眼睛直接笑眯起来了,“您可算回来了,夫人等了您好久,正在厨房煲汤呢。”

    他转头看厨房的方向,一边说着,一边还要去接何晨的摄影机:“太太,少夫人回来了。”

    何晨看了看厨房的情况,就知道今晚可能走不了了,就把摄影机递给去瞿管家,“我去厨房看看。”

    “哎。”管家连忙扛着何晨的摄影机往楼上走。

    临走之前,他淡淡看了那女佣一眼。

    女佣被这一眼看得,整个人背后冷汗直流,瞿家不是一直有传言说那位瞿少夫人一直不受宠吗?

    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晨,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一趟,是不是不要妈了……”瞿太太从厨房出来,拿一张纸擦着自己的手,看着何晨,不由念叨,“今天是不是瞿子箫惹你生气了,那个混蛋!我已经叫他回来了!”

    提到瞿子箫,瞿太太手捂着胸口,脸色通红。

    “没有,网上都是捕风捉影的,妈您不要在意。”何晨摇头,同时也头疼,“您心脏不好,不要老生气。”

    瞿太太还要跟她说什么,何晨笑了笑,“我先上楼洗个澡。”

    楼上有何晨的专属房间,跟瞿子箫是分开的。

    她打开了房门,管家已经把她的摄影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

    何晨拿出摄影机里的优盘,然后直接打开电脑。

    她房间一共有两台电脑,笔记本跟一体机,都是秦苒送的全套装。

    何晨打开电脑,没有立马去看优盘今天的拍摄内容跟照片,而是点开历史记录,直接登录了一个黑白网站。

    若是有人在此,一定能看出来,这是129的官方网站。

    何晨给自己拿了罐啤酒,一边单手拉开拉环,一边浏览着上面的消息。

    找她接单的人一向很多,她比秦苒好一点,每个月都会接两三单任务。

    她今天要找的是M 洲的三单任务。

    才刚看到一半,门就被人忽然打开。

    何晨眉头一拧,直接缩小了网站页面,脚一蹬椅子,整个人转了身,看向背后。

    门边,瞿子箫穿着黑色西服,满脸黑气的看着她,有些不耐烦:“你又找我妈把我找回来了?何晨,你忘记了我们约法三章互相不干涉了?还是这是你的新把戏?”

    瞿子箫满脸黑气。

    他跟何晨的婚姻,完全是协议,他一心都是欧阳薇,偏偏他妈妈又不喜欢欧阳薇,而他也知道欧阳薇心有所属。

    当初跟何晨结婚,正好是因为何晨也不想被家里催婚。

    两人长辈都认识,都有结亲的意思。

    一拍即合。

    一开始他对这姑娘感觉还挺好的,安安分分。

    可后来,她也作妖了,三天两头找他母亲告状,若不是欧阳薇给他的资料,他还不知道表面看起看忠厚老实的何晨这么会作妖。

    而何晨也不知道哪里对上了瞿太太的眼,一告一个准,因此瞿子箫对她更为不耐烦,瞿子箫也不敢气他妈妈,瞿太太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今天会开到一半,就被瞿太太威逼利诱回来,让他给何晨道歉。

    为的还是一个什么新闻。

    瞿子箫声音还挺大,劈里啪啦的,何晨把最后一口啤酒喝下,又捏瘪啤酒罐,往垃圾桶一扔。

    心里想着,这要是秦苒,早就不耐烦揍瞿子箫一顿了。

    孤狼这脾气,也不知道谁惯出来的,她估摸着从小到大就没好过。

    “你还不值得。”何晨淡淡瞥瞿子箫一眼,“离婚协议我晚点发给你。”

    听到离婚两个字,瞿子箫心情好了不少,他深深看了何晨一眼:“希望如此。”

    他转身,直接去了楼下。

    房间内,何晨看着瞿子箫的背影。

    两个人拟离婚协议有两次了,都被瞿太太的突发心脏病吓退了。

    瞿太太对自己很好,何晨确实有些怕她的病情。

    想到这里,她伸手拿出了手机,给秦苒发了一条短信——【你们家那位心外科怎么样?】

    手机那头,秦苒已经下了飞机,到了沐楠的医院,收到这条信息,她也不太清楚,就问负责接她的程金,“你们老大心外科如何。”

    程金也收到了沐楠转危为安的消息,闻言,笑,“业界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秦苒点头,她把帽子扣到头上,慢吞吞的把原话给何晨发过去。

    这才继续往前走。

    收到这条消息的何晨笑了笑——

    【嗯,等下我发给病例给你。】

    何晨发完,直接下楼。

    楼下饭桌,瞿太太给何晨盛汤,“小晨,你是不是又要出差?一个女孩子家那么辛苦干嘛?你们老总也是,一开始让你去当战地记者,还三天两头的去出差!”

    “妈,我还好,”何晨笑眯眯的给瞿太太夹了根青菜,瞿太太心脏不好,不适合油腻,“听管家说您最近身体不好,过两天我陪您去检查一下吧。”

    “呵,要不是有个逆子,我身体一直很好,”瞿太太冷笑着看向瞿子箫,转而又笑眯眯的给何晨夹了块肉,“小晨你多吃点。”

    看着何晨吃完肉,瞿太太才冷淡的看向瞿子箫,“你明天晚上是不是有个拍卖会,带小晨一起去。”

    瞿子箫皱眉,他看了眼何晨,以往何晨都会以加班为理由拒绝。

    却没想到何晨没说话,只低头喝汤,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眸底晦涩更重,“好,妈。”

    他刚说完,何晨就不紧不慢的抬头,“妈,我明天有个新闻稿,没时间。”

    瞿太太立马温和的开口,“行,那你忙,不要太累。”

    吃完饭,何晨说自己还要加班,就上楼。

    瞿太太拿手帕擦了擦嘴,冷淡的看向瞿子箫,“跟我上楼。”

    **

    楼上,瞿太太房间。

    “啪——”

    她把一张报纸扔到桌子上,严厉的盯着瞿子箫:“怎么回事!”

    报纸上,正是他根宋青青的头条。

    “妈,宋青青只是我的学妹,她以前学刑侦的,才刚下娱乐圈,我们只不过在酒店巧遇,”瞿子箫头疼的按着太阳穴,“是不是又是何晨她……”

    “什么小晨,她什么话都没有跟我说!瞿子箫,你是个男人,结了婚就该洁身自好,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也不该有!”自己的儿子,瞿夫人自然知道这些报道不是真的,他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

    她只是捂着胸口生气,“小晨有什么不好?考上了S大摄影系,还在国外留了学,人品样貌哪里都不差,那个欧阳薇哪里好,人都消失了你还在想着她?”

    “好了,妈,您别生气……”瞿子箫立马给瞿太太顺气,绝口不提欧阳薇。

    心里倒是意外,何晨还在国外留过学?

    不过也就随意一想。

    好半晌,他才以公司有急事忙,离开。

    半个小时后,黑街酒吧一条街。

    京城几个公子哥在一起喝酒。

    “听说没有,管家那位大少爷回来了,海归精英,年少有为,京城不少人捧着呢,我家老爷子都还逮着他教训我不学无术。嗯?瞿少,怎么苦大仇深的,”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人看向瞿子箫,见他一直不在状态,不由笑,“还是因为家里那位的事儿?”

    这些都是瞿子箫的发小,几个人感情都很好。

    “肯定还是他那个老婆,对了你老婆叫什么来着?算了,”寸头男人晃着酒杯,不在意,“也不知道你妈怎么了,找了个身材样貌才情甚至家世都远远不如……”

    寸头男人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他连忙噤声,不敢提瞿子箫的心头朱砂痣。

    瞿子箫跟何晨结婚这么多年,瞿子箫也没带何晨见过他的哥们儿,从这一点就知道他的态度。

    瞿子箫没说话,只喝酒。

    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看,邮箱里多了份离婚协议。

    ------题外话------

    **

    今天看到了有人问顾西迟这几个人,他cp是叶,东西这对cp还用问吗,实锤了啊!!但是这两个人不写了,要是写也可能只放个小片段在放微博上(捂脸)

    晚安(我再理理大佬线)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