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巨鳄先生,怎么跟他们一起……”明海内心还是有些期许的。

    他看向巨鳄。

    然而巨鳄此时却没心情理会他。

    身边,听着明海的话,杨老先生彻底崩了。

    他忍不住往后倒退,几欲坐到地上。

    然而程隽却没看他。

    什么徐家什么地下联盟……

    程隽现在都不想管!

    他只是心慌意乱的看着秦苒,手捧着她的脸,“我们先去我师弟那里好不好?”

    秦苒还想把徐家的事情解决完。

    只是看着程隽的样子,他向来矜贵自持,无论遇到什么情行,都不损他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

    此时紧张、无措毕现。

    秦苒看着他,好半晌,无奈开口:“好,我跟去,别担心。”

    程隽手有些不稳的,把秦苒大衣上面的两粒扣子扣好。

    他匆忙带着秦苒离开。

    两人离开。

    明海跟杨老先生都被人带下去,杨老先生在生意场上,一直以笑面虎著称,此时却笑不出来,只看向抓着他的程火,十分的不甘。

    “们是怎么说服巨鳄的?”不甘,都不甘,明海也不甘,他死也想象不出来巨鳄这个点。

    明明他跟通过巨鳄跟欧阳薇都联系到了。

    程火目光复杂的看着明海,又带着点轻微的同情:“知道巨鳄他兄弟孤狼是谁吗?”

    孤狼?

    明海抬头,嘴角动了动:“谁?”

    “秦苒。”程火淡淡开口。

    “砰——”

    明海双眸彻底无神,忘了思考。

    谁都不知道,这一夜看似平静,京城却塌了半边天。

    **

    不远处,郝队跟程金在处理剩下的事。

    程土看着秦苒程隽离开的背影,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难怪我一直觉得秦小姐很奇怪,原来地下联盟的第三大掌权人是她……”

    巨鳄跟程土一向敌对,现在也没时间管他,只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询问程水,“他们刚刚说我兄弟体内有病毒?”

    程水面色也不太好,他摇头,“我也不知道情况,老大他们现在应该在医学研究院。”

    顾西迟在医学研究院。

    “谢谢。”巨鳄没多话,得到答案,直接转身离开。

    去医学研究院。

    程水停在原地,他也想去看看秦苒的情况,但这边他们必须得撑住。

    脑子里思绪不断闪过,好半晌,他猛然抬头:“不对!”

    “什么不对?”郝队把人全都抓起来了,听到程水的声音,不由走过来,“我们今天大获全胜,比我想象中还要简单得多。”

    “简单?”听郝队这么说,程金也觉得不对。

    五行中,程水跟程金都是程隽的军师,无论是谋略还是其他方面,都直逼程隽。

    “们不要忘了,地下联盟为什么沉寂了两年,最近才复出,”程水看向身边几人,沉声开口,他一直混迹M洲,对M洲情况十分了解,“当时M洲有内情传出,地下联盟内乱,然后出现了稳坐第三把交椅的副盟主死亡的消息……”

    秦苒没死,说明当初她是诈死。

    依照程水对秦苒的了解,当时地下联盟内部肯定发生了一些事,很可能是叛乱或者其他……

    不然地下联盟不会分裂。

    以她的手段,想要隐藏下去,不可能会被人找到。

    现在她站出来,完全是因为徐家,还有京城的内乱……

    程水跟程金相互看了一眼,都想到一种可能:“有人设局逼秦小姐出面!”

    程金捏紧了拳头,“我们可以往好的方面想,设计秦小姐可以理解,但没必要为此大花费力气去设计徐家……”

    程水摇头,他侧身看向程土:“程土,怎么拦住杨殊晏的?”

    “巨鳄那边在边境机场拦住了人,没废多大力气……”程土虽是个莽夫,但也有些脑子,听到程水这么说,也发现不对。

    杨殊晏是程隽都忌惮的人,哪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巨鳄拦住?

    就算有谢九帮忙也不可能。

    “程金,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我怕这件事背后……有更大的阴谋,”听程土这么说,程水扶正眼镜,想了想之前程隽的吩咐,眼眸眯起:“就算有巨鳄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他低头,低声同程土说了几句。

    程土听完,惊讶的看了眼程水。

    **

    医学研究院。

    “抱歉,先生……”几个门卫拦住了陌生人巨鳄。

    巨鳄没有看他,脚步也没有停下。

    他身侧的手下笑眯眯的擒住门卫,并按了大门开关,在电脑上随手按了几串代码,就查到顾西迟的实验室,才抬头扔给巨鳄一张磁卡,并道:“老大,西楼B502。”

    巨鳄抬脚进去。

    门卫惊恐的瞪大眼睛。

    “这位兄弟,别担心,我们老大只是去找顾西迟医生。”巨鳄的手下等看不到巨鳄的身影了,才松开门卫,拍拍他的衣袖,笑着安抚了一句,才带着人进去。

    等巨鳄一行人走后。

    几个门卫面面相觑,“老三,我要不要报警?这几个人看着就不简单,程少刚刚才去找了顾先生……”

    “不用,”老三看了远去的那一行人,目光带着忌惮,“今天就当没看到这件事,京城恐怕真的不太平了……”

    余下一个门卫也点头,“神仙打架,我们凡人还是不要管了,当作没看到就好。”

    几个人默契的当这件事没发生。

    顾西迟实验室。

    秦苒倚着实验仪器,手上夹着电子测试仪。

    “这什么破机器!”顾西迟暴躁的踹了他的机器一脚。

    前天,程隽就跟他说了秦苒的事。

    秦苒的血液确实有异常。

    “给的小苒儿的数据我昨天就在分析,在一院大数据库里调查到了十项案例,其他医院的资料我们还在收集,很像程老爷子当初体内病毒的升级版,与最近流行的一种病菌很像,Y3病毒,未知。”顾西迟拧眉,“应该还没有大型传播,师兄,还没研究出结果之前,京城的人流要控制住。”

    顾西迟在实验室不眠不休的研究的两天,核酸分子解算出来了,但蛋白质结构顾西迟还没有丝毫头绪。

    暂时命名Y3病毒。

    数据库太庞大,当初陈淑兰那边顾西迟一个人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加上程隽才成功研究出来,眼下只有两天,顾西迟连个实验白鼠都没来得及观察。

    医学上的病毒基本上只能抑制,不能彻底销毁。

    比埃博拉病毒还要恐怖惊险。

    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

    “好。”程隽看了眼一块玻璃隔开的秦苒方向,淡淡开口,“我让人去办。”

    顾西迟拧眉,“这到底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他抿唇,也看向秦苒,对方一手夹着仪器,一手把玩着手机,似乎挺不在意的:“她……知道吗?”

    “知道,”程隽没抬头,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把徐老的死亡鉴定给我。”

    他收回目光,拿着试管,镇定自若的看电脑上跳动出来的数据。

    边上还放着一本厚厚的病毒学宝典。

    “情况复杂?”巨鳄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两人身后,“需要我们帮忙吗?”

    “是……”顾西迟被突然出现的巨鳄吓了一跳。

    B502有秦苒给他设计的各项红外线以及机关,一般人进来都要经过顾西迟的同意,这人怎么就不动声色的就进来了?

    “楼月。”巨鳄看了他一眼,然后朝外面指了指,“外面那是我兄弟。”

    那就是秦苒的朋友。

    秦苒古怪的朋友多了去,顾西迟略微收起了疑虑,这机关本来就是秦苒提供的。

    见程隽对这突然出现的人也没第一,顾西迟就不跟巨鳄客气了,“手里有人吗?”

    巨鳄点头。

    “行,帮我稳住研究院。”顾西迟拿了一份报告,一边走一边看向巨鳄,“给我两个人,我要召开紧急会议。”

    “青林,跟着他。”巨鳄偏头,吩咐青林。

    青林朝顾西迟拱手,“顾先生,我是青林,有事尽管吩咐!”

    顾西迟挑眉,这青林身上的气势,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不过眼下病毒的事情比较重要,顾西迟没再管这些人。

    **

    医学研究院紧急会议。

    顾西迟名声远传国际,又有程家在背后,他在医学研究院地位很高,但大部分人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他召开的会议,医学研究院几乎每个研究员跟负责人都来了。

    京城最近不太平,医学研究院跟程家不然不太好过,但比徐家好太多。

    像是程家这种大家族,多少都是有些底蕴的,徐家之前因为在M洲投入过多,几乎是孤注一掷,根基被动摇,也因为如此程家没有徐家晃动的厉害,顶多就是程温如跟程饶瀚的内斗,外加一个聂家虎视眈眈。

    比起摇摇欲坠的欧阳家跟群龙无首的徐家。

    程家跟秦家都算比较平静的。

    医学研究院的负责人,一大部分都是程家支系人。

    此时顾西迟召开紧急会议,人几乎都来全了。

    顾西迟站在最前方,他两只手撑着桌子,“成立两个小组。”

    一院院长程卫平看着发下来的一份报告,全都看完之后,心里也开始恐慌,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顾先生,我这就通知各大医院隔离病人!”

    向来全世界的人都谈未知病毒色变。

    很早之前既有专家说过,某些实验室的病毒如果拿出来,够灭绝人类好几次。

    比起这未知的病毒,四大家族的斗争真的不算什么了。

    “Y3病毒的事情,不要传出去。”这种时候就怕人心乱了,那样情况更加不可控。

    “我们知道,”程卫平郑重的看向顾西迟,“但病毒蛋白分子我们还没能力解算出来……”

    “这件事我们已经联系医学组织了,”顾西迟看向办公室的人,想了想,开口,“现在整个医学组织的实验室都在研究Y3,我们需要提供病毒样本跟资料,程院长,这件事带一组人来交接。”

    医学组织是医学界最权威的殿堂。

    不管什么事,只要扯上“医学组织”,所有人的心都会放下一半。

    办公室的人心情如同过山车,听闻Y3病毒的时候,会议室内的人心都在谷底,眼下听闻医学组织都出手了,气氛又高昂起来。

    “竟然有医学组织的人帮忙,”会议室里的人都拿着资料,“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对研究院对程家都是好事,去通报大少爷跟大小姐!”

    医学研究院归属程家,这种大事,肯定要同程温如他们商量,并控制住消息不外流。

    **

    医学实验室的灯一夜未熄。

    顾西迟同医学组织那边联系,程隽也在观察大数据,进行各项研究。

    秦苒与程隽一块玻璃之隔,此时她正在同秦修尘打电话,声音一如既往,“安排人尽快接小陵回来。”

    “小陵?”秦陵还在国外跟着唐均学习,但秦苒这么说肯定有她的想法,她不说,秦修尘也不多问,“好,我就去准备。”

    挂断电话,秦苒才舒出一口气,往后面靠了靠。

    她伸手捏了捏喉咙。

    “还不睡。”程隽从里面出来,手上拿了个毛毯,看到秦苒,薄凉的眉眼也温和很多。

    “睡不着。”秦苒不太在意的开口。

    她睡眠质量一直不好。

    程隽是知道的。

    他看了眼她脖颈上挂着的忘忧,不由顿了顿,长长的睫毛垂下,伸手想要碰碰她的脸。

    被秦苒避开。

    “我都听到了,”秦苒叹了口气,她自行抽走程隽手里的毛毯,给自己裹上:“Y3病毒。”

    说到这里,秦苒抬头,朝程隽笑了笑,“不怕死啊。”

    以前不知道,秦苒肆无忌惮。

    但现在秦苒怕了。

    她不学医,但她生物也不差,比埃博拉还要恐怖的病毒,她知道这种病毒威胁性。

    顾西迟还没研究出来这种病毒的传染途径。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苒姐,这会儿却怕程隽也出事。

    闻言,程隽一双平静的眸子也渐渐深起来,低垂的睫毛颤了颤,伸手抓住秦苒的衣领,什么也没说,狠狠的低下头,掌心慢慢滑下,紧紧的扣住秦苒的手。

    秦苒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身侧空气稀薄又炙热,能清晰的感觉到脸边滚烫的气息。

    程隽向来温雅,此时的动作却带了些肆意的强硬。

    “乖乖的呆在这里,其他交给我。”

    **

    程隽起身,随手解开最上面的一粒扣子。

    两边的袖子也被卷起,露出清瘦的一段手腕。

    “我爸当初的资料给我。”他开口。

    专心研究病毒的顾西迟完全没有意识到玻璃外之隔发生的事,听到声音,他只偏头,“程老爷子的资料?行。”

    顾西迟在这里呆了一年多,都是研究程老爷子的身上的病情。

    他转身,从自己开着的电脑上找出来一份程老的文档,直接打印出来,“怎么会想起老爷子?”

    顾西迟研究了一年,资料很多。

    足足有五十张。

    两人就等着他慢慢打印。

    程隽拿着打印出来的资料,一张张翻看。

    顾西迟一看程隽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会怀疑……”

    程隽没再说话,专心看程老的病情。

    五十张纸,他全都看完也不过五分钟。

    与此同时,顾西迟也在看两人的病情……

    “苒苒也有失眠症,”看完之后,顾西迟才发现惊天事实,“她……她有轻微的狂躁症,情绪不稳,我一直觉得她睡眠不好是家族遗传病……”

    对比她跟程老爷子的病情,有好几项重合。

    最主要的一项,都是需要忘忧压制。

    顾西迟看完,骨头缝都在发冷,“师兄,怎么想到爸跟她的……”

    “他们俩都用忘忧来抑制。”程隽手中的纸张渐渐变形。

    但还是不对,秦苒跟程老、徐老表现不同。

    不然程隽不会这么久才观察出来。

    似乎是想到顾西迟再想什么,程隽抬头,冷静的开口,“之前她体内的病毒没有完全被激发,如同她体内其他亿万的细胞一样存在,只影响她的睡眠,只最近才被徐家人激发。”

    这样一来,就完全说得通了。

    顾西迟猛然低头,想起来之前程隽找他要徐老的死亡鉴定,他慌忙从一堆资料中翻出徐老的死亡鉴定,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他一直没怀疑过徐老的死亡问题。

    当初徐老死的时候顾西迟也在场,见证了秦苒的自责与痛苦。

    没有人比顾西迟更清楚,秦苒这个人极其重情重义。

    可……

    现在……

    程隽冷笑,“徐世影知道自己身有病毒,他这么着急扩散到M洲,是为了子孙脱离被人掌控的命运。”

    可他最不该的是,孑然一身死了,死前却还摆了秦苒一道。

    徐世影或者是看重了秦苒的潜力,想让秦苒对他报以愧疚,让秦苒在将来的乱流中保住徐家!

    也或许是真正为了秦苒着想,想以自己的死激励秦苒。

    程隽喉间哽咽。

    眸光深寒。

    他一直以为,至少秦苒十六岁之前的生活有潘明月魏子杭有宋律庭,有他从未见过的潘明轩……

    必然是潇洒自在。

    程隽闭了闭眼。

    他从小就活在所有人的算计中,早就习惯了。

    也不在意。

    可现在换成秦苒……

    “我记得她是从记事开始就与其他人不同……”顾西迟喃喃开口,他不由看向外面秦苒的背影,内心一片刺骨的寒,早在云城的时候他一直非常担心秦苒的状态:“有谁从她一出生就开始算计她……”

    “忘忧……”顾西迟深吸一口气,眼下不是查这些的时候,他抬头看向程隽,“眼下最重要是找到种植忘忧的人,忘忧既然能缓解老爷子跟小苒儿的病情,我们肯定能从其中找到想要的东西,师兄,这可能是唯一的突破口了!能找到人吗?”

    “这件事不要告诉她,其他交给我。”程隽拿着手机,联系程木。

    因为秦苒的关系,忘忧一直有程木跟林爸爸负责,两人还研究出了一片园圃。

    找完程木之后,他又重新拨了一个电话给程水,声音漠然的吩咐了几句。

    **

    此时的程木一无是处的跟着哥哥们。

    看到几个哥哥们酷酷的、有条不紊的安排事情的时候,程木心里不是没有失落感的。

    他好歹隐藏下去内心的失落,跟在程金身后,安排人封锁京城各大小出入口。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正是程隽。

    手机那头的程隽只说了几句话,程木忽然间精神抖擞,他转身,看向程金,“哥,我不能帮了。”

    程金拿着手机正在好多通话,听到程木这一句,不由看他一眼,意外的挑眉:“干嘛去?”

    “我要去医院研究院,帮隽爷。”程木挺了挺胸膛,拿着手机去联系林爸爸。

    背后,程火咬着一根烟,“他还能去研究院帮老大?”

    这开玩笑呢?

    **

    凌晨三点。

    京城黑街。

    扛着摄影机的女人身形矫健,她脚踩着看不清人脸的大汉的后背,笑得懒散。

    按了下耳边的耳麦,“常宁老大,人给抓到了,来几个人到二街把他给带回去。”

    “马上。”那边的常宁也没睡,他整理好衣着,迅速出来。

    何晨把摄影机搁在大汉背上。

    这才抬头看对面的几个黑衣人。

    她抬起右手,几颗子弹随意的散落在地上,发出几道响声,何晨单手插兜,“几位兄弟,想跟我抢人?这是我看中了一年多的人,想抢,没那么容易。”

    对面为首的男人如同冰山,一身血气,如同罗刹。

    他拧眉,看了何晨耳边的通讯器一眼。

    然后抬手,制止了手下,“129的人?”

    何晨笑得毫无攻击力,“差不多。”

    “走。”男人冷漠无情的看她一眼,目光凝在她的耳边半晌,蓦然会转身,直接消失在夜色中。

    不远处,何晨踩着大汉的脚稍微用力,她眯眼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略显疑惑,资料库中并没有关于男人的任何资料。

    不多时,常宁赶过来,他看向何晨脚边散落的子弹,拧眉:“出事了?”

    “几个奇怪的人,”何晨放下脚,让人把大汉抬走,并伸手勾起身边的摄影机,“毒龙我给抓到手了。”

    “好,”常宁看了看被何晨打成猪头的毒龙,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孤狼那边出了问题。”

    “什么?”正整理自己摄影机的何晨不由抬头,“有程隽跟地下联盟在,她那边还有问题?”

    “病毒,”常宁跟何晨解释了几句,才正色道:“现在全城戒严。”

    “她警惕性这么差?”何晨拧眉。

    常宁略微思索了一下,才摇头:“我怕是……她体内很早之前就潜伏了病毒。”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有顾西迟他们在,应该没事吧?”这些事不在何晨的知识范围。

    “看情况。”常宁收回目光。

    何晨点点头,她把摄影机重新抗在肩上,“这毒龙十分会伪装,之前是马修手里排名第三的通缉犯,身边还有其他势力的人监视,我花费了一年潜伏才将人引到京城成功抓捕,还有个莫名奇妙的罗刹要跟我抢他,好好审。”

    “行。”常宁看了何晨一眼,让人把毒龙带回去。

    何晨朝背后挥了挥手,“我去看看我们家小孤狼。”

    常宁同手下一起回去,把毒龙关押起来。

    抓到毒龙,他本该联系秦苒。

    可现在……

    常宁想了想,还是把电话打到了程隽那里。

    “啧,这么难搞的人物,老大抓他干嘛?”渣龙打着哈欠往常宁的办公室走,“何晨她这样,让通缉了毒龙好几年的马修情何以堪。”

    不过能抓到世界到处流窜的毒龙,也只有千面间谍出手。

    其他人,都不行。

    “他是宁海镇712的主犯。”常宁瞥渣龙一眼。

    “咳咳——”渣龙震惊的抬头,“那里有什么人物能惊动毒龙?莫非是大佬?但也不对,她那时候身份连我们都不知道。”

    “孤狼外婆。”常宁淡淡开口。

    渣龙不是常宁跟何晨,对秦苒的家庭状况不了解,听到秦苒外婆,不由睁大眼睛,“大佬外婆是什么人?”

    闻言,常宁没理会渣龙。

    只是走到电脑面前,一边调动资料,一边等程隽过来。

    程隽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四点。

    他带着一身风露而来。

    “常所长……”程隽对待常宁这几个人都非常有礼貌。

    “叫我常哥就行,”常宁随意的挥手,并拿了份资料给他,“一家人,不必拘束。”

    程隽接过来资料,看了眼,眸光一顿,“这是……”

    “去年我查的她外婆的资料,当初她外婆病危,应该也知道,是因为京城药物全都被调离。”常宁看向程隽。

    “我知道。”程隽点头,只是那时他没有想太多。

    “是两个势力,”常宁伸手指着上面的资料,“很复杂,中间转过了无数人,最近渣龙跟何晨回来后,地下联盟的人出现,我们才查清楚,但还有些地方很模糊。”

    连129都用了一年多才查清楚。

    程隽低头看着资料上的一个人,内心思绪万千,“京大医学实验室安教授?”

    这位安教授他知道,京大医学系十分有名的一个老教授。

    没教过程隽,但因为这位安教授一直励志于慈善,程隽听过他的名字。

    “我们只能调查到这里,其他都要交给了。还有个人,我刚刚审了一遍,我觉得只有能问出来些什么。”常宁看向程隽。

    程隽是什么人,他自然也知道,刑警大队的大哥大。

    程隽收起资料,“谁?”

    “毒龙。”常宁缓缓开口。

    程隽猛然抬头。

    **

    早上六点,程隽才从129大门口出来。

    接近四月,早上的温度不是很高,空气中还夹杂着丝丝寒意。

    程隽嘴里淡淡的咬着烟,提神。

    他没有回研究院,只是拿起手机,给陆照影打了个电话。

    陆照影现在全部心思都在陆家这里,并不知道秦苒这边的事。

    “隽爷?”接到程隽的电话,陆照影有些疑惑。

    程隽停在路口,身影修长挺拔,他吐出一道烟圈,轻声询问:“有魏子杭的电话吗?”

    半个小时后。

    A大边的咖啡厅。

    魏子杭拿着书,匆匆赶过来,他坐到程隽对面,风神清绝,“程少,苒姐那边出问题了?”

    程隽把一杯奶茶推到魏子杭那边,淡淡摇头,“不是,我问几件事。”

    “您问。”对程隽,魏子杭一直十分敬畏。

    即便京城对程隽的传言已经满天飞了。

    “关于苒姐的事情,”程隽拿着勺子搅着咖啡,似乎不经意的开口,“小时候到现在的事情,知道多少?”

    “苒姐?”魏子杭看了程隽一眼,提到秦苒,他也沉默了一下。

    程隽就安静的等着。

    魏子杭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缓缓点上,好半晌,他看了程隽一眼,“关于什么类型的?”

    “有些奇怪的,随便说。”程隽往后面靠了靠,另一只手扯了扯衣领,声音略显寡淡。

    看起来有些像秦苒平时那不着调的样子。

    “她小时候经常无缘无故的离开,她自己说是逃学……不过我知道她应该是去京大医学院找什么人,”对于程隽,魏子杭这些人也基本认可了他,问起秦苒的事情,魏子杭没多隐瞒,提到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还有一次,她半夜回来,满身是血……”

    魏子杭说的很细。

    他看得也很清楚,听到他说对方满身是血的时候,程隽拿着小勺子的手背青筋毕现。

    “她义父呢,知道她义父的事情吗?”程隽再度询问。

    “说云光财团那位?”魏子杭提起云光财团,不由拧眉,最近云光财团的事情京城传遍了,他对杨老爷子也是不喜的,“不知道,她跟陈奶奶都没说过。”

    程隽点点头。

    陈淑兰那样的人物认识杨老爷子不意外,但若是认了干爹,周边所有人都瞒住,程隽才觉得是意外。

    他伸手,拿起了咖啡杯,喝了一口,才看向魏子杭,眉眼间情绪全都敛下,“谢谢。”

    同魏子杭分别,程隽没去研究院,先回亭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身上的烟味跟眉宇间的倦色全都不见。

    他才开车去了医学研究院。

    秦苒这个时候还在顾西迟实验室这边的休息室。

    她现在是顾西迟的重点看护对象。

    程隽站在门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跟状态,才朝秦苒这边走过来,他身形修长,骨相好看,走进来的时候印着灯光,眉眼分明的矜伐,苍冷的实验室都被添了几分色彩。

    “我先去跑个新闻,待会儿再来看。”坐在秦苒对面的何晨看到程隽,就收起了自己的东西离开。

    程隽同何晨打了个招呼,才坐到秦苒对面,眉眼添了几分烟火气,把早餐摆在她面前,“家里厨师做的早餐,非让我带过来。”

    他把早餐跟碗筷一一摆好,同以往没什么两样,语气不急不缓的:“吃吧。”

    “哦。”秦苒翘着二郎腿,扫了眼桌子上的食物,有些多。

    还没说什么。

    里面的程木、林爸爸跟顾西迟出来,“谢谢隽爷!”

    程木看了眼程隽,就坐到秦苒对面,拿起筷子,夹了个包子。

    林爸爸一边吃,一边跟程木讨论“活性”的问题。

    秦苒吃完,她看着这些人,一点不把自己当“隔离”人看待,她头疼的按了下太阳穴。

    并抬腿,踢了踢程隽的脚,“隽爷,就不能……”

    约束他们一下?

    程隽在跟顾西迟讨论研究课题的问题,闻言,他侧了侧头,从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塞到秦苒嘴里,气定神闲的道:“乖一点。”

    秦苒看着他这么淡定的样子,不由摸摸鼻尖,咬着棒棒糖,没再开口。

    “电脑给带来了。”程隽继续开口。

    行吧。

    秦苒看着桌子上的电脑,思忖半晌,她这样就不能继续祸害人了,只能远程帮南慧瑶跟叶师兄他们掌控数据。

    她想了想,还是打开宋律庭的微信,给宋律庭发了一句——

    【宋大哥,最近研究院跟廖院士那边,帮我看好。】

    宋律庭感觉敏锐,秦苒一开始不同意他参与,眼下秦苒又这番说辞。

    他想都没想,就给秦苒打了个电话。

    被秦苒含糊其辞过去了,“知道最近程家跟云光财团都出了问题,我要处理这边。”

    宋律庭聪明,他知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也知道问秦苒问不出来,“最近传言有个流行感冒,注意一点,也喜欢戴口罩,没事多戴口罩。”

    他从潘明月到魏子杭到秦苒到沐楠,全都叮嘱了一遍。

    秦苒坐在桌子上,晃着一双大长腿,目光朝程隽那个方向看了一眼,轻声笑:“好,宋大哥,们也要小心一点。”

    她挂断电话。

    才看向程隽那边,微微皱眉:“病毒的事情已经被宣扬出去了,刚刚宋大哥跟我说了。”

    “这件事涉及的人多,控制不住,”程隽不太在意,随口道,“我们只能控制扩散的速度,控制不了所有消息。”

    毕竟,每个医院都有被隔离的病人,那些医生护士总会告诉家里人。

    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

    消息透漏出去,早晚的事儿。

    电话另一边,宋律庭掐断手机,眉眼垂着,又一个电话打到了魏子杭那儿。

    **

    研究院有了医学组织跟林家人的加入,开始了新的研究方向,这个课题,几乎将全世界所有顶尖的人才全都聚集在一起了。

    其中还包括林家诡异的“忘忧”系列植物。

    已经明确了一款疫苗。

    程家经过前段时间的波折,也是元气大伤,在恢复阶段,突然间有了医学组织跟神秘植物系列,公开出去,股票跟融资疯涨。

    程家研究院管理阶层人物全都坐在会议桌上,开着大会。

    程饶瀚更是满面红光,志气昂扬:“这次我们程家算是成功出线了,京城病毒好好控制,有M洲医学组织跟‘忘忧’背后人在,我们研究院这次要享誉世界!走上M洲也指日可待。”

    “大少爷管理有方,”研究院的负责人恭维的开口,“毕竟有您在,才吸引了这么多人。”

    程饶瀚当初跟欧阳薇交好,调查过“忘忧”背后的事情,他大张旗鼓的,所有人都知道。

    反而程温如向来不宣扬这些事儿。

    也因此,大部分人都在恭维程饶瀚。

    “大少爷,最近云光财团跟明海那边都没有动静,更有传言他们被抓起来了,我们何不趁此机会大干一场,让那聂家好好看看……”有人开口。

    有抱负的,没有哪个不想干一场大事,尤其程饶瀚最近春风得意,他听着身边人的话,略微思索了一下,才点头,“好!”

    **

    程饶瀚这边的情况程隽不知道,也不在意。

    他同顾西迟林爸爸还有医学组织的人已经研究出了一些头绪。

    实验室。

    程隽拿着试管,看了眼秦苒正在外面翘着腿玩游戏,他才低头,重新整理手上的实验。

    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一看,是程金。

    “安教授我找到了,”程水那边正在机场,最近机场限流,只能进不能出,他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他已经回京大医学实验室了。”

    “好。”程隽伸手,不紧不慢的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才往外面走。

    在玩游戏的秦苒身后顿了顿。

    秦苒在玩儿九州游,登的是他的账号,开着外音,还能听到林思然的声音,“苒苒,扛,给我扛伤害,我要亲自杀了他!”

    “别急,”秦苒咬着棒棒糖,她从来京城后就一直在忙,很久没这么闲了,她不紧不慢的操控着人物,悠闲的道,“爹正扛着呢。”

    “卧槽林思然不是人,竟然让苒姐一个输出给扛伤害!”一道男声响起。

    程隽抬了抬头,记起来这道男声是秦苒那高中同学何文。

    他本来想跟秦苒说一声出去,看秦苒玩的的这么开心,也没打扰她。

    他轻手轻脚的出去。

    这里距离京大不远。

    程隽开车出去。

    没多长时间就到了京大。

    如今京城各大医院跟医学界的人都知道了病毒的消息,人心惶惶,京大医学实验室也成立了医学小组,正研究这些。

    程隽早现在京大医学系也是不亚于秦苒的变态人物。

    以至于他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医学系的人脑袋上,认识他的人不少。

    “程学长?您怎么来这里了,您找谁?”他将车停在实验室大门口,就有人认出了他,万分激动的开口。

    程隽将车门关上,朝说话的人看过去,“我找安教授,知道他在哪儿吗?”

    医学系的教授就那么几个人,叫安教授的更是不多。

    尤其是安教授这种一直做慈善,帮助孤儿的老教授,在医学院更是名声赫赫。

    男同学连忙开口,“我知道安教授,他在医学系帮人代课,我带去找他!”

    “谢谢。”程隽礼貌的开口。

    医学系教学楼距离这里并不远。

    男生很快带着程隽找到了教室。

    安教授还在上课。

    程隽也没突兀的叫人,只是从阶梯教室后面进去,坐在最后一排。

    他气质太过特殊,一身矜伐的气息,过份盛极的脸,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很快就有人认出了他。

    安教授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慢吞吞的讲课,看到班里一大半人都在看程隽那边,他不由笑了一下,医学界,对程隽这从无失败率的外科医生如雷贯耳。

    “大家既然都无心听讲,我们让们程学长上一课可好?”

    程隽被迫上了半节课。

    下课后,安教授才推了下眼镜,朝程隽看过去,“找我是为了宁老的孙女吧,来我办公室说。”

    程隽跟秦苒的事情,在京城这个圈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坐。”安教授给程隽倒了杯茶,并看向他,“想要问什么?”

    “我想知道所有,包括她跟她外婆。”程隽拿着茶杯,容色沉稳,不急不躁。

    他跟常宁都查了安教授的背景。

    “很厉害,我都能被找到。”安教授推了下老花镜,他捧着一杯热茶,打太极。

    “知道京城的Y3病毒吗。”程隽淡淡开口。

    安教授不太在意,“有所耳闻。”

    “她身上有。”程隽面无表情的看着安教授。

    “啪——”

    安教授手里的热茶掉在大理石地上,他眸光呆滞的看着程隽,嘴角颤抖。

    程隽安静的等安教授反应。

    好半晌,安教授才站起来,他走到柜子边,拿出一串钥匙,开了锁,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白色的瓶子。

    上面字迹潦草的写了个“Q”。

    程隽目光盯着白色药瓶。

    “这是她的东西,”安教授把瓶子放在程隽面前,顿了顿,才开口,“既然能查到我,也该知道地下联盟吧?”

    程隽点头,目光不离白色药瓶。

    “她一直在跟地下联盟做交易,拿这些给她外婆续命,她外婆本来在她外公死后就死的,硬生生让她多拖了好几年,”安教授眸光有些涣散,不知道用什么语气,“地下联盟那种组织应该也知道,一命换一命的任务,她一直瞒着她的外婆,十四岁。”

    程隽搭在膝盖上的手,一点一点的握紧。

    他已经把剩下的空白全都补齐。

    陈淑兰身体本来就不好,秦苒视她如命,一直在同地下联盟做交易。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那些任务的,但她想必就是靠着那些任务拿到功勋,坐到副盟的位子。

    已经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

    当初贫民窟,就算没有他……就算秦苒没有经历712的事件,她也难逃地下联盟的设计……

    难怪……

    难怪她当初只打电话给顾西迟,难怪诈死。

    想必她自己也意识到了。

    好在她从头到尾没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不然,依照地下联盟的手段,她身边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杨、殊、晏。

    程隽无声的念着这三个字。

    他大概明白,秦苒的身份,可能不久前,就被杨殊晏察觉了,才有了徐家这场大戏。

    “当初发现陨石坑的核心人物,宁迩跟他夫人一个,秦老爷子秦夫人,还有爸、徐老,全都死了,陈教授实验药的事,我当初试图阻止他们动手。不过也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教授,做的都是无用功,”安教授声音苍老无力,“杨老先生,他想要谁死,谁也逃不过的,我以为他会放过苒苒,没想到……”

    杨老先生已经被程隽抓住了,这件事他没有同安教授说,他只站起来,朝安教授深深鞠了一躬,“谢谢。”

    不是谢他告诉他这一切,是谢他曾经对秦苒的关照。

    程隽转身,离开。

    他背后,安教授看着窗外。

    “不用,我跟她也是有交易的,”好半晌,办公室没人了,安教授才拿出一张金卡,他低头,喃喃开口,“她做任务,除了药物,其他的钱,全都转给我了……”

    **

    程隽出了教学楼。

    头顶阳光明媚,程隽却感觉不到任何暖意。

    他拿了车钥匙,刚走到车边,就看到靠在车门边的修长身影。

    是宋律庭。

    他还穿着白色研究大褂,一身严谨,五官不如程隽的精致盛人,带着少年人罕见的自律稳重,“程先生,关于苒苒的事情,我们需要聊聊。”

    程隽是知道宋律庭的。

    他停下,看着宋律庭好半晌,才开口说了几句话。

    宋律庭安静的听着,眉眼始终都没有变化,好半晌,他才轻声开口,“可以带我去看她吗?”

    程隽知道,秦苒是不想她那些朋友知道她的事情,但宋律庭太过敏锐了,瞒不过,程隽也不遮掩,他颔首:“上车。”

    “谢谢。”宋律庭开口。

    他坐到后坐,两人一路上都没什么话。

    不多时,车子到达医学研究院。

    却发现研究院门口一堆记者,吵吵嚷嚷,声音尖锐。

    “请问一下,为什么医学院没有隔离,会有一个携带Y3病毒的人!”

    “请问,谁会对京城所有人的生命负责?”

    “听说秦苒小姐身上带有的Y3病毒比所有传染者都厉害,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

    程隽不由皱眉,他转了车,从地下车库入口进去,并按了手机,打给程水,“医学院门口怎么回事?”

    “老大,我正好要打给,半个小时前,Y3病毒的事情,已经传出来了,”程水那边声音严肃,“秦小姐的事情也不知道被谁传了出来,现在医学院一团糟!”

    程隽眉眼未动,“我知道了。”

    他将车停下。

    直接走到地下车库电梯,往B5楼去。

    程水的声音宋律庭也听见了,他心下急着,眉眼也难得多了焦躁,没看到秦苒现在的情况,他是怎么也静不下来。

    B502。

    程隽一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程温如。

    她此时没了女强人的气势,只压抑着怒气看向程隽:“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必要。”程隽声音平静无波,容色一如既往,像是不知道秦苒的事情一般。

    程温如还想说什么,程隽却停了脚步,他看向程温如跟宋律庭,笑了笑,只声音很淡:“别带着情绪进去见她。”

    听完,程温如愣愣的看着程隽。

    眼睛红了红。

    秦苒平日里就算咳一声,他都会拧半天眉,这种情况下,没人会比程隽更难受了。

    宋律庭站在门口,也调整了自己半晌,才进去。

    门内。

    程隽看了眼秦苒,她依旧在跟林思然打游戏,精神状态与以往没什么两样。

    他才看了看周围,不由拧眉,“顾西迟呢?”

    “隽爷,”程木看了眼秦苒的方向,才压低声音,“大少爷知道了秦小姐的事情,要把秦小姐送走。”

    程隽点头,他伸手扯了扯雪白的衣领,“哪个会议室?”

    程木说了个地址。

    “好。”程隽笑了笑,他微微颔首,直接去会议室的方向。

    会议室。

    程饶瀚以及研究院大部分负责人都在。

    “不行,顾医生,秦苒这种危险人物,一定要送走,她身上的病毒比所有感染病毒者都厉害,”程饶瀚开口,“现在媒体都被惊动了,微博网上都在讨论这件事,京城人人自危,不能留她在这里了,她在研究院,也人人自危。”

    “是啊,顾医生。”

    “……”

    这种事,顾西迟自然不答应,他看向程饶瀚。

    还未开口,就听到门外淡淡的声音,“师弟,不用说了,我们离开。”

    门外,程隽穿着雪色的衬衫、黑色长裤,眉眼舒卷的开口。

    会议室内,所有人研究院的进负责人都认识程隽。

    也知道程隽帮了程家不少。

    但此时,命为上,尽管知道有顾西迟跟程隽在,秦苒不会影响到研究院的人,他们还是害怕。

    眼下正跟医学组织联合着,富贵就在前方,他们不想有半点差错。

    因此,大部分都不敢正视程隽,没说什么。

    程饶瀚张了张嘴,他看着程隽,道:“也知道,微博舆论相迫,还有刚刚好几个家族的人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有办法……”

    京城家族这么多,越有钱的人越是惜命。

    他们还要来研究院打疫苗针,对秦苒更是不能容忍。

    程隽没有说话,只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顾西迟看向程隽,好半晌,他皱眉:“行吧。”

    看到程隽的一瞬间,程饶瀚下意识的缩着肩膀,他现在也有些怕程隽。

    但程隽什么也没说,直接投降要带秦苒离开,程饶瀚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程隽离开的背影。

    如今研究院跟医学组织还有神秘“忘忧”有了两个小组的研究队,以后好日子还在后头,程隽也走了,对他来说,是件绝顶的好事。

    程饶瀚不由笑了一声。

    正好看到门口的程温如,程温如只看他一眼,“之后别后悔就行。”

    **

    程隽一边回实验室,一边翻着微博。

    这件事是一个娱乐博主公布出来的。

    底下评论一边倒。

    【虽然我是秦苒的粉丝,但我不得不说一句,她这么自私的吗?不顾其他人的生命?】

    【竟然还呆在研究院,眼下Y3病毒人人自危,研究院多少大触在研究,她要是意外感染到了这些人怎么办?】

    【……】

    偶尔也有两句,这种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几率不大。

    但都被人忽视了。

    虽然Y3病毒可怕,可有医学组织跟林家,还有快要出来的新型疫苗,京城贵族跟一众网友们并不忧心,反而说着风凉话。

    程隽冷笑着看完。

    他拿了根烟,咬在嘴里,淡淡往实验室里面走,“准备一下,所有东西都带走。”

    “什么情况?”程木看了眼跟在程隽身后的顾西迟。

    顾西迟耸肩,嗤笑:“那群傻逼,估计不知道们家隽爷向来不爱江山爱美人。”

    “嗯?”程木没听懂。

    顾西迟瞥他一眼,没再说话,拿着电脑跟他必要的实验器材,同程隽一起出门。

    一行人都回了别庄。

    “不对……”车子停在门口,开车的程木嗅觉灵敏,他微微眯眼:“隽爷,别庄有人闯进去了!”

    **

    与此同时。

    研究院两个研究Y3病毒组的组长都发现联系不到医学组织了,“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还传过去一份数据吗?!”

    “顾先生跟林先生走了?怎么回事?!”

    几个人面面相觑,有人保持着拨通电话,有人去找程卫平跟程饶瀚还有顾西迟。

    程饶瀚正应付一个记者,“我知道大家关注新型疫苗,但不要恐慌……”

    他应付完记着,才接到研究院的电话。

    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他面色一变。

    连忙赶回到研究院B502。

    正好遇到拖着一个行李箱的林父出来。

    “林先生,林先生请您留步!”程饶瀚连同一众人连忙开口,“我们研究院是有什么怠慢之处吗……”

    林父正在联系程隽,闻言,他抬头,声音有些憨厚,一脸莫名的开口:“我是因为苒苒来的,苒苒知道吧,我女儿的好朋友,还帮我女儿考到了A大,她要去哪儿,那我自然就去哪儿,咦,先生您没事吧?”

    ------题外话------

    **

    一万五,还有一大章加全城掉马,明天主线结局,番外紧接其后填。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