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程隽盯着这个页面半晌。

    车窗被人敲了敲。

    是程金,他递给程隽一份资料表:“言昔的资料很干净,查不出来什么,有些奇怪,我还让程火查了,也没查到,不过他背后的人应该是江山邑……”

    “这个江山邑比他更不简单,完全找不到任何踪迹。”

    查了这么多,程金觉得江山邑这个人有点可怕。

    像是个大佬的样子。

    程隽伸手开了车灯,接过资料翻着。

    言昔的资料背景干净的不行,程隽看过宁海镇712的案子,言昔背景资料的干净程度仅次于潘明月。

    程金沉吟了一下:“隽爷,这言昔有一个地方很奇怪,资料上显示单亲,他父亲就跟消失了一样,没有半点资料……被人刻意掩盖了……”

    他收了声音。

    资料就几页,基本上都是言昔的成长历程,程隽随便翻了翻,然后将文件一合,随手放到副驾驶上,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咬上,“没事了,先回去。”

    声音听不出丝毫情绪。

    程金车就停在不远处,车还没熄火,程木开车,他看了程金一眼,“隽爷有没有说接下来的动作?”

    “什么?”程金正在想事,他抬了抬头,看向程木。

    “就网上的事,”程木把微博翻出来,给程金看,并气氛的开口:“隽爷不是吩咐做这件事的?”

    “这件事用不到隽爷,”程金收回目光,“言昔自己会处理。”

    “是吗?”程木放下手机,不太信的把车开出校园,“言昔看起来有那么好?他为什么会帮秦小姐?”

    程金翻着手机,点开微博,看言昔的主页面:“作为帮他掩盖资料的报酬吧。”

    连程火都查不出来的资料,说明帮言昔掩盖资料的人在黑客方面要比程火更高一筹,这种人在国内本就凤毛麟角,加上节目上秦苒忽然能把言昔请来,程金思来想去,背后帮言昔的人,只有秦苒。

    他想着,也翻到了言昔的那条澄清微博,手机对准程木:“看,澄清了吧。”

    **

    京大,女生宿舍。

    秦语一晚上都在刷着微博。

    微博上的热搜又更换了,排行第一的就是——

    【脱粉秦修尘】

    秦语刷着秦修尘的首页,半个小时不到,秦修尘的粉丝就掉了三十万,还在持续掉。

    qr的微博掉粉最快,从一千六百万的粉掉到了一千四百万。

    就是这样,再闹大一点。

    秦语满意的看着这个效果,她把笔记本电脑搬到了床上,床帘拉着,舒适的靠在床头,继续往下翻。

    翻到一半,她再度刷新着页面,看微博网友肆意谩骂的微博。

    没想到这次一刷新,就看到了一条澄清的评论——【事情真相出来了,希望网友能给秦影帝还有秦影帝的侄女道歉】

    后面很多跟风道歉的评论。

    这是什么情况?

    秦语面色变了变,她顺着评论点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言昔的发的微博——

    【v言昔:不存在抄袭,那首曲子本来就是她自己作曲。】

    不存在抄袭?

    那首曲子本来就是她自己作曲?

    这是什么意思?

    秦语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归寂》跟秦苒的那个小提琴曲重合地方那么多,怎么可能是秦苒自己的作曲,秦语点开评论。

    “@救赎@一江流,出来受死”

    “错怪了小姐姐,我就说小姐姐不是这样的人”

    “好的,言哥”

    “我已经道歉了”

    “……”

    闹得沸沸扬扬的抄袭事件,最后就这么被言昔一锤否定了?

    秦语坐在床上,手不住的挠着头,当初她跟秦苒重合的地方那么多,都被网友判定了结果,怎么到言昔这里,一切就不成立了?

    她盯着这条微博,怎么也想不明白。

    秦语莫名的烦躁,鼠标已经点到了网页右边红叉,刚要点掉。

    那个网名叫一江流的大粉又私聊她了——

    【小姐姐,能扒出来谱子,经过专业鉴定,是不是构成了抄袭?】

    这是……

    秦语没立马回答,她点进去一江流的主页,一江流主页面大部分都是给言昔打榜的歌曲,但往前翻,也能翻到一江流点赞了几个分析“江山邑”微博。

    秦语脑子迅速运转,很快就明白了——

    这一江流是江山邑的粉丝。

    所以作为言昔的大粉,却没有加入言昔的后援团,这才怪异,如果他是江山邑的粉而不是言昔的粉,就能解释的通,他为什么会在那首江山邑作曲编曲的《归寂》被抄袭时,第一个站出来。

    眼下一江流私聊她……

    秦语返回了一江流的主页面——【可以让任何一个声乐导师判定,这就是属于抄袭。】

    一江流这次停了好半晌,才回了她一句谢谢。

    关了对话框之后,秦语再次返回微博主页,眸光闪烁。

    不到十分钟,果然有新的话题出现。

    #言昔大粉一江流宣布脱粉#

    **

    言昔这边,他发完微博没有继续睡,而是披着外套坐在地上,翻看他抄写下来的简谱。

    二十分钟后,汪老大敲门进来。

    言昔头也没抬,“还有事?”

    “确实有事,微博……”汪老大神色有些怪异。

    言昔手一停,他看了眼汪老大,眼睛里还有血丝:“微博还有问题?我那样的发言,我的粉丝应该不没闹了吧。”

    他倒是信任的他的粉丝。

    “的粉丝确实没有了问题,但……”汪老大蹲下来,默默看了言昔一眼,“忘记了的发家史吗?的粉丝有一部分是江山邑的粉。的粉没问题,是大神的粉不高兴了。”

    言昔的发家史大家都很清楚,源于江山邑这个圈子里极度神秘的神编。

    现在学音乐的大部分的老师,都会在课堂上拿着江山邑的编曲作扒出来当做示范。

    这人在音乐解十分神秘,没有半点风声,却也积了无数粉。

    言昔一个流量歌手,在音乐殿堂能走到这个地步,还不被老一辈的艺术家轻视,跟这个神级编曲有大半的关系。

    汪老大举起手机,把手机页面给言昔看。

    页面上,是一江流的脱粉言论——

    【大家都知道言天王这个人一向不参与娱乐圈,这次突然参加了《偶像二十四小时》,本就不简单,他在圈中也没有认识的人,我查了秦苒的资料,高三前完全在一个扶贫小镇,怎么可能会认识言昔?来京城后也没看到跟言昔有任何交叉,为什么能在节目中请来言昔?

    只有一个原因,她背后的金主来头真大,大到言昔都不得不屈服,(言昔微博澄清图片),@言昔,这首歌是神编江山邑作曲编曲,凭什么替他定下没有抄袭的言论?(两首简谱对比图)言昔,我想问问,秦苒背后的人背景该多大,这些证据在眼里都当做没看到?

    @言昔忘了当时是因为谁的歌走红?谁让走到今天的?秦苒背后人的背景太大,前几天传得沸沸扬扬,现在网上却找不到她的任何资料,我不知道我的微博还能存在多久,我在此宣布,从此以后脱除言昔粉籍】

    “大家还记得当时关于qr的微博一夜之间大手笔突然消失吗,细思极恐……”

    “我感觉再过两分钟就看不到了……”

    言昔音乐室,站在外面的工作人员看着言昔跟汪老大,一个个噤声不敢说话。

    却没想到,两个当事人脸上完全没有慌乱之色。

    言昔……

    嘴角还似乎抽了抽?

    “现在怎么办?”汪老大看向言昔,“有请示大神吗?”

    言昔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手机给秦苒打了一个电话。

    秦苒这次有些不耐烦了,“说。”

    言昔站直身体,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最后小心翼翼的问:“我能发条微博吗?”

    两分钟后。

    就在网友觉得一江流的微博会被删的时候,言昔微博再次更新——

    v言昔:为什么?大概因为她是江山邑吧。//@一江流:【微博正文……】

    ------题外话------

    **

    一江流:……??

    言昔这个坑要填完了呀,晚安……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