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休息室的门不是防盗门,汪老大也是心急,使出了自己百分之三百的力量,一脚就踹开了门。

    言昔一心都扑在音乐上,灵感来了基本都不会睡,直到写出了自己想要写的词曲才会停下来。

    也因为如此,言昔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他这个习惯,在他写完词曲后,都会等着他休息好从休息室出来,尤其汪老大,对言昔照顾得无微不至,当做亲生儿子来对待了。

    一般言昔休息他比任何人都看重,这次竟然在言昔刚睡没多久就踹门?

    跟在经纪人身后的工作人员跟着经纪人进去,没见过经纪人这个状态的几个工作人员神色也慌张起来:“汪老大,出了什么大事?”

    汪老大没时间回答,踹开门之后就绕到里屋的卧室,里屋只有一张床。

    汪老大踹门那么大的响声,言昔就算睡得再死也听到了,他此时正坐在床上,头微微低着。

    听到人进来,他略微抬头,露出了略显青黑的眼底,还有凌乱的呆毛:“怎么了?”

    他往后面靠了靠,看向汪老大,声音懒洋洋的,精神明显不振。

    “还睡得着?”汪老大急匆匆的走到他面前,“快看微博!”

    “微博怎么了,”言昔在床边找了找,没看到自己的手机,“我手机应该在外面。”

    汪老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再不看微博,爸爸都要被人给骂死了。”

    一说完,言昔本懒洋洋的动作一顿。

    他猛地抬头,看向汪老大,疲惫的脸瞬间清醒,手上的被子一掀,连外套都没拿,直接跑到外面去找手机了。

    原本斯文俊雅一心只为音乐的少年忽然变成了这样,汪老大身后跟着的几个音乐室的工作人员愣了愣。

    而原本急到不行的汪老大却忽然淡定了,他伸手,整了整因为奔跑而凌乱的发型跟衣服。

    “汪老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忽然又不急了?”几个人望向汪老大。

    汪老大侧头,看了问话的人一眼,忽然笑,看起来心情挺好:“这会儿该急的应该不是我,是言昔了,娱乐圈……将有一场大地震。”

    大地震?

    这会有什么一场大地震?

    汪老大在娱乐圈算得上顶级经纪人了,连他都说的地震一定不会小……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忽然想起了汪老大说的微博,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微博翻看。

    汪老大正说着,兜里的手机响起,是本市的一个未知号码。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

    手机那头是秦修尘工作室的人,见电话很快都被接起,工作室打电话的人立马朝工作室的人比了个静声的手势,并十分有礼貌的开口:“您好,请问您是汪经纪吗?我是秦影帝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想要跟您解释一下微博上……”

    一听是秦影帝工作室的人,汪老大连忙开口,“抱歉,是不是给们带来烦恼了?放心,我已经找到言昔了,这件事应该马上就能解决。”

    汪老大话说的有条有理,并解释言昔已经在看微博了,语气很快也十分客气。

    又接连解释了好几句之后,双方才挂断电话。

    秦影帝工作室,联系汪老大的人开的是免提,围坐在身边的人都听清了。

    “我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拿着手机的人一连茫然的抬头,汪老大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就算了,还非常和蔼的让他们不要担心,言昔已经在解决这件事了?

    这怎么听怎么都有些诡异。

    但对于秦影帝的工作室来说是一件好事。

    毕竟在娱乐圈混的都知道言昔不简单,各方面比秦影帝都要干净,没人能扒出来言昔背后的人。

    要是真硬碰硬,这次不只秦苒,秦修尘也会讨不了好。

    “我先打电话给秦影帝通知他们这件事。”工作人员想不通,索性也不想,直接把这件事告诉了经纪人。

    M洲,经纪人接完电话,也松了一口气,他看向秦修尘,“言天王那边说要解决……小侄女跟言天王关系也太好了吧……”

    这都能无条件相信?

    经纪人看着秦修尘,微微陷入沉思。

    **

    京城这边,言昔已经顺着自己的微博点到了热搜。

    超话区已经更新了一条新的通稿——

    【事情闹这么大,在节目中跟秦苒关系很好的言天王却一直没有表示,这背后究竟表示着什么?

    大家请看几张图,这是最早秦苒在京协参加完考核之后,也爆发出一场抄袭战争,还因此污蔑一个京协的一个小姐姐。这件事我相信很多人不知道,因为爆发之后没有几天,网上所有关于秦苒的视频跟照片都被人删的干干净净,我也是找了技术小哥才找到几个当时的图片。

    为什么要把当时考核视频跟秦苒的照片删掉?博主猜测,因为心虚,她怕被人查出来抄了江山邑大神的作曲跟编曲。

    为什么言天王不发声?节目中言天王看起来跟秦苒关系那么好,此时却一句话都不说,应该是被恶心到了,毕竟作为朋友还光明正大的拿着朋友的歌参加比赛……】

    “自己都是抄袭的,还好意思因为这首歌把其他人赶出京协?”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骂她?我希望有人站出来打她!”

    “……”

    言昔看完这个,没有说话,直接切回主页,发了一条微博——

    v言昔:不存在抄袭,那首曲子本来就是她自己作曲。

    发完之后,他拿了耳机,切回去听了秦苒的小提琴原曲。

    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室,按照年限从放着一堆的手稿中拿出了两张纸,坐在地上好半晌没有说话,眼白略微泛着血丝。

    “怎么了?”汪老大拿着手机走过来,感觉言昔略有异样,不由一顿。

    言昔头往后仰了仰,他拿手遮住了眼睛,“知道《归寂》为什么从来不打榜,也没放入专辑吗?”

    也不等汪老大回答,言昔目光飘散,“因为这首歌她改编过一次,第一次是在四年前的七月八号发给我的,就是她在京协拉的那首小提琴,就是这首。”

    他把一张曲谱递给经纪人看。

    “十天后,我填好了词,她又重新发了改编版的曲子,就是《归寂》。”言昔把另一张原谱递给经纪人。

    汪老大对言昔跟江山邑之间的关系不清楚,他看了看手中的两张稿子,都是言昔用手抄下来的,“归寂……应该是第一张黑暗风吧?”

    “她当时改编之后,直接发给了我,什么话也没说,”言昔目光转向窗外,“音乐最骗不了人,我猜测到她当时应该经历了什么事,因为改编后的《归寂》就像是……”

    “死亡。”言昔转回目光,一双黑漆漆眸子盯着汪老大。

    这首歌是江山邑写给自己的,自那以后,言昔就感觉到江山邑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这首歌他一直不愿意对外放,大概就像是他跟江山邑的某种约定。

    汪老大点点头,他坐在言昔身边,“真的想不出来,大神当时多大,16?15?”

    他想不出来,这样的年纪能经历什么。

    言昔没有说话,他切回手机主页面,给秦苒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秦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说。”

    “我看了在京协的那场小提琴,恭喜。”言昔轻声开口。

    秦苒那边,也顿了一下,大约两三秒之后,她才往墙上靠了靠:“谢谢。”

    能在表演赛上,把四年前最初的曲子重新捡起来,就等于是放下了那段往事。

    秦苒站在走廊边站了好一会儿,看着手机好半晌,才笑了笑,重新走回实验室。

    自然不知道。

    物理实验室门外,程隽的车半个小时前就停在了这边,他没下车,只坐在驾驶座上,眉睫垂下,低头看着手机的显示页面。

    《归寂》

    作词:言昔

    作曲:江山邑

    编曲:江山邑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