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黑沉沉的后院中,七条人影正鬼魅般向前掩进。

    他们越过错落有致的假山花树,首先来到分隔左右两间下房的天井当中。

    七个人立即分为二路,一组三人,一组四人,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冲入两间下房。

    这门扉相对的两间下房原是分由荣福和长根居住,此刻业已人去屋空。

    里面除开床铺衣柜外,当然别无所有,那七名杀手甫始冲进,又一阵风似的卷了出来。

    从天井那扇门户通入,是一条走道,走道的一边是厨房,另一边是饭厅,再过去则为两间客房及主人寝居。

    其中只隔着一个湘竹屏风,绕经屏风,掀开那月洞门的珠帘,便是前面的客堂了。

    客堂两侧各有厢房一间,亦有门户相通,这即是整座雍宅的格局,地方说宽不宽,说窄可也不窄。

    现在,七个不速之客又已聚在一起,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的朝内摸索。

    前院间的杀伐声响,他们都已听到,越是如此,越令他们戒慎警惕。

    从情况研判,前路的攻势似乎并未得逞,仿佛遭遇到什么强大阻力给延滞住了。

    原先的行划,两路夹攻的人马这时应该已经会合——这七个人,有六员皆属“红灯门”的精英。

    为首者,是他们大当家的右卫“青衫”管俊。

    管俊率领和此五名骁将,乃是“红灯门”金、水、火、士,五字房的房头,他们分别是“金字房”房头“蟠龙杖”费钊、“木字房”房头“鬼蝠”尚小楼、“水字房”房头“落魂掌”司徒兆奇、“火字房”房头“卷毛狮”孙良、“土字房”房头“三手邪”郭文才等。

    五人之外,其中唯有一个地位超然的角色,不但管俊管不着,事实上还得加意奉承巴结——这一位,乃是“红灯门”大当家“千手罗汉”秦未盈的同门师弟“粉面蜘蛛”洪似玉。

    人家是特为助拳来的,情份和身份,都一般高着呢。

    一袭青衫,容颜清瘦的管俊暂停前进。

    他半转过身来,低声微询“粉面蜘蛛”洪似玉的意见:“先生,我们攻袭前院的人马似乎不怎么顺利,依先生看,咱们这一路该怎生应合?”

    “粉面蜘蛛”洪似玉的确实年龄,光打外表看,很不容易揣测。

    他面色白净,肤质润腻,一头漆黑的发丝不杂半点星霜,再配上他高瘦的身材,沉稳的举止,同时具备了青年人的鲜活,中年人的圆熟,老年人的练达。

    不过,若以他与师兄秦未盈相偌的辈份来推断,这位“粉面蜘蛛”的岁数大概也不小了。

    现在,他沉吟着道:“敌暗我明,最为不利,当初估量姓雍的只得单人匹马,并无帮手,如今看来,恐怕是我们判断错了,然则目前情势,形同骑虎,错了也只有错来,宣大掌法的行动既已发起,我们便不能犹豫不前,否则,彼此失去呼应,他那一路人马就压力倍增了……”

    管俊颔首道:“先生的意思,是仍照原订计划,持续挺进?”

    洪似玉道:“当然;叫大家提高警觉,务必小心,从此刻开始,我们业已是身入险地,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狙击,待要制敌自保,就万万疏忽不得!”

    管俊向后面的弟兄们招招手,一行人保持适当距离,又开始往前逐屋探索。

    腰粗膀阔的“火字房”房头“卷毛狮”孙良猛一脚踢开了厨房的木门,一个暴扑冲了进去。

    手上的“阴阳双力”舞一式“雪花盖顶”,密密实实的先把自己掩护起来。

    而“土字房”房头“三手邪”郭文才紧跟于后,两只斗大的“金爪锤”顺势挥扫,一片稀里哗啦声里,厨间的锅碗瓢盆连上灶台的笼屉风箱,顿时砸得狼藉不堪,遍地碎烂。

    孙良掏出火把子迅速抖燃,匆匆察视一遍,然后,朝外努嘴:“这里没啥,老郭,外头去!”

    郭文才累累横向的脸膛上浮现一抹狞笑,双锤翻收,转身便待出门。

    这时,孙良的火把子正好熄灭,郭文才脚步挪动,蓦觉足踝部位一紧,整个人已“呼”的一声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吊起来。

    他惊愕之余,尚不及发出呼喊,上面的承尘板块突兀掉落两片,就像细雪似的大蓬石灰跟着倾泻而下,角度恰巧洒向他朝上吊升的身子!

    猝不及防之下,这位“三邪手”兜头盖脸便被喷满石灰,呛鼻的辛辣气息融合着被他砸翻在地的菜肉香味,古怪得真是不能卒嗅。

    原待跟着出来的孙良骤察有变,赶忙一个倒弓身退了回去。

    往里大叫:“老郭,老郭,你有事没有?!”

    空间里漫飘着白茫茫的雾氲,郭文才身上下更满覆斑霜,他头下脚上的倒吊在半空晃荡,一对“金爪锤”早不知丢去了哪里。

    只见他双手乱舞,杀猪似的嘶喊着:“我看不见了,老孙,我任什么也看不见了,眼睛犹似被火烧着,混身滚烫,这到底是些什么鬼玩意啊?”

    孙良双刀合摸一手,腾出另一只手捂住鼻口,他连连退后。

    神情恐惧惊栗:“天老爷,这可不是生石灰么?生石灰的腐蚀性最强,你千万别让招子沾上!”

    人仍在悬吊着晃来晃去。

    郭文才选声哀号:“你是说的什么风凉话?我他娘早已两眼如焚、被石灰灌满了,老孙,你倒是想法子救救我、救救我呀……”

    厨房外,管俊的声音冷冷传来:“郭房头,沉住气,莫要慌张,我们这就设法来搭救你……”

    管俊略略一顿。

    又提高嗓门道:“孙房头,你还好么?”

    孙良急忙呛咳着答应:“我没事,右卫,万没想到小小一间厨房也设有机关埋伏,我们可上了老当啦!”

    管俊沉声道:“你也稍安毋躁,孙房头,同时提高警觉,说不定对方还另有花巧。”

    孙良不由背脊上一阵泛凉,人也栖惶起来。

    他疑神疑鬼的四处张望,直觉中,恍似处处危机,八方陷阱,连腿肚子都在打转了。

    单足倒吊在半空间的郭文才忍不住又在号叫:“你们先要想法子把我弄下来啊,我这么上不巴天、下不沾地的倒挂在这里,五脏六腑都快呕出来啦……”

    管俊回道:“这就救你来了,郭房头。”

    白花花的烟氲仍未完消散,阴暗沉晦中宛似浮漾着淡淡薄雾。

    孙良正不知如何是好,但闻一声轻响,一团黑黝黝的物体已从旁边的厨柜顶端斜翻下来。

    早成惊弓之鸟的孙良反应又急又快,他猛然旋身跨步,跃向右侧的面案之前——实际上,左边的空隙较窄,加以遍地碎物,他本能里也只好往右侧走。

    而这一跃之下,双脚落处已“扑通”踏进一个长阔与面案相当的木制浅盘里。

    浅盘深仅三寸,置于面案底部,约一半外露,盘里满盛浓稠的粘胶,孙良两足踩踏进去,顿觉不妙,他奋力拔扭,却如何拔得出来?身子反而因此失去重心,一屁股摔跌倒地!

    便在孙良仆倒的一刹,他才发现那从橱柜顶端坠落的物体只是一只空桶,一只什么也没有装的空桶!

    当他双手撑地,慌忙再次挣扎的时候,面案底下,在浅盘的里头,一柄雪亮的三尖两刃刀已猝然刺出,刺戳的部位,是孙良的下裆。

    那样惨厉的一声长嚎,就拿椎心沥胆来譬喻犹嫌不足,这声嗥叫出自孙良喉咙,这时惊住了厨房外面的一干人众,连悬吊半空里的郭文才都不由窒愕得突兀噤声。

    三尖两刃刀沾染着血迹,很快的从孙良裆下抽回,于是,这位“红灯门”“火字房”的房头两胯间顿成血肉模糊——命根子都绞烂了,如何还有命在?

    要了孙良老命的人,不是别个,乃是任非。

    他一向善找机会,无可讳言的,这一次他也把握得相当准确,此际,他正推开厨房靠墙的小窗,利利落落翻身而出。

    外面,管俊焦急发问:“孙房头,孙房头,刚才是你在叫么?发生了什么事,你倒快说话呀!”

    孙良人便伏卧地下,双目凸突,嘴巴半张,整张脸孔业已歪曲得变了原样,一口气早就断了,他又怎么能向管俊回话?

    没有得到答复,管俊心知必有变故,他的语气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孙房头,孙良,你到底遇上什么,你出声呀,郭房头,你就近替我看看清楚——”

    郭文才骤然一股怒气上涌,也顾不得眼下是个什么处境、管俊是号什么人物了:“我就近看看?右卫,慢说我的今身子还倒吊在半悬空,即使人站在地下,两眼也烧得一片火红,任什么事物亦瞧不清楚,你们只隔着我几步远,莫非就不敢过来先把我救下?黄鹤楼上看翻船不是?”

    管俊沉默俄顷。

    不快的道:“这里是杀机四伏,机关遍布,随时皆有突变的可能,郭房头,我们不能不谨慎小心,步步为营,你且稳着,这就来救你下地啦……”。

    一边说着话,管俊一面慢慢靠近,猝然身形弹起,手上白光倏闪,已快不可言的割断了吊在郭文才脚踝上的皮索。

    姓郭的怪叫半声,人往下坠,洪似玉动作如电,右臂伸缩,已一把将郭文才接住!

    洪似玉屏住呼吸,以防郭文才身上那股呛鼻的石灰气味侵入,他刚把这位“土字房”的房头放落,郭文才已两腿一软,整个颓坐下去!

    管俊掩近门边,抖亮火把子向里探照,却在火把子一晃之下赶紧退回,虽在黑暗之中,却也令人体会得到他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出奇。

    洪似玉强持镇定。

    沉声问:“里面是怎么回事?孙良的情况如何?”

    管俊叹了一口气:“先前那一声惨叫,我就知道事情不妙,刚才抖亮火把子一看,先生,真叫不忍卒睹哪,孙房头简直被人生闭了,下半身捣烂啦!”

    鼻翅急速翕了几下。

    洪似玉缓缓的道:“姓雍的一干人也未免过于歹毒了,交手拼搏,杀人落刀亦该拣个方式,挑挑地方,怎么可以这般阴损捉狭、不让死者留脸?实在可恶至极!”

    管俊苦涩的道:“他们要能顾虑到这些,当初就不会结下恁深的梁子了;先生,是不是继续朝前挺?”

    洪似玉道:“我们无可选择,管老弟。”

    指指瘫坐地下,神情痛苦的郭文才,管俊十分为难的道:“先生,郭房头又该如何安置?目下我们实在抽调不出人手来陪护于他……”

    洪似玉立刻当机明断:“把郭老弟暂且送到后院空地上躺着,等这边完了事,我们再去照应他,一般而言,外面总比屋里安。”

    管俊回头吩咐“木字房”房头“鬼蝠”尚小楼,“水字房”房头“落魂掌”司徒兆奇两个护送郭文才出去,同时严嘱二人要马上返回,免误戎机。

    望一眼郭文才被挽扶而去的蹒跚背影,洪似玉不禁摇头道:“形势如果照这种状况延续下去,我们等于只有挨打的份,稳败无疑,管老弟,得怎生想个法子变通一下才行,可不能任人宰割——”

    管俊忙道:“先生可有妙策?我现在心绪不宁,方寸已乱,一切凭先生作主就是。”

    洪似玉简明的道:“黑暗是我们最大的阻力,地形不熟又备增困难,目前解决问题的法子只有一个——放火烧屋!”

    管俊连连点:“好,好,果然是个好法子,先生,唯其如此,才能逼迫对方显露原形,公平对决!”

    洪似玉道:“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展开行动!”

    这时,尚小楼和司徒兆已勿勿赶回,管俊一声令下,加上洪似玉,五只火把子一同亮起,各自寻找目标,开始点火焚屋。

    当饭厅里的棉帘子首先燃起,湘竹屏风亦已卷入一片火舌之中,烈焰腾升,立即舔上了屋顶的梁子承尘,于是,熊熊火势便已形成了。

    洪似玉轻叱一声;

    管俊依旧一马当先,扑向右侧的两间客房,而“蟠龙杖”费钊则紧随于后,洪似玉直逼左边主人寝居,“鬼蝠”

    尚小楼及“落魂掌”司徒兆步亦趋。

    热气融合着浓烟向四周漫延滚荡,管俊斜肩顶开头一间客房,在乍闪乍亮的火光中并无发现。

    他示意费钊去撞开第二间客房,自己待拔腿退后,原先空无一人的首间客房内已猛然抛出几包东西来。

    管俊手上握着的兵器,是一把削薄锋利、宛如软带般的窄刃缅刀。

    那几包黑忽忽的东西夹着强火劲力掷出的一刹,他本能的猛旋暴闪,跟着连串的“吓”“吓”碎裂声突起,随着这阵响动,天老天爷,一片白色烟雾加杂着于万点如萤如星的磷光已经密密麻麻散布开来,就如同天罗地网,充斥在每一寸的空间!

    白磷粉不但见物即燃,而且有如附骨之蛆,沾上什么便一直烧透下去,不成灰烬决不熄灭。

    此外,那种辛辣腥臭的味道,尤其呛鼻攻心,吸入一口,少不得腑脏翻腾,肝肺如焚,能把人里外皆糜!

    任是管俊闪得够快,左臂上也免不了沾上几点磷火,他非常明白处理的方法,毫无迟疑的立时回刀反削,左臂沾上磷火的一块衣袖,便随着一片表皮血淋淋的削落于地!

    刚撞开第二间客房的“蟠龙杖”费钊,人尚未及入室搜索,已被那漫空飘燃的磷火逼得团团打转,四处躲避。

    他手执那柄又长又重、雕镂精致的蟠龙杖,却不敢稍有舞动,因为他知道,飘忽的磷火是一种非常轻灵的物质,任何空气的波动,风力的旋转,皆足以将大片磷火带来,除开远离,别无二策!

    这个道理,管俊也是懂的,他身形放低,急忙窜入首间客房之内,口中同时大叫:“费房头躲开去,这是毒磷火,沾上便甩不脱啊……”

    叫声未已,他脚下仿佛绊着了一条什么绳索,这位“青衫”右卫不敢丝毫怠慢,大翻身,一个空心跟斗倒弹而出——两排尖脱的竹箭,便在他倒弹的须臾从左右交叉飞过,“冬冬”连声的或射入墙壁、或反震落地!

    管俊身形方始站稳,一口气尚没缓回过来,靠角偶处的那张红木大床,突然像被一股看不到的无形吸力引带一样,“呼”的一声,竟以恁般强猛的力道滑冲过来,光景活似一头变形的蛮牛!

    双腿微撑,管俊蓦地侧跃三尺,身形双陀螺般往上旋升,于是,红木大床由他脚底急速擦过,“轰隆”震响下撞上门框。

    木床冲撞的开始,也是隐身床幔之后的褚泰祥行动的开始。

    他人像怒矢脱弦似的暴射向前,六尺棍刀寒光反射,满室银辉流灿,兜头盖脸便是几招十七式齐出,不分先后的卷罩管俊。

    继来的攻击,毋宁说是在管俊意料之中,他身经百战,临阵历练岂足,什么情况下会有什么变化,他大多能以把握。

    褚泰祥这声势凌厉的一轮攻杀,但见管俊腾挪穿掠,反拒快截,瞬息间的遭遇下,竟未有丁点损伤!

    褚泰祥抢步挺身,棍刀再起,同时脱口赞道:“好身手!”

    缅刀倏抖起团团如斗的刀花,精莹的光环交互飞舞层叠,掣炫如电。

    管俊一边倾力抵抗,一边大声问:“尊驾何人?”

    褚泰祥狂攻猛打,时以刀法时以棍术轮番施展,力疾劲沉,不留分寸空隙,那模样,是速战速决,豁命了断的架势:“不用问我是谁,就如同我也不必问你是谁一样,老朋友,阎罗殿里去查询吧!”

    双方拼斗,接触掠走皆快不可言,招式的幻异须臾即变,身法的转化无可揣测,冷芒进激,光焰耀闪,仅仅几次呼吸之余,已经交手三十多个回合!

    周遭的火势越来越大,越烧越广,有梁塌壁倒的坍撞声隐隐传来,而浓烟翻腾,白雾迷漫,热浪滚滚四逼,哗哗碌碌的燃烧声又宛如在点放一串的鞭炮,真是好一幅人间炼狱的景象!

    褚泰祥似乎无视于火势的凶猛,棍刀纵横,挑刺扫砸于烟薰焰炎中,大有“与汝皆亡”的气概。

    平心而论,管俊的功力并不在褚泰祥之下,然而他却没有褚泰祥那种同归于尽的声势,更欠缺这等心理上的准备,因此一番拼搏下来,他已不自觉的呈露败像,随时都在打算如何脱离火场。

    忽然一阵“轰隆”巨响骤起,客房的屋顶有一大片坠落下,烟硝晦迷里,更有大半截烧得通红的梁木斜插横坍。

    管俊满头大汗,呼吸迫促,他的缅刀急速抖划一道虹弧,光华溢涨的一刹,人已夺门而出,消失于滚汤的烟雾之内。

    褚泰祥更不迟疑,纵身跃掠,窗格四碎的须臾,他也穿越出屋,身法俐落,进退有致,敢情他早已把逃生的路线预计好了。

    烈火熊熊,焰舌四卷,扑向主人寝居的洪似玉与尚小楼、司徒兆奇三人,无形中精神上已遭受压力。

    他们破门进入,房里的一切早就看不真确,也只是虚晃一招,便匆匆撤退,最后一个挪腿的是司徒兆奇。

    他强忍着呛鼻攻心的浓烟,半片身子尚在门内,一条黑影已倏忽自承尘上方射到,两抹冷芒,活似寒电骤映,交叉掣内,司徒兆奇在猝不及防下,双掌甫向后翻,肩处已经鲜血并溅。

    他狂号一声,奋力前冲,那条人影却未追击,微微一晃,又自来路回掠,轻灵潇洒得像煞一只火中凤凰。

    不错,那是君仍怜。

    洪似玉赶忙抢步过来。

    急切的问:“什么事?又出什么事了?”

    尚小楼扶着身形踉跄的司徒兆奇,连声呛咳不停:“司徒被暗算了……先生,伤得不轻……”

    “对方人呢?人在哪里?”

    伸手朝房内一指,尚小楼被咽火薰得双目泛红,泪水涟涟:“大概在里面……”

    洪似玉正要冲过去搜寻,屋上的梁瓦已连着大团火焰啼里哗啦有倒塌下来,一阵令人喘不过气的热浪扑面卷袭,火苗子随即窜舞劈劈啪啪的燃烧声似爆栗。

    洪似玉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二话不说,一手拉住一个,狼狈不堪的拼力从火场中奔冲出去。

    “红灯门”后院的攻势刚刚发起,雍狷业已有所感应。

    他却仍然渊停岳峙般稳立不动,这并非他执意自大轻敌,而是另有安排——每个人的任务早经设定,位置亦已布妥,该怎么做、如何攻拒退守,皆曾一再演练过,只待时辰到了,则他们四位必然各尽其责,而成败就要看天意了。

    从后面开始遭遇、拼斗、格杀,直到火势兴起,烈焰奔腾,其过程在雍狷盘算之中,仿佛在场亲眼目睹,历历了然于胸,他不明白的却是,前院的敌众,为什么尚无动静?

    提灯使们手上的火把都已熄掉,因为现在用不着再靠火把的光亮照视了,宅子的后半段烈焰冲天,红光炫耀,还有什么看不清楚的?

    那位宣大掌法沉寂多时的沙哑嗓音,就在此时喜地响起:“洪先生与管右卫他们必已得手,兄弟们,跟着我上!”

    但见人影连连翩飞,衣袂带风之声呼不绝,对方这一次可真发了狠,居然毫不畏忌的一拥而至,分别从窗口、门前强行扑进!

    雍狷自“多宝格橱”的橱背后拉出一小截引信,悠闲却快速的抖燃火把子将引信点着,然后,他大砍刀翻回之下暴斩第一个从窗口侵入的敌人,锋刃破空如啸,那人的竹节钢鞭甫始横架已在火星四溅中被反震得倒撞上墙,哈,这位仁兄可不正是“霹雳火”杨泰来么?

    杨泰来一声吼号才只出喉一半,“花面判官”钱三浪的行者棍已对着雍狷的背脊挥落,雍狷反手十三刀恍如一刀,照面间已把钱三浪鸡毛子喊叫的逼将出去。

    这时,又有几条人影蜂涌而至,雍狷身形旋闪,便凑合着方才杨泰来进入的窗口“嗖”声飞越直去,甚至不曾带动破碎垂挂的窗格棉纸。

    钱三浪目花花的手舞行者棍,晕头晕脑之余,吁喘着大叫:“快圈上去,姓雍的人在这里——、”

    杨泰来半弯着腰身呻吟:“大师兄,人不在这里喽,只是方才,人家已一个猛子窜出去……”

    不等钱三浪再有下一句话,天崩地裂般的一声爆震陡起,整幢房屋立时碎裂掀翻,砖瓦梁木夹杂着烟硝狂焰,在飞沙走石下坍塌旋舞,倒屋的巨响应合着炸药的续爆声,好端端的一幢宅居,眨眼间已化灰烬!

    随着雍宅约莫三里路,属于镇集之郊了,有一座青石层叠的小山上,当地人便直接称呼其为“青石岗”,深夜沉沉的“青石岗”上,原不该有人迹出现,但偏就有人攀上来,而且还不止一个,整整三个,区别只在他们攀援的时间略有差距罢了。

    先上来的一位是任非,不久褚泰祥跟着露脸,再接着,便是君仍怜了。

    三人聚晤在此,月黑风高下,都是满面倦容加上一头一脸的焦污灸痕,君仍怜的如丝秀发被烧掉数绺,褚泰祥的胡子也烤黄了,任非还算整齐,却混身脏兮兮的沾染瘟斑斑胶汁,彼此面面相觑,竟说不出是好笑抑或可悲。

    遥远的爆炸声传来,虽在意料之中,却仍掩不住他们心头的忐忑与挂虑,冲天烟硝上腾云空,那一片赤红便好似烧在胸口,君仍怜站在岗顶遥望彼处,身子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牙齿也深深陷入下唇之内,褚泰祥明白君仍怜的心境,他凑近几步,低声宽慰着道:“不用替雍狷担忧,君姑娘,他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这点场面,他晓得如何处理,你相信我,包准伤不了他一根汗毛!”

    君仍怜的发梢在寒瑟的夜风里飘拂,她双手环抱肩头,阴郁的道:“刀枪都不是长眼睛,何况火药,他要是慢一步抽身,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褚老板,他该听我的劝,答应我留在他身边的,女人总比较细心……”

    褚泰祥笑道:“你一千一万个宽念,君姑娘,雍狷是块什么料、吃几碗干饭,我比谁都清楚,他可是粗中有细,脑袋灵光得紧,这些把戏,在他来说,如同吃豆腐白菜,寻常的很,你看吧,不出半个时辰,小子就会到啦!”

    君仍怜幽幽的道:“但愿如你说这这般顺利,褚老板。”

    任非接口道:“经过这一而再三的凶险关头,我对雍老弟台的能耐与机变,早已充满信心,君姑娘,你用不着为他牵肠挂肚,我敢向你拍胸脯担保,绝对还你一个囫囵无损的雍狷!”

    两个人一搭一档的相慰相劝,倒令君仍怜难以为情起来,她垂下头,有些羞涩的道:“我,我只是在为一个朋友担心,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好’朋友?我想二位也必定和我一样惦挂着他……”

    褚泰祥呵呵一笑:“当然,当然,不过君姑娘无须掩饰什么,这男女之间,但要灵犀相通,气味相投发乎情,止乎礼,便叫光明正大,没啥好害臊的,大家自己人,我与任老,尚指望着替你们牵引这段红线呢……”

    任非连连点头:“雍狷老弟一把年纪,而君姑娘亦非豆蔻年华,青春易逝,好景不常,怎可任其蹉跎虚耗?你们二位,无论才貌境遇,皆堪匹配,乃是一桩大好姻缘,这月老之属,自然非我不行——”

    褚泰祥瞪着眼道:“喂、任老——”

    任非忙道:“别急,除我之外,少不得尚要加上一个你。”

    褚泰祥悻悻的道:“事情还没有到关节上,你就开始过河拆桥,未免也太早了点吧?做媒是积阴德,修善功,任老,你就想独个儿专美啦?”

    任非涎着脸道:“我怎么会?褚老弟,只缘提名分个先后而已,你可休要误解——”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言,倒像这门婚事已经笃定结成了似的,浑然忘却远处还在红光隐凶,火焰腾宵,君仍怜一边瞧着听着,倒不知道该如何表示态度才好了。

    用力抹一把脸。

    褚泰祥道:“你记得就好,任老,过了这一劫,我们两个平起平坐都算大媒,谁也甭想压谁一头,你要明白,我和雍狷的交情可非比寻常!”

    任非笑道:“这还用说?我明白,我太明白了……”

    褚泰祥正想趁机再奚落任非几句,耳中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像是有人在窜走掩近的声音,这种响动,是由衣袂带风、步履轻移、与呼吸低促等的各式细碎声息所组成,而这决不会是雍狷到来的讯号,因为第一,雍狷无须如此鬼崇隐密,第二来者并非一人!

    目睹褚泰祥脸上表情有变,任非不由诧异,他放低声音问:“有什么不对劲?怎么说着说着话就阴下面盘来啦?”

    褚泰祥“嘘”了一声,双目凝聚一点,手上的根刀也攥紧了。

    此君仍怜也察觉情况不妙。

    她悄声道:“任老,有人掩过来了……”

    任非四周探视,边不经意的道:“这个时候,只有雍狷老弟会来,你们无须紧张——”

    冷冷一哼。

    褚泰祥道:“来的不止一个人,任老,你说说,此时此刻,还会有谁陪同雍狷到来?”

    蓦的打了个寒噤。

    任非不禁张口结舌:“呃,莫不成,莫不成……是对方的人马?”

    褚泰祥沉沉的道:“来者为何方神圣,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君仍怜抽出她的“双仪锥”,又是忧虑、又是迷惑的道:“如果是对方的人,他们怎么会打来这座岗子的?再说,照宅子里埋藏的火药所爆发的威力,原该歼杀殆净,没有漏网之鱼才是……”

    褚泰祥苦笑道:“天下尽有些意外之事,君姑娘。”

    任非忽然倒吸一口冷气。

    沙着喉咙道:“我的天,有人来了……”

    来的人共有四个,分别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出现,并且缓慢又慎重的向中间聚拢,中间,便是褚泰祥、任非、与君仍怜所在的位置。

    这四个人当中,最扎眼的一个,便是正面逼近的那一位——身材高大,面如重枣,浓眉巨目配着一根根见肉的虬髯,穿着一袭火似的红袍,手握纯钢月牙铲,人往那里一站,几若半座向山,气势狞猛之极!

    左边来人,和这位红袍大汉的外形正好相反,又矮又瘦,干瘪瘪的一副身架子,活脱一阵大风来就能吹走,这位仁兄一身皆黑,黑巾黑衣黑靴,独有那双招子,精芒闪闪,炯亮如炬,几乎令人不敢逼视!

    右侧的朋友居然是个白发皤皤,满面皱皮垂拖的老太婆,这老太婆像是在做寿似的穿一身光鲜亮丽福禄禧团字图形织绵衣裙,手上颤巍巍的执一根镔铁拐,走一步,顿一顿,光景像是得有人搀扶着才稳当。

    后面来的一位,任非认得,那人不是别个,正是“红灯门”“护门三尊”的头一位,被雍狷生生砍掉一条右腿的“无翼龙”尚本强!

    由于尚本强的亮相,已足堪证明来人皆为“红灯门”一系,但其他三个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又属“红灯门”何等身份,任非就弄不清楚了。

    红袍人在丈余外停住脚步,并冷冷正视褚泰祥,说活的音调恍若洪钟,铿锵有声:“听我手下说,雍狷并不在你们当中?雍狷呢?”

    褚泰祥咽了口唾沫。

    抗声道:“你是谁?凭什么向我吆三喝四?”

    红袍人不带丁点笑意的笑了笑:“我姓秦,叫秦未盈,江湖上有个匪号,人称‘千手罗汉’,朋友,此名此号,不知有未入过你的法耳?”

    心里暗叫一声“苦也”,褚泰祥顿觉身不自在起来,眼前报字号的红袍人物,可不正是“红灯门”的大当家么?

    他早不来、迟不来,偏偏拣在这个时候来,真叫坑死人啦!

    秦未盈不理褚泰祥是个什么表情,又管自一指那位老太婆道:“这一位老太太,是‘渡命嬷嬷’常香,嗯,也是我的师姐,她久仰雍狷大名,特意前来拜识一下,希望雍狷不会令我师姐失望。”

    那一身黑的干瘦仁兄忽然笑了起来。

    嗓门尖尖的道:“老秦,你就不必唱我的名啦,还是我来自荐一番吧——‘棺材钉’庄百寿便是在下区区。”

    褚泰祥闻名之下,不由与君仍怜、任非互望一眼,三颗心都提不住的向下沉,这“棺材钉”可是个名闻遐迩、难惹难缠的人物,听说他出身于南海少林一脉,技成之后,又因缘遇合,得到一个扶桑忍术大师的亲灸三年,其人颇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更可怕的,是这庄百寿那心狠手辣的传闻,据云他一旦动手,便如棺材上钉,不把对方弄死决不甘休,武林之中,丧生在他手下的已经不知几几,而如此遥远、只闻其名的一个煞星,现在居然活生生的站立面前,真叫人匪夷所思,从何谈起?

    秦未盈指指守在褚泰祥他们背后,还拄着拐棍的尚本强,道:“这是本门‘护法三尊’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他叫尚本强,人活下来犹难完整,雍狷砍了他一条腿去,这条腿,今晚上便要索讨回来!”

    “棺材钉”庄百寿怪异的一笑:“老秦,不止一条腿而已,别忘了还得加上利息。”

    秦未盈乃“红灯门”一门之主,声威煊赫,不可一世,但在庄百寿却一口一声老秦,叫得流畅顺口,毫无拘泥,显然二人之间交情不浅,由此更可衬出姓庄的在道上是何等身价!

    对着庄百寿微微点头,秦未盈道:“我不会忘记,以前的连上今晚的,这笔笔血债,我从未忘过。”

    说到这里,他又转向褚泰祥,形色狠酷的道:“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好像还不曾回答我?”

    褚泰祥咬牙振作,以抗拒对方那股无形的压力,他紧握棍刀,硬是闷不吭声!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雪满弓刀 爱搜书 大雪满弓刀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雪满弓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雪满弓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