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云梦襄心中一惨,摇头叹道:“江湖中事,真不能有半点粗心大意,我若早知她们也中邪毒.怎肯把柳华春轻易放走,或许那-身上,带有甚么邪毒解药,也说不定?”

    紫云:飞虹即死,云梦襄遂边自感叹,边自向欧阳珊所居的石室之中走去。

    尚未走近石室,便听得室中传出了水花翻溅之声。

    云梦襄诧道:“这是甚么声息?难道欧阳珊奇-巳解,竟在室中悠闲自在地,洗起澡来了?……”

    念犹未毕,人已入室,目光注处.不由使这位一向惯於怜香惜玉的“沧海巫山”云梦襄,为之心中一惨!原来欧阳珊天性爱洁,她这几间石室中,有一间是围绕三尺,整个作成浴池。

    壁上凿有两个孔穴,夏日引入山泉,冬日则可另加热水,以供沐浴。

    如今,池中已然放满寒泉,欧阳珊连衣泡在水中,独自不停翻来滚去,脸上神情,彷-痛苦已极!云梦襄见状自然知道她是以冰冷寒泉,浸息欲念,结果仍未如愿,想起自己先前的饱受欲火煎熬苦状,以及司马青萍献身相救,暨紫云飞虹二婢,舍命相求情状,不禁摇头一叹,也自纵身入池。

    欧阳珊欲念虽炽,神志犹清,见了云梦襄纵身入池,同他摇手叫道:“不行,云兄,你不能救我,因为你有“三不欢”的原则,而我却还是蓬门未开的处子之身……”

    云梦襄、笑道:“不要紧,珊妹,我加今对你求婚,就算把我们的xx瓜花烛之夜,略为提前举行,便不违背我们的三原则了”

    一声“珊妹”,一句求婚,把个“玄阴公主”欧阳珊听得喜心翻倒,“嘤咛”

    一声,把整个娇躯,都软瘫在云梦襄的怀抱之内。

    初试春情,不宜水战,云梦襄自然把她抱出池来,彼此脱去衣裳,拭乾水渍,双双拥倒榻上。

    肤光细-,迷人丰韵.此时此地,慢说是中了“无相迷神氤氲粉”邪毒的欧阳珊,就连那曾经-海,历尽巫山的风流剑客云梦襄,也无法再加自制!刚才,在“玄阴谷”,司马青萍一声一声的“…云相公…相……公”叫得令人消魂,如今的欧阳珊则一声一声“云……兄……云兄……云……哥…哥……云…哥哥……”叫得於消魂之外,更添-婉!在欧阳珊口中断断续续“云……兄,云哥……哥!”-

    婉消魂的低呼之内,可以听得出-婉之声,渐来-弱,渐渐消失,终於只剩下一片“哥……哥,云……哥……哥,我的好……好……云……哥哥……”的消魂呼唤!好事每难持永久,风流毕竟有收场,先前在“玄阴谷”口的收场是云梦襄解毒复元,司马青萍疲乏困地,晕睡在丰草之内,如今的收场,却恰巧人易其趣。

    欧阳珊奇毒得解,由少女变成少妇,雨露新承,容光焕发,比适才更添了几分娇艳!云梦襄虽因修为深厚,未像司马青萍那样,於事毕之后,便宛如虚脱地:晕倒榻上,但他既曾自己中毒,又变为人解毒,先后两度尽力驰驱,狂施雨露之下,也已满面疲色。

    欧阳珊蜷伏在他雄健而又温暖的怀抱之中,偷愉瞥他一眼,呢声叫道:“云……兄…”

    她适才被邪药所迷之上,虽然叫出一声声令人蚀骨消魂的“云……哥……哥!”

    但如今人已清醒,遂不好意思再用这过份亲-称呼,而改用了比较恰当大方的“云兄”二字。

    云梦襄不会答话,只向欧阳珊低头看了一眼,但目中神光黯淡,显示他颇为疲累。

    欧阳珊低声道:“云兄,你…你似乎太过疲累,不妨事么?”

    云梦襄摇头道:“不妨事,我只要好好休息一会,便可复原,欧……”

    一句“欧阳仙子”刚要出口,目光闪处,瞥见了满榻的处子流丹,心想双方关系,已然如此,称呼上若再生分,岂不伤了欧阳珊的芳心,遂赶紧改口说道:“珊妹不必担心,你自己所中邪毒,业已完-解了吧?”

    欧阳珊满面娇红,点了点头,偎在云梦襄的耳边,以第人无法与闻的极低极低语音,悄然问道:“云兄。我记得你适才向……向我求……求过婚了?……”

    云梦襄不迟疑地,应声答道:“珊-放心,云梦襄便因生平作事,绝对负责,才订下“三不欢”的自律原则,方才我已向珊妹求婚,说明彼此合欢之举,只是把洞房花烛,提前实行,珊妹问起则甚,是怕我不负责任?还是你自己有些后悔?”

    欧阳珊赧然道:“小妹得侍云兄,已是终身之幸,怎会有所后悔?我只是要在彼比清醒之时,听上云兄一句话儿,比较定心而已。”

    云梦襄见欧阳珊美绝天人,资禀又极精粹,不由爱意滋生,把环拥着娇躯的右臂,搂得紧了一些,含笑说道:“珊妹如今已听我在清醒之时的亲口承诺,可以定心了吧?我能得珊妹为妻,亦颇满足,从今后,任凭环肥燕瘦,艳色无边,我也於三千弱水中,只取一瓢饮了。”

    他的话犹未了,欧阳珊便吃吃娇笑地接口说道:“云兄,我不是妒娘子,不会想独自霸-你这位衣香鬓影,到处留情的“沧海巫山”,风流剑客,只要你对我不负心,任凭你娶上多少如夫人,我也决不生气,甚至还乐於玉成……”

    说至此处,把她那赤裸裸,软绵绵,香馥馥的娇躯,同云梦襄怀中,偎了一偎,嫣然笑这两个字儿是“缘孽”二字,但作并排横着,每个字儿之下,又画了一个问号“?””

    欧阳珊道:“此处不会有别人前来,这“缘?孽?”二字,一定是青萍写的!”

    云梦襄诧道:“她既能写字,显然业已苏醒,怎么不回“玄阴谷”中,人到那里去?”

    欧阳珊白他一眼,皱眉说道:“云兄,你是吃惯胭脂的“风流剑客”,怎么如此不懂女孩儿家心理,青萍经过此事,既羞於见我,更羞於见你,她……她定是悄悄走了。”

    云梦襄问道:“珊妹可知她去了何处?”

    欧阳珊摇头道:“天涯茫茫,海角茫茫,我猜不出她的去向,云兄…………你打算怎样对她交待?”

    这“交待”二字,问得云梦襄相当惭窘,想了一想,毅然答道:“青萍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常言道:“受人点滴,报以涌泉”,至少我也应该设法对她尽尽我的心意。”

    欧阳珊暗佩他避重就轻,答复得相当婉转,遂点头说道:“云兄只要有这番心意就好,将来江湖再遇之际,我会替你安排。”

    “安排”二字,使云梦襄听得一惊,但又不便再向欧阳珊追问究竟?只得暂时撇开地,低声说道:“珊-,我们回谷替紫云、飞虹二女,料理身后事吧。”

    欧阳珊-然点头,与云梦襄重回谷内。

    当她看见“玉面毒心”柳如春几乎变成人皮的那具遗-,不禁恨得银牙一咬,同云梦襄皱眉说道:“云兄,柳家兄弟罪该万死,你怎么肯将柳华春放走?”

    云梦襄道:“我放走柳华春之意,是要他把他大哥“灵和公子”柳长春引来,好为世人,除了一大害,何况我并未让他好好离去,是命他把那仅存的一只耳朵,自行撕下再走!”

    欧阳珊道:“彼此这场仇恨,结得不浅,柳家兄弟太以阴毒下流,云兄今后行走江湖时,要特别当心,设防暗算!”

    云梦襄点头道:“这是虽然是我略为粗心,但谁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把无色无味的上等邪药,藏在“小朱果”内!”

    欧阳珊边自动手在削壁之下的两株老松之间,替紫云、飞虹掘坟,边自向云梦襄叫道:“云兄,你是不是要去赴约?我跟你去好么?我独自一人,不打算冷冷清清地,再住这“玄阴谷”了!”

    云梦襄当然没有理由拒绝欧阳珊的同行要求,但却想起一事,扬眉说道:“珊妹“玄阴谷”可以不住,但那“阴阳和合真经”,乃武林罕世奇宝,你难道也不想要了么?”

    欧阳珊苦笑道:“所谓“阴阳和合真经”,只要传言,谁知道究竟有没有这件东西?以及在不在“玄阴谷”内?……”

    她是一面说话一面在两株老松间,替紫云、飞虹二婢,用药锄掘土挖坟,但说至此处时,药锄落下,忽听“叮”的一响。

    云梦襄道:“下面是石头么?若系石质,便不好挖,恐怕要换个地方……”

    欧阳珊又是一锄下去,仍告“叮”然作响,遂“咦”了一声道:“并非石质,下面好像是具铁匣……”

    云梦襄灵机一动,扬眉说道:“珊妹小心一些,把铁匣挖出看看,常言道:“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或许这土中铁匣,与那“阴阳和合真经”,有甚关联,也说不定?”

    欧阳珊也动了好奇之心,遂极为小心地,把深埋土中的铁匣挖出。

    其实不应该称为“铁匣”,应该称为“铁箱”,因它长约四尺,高约二尺,宽约尺许,体积相当不小。

    欧阳珊与云梦襄合力把铁箱抬出坑代,用丝衾裹好紫云、飞虹二婢遗体,置入土穴,掩埋妥当后,方指着那具铁箱,同云梦襄皱眉说道:“云兄,我看这具铁箱,似与“阴阳和合真经”无甚关联?……”

    云梦襄诧道:“珊妹何以见得?”

    欧阳珊道:““阴阳和合真经”是木书,纵然再厚再巨,也不可能达到要用这大这重的铁箱存贮……”

    云梦襄听至此处,接口说道:“那到并不一定,或许这铁箱作用,在於防腐……反正我们既已把它掘出,总得弄开看看!”

    欧场珊颔首道:“那是自然……”

    她说话时,见云梦襄似欲伸手开箱,遂又叮咛道:“云兄,江湖中风波太大,险诈太多,你开箱之际,请小心一些,慎防箱中藏有甚么害人花样?”

    云梦襄失笑道:“珊妹真成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我会谨慎从事,先把这箱上锁儿,弄掉再说!”

    说完,扬掌凝劲,虚空作势一劈!“克察”声响起处,一具铁盖,便告应掌断落。

    欧阳珊不愿云梦襄用手开箱,遂伸过药锄,把箱盖往上一挑。

    铁锁已断,箱盖自然是应手而启。

    云梦襄与欧阳珊目光注处,同时一怔。

    原来铁箱之中所贮放的,并非别物,只是一只同型较小铁箱。

    云梦襄剑眉略蹙,再度凝劲劈出,欧阳珊又再度用药锄挑开箱盖。

    但这较小箱中,所藏贮的,仍然是一只更小型的铁箱。

    欧阳珊目注云梦襄,发笑叫道:“云兄.,我好像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云梦襄轩眉笑道:“我们纵被愚弄,也非坚持到底不可,我来看看这三只铁箱中,是否还藏有第四只铁箱?”

    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第七只……到了第七只铁箱已非巨型,只有一本书儿大小。

    欧阳珊苦笑一声,说道:“云兄,我们不必再作这傻瓜事了,连开了六只空箱,真足贻笑江湖……”

    云梦襄一面聆听欧阳珊发话,一面取起那第七只小铁箱来,摇了两摇,含笑说道:“珊妹不要泄气,这箱中有物,不是空的。”

    欧阳珊也听见云梦襄摇得箱内“叮叮”作响,遂微颔臻首,挑眉说道:“箱中应有东西,我并猜得出是甚东西。……”

    云梦襄笑道:“这东西好猜,必然是被武林人物,目为贵宝,足以仗以遵循,进修上道的“阴阳和合真经”……”

    欧阳珊咀角微披,又接道:“不对!不对!“阴阳和合真经”,乃武林前-妙一先生与妙一夫人合着,距今仅约二百余年,不是“绢书”便是“纸质”,决非“铁质”或“竹筒”“木刻”,怎会“叮叮”作响?……”

    云梦襄连连点头,边自伸手捻坏箱外铁盖,边自扬眉笑道:“珊妹分析得对,你既非猜这箱中藏贮着“阴阳和合真经”,却是甚么东西?”

    欧阳珊不假思索地,应声答道:“我认为在第七只铁箱中所藏贮的。不过是第八只铁箱而已。”

    云梦襄失笑道:“我们开开看吧,我要一直开到最后,看见箱内空空,才肯罢手……”

    铁箱甚小,无须再用药锄,云梦襄手指微动,箱盖便启。

    这回欧阳珊竟然料错,第七只铁箱中并非一只更小的第八只箱。

    出人意时的,箱中所贮一非书籍,二非珍宝,只是一胭铁铸字儿。

    因为这个字儿,作铁线篆体,笔划又复甚多,云梦襄取出细辨,才看出是个古书“法”字。

    欧阳珊道:“埋这铁箱之人,究是何意?弄个“古书法字”,放在箱内,又一层一层藏贮的如此神秘,真……”

    云梦襄不等欧阳珊把埋怨之语说完,便拈着那枚铁铸古书“法”字。

    细一察看,递向欧场珊道:“这东西上,并无毒质,却还镌有一些极细微的字儿,珊妹不妨细看一下。”

    欧阳珊闻言注目,果然发现在那古书“法”字的笔划之上,还有一些极细微的字迹。

    她顺着笺划,一一辨识,口中并缓缓念道:“阴……阳和……合……人之大……法,得法者仙……不……得……者……绝……”

    念完以后,“叹”了一声,以一种诧异颜色,看着云梦襄道:“云兄,照这字体看来,彷-这枚铁铸古书“法”字,还真和妙一先生妙一夫人合着的“阴阳和合真经”,有点关系,但……”

    云梦襄笑道:“但些甚么?珊妹怎不说下去?……”

    欧阳珊又同手中之物,看了两眼,秀眉双蹙,苦笑说道:“但这区区“阴阳和合,人之大法,得法者仙,不得者绝”十六个字儿,虽似略含妙旨,却太笼统,难……难道这就是为武林人物传说艳-的“阴阳和合真经”么?”

    云梦襄摇头笑道:“不会,不会,我也是通“阴阳和合”之道,其中伏虎降能,邀精补脑,委实讲究太多,不易考究,倘若如此简单,那“得法者仙,不得者绝”一语,便说得没有意义的了……”

    说至此处,见欧阳珊似乎意欲把那枚铁铸“法”字丢掉,遂向她摇手笑道:“珊妹不必把它丢掉,好在此物不大,且暂时藏在身边,将来或许会有甚用处,也说不定?”

    欧阳珊看他一眼,不忍拂逆云梦襄之意,果然把那枚铁铸“法”字收起。

    云梦襄见她收起那枚铁铸古书“法”字,含笑说道:“珊妹如今已替飞虹紫云二女料理完身后之事,对於“阴阳和合真经”,也总算误打误撞地,略获端倪,似乎可以放弃这“玄阴谷主”的头衔了!”

    欧阳珊高兴扬眉笑道:“云兄,你……你真肯带我走么?”-

    梦襄见了欧阳珊那种秀眉双扬,娇态微露,艳绝天人的妩媚神情,不禁爱意滋生,握着她的柔荑素手,低声说道:“当然带你走了,我怎忍心把珊妹孤孤单单地,留在此处?”

    欧阳珊听得芳心之内,充满温馨,收拾了些必须携带之物,便与云梦襄双双离开“玄阴谷”,并向云梦襄问道:“云兄,你是要去赴桩甚么约会?”

    云梦襄道:“不是寻常约会,是桩赌命之约!”

    欧阳珊面带惊容地,加以追问道:“赌命,你要和谁赌命?”

    云梦襄正色道:“此人并非恶人,但却极为刁钻古怪又难缠,江湖中公赠外号,叫作“玉面鬼谷”……”

    欧阳珊听了“玉面鬼谷”之名,不禁双眉更蹙地,接口说道:“竟是“玉面鬼谷”上官明?云兄怎会和这个魁头结下深仇大怨?”

    云梦襄叹道:“若是深仇大怨,到还罢了,珊妹大概决想不到我与“玉面鬼谷”上官明,互订赌命之约,只是为了小得不能再小的一桩事儿……”

    欧阳珊听出兴趣,加以追问道:“是桩甚么小事?云兄请说来给我听听!”

    云梦襄苦笑道:“有一天我在岳阳楼头饮酒,听得隔座有人以猜谜代行酒令,谜面谜底,均十分携合有趣,但其中却有一谜,难住了隔座人……”

    欧阳珊插口笑道:“云兄,我也猜猜,你是否一时技痒,把隔座酒客的那个艰难谜儿,猜了出来?”

    云梦襄颔首道:“珊妹猜得不错,这件事儿真成了“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我如今着实后悔,多此一猜的了!”

    欧阳珊把两只含情秋波,盯在云梦襄的脸上,娇笑问道:“对方是怎样出谜?云兄又是怎么猜法?”

    云梦襄道:“他的谜面是“美人眼底酒杯中”中,要射宋词一句……”

    欧阳珊听得-道:“吐属不俗,颇有豪情,这出谜之人,大概就是“玉面鬼谷”上官明了,但宋词何止千万,范围太广,要猜一句,果极艰难,云兄是怎么猜的?”

    云梦襄答道:“我猜的是“嫩玉间”中的一句“有好留连处”。”

    欧阳珊瞒面佩服神色地,失声道:“猜得好,猜得好!“美人眼底酒杯中”当然是“最好留连之处”!但我不懂,那“玉面鬼谷”上官明难道就为了云兄猜中他这个谜儿,就气得要和你订约赌命么?”

    云梦襄苦笑一声,摇头叹道:“常言道“大风起於苹末”,那“玉面鬼谷”上官明,便为了这件小事,与我起下意气之争,互相约时约地,各尽所能,一分输赢强弱,谁若输了,谁便当场自绝,我是永世埋名,不再在江湖走动!”

    欧阳珊皱眉道:“为了这点小事,订了这大赌约,真划不来……”

    语音微顿,叹息一声道:“我知道岳阳楼头猜谜之举,不过是个引子,主要原因仍是你们在江湖中各享盛名,互不服贴,尤其上官明自负人才谋略,对方云兄列名“风流三剑”之中,定起妒忌意念……”

    云梦襄听得点头接道:“珊妹料事如见,是上官明执意要走,我是被他用言语僵住,不得不从而已。”

    欧阳珊道:“划不来,太划不来,为了猜谜小事,那有值得双方赌命之理?云兄为我在“玄阴谷”中,略作耽延,到是好事,因为你一迟到.上官明等得不耐烦时,必将他去,岂非不起争斗,散却一天云雾了么?”

    云梦襄看了欧阳珊一眼,含笑说道:“这一天云雾,散不了的,因为我们在岳阳楼头定约,有不见不散之语。”

    欧阳珊也向云梦襄投过一瞥含情目光,娇笑问道:“既然彼此昨斗不可,云兄有几成制胜把握?我认为你以一身绝艺神功,和盖世奇才,至少也会有七成以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阴阳谷 爱搜书 阴阳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阴阳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诸葛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青云并收藏阴阳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