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曲径通幽处,双峰夹小溪,洞中泉滴滴,谷外草萋萋……不像话了……

    不,没有甚么不像话,因为这不是“大家都是过来人”的女性神秘器官,而是写实诗句,用来形容一座神-山谷。

    “绝难有人到”与“绝对没人来”不同,如今,在距离这神秘山谷约莫三四十丈以外,便有人在对那“泉滴滴、草萋萋”,若隐若现的神秘洞口,瞩目注视。

    那是一位长眉入鬓,目若朗星,鼻如悬胆,大约二十三四,生得唇红齿白,极为英挺俊美的白衣少年。

    他站在一道淙淙作响的挂壁飞泉之侧,目注数十丈外,为红色怪草所掩的神秘洞口,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天地之大,真是无所不有,造物之灵,也委实奇巧绝伦,这双峰夹谷,乱草萋迷之间,居然隐藏着一个神秘洞口,洞上山右微突,洞口泉水泛滥。岂不与绝代娇娃的腰间……”

    自语刚刚至此,突然听得背后有娇脆女子语音,接口说道:“尊驾莫要口出秽言,亵渎了这滇中武林圣地……”

    这两句话儿,把那白衣少年听得俊脸一红,耳根发热!

    他知道虽然一来因自己神注视那有点令人瞩目消魂的神秘洞穴,二来泉水淙淙,容易扰乱听觉,但凭自己的江湖声誉,与武学修为,居然被一个女孩子,悄悄接近,毫无所知,委实是件令人脸红的事……

    惭念未-,身后娇音又起,朗声说道:“尊驾怎不答话?莫非是个尚未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对这种神秘洞口,业已看花了眼,想昏了头……”

    白衣少年听至此处,微定心神,缓缓转身看去。

    就在距离身后约莫三丈左右的山崖转角之处,站着一位大慨只有二八年华的绝美青衣少女。

    白衣少年是当世武林中的顶尖人物,不单武功极高,更是一向风流倜傥。

    他略一注目,便看出了这绝美青衣少女的两项特点。

    第一、此女虽然年龄约莫只有十六七岁,但额上眉间,胸前股间,显然早已xx瓜,并非处子之身,尤其从一双足以勾魂摄魄,水汪汪的桃花眼中,更可看出是位欲海娇娃,风流健将!

    第二、由於对方身上那一袭青衣,以及娇而不贵,美而不华的气质看来,多半身份不高,是人婢妾之属。

    这白衣少年为人介乎正邪之间,生平立身处世,讲究“遇文王,谈礼遇,逢桀纣,动干戈”,他既发现身后青衣美女,不是甚么正经人物,遂“哈哈”一笑,同她点头说道:“姑娘说对了一半,在下虽然不是未曾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但也着实看花了眼,想昏了头。”

    青衣美女自白衣少年转身面向之后,似为对方的俊美丰神所夺,语气变得和善好多地,含笑问道:“是为甚么想昏了头,你在想些甚么?”

    白衣少年侧过身形,伸手遥指极具象形之妙的神秘洞口,含笑答道:“姑娘请看这神秘洞穴形相,是不是恰巧符合了”曲径通幽处,双峰夹小溪,洞中泉滴滴,谷外草萋萋“。”

    青衣美女听他朗吟至此,不禁轻啐一口,两朵红霞,飞上双颊。

    白衣少年瞟了她一眼,继续吟道:“……”有水鱼难养,无林马可栖,可怜方寸地,多小世人迷“姑娘请想,在下也是”世人“之一,对此”方寸妙地“,怎得不”迷“即令当匮有点想昏了头,看花了眼,正是孔老夫子所谓”食色性也“,似乎未足厚非的了。”

    青衣美女白他一眼道:“尊驾除了有点流气之外,居然还有点酸气,看来似乎文武不傥,风流自赏……”

    她的话方至此,白衣少年便微笑接口道:“姑娘这次便说得完对了,江湖人物便因我文武不傥,性爱风流,才送了我一个外号,列名为”风流三剑“之一!…

    …“

    末后的“风流三剑”一语,把青衣姜女听得大为吃惊地,目注白衣少年问道:“尊驾是”风流三剑“中的”玉潘安“萧凌,抑或”沧海巫山“云梦襄呢?”

    白衣少年笑而不答,剑眉一轩,朗声吟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仅仅吟了两句诗儿,便等於告诉青衣美女,他便是在当代武林中,以一套“沧海百行神拳”,和十二式“巫山绝剑”,威震八荒,潇洒不羁的“沧海巫山”云梦襄。

    青衣美女想不到这丰神如玉的白衣少年,竟是如此极负盛名人物;急忙一抱拳,嫣然陪笑说道:“云相公侠驾宠降,六诏生辉,适才婢子不知,多有放肆,尚祈云相公海量相涵,莫加怪罪!”

    云梦襄笑道:“姑娘上姓芳名?”

    青衣美女含笑答道:“贱姓司马,小字青萍。”

    云梦襄再度手指那神秘洞口,扬眉答道:“适才司马姑娘会叫我不得亵渎这滇中武林圣地……”

    司马青萍嫣然一笑,接口说道:“云相公莫加怪责,如今,婢子欢迎云相公小驻侠踪,一赏洞中奇景。”

    云梦襄看她一眼,含笑说道:“司马姑娘恕我唐突,我认为你不是此洞主人。”

    司马青萍闻言一愕,目注云梦襄道:“云相公怎知婢子并非此洞主人,莫非你除了声名震世,武学通玄之外,还精於占算……”

    云梦襄摇头笑道:“我不是精於占算,但却觉得此谷此洞,若系女主人,则她头上发泽,定非司马姑娘这等乌黑,至少,也会带点红色……”

    司马青萍“咦”了一声,说道:“此洞女主人的发色,确实微红,但不知云相公是怎会知晓?”

    云梦襄手指那神秘洞口的红色乱草,脸上现出神秘笑容道:“洞边草若此,头上发亦然,司马姑娘如今大概懂我并非精於占算,只是巫山沧海,阅人多矣……”

    司马青萍早被云梦襄看出,并非黄花处子,已是欲海娇娃,自然领会出云梦襄的语中含意。不禁双颊之上,再泛桃红,并向对方佯作娇嗔地,轻轻啐了一口。

    云梦襄微笑道:“请教司马姑娘,此谷何谷?此洞何洞?以及洞中红发女主人的芳名上姓?”

    司马青萍应声答道:“谷是”玄阴谷“,洞是”销魂洞“,女主人则是……”

    她正待说出这“玄阴谷销魂洞”的女主人名姓之际,突从西南方远远传来一声厉啸。

    司马青萍的脸色微变,同云梦襄抱拳说道:“有敌来扰,可否请云相公稍待一下,等婢子处理一桩琐务之后,再奉侍云相公,前住”玄阴谷销魂洞“中,会见洞主?”

    云梦襄觉得这司马青萍,虽是侍婢之流,已具相当身手,遂想看看对方的功力造谙,与武学路数,到底如何?遂在闻言以下,点头笑道:“好,我暂作壁上观;司马姑娘请尽管放手对敌。“

    话音落处,未见晃肩,拧腰,振臂等任何作势,人已轻飘飘地,宛如平步蹑虚,升空四丈,隐身峭壁间的大堆-蔓之后。

    就这一手毫无火气,潇洒绝伦的罕世轻功表现,已使司马青萍春得不禁神住,知道“风流三剑”名不虚传,这位“-海巫山”云梦襄,看来虽年轻貌美,俊逸风流,但武学造诣之深,业已炉火纯青,是常世武林第一流中第一流的超卓人物!正当司马青萍这小妮子心中暗佩云梦襄,想得有点神思飘荡之际,一条人影,已如电掣风驰,掠空而至。

    距离十丈以外,司马青萍便有了惊觉,赶紧收-遐思,转过娇躯,注目看去。

    来人身形一现,是个三十一二,手执摺扇的青衫文士。

    这青衫文士的貌相,本也颇称俊美,但因司马青萍刚刚见云梦襄,有了那位“-海巫山”的珠玉当前,便比较这位后来的青衣文士,略显庸俗地不大起眼。

    司马青萍才一转过身来,那背衫丈士便在约莫丈许之外,止步卓立,含笑说道:“请教姑娘,此处是”六诏山玄阴谷“吗?”

    除了适才遥远啸声,有点狞厉之外,这青衫文士的话气甚为平和,神情也并不惹厌。

    但司马青萍却似懒得答理他,只把头儿点了一点。

    青衫文士又发问道:“有位”六诏仙子“欧阳霏,是否现在谷内?”

    司马青萍神色冷然地,同这青衫文士看了一哏,答非所问地,淡然说道:“尊驾是谁?要见欧阳仙子做甚?”

    青衫文士这才觉察司马青萍的神色冷漠,不禁把双眉略皱,应声答道:“在下姓龙名祥,日前在”高黎贡山“之中,曾与欧阳仙子有一面之缘,姑娘若与欧阳仙子相识,敬烦通告一声,就说”野人山纯阳谷“的”氤氲使者“求见。”

    末后一语,使司马青萍略为动容,向他又注目问道:“龙朋友是来自”野人山纯阳谷“?”

    龙祥颔首道:“在下是奉命来邀请欧阳仙子前往野人山参与一场生面别开的阴阳大会。”

    司马青萍诧异道:“生面别开的”阴阳大会“……”

    龙祥从脸上现出一丝神-微笑,抢着点头说道:“绝对生面别开,有趣得紧,因为这不仅是一场集合高手群豪的武林盛会,也是一场有无数俊男美女参与,彼此可尽情欢乐的风流大会。”

    司马青萍静静听完,把俏脸一沉,冷然说道:“龙朋友可以回报你家”纯阳谷主“,就说我家”玄阴谷主“,不拟参与此会。”

    茏祥闻言愕然,目注司马青萍,皱眉问道:“姑娘何出此言?你怎能代表”玄阴谷主“欧阳仙子,作此决定?”

    司马青萍答道:“欧阳仙子是我主人,我当然知道她不愿见你,自然也就不愿接受你家”纯阳谷主“之邀。”

    龙祥苦笑道:“姑娘怎知欧阳仙子不愿见我?我方才不是业已声明,在”高黎贡山“之中,曾与欧阳仙子有一面之识么。”

    司马青萍冷笑道:“就是这一面之识,识得坏了,我家仙子於倦游”高黎贡山“归来之后,说是曾在山中,遇一惹厌之人,可能日后还会来此骚扰,命我到时将他赶走,不必再让仙子生气。”

    龙祥听得司马青萍这样说法,先是脸上神色异常难堪,然后便双眉一挑,自我解嘲地,哈哈笑道:“欧阳仙子游赏”高黎贡山“,所遇定多,未必龙某便是她所谓的”惹厌之人“如今敬烦姑娘通禀一声,至於是否接受我家谷主邀请,参与”阴阳大会“,由欧阳仙子自行决定便了。”

    司马青萍摇了摇头说道:“不必白碰钉子,我家仙子曾对我说过那惹厌之人形相,有九成九的准是尊驾。”

    龙祥想自我解嘲,偏偏遇着司马青萍毫不客气地,又给他来了个当面难堪,不禁怒火上升,从鼻中冷哼一声道:“姑娘不肯通禀,龙某只好自行入谷,去见欧阳仙子。”

    说完,青衫一飘,便自举步。

    司马青萍娇叱一声道:“站住!”

    龙祥道:“怎么?姑娘不单不肯通报,还要相拦?”

    司马青萍嘴角微披,扬眉说道:“我家仙子叫我赶你,我已对你相当客气,未加驱逐,你就自己走吧。”

    龙祥双目之中,精芒微闪问道:“常言道:”风月无今古,林泉孰主宾“?倘若龙某定欲进入”玄阴谷“,观赏奇景,并拜见主人,姑娘又如何呢?”

    司马青萍面罩寒霜,冷然答道:“那你就自取其辱,变做”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龙祥“嘿嘿”一笑,点头说道:“好,龙某天生有点贱脾气,我偏要吃上一杯罚酒,看看滋味如何?”

    他一面说话,一面便不理会司马青萍的横身挡路之举,向前缓步而行。

    司马青萍见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副高傲之态,不由气得柳眉双挑,罗袖微翻一掌拍出。

    龙祥一来仗恃自己练有极好护身气功,二来发现司马青萍出掌虽快,劲力却弱,轻视对方是个女流,遂不避不架地,哂然一笑说道:“姑娘何必动怒?龙某便承受一掌,——”玄阴谷“武学威力,以及这杯罚酒,究竟是何滋味?”

    语音方了,司马青萍的那只纤纤玉掌,业已拍上了龙祥左肩。

    龙祥陡觉对方在指尖才沾自己青衫之际,掌心倏然一登,彷-有片奇寒劲气,从掌心中电射而出,不禁暗叫不妙!

    此刻纵生警觉,也告为时太晚,龙祥“不妙”之念方起,左半身已如坠冰河,奇寒澈骨地,被司马青萍这轻轻一掌,震得足上踉跄,连退了三四大步。

    司马青萍意似不屑地,收掌哂然问道:“龙朋友,我这杯罚酒的滋味如何?”

    龙祥睑上先是一红,继是一青,目闪凶芒地,狞笑答道:“滋味不错,但龙某量宏如海,到还禁受得起!姑娘……”

    他叫声“姑娘”,语音略顿,把双目凶芒,盯在司马青萍脸上,冷然说道:“龙某如今要还你一杯敬酒,姑娘多小心了!”

    话完,“刷”地一声,把手中摺扇抖开。

    他这柄摺扇,除了扇肯特长特巨之外,扇面从墨黑中微闪金光,显然绝非纸质,似是用什么品质奇异的金属细丝织成?

    司马青萍虽然不识此扇来历,却也看出品质特殊,定有不俗威力!

    龙祥持扇在手,向司马青萍冷然叫道:“姑娘,取兵刃吧,龙某这柄”追魂扇“下,从来不伤徒手之辈!”

    司马青萍意似不屑地,双眉一挑,哂然说道:“本姑娘对刀枪剑戟等正宗兵刃,以及各种特出心裁的外门兵刃,见得太多,区区一柄”追魂扇“……”

    “追魂扇”三字方出,突然有阵清朗豪放的“哈哈”大笑之声,从空而降。

    龙祥突然听得有第三者在旁发笑,不禁为之一怔?

    司马青萍自然知道发笑人不是别个,定是名列“风流三剑”,人在正邪之间的“沧海巫山”云梦襄。

    但云梦襄适才明明隐身於右面壁上的大堆藤蔓之中,此刻的笑声,似是从左面壁间一株枝叶茂密的横生古松以上发出。

    司马青萍是名姬之婢,相当有点见识,知道这种奇异情况,并非云梦襄凌空飞渡,由右面壁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左面壁上,只是显示出这位“沧海巫山”

    ,确已功力通玄,擅於“六合传音”之术。

    龙祥不知内情,闻得笑声,略为一怔之后,使目注左而壁上那株横生古松,扬眉喝道:“松上何人,不必鬼鬼祟祟地,发甚么笑声,下来与龙某一会。”

    语音方落,身后两三丈远处,突然有人发话说道:“阁下耳力太差,我在此处,并非在那壁间松上。”

    龙祥回身注目,心中不由大惊!

    他这“心中大惊”,是有三种原因组成:第一种使他吃惊的,是分明听得笑声来自面前峭壁的横生古松之上,发笑人怎会在身后出现?

    第二种使他吃惊的,是适才身后无人,对方却自何来,使自己毫无所觉,难道轻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炉火纯青地步?

    第三种使他吃惊的,是转身对面后,发现这位白衣少年,丰神绝世,那份俊美高华,竟使一向颇以潇洒风流自负的自己,为之暗渐形秽!

    由於心中吃惊,这来自“野人山纯阳谷”的“氤氲使者”龙祥,遂不敢轻视对方,收敛了几分凶狂之气,同云梦襄微抱双拳,发话问道:“尊驾何人?发笑则甚?”

    云梦襄未曾告以身份,只报以一种轻蔑神情,淡然答道:“我是笑你无耻!”

    换在平时,龙祥一闻此语,定必暴怒如雷,此刻因被云梦襄的风华气宇,以及出现时的奇异身法所慑,虽被当面侮辱,仍尽量加以忍耐,只把双眉略皱,注目问道:“请教,龙某无耻之处何在?”

    云梦襄向司马青萍看了一眼,含笑说道:“你一个大男人,-着”野人山纯阳谷“的使者旗号,却挨不起司马姑娘轻轻一记”玄阴掌山“就该自知惭愧,赶紧退去才是……”

    龙祥听得脸上发烧地,接口强辩道:“武功艺业,各有专长,这位……司马姑娘的”玄阴掌“力,虽然高明,但龙某却不服输还想在兵刃上与司马姑娘比较比较。”

    云梦襄道:“辩得有理,比较兵刃原无不可,在你所用的,却是甚么兵刃?”

    龙祥“刷”的一声。收起摺扇,持在右手,用扇骨敲左掌,傲然答道:“这是一柄用”风磨铜“加杂”寒铁“,炼成细丝,织为扇面的外门独有兵刃”追魂扇“……“

    云梦襄嘴角微披,截断他的话头说道:“差一点点。”

    龙祥愕然不解,皱眉问道:“尊驾这”差一点点“之语,作何解释?”

    云梦襄从鼻中冷哼一声,面色突冷说道:“你只解释扇面的构成质料,却不提扇骨中所藏花样,是不是差一点点……”

    龙祥悚然一惊,云梦襄继续说道:“还有你杜撰名称”追魂扇“,与真原名”销魂扇“仅有一字之别,是否也算差一点点?”

    说到此处,对司马青萍道:“司马姑娘,你有不知,这种”销魂扇“的十三根扇骨之中,七根藏有绝毒暗器,六根藏有强烈迷魂媚药,无论男女,只一中毒,必将恣情狂荡,-丧过度,使真阴真阳亏竭而死,故名”销魂扇“,此物是昔年”销魂太岁“戒通独出心裁所铸,共有三柄,除自用外,分传门下两名弟子,因过份阴毒,被武林长者列为江湖大忌……”

    语音至此,略略一顿,转过脸去,以双目神光,盯着那满面惊容的龙祥,沉声问道:“我说得错是不错,你已持此扇,定系”销魂太岁“戒通的门下孽徒之一!”

    龙祥不便抵赖,挑眉道:“是又怎样?”

    云梦襄道:“你师傅”销魂太岁“戒通,也在”纯阳谷“么?”

    龙祥起初似想否认,但一转念间,扬眉点头答道:“不错,我师傅是”纯阳谷“中的四大供奉之一。”

    云梦襄微觉好奇地,随口问道:“其余三个供奉,又是何人?”

    龙祥道:“是”霹雳“……”

    “霹雳”两字才出,便顿住话头,冷笑说:“尊驾如此探问则甚?我有必要告诉你?”

    云梦襄见他不肯说出。“纯阳谷”中其余三个供奉的姓名,也不追问,把手一伸,道:“拿来!”

    龙祥不解问道:“你问我要甚么?”

    云梦襄道:“我要你手中所持那柄歹毒异常,毁过不少盖代英雄与妇女贞节的”销魂扇“。”

    龙祥冷笑道:“你在作梦,这柄扇儿乃我师傅至宝,随身兵刃,怎能轻易给你?”

    云梦襄冷冷说道:“我告诉你,你若乖乖呈上这柄”销魂扇“,我便放你好好回去,替我带句话儿给你那万恶师傅,否则,即令饶你不死,也必须加上一条持扇右臂……。”

    话犹未毕,龙祥突然欺身探臂,将手中“销魂扇”当作判官笔使用,一式“魁星点元”,带着“刷”煞劲虱,疾点云梦襄面前的“将台”大穴,口中并厉声喝道:“狂妄匹夫,龙某的”销魂“在此,你拿得去么?”

    他这式“魁星点元”,去势虽疾,只是虚招,准备等待对方闪躲,方将扇面抖开,以扇骨中所藏的歹毒暗器,算计云梦襄,同时并以强烈迷魂媚药,算计司马青萍,岂不一举便可将对方二人制住!

    龙祥的这种打算,虽极恶毒,但不知所遇对方,乃“风流三剑”之一,名震天下的“沧海巫山”云梦襄,以致一场心思,完白费!

    静立如山,动都不动!

    龙祥见了这种情况,只得改变初衷,化虚为实,右臂贯注真力,以摺扇前端,点向云梦襄的“将台”大穴,心中并自忖道:“我这”销魂“约两根主骨之上,另有机关,只消在点中对方时,略一发动,便有两枚”销魂刺“,突然挺出,专破十三太保横练,与一切内家护身气劲,看你这-,究有多高功力,竟敢不闭不架地如此狂妄……”

    心念未毕,手中一震,那柄“销魂扇”,已被云梦襄以快得不可思议的动作,用左手拇食中三指,撮了个结结实实。

    这三指一撮,宛如在“销魂扇”之处,加了一道钢箍,使龙祥不单无法把扇面张开,连那令人难防特别杀手“销魂刺”,也告失了作用─茏祥用力一夺,“销魂扇”纹风未动,他知道不妙,只得忍痛撤手,指尖点处,陡煞倒纵出两丈三四,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人在半空,听得云梦襄哈哈大笑道:“你想溜么?不要忘了我已经说过还要加上一只持扇右手!”笑语之声,挟着“飕飕”破空之声,同时而到。

    龙祥足未落地,右臂近肘之处,已然挨了一下重的─云梦襄用来飞袭龙祥之物,就是适才夺自龙祥手中的那柄“销魂扇”。“克察”一声,肘骨立成碎粉─这种痛苦,自然极为强烈,但龙祥也是个一等一的凶人,能尚能忍受得住,只从喉中惨哼一声,便毫不停留地,於双足落地后,转身疾奔而去。

    他连那柄“销魂扇”都不去检拾之故,是为了一来猜出对方绝不容许自己取走此扇,二来生恐再若迟延,可能性命难保?

    云梦襄见了他那狼狈情形,哂然叫道:“站住,你右肘以下已废,我不再杀你,但有话儿要问!”发话时,他距离龙祥足有十二三丈,但到话落之际,不仅业已追到龙祥身后丈余远处,并还已经将那柄“销魂扇”,就便检在手中。

    茏祥明知要逃也跑不过人家,只得止住脚步,乖乖转身,左手握紧右肘骨碎之处,强忍剧痛,咬牙说道:“尊驾最好给我一个痛快,否则,光棍打光棍,一顿还一顿……”

    云梦襄不等他再往下讲,哂然接道:“凭你也罢,我来问你”野人山纯阳谷“的“阴阳大会”会期,是在几时?“

    龙祥答道:“是在天上织女会牛郎的”七月初七“,莫非你也敢去?”

    云梦襄点头道:“我正是想去看看你们这些牛鬼蛇神,能闹成甚么样乌烟瘴气?……”

    语音顿处,目中神光一闪,注视龙祥叫道:“龙祥,替我带个口信,给你师傅,就说我在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七巧佳节“,会去”野人山纯阳谷“中找他,为我”——旧友“,同他索还”三朵花“的旧债!”

    龙祥向这位年轻貌美,但功力高得足令自己心悸的白衣少年,盯了两眼,嗫嚅问道:“尊……尊驾怎样称呼?”

    云梦襄摇头道:“不必说,说了会吓破你的狗胆,连”野人山“都回不去,你只把我刚才的几句话儿带到,你师傅戒通老贼,便可从那”——旧友“和三朵花的旧债等二话之中,猜出我是谁了!”

    龙祥心胆已裂,不敢——,只得恶狠狠地,狞视了云梦襄几眼,扶臂转身驰去。

    司马青萍静止一旁,见龙祥逸去以后,方上前几步,同云梦襄笑道:“多谢云相公仗义救助之德,若非云相公法眼高明,加以提醒,婢子把龙祥那-手中的歹毒凶器,当作寻常外门兵刃”追魂扇“,真难免吃大亏呢!”

    云梦襄笑道:“这是恰巧我与”销魂太岁“戒通老贼,有段间接过节,才对有关这老贼的各种事儿,曾加调查之故,否则,也难於在一瞥之下,便看得出中扇中所藏的那些恶毒花样!”

    他边自说话,边自将那柄“销魂扇”,揣进怀内。

    司马青萍讶然问道:“云相公收起此扇则甚?这等歹毒之物,怎不将它毁掉?”

    云梦襄道:“我虽不是恶人,但也不是那些自命清高的名门正派人物,故而生平行事,最爱从权,适才由龙祥口中听出,”野人山纯肠谷“之内,盖代凶邪颇多,遂想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这柄”销魂扇“或许能在我参与”七七阴阳大会“之际,发生不少作用了!”

    司马青萍向云梦襄恭敬地,施了一礼。

    云梦襄诧道:“司马姑娘好端端地又同我行礼则甚?是不是想找甚么麻烦?”

    司马青萍嫣然说道:“婢子想前往”野人山纯阳谷“,参观参观於七月七日举行的那场”阴阳大会“……”

    云梦襄听至此处,失笑说道:“你要想去”野人山“,应该求你主人”玄阴谷主“欧阳仙子掳带才是,怎会反到求起我来?”

    司马青萍笑道:“只要云相公在我主人面前,美言几句,我主人便会带我前去”野人山“了!”

    云梦襄含笑说道:“我与欧阳仙子,素未谋面,你当真要我进入”玄阴谷“作个不速客么?”

    话方至此,突然抬头目注前方一大堆嵯峨怪石,扬眉问道:“石后何人?该不是与龙祥那-的一丘之貉吧!”

    云梦襄语音一了,那大堆怪石以后,响起银铃般的娇脆笑声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以云兄的”风流三剑“盛名,以及如此风华气宇,作我”玄阴谷“中嘉宾,欧阳珊真是请都不到呢!”

    随若笑语之声,杏风拂处,黄影一飘,一位身穿鹅黄衫子杏黄裙,年约二十二三的绝代峤娃,业已面含微笑地,站在云梦襄的身前五尺。

    司马青萍见主人欧阳珊业已现身,急忙恭身叫声“仙子”,便垂手侍立欧阳珊的身侧。

    云梦襄喑惊这位“玄阴谷主”的姿容之艳,并看出欧阳珊的发色,果然泛暗红,不禁从俊脸上浮起一丝会心微笑,抱拳说道:“能够结识欧阳仙子,并瞻仰”玄阴谷“中奇景,自属殊荣,但云梦襄有命在身,最多只能在此多留半日……”

    “玄阴谷主”欧阳珊蕴盆一笑,截断云梦襄的话头说道:“半日之聚,足慰生平,云兄,请!”

    她一面含笑发话,一面已自仲手肃客,不容云梦襄再作推托。

    云梦襄缓步前行,同欧阳珊笑道:“适才龙祥与司马姑娘发生争执之际,欧阳仙子大概已出谷?”

    欧阳珊微笑道:“云兄远眺”玄阴谷“与青萍发话时,我已出了谷外,因为有你这位大行家在,小妹且得偷懒儿,不必亲自打发龙祥,并藉机大开眼界,一赌云兄惊人绝艺!”

    云梦襄道:“欧阳仙子既已知晓部经过,到时是否走趟”纯阳谷“呢?”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阴阳谷 爱搜书 阴阳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阴阳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诸葛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青云并收藏阴阳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