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金十七郎向身后望了一眼,才又转过头来,低声地道:“事到如今,你看怎办?”

    大乔现在完放心了。

    她真没有想到这位金十六郎如此容易驾驭,只不过三言两语,就摆布得服服帖帖,这当然比她先前那个釜底抽薪的主意,要容易实行,也安得多。

    是的,下一步怎办呢?

    金十七郎望着大乔,声音更低了:“除非,除非”

    除非怎样?他没有说出来。

    但大乔却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眼中微微一亮道:“这一方面,你也内行?”

    金十七郎点点头。

    “要多久?”

    “很快。”

    “那就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掌灯时分,如意坊赌场里出现了一名乡巴佬似的老头子。

    这老头很快地就引起了蔡猴子的注意。

    因为这儿不是一个像乡巴佬该来的地方。

    所以,蔡猴子一看到这老头走进来,马上就想起了上次的那个铁头雷公杨伟。

    天狼会难道又想重玩一次老把戏?

    不过,蔡猴子知道这个乡巴佬不是什么好来路,心里却一点也不紧张。

    因为他只是一个小人物。

    俗语说得好:天塌下来,自会有个儿高的顶着。

    他只须尽他的本分就行了。

    他的本分是通风报信。

    花狼站在楼梯口。

    小红站在楼上。

    蔡猴子一个眼色传给花狼,花狼一个眼色又传给小红,小红眼珠子四下里滴溜溜一转,立即缩身入房。

    花十八听完小红的报告,缓缓点点头道:“好,这里暂时大概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快去后面请公冶总管来一下。”

    公冶长步入闹哄哄的大厅,目光微微一扫,便找到了小红说的那个老头。

    他从容走过去,注目含笑道:“老丈有没有带来天斗兄要的东西?”

    那老头居然点了一下头。

    公冶长笑笑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老丈去后面喝杯茶怎么样?”

    老头冷漠地道:“谢谢。”

    谢谢的意思,就是不必。

    公冶长仍然笑着道:“老丈也不想先见见你们那位左长老?”

    老头道:“老夫是探监来的。”

    公冶长笑道:“既然如此,老丈为何还不将那两份解药交出来?”

    “有两件事情,我还没有问清楚。”

    “恭候指教。”

    “第一:我们柳头儿想知道,你们是否真有放人之诚意?”

    “公冶长三个字作担保。”

    “第二:我们柳头儿想知道,你们准备何时放人?”

    “明天午后。”

    老头头一点道:“好,一言为定!”

    说着,手一伸,递出一个小蜡纸包,等公冶长接下后,立即转身向门外走去。

    蔡猴子悄悄拢上一步,低声道:“待小人缀上去看看怎么样?”

    公冶长侧脸微微一笑道:“怎么样?你以为捡到了一个软桃子,相信对方真是个好欺负的乡巴佬吗?”

    蔡猴子脸一红道:“小人只是”

    公冶长没等他说完,截口笑着接道:“这种事不必你操心,干你的活儿去吧!”

    蔡猴子只好退去一旁。

    公冶长接着也走了。

    赌场子里热闹如故。

    只剩下蔡猴子一个人,仍然站在大厅一角发呆。

    他显然仍在为他们这位年轻的总管,为什么要放弃适才这种大好的跟踪机会,而暗暗纳罕不已。

    左天斗的那张字条,是他拿去贴在太平客栈大门上的。

    当时,这位年轻的总管,曾经悄悄交代他,要他贴好字条之后,就留在客栈附近,以便暗中观察是谁最后取走这张字条,以及将这张字条送去了什么地方。

    后来因为他贪看热闹,一时大意,以致未能完成使命。

    他承认那是他的错。

    可是,如今机会送上门,却给白白放过了。这又算谁的错?

    就算他蔡猴子不足担此大任,难道不能另派他人?

    真是咄咄怪事!

    是的,公冶长平白放弃这样一个大好机会,确属一大失策。

    因为他如果接纳蔡猴子的意见派人盯在这个送药的老头身后,他将不难立即发现,他早先收下的会是两份什么药,以及服下这种药,会导致何种后果!

    金光寺前的一片空地,是夏季纳凉的好地方。

    到了夏天,每当天黑以后,寺前就会热闹得像座露天茶肆。

    人多的地方,当然少不了一些卖零食的小贩。

    一副卖藕片的担子歇在空地一角,一名乡巴佬似的老头正朝这副担子走过去。

    卖藕片的小贩,是个中年妇人。

    她抬头看到走来的老人,脸上登时现出一股难以觉察的笑意。

    乡巴佬在担子前面站下,妇人低声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非常理想。”

    “那小子没有看出破绽?”

    “什么破绽?形状、大小,色泽,气味,完跟真的解药没有多少分别,就是换了金五号,也照样会上当,何况小子压根儿就没见过这种解药……”

    妇人四下溜了一眼,见无人留意这一边,低声又道:“刚才在如意坊对面的小面店里,你只出去了一会儿两份假药就弄来了,你究竟耍的什么手法?”

    “要说穿,就一文不值。”

    “为什么?”

    乡巴佬笑笑道:“因为无论换了谁,都可以照样做到。”

    妇人道:“这种药丸到处买得到?”

    “正是如此!”

    “这是一种治什么病的药?”

    “济世堂的神仙通便丸,三分银子一颗。只要走进了老药铺子,要多少,有多少!”

    妇人噗哧一笑道:“你也真缺德!”

    她话才说完,忽又皱起了眉头:“这两种药丸看来相似,只是一种巧合,万一对方有人曾经服过这种丸,指出它的可疑之处,岂非前功尽弃?”

    “这一点你大可不必担心。”

    “为什么?”

    “因为对方服食之前,一定会交给金五号加以鉴别,金五号是见过解药的人,他说不假,对方自无不信之理。”

    妇人想想,也觉是道理,这才放下了一颗心。

    她望望他的身后,低声又道:“你离开如意坊时,对方有没有派人跟踪?”。

    “没有。”

    “你能确定?”

    乡巴佬笑笑道:“我金十七郎若连这么一点警觉性也没有,你想柳头儿会把这件事交给我办?”

    妇人道:“那么,你就拿几块藕片吃吃吧,你站了这么久,引起别人疑心,也不妥当。”

    金十七郎从清水木盘中拿起一块雪白的藕片,放进嘴里,慢慢咬嚼,一双眼睛同时在妇人身上溜个不停。

    这妇人当然就是银狼大乔。

    大乔由老妇人改成中年妇人,变换了面目,也变换了身材,这时她的一张面孔,虽说不上好看,身材却已回得原先的苗条有致。

    她如今已是柳如风的人,这位金十六郎当然不敢再生非分之念。

    不过,男人十有八九,都是馋猫投的胎,而一个标致的女人又似乎多多少少总带有几分鱼腥气。

    他并不想染指这女人,但趁着柳如风不在跟前,他拿一双眼睛过过干瘾总可以吧?

    大乔是个见多识广的女人,她当然不会看不出这头金狼此刻在转些什么念头。

    为了酬谢这头金狼的忠诚合作,她本来并不吝于偶尔施舍一下。这位金十七郎相貌还算端正,体格长得也不错,就算偶开方便之门,实际上也并不算十分委屈了她。

    但是,以她目前的处境来说,她知道这种慈悲之心绝对轻发不得。

    因为现在占住她身子的人是柳如风。

    没有人敢对这位人魔存侥幸之心。

    男人女人都一样。

    她亲眼目睹柳如风杀人,已不止一次,那些被杀的人,并不是男人,如果她想报答和笼络这头金狼,她应该另外想个办法。

    她现在就有一个办法。

    金十七郎开始咬嚼第二块藕片。

    他的一双眼光,仍在大乔身上打转,而且已从她那微微耸现的双峰,在慢慢往下移动。

    移向另一处微微耸现的部位。

    这也许是由于这一角的光线,过于幽暗的关系。

    零食担子上,用的都是一种小风灯,这个小风灯有时几乎还不及月光来得明亮。

    灯光如此暗淡,而且,他们又站得那么贴近。

    她虽然改变了容貌,但衣衫却极为单薄,她的本来面目,他可以想象得到,而她那一身单薄的衣衫,他则几乎凭眼光,即可以予以刺穿……

    大乔忽然飞了他一眼,低低地道:“柳头儿那边可由我回去代为报告,你趁今晚闲着无事,为什么不去找我妹妹聊聊?”

    金十七郎微微一怔,像是从一场恍恍惚惚的梦境中,突然醒了过来。

    使他突然清醒的,是柳头儿三个字。

    他几乎想掴自己一个耳光。

    他疯了么?

    连柳如风的女人,他也想打主意?还好,这女人和他如今已共同参与了一个见不得人的阴谋,若换了平常这个时候,被这女人回去打个小报告,他受得了?

    金十七郎呆在那里,张了张嘴巴,但未能说得出话来。

    他受了柳头儿三字的影响,显然没有听清楚大乔后半段说了些什么。

    而大乔则误会了他的意思,她以为这头金狼对小乔没有胃口。

    这使大乔非常感觉意外。

    因为她们两姊妹,若以姿色而论,妹妹比姊姊无疑还要稍胜一筹。

    大乔的迷人处,并不是靠了身材和容貌。但是,大乔的这种长处,也只有人幕之宾方能领会。

    若以貌取人,小乔是占便宜的。

    所以,一般来说,在天狼会中,想动小乔脑筋的人,也远比想动大乔脑筋的人,要多得多。

    这一点两姊妹当然也很清楚。

    大乔像是有点不相信似地道:“小乔那丫头,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你罗大哥?”

    金十七郎轻轻一啊,几乎又想狠狠掴自己一个耳光。

    他先前并不是没有听到大乔的话,只是迷迷糊糊地没有听清楚,如今经大乔如此一点,他完记起来了。

    每一个字都像经清水洗过一般,重新回到了他的记忆里!

    天啦!他会对小乔那样一个绝色美人儿没有兴趣?

    “不,不!没有,没有!”

    “那么,罗大哥一听我提到她,为什么会现出不高兴的样子?”

    金十七郎咽了口口水,才讷讷地道:“我只是听说……听说她……”

    底下显然是一句出不了口的话。

    两姊妹的风流韵事,在天狼会尽人皆知,大乔当然不会听不出这句话的未了余音。

    大乔微呈不悦之色,道:“听说她男人很多,是不是?”

    金十七郎忙道:“不是,不是!”

    其实他想说而未能出口的,正是这句话!

    大乔哼了一声,又道:“我是她姊姊,对她的事,难道反不及外人清楚?我不妨老实告诉你:都是谣言!”

    有人说:女人天生比男人喜欢说谎。

    这种说法,其实很不公平。

    只是女人喜欢说谎,难道就没有喜欢说谎的男人?

    女人比较男人会说谎,也许是事实;但绝不能说女人喜欢说谎,更不能说是天生的。

    说谎的滋味并不好受。

    如果说女人的谎话多,那也是男人造成。

    如果男人喜欢接近三十二岁的女人,试问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又为什么一定要坚称今年刚过二十五?

    就像现在,谁都知道大乔在说谎。但可曾有谁去想一下:这句谎话怎么来的?

    这句谎话怎么来的?

    金十七郎逼出来的?

    因为男人喜欢自我陶醉,喜欢听谎话。

    如果大乔说:“不错!她的男人确实多得很。但你可以参加竞争,她说不定会放弃别的男人,而只爱你一个!”

    大乔若是实话实说,试问金十七郎听了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同样不变的事实,只要由真话说成谎话,结果就完不同了!

    “当然当然是谣言!”

    这是金十七郎抢着回答的两句话。

    也是谎言立竿见影的效果!

    大乔的脸色,也跟着缓和了下来,道:“这是那些想打她主意,而枉费心机的家伙,无中生有而捏造出来的。她住的地方,你是知道的,去找她……解解闷……那丫头,比我强多了。”

    金十六郎食指大动,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哑声道:“可是,小乔姑娘的脾气”

    这其实才是他真正的顾忌。

    即使是亲姊妹,这种事也不能代为作主。大乔鼓励他,只能说是一番好意。小乔那妮子一向择人极苛,他在金狼群中,也不算是个出色人物,又怎知道那丫头会不会中意他罗某人呢?

    大乔抿后轻轻一笑道:“不会的,你尽管放心前去好了。”

    单凭这两句话,能叫人放得了心吗?

    大乔低低地含笑又接着道:“我来这里等你之前,曾在外面巷口碰到那个丫头,我已在她面前提过了你,她听说你罗大哥将要升为金狼特五号,高兴得不得了,等成了事实之后。

    她说还要狠狠敲你一笔竹杠哩!”

    金十六郎浑身掠过一阵轻飘飘的快感,如饮醇醪,舒泰极了。

    这才是可靠的保证!

    只要左天斗一死,以他受柳如风宠信的程度,再加上大乔的枕边进言,他升金五号,是不成问题的。

    两份假药一送,左天斗等于死定。

    左天斗死定,他的金五号也就等于升定。

    知道他是未来的五号金狼,小乔那丫头自然会对他另眼相看。

    不过,他真正要感激的人,还是大乔。

    如不是这女人,又哪来这连串的好事?

    所以,他临去时,忍不住真情流露地道:“话是我说的,你大姐记住:以后不论什么事,只要你大姐吩咐一声,罗某人虽死不辞!”

    大乔娇嗔道:“已经是一家人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快走吧!”

    两份解药经左天斗鉴定的结果,认为确属真品无疑!

    金十七郎对了,果然连这位金狼特五号,也照样上当不误。

    事实上,这一点并不足为异。

    别说是左天斗,就是换了一号金狼柳如风本人处在这种情形之下,也极可能一时无法辨别两者之真伪!

    因为这两种药丸,如仅就色泽、形状,与气味来鉴别,差别实在极其细微,甚至可以说,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这种情形,是否正如大乔所说,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呢?

    不是!这并不是一种巧合。

    追本穷源,一语可破真象:那是因为两种药丸都使用了半数以上相同的药材!

    通便丸是一种清肠剂。解药,无论属于哪一种,一般说来,差不多也是一种清肠剂!

    两种药丸成分相近,它们的外表,自然不会相去太远。

    但这并不是说神仙通便丸,也具有化解定时丹毒性的功效。

    药要对症,才能着手成春。

    大夫开出的一张药方,经常会列有十多味药材,但只要篡改其中一味,或是仅仅更改一下分量,效果就会泅然不同,便是这个道理。

    这也正是汉药的神奇奥妙之处。尽管有时只是“钱”与“分”之差,往往也会决定一个人的存亡生死!

    左天斗为了证明他不是信口开河,且自动要求先服下其中的一粒。

    这样一来,众人当然更是宽心大放。

    是的,人人都放了心,尤其是高大爷,更是一叠催促,要人将解药拿去给葛老服下。

    为了这位西席夫子,什么事都受了担搁,实在使这位金蜈蚣高敬如高大爷不胜厌烦之至,如今解药已经到手,而且证明又是真货,还穷蘑菇个什么劲儿呢?

    只可惜这位高大爷发号施令之前,忘了先看看公冶长的脸色。

    余下的那一份解药,正托在公冶长的掌心上。

    公冶长正借着灯光,反反复复地察看着那颗暗绿色的药丸,仿佛在欣赏着一件罕见艺术品。

    他没有阻止左天斗服用这种解药,但显然也没有将余下的这颗药丸,立即送给葛老服用之意。

    高大爷的催促,他只当耳边风。

    公冶长的态度如此审慎,是不是意味着他已从这颗药丸上找到了什么毛病呢?

    绝不是!

    这位龙剑虽然机智过人,但并不是一位未卜先知的神仙。

    他以前从没有见过这种解药,无论是真是假,他都无从鉴辨。

    同时,他也不可能会想到这两份解药所牵涉的那件阴谋上去。

    因为银狼大乔跟左天斗之间的暖昧关系,就在天狼会内部,都是一个秘密。

    别说这个秘密鲜为人知,即使这件事不是一个秘密,也绝没有人能想到大乔这女人会有这份狠毒的心肠!

    公冶长不将这颗药丸立即送去给葛老服用,只是为了要等一个人。

    等这个人回来了,他才能够作出最后的决定。

    公冶长要等的人,是双戟温侯薛长空。

    他为什么要等双戟温侯薛长空回来?

    薛长空又去了哪里?

    薛长空伏在一片倾斜的瓦面上。

    这里是镇口一户人家的后院。

    下面是一间卧房,房中住着一男一女,如今房中灯火已经熄灭。经过一阵蟋蟀之声,和一阵低低的细语之后,如今另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声浪,正不断地传送进这位杀手的耳朵。

    在任何男人来说,这都不是一种好受的声音。

    尤其是那断断续续,夹在喘息中,一声声含有鼓励作用的呻吟,更使人难以承受。

    但是,双戟温侯无法不受这份活罪。

    他是从金光寺一路跟过来的。

    虽然他还没有弄清金十七郎是什么身份,但已猜想到先后两个女人可能便是大乔小乔一双姊妹。

    寺前那女人是大乔,如今房中的这一个是小乔。

    在金光寺前,他怕打草惊蛇。不敢过分逼近,来到这里之后,虽然听到了男女两人部分的对答,但依然未能从两人口中获得确定的答案:这厮送去如意坊的两颗药丸,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解药?

    他已经知道的仅仅是:这男的姓罗,最近好像要升级,所以小乔才对这一厮特别巴结。

    因为主要的一点尚未弄清,他别无选择,只有继续等下去。

    他等的时间并不久。

    因为男的太猴急,下面的战事,很快的就进入高峰,高峰是无法停留的。在几下激烈的震动过去之后,只听男的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一切听响便突告寂止。战事结束了!

    薛长空也深深地吸一口气,心底同时暗暗好笑。

    六月的阵头雨!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寂,细语再度响起,薛长空立即聚精凝神倾听。

    开始的一段,极为肉麻,不过慢慢的就进入正文。

    “你说的是我姊姊的主意?”

    “是的。”

    “要给别人识破了怎么办?”

    “谁识得破?”

    谈话忽然中断,女的似乎在思索这件事被人识破的可能性。

    薛长空也跟着紧张起来。

    公冶长担心的事,果然不是杞人忧天。

    当小红奉花十八之命进去报告时,他正跟公冶长在书房里喝茶聊天,公冶长出门之前,只朝他望了一眼,他就领会了公冶长的心意。

    公冶长显然要他事后盯紧来人。

    他在前厅暗处听清对方是依约送解药来的,心下当时曾生怀疑:对方既是送解药来的,难道也有跟踪的必要?

    如今他才发觉,公冶长的确较他更具远见!因为下面一对男女,刚才这几句话,实堪耐人寻味。怕人识破的“主意”,换一种说法,就是一种“阴谋”!

    送上两份解药,既属阴谋的一部分,这两份解药的安性如何,自是可想而知。

    小乔口中的姊姊,除大乔外无别人。大小乔只是银狼身份,像这种重大事件,何以会由一名银狼作主?

    大乔的主意,又是一个什么主意?

    这主意为何要担心别人识破?

    怕敌人识破?还是怕自家人识破?

    这些,薛长空目前当然还理不出头绪。不过,他相信,只要他继续听下去总会找到一点眉目的。

    下面隔了很久很久,才听到小乔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是叹气,没有说话。

    男的似乎感到有些意外道:“咦!你忽然叹什么气?”

    小乔像是苦笑了一声道:“我叹你们走错了路!”

    “什么?我们走错了路?”

    “是的!不但走错了路,而且错得相当厉害。”

    “哦,错得有多厉害?”

    “厉害得可以要了你们的命!”

    这话连屋面上的薛长空听了,都为之暗暗吃惊,下面那位金十七郎受惊的程度,自是不难想象。

    “我不……不懂……你的意思。”

    “我且问你:你说两粒解药,其实只是两粒通便丸是不是?”

    “是的。”

    “既然不是真正的解药,服下去当然没有效验可言对不对?”

    “当然。”

    “依你们的想法:葛老头到了明天午时,必然会发毒而亡。葛老头一死,证明解药属于赝品,对方必然会迁怒金五号,金五号也就等于完了。你们是这样想的吗?”

    “这是你大姊”

    “现在不要推责任了,大错既已铸成,谁的主意也是一样。如今我只问你:到时候对方万一不杀金五号怎么办?”

    “你以为这……这可……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换了我,就会这样做!金五号寸步未离如意坊,解药是假的与他何关?害死葛老头他没有一点好处,他难道活腻了,故意跟自己过不去?”

    男的一声不响,凭想象可以断定,他仁兄适才如果出过一身汗,如今流出来的汗,必然比早先还要多得多。

    早先是热汗,现在是冷汗。

    小乔似是愈说愈有气,重重哼了一声,又道:“你们以为那边的人,个个都像高敬如那样是些草包?别人我不敢说,至少公冶长和薛长空两个臭小子就绝不会上当!”

    薛长空忍不住也在心底回敬了一声:“臭丫头!”

    他骂虽骂了,同时却不禁于心头涌起一种知遇之感。

    能在背后受到敌人的重视,无疑是一种值得欣慰的荣耀,它比当西恭维要真实,也可贵得多;尤其难得的是,燕云七杀手中,这丫头只提到了他一个。就算没有虚荣心的人听到了,也会高兴的。

    “不论怎样,对方总是死了一个人。即使这件事跟金五号完没有关系,对方也不至于反而因此放了金五号吧?”

    “如果换了我,我就会放人!”

    “为什么?”

    从这句话冲口而出的急促语气听来,金十七郎问这句话时,一双眼睛一定瞪得又圆又大,同时脸上的血色也必然贫乏得可怜。

    只听小乔嘿了一声道:“为什么?让姓左的自己去找出定这条毒计的人!”

    金十七郎像自语似的,喃喃道:“我不相信……”

    他真的不相信?只要一听他这种软弱的口气,谁都不难知道,他说的和他想的,无疑正好相反。

    他像是为自己辩护一般,又接着道:“金五号为人一向精明,如果对方放了他,他应该看得出对方的用心才对。”

    “什么用心?”

    “他应该想象得到,敌人之所以对他如此宽大,无非是想利用这种仇恨心理,好引起天狼会内部的倾轧。”

    小乔很快地接着道:“是的,你这种想法,我完同意,我也认为金五号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

    金十七郎像是松了口气似地道:“所以,我认为”

    小乔冷冷一笑道:“不管如何认为,也绝改变不了未来的实际情况!”

    “什么实际情况?”

    “那就是说:对方虽明知道他们放人的目的瞒不了金五号,他们照样会放人。金五号虽明知道敌人是为了想利用他,也照样会甘心接受。”

    “我不懂你怎么想得这么多。”

    “我是在为你想,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换个话题,谈谈别的。”

    “你又生气了,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始终觉得,这种事只是”

    “你是在骗你自己,这种事怎样?只是或许会发生?却不一定会发生?”

    金十七郎不开口了。

    因为实情确是如此。

    他是在骗自己。

    他其实早就觉察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没有勇气承认而已。

    如果换了他是魔鞭左天斗,当他知道天狼会送来的是假药,目的只是想假手敌人,置他于死地,试问,他罗某人,又是一种什么感受?

    敌人不谅解,甚至因此赔上一条性命,那是天意,没有话说。

    万一敌人竟认为这不是他的过错,而放了他,他将怎么样来处理这段恩怨呢?

    到时候恐怕无论换了谁,都只有一件事可做:那便是马上去找出这个主张将解药掉包的人来。

    解药掉包,是谁的主张?

    不错,这事原意并非出自他的主张。可是,药是他送的,他又能以什么方法来为自己洗清嫌疑?

    难道他还能将大乔那女人招出来?

    就算他横起心肠,一切照直说出,左天斗会不会相信他的话?

    他害死左天斗,利益极为明显,那女人想害左天斗,好处又在哪里?

    (那女人想害左天斗,当然有好处,但并不是她告诉他的那种好处。如果这位金十七郎知道那女人设计谋害左天斗的真正动机,恐怕他仁兄当初就要认真的考虑考虑!)

    房间里暂时沉默下来,隔了好半晌,才听金十七郎以一种完没有主意的口气哑声说道:“那么你……你看……这事如今要怎么办才好?”

    小乔道:“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想,只有尽快设法善后。”金十六郎道:“如何善后?”

    小乔道:“去找铁头雷公杨长老。”

    金十六郎道:“这件事又不是杨长老出的主意,去找杨长老干什么?”

    小乔道:“你先不是说,杨长老希望对方最好食言背信,好落个公然兴师问罪的借口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七星剑 爱搜书 七星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星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慕容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美并收藏七星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