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高大爷及数百宾客赶抵火场时,占地十余亩的高府,已成一片熊熊火海。

    几十名家丁除了顿足悲呼外,一筹莫展。

    葛老夫子和万家兄弟,因舍命抢救,身上均遭灼伤多处,正由几名家丁扶在一边呻吟喘息。

    葛老见到高大爷,眼圈一红,几乎落泪,语不成声地哽咽着道:“这场火……烧得……

    烧得太……太蹊跷了,东家一定要查究……”

    高大爷脸孔铁青,他知道向葛老查问,一定很难问出个所以然来,因而转向万家兄弟道:“这场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万家兄弟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巴掌大的焦洞,有好几处皮肉已经红肿起来。

    不过,两兄弟到底是练过功夫的人,所以还能支撑得住。

    老大万成道:“葛老说得不错,这把火是人放的,准没有错,因为是事先浇了油,所以才无法扑灭。”

    高大爷道:“先着火的是什么地方?”

    万成道:“后院书房。”

    老二万通接着道:“当时我们正陪葛老夫子在前面花厅中闲谈,听得后面呼叫,才一赶进内院,便嗅着一股松油味,水泼上去完无效……”

    高大爷仰脸,没有再问下去。

    因为他心里已经有数。

    放火的日子,选在今天,先起火的地方,又是书房,这难道只是一种巧合?

    他知道绝不是!

    这一场无名火,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一切都是那三尊玉美人带来的灾祸!

    对方顺手一把火,显然只是想借此转移别人的注意,以为这又是仇家的杰作;同时这样一来,现场的痕迹,也可以消灭干净。

    这个盗宝放火的人,会是谁呢?

    知道胡三胡子送他三尊玉美人的人,只有三个。他自己,葛老,以及胡三胡子本人。

    如果一定要多算一个,也许还有一个魔鞭左天斗。

    除此而外,无人知道。

    这桩秘密甚至在公冶长面前,他都没有提过,府中其他的人,自是更不必说。

    胡三胡子和魔鞭左天斗,自然没有嫌疑,因为那时他们都在朝阳楼。

    葛老当然也没有嫌疑。

    因为当时他是跟万家兄弟在一起,而且此老不识武功,纵然有心,也没有那份身手。

    因此,归根结底,由这一场火更证实万家兄弟的消息不假;天狼会已有人来了蜈蚣岭!

    如今必须加以修正的一点是:天狼会的人,不是他的六位贤弟,也不是六位贤弟身边的杀手,当然也不会是今天参加寿宴的任何一名宾客。

    同时,不难想象得到,来人定然有着相当超绝的身手,而且一直在暗中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对方才会知道胡三胡子交给他三件宝物,才会知道他将宝物藏在书房的一道暗墙中!

    对方来的人,也许不止一个。

    不过,不论对方来了多少人,他只要先找出其中一个就行了。

    高大爷现在就想到一个。

    虎刀段春!

    是的,虎刀段春!只有虎刀段春适合这以上几项条件!

    如果往更深一层想,这小子替罗家的人出面交涉,恐怕都有问题!

    罗大发的人货一起失踪,说不定就是这小子下的手!

    宰了人家的人,吞了人家的货,然后再假仁假义,代货主出面,如此不但可以博个侠名,同时还可以为七雄之间带来纠纷,可说是一举三得!

    高大爷想到这里,心情反而慢慢平静下来。

    他是见过大世面的,区区一幢庄宅,他也盖得起,只要找到正主儿,事情就好办!

    于是,他又转向万家兄弟问道:“内眷可有人受伤?”

    老大万成道:“没有。”

    高大爷道:“如今安顿在哪里?”

    老二万通道:“如意坊。”

    高大爷点点头。如意坊是镇上的一家赌场,也是高大爷的产业之一。如意坊的主持人,名叫黑心老八,是高大爷手下武功最出色的四大天王之一。内眷送去如意坊安顿,高大爷自是十分放心!

    这时,丁二爷等人见火势太猛,无法扑灭,也相继聚拢过来。

    大家脸上的神色都很难看,虽然人人都想说几句话来安慰安慰他们这位不幸的老大,但一时之间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果先开口的反而是高大爷,他落落大方地双手一抱,向四周那些宾客道:“俗语说得好:水火无情,高某人遇上这种事,没有什么可埋怨的,只能说是时运不济;所好的是,烧掉的只不过是几间旧瓦房,宅中上下等人,托诸位之福,幸无伤亡,这就够了。如果一定要说这场火给高某人带来什么遗憾,那便是它不该在今天这个时候发生,以致扫尽诸位的雅兴,关于这一点,高某人别无话说,只有改日另图补报了!”

    众人七嘴八舌,都说高大爷量大福大。也有人说不烧不发,经过这场大火之后,高大爷以后一定还走鸿运发大财!

    高大爷无心去听这些阿谀之词,接着又转向丁二爷等六位贤弟道:“你们几个先回客栈,等这里之事料理完毕,我还有话跟你们商量。”

    丁二爷等人点点头,各自散去。

    高大爷走去葛老身边,关切地道:“夫子不碍事吧?”

    葛老道:“不碍,不碍,只不过几处小小的烫伤而已!”

    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两人已迅速地交换了一道眼色。

    从葛老的眼色中,高大爷知道虎刀段春方面,交涉已经成功。

    如果没有这一场大火,这本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因为发生了这场大火,高大爷的心情业已完改变。

    他心想:哼哼!他小子这次前来娘蚣镇,本意就是要闹一个天翻地覆,如今机会送上门,他小子当然不会拒绝!

    但事到如今,话已说出去,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高大爷只好不动声色,继续处理善后事宜。他吩咐一部分家丁看守火场,以便熄火后检拾熔化的金属器皿,吩咐另一部分家丁将葛老等伤患扶去高远镖局养息。然后,他又把公冶长和万家兄弟召去火场一角,肃容沉痛地道:“今天这一场火,是怎么起来的?我想用不着多加解释,你们几位心里必然都有数。你们也都知道,以高某人的财力,今天这点损失,其实并不算什么。如今问题是,对方选在这节骨眼儿上,放上这一把火,实在太可恶了!我高某人这个颜面,要怎样才能挽回?还得仰仗三位,替我拿个主意。”

    万家兄弟望着公冶长,因为公冶长是府中的总管,在总管尚未表示意见之前,他们当然不便抢着开口。

    公冶长沉吟了片刻道:“以目前镇上的江湖人物来说,说来说去,就以一个虎刀段春嫌疑最大。这个人东家可以交给属下处理,如果这小子真有嫌疑,属下一定会叫这小子付出应付的代价!”

    高大爷点点头,心中非常满意。

    他愈来愈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干才。

    因为公冶长不仅一口道中了他的心事,而且不待他多费口舌,便自告奋勇地担起了他准备交代的任务。

    用人能用这种人,还有什么话说?

    万家老二,无孔不入,万通接着道:“如果这小子是天狼会派来的,我猜想小子必然还有其他的同党,小人担保在三天之内,一定可以打听出小子的同党到底有多少,以及都是些什么角色!”

    老大无钱能使鬼推磨万成道:“如果对方实力太强,不易对付时,小人愿意向丁二爷他们几位游说,包管丁二爷他们几位会放弃观望态度,真心真意地跟我们站在一边!”

    无钱能使鬼推磨万成这一番话,听起来很像是些废话。

    关洛七雄,义共生死,老大的事,兄弟们不站在一边,难道还会偏向敌人不成?

    但高大爷和公冶长都明白,葛老大这番话,绝不是废话。

    如果以棋局比喻他们即将采取的行动,万成的这着棋,不仅不是闲棋,而是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着棋!

    因为如今大势甚为明显,天狼会若是真有问鼎中原之野心,必然会先从收买七雄中少数骑墙人物着手。

    俗语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天狼会的人可以伪装送礼,送他高大爷一口棺材,也可以趁他疏于防范的时候,放他一把火,烧掉他部分产业,但这些送棺材和放火的人,绝不会有机会走近高大爷身边,而不被他发现!

    能随时接近他的人,只有他的家人、部属、义弟。

    他提防别人可以,难道对自己的结义兄弟,也要时时刻刻加以警戒?

    所以,自从于朝阳楼接获葛老的告警书之后,几乎没有一件事更使高大爷感到困扰。

    不过,现在好了!现在经过三位得力部属一番谋划,高大爷的心情,顿告豁然开朗。

    万家兄弟所以被人分别喊作“无钱能使鬼推磨”以及“无孔不入”,便是因为两兄弟一个擅作说客,一个耳目特别机灵。由这弟兄俩一个去打听天狼会的动静,一个去笼络他的六位义弟,自是最理想的人选!

    至于公冶长,高大爷更放心。

    虎刀段春那小子虽是出了名的难惹,但他相信公冶长之身手,纵然一下收拾不了那小子,也必能将那小子死死钉牢。

    只要公冶长能做到这一点就够令人满意了。

    他手底能用的人,并不止公冶长一个,他另外还有他的一批班底。只要七雄中无人倒戈,只要虎刀段春被绊住,他敢说有八分把握能将天狼会这次派来的人扫数予以歼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公冶长和万家兄弟,均已相继离去,分头做事去了。

    偌大一座庄宅,如今放眼已变成一片尚在冒着浓烟的瓦砾,每当有风吹过时,灰烬中便会发出毕剥之声,以及问起一阵阵暗红色的光亮。

    火场四周,人影憧憧,那是留守的家丁。

    一个人像木桩一样,远远地站在一角,高大爷忽然向那人点点头道:“金牛,你过来一下。”

    那人快步走过来,正是府中管事张金牛。

    高大爷道:“鬼影子杨四,到什么地方去了?”

    张金牛道:“大概去了如意坊。”

    高大爷点点头,没说什么,似乎正在思索一件什么事。

    张金牛接道:“要不要小的去喊他来?”

    高大爷沉吟着道:“不必了,你去……去交代他一句话……就可以了。

    张金牛道:“是!”

    高大爷又停顿了片刻,才慢慢地说道:“刚才我派公冶长总管去太平客栈监视虎刀段春那小子,你叫他收拾一下,装成客商模样,也跟去太平客栈,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现,马上到万花楼告诉我。”

    张金牛微微一怔道:“东家怀疑公冶长总管靠不住吗?”

    高大爷轻咳了一声道:“丁二爷,艾四爷,花六爷他们都住在太平客栈,多派个人去那边照应照应,总是好事。”

    张金牛道:“是!”

    高大爷望着张金牛的背影于夜色中慢慢消逝,默默负手徘徊,似乎陷入一片深思之中。

    这位高大爷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喧嘈了一天的蜈蚣镇,终于在夜幕覆盖之下,慢慢地沉寂下来。

    这时整条长街上,只有少数几处地方,尚有灯光隐隐透出。

    相隔不远的太平客栈和状元客栈,便是这少数几处有灯光透出的地方之一。

    这两家客栈,规模都不小;前后三大进,外加六座跨院,每一家的客房都在百间以上。

    丁二爷,艾四爷,花六爷住的是太平客栈;胡三爷、巫五爷,孙七爷则落脚状元客栈。

    这六兄弟见面时,虽然大哥二哥麻子哥亲热得不得了,但在回到客栈之后,彼此间却很少往还。

    因为这里是高大爷的地盘,大家不得不约束自己的言行,再加上连日来不断发生意外事故,每个人更不愿因此沾上私下结党的嫌疑。

    今晚从火场回来,六兄弟虽然走在一起,却没有一人开口说话,每个人的心情,看上去都似乎异常沉重。

    每一个都似乎在心底默默地盘问着自己:前天那口棺材,究竟是谁送的?今天这把火,又是谁放的?

    送棺材的目的是什么?放这把火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会不会是他们六兄弟之间某些人与外人勾结的杰作?

    还是天狼会真有窥伺中原之雄心,真的已派出大批人手,悄悄地来到了蜈蚣镇?

    六兄弟之中,心情最沉重的是胡三爷。

    同为今天这一把火,除了高大爷之外,他可说是第二个受害人。

    向高大爷奉献三尊玉美人,是魔鞭左天斗的主意。

    魔鞭左天斗的这个主意原意并不错。

    因为在他们的谋划之中,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

    他衣袖上那片红漆,为他带来了莫大的危机,暂时献出三尊玉美人,既可以为自己换取平安,又可以趁机除去一个冤家巫五爷。

    高大爷除去了巫五爷,兄弟之间,必起混乱,到时候高大爷必难自保,知道高大爷获得三尊玉美人的人并不多,只要高大爷一倒下去,他们仍可以随时设法把那三尊玉美人再弄回来。

    这笔账无论怎么算,都不算吃亏。

    但不幸的是,忽然起了一把火。这把火烧掉了高大爷一片庄宅,也烧掉了他们的一番苦心设计!

    那三尊玉美人,如今若不是已被大火烧坏,则必已落入纵火者之手。总而言之,不论下落如何,显然都很难再有完壁归赵之望!

    丁二爷的心情当然也不轻松。

    想办法要高大爷和胡三爷倒下去,原是他这几年来,最大的心愿之一。

    但是,目前这种演变,却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一种演变。

    因为这种事绝不能容有外人插足。

    就是最笨的人,也不难看出,这一次送棺材和放火的人如果是天狼会派来的,那么,天狼会要消灭的人,将绝不止高大爷一个!

    如果高大爷真的倒下了,下一个轮到的人,很可能就是他丁二爷!

    那么,放火和送棺材的人,究竟跟天狼会有没有关系呢?

    还有,胡三爷衣袖上那片红漆自被发现之后,高大爷曾当众表示得那么决绝,何以没隔几个时辰,情形又起了变化?

    这种种疑问,不想犹可,一想起来,实在令人头痛。

    所以,丁二爷决定在回到客栈之后,花十八若是不来找他,他也将移樽就教,偷偷去找那女人仔细商量一下。

    艾四爷和孙七爷,是七兄弟中比较冷静的两位。

    他们对高大爷虽说不上有什么好感,但对他们这位老大,也从未有过芥蒂。

    这次高大爷于寿辰前夕先收到一口不祥的棺材,如今于大寿正日又遭人放了一把火,他们私底下尽管不真正关心,但也绝没有幸灾乐祸之意。

    因为他们的关系不论如何淡漠,到底总是磕过头的结义兄弟。

    如果仇人露了面,高大爷实在需要他们帮忙,他们也必然会给予适当的支援。

    他们对目前江湖上的大势看得很清楚。他们关洛七雄,都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他们平日的种种作为,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

    这些年来,他们能够太太平平的,一句话就可以说完:别人对他们是有心无力!

    所以,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七雄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互相倾轧,水火不容,迟早必有一天会被别人逐一击破!

    这是他们仍将高大爷奉为龙头老大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高大爷雄踞关洛多年,财厚势大,基础稳固,在各大门派人才凋零的今天,若想一下拔倒这位金蜈蚣,显然还没有哪一门派具有这份力量。

    高大爷一天不倒下去,高大爷就是高大爷!谁要跟高大爷为难,就等于跟自己过不去!

    如果把他们的立场说得更简单一点:他们目前是在静观待变,可进则进,可退则退,一切以维护本身的利益为前提,决不意气用事!

    花六爷就不同了。

    从这位花六爷一身华丽的衣着上,谁都可以看出这位花六爷是个相当讲究颜面的人。

    但是,昨天在万花楼,高大爷也没有给他颜面。

    高大爷替艾四爷代垫一万五千两银子的赔款,而不作任何说明,这无异当众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大巴掌。

    但在当时,他只有忍受。

    因为他非常清楚他们这位老大的心胸,如果他一定要当场争回颜面,胡三胡子便是一面镜子,结果只有自讨无趣。

    所以,今天这一场火,在这位花六爷来说,无疑是一颗消痰化气丸。

    他从火场回来,一路上不断于心底暗暗冷笑:“哼哼!你高敬如这下慢慢去神气吧!你不是一心偏向艾四结巴子么?我倒着艾四结巴子这次能帮你多少忙。嘿嘿嘿!先是一口棺材,如今又是一把大火,这两桩事情,若是没有一个交代,看你这条金蜈蚣在关洛道上还能风光多久!”

    第二个觉得这场火烧得痛快的是巫五爷!

    花六爷对高大爷不满,只是起因于一时之气愤;在关洛七雄之间,倘若要找一个真正怀恨高大爷的人,无疑便是这位巫五爷!

    丁二爷负债,至少有一半原因要怪丁二爷本身不争气。

    那也就是说:他丁二爷分得的地盘并不小,地段也不差。怪只怪他丁二爷自己声望不够,没有能力好好地经营,却又喜欢摆空场面,手底下人才虽多,便尽是庸碌之辈,在食口浩繁,人不敷出的情况下,时日一久,自然要难以为继。

    他巫五爷呢?完相反。

    除了必要的开销外,他可说从没有胡乱花过一分银子。

    然而,受了地盘上的限制,无论他如何奋发图强,也始终扭不转这种先天上的劣势。

    其他的兄弟们,一掷千金无吝啬,去年年底,他杀害一名姓马的过路商人,为的竟只是区区一百多两银子。

    堂堂关洛七雄中的巫五爷,竟然会做出这种类似剪径毛贼的勾当,要是说出来,谁会相信?

    这只不过是无数辛酸的事例之一。

    这些年来,他顶着一个虚名,实际上过的生活,几乎还不如别人手底下的一名管事。

    这都是谁造成的?

    一个人。

    高敬如!

    所以,当他随从奔赴火场,眼看着,“火焰熊熊狂卷”,这位巫五爷心头真是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快意!

    巫五爷住的是状元客栈,第二进西偏院。

    除了鬼斧桑元,他这次只带来两名随从。两人一个叫酒罐子老丁,一个叫八条腿老凌,这两人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属。

    这两人除了一片耿耿忠心可说一元可取。

    他这次别的人不带,而带上这样两个庸庸碌碌的角色,事实上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因为这两个人跟随他最久,只有这种共过患难的老部属,才能跟着他一起过克勤克俭的生活才不会把他寒酸的景况张扬出去!

    巫五爷刚跨进院门时,老丁和老凌分别提着一盏灯笼,笑眯眯地从厢房里走了出来。

    外面发生的事,他们当然早听到了;以他们跟随巫五爷的时间来说,他们自然清楚他们主人跟高大爷之间相处的情形。

    八条腿老凌快步过去轻轻闩上院门,酒罐子老丁悄悄凑过来低声说道:“小的们已经备好酒菜,老爷子跟桑师父今晚该好好的醉一下了!”

    巫五爷但笑不语,在这种老部属面前,他当然用不着隐瞒他的心事。

    屋子里一张四方桌儿上,酒菜果然已经摆好,两支大红蜡烛,放在桌子两角,微微摇曳的烛光使屋子里充满一种和谐而温暖的情调。

    巫五爷和鬼斧桑元面对面坐下,酒罐子老丁赶紧为两人执壶斟酒。

    巫五爷道:“老丁,你去喊老凌进来,横竖就只我们爷儿们四个,大家一起坐下来喝个痛快。”

    老丁笑着道:“老爷子先陪桑师父喝吧,小的跟老凌那边还有酒。”

    巫五爷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端起酒杯,朝鬼斧桑元举了举道:“来,桑师父,干一杯!我巫五今天太高兴了。”

    鬼斧桑元尚未及回答,只听门外有人冷冷接道:“老大被人放火烧得片瓦无存,老五私底下竟置酒庆贺,这种拜把子兄弟,倒真是少见得很!”

    室里主仆三人,人人脸色大变。

    鬼斧桑元一边伸手按着腰间那把丧门斧,一边扭转头去,沉声喝道:“来的是哪一路朋友?”

    门外那人冷冷地道:“要知道来的是哪一路朋友,为何不放下酒杯,走出来瞧瞧。”

    鬼斧桑元一怔道:“虎刀段春?”

    巫五爷听说是虎刀段春,脸色不禁又是一变,当下张口便想将蜡烛吹熄。

    鬼斧桑元微微摇头,意思似说:这小子跟别人不同,这些地方,你倒是用不着担心。

    接着,两人相继站起,酒罐子老丁连忙点起灯笼引路。

    八条腿老凌的那盏灯笼,高高挂在院门口,人则一动不动,俯首倚墙而坐,显然已被点上了穴道。

    酒罐子老丁在地上插好灯笼柄,人也远远退去一旁。他跟随巫五爷多年,这种阵仗已不是第一次遇上;他知道碰上这种场面,一个下人夹在里头,除了增加累赘之外,可说没有一点好处。

    巫五爷虽然知道这位虎刀段春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如今仗着身边有个鬼斧桑元,心中倒不怎么惧怕。

    他于院中站定后,双拳一抱,不卑不亢地道:“段少侠深夜光临,有何见教?”

    虎刀段春面无表情地道:“听说关洛七雄中,就数你这位巫五爷最工心计,凡是遇上像你巫五爷这样的人物,我段春照例会上一会。”

    巫五爷道:“段少侠是我们老大派来?”

    段春道:“姓段的一向独来独往,从不接受任何人之主使。”

    巫五爷像是松了口气道:“只要老弟不是我们老大派来的,话就好说了。”

    段春冷笑道:“不见得!”

    巫五爷一怔,正待开口之际,忽被鬼斧桑元以财弯止住。

    关于这位虎刀的种种,鬼斧桑元自然要比巫五爷清楚得多。

    他知道今晚这位虎刀突然出现,其中必定另有蹊跷,如果巫五爷抓不住问题的重点,不论说上多少好话,无疑也是枉费口舌。

    所以,他拦住巫五爷后立即接着道:“请问段兄,小弟能不能代我们五爷说几句话?”

    段春道:“请!”

    鬼斧桑元说道:“段兄一向最痛恨心术不正的人,这一点,小弟非常清楚,刚才我们五爷的话,段兄已经听到了,小弟也不想加以掩盖……”

    段春道:“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话说?”

    鬼斧桑元道:“我只想以第三者的立场为段兄解释一下,我们五爷为什么会对高大爷不满的诸般原因。”

    段春板着面孔,没有开口。

    鬼斧桑元接着便将巫五爷在地盘方面,因高大爷划分不当,这些年来受尽种种委屈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段春听完之后道:“既然是义共生死的拜把子兄弟,兄弟间有什么困难,为何不当面说出来?”

    鬼斧桑元苦笑道:“那是因为段兄也许还不清楚,我们那位高大爷是什么样的人物。”

    段春道:“是的,这一点我的确不大清楚,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打听。”

    他冷冷掠了巫五爷一眼,又道:“不过,我至少已经弄清楚,这位巫五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鬼斧桑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段兄何必一定”

    段春冷冷打断他的话头道:“行了,你用不着再说下去了。你捧了别人的饭碗,当然要代别人说话,这一点我并不怪你。现在,长话短说,我只请教你桑元见一件事。”

    鬼斧桑元连忙道:“不敢当!小弟洗耳恭听。”

    段春道:“我要找的人,本是这位巫五爷,现在我想请问:你桑元兄是退去一边,还是一定要代这位巫五爷出头?”

    鬼斧桑元脸色一变,道:“没有转圜的余地?”

    段春道:“没有!”

    鬼斧桑元长长叹了口气,转向巫五爷说道:“五爷,请暂退一边,既然这位老弟一定要见真章,桑某人舍命陪君子,只好献丑一番了。”

    巫五爷说了一声小心,立即往一旁退去。

    俗云:养兵千日,用兵一朝!几兄弟不惜重金收买杀手,为的便是应付类似今夜的这种场面。如今这虎刀突然侍横找上门来,可说正是他们这些杀手们舍生拼命的时候,他除了打声招呼之外,自然用不着说什么客气话。

    鬼斧桑元使的丧门斧,斧宽七寸,柄长三尺,斧头与斧柄为连体纯钢打造,是兵刃中威力,尤猛于刀剑的一种利器。

    这种丧门斧,惟一的缺点,便是分量太沉重。

    使用这种兵刃,若是没有深厚过人的功力,使用时便很难得心应手,就算你招式纯熟,也绝无法作持久之战。

    不过,在鬼斧桑元来说,这种缺点显然并不存在。

    燕云七杀手之中,鬼斧桑元算是身材较为瘦小的一个。

    但这位鬼斧人虽瘦小,精力却极为充沛。

    这跟身躯高大肥胖的巫五爷,正好形成一个强烈的对照。

    巫五爷两眼惺松,满脸倦容,说话有气无力,如打哈欠,仿佛只要一闭眼皮,随时都会呼呼睡去。

    这位鬼斧桑元,则不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像一头紧悍的豹子。

    一把十八斤重的丧门斧,到了他的手里,几乎比一般人挥舞一根木棍还要洒脱自如!

    他的斧招,也极怪异。

    丧门斧是一种很凶横霸道的武器,由于不虞卷曲断折,它最厉害的地方,是不论敌人使用何种兵刃,均可横劈直砍,迫使敌人无法招架,因而失去还手之力。

    可是,这位鬼斧的一把丧门斧,使的竟然是铁骨扇的招式!

    只见他一斧在手,刷的一下洒出去,呼的一声,又圈回来,人随斧势回旋、纵跃、起落,轻翻巧转,或散或打、斧光耀眼生辉,宛如蝶穿花丛,竟比一把铁骨扇运用得还要飘逸,优雅,生动!

    虎刀段春虽然一直未将这位杀手同行放在眼里,但对鬼斧桑元这种精绝的斧招,似乎也怀有相当的戒心。

    他刀藏肘后,不断闪躲腾掠,一连避过十余斧,均未还手。

    巫五爷几乎瞧呆了。

    燕云七杀手,名气同样响亮;从未有人作过比较,以判定这七位杀手究竟谁比谁高明。

    大家仅知道一件事,若论手段毒辣,心肠之冷酷,当推“双刀”。

    “双刀”就是血刀袁飞,虎刀段春!

    而虎刀段春,除手段毒辣,心肠冷酷之外,在性情方面,更是孤僻强项,难以亲近。

    这也正是大家见了这位虎刀,人人打心底生出凛惧之感的原因。

    在巫五爷的想象中,他原以为鬼斧桑元纵然能敌得住这位虎刀段春,必也惊险百出,艰巨万分。

    如今鬼斧桑元,起手便占尽优势,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院中人影起落,寒光闪闪,杀气如霜;斧光中已开始闪起刀光。

    只是虎刀段春虽已出手,依然守多攻少,处于下风。

    巫五爷的一双水泡子眼,骨碌碌地转个不停;脸上的神情,也随着两条兔起骼落的人影而变幻不定。

    鬼斧桑元优越的表现,虽使这位巫五爷大感意外,但显然并未为这位巫五爷带来多大的喜悦。

    相反的,在这位巫五爷心中,这时反而升起一个不该在这时候升起的念头。

    他这时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是:鬼斧桑元的这种优势,究竟靠不靠得住?

    他在江湖上滚打多年,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见过。

    他知道两名江湖人物交手,影响胜负的原因很多;一开始就占上风的人,并不一定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鬼斧桑元胜了这一仗,他自是求之不得。

    万一败了呢?

    他自己是块什么料子,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他在七雄中虽然排行第五,但如以武功而论,则可以说是七兄弟里面最差劲的一个。

    如果鬼斧桑元不是虎刀段春的敌手,他无疑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到时候他还可以逃。可是,到了这时候,是不是还选得了?再说,又为什么一定要等到那个时候?

    要逃为什么现在不逃?

    如果现在马上就逃,他知道一定可以逃得了。

    因为目前占上风的仍是鬼斧桑元,虎刀段春自顾不暇,即使想拦阻,也无法分身。

    只是,他如果现在马上就逃,时间是否稍嫌早了些?

    万一鬼斧桑元真的胜了这一仗又怎么办?

    以后他将如何做人?

    就在这位巫五爷一颗心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之际,只见交错的刀光斧影之中,突然传出虎刀段春的一声冷笑:“阁下从逸樵老人那里学来的一套梦蝶斧法,该已使完了吧?”

    鬼斧桑元像是吃了一惊,收斧倒纵丈许,讶然注目道:你认得出我这套斧法?”

    段春冷笑着道:“不仅认得出,而且破得了!”

    鬼斧桑元眼珠子一转,带着不信的神气道:“你既然破得了这套斧法,刚才为什么很少还手?”

    段春道:“那是因为我想瞧瞧你在这套妙绝天下的斧法上,到底练成了几分火候。”

    鬼斧桑元眨了眨眼皮,说道:“你已经瞧过了,你认为我桑某人在这套斧法上,已有几分火候?”

    段春道:“接我三刀,谅无问题。”

    鬼斧桑元忽然仰天哈哈大笑道:“好,好,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段春冷冷地道:“你明白了什么?”

    鬼斧桑元大笑着道:“原来你老弟想卖唬人的膏药,找个场子下台!行行行,光棍一句话,佛前三根香。算我桑某人斧法不够露光,你老弟请便就是了!”

    段春冷冷地道:“谢谢兄台的宽宏大量,为了报答盛情,我还想告诉你兄台一句话。”

    鬼斧桑元笑着头一点道:“好的,我听着,请说吧!”

    段春道:“请你兄台等下最好特别留意我的第四刀。”

    鬼斧桑元微微一怔,似乎有点意外道:“老弟真的还想交手?”

    虎刀段春没有再回答这个问题。

    他接下来的行动,便是最好的回答。

    只见他身形微微一晃,手中雁翎刀突如一泓秋水般,对准鬼斧桑元肩头之间平平飘削过去。

    这是刀法中常见的一式例卷珠帘。

    鬼斧桑元当然不会将这样平淡无奇的一刀放在心上。

    丧门斧一抬,斧头由下向上,直叩雁翎刀锋。

    虎刀段春似乎不敢以蒲薄的刀锋,去跟纯钢打造的斧头硬接硬拼,他见鬼斧桑元反手猛然挥出丧门斧,刀锋陡地一偏一沉,人往左转,原式不变,雁翎刀降低尺许,改向鬼斧桑元腰腹间横砍过去!

    虎刀段春这一招虽然转换得轻巧美妙,但无疑仍在鬼斧桑元意料之中。

    梦蝶斧法能名列武林十大绝学之一,便是因为它能炼得精纯,专破刀剑的招式,而成为刀剑一类轻兵刃的克星。

    虎刀段春变招虽快,鬼斧桑元的反应也不慢。

    雁翎刀刀锋下沉,他的丧门斧也跟着下沉;如果双方不再变招,他的斧头,仍然可以结结实实地敲在雁翎刀的刀锋上!

    虎刀段春的雁翎刀,并不是一把宝刀。就算是一把宝刀,也承受不住这沉重的一击。

    虎刀段春只有再改攻势。

    他向左半转身形,突又向右扳正过来,雁翎刀尖下垂,以毫厘之差,避开斧锋,然后疾地腕一圈,刀尖划起一道光弧,有如一条突然昂首窜起的毒蛇,一刀砍向鬼斧桑元的右臂。

    这一招看来虽比先前两招凌厉得多,但化解起来,却极为简单。

    鬼斧桑元嘿嘿一笑,身子向后挪三尺许,右臂一抬,一斧挥出,光影之中,刀去斧还,恰好像个斜斜的十字。

    这一招如果两下接实,斧柄上会留下一道刀痕,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虎刀段春的雁翎刀,恐怕就得另换一把了!

    这是虎刀段春说过大话之后,动手攻出的第三刀。

    下一刀便是第四刀。

    他刚才警告鬼斧桑元,要桑元特别留意他的第四刀。特别留意的意思,就是说他第四刀一出手,这一战无疑便可结束。至于如何结束,自是不问可知!

    虎刀段春的第四刀,难道真的能将鬼斧桑元一刀斩于刀下?

    如今院子里最紧张的人,不是鬼斧桑元,而是巫五爷!

    如果虎刀段春夸下海口,声称可在百招之内,将鬼斧桑元摆平,这一点巫五爷也许会相信。

    因为在他的想象之中,他本来就认为虎刀段春要比鬼斧桑元高明些。

    但是,虎刀段春实在说得太过火了。

    不仅鬼斧桑元本人觉得虎刀段春这话狂得离谱,就是巫五爷也认为鬼斧桑元绝不至于如此不济。

    大家共同列名燕云七杀手,彼此名气相当,武功亦在伯仲之间,如今竟有人夸称可在第四招上收拾掉另一个人,这种事你相信吗?

    就为了虎刀段春这一句话,巫五爷决定留下。

    因为这句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已见过鬼斧桑元的斧法,现在他要留下来再见识见识虎刀段春的刀法。

    他要瞧瞧虎刀段春的第四刀,究竟有多厉害!

    好奇心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之一。原始的欲望,都是强烈的!

    强烈得可以使人忘去恐惧。

    巫五爷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已将本身的安危搁去一边,他决定不计任何后果,也要瞧瞧虎刀段春的第四刀!

    他马上就瞧到了。

    虎刀段春紧接在第三刀之后,又攻出了第四刀。

    他收回砍向鬼斧桑元右臂的第三刀,刀尖一顺,齐胸平举,然后不疾不徐地一刀对准鬼斧桑元心窝平平刺去!

    鬼斧桑元当然认得,这是对方攻出的第四刀。

    这位鬼斧心里,本来也相当紧张。

    因为虎刀段春的师承不明,刀法也很少有人见过,同时这位虎刀段春一向并不是个欢喜口出大言的人;一个不尚浮夸的人,突然以坚定的语气,说出这种话来,自然不能以等闲视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七星剑 爱搜书 七星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星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慕容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美并收藏七星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