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花六爷一张大麻脸由红转紫,两眼死瞪着艾四爷道:“你老四既然不愿分担半数,我们当初又何必订立这条规矩?”

    花六爷这时神情虽然凶巴巴的有点怕人,但艾四爷却显然没有被花六爷这副狠样吓倒。

    他头摇得像拨浪鼓儿似地道:“这一次的情形,不不不……”

    底下大概是个同字。

    但虽然只剩下一个字,他不了半天,却硬是没有能不得出来。

    身为盟弟的花六爷,当然听得出底下是句什么话,当下眼皮一眨,眼珠又瞪大了一倍道:“这次情形什么地方不同?”

    艾四爷道:“你你……问问问……老老大好了。”

    他总算念在结义兄弟的情分上,没有当着这许多人,直接指出对方在这批红货上所担当的嫌疑。

    但胡三爷可不领这份人情,他迅即转向高大爷道:“老大!老四的话,是什么意思?”

    高大爷当然知道艾四爷的意思。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他这个当老大的,又怎能将艾四爷的意思公开出来?

    高大爷狠狠心肠,毅然一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们就是欢喜为这种鸡毛蒜皮大的事斗嘴。来来来,大家喝酒,老四的这一部分,由我垫出就是了!”

    六名燕云杀手见高大爷如此豪爽,人人脸上都流露出钦敬之色。

    金蜈蚣高敬如,果然是个人物!

    赔款既然部有着落,艾四爷和花六爷自然都没有话说。

    不过,两兄弟此刻的心情,却有着显著的不同。

    艾四爷心头坦然,他并不觉得这是高大爷施诸于他的恩惠;因为这笔银子本来就不该他出,谁拿出来,都是一样。

    他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获得好处。

    如果有人获得了好处,获得好处的人也是花六爷和高大爷本人。

    花六爷获得好处,非常明显。

    因为高大爷如不承担另一半,货主要找的人,必然是找到发符的花六爷,而绝不会是他艾四爷。

    就算花六爷不惜为这件事跟他翻脸,也必须先赔了人家银子再说。

    至于高大爷,区区一万多两银子,根本当不了一回事。

    六十大寿前夕,花万把两银子买个美名,又何乐而不为?

    换了他处在高大爷今天这种环境里,这种富裕事,他也会做的。

    但花六爷的心情就不同了。

    艾四爷结巴子的话虽然没有明白说出来,但今天在座诸人无一不是老江湖,闻弦歌而知雅意,大家谁也不难听出,这结巴子不愿履行约定的理由是什么。

    对他花六爷来说,银子虽然少赔一半,但自尊心受的损伤,又用什么弥补?

    关洛七雄中,以胡三爷跟花六爷处得较为接近。

    胡三爷见花六爷闷闷不乐,加上他自己的心情也不太好,于是举起酒杯,晃了晃道:

    “老六,来,我们干一杯!”

    说完,脖子一仰,领先喝了个酒杯见底。

    花六爷也跟着干了杯。

    公冶长不愿冷落了艾四爷,他微笑着端起杯子,正待向艾四爷敬酒之际,游目所及,不禁微微一怔!

    他怔怔然转向胡三爷道:“三爷什么时候跟人动过手?”

    胡三爷不觉也是一怔道:“跟人动手?跟谁动手?”

    公冶长道:“否则三爷身上的血清哪里来的?”

    胡三爷又怔了一下道:“血渍?”

    他低头望望胸前,抬头道:“没有啊!血渍在哪里?”

    公冶长道:“衣袖底下。”

    胡三爷放下酒杯,曲起手臂,两边望了望,不禁皱起眉头,轻轻咦了一声。

    因为他发现左衣袖底下,果然染着红红的一小片。

    胡三爷皱眉喃喃地道:“奇怪,这是什么时候沾上去的,我怎么一直都没有发觉?”

    这其实并不奇怪。

    衣袖一向是衣服上最不受重视的地方之一,这也正是衣袖经常要比别处来得污脏的原因。

    一个人衣袖上,尤其是衣袖底下,如果沾上了脏东西,除非走在他的身后,或是他在人前高举双手,否则就连别人发觉的机会都不多。

    刚才胡三爷如果不仰起脖子干那杯酒,公冶长根本就不会看到这片血渍。

    现在每个人都看到了,坐在胡三爷右首的巫五爷看得最清楚。

    巫五爷忽然道:“这不是血!”

    大家仔细一看,那小片红色,果然不是血。

    胡三爷今天穿的是一件淡青长襟袍,如果沾上血渍,看上去应该是深紫色。

    有色的布料沾上血渍,无论时间久暂,都不会还红得那样显目。

    那不是血。

    是漆。

    红漆!

    “高敬如六十大收!五殿阎罗赠。”

    白皮棺材。

    红漆大字。

    漆红如血!

    大厅中突然呈现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好像突然变成了哑巴。

    每一双眼光都在慢慢移向别处。

    胡三爷面孔由红转青,终于转为一片苍白。他茫然张目四顾,口中不住喃喃重复着:

    “这这是谁开的玩笑?”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就连跟他处得最接近的花六爷,也低头避开了他的眼光。

    这时整座大厅中,只有一双眼光还在望着他。那是高大爷的一双眼光。

    高大爷静静地望着他,就像在望着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胡三爷接触到这双眼光,不由得打心底泛起一股寒意,慌忙接着道:“老大,你听我说,这一定是某些人有心布陷阱,他们先差人向你老大送上一口棺材,然后再以一小片红漆,偷偷涂在我衣袖,希望我们哥儿间失和,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

    高大爷面无表情地道:“你认为这是什么人设的陷阱?”

    胡三爷迫不及待地抢着道:“这两年来,天狼会在三湘活动的情形,你老大谅也早已有所耳闻,他们是不止一次向外扬言,说要想办法接收我们七兄弟在关洛道上的地盘……”

    高大爷冷冷打断他的话头道:“天狼会的人呢?如今在哪里?”

    胡三爷抹去额角上的汗珠,挺了挺胸膛道:“你老大放心,我胡三也不是一盏省油灯,只要我们兄弟之间,不中别人的离间计,我保证,不出半个月,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高大爷点点头,说道:“很好!你慢慢去查吧。”

    他接着转向公冶长,冷冷吩咐道:“公冶总管,你等会通知张金牛他们,明天朝阳楼的席位,不妨重新安排一下。”

    公冶长应了一声是,望着高大爷,等候下文。

    高大爷指指胡三爷道:“胡三爷这几天有要事待办,明天大概不会来了。”

    胡三爷一怔,忍不住霍地站了起来道:“老大,你这算什么意思?”

    高大爷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端起酒杯,向席上的六名杀手道:“来来来,大家喝酒!”

    胡三爷双掌按着桌面,气得浑身发抖,一双充血的眼球里,像是要有火焰喷出来,看上去比刚才花六爷瞪着艾四爷的神情,还要来得狰狞怕人。

    另外五兄弟,一个个问声不响,有的吃菜,有的喝酒,大家仿佛由不会说话的哑巴,大都变成了听不到也看不见的聋子和瞎子。

    高大爷等六名杀手喝过一杯酒之后,忽然抬头向厅外一名闪闪缩缩的伙计喊道:“外面站的可是老陈?”

    一名秃头伙计硬着头皮走进来,哈腰道:“正是小人!”

    高大爷道:“你去唤拉弦子老钟,叫他带几个嗓门好的姑娘来,让大爷们今天好好的乐一乐!”

    老陈道:“是!”

    胡三爷像负隅之兽,又被射中一箭似的,突然一脚踢开座椅,瞪着一双火红的眼睛,慢慢地向高大爷那一席咬牙走了过去。

    高大爷只是冷笑,仍然望也不望他一眼。

    同席的另外五兄弟,一动不动,端坐如故。他们是慑于高大爷的威严,不敢出面劝解?

    还是他们人人都像丁二爷一样,早就在等着这一天呢?

    公冶长脸色一变,跟着长身而起。

    就在这时候,魔鞭左天斗忽然站起来,向高大爷微微一欠身道:“谢谢高大爷的招待,在下想告罪陪胡三爷先走一步。”

    高大爷一哦,立即换上一副笑脸道:“左兄弟不想听段曲子再走?”

    俗语说得好:姜是老的辣!

    这也正是高大爷的聪明处。

    得罪一位盟弟,他不在乎。但绝不会轻易慢待一名杀手!

    千金市马骨,志在人心。

    尽管燕云七杀手彼此之间并无渊源,但在职业上,却有一种无形的血缘。七杀手之间,为了利害冲突而动刀动剑,那是另一回事。别人对他们的态度和看法,在他们无疑会有一种荣辱与共的感觉。

    高大爷这种和悦的态度,果然大出魔鞭左天斗意料之外。

    左天斗愣了一下,才露出感激之色,抱拳道:“盛情心领,改日定当奉陪!”

    高大爷微笑点头,然后转向公冶长道:“公冶总管送客。”

    公冶长应声道:“是!”

    魔鞭左天斗连忙道:“不敢当,总管请留步。”

    他口中说着,一面飞快地向胡三爷使了个眼色,意思似说:刻下情势对我们十分不利,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胡三爷见魔鞭左天斗处在这种局面下,居然还能顾及江湖道义,心中总算得到了一点安慰。

    他火气一消,马上惊觉过来,左天斗的劝告没有错。

    七兄弟之中,跟他站在一边的,似乎并不多。

    如果在这座大厅中动起手来,就算他有一个左天斗,也绝对落不到好处。

    于是,他见风转舵,强忍下一口恶气,任由左天斗将他拉出了大厅。

    胡三爷跟魔鞭左天斗一走,大厅中立即响起一片低语之声。

    巫五爷像打呵欠似地叹说道:“我们老三说起来也是个聪明人,想不到竟会做出了这种糊涂事。唉!”

    孙七爷也叹了口气说道:“老三照理虽说不该如此糊涂,但有了一个魔鞭左天斗,事情就很难说了。”

    这两兄弟怀疑的对象虽然不同,但有一点,却无分别,他们显然都认定高远镖局那口棺材,的确是胡三爷差人送去的!

    艾四爷和花六爷为了刚才的争执,芥蒂似乎尚未消尽,两人这时只默默喝酒,谁也不说一句话。

    五兄弟之中,只有丁二爷是个明白人,但也以这位丁二爷此刻的心情最复杂。

    花十八昨夜向他保证,说是在这一两天内,她将要在胡三爷身上耍点花样,到时候必然会叫高大爷和胡三爷于瞬息之间翻脸成仇。

    她当时并没有说出她要使的手段是什么,他也没有追问。

    直到胡三爷衣袖上那一小片红漆,被眼尖的公冶长发现之后,他才突然想起那女人昨夜的承诺。

    这片红漆,不问可知,当然是那女人偷偷涂上去的!

    那女人是用什么方法涂上去的呢?

    丁二爷一方面暗暗钦佩那女人神通广大,一方面仍然觉得有点遗憾:因为高大爷刚才虽然变脸,却没有当场发难,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不过总算是个好的开始。

    他知道高大爷对这件事还会追究下去,他也知道以胡三爷那种火爆的脾气,对今天这场折辱,一定不会就此甘休。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无论将来倒下去的是谁,对他丁二爷都有莫大的好处!

    他的地盘处于高大爷和胡三爷两强之间,只要去掉其中一人,他的地盘便可扩张发展。

    无论朝哪一头扩张发展,他经济上的困窘,都能立刻获得改善!

    走出万花楼,胡三爷转头忿忿然道:“你说高敬如这老家伙气人不气人?”

    左天斗微微摇头道:“我的想法跟三爷的想法稍稍有点不一样。”

    胡三爷一怔道:“哪点不一样?”

    左天斗道:“我认为,这件事怪不得高大爷。”

    胡三爷道:?哦?”

    左天斗道:“今天你三爷如果跟高大爷易地而处,相信你三爷必然也会大发雷霆,说不定比高大爷都要沉不住气。”

    胡三爷脾气虽然急躁,人可并不糊涂。他将左天斗这几句话反复玩味了几遍,不禁微微点头,认为左天斗的话,确是持平之论。

    他向前走了几步,皱起眉头,又道:“但是我胡三也没有做错什么啊!”

    左天斗道:“我并没有说你三爷错。这件事根本就不是谁错谁对的问题。”

    胡三爷道:“哦?”

    左天斗缓缓接下去道:“问题在这片红漆的来源上!我们首先必须追究:这片红漆到底是什么人暗中使的手脚?”

    胡三爷道:“这个我怎知道?”

    左天斗道:“如果一定要说三爷,也就错在这里!”

    胡三爷不觉又是一怔,说道:“这话怎么说?”

    左天斗道:“三爷心里有数,别人心里也有数,这片红漆跟天狼会的人绝对扯不上关系,那口棺材也一样。因为天狼会目前的实力,根本没有问鼎关洛道的能力。就算天狼会的人想染指关洛道,也绝不会使用这种迂缓的方法。”他顿了一下,又道:“所以当时三爷若是坦然表示不知道这片红漆是什么时候沾上的,高大爷也许还会相信。就算他高大爷不相信,他也不能仅凭这点证据,就一口咬定你三爷是送棺材的主使人,大家都是老江湖了,江湖上这种栽赃的把戏,一点也不新鲜。”

    胡三爷似已听出左天斗底下要说的是什么,双眉紧紧皱起,海意油然流露。

    左天斗叹了口气道:“但最后你三爷把事情往天狼会头上一推,局面就僵得无法转圜了!蜈蚣镇上来了天狼会的人,他高大爷会不知道?你三爷这样说,不仅显得心虚,而且无形之中,也使高大爷颜面大大受损,试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你叫他高大爷如何忍受?”

    胡三爷一双眉头愈皱愈紧,像是完没有了主意:“依左兄之意,如今又该怎办?”

    左天斗沉吟了片刻道:“如今只有设法先找出那个偷徐红漆的人。”

    胡三爷道:“客栈里整天有人进进出出,除非亲眼见到,这个人去哪里找?”

    左天斗道:“三爷误会了我的意思了。”

    胡三爷道:“哦?”

    左天斗前后溜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的意思,是要三爷想想,最近有没有结下什么仇家?你三爷知道的,换了普通人,当然不会有谁闲得手痒,去干这种无聊事。”

    胡三爷眼珠子转了几转,忽然失声道:“啊,是了,这一定是老五搅的名堂!”

    左天斗一呆道:“巫五爷?”

    胡三爷恨恨不已地道:“是的,越想越对,除了这个瞌睡虫,不会有第二个人!”

    左天斗迷惑地道:“因为他第一个提醒大家那是一片红漆?”

    胡三爷道:“不!这一点只能说是那睡囚担心别人也许会忽略过去,于不经意之间,露出来的小小马脚。至于这睡囚为什么要设计陷害我,另外还有更重要原因!”

    左天斗道:“什么原因?”

    胡三爷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领你去蓝田巡视的那座玉矿?”

    左天斗点点头,说道:“记得,那座玉矿怎样?”

    胡三爷道:“蓝田那座玉矿,目下虽然没有什么大入息,但在四五年前,却曾出现过大批美玉,其中有几块特别精良,我请匠人依采出时的样式和纹理,琢成三尊裸体美女,计分坐卧立三种姿态,这三尊玉美人,尺寸虽有大小,手工之精细则一,每一尊均栩栩如生,玲珑剔透,曲尽其妙……”

    左天斗微微点头,即使胡三爷不再继续说下去,他也不难想象得到那是怎么回事了。

    胡三爷接下去道:“这件事本来没有外人知道,后来不晓得怎么竟给这睡囚探听到了。

    他趁着新春拜年的机会,向我死缠活求,硬要开开眼界,我看在彼此是结义兄弟的情分上,违拗不过,只得将那三尊玉美人取出来让他欣赏了个够。这睡囚当时除了赞不绝口之外,虽然未有其他表示,但从这睡囚一副贪婪的眼色中,谁也不难看出,这睡囚当时心中在转着一些什么念头。”

    左天斗点点头,同时轻轻叹了口气。

    这并不是个新鲜的故事。

    但千百年来,这样的故事,却一直有效地为人类制造着无穷无尽的流血惨剧!

    胡三爷似乎越说越气,切齿接着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真没有想到,这睡囚居然还未能忘情那三尊玉美人。哼他想动我胡三胡子的脑筋,那是他睡囚自己找死!”

    左天斗淡淡地道:“三爷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

    胡三爷愤然说道:“现在就看你左兄的了!”

    左天斗扬起半边面孔道:“三爷的意思,是不是要我替您争回这口气?”

    “不!”

    “哦?”

    胡三爷面泛红光道:“等会你左兄要能缠住那个鬼斧桑元,我担保在三个照面之内,就能摆平那个睡囚!”

    他们边走边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信步拐入了一条小巷。

    巷子中段的一扇大门里,两条长板凳上,坐着七八名抹着浓厚脂粉的女人。

    这是一处什么所在,自是不问可知。

    在这家暗门子的两隔壁,一边是一家当铺,一边是一家药店,斜对面则是一家棺材店。

    一条小巷子里,同时容纳了这四种行业,倒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走出这条巷子,靠近山脚下,是个像小湖样的大鱼池。

    鱼池四周,垂柳成荫。

    柳荫下很多人正在钓鱼,两人走去较空旷处,找着一段树根坐下。

    左天斗思索了片刻,才抬起头来,缓缓地道:“三爷,我有几句话,真不知道该不该说。”

    胡三爷一咦道:“咱们哥俩,还分什么彼此?”

    左天斗恳挚地道:“如果照三爷的计划,我缠住鬼斧桑元,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同时我相信以三爷的一身武功,要摆平巫五爷,也不是件难事……”

    胡三爷抢着道:“既然你我都有这份信心,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左天斗轻轻叹了口气道:“若是只图快意一时,当然无话可说。”

    胡三爷道:“你担心事后会有人代这睡囚出头打抱不平?”

    左天斗苦笑道:“目前有一种很明显的趋势,三爷似乎并未加以留意。”

    胡三爷道:“什么趋势?”

    左天斗道:“三爷只要冷静下来,仔细地想一想,便不难发觉,你们七雄兄弟,今天显然是七个人七条心,大家所关心的,已不是盟兄弟的道义,而是各人自己的利益。”

    胡三爷点头道:“这一点我承认。”

    关于这一点,其实已不需要任何人加以承认。

    艾四爷和花六爷之间的争执,便是一件很好的说明。

    盟兄弟之间,既然彼此猜疑,连共同的约定,都不愿遵守,还谈什么道义?

    左天斗缓缓接下去道:“如果三爷摆平了五爷,获得益处最多的人,将是孙七爷。照理说,孙七爷私下应感激你三爷才对。但说了你三爷也许不信,到时候第一个带头向你三爷问罪的人,说不定就是这位孙七爷!”

    胡三爷果然露出一脸迷惑的神气。

    他不是不相信左天斗的话,而是因为他那颗大得出奇的脑袋,一时还不习惯于领会这一类有深度的问题。

    他眨着眼皮道:“为什么?”

    左天斗道:“为了两个原因。第一:洗清他自己!这样可以表示他没有想到至五爷死后的利益上去。第二:借此多拉一个帮手,为将来进一步争权充实力量。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跟三爷翻脸,一定会有人大力支持他!”

    胡三爷道:“谁会支持他?”

    第一点,他听得懂,至于第二点他就不甚明白了。

    左天斗道:“丁二爷!”

    胡三爷愣了一下,忽然失声道:“对,对!这胖子最近几年来,听说混得很不如意,我胡三如果倒下去,他自是求之不得。”

    左天斗道:“所以,三爷在得罪了高大爷之后,如果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找上巫五爷,便无异为别人制造一个消灭我们的借口!”

    胡三爷皱眉道:“若是依了你,这件事情难道就这样罢了不成?”

    左天斗道:“这件事,当然不能就此作罢。”

    胡三爷精神为之一振,忙道:“那么你左兄还有什么好主意?”

    左天斗道:“换一个报复的方式。”

    胡三爷道:“什么方式?”

    左天斗四下环扫了一眼,然后放低声音,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胡三爷一边听一边点头,脸上不时露出笑容,似乎相当满意于左天斗的这条计谋。

    左天斗说完之后问道:“三爷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胡三爷笑着点头道:“好!好!只是这样一来,丁二胖子的、穷日子,又得要咬牙熬下去了。”

    丁二爷酒醉饭饱,舒舒服服地回到了太平客栈。

    他的穷日子如今总算熬出头了!

    血刀袁飞没有跟他一起回来。

    因为高大爷为了交结五名杀手,于散席之后,特将五人留下,又叫一群姑娘,重整杯盘,另辟一室,以备兴浓时推行一些年轻人欢喜的劝酒节目。

    丁二爷推开房门时,红得发亮的胖脸上,不自禁浮起了得意的笑容。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几乎想不得意都不行。

    只可惜这片得意的笑容,并未能在他那张胖脸上维持多久。

    因为他一推开房门,便看到炕上正坐着一名青衣劲装汉子。丁二爷一看到这名陌生的青衣汉子。酒意顿告醒去大半。

    他停下脚步,带着戒备的神气道:“这位朋友”

    青衣汉子微微一笑道:“不是朋友,是伙伴。”

    听到对方的口音,丁二爷的一颗心这一下放落下来。

    原来这青衣汉子是花十八所乔装!

    丁二爷吁了口气道:“我的妈啊!你可真会吓人。”

    花十八笑着纠正道:“是姑奶奶,不是你的妈。”

    丁二爷关上了房门,转身皱眉道:“你这时候来干什么?”

    花十八笑道:“随便,你瞧着办,能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些事情并不一定晚上才能干,你说是吗?”

    丁二爷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是一个不懂风情的人,他的年纪,也不算老。

    有些事情,他不但还应付得来,甚至比年轻人表现得更出色。但是,他这种念头,永远不会转到一个像花十八这样的女人身上。

    他知道自己不配。

    这女人口角春风,不过是拿他逗逗乐于罢了。他遇上这种情形,一向都以一个老方法对付,皱紧眉头,一声不响,直到对方自动提及正文为止。

    花十八见他皱眉不语,果然稍稍收敛些,微笑着道:“本姑奶奶的那一招见效没有?”

    丁二爷的两道八字眉毛,登时舒展了开来,大拇指一竖,眯着眼笑道:“有你这位姑奶奶的。没得话说。行!”

    他接着将适才万花楼发生的冲突,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花十八当然不会感觉意外,她听完之后,双手抱着膝盖,悠然微笑道:“我现在可以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丁二爷不禁怔了一下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花十八像有意要卖一下关子似的,笑了笑道:“在说出这个好消息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丁二爷道:“什么问题?”

    花十八眼珠转动了一下,笑道:“我想问你: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你们七雄之间,如果彼此闹翻了脸,你认为谁最可能跟高大爷结为一党?”

    丁二爷不觉又是一怔!因为这是一个他从没有想到过的问题。

    他过去没有想到这一点,那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关洛七雄,是烧过香,磕过头的结义兄弟,盟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党派?

    但如今情形不同了。

    如今关洛七雄已是名存实亡,七兄弟之间,尔虞我诈,各怀异志,到了紧要关头,谁跟谁可能结为一党,不仅已形成了问题,而且是个相当主要的问题!

    丁二爷微微皱眉头,沉吟着道:“让我想想。”

    他思索着,同时以右手将左手拇指轻轻压向掌心。

    这表示有一个人,可以先行除去不计。这第一个的人,当然就是丁二爷自己。

    接着,他点点头,轻唔着又扳下第二根指头道:“经过今天这一场风波,胡三胡子也可以撇开不算。”

    花十八见他思路缓慢,忍不住从旁提醒他,一方面也是催促他道:“艾四爷如何?”

    丁二爷摇摇头,表示艾四爷也不可能跟高大爷结为一党,同时又于左掌心扳下第三根指头。

    艾四爷是七兄弟中最讲现实的一个,除非是为了本身的利害关系,这位艾四爷永远不可能跟任何人结为死党。身为七雄老二的丁二爷,对他们这位结巴子老四的性格,当然了解得比别人清楚。

    花十八道:“那么,巫五爷呢?”

    丁二爷仍然摇头,一面又扳弯了第四根指头。

    花十八道:“这位巫五爷听说为人相当义气,他为什么不可能跟高大爷结为一党?”

    丁二爷冷笑道:“嘿嘿,义气又值几个钱一斤?这瞌睡虫地盘偏狭,人息与开销之间,经常捉襟见肘,这几年的景况,比我丁二爷好不了多少。当初划定地盘的界线时,一切都听决于老大,这些年来,他私底下不把老大恨死才怪!”

    花十八道:“那么,咱们宗家,花六爷怎么样?”

    丁二爷一边摇头,一边又扳下了第五根指头道:“也不可能。”

    花十八道:“为什么?”

    丁二爷道:“这次扶风罗姓商人红货出事,老大虽然答应代老四赔偿一半损失,但口头上始终未对老四加以指责,老大不说老四的不对,便无异默认老四拒绝赔偿是应该的,如果承认老四的坚持不为无理,便等于他老大也认为老六在这宗红货上脱不了嫌疑!你想想吧:

    在这种情形之下,那麻子对老大又是一种什么感想?”

    花十八道:“这样说起来,有可能跟老大结为一党的人,只剩下一个孙七爷了?”

    丁二爷点点头道:“是的,算来算去,只有老七目前可能还向着老大。”

    花十八道:“只是可能?”

    丁二爷道:“应该没有什么疑问。”

    花十八道:“何以见得?”

    丁二爷说道:“这也跟老七目前的地盘有关。”

    花十八道:“这怎么说?”

    丁二爷道:“老七的地盘跟老五的紧连在一起,老五的情况,他最清楚。老五那块地盘人息虽然有限,但如作为一种额外收入,可也相当可观。老七为人一向精明,他当然看得出老五和老大之间貌合神离,他如果一心向着老大,有机会从中拨弄拨弄,只要能将老五除去,他便有说不尽的好处,有着这一层利害关系,他自然会跟老大站在一条线上!”

    花十八微微一笑道:“如果你的剖析正确,我要告诉你的,就真的是个好消息了。”

    丁二爷目光闪动,忽然福至心灵,神色一动,注目脱口道:“你的意思……是说……老大和老七之间,可能会失和?”

    花十八微笑道:“不是可能会失和,而是一定会失和!”

    丁二爷眨了眨眼皮道:“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七星剑 爱搜书 七星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星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慕容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美并收藏七星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