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原来那老妇人的丈夫,就是当年追随南中七友张侍郎家玉的“铁背苍龙”宋金海,老归人名叫邹茵,是峨嵋金姥姥的师妹,女儿宋丹频是金姥姥门下,凝碧七女之一,故与凌蔚相识。

    南中事故,张家玉白溺殉国后,宋金海保着张侍郎的遗孤张天俊遁居峨嵋山麓。

    张天俊自幼由宋金海传授武功,后又与宋金海的儿子独火星宋强同拜在峨嵋掌门人三化真入门下。

    这次宋金海陪同张天俊宋江左寻访当年南中故旧,意欲再图大事。不料为张家玉当年的门生南昌知府仇奕夫所出卖,双双中了瘦无常王宦的陷计被擒。

    宋大娘邹茵闻汛,率领儿子宋强,女儿宋丹频赶来南昌力图搭救,谁知竟与“双龙剑主”李成文相遇,惹起一场恶斗。

    凌蔚听罢宋氏母女的话,转头对活药王虞九道:“老前辈适才何故阻止凌蔚杀却那厮。”

    活药王虞九长叹一声道:“孩子,若论此子所行所为,纵使杀他,也不为过,然而此人若一死,武林之中必引起一场空前浩劫,且对你所致力的大举,也将有无限风波,因此子乃‘玉面神魔’之子,赤霞公主之侄,老夫才冒昧出面阻拦。”

    凌蔚听说此人即是“玉面神魔”之子,不觉面色一变,急急问道:“此人可是叫什么‘双龙剑主’李成文么?”

    虞九与宋大娘同声答:“正是此人。”

    凌蔚闻言不禁暗叫一声糟了,自己曾亲口答应飞红娟李海雯,今后若遇到李成文时,一定让他三招,不料一见面差点就丧在自己手中,今后若遇飞红娟和赤霞公主,将怎么解释?”

    但凌蔚略一迟疑,面色一整对虞九道:“晚辈谨遵老前辈训示,今后对此人特别宽容就是。”

    说到这里,凌蔚忽然打了一两个寒噤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两下。

    活药王见状,忙抢步七前扣住凌蔚的脉门,略一察看,即急急地对凌蔚道:“贤侄赶快以真力迫出体内修罗指毒,再耽搁恐怕就不太好治了。”

    凌蔚摇摇头道:“老前辈不必替我耽心,还请先看看我那骆玉小弟与宋强兄弟的伤势如何。”

    活药王虞儿由身边倒出一粒紫色药丸,递给凌蔚道:“贤侄自管疗伤,他二人的事老夫自会料理,这粒紫阳丹,系集各种灵药所制,服下自能助你行功追出体内修罗指毒。”

    凌蔚连声称谢接过服下,虞九即随赵飞等往隔室为小骆玉和宋强治伤。

    天黑以后,凌蔚等人又重聚在报恩寺内方丈室,小骆玉与宋强亦都神采奕奕的站立在一旁,听候活药王虞九分配夜入南昌府,拯救“铁背苍龙”宋金海“金笛秀士”张天俊的工作。

    活药王虞九面色庄重地对众人道:“白天的一场恶斗,已使南昌府警惕,仇奕夫除令城戒备四门紧闭外,更调了一队火铳在府衙警卫,并且皇城三煞,‘江南燕’骆志宏,‘金沙掌’吕子仪,‘霹雳手’曾天崇均已来此,我等此去又只许成功,不能失败,故首先必使一人牵制住火铳手,此人必须身形快速,头脑敏捷,因为稍一疏神,就有丧命之虑。”

    虞九话才说完,小骆玉首先叫道:“老伯伯这件事由我去,骆玉从小就会耍猴子,那些家伙交给我应付准保没错。”

    大家听骆玉把这样-件大事看成耍猴子,忍不住都笑了。

    凌南正色对骆五道:“五弟你身体受过伤,恐怕不行吧,我看还是让飞弟担任好。”

    小骆玉气得小嘴一鼓,道:“大哥总是看不起我,这次我偏要做个样子给你看看,我一定要干这差事。”

    活药王虞九哈哈-笑,道:“好!小家伙,这差事就给你和赵娃儿干,不过不能贪功。”

    赵飞、骆玉连连称是。

    活药王虞九又道:“其次下-步工作亦是最重要的工作,即须一人绊住吕子仪等三个匹夫。”

    凌蔚当即慨然道:“此率可由小侄担任。”

    活药王虞九点头道:“事实上也非君莫属,再者即宋老英雄与那位张少侠可能均已身受重伤,需要二人负责背负。”

    瘦猴黄馥与生铁佛海明齐声道:“这是我们俩的差事了,别人不用抢。”

    活药王当即表示同意,但宋大娘邹茵却朗声道:“虞大侠这样分配,我们母子反而置身事外了,那算怎么回事呢?”

    活药王虞九笑道:“邹侠女别急,你和老夫的事并不轻呢,咱们负责出手明劫入犯,姑娘请准备以金姥姥的散花飞针,掩护老夫与令堂,宋哥儿请在南昌城外七里亭准备马匹,接应我们体会合。”

    活药王因宋强受伤新痊,武功又较差,故使他在城外等候,实际是恐多他反而顾虑。

    分配已定,众人即动身向南昌府衙赶去。

    是夜二更时分,南昌府大人公馆后的花厅,忽然灯烛辉煌,人影四动,只听一声吆喝:“大人升堂啦,带钦犯。”

    接着锁链叮当,由厅下押上一老一少两个犯人来。

    两个犯人来到厅前抬头一看,只见上头坐着一个年近五旬,满面阴毒的官员,公案两旁各设了一个席坐,左边的席上座了一个华服的美少年,右边的席座上坐了-排三个相貌奇特的老人,领头一个黑面紫须,另外二人一个白面长须,一个面如火炭。

    年轻的犯人向庭上看了一眼后,怒声喝骂道:“仇奕夫你这忘恩负义的匹夫,今天有颜色尽管施,张天俊若皱一皱眉头,就不算是张家玉之子。”

    仇奕夫被张天俊一骂,恼羞成怒,当即把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好个大胆叛逆,居然敢目无王法,咆哮公堂,快将图谋不轨的实情,据实招来,本大人念与你父有旧,设法从轻发落,否则休怪王法无情。”

    张天俊正要再破口大骂,那“铁背苍龙”宋金海忽然朗声对张天俊道:“天俊,你骂这狗都不如的东西,不怕骂脏了嘴?有颜色叫他施给咱们爷看吧!”

    言罢,回头对仇奕夫道:“姓仇的你少跟咱老子来这一套,今天咱老子落在你手里有何话说:有一天你落在咱老子手中,咱老子定要看看你小子的心是黑的还是绿的。”

    仇奕夫被宋金海再一骂,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声:“烙铁侍候!”

    只听一声吆喝,堂下立刻送上来两盆熊熊火盆,两把烙铁,巳烧得通红。

    这时坐在右边席上领头的老者忽然说道:“姓宋的,你是成了名的人物,既然栽了就认命,耍这种泼皮,还叫什么字号。”

    “铁背苍龙”宋金海向说话之人一打量,见此人年在六旬上下,青面虬髯,两眼精光四射,一望就知是个武林高手,当下冷冷答道:“朋友恕姓宋的眼拙,认不得阁下这种做奴才的奴才,我劝你还是把那张臭嘴闭上,留着去向主子谄媚吧。姓宋的听不懂你讲的是什么话。”

    老者眉头一挑,哈哈笑道:“宋金海!你居然也敢对老夫无礼,大概是想尝金沙掌分筋挫骨的滋味吧。”

    宋金海正要反唇相讥,张天俊已沉不住气破口大骂道:“吕于仪老狗,你有种就将你家张大爷挫骨扬灰,张大爷要看看你有多少伎俩。”

    吕子仪正待发作,仇奕夫已大声喝道:“用刑。”

    当时就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差人,上前抄起一把通红的烙铁,向宋、张二人走来。

    眼看烙铁就要印在“铁背苍龙”宋金海的胸脯上,忽听一声怒叱:“狗奴敢尔!”

    几点寒星由厅外射入,将厅卜的灯火部打灭,同时那持烙铁的差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并由厅外扑进一条黑影。

    吕子仪一见有变,忙一按桌面,飞身离座,大喝一声:“大胆鼠辈,休得逞狂,吃我-掌。”

    两掌猛力向那黑影劈去。

    黑影冷笑一声,翻手硬按了吕子仪一掌。

    两掌相接,吕子仪哼了-声,竞被当堂震退。

    就在这时候,厅外又扑进两个人来。

    二人进得厅后,抄起那两盆烈火-声喝:“打!”

    抡起一片火浪,向四周泼出,顿时响起一片惨叫,站在厅前的差人立刻焦头烂额。

    二人趁此一乱之际,俯身将宋金海、张天俊抱起向厅外飞去。

    “金沙掌”吕子仪刚才一出手就被震退,那面如火炭的老者当即时那白面的老者,说道:“骆兄请保护知府大人,小弟助吕兄擒贼。”

    言罢,飞身向那二人追来。

    吕子仪虽然被来人一掌震退,那肯甘心,身形一晃,二次向黑影扑击,双掌劈出一股劲绝无比的金沙毒飚。

    来人见目的已达,竟不接战,狂笑一声,闪过掌风飞身跃出厅来。

    吕子仪号称皇城三绝,那里受过这等挫折,当即大喝一声:“那里去!”

    人也随声追出。

    南昌知府仇奕夫遭此剧变,人为惊恐,-缩头竟往公案下便躲,待人被救走,“金沙掌”吕于仪与“霹雳手”曾天崇追出,他才露出头来大声叫:“掌灯捉贼。”

    待灯点上,只见厅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大遍,两个犯人已不翼而飞,那“江南燕”骆志宏与“双龙剑主”李成文双双护在自己身边。

    仇奕夫一看钦犯已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对骆、李二人道:“二位快追要犯,本县即率火铳队接应,若不将钦犯追回,本县担当不起。”

    “江南燕”骆志宏一听仇奕大这样说,当即招呼李成文双双追出。

    谁知骆志宏等才一离去,厅外忽然又飞进一个人来,不待仇奕夫发声呼救,伸手点了仇奕夫的晕穴,挟起人就向外退去。

    那几个差人,眼睁睁的看着府大人被人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提走,忙一面通知守备大人,一面大叫:“不好了,大人被刺客捉走了。”

    同时,府后又掀起了几道火苗,南昌府顿时大乱。

    “霹雳手”曾天崇一出厅,几个纵步已将那二人追近,发现来人,一个是胖大和尚,一个足精瘦的武士,当即使展“燕子穿云”上乘轻功身法,由二人头上跃过,挡住去路。

    “霹雳手”曾天崇身形才一着屋脊,正待发话,忽觉一阵劲风由侧面袭来。

    曾天崇忙翻身一掌迎了过去。

    谁知曾天崇一掌竟劈了个空,但听嘿嘿一阵冷笑,一道黑影擦身而过,向前捷飞。

    “霹雳手”曾天崇竟连来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当时险些气炸了肺。

    就这么一打岔,那驼着“铁背苍龙”宋金海与张天俊的人已踪迹不见。

    曾天崇几时受过这等折辱,当即一伸手由袋中掏出一对鸳鸯霹雳弹,怒喝一声,向那戏弄自己的人追去。

    “霹雳手”曾天崇追了百来丈远,再度失去了那人的踪影,当下恼恨更增,咬牙切齿,誓欲得此人而甘心。

    “霹雳手”曾天崇正衔恨四处搜觅贼踪,忽见一条黑影由数丈外跃起,这时曾天崇急怒攻心,也不分此人是敌是友,大喝一声:“鼠辈纳命”。

    一抬手将鸳鸯霹雳弹打出。

    谁知那人一面尽力闪躲,一面大叫:“曾贤弟不可误会,是小兄吕于仪。”

    那霹雳弹击在屋顶上,立刻扬起一片火光。

    吕子仪与曾天崇聚在一起,曾天崇才知道吕子仪也被人戏弄了。

    当“金沙掌”吕子仪随那人之后追出大厅,发现那人以黑巾蒙面,看不出是何人物,当即怒喝道:“狂徒何人?敢如此目无王法,速报名领死。”

    那人冷笑并不答话,一掌向吕子仪迎面便劈。

    吕子仪此番不敢大意,忙以身劲力硬接一掌。

    二人再次以内力相拼,竟各自震退了三步。

    吕子仪见来人不能胜过自己多少,当即胆气一壮,三次挥动铁掌向那人劈来。

    谁知那人又长笑一声,转头飞身而去。

    吕子仪大喝一声:“哪里走!”

    竟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绝技向前追赶。

    谁知吕子仪身子才-纵起,忽地一条黑影由暗处斜斜拔起,向空中的吕子仪撞去。

    “金沙掌”吕子仪因事出猝然,竟被那黑影撞了个结实,当场冲出了一两丈远才稳住身形,待定神察看,那黑影又已不知去向。

    “金沙掌”吕子仪又羞又恨,急急四处搜索,却又险些伤在“霹雳手”曾天崇的鸳鸯霹雳弹下。

    二人正谈话间,忽听嘿嘿一阵怪笑,竟在离二人不远处飞起两条黑影,向内府窜去。

    曾、吕二人齐声怒喝,双双飞身追扑。

    两条小黑影快速异常,几个闪纵,已到大厅左面的风火墙顶,随即一掠不见,跟着由下面又来一阵呐喊声。

    吕子仪与曾天崇急急追赶,亦飞身向风火墙顶落去。

    不料二人才一停身,砰砰几声,迎面射来一大片枣核钉。

    慌得曾、吕二人尽力向后翻滚,才算没有伤在自己的火铳下。

    二人惊魂甫定,西边屋顶又传来一个稚童的声音。

    “两个老猴子真好玩,学会懒驴打滚。”

    这一句话,险些把这号称皇城二绝的吕子仪和曾天崇活活的气死。

    “金沙掌”吕子仪到底不愧是皇城三绝之首,当即低声对“霹雳手”曾天崇道:“来人狡猾无比,我等不能再感情用事,先回大厅与“双龙剑主”及骆贤弟会合再说。”

    曾天崇当下点头同意,二人当即大声报出自己身份,随后翻身落下墙去。

    曾、吕二人回到大厅一看,不禁暗暗叫苦。

    原来一队火铳手伤了一大半,府大人仇奕夫叫人家活活掳走,“江南燕”骆志宏与李成文不知去向,这个斛斗实在栽得够惨。

    “金沙掌”吕子仪略一迟疑,即叫过那慌作一团的南昌府守备吴能正色道:“大人请率领火铳队封琐四门,严密搜查,我等先救回仇大人再说。”

    言罢,二人再度走出大厅,走到庭前,“金沙掌”吕子仪由身边取出一物抖手向空中打去。

    那东西带着一溜紫焰和一声尖锐的长鸣直冲云霄,这是皇城三绝的连络信号,果然片刻之后.南昌府西城也射出了同样的一道。

    “金沙掌”吕子仪随即对曾天崇道:“贤弟我们快去,骆贤弟和李公子有所遭遇。”

    二人当即飞身赶来。

    吕子仪、曾天崇赶到骆志宏发信号处,只见骆志宏正摆动他那享名天下的日月五行轮,与一老妇人狠狠的斗在一起。

    “双龙剑主”李成文则用那前古仙兵,干将、莫邪二剑与一白少年战在一起。

    李成文的从人,云梦二魅“矮人熊”孙滨,“瘦夜叉”尹铣亦和两个孩子打得难解难分。

    原来李成文自虞九与凌蔚去后,由“矮人熊”孙滨喂下一粒“灵魔上人”的补天丸,两三个时辰一过,伤势痊愈功力恢复,但李成文生平未受过任何挫辱,受此败绩,愤恨难消,当下发誓与凌蔚不能两立。

    这时候皇城三绝吕子仪等已赶到南昌,当即邀李成文同往南昌府衙作客。

    李成文此番与骆志宏由大厅追出,即停步对“江南燕”骆志宏道:“骆老叔,来人为数不少,我看我们不能这样盲目追踪,最好由两头向一处包抄搜索,你意下如何?”

    “江南燕”骆志宏当年与“玉面神魔”有一拜之交,故李成文以长辈称呼。

    骆志宏闻言忙道:“贤侄言之有理,我等现在就开始行动。”

    言罢,就向西边追下去。

    “双龙剑主”则率领云梦二魅由东向“江南燕”去处迂回。

    李成文前行未久,果然发现一个夜行人背上负着一个人,窜房越脊向城外纵逃。

    当即伸手撤出干将、莫邪二剑,长啸一声,施展“白鹤冲天”凌空拔起,向那夜行人扑。

    云梦二魅也出兵器向前围堵。

    李成文正待挥剑下袭,忽听一声娇叱:“狗贼找死。”-

    片密集的银星由侧面向自己掩来。

    “双龙剑主”李成文抬头一看,冷笑一声道:“金姥姥一点破铜烂铁也想向本公子现眼。”

    干将剑一挥,一片剑气将那袭来的暗器,纷纷扫落,接着挺剑仍向那夜行人追去。

    李成文刚欲挺剑下刺,人影一闪,一人挡住去路。

    李成文定睛一看,原来是日间所遇少女,当下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你,你不是我对手,快叫那穿白衣的小子来向本公子领死。”

    女飞卫宋丹频恨透了李成文,一语不发,青钢剑一摆,一招“金蜂戏蕊”向李成文分心便刺。

    李成文怒喝一声:“丫头找死。”

    左手莫邪剑一招“白鹤亮翅”横削姑娘的青钢剑,右手干将剑一招“五云封谷”向姑娘粉颈刺去。

    女飞卫宋丹频位居凝碧七女之-,对峨嵋的清真剑法已有登堂入室的造诣,但见她柳腰-拧,疾退半步,让过李成文的剑锋,青钢剑一摆,一片青光向“双龙剑主”卷来。

    女飞卫这一次出手就是峨嵋的镇山七剑,“双龙剑主”李成文本领虽然高强,一时却不能抢得先机取胜。

    “双龙剑主”李成文所以对凝碧七女稍存顾忌,实因赤霞公主与金姥姥相交最厚,不敢过份无礼,大恐有所伤失,无法向赤霞公主交代。

    今见宋丹频出手毫不留情,当即怒从心头起,冷笑一声道:“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双剑一挥,一片弥天剑气.立将宋丹频卷在剑影之中。

    女飞卫宋丹频忽觉四面八方都是“双龙剑主”,不禁心中大骇,一疏神手中剑当啷一声,竟被削断,接着一片青光向自己的胸前掠来。

    眼见女飞卫宋丹频就要玉殒香消,溅血当场,忽见白影一闪,一声激响,李成文竟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宋丹频死里逃生。

    “双龙剑主”李成文一看,原来是白天击伤自己的白衣少年,手持一柄三尖两刃的兵刃,挡在宋丹频身前。

    李成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即喝道:“姓凌的,今天有你无我,看剑。”

    干将剑-摆,-招“流星袭月”向凌蔚前胸点来。

    凌蔚并不招架,白衣飞动竟将这一招轻轻避过。

    李成文一击不中,怒恨更甚,双剑一分,左手一招“浪赶千层,右手一招“神龙摆尾”,挟着逼人剑气向凌蔚卷去。

    李成文所施乃阿修罗风雷剑法中的绝着,凌蔚虽仗“惊鸿照影”身法奇妙,仍被逼得倒退数步。

    凌蔚稳定身形后,厉喝道:“我曾答应一人遇你时让你三招,现在三招已过,休怪我要无礼了。”

    李成文闻言大怒道:“小贼不必口硬,今天本公子与你誓不俱存。”

    双剑急运,将一套风雷剑法力施出向凌蔚盖去。

    凌蔚也不再退避,挥动贯日袭月神君钺与李成文打在一起。

    这当儿云梦二魅义与后来的赵飞、骆玉打在一处,宋丹频却护着黄馥与张天俊向城外退去。

    二人厮杀的当儿,“江南燕”骆志宏亦已追索敌踪来到此地。

    “江南燕”骆志宏在皇城三绝中最称足智多谋,当他对四周情形略一察看,立刻知道自己这边已处于被动的劣势。

    略一思索,顿时想了一条制敌之计,他与李成文分手后,立刻飞身跃上位居南昌府最高的钟鼓楼,以静待动,观察城的动静。

    这时只见南昌府内,不时窜起火苗和传来阵阵火铳的响声。

    加之府城守备吴能亲率部卒,高举灯球火把,大声呐喊,逐街搜寻,把个南昌府闹得草木皆兵,鬼哭神愁。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江南燕”骆志宏已看出了一点眉目,当下暗骂一声:“好狗贼,看你往那里跑!”

    取出自己的日月五行轮直向那灯球火把搜寻的方向掠去。

    几个飞纵,“江南燕”骆志宏已追上了一个身负重物的夜行人,当即不出一声,双轮一摆,“紫燕掠波”身形斜斜飞起,飞矢般由那人头上掠过,横身挡住去路。

    “江南燕”骆志宏冷笑一声,喝道:“朋友就这么走,不嫌我们太慢客吗?”

    那人被骆志宏不声不响的身法震住了,正待发招相拼,谁知骆志宏忽听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喝道:“‘江南燕’骆志宏果然名不虚传,凭这手‘紫燕掠波’就不愧是皇城三绝,老婆子今在算真正的开了眼界了。”

    “江南燕”骆志宏闻声,心中暗暗骇异,凭自己的武功,竟未发觉来人已离身三丈以内,忙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白发的老妇,手持一对虎头钩冷然而立。

    骆志宏将日月五行轮向前一指,厉声喝道:“你是何人,胆敢如此没有王法,抢劫朝廷要犯!”

    老妇人冷冷地笑道:“姓骆的不要把奴才像都挂在嘴上,有本领尽管使出来让老婆子看看。”

    “江南燕”骆志宏生平自负文武才,一向自视极高,今天被来人骂成奴才,不禁恼恨交集,但他为了老谋深算,就在神钩女侠邹茵发话时,却用两目余光一招,四周看看黑影之中是否还有伏敌,随后淡淡一笑道:“你有本领接得住骆大爷的双轮十招,骆大爷决定将你们送出南昌府。”

    神钩女侠邹茵不再打话,虎头钩一扬,向骆志宏左肩斜斜劈下。

    骆志宏面含冷笑,双轮一并,“如封似闭”向邹茵的虎头钩砸去。

    神钩女侠邹茵双钩一分,让过日月五行轮的齿锋,“金鲤闹涧”,两道寒光,向骆志宏和两肘扫来。

    骆志宏心欺邹茵是女人,一心想以深厚的内力硬拼取胜。

    不料对方招数如此神奇,同时脑间忽然掠过一个印象,连忙退两步朗声喝道:“你是金钩无敌邹应龙何人?”

    神钩女侠邹茵闻言笑骂道:“你这种武林败类,居然也知道金钩无敌邹大侠,你看看老婆子该是大侠的什么人?”

    骆志宏忽然一阵狂笑,有如枭啼,指着邹茵喝道:“原来你就是邹老狗的妹妹,看来今天是该骆大爷清结当年一剑之仇了!”

    说罢,忽地一拧腰,身形平地拔起,日月五行轮化成一片银影,向邹茵盖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虹影碧落 爱搜书 虹影碧落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虹影碧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武陵樵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武陵樵子并收藏虹影碧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