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蓝虹被秘姬税得愣愣的,良久之后,才苦笑道:“你除了证明‘天蜈法师’在不在天煞洞之外,还要查什么?”

    秘姬道:

    “你可知道瘟疫谷的名字由何而来?天煞洞在武林又为什么谈虎色变?”

    蓝虹道:“我不知道!”

    秘姬道:

    “这座谷,普通人是绝迹的,只有武林高手来过,可是也不多,因为此谷是出了名的桃花瘴最浓的地方,如果内功不高的人入谷,可说有进无出。”

    蓝虹笑道:“天煞洞呢?”

    秘姬道:

    “传言在百余年前,洞内出了一位恶人,名为‘天煞星君’,少林第十三代掌门,武当二十一代掌门就是他杀的。”

    蓝虹吓声道:“原来有这回事?”

    秘姬道:“‘死亡党’祖师也在天煞洞住过,这魔头被逐出之后,随即落在蜈蚣帮手中。”

    她说到这里,接下郑重又道:

    “听说此洞到了蜈蚣帮手中,近二十年来,又动了不少手脚,我们这次看看,能不能进得了出不来!”

    说话之间,到了谷底,蓝虹忽然察出,到处都有什么东西在爬动,而且愈听愈多,越来越近,立即向秘姬轻声道:“那话儿来了!”

    秘姬道:“不能出手!”

    她说着自身上抓了一把什么东西,向后方一洒。

    蓝虹问道:“你撒什么?”

    秘姬笑道:“蜈蚣最爱吃的东西!”

    蓝虹察出声音去远,不由惊讶不已,然而秘姬每走一程则又撒一把,一直撒到一座参天绝壁之下,她观察一下轻声道:

    “顺崖壁走,前面就是天煞洞了,现在运出你的夜视眼,发动护体罡气。”

    蓝虹闻言,一面照办,一面问道:“洞里蜈蚣有多长一条?”

    秘姬道:“除了一条蜈蚣王,其他也有一尺的,两尺三尺的,如果你见到蜈蚣王,那等于看到一条大巨蟒,而且够我们两个斗的。”

    蓝虹疑问道:“够我们两个斗?”

    秘姬道:

    “除了它喷出的绝毒不说,只怕你的天之刻也难伤它。”

    蓝虹道:“吓,这样说,没有法子除它?”

    秘姬笑道:

    “当它靠近张口时,由其两钳之间,以脱手飞剑,也许能除掉,然而它已成精,绝难有此机会,何况还有它的主子。”

    蓝虹道:“你刚才所撒的东西,对这些大条的不发生作用?”

    秘姬道:

    “有是有用,但要用锣筐装来,靠手撒那一点不管用。”

    蓝虹突然看到一手宽过手掌,长足有三尺多的怪物在石上爬着,嘴里发出嗤嗤之声,身成金色,不由身发毛,悚然而退。

    秘姬笑道:“它不动,你就不必理它,愈往前走愈多,凡是石隙、草中、洞孔里面都爬着有。”

    蓝虹道:“天蜈法师利用这些东西,代替高手守后谷,虽然可怕,不过不一定比高手强。”

    秘姬道:

    “你哪知道其中奥秘啊!他练的就是‘天蜈神功’,蜈蚣对他来说,视为一体,同时他把千千万万的蜈蚣毒收集,炼成‘天蜈’神奇之剑,以及‘天蜈罡气’,这种功夫,你我能不能敌,尚在未知之数。”

    蓝虹道:

    “我们现在到了这里,可说近在咫尺之间,难道他不知道?”

    秘姬道:

    “他是个邪气绝顶的鬼怪物,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里,他的一举一动莫不十分怪异,我们知道他目前的心里就好了。假设一个比方吧,这时你若杀了他的徒弟‘电魔女’,他也毫不在乎,如果你这时杀了他一个毫不重要之人,他却马上找你下手。”

    蓝虹道:“这种神经似的老怪,我真想不通。”

    走不到五丈地,一连发现十几条巨蜈蚣,但是都没有敌视,除了发出嗤嗤少声,丝毫没有攻击之势,蓝虹稍停一下,指着前面道:“可能就是那个大洞了!”

    秘姬探头望望道:“不会错!不过……”

    蓝虹道:“他有心放我们进洞?”

    秘姬道:

    “在蜈蚣不攻击的情形看来,好像是如此,但谁能料得到。”

    蓝虹道:“我现在杀死几条蜈蚣又怎么样?”

    秘姬道:“不可,那会引来千千万万条啦!”

    蓝虹道:“迟早要出手呀!”

    秘姬道:

    “那是逼不得已,你想逼出他来是不可能的,我们决心进洞去查个究竟。”

    蓝虹忽然想到什么道:“走!决心进洞会斗地一场!”

    秘姬同样突然道:“情况有变!”

    蓝虹精灵地看到不同方向出现了六个人,其中一方竟有大蒲扇和长烟斗,他们也有方法穿过满谷蜈蚣群,于是轻声道:“可热闹啦!”

    秘姬道:“别忘了,我们是小孩子!”

    蓝虹点头道:“蒜头和尚与五花妖道走在一块,黑心羽土和‘茅山艳孀’搭上了。”

    秘姬道:“表面的,其实各有私心,危险时互相假依赖,否则马上翻脸,你看,还有,原来如此啊!”

    蓝虹道:“原来蜈蚣不攻击我们!”

    秘姬点头道:

    “很明显呀!老妖早知有今晚之事啦!你看,顺峭壁那两批四人,两位是儒者的老人,一为‘摩峰夫子’,一为‘易理通士’。再往左前方看,穿破衣的是‘长街老乞’,满头散发的是‘沙丘疯人’,只怕后面还有怪物赶来。”

    蓝虹道:“这些人的来路如何?”

    秘姬道:

    “只能以怪物形容,是些深山绝谷中老怪物,年纪虽不同,名声都是掷地当当响,你莫认为大蒲扇和长烟斗好说话,那只有对你,连皇帝老头他们都不在乎。”

    “喂,你们这两个小男女是干什么的?”

    “茅山艳孀”看到蓝虹和秘姬了。

    蓝虹装出小孩子声音,哈哈笑道:“夺宝的!”

    “茅山艳孀”闻言,回头向黑心羽士道:“昆布仙果到了‘天蜈蚣’手中的消息,居然连小孩子都知道了?”

    黑心羽士阴阴笑道:

    “琪琪!你莫看走眼,小小年纪能到这里来,嘿嘿……”

    好在二人说着就过去了,秘姬噫声道:

    “听妖妇的口气,你那话儿已经到了‘天蜈法师’手中,难道他也看不出?”

    蓝虹道:“管他!现在进去了,我们跟上!”

    洞深二十余丈,一点光亮都没有,但在两侧洞壁和洞顶,各种形式的孔隙如往蜂窝蛇隙,可怖的是,那些黑孔中,莫不射出两股金光。

    蓝虹提高罡气,轻声道:“是那些东西!”

    秘姬点头道:“假设它们采取攻击,我们虽然不怕,但也十分麻烦。”

    进入深处,突闻里面人声大哗,只见八怪物各据一处,人人运出他身最高动力,面朝一座法坛,发出各种怒吼声,而大蒲扇却与长烟斗坐在稍远的侧面,照样提高十成内功。

    法坛不小,坛上后方的石壁下,赫赫然盘着一尊怪东西,人首蜈蚣身体,蓝虹惊骇道:“那是什么东西?”

    秘姬道:“那就是‘天蜈神像’,是石头雕的,也就是蜈蚣帮所供的神!”

    蓝虹道:“那批老怪在叫什么?”

    秘姬道:“不见天蜈法师,叫他出来呀!”

    另外一些东西,蓝虹真的触目惊心,只见所有洞壁上都爬满了巨大蜈蚣,不知是谁点燃了洞内八支火炬,火光所及,那些大蜈蚣反射出金光闪闪。

    蓝虹轻声道:“这时还不见蜈蚣王?”

    秘姬道:

    “一定藏在蜈蚣神像后面的洞中,那个洞,八成就是天蜈法师的修炼之处……”

    一顿又吓声向蓝虹道:“我们进来的路被封了,外面的大蜈蚣部涌进。”

    蓝虹仔细观察一会,发现所立的扣碗形圆形大洞内,除了蜈蚣神背后有个明显黑洞外,还有分东南西北四面又各有一洞,但石门是关着的,暗暗一拉秘姬:“那四洞内一定藏有险诈!”

    秘姬道:“门里面绝对不是花园,也不是阳关大道。”

    突听蒜头和尚怒吼道:

    “天蜈蚣,你要再作缩头乌龟,佛爷就要杀绝你的蜈子蚣孙了。”

    五花妖道嘿嘿笑道:“最好先毁他神坛,斩掉他比命还看得重的蜈蚣王。”

    黑心羽士怪叫道:“只要他交出昆布仙果,什么事都没有了。”

    忽然一声浪笑道:

    “姑娘还要看看他真正相貌,听说像只猩猩呀!”

    这句话也许真将‘天蜈法师’激怒了,突然从四方八面传出数声刺耳的阴声怪啸,同时那些无数的巨蜈蚣动啦!腥臭、毒雾,嗤嗤的异声,一齐发动。

    秘姬急急道:“一场人、蜈之战要开始了!”

    蓝虹忽见四道石洞门已经有三道大开,门里面又涌出成群更大的蜈蚣,只有一道石门未开,灵机一动,低声道:“那面石门有名堂!”

    秘姬道:“对,我们靠过去!”

    蓝虹道:

    “你先走,我未到时,守住石门,不许别人靠近。”

    秘姬见他说完直朝二老走去,心中明白,暗忖道:“他在这种紧急关头还要照顾别人,真是!”

    蓝虹趁乱接近大蒲扇和长烟斗,一到叫道:“别坐着不动,快跟我来!”

    长烟斗居然也认不出,嘿嘿笑道:“孩子,你真大胆!”

    蓝虹急了,一手一个,硬将二老拉起,趁蜈蚣尚未合围,在怪声大叫、哄哄群怪中走到那扇石门,秘姬见到三人一近,大声道:“这门是夹壁式的,可以运功侧推!”

    蓝虹道:

    “不必费事,它厚不到三尺,我已注意到另外三道,打破就行,我打门,你们准备提防意外,也许这是对外的一条暗道。”

    秘姬轻声道:“慢一点,等他们人蜈大战开始再破门!”

    长烟斗呵呵笑道:“你们两个孩子到底是何来路?”

    蓝虹笑道:

    “大庙之内,难道只有你们老江湖可以当供奉不成,我们是皇上礼聘的小供奉。”

    大蒲扇嘿嘿笑道:“没这回事……”

    话未说完,吼声大起,那些多足虫发威了!一条条前半截高举,双钳开合有声,轧轧不停,加上喷出的毒气,整座洞如在雾中。

    八个怪物先运拳掌,强力臂击,但毁去前面的,后面又上,八邢一看不是头路,接着光华大盛,竟出飞剑啦!

    在这种情形下,突见蜈蚣神像后面如电冲出一条数丈长的金色怪蜈,真正吓死人,它一出就扑,动作又怪又快。猛向八邪展开下三路攻击,八邪的飞剑斩到它身上,简直难伤分毫。

    蓝虹一见暗惊,回头向三人道:“世间真有蜈蚣王!”

    长烟斗道:

    “这个蜈蚣有千年修炼了,还有一条母的更大,也许就会出来。”

    秘姬道:“我只听说一条呀!”

    大蒲扇道:

    “眼看那些五尺以下的,是蜈蚣王的子子孙孙,没有母的,从何而来?”

    蓝虹不动声色,暗运神功,双掌贴住石洞门,施暗劲,连震两下,忽见三尺厚的石门,竟裂成无数小块落下。

    三人闻声有异,一齐回头,发现蓝虹不见了。

    秘姬急急道:“他到前面开路去了,我们快追!”

    长烟斗笑道:“这真是江湖后起之秀!”

    大蒲扇道:“这小子的声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长烟斗大笑道:“大概是七、八十年前吧!”

    洞道一直斜向上方!不久,只见蓝虹招手道:“这是谷壁最高处,我们出来了。”

    大蒲扇道:“对了,当年‘死亡党’祖师就是从这里逃出的!”

    蓝虹道:“这个出口的秘洞内,连一条小蜈蚣都没有,这不知是天蜈法师的疏忽还是另有用意?”

    长烟斗道:

    “这个不必研究,问题是,我们已确定天蜈法师真正是在洞内之后,是借这机会将其除去呢?还是另谋除他之法?”

    大蒲扇道:

    “依我的意思,现在就在这里不要动,等到洞中八怪有了结果再说,八怪如败了出来,那就非得再想办法不可,如果八怪胜了,那是最好不过了。”

    蓝虹道:“假设双方坚持不下,我们又怎样呢?”

    秘姬道:

    “蜈蚣王如果没有克制之法,凭八怪绝对逼不出天蜈法师,八怪只有退出一途可走。”

    长烟斗道:

    “你们两个小鬼在此守着,洞内经过时间也不少了,我和大蒲扇进去看看。”

    蓝虹道:“一刻不出来,我们就走了。”

    大蒲扇道:

    “你们不要呆在这里不动,到处查查看,也许天煞洞还有更隐秘的所在供天蜈法师撤走之用!对了,前谷蜈蚣帮在我们来之前,似有了动静,不知是哪方面的人物在暗袭。”

    秘姬笑道:“难怪后谷有事,前谷没有人来接应。”

    二老进洞后,蓝虹急急道:

    “我听到大蒲扇的话,忽然有不好的预感,快走!”

    蓝虹拔腿奔出,去势如箭,秘姬急急追上叫道:“你怎么了?什么预感?”

    蓝虹道:

    “我不明白,忽然心惊肉跳,也许与我有关的人员有了危险。”

    秘姬道:“你是奔前谷?”

    蓝虹道:“是呀!姑娘!你想想看天蜈法师会不会以蜈蚣王拖住八怪,自己却到前谷……”

    秘姬大惊道:“你说他趁机到前谷救他蜈蚣帮!”

    蓝虹道:“你说他行事不可捉摸,并非一成不变,我推测的虽是常理,但不得不防。”

    秘姬道:

    “你凭什么推断?当我们在洞内时,的的确确听到他的怪声啦?”

    蓝虹道:

    “怪声发过后,就有蜈蚣王出现,以后就不见动静了。同时我们出秘洞时,毫无一点阻拦,这证明他已离开天煞洞了!”

    秘姬呼声道:“糟,他到前谷大开杀戒去了!”

    二人尚未赶到前谷,耳中已听紧急的喝叱声,蓝虹大惊道:“这是花仙和‘魔诸葛’的声音!”

    秘姬道:“你再听听,还有另外三个女子的声音!”

    蓝虹边走边听,愈听愈急道:“五对一!那是依露、南风、青青!”

    秘姬道:

    “南风和依露,我听花仙说过,要到一个月后才能到,怎么没有多久就来了,对了,你说青青,可是‘武圣谷’那位姑娘?”

    蓝虹点头道:

    “就是她,你想想看,五个对一个,那边有谁?”

    秘姬道:

    “当然是天蜈法师,蓝兄,先让我出手,你替我压阵,同时注意他还什么新花样,一旦看出,立即暗示我。”

    打斗不在前谷,但离前谷不远,因为前谷也传来无数的喊杀声。当蓝虹与秘姬赶到前谷侧面一处石岗时,事情与推测完相同时,蓝虹猛地一顿,郑重道:

    “那个人手挥金光闪闪的蜈蚣形怪剑,年纪不到六十,他难道是‘天蜈法师’?”

    秘姬观察一会,肯定道:

    “就是他,我虽未见过,但没有第二人有蜈蚣剑,剑身红光,是他以蜈蚣毒炼成的,你看,他们五个人始终不敢攻近,就是怕蜈蚣剑的威力。”

    秘姬说完,修忽之间恢复形象,拔剑一抖,突然银光大放,猛见她身剑转动,愈转愈快,须臾之间,身剑合而为一,只见银光、剑、人隐。

    蓝虹立即亦将身体复原,同时向花仙等大喝快退。

    “魔诸葛”早已看到秘姬发动,当他一见秘姬身剑合一,随即通知其他四女作准备。

    那个天蜈法师似对眼前的对手连一个也不识,他虽然能以一敌四,然而他想收拾一个都没有办法,这种情形,他当然心中有数,所遇的对手,都是出乎他想象以外的高强!现在,他看到秘姬身剑合一朝他攻到,更使他吃了一惊。

    秘姬在“魔诸葛”等一齐让开这下,剑气猛扑天蜈法师,连一声也不出。

    天蜈法师想问已无余地,只有招架一途,于是也抖剑化成一团金光,双方触及,立即纠成一团,难分难解。

    蓝虹这时紧握‘天之剑’,生怕秘姬出错,在这打斗之中,不管任何一方稍微疏失,那就是生死关头,胜负立判。

    在此紧张关头,忽有一个声音在蓝虹背后轻声道:“孩子!姬儿可能不是那妖人对手。”

    蓝虹回头见是姆姆,轻声道:“前辈!请放心,只要那法师不另外捣鬼,秘姬姑娘不会落败的。”

    姆姆道:“那妖道的名堂太多,在两千招后,他非下毒手不可。”

    蓝虹道:“必要时我会出手的,不过你老要看出一个事实,这一场,他纵有恶念也不敢使出来。”

    姆姆惊奇道:“此话怎说呢?”

    蓝虹道:“他既是个非常狡猾的人物,当然也是个非常精明的角色,当他深深了解环绕四周的是秘姬姑娘一面倒的人物,而他又孤掌难鸣,他以正常功力排斗,则我们以江湖规矩待之,如他以不正常手段使出,则我们能让他活着逃生吗?”

    姆姆闻言,十分叹服道:

    “孩子,你真是了不起!对,对,对,你的观察确实入木三分,好啦!老身放心了,外人插手,她是决不同意的。”

    蓝虹问道:“姆姆,你老是从前谷来,情形如何?”

    “非常乱!当神女、‘死亡党’首领发现昆布仙果已不在蜈蚣帮手中,知道蜈蚣帮主提出的条件联手,完是一种骗局时,这两派立即从内部出手,这一场蜈蚣死伤累累,真是弄巧成拙。当天蜈法师闻悉来援时,又被你的朋友巧遇,使其误会,以为你朋友就是攻帮之人,贸然出手,反而脱不了身。”

    蓝虹笑道:

    “现在他是三处受敌,天煞洞内,目前正是人蜈大战。”

    姆姆笑道:“刚刚老身偷过秘洞去看过,母蜈王也出动了,可笑的是,大蒲扇和长烟斗也被卷进啦!”

    蓝虹大惊道:“我叫他们不要出手……”

    姆姆道:

    “孩子,不是他们要出手,而是被母蜈王逼进内洞的。不过你放心,十个人杀不死两条大蜈蚣,但也没有被蜈蚣打败之理!不过,结果是十分狼狈地逃走,目前的蒜头和尚、黑心羽士、五花妖道、摩峰夫子、易理通土、长街老乞、沙丘疯人,已经是衣不蔽体了,遭蜈蚣撕破,最可笑的是‘茅山艳孀’,通身白肉暴露,丝丝挂挂,仅存内衣完整啦!”

    蓝虹道:“这样说,那是没终没了之局了?”

    姆姆道:“除非‘天蜈法师’下令撤出,否则那十个人无法脱身。”

    二人正说着,突听金光之内发出厉吼之声,蓝虹闻声笑道:“妖道急了,已经施力啦!”

    姆姆道:“秘姬的武功已大成了,真是恭喜她!”

    这时“魔诸葛”单独奔到,向蓝虹道:“兄弟!你可把我和花仙找苦了,怎么了,你去替秘姬姑娘助一臂之力?”

    蓝虹道:“假如你有不共戴天之仇,要不要别人插手?”

    “魔诸葛”道:“啊,那这一场是生死斗了!”

    蓝虹道:“只要妖道不使阴险,否则他非逃走不可。”

    一顿又道:

    “老哥快过去通知她,当心妖道有阴手,大家形成围堵式,一旦妖道有不正当手段,力围上!”

    “魔诸葛”点头道:“我这就去!”

    姆姆道:“小老儿!请大家随时提高内功,这妖道太毒了!”

    “魔诸葛”笑道:“我们没有人喜欢吃螟蚣大餐的!”

    就在这时,远远突然传来数声急厉啸,显出情势恶劣,啸声未停,猛见‘天蜈法师’的精光起了波动。

    姆姆道:

    “远处啸声是蜈蚣帮逃走了,老妖道定必不再恋斗啦!……”

    话未收口,金光突然冲空,带起一股长尾,划道弧形而逃。

    秘姬收回剑笑道:“这妖道实在太厉害,这一走,又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姆姆道:

    “下次不必找他,他也不会甘心,这次的亏,他吃大了,势必卷土重来。”

    秘姬对蓝虹道:“我们要暂时分手了,也许不久再见!”

    蓝虹拱手道:“再会!”

    蓝虹送走她们,立即去会大家,一见青青,首先问道:“你一个人出来?”

    青青道:“出来不久,就会到依露和南风姐啦!”

    蓝虹向二女道:“你们不是要一月后才出来?”

    南风道:“呆不住!和依露呆了几天,哪有心情练功?”

    花仙气道:

    “不练功,你们今天命大,碰上我们五个人都无法接近的魔头,能在他蜈蚣剑下无恙,这真是奇迹。”

    蓝虹道:“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快到前谷去看看。”

    “魔诸葛”笑道:“此时去看?那只有看死人了。”

    蓝虹道:

    “那也不错,查一查,也许能看到几个重要人物的尸体。”

    花仙道:“神女、白帝子、‘死亡党’首领?”

    蓝虹道:“当然不是他们,他们如果容易死,那个蜈蚣帮主也不会败走了。”

    “魔诸葛”笑道:

    “看二流的尸体当然有,走罢!这是顺路,我们在天黑前进谷去!”

    一行六人顺着石山边向下走,经过五、六里,‘魔诸葛’道:“再向左转过去,就是前谷入口处了。”

    未进谷口,耳中已听呼呼的拳掌之声,六个同时都愣住啦!

    “这是什么一回事?”

    “魔诸葛”简直不也相信似的。

    花仙笑道:“蜈蚣帮走了,另外三方面就不能有冲突?”

    蓝虹笑道:

    “没有相斗的目的,同时又筋疲力竭了,说来是不可能再打了。”

    青青道:“过去看看就明白了,在此瞎猜个什么劲?”

    南风笑道:“声音传来,少说还有百几十丈远!”

    “魔诸葛”道:“那正是蜈蚣帮的洞穴!”

    出乎六人想象之外,这时一座崖前,形成三对二的局面,打得非常凶猛,两个和尚对抗三个中年。

    当“魔诸葛”首先看到时,嘿嘿声道:“‘两吉魔佛’和‘大越三雄’,他们为何在这里碰头呢?”

    花仙道:

    “只是想夺昆布仙果来迟了一步,双方是死对头,当然见面就动手。”

    蓝虹轻声道:

    “我们在这里看,还有白帝子带着他的老婆在崖上,而且带有不少手下。”

    花仙笑道:

    “他老婆中了‘天竺魔僧’之一的暗算,他当然记恨在心,这是一个好机会,怎肯放过?问题是他没有参加不久前此谷之战,否则他就没有余力卷土回头啦!”

    魔诸葛道:

    “不,他加是加入了围攻,可能投进实力不多。他目前实力一定不小,你们注意看,到处都有尸体,除了神女的手下,还有‘死亡党’,但那些不明来路的,除了白帝子手下还有谁?”

    蓝虹道:“他绕道向这边来了,不知要干什么?”

    “魔诸葛”道:“我们不如这时将他除掉,免得将来他多事生非。”

    蓝虹笑道:“我们不能这样做,目前他还没有大恶!”

    白帝子到了,向这边众人拱手道:“诸位!在此看水翻船呀!”

    “魔诸葛”嘿嘿笑道:“阁下伤亡不重,所以卷土重来!”

    白帝子笑道:

    “你是指那些不明尸体,以为是在下的人,错了,那也是神女从北方调来的,在下却没有投入半个,倒是抢了不少便宜。”

    蓝虹啊声道:“这场大战,是另外三方窝里反!”

    白帝子道:

    “当然,昆布仙果被蜈蚣帮主奉献了她师傅,消息被‘死亡党’知道,联手再成死敌,纯为窝里反,在下看出情形,立将手下撤到外围,见死鱼就捡,何乐不为。”

    花仙哼声道:“现在又准备检死鱼?”

    白帝子道:“不!现在准备收拾残鱼,那两个野僧不能放过!”

    他稍停又拱手道:“在下此来,希望诸位别插手!”

    蓝虹正色道:

    “白兄是了解我们的为人,所以独自前来招呼,不过在下奉劝白兄一言,一个作为中原武林盟主的人,其行为必须光明正大,表里一致,千万别踏错一步。”

    白帝子闻言,笑笑道:“蓝兄,你的话很有道理,江湖事,往往变化无常,再会了。”拱手而去。

    花仙道:

    “小糊涂,你的意思他似明白了,但他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南风道:“他想变!”

    依露道:“变好变坏尚未定?”

    蓝虹笑道:“有动机就好!”

    “魔诸葛”道:

    “那要看你小糊涂了,很明显,他对你有忌视,也有畏惧,忌视你阻遏他无法为所欲为,畏惧你深不可测。”

    花仙轻笑道:

    “说来说去,还是要走着瞧啦!不过他这种人心术极深,一下子观察不清,也许也明的不敢乱来,暗中就难说了。”

    “大越三雄”发现前后谷都有大批人物隐藏,情况不明,其一发出暗号,突然一齐闪开。

    两野僧似亦看出有异,并不进逼,但却进退失据。

    这时白帝子想抢便宜办不到了,突然发出长啸,如风扑下,他的老婆带领十八个高手由两侧出现,立将两僧抄困在内。

    “大越三雄”事实不明,“高平虎”沉声喝道:“白帝子,你想怎么样?”

    原来三雄早已认得白帝子,可见白帝子这人在武林中游踪之广了,只见他拱手道:“这不关你大越三雄的事,如念在武林规矩,请二位退后。”

    三雄虽然自大,但见白帝子来势不弱,自然没有话说。

    两野僧搞明白了,退已不及,只得硬着头皮,运功以待。

    白帝子哪还给他休息,大喝一声,立即展开猛攻,尤其那白种女子,更是猛不可挡,“飞鱼箭”,有空就放。

    两野僧的功力能敌大越三雄,当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一场大战立即展开。

    蓝虹这时静静地观察双方的势力,回头向大家道:“白帝子错估了对方的力量!”

    花仙道:“你看出什么了?”

    蓝虹道:

    “论总和,白帝子的力量大一半有余,可惜有一半发挥不出功用。”

    “魔诸葛”点头道:“我也有同感,他那些高手只能在外围,根本近不了两僧的身侧,多出这一半等于白费,所占的便宜,只是给两僧一点威胁,实际压力却没有。”

    花仙道:“那个白种女子的‘飞鱼箭’太乱放了,搞不好会伤自己的人,她如果轻功高一点,腾空下左,两僧非负伤不可。”

    蓝虹笑道:“这就是练外功的缺点!”

    南风道:

    “我看出白帝子的心理了,他的攻击是游斗,没有一招硬拼,八成施展‘拖’字诀,硬要把两僧拖垮。”

    蓝虹道:“这是他聪明之处!”

    “大越三雄”作了壁上观,三人交头接耳,不知搞什么名堂。“魔诸葛”眼睛一转,面露微笑道:“他们想捣鬼!”

    花仙道:“反过来助野僧?”

    蓝虹道:“不,他们不会助对手,不过……”

    “魔僧和白帝子都是他们想除的!”青青插上她的意见。

    “魔诸葛”点头道:“像白帝子样,最后捡死鱼!”

    蓝虹轻笑道:“不会那样简单,情况马上有变化。”

    谷地左右两侧有了动静,花仙啊声道:“这是何方武林到来?居然有两批。”

    蓝虹道:“我们隐藏起来,先看清楚,也许不是中原武林。”

    蓝虹料的没有错,左侧出现了十几个男女老少,穿着打扮近似苗人。

    “魔诸葛”啊声道:“不丹的‘金塔派’,奇怪,他们很少外出,此来做什么?”

    蓝虹道:“又是为昆布仙果不成?”

    花仙急急道:“右面出现二十几个,吓,是缅甸,老挝联帮,这一帮人物是一流高手。”

    “魔诸葛”道:“他们与两吉魔僧有点渊源,如果出手。白帝子就完了。”

    蓝虹道:“我不会坐视!”

    花仙道:“你帮白帝子?”

    蓝虹道:“你们莫忘我们是中原人!”

    “魔诸葛”笑道:“有道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