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一大袋葡萄,已吃过了一大半,人人都放手啦,只有魔诸葛还是双手不停,左右开弓,这个小老头真是一个葡萄迷。

    正当他意犹未尽,粮吞虎咽的时候,在他们右侧不远的树林中,发出了谈话声,蓝虹一推“魔诸葛”:

    “老哥哥,有客人来了,其中一人,声音你应当熟悉!有一场好戏要开锣啦,还吃个什么劲,这次是哪一个上场?”

    百花女道:“还有两个出家人,什么你称大师,我是道兄的?”

    “魔诸葛”虽然停了嘴,但他一面听一面抓把葡萄放在儒衫袋子里,看来实在不雅,嘟嘟两声道:

    “白帝子身边,这次是带了一大群高手,然而不离左右的是少林‘强悟大师’和武当掌门人‘道真人’,那算不了什么。”

    百花女哼声道:“武当和少林真把白帝子当作盟主了?”

    “魔诸葛”摇头道:“这两派之中,仅有少数人捧白帝子,绝大多数都不认定‘三山五岳’令。”

    百花女道:

    “强悟和尚我知道,他虽是少林高手之一,也是掌教的师弟,但其人最自大,最不为同辈及弟子辈所敬重。然而武当掌门道真人乃一派之主,怎能不明是非?”

    “魔诸葛”道:

    “此人最喜欢人家捧,又自视太高,可能是被白帝子灌了不少迷汤给灌出来的,总之别管他,必要时照样杀。”

    说话之间,白帝子现身,左右陪行的真是一僧一道,年纪都在六十开外了。和尚光头发亮,手持禅杖,道人拂尘搭臂,派头十足。

    “魔诸葛”抢身而出,回头道:“你们别争,他是来找我的。”

    白帝子一着这面有蓝虹和百花女,似觉一怔,但他毫不在乎,故装一派盟主之态,朗声哈哈大笑道:“百花姑娘和‘九爪神龙’也在这里!”

    蓝虹笑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利用别人装门面的。”

    百花女娇笑道:“小糊涂,想不到,你也会几句带刺的话。”

    白帝子毫不为意,又向“魔诸葛”道:“阁下打不完几百招就开溜,这算哪门子高手?”

    “魔诸葛”嘿嘿笑道:

    “不似那种打法,老夫没有闲工夫陪你这‘八奇公子’玩游戏。”

    白帝子哈哈笑道:“好,欲见生死,咱们这次速战速决,硬碰硬。”

    “魔诸葛”狂笑道:“有意思,这才过瘾,出手罢!”

    双方踏近三尺内,早已提功待发,谁都不拔家伙,突见双方猛喝出口,四掌外吐,‘轰’的一声,只震得树摇地动,松叶如雨。

    蓝虹一见双方各退三步,同时也摇了一摇,看出棋逢对手。

    双方一退又上,这次四掌一抖凝住了,各人力运功,双方面如朱砂。

    蓝虹向百花女道:“他们真要生死一拼啦?”

    百花女道:“只看莫问,好戏快到了!”

    话未落音,“魔诸葛”与白帝子第三次又吐气开声,四掌齐抖,力外震。

    这一次白帝子连退五步,反而稳住不摇,可是‘魔诸葛’却退了十几步反而倒下了,而且口中流出可怕的东西。

    蓝虹何等精明,急急奔出,故作关心之状,那是给白帝子看的,蹲下时,他却在闭目的“魔诸葛”耳边悄声问道:“你没有死呢?”

    “魔诸葛”故睁一只眼:“吁,你没有看到我的嘴流乌血?”

    蓝虹暗笑道:“那葡萄汁!”

    白帝子道:

    “‘龙爪神龙’你们不是同路人,我今天不杀死他,将来对你也不利,以你的名气,该不会替‘魔诸葛’架梁吧?”

    白帝子向蓝虹发出冷冷的声音。

    蓝虹起立哈哈笑道:“‘魔诸葛’不是要人相助的角色,不过他……”

    白帝子道:“‘龙爪神龙’,他目前死不了!”

    蓝虹道:“你要赶尽杀绝?”

    白帝子冷声道:“说过不死不休,阁下叫他起来,还有一掌。”

    蓝虹低头道:“老哥哥,装到底,我扶你起来。”

    “魔诸葛”转过头,向他作个鬼脸,装出内脏重伤,张嘴喷出一口葡萄汁。

    蓝虹向他背上一拍,故意嘿嘿两声道:“小老头,千万别归西,我们两个还没有分输赢,留下来,知道吗?”

    “魔诸葛”故意装出强挺,喘气道:“小子,我死不了!”

    他已看到白帝子不怀好意,大步向前,随即暗运身真气。

    蓝虹立即退后,面向百花女道:“你料得不错,老猾头真有一套。”

    百花女道:“不然怎么算得上‘魔诸葛’,我看到他抓把葡萄放在衣袋里,就知道他要捣鬼。”

    依露轻笑道:“白帝子要上当啦!”

    南风道:“那一僧一道还满得意哩!”

    双方又到三步内啦,这次白帝子的脸色,竟见阴毒之情,双方不约而同,猛的四掌一接,但“魔诸葛”不再久持,一接开声,吼叫“滚!”

    滚字一出口,突见白帝子踉踉跄跄向后仰。

    蓝虹见他依然不倒,也感一震,向百花女道:“他真是强敌!”

    百花女点头道:“不错!然而伤得不轻!”

    后面僧、道一见情形不对劲,双双扑上,一边一个将白帝子扶住。可是白帝子再也逞不起强,嘴角血流如注。

    “魔诸葛”似有扑出之势,蓝虹急叫道:“老哥哥!请回来!”

    “魔诸葛”闻声,顿时回来,问道:“为何阻我,此时不除他,留下多一个对手。”

    蓝虹道:“留下他有好处!”

    “魔诸葛”回来问道:“有什么好处?”

    蓝虹道:

    “去了头头,其手下必四散,将来要一个个的收拾多难?同时那僧道二人必定不顾一切的护卫,那又何必给武当和少林寺难堪呢?”

    “魔诸葛”点头道:

    “第一点我同意,但我才不管什么少林和武当!”

    对方走了,白帝子没有留下半句话,那是开不了口。

    百花女瞟着眼道:“黄风,怎么不见他的洋婆子?”

    “魔诸葛”道:

    “在最前面谷口,花仙,我发现那白女子有件最霸道的暗器,大家今后要当心。”

    百花女道:“什么东西?”

    “魔诸葛”道:

    “似飞鱼,由一支大如拇指的钢管中射出,钢管长不过一尺,发时有声,我见她与一个蜈蚣帮高手猛扑时,蜈蚣帮人挥动电剑,而她却射飞鱼。”

    蓝虹道:“结果呢?”

    “魔诸葛”道:

    “飞鱼钉上对方胸口,居然响起爆炸,蜈蚣帮人的胸口炸成一个洞,死时连惨叫都没有听到。”

    百花女道:“这又是西方人的怪东西!”

    蓝虹道:

    “这东西的威力虽然很大,并不稀奇,只要留心,普通轻功也可避开。”

    “魔诸葛”抖抖儒衫上的灰尘,转身道:“我们分头去找神女和蜈蚣帮主,他们一定在谷内。”说完拂袖拔身。

    百花女叫道:“黄风!当心白女替老公报仇!”

    魔诸葛道:“你不要想我死在飞鱼箭下!”

    蓝虹立向洪洪和巧巧道:

    “现在师哥,师姐可以走了,记住,不要乱出手。”

    两巨人大步走出道:“小师弟!我们知道。”

    百花女笑向南风和依露道:“别叫小糊涂落单,你们陪他向右边查去,我向左面,对了,我这一包吃的你们带着。”

    她丢给南风一包吃的,身已飘然而去。

    蓝虹看到二女真的没有离去的意思,于是笑道:“你们两人,每人都有三个丫头,为何放心让她们自己行动?”

    南风道:“习惯了,同时她们也不弱!”

    三人向右侧行出,只见是黑松林,可是不到一刻,蓝虹已感到暗中有人盯上,向二女暗示,轻声道:

    “当心!再不要又遭‘神蛛胶雾’,那东西确实可怕!”

    依露气道:“用暗器杀他们!”

    南风道:

    “他们是藏身发出的,暗器不行,除非引其露面。”

    蓝虹笑道:

    “也许盯我们另有其人,不过以后注意就行,那喷筒射程并不远,靠近距离,我们只要提高听力就不怕。”

    盯者始终不见人影,动向却在两侧时有所闻。

    南风有点不耐烦,轻声道:

    “依露,由小糊涂向前走,我们由两侧抄出,非把他逼出不可。”

    蓝虹摇手道:

    “这是没有用的,他们在暗中,早已把我们看住了,我们一动,如何瞒得过他们的眼睛,别费力气。只要他们不敢靠近,我们也就不管他,依我判断,对方尚未搞清楚我们的路子。”

    依露噘嘴道:

    “你不要自作聪明,你小糊涂已成尽人皆知的人物了,你没有见过的敌人,而他们却把你摸得一清二楚,比方说,白帝子、花仙姐,‘魔诸葛’、倭奴神女,当然还有蜈蚣帮三大帮主,除了太庙两老也许未曾见过之外,哪一个不把你的来龙去脉查清楚过?”

    蓝虹笑道:

    “查清楚又怎么样?为何不与我当面叫阵?”

    南风道:

    “明的不叫阵,给你来阴的,也许徐郡主失踪,就是阴的开始。”

    蓝虹道:“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向我开价呀?”

    南风道:“有了货品在手,只是待价而沽,等着瞧吧!”

    依露道:

    “南风,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徐郡主与小糊涂并没有特殊的关系,敌人为何要向他要挟呢?他们向朝廷要求不更恰当?”

    南风摇头道:

    “这与官家无关,这是武林事,你莫忘了,徐郡主也是被小糊涂摸过的,他这人呀……算了,哪有不管徐郡主的。”

    蓝虹轻笑道:

    “天理良心,徐郡主的身体,那有你们被我看得清楚?我之所以关心徐那主,第一,与千里侯的关系。第二,站在国人立场,岂有不伸张正义的,当然,我与郡主的友谊不能说没有,这档事,你们难道不过问?‘魔诸葛’、花仙他们因为我,会袖手旁观?”

    依露笑道:“好啦!好啦!南风是找你开心的。”

    正行之间,突见千里侯朱忠犹如变戏法一样,出现在前面,蓝虹急急冲过去问道:“侯爷,你为何在这里?”

    朱忠急急道:“我来到此谷已半天了,就是看不到你。”

    蓝虹立向二女道:“你们快来见过侯爷!”

    朱忠道:

    “我们早已见过了,不必多礼,老弟,我带你们去看两具尸体。”

    南风噫声道:“看尸体?”

    “是两名大汉的尸体,是被电剑围攻致死的样子,身僵硬带黑,别无伤痕。”

    依露道:“那有什么稀奇?”

    蓝虹道:“慢点,侯爷的意思是指白帝子两名无敌剑手遇害啦!那玩意又落到蜈蚣帮人手中了。”

    朱忠道:

    “正是,正是!谷中打得如此激烈,问题在此,但现在平静啦,我看到各方人向南方追去,这证明蜈蚣帮人已向该方逃走。”

    蓝虹笑道:“前谷伤亡如何?”

    千里侯道:

    “不可记数,无一方不损失重大,告诉你,现在只有三王三相了。”

    “吓!‘四王五相’也死了三个!”南风惊叫起来。

    蓝虹道:

    “那是遇上蜈蚣帮主了,否则‘四王五相’不至那样脓包。”

    千里候道:

    “当没有活人时,我去验过尸,但不是电剑所伤,而是被内功震死的。”

    蓝虹道:

    “功力到达蜈蚣帮主的程度,他不会用电剑的,电剑是外门新兵器,派不上大用场,我敢确实,那是死在蜈蚣帮主手里。”

    依露道:“‘四王五相’的功夫不弱,应该不致于败得这样惨!”

    南风道:

    “我曾听‘魔诸葛’说过,‘四王五相’练的是外动,等于中原武林的金钟罩铁布衫,没有仙功进入化境的对手,那是震不伤他们内脏的。”

    千里侯道:

    “我在查看尸体时,‘魔诸葛’却如幽灵般出现,但他只看了一眼,面色铁青,只哼一声就向南冲,着情况非常冒火。”

    蓝虹道:

    “侯爷,我们不必去看那两个大汉的尸体了,我们赶快向南尾追而上,再迟就会拉远距离啦!其实我早就有向南走的意思。”

    南风道:

    “去查蜈蚣帮老巢——瘟疫谷天煞洞?”

    蓝虹点点头,领先奔出,回头道:“真的走了,四处毫无动静!”

    朱忠道:“老弟,我要去会几个人,也许慢一点来,徐郡主的事,你已在洪大个口中听到了?”

    蓝虹点头道:“侯爷小心!”

    说完分手,他带着二女力追出。

    一出前谷,忽听崖上叫道:“小糊涂!走这里,别搞错路线。”

    蓝虹一看是花仙,笑道:“你的野猫腿真快,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

    百花女道:

    “与你知道的大概差不多,不过看到白帝子坐了一匹山马,伤势真不轻,如果不是你说留下他,我早已动手了。”

    蓝虹笑道:

    “以他的功力,再过两天就复元了,要想交手,他可能还要十天八天的。”

    花仙轻笑道:

    “他很神气,身边依然拥了一大群,足足有三十几个,那洋婆子也在内,最可耻的是那一僧一道,真像护盟主一样,呸!”

    四人说着话,脚下照样快,于是又近黄昏!南风叫道:“前面有泉水,我们停下来吃东西如何?”

    大家都有点饿了,当然没有人反对,齐到流泉处休息。

    正当饮食时,南风突然惊叫道:“大蒲扇,长烟斗!”

    不错!在流泉的侧面,出现两位非常老的人物,但却打扮非常土,一位穿灰长衫,一个穿短装,穿灰长衫的还把下半截反捆在腰间,形同老冬烘。穿短装的好似乡下土财主,他们吸的吸烟,摇的摇扇,边行边谈,同样逍遥自在。

    依露轻声道:“那就是这太庙两供奉啦!”

    花仙笑道:

    “莫笑他们土,王公大臣见了他们,还要打躬作揖哩!”

    蓝虹道:“比我大两辈,千万别理他们!”

    你不理他们,可是两个老家伙却偏偏向他们走近了。

    “喂!老烟斗,你看,你看,这儿有四个娃娃。”

    另一老人‘啊嗬’一声道:

    “那男娃子真有一套,一夫三妻,顶会享齐人之福呀!”

    这一句话将三女羞红了脸,红是红,但却没有一个生气。

    蓝虹跳起道:“老头们,为何出言不检,她们都是姑娘家!”

    长烟斗闻言,似感一怔,嘿嘿笑道:“小娃儿,你看,你看,妞儿们都不生气,你急什么?喂!你叫什么名字?”

    蓝虹生气道:“有必要告诉你们?”

    大蒲扇哈哈笑道:

    “江湖上,谁敢不答我们两个老头的问话,他就该打!”

    百花女看到蓝虹又气又为难,立即起身道:“老头们!别依老卖老,我们不吃那一套,要打就动手。”

    大蒲扇‘啊呀’一声道:“不行,不行!男不和女斗,要打叫那男娃子来。”

    蓝虹明知对方是长辈,又是朝廷供奉,当然不会出手,不得已,挥手三女道:“我们走,别理他!”

    长烟斗一看怪笑道:“大蒲扇,现在的男娃子胆真小,不像我们当年,提起打,真是喝鸡汤一样痛快。”

    蓝虹他们终于在两个老古董不再追逼下离开了,一路上,南风向蓝虹笑道:“我看他们今后还有麻烦要找!小糊涂,有你受的!”

    花仙格格笑道:

    “他怕的是一夫三妻,将来没有力量养活我们。”

    依露笑道:“那没有关系,到‘武圣谷’吃现成的。”

    蓝虹笑道:

    “你们有没有完的时候,再不快追,只怕连影子也追不上了。”

    三大见他急了,笑得更开心,三人夹住他向前追,真的这一点动静都没有。

    当他们又进入一处森林时,忽见一株树上用枯枝钉住一张字条,花仙伸手取下,一看上面有几句警告:

    “蓝虹,前途小心,异域‘死亡党’侵入中原,你师傅几乎失手,幸喜逃得快,但已吃了大亏,家师为了警告各路武林,现已发出‘弥陀令’,你如遇上‘无头之人’,千万不可乱出手,出家人留。”

    花仙一见大惊,立即交与三人同看道:“五十年前的恐怖又来到了中原了,这真可怕极了!”

    蓝虹等看完问道:“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

    花仙道:

    “我也只在小时候听门主说过,那是离中原很远的地方,名叫‘乌克邦’,位于西方与北方交界处,有一个‘死亡党’。七十年前,侵入中原,中原武林称他们为‘活尸帮’,武功极其怪异,诡秘,霸道!他们一出现,只见身体不见头,其首领又叫“无头祖师’,他们所要的是钱财,宝物和女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行动如幽灵,捉摸不定。”

    南风急急道:

    “这个留字条的又是谁?小糊涂,你认识哪些出家人?”

    蓝虹摇头道:

    “没有一个出家人与我有交往,我也正感奇怪!”

    依露道:“不管他有无交往,总之他是没有恶意,现在我们只有研究如何对付‘死亡党’,才是正事。”

    花仙道:

    “这件事情,‘魔诸葛’知道比我多,我们赶快追上去。”

    本来有说有笑的三个姑娘,但在一张字条出现后,那股高兴消啦!倒是蓝虹依然沉住气,他虽知道今后必定危险重重,可是,他不到真正遭遇对方,绝对不会空担心的。

    百花女也许从小听说而恐惧甚深,以其天不怕地不怕个性,这时竟面色凝重,显得心事沉重异常。

    四个人为了多知道“死亡党”一点详情,一心想找到“魔诸葛”,因此力追出,然而一连七天,竟是毫无影子,不但找不到“魔诸葛”,连另外三批人也无动静,重要敌人不见,也有可说,但却不见一个手下人。

    蓝虹估计路程,约有千多里了,他却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及至一镇口,问道:“你们哪个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南风抢着道:“已进桂南啦!怎么了,你真的不认得地方?”

    蓝虹道:“我们曾来过?”

    依露道:“进镇吃过东西,休息到黄昏再走,假如你要落店,那就明天再走也可。”

    蓝虹道:

    “我怀疑,也许我们追过了头,一路上,连个武林人都没有见到。”

    花仙道:

    “这个镇叫新店,不是武林必经之地,除非有特别事故,否则要到‘牛栏关’才是四通八达的地方,你想要看到武林人物,到了牛栏关一定有所见。”

    蓝虹道:“我们今晚决定赶到牛栏关!”

    四人吃过饭,又带上一包东西,走出店。

    花仙道:

    “小糊涂,我看我还是另走一线比较好,单线追踪是很不容易的。”

    蓝虹摇头道:

    “过去我不管你,现在情形不同了,不许单独行动。”

    百花女闻言,面上露出激动之情,她看得出,蓝虹不是一个随便说话的人,能够听到他这种话,那是没有半点装假的,于是不再说什么,但却偷偷的瞟了一眼他。

    南风和依露,一样有所感,心情一样,同时加上一点劲,超到前面几丈远。

    “阿露!小糊涂刚才说的话,你有何感想?”

    依露道:

    “阿风!小糊徐的话,绝对不是偏心,假设我们两个这时要离开他,只怕也不会同意。”

    南风道:

    “小糊涂可爱之处就在这里,花姐一生,只怕是第一次遇着关心她的人。”

    花仙发现二女离开很远,娇声道:“当心前面和左右,天色暗下来啦!”

    蓝虹带她一把,追上二女道:

    “把步法放慢一点,提防突袭,我好像听到什么了!”

    二女闻言一顿,但未开口,却听花仙道:“真的有了武林人的动静!”

    蓝虹道:“而且是两个,衣襟带风,轻功高极了。”

    南风突然一指道:“是他们!”

    大家一看,原来是长烟斗和大蒲扇。

    蓝虹笑道:

    “难怪,他们两个老古重的轻功,当然进入化境了,奇怪,好像有什么急事。”

    说话之间,二老已由右侧超出。

    依露道:“他们没有看到我们?”

    蓝虹道:

    “当然看到了,我们快追,一定在前方有事情发生。”

    “向右侧小路!”

    后面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蓝虹啊声道:“老哥哥,我们正在找你啊!”

    追上他们的真是“魔诸葛”,只见小老头沉沉的道:“我知道你们想要明白什么?我已见到了,刚才二老追出,就是追那话儿!”

    花仙道:

    “当年门主说的,只有你知道最多,‘死亡党’到底是批什么可怕的东西?”

    “魔诸葛”道:

    “是人,是比‘妖魔鬼怪’还可怕的人,我们如要知道:这种人的底细,只有请教前辈,现在唯一能知道的就只有长烟斗和大蒲扇了,再也不会有第三个。”

    蓝虹道:

    “七十年前,是怎样将‘死亡党’赶出中原的?”

    “魔诸葛”道:

    “蓝虹,你问得好,也是对付‘死亡党’的关键所在,可惜当年出来的人过世了,你想想看,那些老辈,至今都有百多岁了,唯有长烟斗和大蒲扇两人,他们还活着的原因,那是他们当时只有十几岁,可是他们那时还没有能力参加动手。”

    花女道:

    “你要我们追上长烟斗和大蒲扇,目的就是要向他们打听当年情形?”

    “魔诸葛”道:“正是,但太难,他们不会理睬任何人!”

    蓝虹道:“你也接到‘弥陀令’?这是什么人发的?”

    “魔诸葛”道:

    “是‘弥陀神尼’发的,但她也不知道死亡党的详情,发出弥陀令,只是警告。”

    蓝虹向三女道:“你们与魔老哥在后跟着,我一人单独去找长烟斗和大蒲扇,非找他们问出详情不可。”

    “魔诸葛”道:“那要小心,他们根本不近人情!”

    蓝虹道:“我想办法对付!”

    南风和依露同声道:“我们跟你去!”

    蓝虹摇头道:

    “去多没有用,当心他说些难听的,你们四人一道,有事也可应付。”

    百花女道:

    “小糊徐!不要阻止南风和依露,你就带她们去吧!你是担心我与黄风有冲突是吧?放心,整个问题未解决前,我们不会动手的。”

    “魔诸葛”也笑道:

    “我与花仙的家务事,你担心那门子劲,走罢!”

    蓝虹没有话说,带着南风和依露,立即向右侧力追出。

    足足追了三个时辰,南风轻声道:“快半夜了,哪还有影子?”

    蓝虹道:“有了动静,在前面二十丈远,我们不能冒失上前,搞不好会发生误会,现在保持距离。”

    依露道:“有了应付之法没有?”

    蓝近道:

    “还没有,见机而行,如果这时有千里侯在场就好办了,他是侯爷,两个老古董是不会给他难堪的。”

    “小子!别做梦,这两个老不死,连皇帝也不买账!”

    一个声音,清晰地响起在侧面。

    蓝虹闻声,大喜叫道:

    “师傅,快出来!你没有事吧?”

    糊涂老人道:

    “小子,我没有事,但也不会与你见面,记住,你打不过他们,就别想在两个老不死口中得到什么!”

    蓝虹叫道:“师傅,‘死亡党’真的如此可怕?”

    糊涂老人道:

    “当然!你小子别大意,现在你的仇更难报啦!乐四海、乌岳、方剑他们已尽其所有,交与‘死亡党’了,现在他们连影子也不见啦!”

    蓝虹冷笑道:

    “只要他们不病死,迟早我会找到的!”

    糊涂老人道:

    “小子,我走了!这次‘武圣谷’也难免一场大难,你要好自为之。”

    蓝虹知道师傅走了,也不再问,带着二女继续追,可是他总是想不出办法向前面两个老人接近,直到天亮,他忽然向二女道:“前面停下了!”

    二女道:“停下又怎么样呢?”

    蓝虹道:

    “我们慢慢上前,一切着我的脸色,你们最好不要开口。”

    不一会,只见前面是条大道,发现两个老人却蹲在离大道数十丈的草堆里。

    “噫!他们在那里干什么?”

    南风惊奇地叫起来。

    依露道:“似在查看什么!”

    蓝虹轻声道:“你们跟着我,一切看我的!”

    明明有三个青年走近,两个老人竟视如无睹,这时蓝虹突然看到地面竟有数具尸体,而且是没有一个有脑袋。

    二女一见,惊叫起来:

    “是谁杀的,脑勺子不见了?”

    蓝虹道:“这是‘死亡党’的杰作!”

    蓝虹是判断而言!

    两个老人本待不理,但闻蓝虹一口道出,居然也显出惊奇之情。

    长烟斗哼声道:“听你小子口气,好像蛮内行的?”

    南虹似掌握了时机,故意不理,侧顾二女道:“你们看看这几具尸体,可知是用什么取下脑袋的?”

    南风一看脖子的伤口,发现好像锯断一样,惊叫道:

    “不是刀剑所为,用什么割去的?”

    依露道:

    “很可怕,为什么打死人还要割去脑袋?”

    蓝虹故意道:

    “这一切,等一会儿我会告诉你们,不过你们可知死的是什么人?”

    南风道:“两个是异邦白人,三个是西域回人。”

    蓝虹点头道:

    “两个白人是三王三相中人,三个回人是白人手下,可是你们不知道‘死亡党’为什么要杀他们。”

    南风道:“为什么?”

    蓝虹道:

    “为财!当初进中原的是‘四王五相’,他们从天竺抢到中亚,聚集了不少财宝,这对‘死亡党’来说,正好是逼财的对象。”

    “你这小子好像有两套!”

    大蒲扇忽然盯着蓝虹,居然显出惊奇之情。

    蓝虹还是不理,又向二女道:

    “‘死亡党’虽然可怕,但只有吓唬一些少见多怪的人,假设了解其功夫,采取适当的对策,那就不必担心了。”

    “你不子懂得什么?满口胡说八道?”

    蓝虹故意冷声道:

    “谁与二位交谈了?你们又懂得多少?别搭关系,我不吃你们那一套。”

    长烟斗跳起吼叫道:“你小子是什么人?竟敢出言顶撞?”

    蓝虹冷声道:

    “是二位先挑我们,还是我们先找二位?在武林中不必卖老。”

    大蒲扇嘿嘿两声道:“看情形,你小子是软硬不吃了?”

    蓝虹哈哈笑道:

    “我最不齿的是武林中一些毫无修养的人物,逼急了就翻睑!二位,当前之事,你们又懂得多少?‘死亡党’用的是什么兵器取头颅?他们练的是什么武功?为何见身不见头?这三个问题,二位如果答不出来,那又有什么神气的?”

    长烟斗一挺胸,望着大蒲扇道:“搭档,我们不能认输,否则江湖上不笑死我们才怪?”

    大蒲扇点点头,冷冷地道:“小子,你也准备答三问,否则你今天是死定了。”

    蓝虹大笑道:

    “不要说三问,只要你们对‘死亡党’不明白的,只管问。连他们祖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也照样见告。”

    长烟斗又向大蒲扇道:“搭档!这小子会不会使诈?”

    大蒲扇道:

    “他问我们的就算是使诈,可是他逃不过我们的问题!”

    长烟斗挺胸冷笑道:“小子,听着,‘死亡党’以其神功运动‘十字飞轮’,百步之内取敌人头,任何兵器挡不住!”

    蓝虹闻言,心中一惧,但表面若无其事道:

    “这又何必阁下说呢?动上手,谁都能看到,可是飞轮发出时,真正形象只怕阁下未见过吧?”

    南风闻言,急向蓝虹道:“这有必要吗?”

    蓝虹急使眼色,禁止她开口,悄声道:

    “敌人的兵器形象不知,如何对抗?”

    好在两个老人也在商量,根本不把眼前青年人放在心中,只见大蒲扇回过头来嘿嘿笑道:“小子!你一定在搞什么鬼,好罢!告诉你,你当然见过车轮,这是轮外有齿,轮内有十字架撑着,发出时只见光环,其速则电。”

    蓝虹大笑道:“勉强让你通过这一问。”

    长烟斗‘哇’叫一声道:“难道你有什么补充不成?”

    蓝虹道:

    “发出时没有声音,这对武林人非常重要,有声易防,无声难防,二位交代不清。”

    长烟斗闻言一愕,上向大蒲扇道:“对呀!”

    这时依露大疑,轻声道:“小糊涂,你怎么知道无声?”

    蓝虹悄声道:“大胆假设,否则何奇,又有什么可怕?”

    二女连连点头,又听大蒲扇道:“第二个问题告诉你,‘死亡党’练有西方邪法,所以见身不见头。”

    蓝虹大笑道:“错了!这题不能通过!”

    长烟斗大叫道:“难道你知道?”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