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蒙面人惊叫一声之下,自知有点失态,复又回身笑道:

    “蓝先生,你既然不以我为敌,那就告诉你。目前出现两个非常可怕的人物,武功之高,出人想像,这还在其次。他们一个练成古之绝毒,名为“失意毒”,中者意识俱忘,功夫失。一个练成“迷元大法”,名“招魂引”,施展时,只要他针对某人发出引诱之声,其人必元神散乱,永不复元。”

    蓝虹道:“没有破解之法?”

    蒙面人道:

    “尚无对策,只有消极防范,‘失意毒’虽然防不胜防,但小心饮食就行。唯独那呼声,除非定力进入化境,否则非中其道不可。”

    蓝虹拱手道:“多谢指点。”

    蒙面人临行,不时回头,大有依依之情。

    蓝虹一看时间耽误不少,也就急急前行,但不时又映入蒙面人的影子。

    蒙面人走出数里,在一山谷之内,会见了另外三个蒙面人,其中一迎出笑道:“怎么样,见到他了?”

    向蓝虹告警的蒙面人道:

    “比我想像的高,春明,你和秋清、冬洁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另外一个蒙面人,急急上前道:“小姐已与他动过手了?”

    原来与蓝虹会面的蒙面人竟是个少女,只见她摇头道:

    “没有动过手,但我观察他的眼神,那是功力到了化境才有的神光,好了,你们不必联手斗他了,以后由我亲自试探。”

    那位名叫秋清的蒙面人道:

    “小姐,你终于找到一个真正高手了。”

    被称为小姐的摇摇头道:

    “现在还不敢说,最低限度,他要能与我打成平手,假如他不如我,要想收拾南度和海广,绝对办不到。”

    她说到这里,立向手下道:

    “你们向西北,那方面有‘两王三相’,查查‘魔诸葛’是不是跟那一批去了,同时注意南度叛贼。”

    其中名叫冬洁的问道:

    “小姐,‘魔诸葛’的武功,在‘海角派’是第一,不然他怎能夺得该派门主?就是因为他武功高,才能诱走我派南度和‘瑶玑派’海广。”

    那名叫春明的道:

    “‘魔诸葛’勾引西方‘四王五相’入中原,一定有阴谋。”

    那小姐道:

    “当然,这阴谋太大了,小则横扫中原整个武林,统一南海三派,大则对明室不利,如果他的第一步策略成功,接着就会勾引倭人和满、蒙。”

    她想了一下,叫道:

    “秋清,你是最后离开南海的,说说‘瑶玑派’动静如何?他们可不能拖延时间呀!”

    一顿又道:“‘瑶玑派’的依小姐怎样?”

    秋清道:

    “依小姐也带了她三个心腹丫头出发了,可能还有后援。”

    小姐道:

    “‘瑶玑派’虽与我们‘琼楼门’各自为政,数百年来没有关系,但依露与我亲如同胞,可惜她与我一样,要想捉回叛徒也不可能,海广是她大师兄,武功与其不相上下,同样也要依仗外力。”

    春明笑道:“能如‘九爪神龙’蓝虹只怕没有了?”

    三个蒙面人这时说话露出娇滴滴的声音,原来是西贝货,她们告别小姐后,展出轻功,如云似烟,立即消失,只有小姐立在当地想心事。

    这时蓝虹已赶到威塔勒镇外面,可是他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找天外三魁,正当犹豫难决之际,忽见一个老人走出镇外来。

    “谷老师哥!”蓝虹一见是谷老人,奔出大叫。

    谷老人问道:“蓝师弟,你见到千里侯?”

    蓝虹道:“他与青青在我前面!”

    谷宏道:

    “那好,这就不必多说了,你快去北镇外,天外三魁现在一处蒙古包里。”

    蓝虹道:“老师哥为何早到这里?”

    谷宏道:

    “我带来三十个三代弟子,那只能与‘四王五相’的勇士动手,消息传来,这一批两王两相已到达塔尔巴哈台山区了。很明显,有直扑‘武圣谷’之势,如果会上天外三魁,‘地狱王’,‘百狼王’,其行程更快,假设你收拾了这些人,那两王两相就得犹豫,行进非慢不可。”

    蓝虹拱手道:

    “小弟这就去会天外三魁,老师哥,千万别打硬仗。”

    绕过威塔勒镇,远远看到草原上有不少蒙古包,这可把蓝虹愣住了,忖道:“哪座是天外三魁的住处呢?”

    正想之间,忽见一骑快马从侧面冲来,马上骑着一位蒙面人,蓝虹一见,以为是不久前会到的,可是又不对,这个蒙面人也着江湖装,但不是绿衣黄裤,而红衣绿裤。

    快马到了背后,转客猛勒缰绳,座骑受制,发出长嘶,一蓬黄尘,直扑蓝虹。

    “呆子,还不让开?”

    骑客发出喝叱,蓝虹被黄尘扑上,搞得灰头土面,扑打一会,没好气,冷声道:“朋友,你不会骑四条腿,为何不用两条腿呢?”

    骑客突然一鞭抽出:“找死!”

    蓝虹听出骑客竟是女的,本想教训她一下,但一想天外三魁就在眼前,随即巧妙地闪开。

    蒙面人也许有急事,鞭子挥出,马已冲到数丈外,回头叱道:“呆子,轻功不坏!”

    蓝虹忖道:“这丫头真泼辣!”

    事情过去了,他又向所有蒙古包打量,但意想不到,突见一座蒙古包内走出一个非常眼熟的少年来,一见之下几乎冲口大叫。

    相距有两百丈远,只见那少年十分精灵,直向另一座蒙古包闪过去,熟料那竟是吉吉。

    蓝虹忖道:“马老多一定也在这里!”

    时在下午,蓝虹一看到处都牛马成群,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直向蒙古包走去。

    接近吉吉所去的蒙古包,蓝虹不出声,闪身而进。

    “公子,公子!”

    吉吉一见欢叫起来。

    包里除了马老爹和吉吉,居然没有别人,马老爹也惊喜道:

    “蝶儿,分别好久了,我猜你一定来……

    蓝虹道:“老爹,你老与吉吉为何在这里?”

    吉吉抢先接道:

    “是白日魂引我们来的,这里的主人,也是老爹的熟人,我们住了三天啦!”

    蓝虹道:“你刚才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吉吉道:

    “查看三个神秘人物呀!对了,一个时辰前,我和老爹看到‘武痴’,他和一个姑娘被武震天和‘五岳神通’追赶,至今没有影子了。”

    蓝虹急问道:“你说的三个人在哪座蒙古包?”

    老乡道:“靠北面最小的蒙古包,怎么样?”

    蓝虹道:

    “我就是找不到他们,老爹,你可知值,他们就是天外三魁,现在请老爹立即动身去中原,不要问理由,你们的任务,设法通知各门各派,小心提防,现在异邦强敌进犯中原武林。”

    老爹大惊道:“我也有耳闻。”

    蓝虹道:

    “我没有时间多说了,你们快动身,这是非常严重的事。”

    吉吉嘟囔道:

    “好有容易会到公子,没有多会儿又要分开了,真是!”

    老爹叱道:

    “阿吉,你不见公子多辛苦,快走!”

    蓝虹不管他们,立即闪出包外,直扑北面小蒙古包,一到不客气,双掌齐发,力之所及,整个蒙古包如遭狂风,一掀而开。

    包里天外三魁突遭此变,同声吼叫,如同惊动了三头野牛,可是他们一看是个青年,居然愣住了。

    其中一位哇哇叫道:“浑小子,你是什么人?”

    蓝虹冷笑道:“少爷是天外祖师!”

    说完一掌劈出,劲如钢刀,他有意先把对方激怒,紧接着招式不绝。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天外三魁被整得糊涂透顶,起先不在意,但见这浑小子掌为惊人,其中一人大叫接招道:

    “浑小子,你瞎了眼,不要命了?”

    蓝虹故意不开口,掌势如狂风骤雨,身法展开,不但攻一个,连三人部进击,不过他只使出五成内功。

    天外三魁一看查不出那青年来路,同时不接又不行,被逼不过,部冒火啦!其中一人吼叫道:“宰了他!”

    蓝虹一看三人出手,再将功力加上一成,步法一变,掌出如电。

    天外三魁一直只压别人,哪曾受别人欺压过,愈打愈有气,糊糊涂涂地展开围攻。

    在东侧一堆黄沙处,这时正藏着青青和朱侯爷,他们俩不知把“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引到什么地方去,居然脱身回来观斗。

    青青道:“侯爷,我们及时赶到看热闹啦!”

    武痴道:

    “青青,如果不是那蒙面姑娘替我接下五岳神通和武震天,这时还说不了身哩!”

    青青奇怪道:

    “现在哪来这么多经面人,而且一个个功力奇高。”

    朱忠伸手一拉道:

    “别想蒙面人,快看蓝虹,他怎么了,后力不继?”

    青青笑道:“不但后力不继,再过一会,他就变成三魁的皮球啦!”

    朱忠大惊道:“挨打?”

    “对,他练的是挨打功!放心,绝对没有危险,他要三魁打到无力再打才放手。”

    朱忠摇晃一下脑袋,怔怔地道:“有这种事?”

    三魁尽出杀手,势如疯狂,拳掌劲力,如雨点般向蓝虹身上落下,声势所及,草原上的牛马,被惊得四处狂奔。

    这时蓝虹被打得如不倒翁一样,又似醉罗汉,除了双腿有板有眼地踉跄,他却一招也不发了,可是三魁却愈打愈怕,又不打不行,谁要松懈,蓝虹就向他撞去。

    这一场闹戏,由未末打到酉初,渐渐地,三魁六条腿,居然也踉跄不停了,根本不由自主啦!千里侯一见,简直看傻了,两眼睁得如铜铃。

    青青道:“侯爷,怎么了?这场不够意思?”

    朱忠又摇晃一下脑袋,愣愣地道:“他们都喝醉了?”

    青青娇笑道:

    “也许,侯爷你见过这种打法没有?有人说,侯爷的上八仙剑法也是歪歪斜斜,他们也许是醉八仙拳势啦!”

    朱忠道:“胡说,三魁的章法大乱,哪里是醉八仙拳法?”

    一顿啊声叫道:“倒了,倒了!”

    不错,三魁一个一个地倒下了,可是蓝虹却笔直立着,不过他没有下手,只冷笑几声就向这面行来。

    朱忠冲出大叫道:“老弟,你没有事?”

    蓝虹笑道:“侯爷,多谢关怀,我还好!”

    青青急急道:

    “虹哥哥,没有时间了,我们快奔哈拉布伦土,当心‘地狱王’离开了。”

    蓝虹道:“这又要靠侯爷打先锋啦!”

    朱忠道:“照样?”

    青青道:

    “当然,这次要引开的人,不知是‘八方剑魔’还是乐四海。”

    朱忠道:“为什么,将他们一起收拾不行?”

    蓝虹道:

    “这两人必须留下来,第一怕他们识破我的计策,第二他们与我的父仇有关连,在未查清楚之前,我是不会杀他们的,侯爷,偏劳了。”

    朱忠哈哈笑道:

    “老弟,你要我作先锋,我非常乐意,你不能把我当外人。”

    蓝虹笑道:

    “侯爷是通人,一点就明,草民的内功,能够吸取敌人的功力,这虽不光明,但对邪门人物没有道德可言,不杀他们已够宽大了。”

    朱忠吓声道:“对方用兵器呢?”

    蓝虹道:

    “将对方兵器打出手,剩下的还是拳头!”

    朱忠叹声道:“见了你,只有逃的份了!”

    蓝虹摇头道:

    “不!‘四王五相’不怕这种吸力,他们练的是外动,其实草民的弱点很多……”

    朱忠急止道:“不用说了!”

    青青道:“虹哥哥一直没有把侯爷当外人呀!”

    朱忠道:

    “隔墙有耳,不可不慎!青青,我们走!”

    蓝虹看到朱忠带着青青走后,这次他却不敢落后太远,稍停就动身,但他临行却望望三魁,惜天色黄昏,一无所见。

    蓝虹走后不到半个时辰,当地已急急出现两个气呼呼的老人,孰料竟是“五岳神通”和武震天,耳听武震天大骂道:

    “那小臭娘们,不知是何来历,居然溜掉了。”

    “五岳神通”冷冷道:

    “武兄,今天的事情有点蹊跷,我总觉得是中了‘调虎离山’计!”

    武震天道:

    “哈哈,乌兄,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我比三魁强,人家调走我们去收拾三魁,千万别被三魁听到。”

    “五岳神通”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去看看三魁就明白。”

    二人走到打斗处,猛见当地乱得一塌糊涂,蒙古包不见了,地面出现偌大的沙坑,哪还有三魁的影子,武震天惊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五岳神通嘿嘿两声道:“现在你相信‘调虎离山’了吧?”

    武震天大声道:“谁有如此功力?再说尸体呢?”

    “五岳神通”自己也不相信,可是他能说什么?论功力,他与武震天加起来也只能与三魁打成平手,人家为什么调走弱者攻强者呢?

    乌岳道:

    “老武,快奔哈拉布伦土,见了乐四海与‘地狱王’合计合计!”

    武震天道:

    “乌兄,事情起了变化,在下有种不祥之感。”

    “五岳神通”闻言,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郑重道:

    “我们不去哈拉布伦土?不等‘四王五相’?”

    武震天道:

    “‘四王五相’是西方人,‘地狱王’和狼王是野蛮人,你老兄在内地的势力不弱,在下也有一份薄力,咱们回转内地,来个从长合计,携手合作,远景也许……”

    “五岳神通”不等他说完,大声道:

    “得了得了,老武,你根本不明我与‘八方剑魔’与乐四海的关系,他们两个人的生命,与我乌岳息息相关,除非‘九爪神龙’那小子短命,否则不堪设想。”

    武震天道:

    “有这样严重?但与依赖‘四王五相’又有什么关系?”

    “五岳神通”道:

    “这中间大有文章,小则仗‘四王五相’除掉‘九爪神龙’,大则么,哈,富贵荣华。”

    武震天本来还有一点点是非之心,可是被“五岳神通”的“富贵荣华”四字所诱,心智部迷失了,立即道:“好,我们去哈拉布伦土!”

    当二人动身时,估计已半夜了,及至哈拉布伦土,午时已过,他们满怀希望,“五岳神通”甚至夸口道:

    “老武,‘四王五相’一旦扫平各大门派,他们不会待久,此后中原武林唯你我独尊了。”

    武震天尚未开口,猛见一条人影狼狈而来,一见惊叫道:“那是乐四海,完了!”

    “五岳神通”面色大变,猛冲而出,扑上乐四海,狠狠地一撞,大叫道:“老乐,怎么了?”

    乐四海喘声如牛,胖猪似的身体嘭地一声倒下了。

    “五岳神通”一把提起,吼叫道:“妈的,到底怎么了?”

    武震天拉开二人,急急道:“老乐,‘地狱王’出事了?”

    乐四海喘了半天才道:

    “完了,‘地狱王’不知去向了,不!不是逃走,是……是被……被人暗算。”

    乐四海说话乱七八糟,“五岳神通”吼叫道:

    “妈的,又说不知去向,又说被人暗算,你他妈的胡说什么?”

    乐四海道:

    “是的,是真的,他的兵器留在当地,人却不见了。”

    武震天急问道:“老乐,你呢!你到哪里去了?”

    乐四海道:“武痴,‘武痴’把我调开,我……我……”

    武震天回头道:

    “老乌,不必问了,与我们一样,又中计了,这……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五岳神通”道:“妈的,老子豁出去了,走!”

    一把扭住乐四海,猛向前冲。

    武震天追赶叫道:“老乌,等等,还要去德伦河?”

    乌岳冷笑道:“我不信方剑那儿也有变化?”

    这三个执迷不悟的势利人物,看情形愈陷愈深,理智完毁灭了,他们一个劲地向德伦奔去,然而大出他们想象之外,当他们走到一座山下时,‘五岳神通’猛刹去势,回头急向武震天道:

    “老武,快看那女人是谁?”

    武震天一看吓声道:“噢,乌赛花,是你妹子!”

    乌岳冷声道:“得利忘义的贱货,我没有这种妹子。”

    乐四海的气息已平,他那反应灵敏本质又来了,急急道:“老乌,你注意,令妹的情形不对!”

    武震天道:“什么不对?”

    乐四海道:

    “第一,她身边没有魔岛十煞随行,第二,她明明已看到我们而不逃避。”

    乌岳确见有异,一下想到昆布仙果,立即道:

    “二位,现在有两条路,我征求二位意见,看走哪一条好?”

    乐四海道:

    “乌兄,一条路继续等‘四王五相’,不然就将令妹带走。”

    乌岳道:“对!如果二位同意后者,找到昆布仙果,咱们就能长生不老。”

    武震天道:“乌兄,还有第三条路你可想到?”

    乐四海抢接道:

    “我们带乌姑娘去会方剑,到时看势行事?”

    武震天道:

    “不错,‘四王五相’一旦成功,我们什么都有了。”

    乌岳同意道:“就这么办!”

    三人急急向乌赛花背后接近,乌岳看看到了背后,即出声叫道:“妹子,为何见了为兄不打招呼?”

    乌赛花忽然转身,瞪眼问道:“你认错人啦!”

    乌岳仔细一看,一点不错,大声道:

    “妹子,你怎么了,连为兄的也不认识了?”

    乌赛花突然一指点出,立将乌岳制住,冷笑道:“你再看看!”

    就是这一眨眼之间,孰料乌赛花竟变成一位二十余岁的美丽姑娘,长相又美又迷人,只见她妖笑道:

    “乌岳,本会主这一手高不高明?”

    乌岳被制,口尚能言,大惊道:“你是什么人?”

    这时乐四海与武震天也感大惊,呆在当场。

    迷人美女忽然格格笑道:

    “告诉你,你也不知道,我是‘四邦会’会主,人称太阳神神女,你不妨也叫我神女。”

    她说完又伸手一指,立将乌岳解制,笑道:

    “你们想投靠‘四王五相’,那错了‘四王五相’入中原为的是财,毫无大志,他们只要金银财宝,古珍古器捞足了,马上就回西方,你们如与本会主合作,那才有真正荣华富贵之望。”

    乌岳道:

    “姑娘,不,神女!江湖上武功高的人多得很,在下等算不上高人。”

    神女笑道:

    “武功高并不可贵,贵在意志坚定,而且有野心之人。谈到武功,‘四王五相’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他重财,我不要。”

    武震天道:“神女武功再好,也只有一人,就真加上在下等,那也势力有限。”

    神女笑道:

    “哈哈,武震天,本会主的势力,可以横扫天下,今天看中你们,那是因为你们是中原人,本会的势力,只要拿出三分之一,足可与‘四王五相’一争长短。”

    乐四海道:“‘九爪神龙’这个人,神女可知道?”

    神女忽然正色道:

    “以整个武林而言,只有两个人我不敢轻视,也认定他们才是我真正对手。一为‘四王五相’的谋士,名叫‘魔诸葛’,他武功神秘,莫测高深,且心机过人,他还有两个助手,一为‘怪中怪’南度,一为‘鬼中鬼’海广。其次是‘九爪神龙’蓝虹,他深沉似海,不可轻视,除此二人,天下没有本会主放在心上之人。”

    乌岳道:

    “在下打听到南海三派也有出动了,神女当然知道?”

    神女道:

    “‘魔诸葛’就是篡夺‘海角派’的掌门,我也知道‘琼楼派’和‘瑶玑派’也有高手出来,现在尚未见到。”

    她说完向林中招手道:“方剑,可以出来了!”

    三人一见方剑走近,不禁又吃了一惊。

    神女道:

    “狼王不知下落,方剑已与我合作了,三位,愿合作,从此你们就是‘四邦会’的一员,如不愿合作,我也不会为难三位,不过千万勿与我为敌,否则就难说了。”

    乌岳道:

    “既有方兄在此,在下等没有话说了!”

    神女点头道:

    “现在你们四人,火速回中原,将你们四股力量合并,听候指示。”

    这迷人美女说完,突然摇身一晃,便人影皆无。

    四人惊得目瞪口呆!良久,方剑道:“这不是邪术,是遁法。”

    武震天道:“她到底有多大势力?”

    方剑道:

    “在路上,她对我详细说过,她的手下有三大会长,大会长统率蒙古高手群,二会长统率满洲高手群,三会长统率高丽高手群,三大会长之下,又有大剑手、大刀手、大枪手。”

    乐四海吓声道:“势力庞大无比,我们去算什么?”

    方剑道:“她不是说过,听候指示呀!”

    四个人说着急奔中原内地而去,可是不久,只见当地出现了两个蒙面女子。

    其一道:

    “依露,你的消息没有错,北方比西方势力更大。”

    “南风,整个中原武林,甚至大明朝也会震动啦!这如何是好,你我两派,数百年不管武林是非,看样子,这次非卷进旋涡不可。”

    被称为南风的道:

    “能避开则进开,不然也没有什么不得了,对了,你说你见到什么乌赛花女人,又说她中了‘失意毒’,那是什么原因?”

    依露道:

    “乌赛花得了我们生长在海域的人常听说过的昆布仙果,她到处躲藏,身边还有魔岛十煞,不知是什么原因,却碰上南度,不料南度竟向他们下‘失意毒’,十一人完了。”

    南风道:

    “我明白,南度也想要昆布仙果,也许只想害十煞,捉身赛花,但连乌赛花也意外中毒。”

    依露道:“昆布仙果岂不是从此永无下落了?”

    南风点头道:

    “可不是,噢,对了,你说你见到一个如我所说的青年,甚至抽他一鞭子?”

    依露道:

    “那还有错,但没有抽到他,他没有理我,后来……后来我又帮了‘武痴’和一个姑娘的忙,把武震天和乌岳引开。”

    南风笑道:“你比我会管闲事。”

    依露笑道:

    “我还杀了四个采花贼,救了一个姓金的姑娘,可惜没有救彻底,却被人家到来冲散了。”

    南风道:“冲散了?”依露道:

    “对呀,你不知道,那四个贼剥得精光,姓金的姑娘也是,一旦有人到来,我当然逃走呀,不然多难为情呀!”

    南风呸声道:“要死呀,你敢看剥光的男人,你这泼妇呀,脏死了!”

    依露格格笑道:“死都死了,有什么关系?”

    一顿,忽然道:

    “南风,你说要暗盯‘九爪神龙’,为什么?”

    南风道:“我们要想成功,除非此人不可。”

    依露道:

    “好,我们的丫头们聚在一起儿,不怕有差错,我们走!”

    二女力奔了一天,那真如清风,似电掣,及至一城外,忽听背后有人淡淡道:“南海各门的‘千里如户庭’名不虚传。”

    二女闻声一震,回头急看,触目只见一个白发老公公在三丈外,这一惊非同小可。南风怔怔地问道:“公公,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白发老人哈哈笑道:

    “六百里路程,多谢两位姑限冲起的风力携带了!”

    依露惊叫道:

    “物移星换!公公是‘冷眼’还是‘旁观’?天下只有这两人练成这‘绝世轻功’,晚辈失礼了。”

    二女立即行礼,老公公却呵呵含笑道:

    “两位姑娘的确名门之后,见多识广,老朽‘冷眼’不出江湖已五十年了。”

    南风笑道:

    “老伯伯,你老跟着我们,必有所指示!”

    “冷眼”道:

    “两位姑娘日前所见的女子,可知其来历?”

    依露道:“不知,她会遁法!”

    冷眼道:

    “那是倭人偷学中原的奇门遁甲,但不完。”

    “倭女,她是倭人!”南风惊问。

    冷眼道:

    “不错!老朽有意赠送两位姑娘两颗奇丹,服后就不怕她的隐遁之术了,但有一个条件。”

    依露道:

    “老伯伯,不要说条件,有事指示就行了。”

    “冷眼”正色道:

    “你们南海门从来不管外事,但这是中原大局,你们不能不管。”

    南风道:

    “老伯伯,你老不说,我们也会管,怕的是力所不及。”

    “冷眼”道:

    “担重担的另有其人,你只协助即可,我老朽也一生不过问江湖之事,但在这种时候,同样出山插手了。”

    说完交出两颗金丹,又道:“服后自有奇效!”

    依露道:“什么奇效?”“冷眼”道:

    “不管她施展那一种遁法,你们都能看到她的黑影所在。”

    二女接过,同声道谢,立即服下。

    “冷眼”笑道:“现在你们可以进城了。”

    二女告别后立即进城。

    依露道:“南风,我们的面纱,每次进入城镇,都要引起市民的好奇,能不能不要带?”

    南风道:

    “依露,我们不是故装神秘,带上面纱,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江湖上色狼太多,这种混混,武功既不高,胆却比天大,又不知死活,一旦侵犯你,你杀他又不值得,不下手吧,那真气得要死,带上面纱,顶多使人好奇而已。”

    她们刚进城,后面却被两个人盯上,居然也是女子,但未蒙面,其中竟有个是“太阳神”神女,也就是自称“四邦会”的会主。

    神女道:

    “田英子,你能确定她们是由南海来的?”

    她身边女子也不过是二十余岁,长相虽美,但没有神女迷人。

    只见她轻声道:

    “会主,确实不错,这只是其中两个,还有六个未同行。”

    神女道:

    “暂勿动她们,南海三派,武功奇诡出名,在未摸清其底之前,以免打草惊蛇。”

    她们说着也进了城,可是她们却被蓝虹、朱忠和青青盯上了。

    只见朱忠回头道:

    “蓝老弟,她们不是南海门的人物,也许就是北方来的,以我的密报,由三海闯进来一大批江湖武林人,行动神秘,企图不明。”

    青青道:

    “我们盯上去,查查她们的来历如何?”

    蓝虹道:

    “我们这时哪有时间查她们,目前唯一要找的是二王二相,先将这一批解决了,然后再赴西北截战那三相二王。”

    刚到城门,忽见谷宏带着十几名中年人由南侧奔到。

    他首先叫道:

    “蓝师弟,别入城,现在有急事,非你去不可。”

    青青迎上去,惊问道:“什么事?”

    谷宏道:“不能站着说,快跟我走!”

    蓝虹道:

    “老师哥,这位是千里侯朱侯爷,是小弟知己,尽管说,没有问题。”

    谷宏道:

    “千里侯朱侯爷是‘武圣谷’常客,愚兄怎会避他,问题是时间急迫。”

    蓝虹向朱忠道:“我们走!”谷宏向后一招手道:

    “你们跟上,但不宜太近,保持半里行程就够了。”

    谷宏一指南方道:

    “敌人在这个方向,约有十余里,现在向南直奔,我们必须追上去截住他们。”

    朱忠道:

    “老大哥,是二王两相改变行程了?”

    谷宏摇头道:

    “不,在最可贵的消息传来,四王五相从天竺三邦和中亚各堡所抢的胜利品——金银珠宝、古董奇珍,分成二十个大箱,十四箱藏金银,他们不重视,已经藏入金山区,以备未来搬运,只有六箱奇珍异宝,他们怕进入中原后损失,换句话说,他们对中原武林没有十分把握能胜,一旦失败,人员可以逃脱,但奇珍异宝恐怕带不动了。”

    蓝虹道:“他们想把六箱东西先运走?”

    谷宏道:

    “对了,他们选派最好剑手二十名押送,由海路运走。”

    青青啊声道:“他们直奔镇南关。”

    谷宏道:“我就是猜到这点。”

    朱忠道:

    “这又是为什么?他们理应由陆路直向西向方运呀?”

    谷宏道:

    “消息传来,问题出在那位谋士,谋士力主不可,说直走西方,路程万里,沿途风险多,从海运最安,陆路出海又近。”

    蓝虹哈哈笑道:

    “好个谋士‘魔诸葛’,他把‘四王五相’,玩弄于股掌之上,那些西方大傻瓜还在梦里呢!”

    谷宏急问道:

    “小师弟,你有什么见解?”

    蓝虹笑道:“那二十个西方一流剑手,只怕不到镇南关,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千里侯吓声道:“何以见得?”

    蓝虹道:

    “我已查出,魔诸葛就是‘南海三派’之一的‘海角派’掌门人,他要‘四王五相’把珍宝海运,就是要送到他的家里去,一出镇南关,或者在半路上就会下手,想想看,二十个剑手还会有一个活着?”

    谷宏大笑道:

    “小师弟真个料事如神,这批人后面,确实暗暗盯着几个可疑人物,也因有这些人物跟着,所以我不敢下手,否则我带领这几十个二代弟子足够了,不会来找你了。”

    蓝虹急急向朱忠道:

    “侯爷,请你和青青跟我老师哥绕道,带着‘武圣谷’二代弟子力超前拦截西方剑手,不能留一个活口,得手后,火速运回‘武圣谷’,我单独截住那批可疑人物。”

    朱忠道:

    “老弟,你认为那批可疑人物中,有些什么最厉害的对手没有?”

    蓝虹道:

    “草民想过了,他们人数少,敢向二十个西方一流剑手采取行动,不问可知,其中必有非常人物在内,别的不明白,‘魔诸葛’两个助手之一是铁定的了。”

    青青道:

    “你为什么不说他两个助手在其中,甚至不说‘魔诸葛’本人出马?”

    蓝虹道:

    “他本人出马太显露,那算什么‘魔诸葛’?他另一个助手当然是随着另外一批人入中原去了,问题在于‘魔诸葛’是否另由‘海角派’调来高手?”

    千里侯大笑道:

    “老弟,如果皇上封你挂帅统兵,保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惜你毫无名利之心。”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