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蓝虹听到谷宏老人一番话,真是大吃一惊,自认对中外武林知道的太少了,不由急急问道:

    “谷师兄,这批西方武林帮,到底有多少人数?他们为何要无缘无故打别人呢?”

    “齐云子’谷宏道:

    “西方武林与东方不同,尤其与中原武林更不同,中原武林要想对某一帮派有野心,他总得找个借口,或者干脆来暗的,然而西方纯以霸道为主,一切挑明白,先提条件,你服了,照条件投靠,不然就向你攻击,打赢了听他的,打输他就逃走。”

    蓝蝶影道:“他们一定会来?”

    谷宏老人道:

    “绝对会来,这次向中亚七堡下手的是‘四王和五相’,算是联合势力,也是西方最强的九大霸出动了。”

    蓝虹道:“他们有什么条件提出呢?”

    谷老人道:“西方武林也与中原武林有相同的地方,他们爱古兵器、古笈,照样爱金银珠宝及奇珍异物,听说这次在天竺邦仅仅宝刀就抢走三十把之多,奇珍异宝更不用说。”

    蓝虹郑重道:

    “谷内八九两楼,藏的又是古兵器及秘笈,这更会引起其前来。”

    谷宏道:

    “六老对此正在烦心,更担心的是谷中妇孺!”

    蓝虹道:“‘四王五相’还有大批手下?”

    谷宏道:

    “不计其数,他们一旦动手,先以火药暗器为主,破坏力大得惊人。”

    蓝虹道:

    “我们何不以先发制人,不等他们接近谷内!”

    谷老人道:

    “这是六老考虑之一,因此已把谷外布置撤掉,第一步守住谷四面。”

    蓝虹道:“‘四王五相’的武功如何?”

    谷宏道:

    “西方人练武,先练外功,讲求的是刀抢不入,力大如牛,等到这种修炼成功后,然后再练内功,其内功并不可畏。”

    蓝虹道:

    “交手时,我们可以施展罡气,先毁其内功!”

    忽听青青在外接口道:

    “西方武林人物,无一不有厚甲护胸,同时他们剑术奇妙,要想近攻也不容易。”

    蓝虹见她走近,笑道:“我们的剑术绝不弱于西方!”

    青青笑道:

    “单以兵器来说,我们就占下风了,他们一把剑,在重量上就比我们的剑重过四、五倍,又宽厚,又威猛,我们的宝刀宝剑休想削断他们的,不过有一点我们占绝对优势,那就是轻功。”

    谷宏道:

    “师妹,这是六位老人家讨论的结果?”

    青青道:

    “这是打斗时的方法之一,最重要的是,先发制人,不过消息传来,中原武林有了内奸。”

    蓝虹急急道:“内奸?难道是……”

    青青道:

    “尚未证实,不过‘四王五相’目前正向西域另外两堡发动进攻,暂时尚不会入中原。”

    谷老人道:

    “他们去攻打‘科未巴’和‘塞桥堡’啦!”

    青青道:

    “不是,刚才二老师哥回来向六位老人禀报,同时听说‘天外党’、‘鬼岭帮’和野狼群已向‘四王五相’靠拢。”

    蓝虹跳起道:

    “这样说,‘五岳神通’、‘八方剑魔’和乐四海就是内奸了。”

    青青道:“消息就是指他们!”

    谷宏问道:

    “小师妹,六位老人家已做出决定了?”

    青青道:

    “等你去调派人手,我与虹哥哥立即要出谷,你去吧!我们还有一些安排。”

    谷宏向蓝虹笑道:“你们安排,我不打扰了!”

    蓝虹送走谷宏,回头问青青道:“我也有份?”

    青青笑道:

    “你与本谷分不开,来,六位老人现赐下易容奇术,我们要变成男女双巫了。”

    蓝虹惊叫道:“恐怖、丑陋,怪模怪样的双巫?”

    青青笑道:

    “西方的仙人,也是西方武林最怕的形象!”

    蓝虹担心道:

    “假使我在紧要关头,突然发了病,那对六老的计策完了。”

    青青道:

    “六老有指示,我们先找‘天外党’的天外三魁,鬼岭帮主‘地狱王’和‘狼王’,他们的内功深厚,吸取他们的内功,你的病就不会再发了。”

    蓝虹惊奇道:“六老知道我的秘密?”

    青青道:“那是白日魂说的!”

    蓝虹更奇道:“那怪物对我如此了如指掌?他是什么人?”

    青青笑道:“不久你就会明白的!”

    蓝虹跳起道:

    “他与我有密切的关系?啊!我,我真该死,黄天鬼也是他,他之所以如此,完是为了避开怪婆子。”

    青青娇笑道:“你终于搞清楚了!”

    蓝虹道:

    “江湖上传言,他吃小女孩的心,黄天鬼喜爱少女,这都是他自己放出来的空气。”

    青青道:

    “一对对,再告诉你,本谷实际上是七位谷主,他是秘密的,而且是真正的老大,我师傅都得听他的。”

    蓝虹道:

    “我要去见他,他装糊涂,害得我好苦!”

    青青道:

    “盖世神功之秘,是你自己悟出的,不是他不说,你能怪他吗?自从你吸摄‘无形赤手’的内功之后,他也才明白,你要见他也太困难,他是谷中七老唯一不愿在谷中安静的人,没有大事发生,他是不会回来的。”

    说完笑道:“跟我进房去易容吧!”

    蓝虹叹声道:“难道他对我的仇人真的一点不知?”

    青青道:

    “那是真的,这要靠你自己,好在你已查出乐四海了,以我之见,乐四海的行动,始终不离‘五岳神通’与‘八方剑魔’,这其中必有问题。”

    蓝虹道:

    “我也想过,但凭怀疑是不行的。”

    二人进房去安排约半个时辰,可是出来时变啦!变得真正可怕,在两套红披风里,罩着活妖怪,简直无法形容。

    二人在天刚黑的时候溜出后谷,青青带路,一直向西奔。

    “阿青,先到什么地方?”

    青青道:

    “消息告诉我们,天外三魁在威塔勒,‘五岳神通’与武震天也在那里,乐四海与‘地狱王’在哈拉布伦土,‘八方剑魔’与‘狼王’在德伦河,他们是在等‘四王五相’。”

    蓝虹道:“我们先找到天外三魁?”

    青青道:

    “对,到时我引开‘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好让三魁尽情向你出手。”

    蓝虹道:

    “为何不让‘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同时出手?”

    青青道:

    “这两人心机过人,当心他们看出破绽!”

    走了半夜,蓝虹突然看到一个巨大人影迎面而来,不禁吓声道:“他是谁?”

    青青急急道:“不可乱动,他是你师兄洪洪!”

    蓝虹噫声道:“我有师兄?”

    青青道:

    “你还有个师姐巧巧,也是巨人,糊涂老伯伯收了他们十年才收你为徒。”

    她迎上大叫道:“大块头,你奉命查过回来了?”

    巨人洪洪一见青青,哇哇叫道:“阿青,我是来接你的!”

    青青笑道:“你可认识虹哥哥?”

    洪洪大笑道:

    “不认识,但听师傅说过,啊哟,你们变得真难看,要不是师傅先说过,我真的会把你们当怪物。”

    蓝虹上前拱手道:“师哥!”

    洪洪大笑道:

    “小师弟,师傅怕你埋怨,不敢见你,但是叫我先打你一顿。”

    蓝虹大惊道:“先打我?”

    洪洪道:

    “对,不过你不能吸取我的内功,师傅怕你毛病发作,先打你一顿提防。”

    青青笑道:

    “那你出手时,要有分寸,别把他骨头打碎啦!”

    洪洪大笑道:

    “他不怕打,你放心,师傅叫我狠狠揍,越重越好。”

    蓝虹苦笑道:

    “我犯了什么罪,学这种武功,好罢!师哥放手打吧!”

    洪洪笑道:

    “站住勿动,我先打你背部!”说完,抡起老拳,摆开架势,突然拳如雨落,只打得蓝虹眼冒金星。

    打得蓝虹滚个不停,但倒下又起立,不过他却感觉舒适无比。

    背上挨了近百拳,洪洪大叫道:“好家伙,我的手都酸啦!”

    换个方向,猛向蓝虹胸口下手,势如雷轰。

    青青在一旁看到,真是捏了把冷汗,忖道:“奇怪,就是岩石也会把它打成粉,虹哥哥真能挨。”

    打完了,蓝虹躺下啦!洪洪也坐下了,青青一见大惊,立即提功护着,忖道:“这时如有高手围攻,他们都完了。”

    好在没有事情发生,蓝虹首先跳起道:“师哥,你不随我去?”

    洪洪道:

    “你们的行动是秘密,我不能跟去。对了,师傅说,你在对付‘四王五相’时,出手用震,他们所练的,形同中原武功的金钟罩和铁布衫,重打没有用,只有震才行,何况他们还有金甲背心,盖世神功的震力,他们挡不住。”

    蓝虹道:“天外三魁还在威塔勒?”

    洪洪道:

    “‘四王五相’人马不到,他们不会离开,师傅叫你暂时不可杀死‘五岳神通’,非查清楚不可。”

    洪洪临行又回头叫道:

    “小师弟,师傅叫你特别注意两种现象,如果遇上,千万小心。”

    蓝虹惊问道:“什么现象?”

    洪洪道:

    “慎进饮食,莫理呼唤,师傅已发现两个非常可怕东西,现在还搞不清对方是什么?必须回‘武圣谷’研究。”

    青青大惊道:“这如何能防?”

    洪洪道:

    “那只有处处小心了,待小师弟查出另外一批神秘人物以后,我们再会。”

    分别后,青青笑道:

    “他对你师姐巧巧非常痴情,可是巧巧姐却常常故意避开他。”

    蓝虹笑道:“那为什么?”

    青青道:

    “有了巧巧姐在他身边,他什么也不去做了,同时他性如烈火,动不动就与人家打斗,也不分正邪。还有个毛病,凡不认识他的人,就是不能叫他个‘大’字,不过他出手有分寸,决不伤害人。”

    蓝虹笑道:

    “可借你先说明了,否则非试试他的武功不可。”

    青青道:

    “他与姥姥打过一场架的,那时我不在,姥姥又不认识他,他居然与姥姥打成平手。虹哥哥,你可知道,姥姥曾经与怪婆子打过一千招。”

    蓝虹叹道:

    “提起姥姥,我很难过,居然死在千年毒蜈蚣的毒下,太不值得了。”

    青青也叹道:

    “我虽伤心,但我总算杀死了那条毒物!”

    天亮了,青青指着前面道:“不远处有座沙神庙,寺庙的住持我认识,我们可以去吃早饭。”

    蓝虹笑道:

    “还有什么沙神庙,西疆多沙漠,连沙也有神了。”

    青青道:

    “这是哈萨克人的信仰之一,他们供奉的神,没有中原那么多,只有沙神、火神、水神、牛神等等。”

    走约十里,进入一座谷地,不久见到一座大石庙。

    青青到了外面娇声叫道:“巴比姑,巴比姑,我又来了。”

    等了一会,不见人影,青青噫声道:“她怎么会出去呢?”

    蓝虹道:“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二人进了庙中,蓝虹看到殿上供着一尊凶恶的神像,但仍不见有人出来。

    青青笑道:

    “你在殿上坐一会,我到后面去看看。”

    青青踏进后面,不久发出惊叫声,人却奔也出来。

    蓝虹惊问道:“什么事?”

    青青道:

    “博乐王号哈克司、小狼王、阴影子、罗邦他们被杀了。”

    蓝虹道:

    “那一定是金蝶影干的,那有什么可怕的?”

    青青道:

    “他们都是光着身子的,还有金蝶影,也是光着身子的。”

    蓝虹大惊道:“这……这……”

    青青道:

    “你别急,金蝶影似还活着,不知中了什么手脚,但也是光身的。”

    蓝虹道:

    “青青,我们江湖人,不拘小节,你进去替金蝶影穿上衣服。”

    青青道:

    “这就怪了,你叫我莫拘小节,你却抱小节,我们一同进去。”

    蓝虹道:

    “好妹子,你已进去过了,我既知道就不宜故意见到啦!”

    青青道:“好吧……”

    青青过去一会,且将金蝶影抱了出来,叫道:

    “虹哥哥,你查查看,她中了什么手脚?”

    蓝虹一接近金蝶影就明白了,说道:

    “中了千日醉!我明白,那四个家伙起了共同强暴之心,但不知金姑娘她……”

    青青道:

    “看情形,金姑娘尚未吃亏,也许那四人尚未……”

    蓝虹道:

    “这是什么人有如此高的武功,居然一举将那四人杀死?可是他杀死四人之后又不救金姑娘?”

    青青道:

    “你快进去看看,也许那四人被杀是不久的事。”

    蓝虹啊声道:

    “对!我们来时,好像看到一点点淡影在庙后闪动,这样说,那人的轻功太高了,他是看到我们来而不及救金蝶影了!”说完走进里面。

    不一会出来,面色非常凝重,青青一见问道:“有什么不对?”

    良久,蓝虹才道:

    “没有经过多少打斗,这人太可怕了,武功之高,连我也不敢想,甚至不明白他用什么兵器下手的。”

    青青笑道:

    “古怪兵器多得很,你见过我的兵器没有?”

    蓝虹道:“你不给我看,我怎么知道?”

    青青道:“我的兵器是一对蝴蝶,你相信吗?”

    蓝虹惊奇道:

    “别开玩笑,你的射意是指金蝶影和我蓝蝶影。”

    青青道:

    “谁开玩笑,是真的,但这时不打开包儿给你看,你赶快救金姑娘。”

    蓝虹摇头道:

    “千日醉非用千年樟脑精解醉不可,我这时哪里有?”

    忽然有人大声道:“蝶儿交给我,你不用管!”

    庙外忽然奔进怪婆子和芸芸!

    蓝虹敬礼道:“前辈,金姑娘她……”

    “你不必说了,她是自作自受,与你毫不相干。”

    蓝虹道:“你老为何来得这样巧?”

    怪婆子道:

    “我和芸儿本来不在这条路上,但却有个隐身人给了我消息,所以力赶来,你走吧!当心前途还有人等你,但不知是友还是敌。”

    蓝虹道:“前途有人等着?”

    蓝虹闻言起疑。

    芸芸道:

    “是三个蒙面人,分不出是男是女,但能看出是青年人。”

    蓝虹立即告辞,拉着青青急走。

    在庙中不但没有吃到什么,反而忙了一场,

    青青苦笑道:

    “虹哥哥,这段时期,我们流年不利,没有吃好,没有睡好,害得两条腿好像打鼓的一样没有停过。”

    蓝虹居然没有答话,他只是低着头走路,好似心事重重。

    青青见他没回话,问道:“虹哥哥,你在想金蝶影?”

    说着推他一把。

    蓝虹回头看看她,叹声道:

    “青青,你判断一下,如果金姑娘醒来,她会怎么样?”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问题,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一旦出了那种事,她醒来会做出什么事?青青摇头道:

    “以我自己来说,我真不敢想,假如我是第三者,那有几路可走。”

    蓝虹急问道:“哪几条路?”

    青青道:“第一条路自杀!”

    蓝虹道:

    “没有吃亏受污,不必,太激烈犯不着。”

    青青道:“走极端向男的报复!”

    蓝虹道:“怎么可以将男人一概而论,那更不对。”

    青青道:“出家做尼姑!”

    蓝虹笑道:

    “太消极,好了好了,不必说了,你们女人心眼太小……”

    话未收口,青青急指前面道:“怪婆子没有说假话,你看!”

    蓝蝶影忽然将她拉到树后道:

    “他们尚未注意我们这面,另有四人由岔道行去了。”

    青青道:“你看到谁了?”

    蓝虹道:

    “一位是真正的侯爷,另外三个来头也不小,一为御前带剑侍领,还有两人是南、北总捕头。”

    “原来是‘武痴’他们,都去过‘武圣谷’!”

    蓝虹伸头探望,发现双方已照了面,轻声道:

    “那三个蒙面人都作武林装扮,到底是什么人?”

    耳听高耀君发出郑重的声音道:“三位,又见面了!”

    三个蒙面人之一,发出沙哑的声音道:“你们走,别误了我的事!”

    诸葛武道:

    “今天你们不说出来历,我就非把你的面具揭开不可。”

    三蒙面人同声喝道:“凭什么理由?”

    千里侯上前笑道:

    “三位,别误会,上月京城发生一件大抢案,经过调查,那是四个蒙面大盗,三位既然蒙面,难免令人疑窦。”

    其中一个蒙面人冷笑道:

    “四位如果硬把我们看成大盗,那也容易解决,请四位一齐上,能将我们三人打败了,我们即束手就擒,否则请离开这里。”

    高耀君笑向千里候道:“他们好大的口气!”

    千里侯笑道:“那你们三个上罢!”

    高耀君道:“侯爷,那就请你押阵了!”

    千里侯笑笑,离开数丈,可是对方有人冷笑道:

    “你们四个只上三个,那我们三个却只上一个了。”

    千里侯闻言一震,郑重道:“三位,有言在先,一个输了,同样要认帐。”

    蒙面三人道:

    “当然,一位待领,两位总捕,久仰武功高强,请上吧!”

    其中一人拔剑在手,一步踏出。

    南方总捕夏侯军回头向高耀君笑道:

    “我们是办案,不是比功夫,说不得以多为胜了,上吧!”

    远远的树后,青青向蓝虹道:

    “一个蒙面人敢与两个总捕加一位侍领动手,我真不敢想。”

    蓝虹道:“他们已动手了。”

    不错,三位官人已展开攻势,那个蒙面人以一敌三,岂知大出意外,居然也攻多于守,这一来,却把千里侯看呆了。

    高耀君抢攻十几招后,不由大惊,朗声向诸葛武道:

    “老弟,放手吧!”

    诸葛武不开口,他已知道这一场会非常难看,剑势滚滚而出,渐渐施展力了。

    夏侯军一看对手高深莫测,何况还有两个未动,愈打愈觉没面子,忖道:

    “一个蒙面人都打不过,还是三人联手,这下丢人丢到家了。”

    千里侯暗暗记了招数,当百招过后,他也愣住了,忖道:“百招一过,他的剑术足可与我打成平手,这三人到底从哪里来的?”

    他一见三个人绝难取胜,正待叫停,但突见对方嚓嚓嚓三把快剑,硬把三人震开,同时拱手哑声道:

    “够了,三位!我申明我们不是盗贼,就是盗贼,你们也拿不住,请便吧!”

    三个官人也是老江湖,一看人家说了话。

    高耀君便拱手大笑道:“朋友,你的确高明!”

    千里侯大笑接口道:“我们走吧!”

    这时蓝虹立即拉着青青道:“我们绕过去!”

    青青道:“为什么,我想会会他们!”

    蓝虹道:

    “阿青,你神秘我也能看出,你要取胜他们三人联手,只怕也要一千招,我们没有时间,办正事要紧。”

    青青被拉着绕出,笑道:“你说我能对付他们三人联手?”

    蓝虹笑道:

    “别装了,我已明白你是六老共同教出来的。”

    青青噫声道:“你如何知道?”

    蓝虹道:

    “你跟我去进攻‘四王五相’,这证明六老不但放心,而且已有授意,不过你放心,迟早你与那些个蒙面人有场狠斗的。”青青道:“你看出他们的武功是什么来历了?”

    蓝虹道:

    “曾听糊涂老师说过,只有南海武功最神秘,剑术深奥无比,他们可能是南海来的。”

    青青道:

    “南海有三派,有‘琼楼派’,有‘海角派’,有‘瑶玑派’,他们很少有人在江湖上走动,要说有,也只有‘海角派’少数人出现。”

    蓝虹道:

    “‘琼楼派’收女不收男,‘海角派’女多于男,‘瑶玑派’最神秘,武林无人知其底细,所谓少数人在外出现,那是‘海角派’,江湖武林,把这三派视为仙迹。”

    青青道:

    “虹哥哥,我看我们易容是白费劲,怪婆子见了你就认出,那三个蒙面人事先就在路上等着,这又何必易容呢?”

    蓝虹道:

    “问题是我的行迹已掌握在很多人手中,如果我料得不错,这三个蒙面人背后还有更神秘的人物,他们可能已注意我不少日子了,只有一点费解。”

    青青道:“哪一点?”

    蓝虹道:

    “他们要找我干什么?我不相信有仇,也不相信有怨,因为他们不是内地人,我过去得罪的都是内地武林。”

    青青道:

    “办完正事再说,只要他们不是邪门,我倒希望与其比个高低,看看‘南海派’与我‘武圣谷’谁强。”

    蓝虹走了一天一夜加上这个上午,他们没有一点粮食进口,如果遇上敌人,肚子首先叛变,那可不好搞,于是他提出找东西吃。

    青青笑道:

    “前面有人家,可以买肉,真是的,大男人倒不如我们女孩子。”

    蓝虹道:“这一带的人,好像与东部不同。”

    青青道:

    “这是西部,居民分黑夷和白夷两大族,间以少数汉人和康族,黑夷中又分果罗,西番,白夷多些,呷密、水田、伯夷,类此杂乱得很,你不必管他,银子可以到处通行。”

    到了一农家前,青青道:

    “这是果罗人的家,你不懂他们的话,站在这里勿动,我去买牛肉。”

    蓝虹笑道:

    “你比我强多了,当心两句话——镇防饮食,莫理呼唤。”

    青青道:“这家人我认识的。”

    蓝虹道:

    “你认识没有用,假设有问题,只怕连主人也不知。”

    她去后,不到杯茶之久,就拿来一大包,还有一皮袋乳酪,远远地就叫道:“虹哥哥,这里离威塔勒只有十里了。”

    青青道:“买来了,你先检查一下,你是名医呀!”

    蓝蝶影暂时不查饮食,轻声道:“我们上路走一段,找个地方进食,也许有客人要来分一份。”

    “谁?”青青惊问。

    蓝虹道:

    “千里侯朱忠,他与高耀君他们分开了。”

    到达一片柏林内,青青拿出东西,笑道:

    “虹哥哥,你检查一下,看看有无可疑之处!”

    蓝虹嗅嗅乳酪和烤牛肉,摇头道:“没有问题,总之小心为上!”

    说着回头大声道:“侯爷,出来吧,再不出来,我们吃光了!”

    二人已不再易容,起身含笑等着。

    “哈哈,蓝老弟,你真个厉害!”

    人影一闪,儒衫飘飘,一道黄影落在二人身前。

    蓝虹笑道:“侯爷,你如何查到草民的行踪呀?”

    朱忠大笑道:

    “在高耀君他们三斗一的时候,你与青青姑娘藏得远远的,我老朱哪会不知道?”

    蓝虹大笑道:“侯爷的功力的确不凡,对了,侯爷认得青青?”

    青青接口笑道:“侯爷已四度去过‘武圣谷’啦!”

    朱忠大笑道:

    “蓝老弟,青青是武圣谷的小公主,凡去过该谷的武林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

    蓝虹道:“侯爷,你一定已知道我和青青这次行动的原因了?”

    千里候道:

    “我老朱这次又去过‘武圣谷’,也见了六老,要不是高耀君他们缠着,只怕早就追上你们。老弟,你可知道‘四王五相’身边有个大谋士,这人也是汉人,在他的计策下,‘四王五相’早已分成两批,一批带领百名高手准备攻打‘武圣谷’,一批带领两百高手入中原,现大绕道北面,经外蒙,不知有何企图?”

    蓝虹大惊道:“这怎么办?”

    朱忠道:

    “入中原的一批非常隐秘,目前还不知道到达什么地方,你得先迎战第一批才行。”

    青青问道:“‘四王五相’身边那谋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忠摇头道:“此人太神秘,但却知道他有两个助手,一个叫怪中怪,一个叫鬼中鬼,连是更是女都不明白,也是中原人。”

    三人边吃边谈,看看又过了中午,蓝虹道:

    “侯爷,十里外就是天外三魁的落足之地,草民想请侯爷与青青在前,无论如何,要将‘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引开,否则我无法向天外三魁下手。”

    朱忠道:“对,有‘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在场,他们会识破你的计谋,放心,青青有得是方法,好,青青,我们先动身。”

    青青笑道:

    “侯爷,你可是元帅贬先锋啦,当年打肃州时,你是大元帅啊!”

    朱忠大笑道:

    “那是军旅战斗,太普通,太平凡,讲求的是谋略阵势,现在不同,没有两下真功夫是不行的,当先锋已够光彩啦!”

    蓝虹看到二人提前奔出后,还是坐着不动,他不把天外三魁放在眼里,目的只是吸取他们的功力为自己的治病,同时也作一次特殊按摩,这时他想的倒是几个谜样的问题——“四王五相”的谋士,“慎防饮食”,“莫理呼唤”。

    “朋友,好清闲呀!”突然一条人影落在蓝虹面前,竟使他大吃一惊。

    一个蒙面人就在蓝虹五丈之内立着,身作江湖武林装,蒙面束发,根本看不出他是男是文,但声音有点不正常。

    蓝虹虽惊,可是他合乎一句俗语:“艺高胆大”,十分沉着,抬起头,向对方看看,摆手道:“坐下来,有何指教?”

    他忽然想到过去那三个蒙面人,打扮似不一样,又笑道:“阁下三位同伴,区区在暗中见过了。”

    蒙面人似显一愣,但不露形迹地坐在青青坐过的石上笑道:“你确定我有三个同伴?”

    蓝虹笑道:“我有第六感!”

    蒙面人轻笑道:“这是新名词!”

    蓝虹道:

    “不,佛家有慧眼,道家有灵应,儒家有预感,其理则一,进步者称之为第六感。”

    蒙面人乐了,又笑道:

    “你所见的三个,就算是我同伴吧!那又有什么不可呢?”

    蓝虹道:“他们想拦截我,当然是你的授意了,为什么?”

    蒙面人道:“非常简单,要与你动手。”

    蓝虹道:“有过节?”

    蒙面人道:“没有!”

    蓝虹正色道:“总有原因?”

    蒙面人道:“现在不必告诉你,你有事,我不打扰,前途‘慎防饮食’、‘莫理呼唤’,再会!”

    蓝虹急急道:“能不能把事情说明白点?”

    蒙面人道:“你不把我当敌人?一点不怀疑?”

    蓝虹道:“你头上的灵光已告诉我了。”

    蒙面人闻言,惊叫道:“你已练成慧眼?”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