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艾勇听完金蝶影一番话,又看到她飘然而去,他心中五味俱,不知如何是好,愣愣地,手足失措,傻了。

    “艾老弟!她就是你表妹,也就是你常常提起的金姑娘?”

    艾勇一面点头,一面急急道:

    “小弟不远千里,由科布多将四兄请来,就是要诸位除掉‘九爪神龙’,现在我表妹要我独力下手,这怎么办?小弟又不是那蓝小子的对手?”

    原来这四大汉是西域异邦出了名的杀手,号称中亚细亚“四火党”之一的“天火党”,为罗刹国中武林武功的一流人物,为首老大名叫七戈托夫,只见他冷笑道:

    “老弟,你想要我们白跑一趟?”

    艾勇道:

    “戈老大,你会错意了,千两黄金,一两不会少,问题是……”

    戈托夫道:

    “我明白!杀了蓝虹,金姑娘没有亲自看到,她知道是谁杀的?老弟到时顶名报功不就行了。”

    艾勇猛拍脑袋道:

    “对呀,我怎么这样糊涂?好,四位这就行动吧!小弟恭候佳音啦!”

    戈托夫问道:“事成后,余款在什么地方拿?”

    艾勇道:

    “老地方,托克逊城清真寺,但要以蓝虹首级为证。”

    戈托夫大笑道:“一言为定,再会!”

    艾勇看到四人走后,显出满意之情,拔身而起,如风奔出,力朝着南面一座山猛冲。

    一到两个时辰,艾勇奔进一座森林,但他还未停,耳中听到一位老人叫道:“勇儿!为何这时才来?”

    一位老人出现在艾勇面前,原来竟是“横天一剑”武震天。

    艾勇道:

    “师傅,事情成功了,‘天火党’四兄弟已请到,先交四百两黄金,余款成功再拿。”

    武震天叱道:“‘四火党’必须部请来,请一个有什么用,你真是蠢才。”

    艾勇道:“师傅,还不够?”

    武震天喝道:

    “凭那四人,连为师也可打成平手,要收拾蓝小子,‘四火党’到还在未知数。”

    艾勇急问道:

    “师傅,这怎么办?目前‘天火党’已经采取行动了。”

    武震天道:

    “快去找你三位师兄,叫他们分头去找另外三党,当你三位师兄去后,你则火速找回‘天火党’,要他们与另三党采取联手行动。”

    艾勇奉命,立即告辞,武震天则回到森林中一座石室里。

    那座石室不大,没有主人,但这时里面却坐着三位老人,年纪与武震天差不多。

    在正面,坐的是一位红袍金发,面如骷髅的怪物,他的左侧,坐了位身穿三色的奇装老人,三流半长不短的胡子,背上插了一把绿色剑鞘的古剑。右为胖猪形的乐四海。

    能与乐四海平起平坐的那两人,不问可知那就是“五岳神通”乌岳和“八方剑魔”方剑了。

    武震天一进石屋,正面“五岳神通”乌岳怪声道:“武兄,你与令徒的谈话,我们都听到了。”

    武震天噗声道:

    “青年人做事,太不用脑了,一个‘天火党’管什么用?”

    乌岳嘿嘿笑道:

    “武兄,‘龙爪神龙’的武功,在我们四人中,相信你是最清楚的了。你与他的交手,据武兄自己说,失败在三百招之外,这种话,假设是真的,那就有‘四火党’联手也就够了。说句不怕武兄见怪的话,假设是不实,只怕‘四火党’部到来,嘿嘿……”

    武震天脸色时红时白,心中不是味道,他在蓝蝶影手下只是几招就把剑丢了,这时怎么说呢?可是当前三人,哪一个不是精灵到了顶,又哪个不是经验老掉了牙,在这节骨眼上,叫他怎么说呢?

    乐四海到底与武震天有几分交情,当然也了解武震天平时好吹,立即接口道:

    “乌兄,‘四火党’能否请得齐,那是未可料耳,同时我们早有计划,并不将希望放在‘四火党’身上。依我看,‘四火党’那面,由武兄单独处理,我们计划我们的。”

    左侧“八方剑魔”方剑干咳一声,接口道:

    “乐兄,你的势力到底有多少?我是说,还能派用场的?”

    乐四海叹声道:

    “方兄,我已经说过,别指望我的势力了,我只有一个儿子乐极还可派派用场,其余的,男的都是三流货,其他就是女孩子啦。”

    方剑哈哈笑道:

    “说真的,我和乌兄今天之所以还把你拉着联手,那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有某种原因,如果谈交情,我们是敌人。”

    乐四海怪笑道:“方兄知道就好。”

    乌岳冷笑道:

    “我的人数不多,乐兄垮了,我可不愿步后尘。”

    方剑嘿嘿笑道:“我的力量还要拿提防乌兄呀!”

    乌岳冷笑道:“那就只有第二策了!”

    乐四海道:“二位,看上我乐某的财产?”

    方剑狡猾地点头道:

    “乐兄,这样好了,我们这样如何?我与乌兄也不能占便宜,乌兄派出他五位高足,我派出两位堂主加四方总舵主,因为买杀手也要人跑腿,你说是不是?”

    乐四海忖道:“好家伙,你们只跑腿?”

    立即点头道:“要多少金银?”

    乌约嘿嘿笑道:

    “那看被买的了,他们开出多少,你就付多少,不过我们绝不从中捞半点。”

    乐四海咬着牙根道:

    “为了报仇,为了消除你我未来的麻烦,我认了,先说买什么人?”

    方剑狂笑道:

    “你只知道在中原地区发财,享福,对武林动态不闻不问,以为你的江山永远垮不了,你知不知道四极边区还有哪些人物?”

    乐四海道:“说罢!要情那些人?”

    乌岳道:

    “赤手帮帮主,‘无形赤手’罗邦你听说过没有?”

    乐四海惊叫道:“被糊涂老人放过的家伙!”

    方剑嘿嘿笑道:

    “当年他大意,失手在糊涂老人之手,同时他的‘赤手’尚未练成,现在只怕你乐四海加五倍也不是他的对手了,这个人还只是我们第一步,假设连他也不行,我们再买第二个。”

    武震天好久没有开口,这时也忍不住问道:“第二个?”

    乌岳道:

    “那是预备,假设赤手不肯来,或者来了也不行。”

    乐四海道:“还有谁?”

    乌岳道:

    “天外党,这个组织有三位魁首,大魁上天手、二魁风雷、三魁海涛。”

    乐四海道:“没听说过!”

    方剑道:

    “这三个,年纪还在中年,只怕不容易买动。”

    武震天道:“还有第三步,第四步?”

    乌岳道:

    “说多了,只怕乐兄会吓死!”

    乐四海嘿嘿笑道:“乐某虽不才,但也不至脓包到那个地步。”

    方剑大笑道:

    “乐兄,不是说你胆子小,而是怕你心痛财富有损。”

    乐四海道:“请一批要多少?”

    乌岳道:“我说过,人象要多少就多少。”

    乐四海道:

    “我已豁出去了,假如前两批不成,再贵也要买第三、第四批。”

    方剑道:

    “第三为‘鬼岭帮’帮主,号称‘地狱王’,没有姓名,只知叫‘飞头人’,这人是个危险人物,请是请得动他,恐怕请鬼容易送鬼难。第四批是‘野狼群’,其头头是‘狼王’,在高原极西部,又称‘百粮王’,凶、猛、狡猾,翻睑无情,如果只请他一人恐怕办不到,他如肯来,那就有大群粮跟着他。”

    正说之间,乌岳突然跳起来,大扑出之势,方剑立即拦住道:“乌兄,来人是内子圆圆!”

    石屋外忽然响起一位中年妇人的声音道:

    “方剑,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

    乌岳坐下笑道:“嫂夫人为何不进来?”

    方剑笑道:

    “贱内也许有急事,不便耽误,诸位见谅。”说完闪身出了石屋。

    乐四海笑道:

    “乌兄,嫂夫人这次没有出来,何不也带出来走走!”

    乌兄最怕人家提起他的太太,闻言冷声道:“乐兄,她最讨厌胖子!”

    越是胖的人,他却越有耐性,不管以什么方法相激,他都不容易发怒,乐四海这时已到了山穷水尽之际,更不会与乌岳冲突,只见他哈哈笑道:

    “难怪嫂夫人不愿见我,那不要紧,将来我从库房里挑选一件天下无双的首饰奉送嫂夫人,也许她就赐见一面了。”

    乌岳忖道:“这狐狸真厉害!”

    他不为已盛,也哈哈笑道:“那我先谢了。”

    在此之际忽见方剑回来,但面色不对。

    武震天急问道:“发生什么事?”

    方剑道:“诸位,内子发现白日魂和黄天魂在这森林出现。”

    乌岳跳起道:“何时出现?”

    方剑道:

    “这两个神秘家伙虽非同伙,但分别现了身,他俩把我们耍够了,我们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我们的计划他知道啦!”

    乌岳道:

    “他不是‘龙爪神龙’一条线上的,知道也无妨,问题是他又要……”

    方剑道:“又要把我们耍一场?”

    乌岳叹声道:

    “那有什么办法,打他不过,摸他不清。”

    武震天道:

    “听说这两个怪物,一个喜欢美女,一个喜欢女童,他俩为何又与三位作对呢?”

    乐四海道:

    “什么美女和女童,那是空气,不知是谁放出来的空气,又说他不和人家动手,简直是胡说八道,他们的武功可高绝了。”

    乌岳道:“这里不能久留!乐兄,你准备金银珠宝,我和方兄去派出人手,武兄则单独行事。”

    方剑道:“慢一点,我还有话说!”

    乌岳道:“还有什么事?”

    方剑道:

    “贱内得到另一消息,听说金蝶影那姑娘向她师傅怪婆子哭诉,要怪婆子向‘九爪神龙’下手。”

    乌岳噫声道:

    “这是什么一回事?那女孩不是与‘龙爪神龙’很不错呀?”

    方剑道:“也许破裂了。”

    乐四海道:

    “假如怪婆子肯出手,那我们可以渔翁得利了。”

    乌岳冷笑道:

    “乐兄,别只住好处想,还是靠自己好,你的钱财是出定了。”

    四个老人散去后,过不久,石屋前面又出现两个人物,那是一僧一道,只见他们面显不愉之情,他们是老者,只见和尚念声佛号道:

    “阿弥陀佛!一念之差,一错再错,他们何日回头?”

    老道笑笑道:

    “和尚,水晶兄说的没有错,这四人迟早会食到恶果的,我们还是回‘武圣谷’去吧!”

    约莫过了一个月,孰料那座石屋又出现一对青年,一个英伟不群,一个美如天仙。

    “虹哥哥,这是通往‘武圣谷’必经之路吗?”

    男的笑道:

    “青青!看样子,你似急于去‘武圣谷’,有事吧?”

    原来就是隐去个多月的蓝蝶影和青青,青青变了,那边黑脸不见了,居然美得难以形容。

    青青道:“虹哥哥,我要去看看嘛!”

    蓝虹笑道:

    “你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谜,好罢去就去!”

    青青笑道:

    “告诉你,我师傅是武至谷坐第一把椅子的水晶先生,现在好了吧?”

    蓝虹惊叫道:“那你的脸为何要我治?”

    青青道:

    “世上没有绝对的,我的脸,如果没有盖世神功按摩,永远也不能治好。”

    蓝虹疑问道:“姥姥的死,有这个事实?”

    青青叹道:

    “要遇到你,只有两条路,一为找寻令师糊涂老人,一为江湖上找你本人,令师生死,至今是个谜,你说你亲手将他海葬,那也靠不住。因为令师一生,常常作出不可思议的举动,连家师也摸不清,姥姥为了我,只有带我走出‘武圣谷’追寻令师与你。”

    蓝虹叹声道:

    “如果我不要姥姥去采药,她就不会死了。”

    青青道:

    “这就叫生死由命了,以姥姥的武功,哪里想到会死在千年蜈蚣毒下,当时假如我不是因为某种原因……”

    她又伤心了,蓝虹拍拍她的肩头,叹声道:“算了,不用说了。”

    森林里面,隐隐有了声音,青青比蓝虹更快察出,轻声道:“红哥哥有人来了。”

    蓝虹点头道:“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青青忽然又噫声道:“女的声音好熟!”

    蓝虹听了一会,显出疑问道:“金姑娘,是金姑娘的声音!青青,我们躲起来,遇上又是麻烦。”

    二人藏身不久,从林隙中看到金蝶影与一个青年携手而行,状极亲密。

    蓝虹以为那是艾勇,忖道:“他们终于和好啦!”

    蓝虹对金蝶影不无好感,甚至难免也有某种意思,这也难怪,为了替她治伤,抱过,背过,共处一段时间,异性相处,自然互有吸引作用,不过他们是纯洁的,现在看到金蝶影与艾勇同行,不但毫无快感,反而感到轻松了。

    青青忽然噫声道:“那个人我见过!”

    蓝虹道:“你见过文勇?”

    那青年与艾勇长相近似,但高得一点,惟有两个不同之处是艾勇俊而英,那人英俊而少气质,举上甚至不端,只见他时不时有点不老实。

    青青再看一会道:

    “不,我不认识什么艾勇,我只知那人叫‘小狼王’,他去过‘武圣谷’,而且想动谷内宝物。”

    蓝虹闻言,再仔细看看,因相距甚远,林荫浓,不易看清,这时才知自己看错,不由一震,内心起了某种反应,立即道:

    “青青,我们暂时不去‘武圣谷’好不好?”

    这时青青看出他表情有异,轻轻地道:

    “虹哥哥,你说什么都好,我知道你要暗盯他们。”

    蓝虹道:

    “那个人有疑问,金姑娘怎么会和他亲近,而且表现得太过份。”

    青青道:

    “虹哥哥,你可知道那人来历?”

    蓝虹摇头道:

    “此人野性太重,似非中原人!不过,我看他的内功必定精湛无比。”

    青青道:

    “你说对了,他如不是武功了得,怎敢在‘武圣谷’动脑筋,他是西疆地区未定界人氏,说西域人也可,说异邦人亦无不可,他父亲叫‘狼王’,有一大群手下,竟名之为‘野狼群’霸占一方,恶名照彰,唯其势强,武林视之如魔群。”

    蓝虹道:“这就更应该注意了!”

    金蝶影没有察出蓝虹和青青的动静,她虽发觉出小狼王的举动有点轻浮,但她被炉火和仇恨蒙蔽了理智,一心一意利用小狼王,所以她竟不顾一切,施展并非出自真心的魅力尽可能使小狼王死心为她卖命。

    “金姑娘,我们相处几天了?”

    这时小狼王俯着头,侧着面,双手紧紧将金蝶影楼着,两只眼睛色迷迷地,表现得有点恶心。

    这种举动,金蝶影当然看得出,如在平时,哪怕是她深爱入骨的蓝蝶影,也早打出耳光,现在她却回报以媚眼,娇娇地笑着道:

    “二十一天又五个时辰啦!因为现在是辰末,再说几句话,时间又增进了。”

    小狼王大乐道;

    “你把时间记得如此清楚,为什么?”

    金蝶影噢声道:“大概我们两个相处的时间大痛苦吧!”

    这可能是她真心话,但听到小狼王耳中,却比正面用意更受用。

    金蝶影不简单,她似摸透对方个性了,只见小狼王大声狂笑道:“妙人儿,我真该死,怎么会这样虐待你呢?”

    这家伙话里有话!

    金蝶影知道,对手非常人,方略不宜多,她忽然一推小狼王道:“这样走路,我负担太重了!”

    小狼王似渐渐入了壳,也有了警惕,立即轻松一笑,放开双手,装出潇洒之态,哈哈笑道:“妙人,要到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九爪神龙’?我急于要把他除掉,除掉之后我就可以……哈哈!”

    金蝶影娇声道:

    “只怕你不是他的对手,我还不知道你的功夫哩!”

    小狼王大笑道:

    “我有两大绝活,可说天下无敌,第一当然是武功……”

    金蝶影笑道:“第二是什么?”

    小狼王神秘地道:

    “这要等我们成亲后才说,到时不说你也知道了,你……你……哇……哈哈……”

    金蝶影似真不懂,但也不问了,笑道:“你在西域见过多少高手?”

    小狼王大笑道:

    “太多,太多,不是吹牛,那些高手,现在半数已不吃饭啦。”

    金蝶影道:“还有半数当然是你吃不下的了?”

    小狼王忽然冷笑道:

    “那是他们的老娘会生他一双腿,见势不妙就溜!”

    金蝶影摇头道:“没有一个是你对手?”

    小狼王闻言一怔,自知吹大了,立即道:“不,却有三个打成平手!”

    金蝶影这才点头道:“哪三个?”

    小狼王道:

    “一为五岳公子,他的‘大开剑术’不可否认,高强极了,但你不要会错意,他也无法胜过我。”

    金蝶影看得出,这话没有假,又问道:“还有两个呀?”

    小狼王道:

    “还有就是鬼岭帮主‘地狱王’之子,阴影子,此人不但武功高,还有一套‘阴影附体’法,最后一个是赤手帮帮主之子‘火链手’罗夫,他的‘火链手’十步绞人,除此之外,西域年青的武林再也找不出我的对手了。”

    金蝶影忖道:“还有三个我要找的……”

    在二十丈外的后方,暗盯的两个人,这时停住不动了。

    青青向蓝虹道:“虹哥哥,你都听到没有?”

    蓝虹心中,不知有何感想,怔怔地,直到青青问他才点头道:

    “我的听力并没有那样高,好在他们向南,这时又刮南风。”

    青青道:

    “别的不说,金姐姐对你太不该了,你把她从死里救活,她为什么这样呢?”

    蓝虹苦笑道:

    “我不怪她,她是女孩子,在某种情况之下,女孩子是难免走极端的,这也许叫天性,不过我担心她的安。”

    青青道:“去告诉她师傅或父母呀!”

    蓝虹叹道:

    “怎么说呢?这事牵拉到我身上,实在难以启齿,我想怪婆子不能不知。”

    他顿了良久问道:

    “小狼王所提的那些人,你见过没有?”

    青青道:

    “都去过‘武圣谷’,‘武圣谷’可以说,已把天下武林人物,包括异帮高手,都引去过,也许只有你没有去过了,所以我也希望你去一次。”

    青青接着又道:“虹哥哥……”

    她又叫了一声,但有话未出口。

    蓝虹道:“青青,你想说什么?”

    青青道:

    “你见过白日魂、黄天鬼,你猜不出他的来历?”

    蓝虹摇头道:

    “不过我有某种预感,不过我无法说出理由。对了,听人说,‘武圣谷’有六个谷主,他们不图名,不图利,纯为研究天下武学,这可是真的?”

    青青道:

    “当然是真的啊!我师傅虽被其他五人尊为首座,但后来未与他们分出谁高谁低,如不到某种武学必须出手研究之外,他们亦从不过招,大部分时间,就在养心楼,九层楼上打坐,那也是悟功,那一层楼,除了我能去,谷之人都不许去。”

    蓝虹笑道:

    “你是武圣谷的小公主了,听说还有一个外邦人?”

    青青道:

    “那是六爷子,是罗马人,五爷子是回人,四爷子是商人,即俗家,三爷子是道入,二爷子是和尚,他们从不用兵器!”

    蓝虹道;

    “武功到达出神入化之境的人,兵器在他们眼中只有两个用途,一为欣赏的古董,一为选自己最爱的一件练吐纳用,我想他们都练成纳术了。”

    青青笑道:

    “虹哥哥,你已是通家了,吐纳术也是作打斗用吧?”

    蓝虹笑道:

    “我虽感到你很神秘,但你不必说什么,你明知故问,我也有问必答,练吐纳的人,有好几种,有练成逞能,有练成防身,有的防身只是次要,主要在精益求精,目的找长生之门,‘武圣谷’六老,就是后者了。”

    青青惊奇道:

    “你没有见过他们,竟把他们看透了。”

    蓝虹笑道:

    “不求名,不图利的武林人,他总有个希望才是,否则变成行尸走肉了是不是,我希望有一天报了父仇,也能入‘武圣谷’。”

    青青笑道:

    “凭你刚才这番话,没有我引进,六老也会欢迎的。”

    突然间,他们谈得好好的,蓝虹立把青青按下道:“艾勇带了四人向南追去了!”

    青青由他指向看去,轻声道:“一定是在追他们啦!”

    蓝虹道:“青青,我又要追去看看了。”

    青青道:

    “不必征求我的意见,你去哪里,我跟到哪里就是啦!走!”

    二人回头又盯,在蓝虹的用意,他估计艾勇非追上金蝶影不可,到时一定有某种情况发生。

    没有错,追到中午时,艾勇看到金蝶影与小狼王啦,他发现她竟与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携手,这下可就发疯了,只见他猛扑而出。

    “表妹!表妹……”

    金蝶影回头一看,虽然看到艾勇面色惨白,气如狂牛,但她是不在乎,问道:“你杀了‘龙爪神龙’蓝虹?”

    艾勇不答反问道:“他是谁?”

    “我的朋友!”

    艾勇冷笑道:“我看有点越界吧?”

    金蝶影娇声道:

    “你管不着,只要你有本事杀死蓝虹,我过去说过的话决不食言。”

    艾勇气极道:“你自己也在请杀手?”

    金蝶影忽然格格笑道:

    “我可以请,你不能请,我爱的是能力。”

    艾勇向后一指道:“这人的能力,打得过我请到的天火兄?”

    金蝶影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勇道:

    “他打不过天火兄,也就打不过蓝虹,这叫能力?”

    金蝶影忽然忖道:

    “对,小狼王如果打不过天火兄弟,我又何必虚情假意利用他呢?”

    一顿向小狼王道:“你听到没,他是我表哥,你当然听我说过啦,他后面的几个,也许你没有见过,有意思较量一下?给我欣赏你的才能。”

    小狼王哈哈大笑道:

    “西南疆域太广,那几位倒是面生得很,也许是无名小辈。”

    天火兄弟闻言,老大挺身吼声道:“什么东西!”

    艾勇在旁,冷言道:

    “打不过时,阁下所收的四百两黄金也要退回来哟!”

    这时小狼王推开金蝶影道:

    “自入中原,我的‘天狼神剑’尚未喝一滴血,太委屈它了,妙入儿,站远一点,别被血污了你的衣裳。”

    天火兄弟本来无意与小狼王动手,这时既受了艾勇阴激,又看不惯对方的嚣张,兄弟们一齐拔家伙,同声吼叫冲出。

    小狼王摆出大英雄姿态,剑也不出,徒手迎敌,立即卷入天火兄弟阵内,打得猛烈无比,可是他低估了对方实力,在三把兵器中,有时险象百出。

    天火兄弟的武功,金蝶影也看得出,假设是她,自认也难以取胜,这时她对艾勇的苦心,亦略有同情。

    小狼王的确不是等闲之辈,三十招过后,攻势立变,居然打出套怪招,双手改掌为爪,叫声似狼,扑去如电,闪躲进击,幻影重重!不出十招,立有血光出现,天火兄弟负伤连连。

    在暗中的蓝虹看到,不禁暗叫:“神狼功!”

    青青道:

    “这功谷中六老研究讨,说这种武功,如果有三人以上联手,威力倍增,并不要同等功力,只须配以普通高手就行,人数可增至一百,所以他父名叫百狼王,原因在此。”

    蓝虹道:“我看出这种功夫的弱点了。”

    青青惊奇道:

    “你说说着,六老花了半年才研究出来,你一下就看出了?”

    蓝虹道:

    “假设天火兄弟这时一齐蹲下不动,我保证小狼王必火速闪开,如果天火兄弟要取胜,那就冒点险,一个倒下不动,两个拼死抢攻。”

    青青道:“装死者见势猛起暗袭!”

    蓝虹笑道:“保证一定成功!”

    青青喜叫道:“假设一开始是一对一呢?”

    蓝虹道:

    “当打到分际时,一见百狼爪出现,立即摆出以静制动,仍由对方围着你扑,但他绝不敢靠近,如果他退,你则追杀。他一回攻,你不动,这会把对方累死,他攻不能取胜,逃不能脱身,结果你想想看?”

    青青笑道:

    “你把六老花了半年时间研究的事,竟在一看之下明白了。”

    说著之间,天火兄一个个倒下了,只见小狼王停手道:

    “念在同属西域,你们滚!”

    金蝶影娇笑招手道:“我们走!”

    艾勇大叫道:“表妹!你……”

    金蝶影回头道:

    “我许可你请人帮忙了,要我实现诺言,你就把‘九爪神龙’脑袋拿来见我。”

    艾勇一面替天火兄弟救伤,一面恨恨道:

    “我去告诉姑妈,你太不象话了。”

    青青一拉蓝虹道:“我们还看什么?”

    蓝虹笑道:

    “这一次可能去不成‘武圣谷’了,我可不愿在石碑上刻字留名,但又没有一百两根子。”

    青青笑道:

    “后谷有秘道,专供谷内人出入,你有我带进,没有人会阻拦,不过你在谷中遇上仇家时,不可出手,那会破坏规矩。”

    蓝蝶影点头道:

    “不会的,就算碰上乐四海,我也不会出手,因为我还要在他口中查出另外两个仇人。”

    谁知二人离开时,当地竟出现一老一少,那是怪婆子和芸芸。只见芸芸轻叫道:“师博,师姐大不应该了。”

    怪婆子毫不在乎道:

    “我连你的行动都不过问,还说你师姐?为师只教你们武功,你们私人的事,你们自己负责,吃亏上当,那只怪你们自己糊涂。”

    芸芸道:

    “如果激怒蓝虹,失手杀了师姐怎么办?”

    怪婆子摇头道:

    “蓝小子这人,为师已经看出了,他不是坏蛋,如真失手,为师也不怪他,你师姐为了一厢情愿,硬要吃醋,怪得谁,蓝小子只把她当朋友,救她的命,她却恩将仇报,真是笨蛋。”

    芸芸忽然道:

    “师傅,快看左前方,那个怪物行动如风。”

    怪婆子噫声道:“那是西域魔头‘无形赤手’!”

    芸芸道:

    “他的方位是向西,莫非是去追虹哥。”

    怪婆子道:“这人邪到家了,我们追上去!”

    芸芸道:

    “师傅,这‘无形赤手’的武功,你怎么会清楚?他高到什么程度?”

    怪婆子道:

    “为师与他动过手,虽然比他高一点,但要打败他,非出力打到五千招不可,但还杀不了他,相反对蓝小子的武功我却不知道。”

    芸芸道:

    “蓝虹的武功,从来没有见他与人苦斗过,我跟他很久了,因为他怕在打斗中怪病发作。”

    怪婆子道:

    “这也怪他怕动,然而他终于遇上一次大危险了,我听江湖上有了传说,他曾经被乐四海和武震天捉到一次,绑在树上练武地打。”

    芸芸道:“没有被打死?”

    “丫头,打死了还有他活到现在,那是被白日魂揽了局,蓝小子又被白日魂捉去,后来他又从白日魂手中溜掉,算他命大。”

    芸芸道:“他一定会被‘无形赤手’追上去,你老要不要救他?”

    怪婆子道:

    “他是你师公的传人,我能不管嘛?不过要看情形,他学的是‘盖世神功’,他的病,也就是这种功夫作怪,我与你师公不敢练,想不到糊涂老鬼拿这小子做试验品。”

    芸芸笑道:“师傅,你为什么恨师公?”

    怪婆子道:

    “我们结婚不到半年,他就溜了,并且带走‘盖世神功’去找徒弟。”

    蓝虹与青青已到四十里外了,这时他们发现后面有人在追!青青认出惊叫道:

    “虹哥哥,不好了,‘无形赤手’追来了,他的武功太高,我们快逃!”

    蓝虹道:

    “青青,逃不是办法,我要会他,我对你说过,我的病要挨打才有治疗,不管我如何,你都不要出手相助。”

    青青道:“你虽说过,但我不信!”

    蓝虹道:“是真的,上次我是病发作被打,尚且愈打愈舒适,这次我没有病,更不怕危险,而且我已悟出另外一种奥妙了。”

    青青道:“什么奥妙?”

    蓝虹道:“挨打时,有病治病,无病可能做到吸取对方的真气,这虽不道德,但对付恶人我就不管那么多了。”

    青青惊奇道:“居然有这种奇怪的神功,好,我在暗中监视!”

    蓝虹回头一看,发现“无形赤手”已不远了,第一次要将自己悟出的奥妙去冒险,他也十分担心,担心所悟出的有错误!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