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蓝蝶影背起金蝶影,在崖上采了三种药草,他认为自己做得干干净净,白日魂做梦也想不到,然而他却没有想到,白日魂这时他正在暗中怪笑不已。

    白日魂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谁也不知道,只听他开心的笑道:“小子,你精,难道比我精?”

    蓝蝶影背着金女采到三种药草刚刚离开,谁能料到,在谷前森林里,居然追来了马老爹和两小,好像是有了蓝蝶影的消息似的。

    “老爹,暗中的人话,你真的相信?”

    “芸芸,就算是人家开玩笑,总之,乌赛花也是在这个方向出现,我们追不到公子,也可暗查那妖女呀!”

    马老爹道;

    “芸芸不必担心,吉吉的话是对的,你师姐负伤非常可靠,既有公子救了,绝对无生命危险,暗中人消息大概不假。”

    芸芸问道:“我们所见的那个老太婆和那丑女子又是什么人?”

    吉吉笑道:

    “江湖上你又不是不知道,奇奇怪怪的,有人跑了一辈子也无法把武林认清楚,真正认得太少,生面孔的太多了,八成又是新露面的武林人,那个老太婆好厉害,竟与那巨无霸打过三百招而不败,要不是乌赛花出现,只怕要到现在还没了。”

    芸芸道:

    “那巨无霸又是什么人呢?他的兵器也太怪了!”

    老爹笑道:

    “巨无霸也是新出道的人物,早上我离开那一阵,就是去查他的来历。”

    吉吉道:“查出来了?”

    马老爹笑着点头道:

    “他是黑都都对手之一,号‘高原野人’,名洪洪,他的兵器乃是一尊八仙中铁拐李铜像,根本不是什么怪兵器。”

    吉吉吓声道:

    “黑都都竟不能打败他,真厉害!”

    马老爹道:“你莫看他满口络腮胡子,其实他还只有三十岁。”

    芸芸道:“他有点傻呼呼的!”

    马老爹笑道:

    “只是头脑愣愣地,绝对不傻,否则他能练成金刚不坏的神功?”

    吉吉道:

    “他是什么路子?蛮不讲理,好坏不分。”

    马老爹道:

    “他不是任何帮派中人,他出来是为了找他师妹,你说他不讲理就错了,他只是不喜欢人家乱叫什么‘大傻瓜’、‘大笨牛’等等。”

    芸芸娇笑道:

    “对了,那老太婆就是叫了他一句‘笨东西’,这才见他气呼呼地动手。”

    吉吉道:

    “老爹,黑都都的来历你知道?”

    马老爹道:

    “哈哈!老一辈的谁都知道,蓝公子的师傅,就是他第一号对手,也是他没有一次打胜过的对手,还有就是芸的师傅,总之,黑都都的对手不多,这个天竺魔王才是好坏不分,有钱的事,他连同门兄弟也下手。”

    吉吉问道:

    “早上老爹直接去会‘高原野人’洪洪?”

    马老爹点头道:

    “并且还和他喝了几壶酒,据说,他师妹的个子也不小,是个女巨人。”

    芸芸道:

    “他只有三十岁,而黑都都却有七、八十了,怎么会是黑都都的对手呢?”

    马老爹道:

    “他是黑都都的对手,还是去年的事,据洪洪自己说,他与黑都都曾在高原上打五日五夜,连他师妹想出手相助他都不要,也因此把他师妹气跑啦!”

    吉吉郑重道:

    “这个人假设被邪门人物所利用,那可不得了,老爹要设法开导他,提醒他才好。”

    马老爹道:

    “这个人不爱财,不好色,要想打动他,只有一个‘义’字,我之所以冒险去会他,原因就是要试探他的本性,目前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找到他的师妹,看得出,他对师妹非常钟情,也百般爱护,能与他师弟妹结识,就等于拉住他了。”

    吉吉笑道:

    “这一对傻大个子的师傅又是谁呢?能把他们师兄妹教出这身武功,这个师傅可不得了。”

    马老爹道:

    “小芸的看法非常正确,也许那人已不在人世啦!”

    老少三人在谷中找了一圈,毫无所见,正想翻崖而去时,忽见远处冒出一团火光,芸芸轻声指着道:

    “那儿有人准备过夜了,八成是在烤野味!”

    吉吉轻声道:

    “我门去看看,也许是公子和金姑娘!”

    马老爹道:

    “我们要小心,行动要特别轻,不能碰出一点声音。”

    火光处是在谷的最西面,这时正如芸芸所说,共有十几个大汉在过夜,火架上烤着一只大野物,头与四肢不见,不知是什么东西?

    “老头!别带着两个小乖乖去冒险!”

    马老爹闻声一震,循声看去,猛见侧面一座岩石后蹲着一位金刚女似的女子。

    吉吉吓声道:

    “好大的个子,只比洪大个子小一点!”

    芸芸道:“他一庭是洪洪大个子的妹妹!”

    马老爹走向女大个,拱手道:“姑娘,你可是巧巧小姐?”

    女大个点头道;

    “老头子,今天早上,你与我师兄会面时,我在暗中看到了,我是故意不见他,所以没出面。”

    这个女大个显得很精明,一点也看不出笨拙之情,芸芸走上去,大有好感道:

    “原来你是洪大个的师妹呀!你为什么藏在这里?”

    女大个笑道:

    “你叫芸芸是不是?那个小弟叫吉吉,你们想过去查看那一堆坏蛋?我也在这里暗中观察啊!别过去,他们是‘五岳神通’的手下,其中有两个是‘五岳神通’的弟子,武功很高,何况他们人多,一旦被发现,他们不讲理,动上手非吃亏不可。”

    马老爹笑道:“姑娘,谢谢你!”

    女大个道:

    “你们再过去十丈,非被察出不可,在这儿看也是一样,不过听不出他们谈话罢了。”

    吉吉道:

    “知道他们的来历就行了,不过我们没有见过‘五岳神通’的弟子。”

    女大个道;

    “你们到这边来,由前面林隙望过去很清楚,那一堆人的正面,有两个看似为首的大汉,左面是‘东岳大将’黄当,右面‘南岳公子’毛清,黄当是大弟子,毛清是二弟子”。

    芸芸吓声道:

    “黄当的个子也不小,比你师兄小不多。”

    女大个道:

    “我就是以为他是我师兄,才追来的!”

    吉吉笑道:“你怕你师兄入了贼党?”

    女大个点头道:

    “虽然我知道他不会,但也防止他万一被欺骗。”

    吉吉道:“你为什么要找他?”

    女大个道;

    “他最爱斗狠,又不问好歹,居然连‘义姥姥’也动手。”

    马老爹啊声道:“义姥姥?你指的是?……”

    女大个道:

    “你们见过一个老太婆,带着一个半边黑面的姑娘?”

    马老爹点头道:

    “见过,令师兄曾经与老太婆动过手!”

    女大个道;

    “我指的就是这件事,那老太婆是个义人,是那姑娘的奶妈!她一生就是为了那姑娘而活着。”

    她说完招手道:

    “你们要找的人,我知道去向。”

    芸芸惊奇道:

    “你知道我们要找人,而且知道要找什么?我们并没有向你说呀?”

    女大个道:

    “我注意你们有很长时间了,也偷听你们所说的话!”

    吉吉道:“你知我们要找谁?”

    女大个道:“你们要找的是‘九爪神龙’!”

    马老爹笑道:

    “姑娘的消息真不简单,但不知西域近一年来是否出现一个‘武圣谷’?”

    女大个道:

    “在中原武林来说,算是近年才知道消息,其实在西域,应该在五年前就有了,甚至只算五年前才开放的,在未开放前,推其存在已有二十年了。”

    马老爹惊奇道:“这谷在什么地方?”

    女大个道:

    “在阿尔泰山与天山两大山脉交流处,亦即有名的北塔山!’

    马老爹问道:

    “这谷内情形如何,属武林什么门派?”

    女大个道:“你想错了,‘武圣谷’是超然的,江湖武林人物,不管他有多高本事,到了‘武圣谷’,他连门都没有,连想露一手都不可能,更谈不上撒野了。”

    马老爹道:“姑娘对‘武圣谷’似非常了解?”

    女大个道:“只算知道一个大概!”

    芸芸道:

    “大姐姐,你能不能说给我们听听?”

    女大个笑道:

    “说起来话长,我们走着说好了。”

    出了谷,四人向西走,吉吉和芸芸巴不得她快点说,同声催道:

    “大姐姐,你一定去过‘武圣谷’?不然你不会清楚!”

    女大个道:

    “你们叫我巧姐姐好了,我也不喜欢人家称我一个“大’字,人都有毛病是吧?我的长相粗大,自知不好看,别人叫我大,听来很不是味道。”

    吉吉笑道:

    “天生的嘛!管他,好嘛!巧姐,你说呀!”

    女大个道:“那谷里有六个谷主,他们不是同门,也算不是同党,搞不清他们的关系,论武功,算武林顶尖顶尖高手,一个汉族儒者,一个是和尚,第三个是道人,四为在俗,五是回人,六为异邦人物,他们自有弟子九人,共七十二人,由这七十二弟子训练出来的徒孙,简直不知多少。”

    马老爹吓声道:“这个谷真奇怪!”

    女大个道:

    “还有更奇怪的啊!那是他们立下的规矩。”

    吉吉道:“有规矩?”

    女大个道:

    “你听我慢慢说,这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四面飞崖峭壁,只有一个洞口可出入,其实武林人物要由峭壁闯过去也可以,但出来时必定成废人。”

    吉吉道:“为什么?”

    女大个道:

    “谷内人把闯进的认为是贼,也算对谷内轻视,不管闯进的人有通天本事,结果还是失败,败了当然被废去武功,不过谷内不许杀生。”

    马老爹愈听愈感兴趣道:“外人不许入谷?”

    女大个摇头道:

    “任何人都能去,没有武功的也能去,但要交一百两银子。”

    吉吉道:“这样贵,谁要去?”

    女大个道:

    “普通人当然不会去,也无法到达谷地所在的深山绝谷,去的有三种人,一为武林好奇者,二为避仇者,三为避难者,包括罪犯。”

    马老爹噫声道:“那是避难所?”

    女大个道:

    “其实说不上什么避难所,那是人们利用谷中规矩之故,因为到了谷中就安了,谷中不许人动武,不许捉人,谁敢违反,他就会被废掉再驱逐出谷。”

    马老爹道:

    “如有人犯了王法,只要有钱,进了谷就一辈子安了?”

    女大个道;

    “不对,谷中最久只许住一个月,到时你不离开就要被逐,但在外逃过一年,再花百两又可进谷,又能住一个月。”

    芸芸笑道:“真是怪规矩!”

    女大个道:

    “花一百两,在内吃喝住宿不要再花钱!”

    吉吉道:“巧姐是花了一百两进去过?”

    女大个道:“没有花钱!”

    马老爹疑问道:“那又是什么原因?”

    女大个笑道:

    “进口处有一座亭子,是四方形的,亭子不是给人休息之所,四面嵌有花岗石,平整光滑,凡去者,守洞的人先叫你去亭上,非常礼貌地说:‘客人,请你在石上写出你的名字和字号。’”

    她一顿又笑道:

    “你们别会错意,那不是叫你用笔墨去写!”

    马老爹吓声道:“运指功!”

    女大个道:

    “对!你运出内功,以指力写上你的名字或字号,进谷不要钱,吃喝一样。”

    吉吉郑重道:“那要多大的内功?”

    女大个道:“你们去试试就知道了。”

    马老爹道:

    “姑娘去时,看到谷中有什么名堂?”

    女大个道:

    “谷中只有正中央建了座古色古香的高大楼房,六个谷主就在最上层修炼,楼高九层,由八层到七层,住的是弟子,六、五、四层,陈列三种东西,六层是古时各兵器,都有年代和名称,无一不是宝物神奇兵器,也有空位,那是名称有而兵器落在江湖,当然,有的被人得去,有的下落不明,比方最近中原出了‘七龙神剑’,那第六层上就有空位,再说罢!“五岳神通’乌岳有把‘大神通’宝剑,‘八方剑魔’有把‘神魔剑’,‘武痴’朱忠有把‘昆吾剑’等等,那儿都有空位。”

    马老爹道:

    “不怕姑娘见笑,老朽佩的这一把‘尊吾剑’,不如有否空位?”

    女大个想想后道:

    “有,排在东壁最后,那算是不错的了,排第一的是‘天之剑’,也可说是万剑尊了。”

    吉吉暗喜,忖道:

    “公子的宝剑竟是万剑之尊,难怪他从不使用。”

    芸芸道:“第五层呢?”

    女大个道:

    “神功秘笈,四层是医书奇药,简直记不清”。

    吉吉要求马老爹道:“老爹,我们也去看看好吗?”

    马老爹笑道:

    “最好找到公子一齐去,他的见识和学问好,有他指点,去了才有意思。”

    芸芸郑重道:

    “难怪人家把那座谷名之为‘武圣谷’,真是名不虚传。”

    马老爹道:

    “那六位谷主,如果想要称霸武林,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女大个道:

    “我也是这样想,不过他们好像志不在此,志事修炼武学,保存精萃。”

    芸芸道:

    “那石碑亭上,所刻的名字当然有巧姐了,你看到还有哪些人的名字?”

    女大个道:

    “武林高手太多,有的还有知道有那座谷,有的当然去过,比方‘五岳神通’、‘八方剑魔’、‘怪婆子’、‘乐四海’,‘武痴’、‘天竺魔王’黑都都,我师兄都去过。”

    芸芸叫了一声道:

    “我师傅也去过,她为何不说给我听?”

    马老爹道:“她怕你闯出祸来。”

    吉吉道:“有没有白日魂和黄天鬼?”

    女大个道:

    “我只看一段,守洞人催了,不能久停!”

    她忽然又笑起来道:

    “那次我过去时,却发现一件好笑的事情,有一个江湖盗贼,他是被官家高手捕捉而负了重伤,居然被手下抬着,花一百两银子,竟也入谷啦!你们猜,那是为什么?”

    芸芸抢着道:“治伤去的!”

    女大个笑道:

    “对,他伤得非常重,快要死了,但进谷后居然治好啦!”

    马老爹叹道:

    “谷内不但有灵药,而且有奇医,不过不分好坏都医治,老朽不苟同,那大盗出来后,必定仍旧为害江湖。”

    吉吉忽然想起一事问道:

    “巧姐,你发现我公子从这个方向去了,他是一个人?”

    女大个道:

    “不,他背着一个受了内伤的女子,她像叫什么蝶影的。”

    芸芸惊叫道:“是我师姐,师姐负了内伤。”

    她这一叫,突听侧面有人接口道:

    “那是十煞打伤的,芸儿,你过来。”

    芸芸听出是师傅声音,大喜道:

    “师傅,你怎么知道师姐负了伤?”

    侧面的人道:“有人亦暗中看到,他找我去救,但迟了一步,却被蓝虹救走。”

    芸芸立向大家道:

    “老爹,巧姐、吉吉、再会!”

    马老爹笑道:“再见!”

    芸芸走后,女大个笑道:“怪婆子八成又要去‘武圣谷’了!”

    忽听侧面冷声道:

    “巧丫头,别在背后说我,你那一条笨牛师兄也追来啦!”

    女大个嘻嘻笑道:

    “追来也不理他,你操什么心?我明白了,乌赛花带着十煞一定去了‘武圣谷’,你想在谷内动手,门也没有。”

    怪婆子嘿嘿笑道:

    “你倒蛮聪明的,可是你没有想到,她只能在谷内住一个月,出来时往哪里逃。”

    逃字的声音已在数十丈外,显然去远了。

    马老爹笑道:“这个老太婆真是神出鬼没!”

    女大个道:

    “其实她是武林最高手之一,但她同样不会在‘武圣谷’动手,在谷外,她也胜不了乌赛花加十煞!”

    三个人走了半个月,不但查不出蓝蝶影的去处,连消息也没有,马老爹忽然想到‘武圣谷’,立即向二人道:“他是不是去‘武圣谷’?”

    女大个道:“有可能!”

    吉吉道:“那我们这就去‘武圣谷’如何?”

    马老爹点点头,笑道:“那就请巧姑娘带路了!”

    女大个笑道:

    “那个地方确实非常引诱江湖人,我们这就偏西走吧!”

    吉吉问道:“什么引诱人?不过好奇要了。”

    女大个道;

    “奇功秘笈,古之神兵器,江湖人哪个不想,得不到手,看看也过瘾呀!”

    马老爹笑道:“只怕着迷了,也有人动手!”

    女大个道;

    “当然有人冒死动过手,我就知道有三个罗刹异士先后出手抢过,但都被废了武功逐出啦!”

    吉吉道:“这三人也在碑上刻过名字?”

    女大个摇头道:

    “没有,他们假装武功不高,花钱进去的。”

    这天他们到了鄯善,马老爹笑向女大个巧巧道:“今天要好好吃一顿才动身!”

    女大个道:

    “一路都是你们出钱,不好意思,今天我请客。”

    吉吉道:“谁出钱都一样,何必计较!”

    找到一家客栈,进门一看!

    女大个笑道:“又是回民馆!”

    马老爹道:“实惠实惠,就这样好啦!”

    谁能想到,就是马老爹这一句话,他们竟与蓝蝶影和金蝶影错过会面机会,假如他们要找汉人馆子,再过三家就是,那儿也就是蓝蝶影落足之处。

    蓝蝶影终于把金蝶影治好了,他们在那一家客钱已住了三天还没有走,那是为了使金蝶影充分复元的关系,不过金蝶影自从伤愈起,性情特别不好,使得蓝蝶影非常不安,原因都是为九郡主,一提到九郡主,金蝶影就有点古古怪怪。

    其实蓝蝶影很用白,那是女人的某种毛病,因此他再也不提九郡主了,可是他不提也没有用,金蝶影总是要追查蓝蝶影过去与九郡主那段时间的一切经过,哪怕蓝蝶影详细都说给她听,然而,她总不满意。

    这一来,蓝蝶影实在吃不消了。

    马老爹错过机会的第三天,金蝶影算是完正常了。

    蓝蝶影向她道:

    “昨天的消息,各路武林都去武圣谷,你说你也要去?”

    金蝶影道:“怎么,你不陪我去?”

    蓝蝶影道:

    “我还答应替青青治病,我必须找到她们主人。”

    金蝶影又不高兴道:“你想摆脱我?”

    蓝蝶影笑道:

    “哪里的话,大家都是朋友,我不能食言。”

    金蝶影冷声道:

    “假使青青不是女孩子,你就不会热心了,真是的,一个黑了半边脸的女子,你也要留情!不行,你得先陪我去过‘武圣谷’再去找她。”

    蓝蝶影苦笑道:

    “你又来了,其实我对任何人都是一样,我替九郡主,替你,还不都是尽力而为?”

    一提九郡主,金蝶影娇声生气道:

    “九郡主,九郡主,她现在已成为哪位皇亲国戚的夫人了。”

    蓝蝶影叹声道:“那与我有什么不对?”

    金蝶影还想说话,但忽听伙计在外叫道:

    “蓝公子,外面有位姑娘找你来了!”

    金蝶影闻言,讥笑道:“你的女友可真多!”

    她抢先向门外道:

    “伙计,你出去说,叫那女子走,这里没有姓蓝的。”

    蓝蝶影急急道:“金姑娘,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说完走出房,正待出店去看。

    金蝶影如风抢到前面,奔至客堂,一眼看到一个半面黑脸的女孩,她心里有数,迎上冷声道:“你叫青青?”

    来找的正是青青,但不见姥姥,她看到金蝶影,柔声道:“这个姐姐,你认得我?”

    金蝶影冷声道;

    “什么姐姐不姐姐,谁是你的姐姐,我问你,你找蓝虹?他不在!”

    青青不以为然,仍柔声道;

    “这位……这位……对了,有个白衣老公公指引我来的,他说蓝虹哥哥就住在这里!”

    金蝶影哟声道:

    “蓝虹哥哥,喊得倒是蛮肉麻的嘛?”

    青青太天真而又太纯了,闻言之下,脸色虽然有点红晕,但仍不生气,可是她再也说不出什么,僵在客堂,不知所措,被客堂众多食客看得无地自容,正在这时,蓝蝶影冲了出来,向金蝶影道:“金姑娘,你太过份了!”

    说完走近青青道:“青青,我在这里,姥姥呢?”

    这一下青青得救了,扑向蓝蝶影,两眼里的泪水直流,咽声道:“姥姥被毒死了!”

    蓝蝶影来不及开口,金蝶影哼声道:“不要脸!”

    骂完转身而去。

    蓝蝶影还是不生气,也不理她,急问青青道:“姥姥被毒死了?有这回事?”

    青青道:

    “为了替我采药,她遇上一条千年蜈蚣!”

    说完泣不成声。

    蓝蝶影拉着她,轻声道:

    “这里人多,我们到上房去说。”

    到了上房,蓝蝶影忽觉金蝶影不见了,连她的行李也不见,他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他也不难过,只轻轻地叹了一声,立把房门带上,扶青青坐下后问道:

    “青青,姥姥的遗体呢?”

    “我埋了!”

    蓝蝶影道;

    “那条蜈蚣呢,在什么地方,我去除掉它!”

    青青道:

    “我把蜈蚣杀了,可惜我去迟了,姥姥从此不管我了……”

    说完伤心极了。

    蓝蝶影道。

    “青青,人死不能复生,你今后有我虹哥哥照顾你,我保证,虹哥哥要报姥姥之情,绝对好好照顾你!”

    经他一番安慰,青青心平了,问道:

    “那位姐姐好凶啊,她是你的朋友?”

    蓝蝶影点头道:

    “与徐佩萱一样,她好像走了,不要管她,你吃饭没有?”

    青青道:

    “吃过了,给,这一包是姥姥采的药,照你的药单采齐了,可是,可是姥姥她……”

    蓝蝶影道:

    “姥姥已尽到她的大义,她会升天成菩萨的!只要我把你的病治好,她会含笑于九天的。”

    青青闻言,眨眨眼道:“九天?”

    蓝蝶影笑道:“人死了,一般说来入九泉,可是姥姥是升天呀!我改叫九天不对嘛?”

    青青居然有点笑意了,竟也同意地点点头。

    蓝蝶影叫来伙计,算过店钱,之后向青青道:

    “我们找个非常隐密的地方,要无人能去的地方,准备充足的干粮,我要管你治病,对了,上街时,你还要加几套衣服。”

    青青道:

    “我什么也不懂,你说什么都是,虹哥哥,要好久才能治好我的睑吗?”

    蓝蝶影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多少时间,也许十天半月,也许一月,总之我一定能治好!”

    离开鄯善,他们反向东走!

    青青问道:“我们向东?”

    蓝蝶影道:

    “天下武林都向西,我们向东,这是最好不过了!”

    青青忽见前面出现一个白衣裤的怪人,立即道:

    “虹哥哥,是他,是他指引我来找你的,那位老公公对我多好啊!带我走了三天。”

    蓝蝶影吓声道:“白日魂,他是最可怕的人物,他竟带你来找我?”

    青青道:

    “是呀!他还给了我一大包银子,说以后怕我没有钱用。并且还替我按摩这边的黑脸,你看嘛,我的睑是不是没有那样黑了?”

    蓝蝶影惊奇道:

    “我真想不通,他是专吃女孩子的心,可是……可是他对你又……”

    青青笑道:

    “吃心,吃我们女孩子的心,那他对我……噢,我明白了,他看我丑,所以不愿意吃。”

    蓝蝶影道;

    “不对,不对,你这一边好脸,足可比得上两面都好的美女,同时,他不吃你倒也罢,他绝对不会带你来找我,这……这……这是什么道理?”

    青青道:

    “他说他最讨厌你,说你放着仇人不找,有宝不夺,西走东荡。”

    蓝蝶影笑道:

    “他真多管闲事,我还要找他比个高低哩!”

    突见白日魂绕到侧面,相距不到十丈,咧嘴向蓝蝶影一笑,怪叫道:

    “小子,等你治好那小丫头时,我们打一场,看是谁的本事高?”

    蓝蝶影大笑道:

    “我要打到你不吃女孩为止!白日魂,你等看罢!”

    白日魂大怒道:“小子,你不配!”

    蓝蝶影道:

    “你抢走我的剑,我又抢回来了!”

    白日魂道:

    “那是你小子运气好,误闯误碰,瞎猫碰到死老鼠,闯进了我的仙居,偷走我的宝剑!”

    蓝蝶影气道:

    “剑是我的,何谓为偷?你才是趁人之危,抢了我的剑。”

    白日魂呸声道:

    “那时你小子连个小孩子都打不过人家,我老人家不拿走宝剑,非落到武震天和乐四海手中不可,我老人家只是捡个便宜而已。”

    蓝蝶影闻言,一想也对,忖道:“他说得没错!”

    想了过去的经过,又忖道:“难道他是有意安排不成?”

    回头又想向白日魂追问经过,但这时白日魂却一晃不见了。

    青青笑道:

    “他曾问过我!他说,一个人能变,好不好玩,一进变黑,一是变白。”

    蓝蝶影突有所悟,惊叫道:“黄天鬼是黑,难道是他一个人?”

    青青道:“我也听说过黄天鬼!”

    蓝蝶影是想起什么心事,一时不再开口!

    他们就这样日行夜宿,终于找到星星峡一座非常秘密的古洞才停下来。

    不过蓝蝶影的心中,时时还想起金蝶影,他不知她现在进了“武圣谷”没有。

    金蝶影负气离开蓝蝶影,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走远!在她想,蓝蝶影进到上房,发现她不见时,一定会去追她,可是她不想想着,青青刚到,蓝蝶影会不管青青?这是她片面的估计,错在她。

    不久,她发现蓝蝶影不但没有来追她,反而带着青青向东走了,这使她恨之入骨,可是她茫然了。

    “表妹!表妹!你在这里,我找得你好苦啊!”

    金蝶影正心乱神伤之际,她虽然听出是艾勇的声音,但连回头看都不看。

    艾勇不是一个人,后面还跟着四个大汉,人人目露神光,不要问,那是内功充盈的高手。

    艾勇问道:“表妹,你怎么了?”他看到金蝶影目含泪光。

    金蝶影忽然一转头,问道:“你不是想与我订婚?”

    艾勇闻言,惊喜一齐来,但更多的是疑问,连连点头道:

    “表妹,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我们……”

    金蝶影娇叱道:

    “少说废话,过去我说过,只要你能胜过‘九爪神龙’我们就订婚,现在改了,我要你杀死他,要你亲手杀死他,只要你得手,我们马上成亲,不过你要放明白,不许有人相助,如果你办不到,从现在起,你不必再见我,假如再喊我表妹,我就杀你。”说完扭头而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蝶影 爱搜书 双蝶影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蝶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双蝶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