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大开碑”郭为良半晌末开口,他担心的不是王冲天。谢拐子与尹水月,而是龙在山与龙在水兄弟。

    令郭为良吃惊的乃是龙在水,他发现这小子出刀与他哥的架式一个样的神出鬼没。

    就在这一阵僵持中,龙在水听得父母被虐待,他又大吼:“爹、娘,他们欺侮你二老呀,我烧不了他们。”

    龙在山想过去瞧瞧父母怎么样了,囚笼中的龙大海吼叫了。

    龙大海吼道:“在山、在水,你们别过来。”

    龙在山道:“爹,他们虐待你呀!”

    铁雄大吼:“还是你这小子坏的事,你爱赌,你找尤道士学赌技,惹来个恶煞害死人,你看看咱们几个人,脚额已断,再也站不起来了呀!”

    龙在山一听大叫:“姓郭的,你真狠毒,我龙在山饶不了你。”

    郭为良道:“下刀的乃是姚家堡受害人,本总捕已经喝叱姚家的人,不可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姚上峰愤怒的道:“你们还知道自己的父母呀,你们怎不问问你们的爹,当年是怎样残杀姚家堡的?小子啊,那是血洗呀,鸡犬不留呀!”

    郭为良道:“小子,你们听听,你爹他们多残忍呀!”

    他吸了一口大气,又道:“眼下我可要提醒你两小兄弟,如果你们与他们力出刀,我可以保证你们两个死定了,官家是不会放过你两个小子的。”

    龙在水道:“不就是动刀吗?我不怕。”

    龙大海的老婆梅子尖声,道:“不要,我的孩子呀,你们快走吧,爹妈不会怪你们的。”

    龙大海道:“听你娘的话,快走吧,至少我龙家还留个根南呀!”

    这种骤变令郭为良心中一喜,他立刻对龙在山,道:“孩子,这个场面十分清楚,你爹娘是逃不掉的,把你们的莽撞换成理智,本总捕不会治你们罪的,快走吧!”

    龙大海暴叱道:“快走!”

    梅子道:“在山儿呀,你要好好照顾你兄弟呀!”

    龙大海道:“我的孩子呀,收刀吧,做个安安份份的人,为咱们龙家争口气,爹娘死也瞑目了。”

    “哇!”龙在水大哭。

    龙在山早在抹泪了。

    这光景令王冲天与谢拐子二人火大了,谢拐子大怒,吼道:“老龙呀,英雄何需气短,咱们杀出个结果来,快意恩仇一笔勾,你怎么婆婆妈妈了!”

    王冲天也道:“大吼一声归西去,咱不要窝窝囊囊的变成可怜虫,龙大海,你还含糊什么?”

    尹水月道:“对呀,咱们便是死,也死得轰轰烈烈,活着才会自在呀!”

    龙大海道:“咱们已自在的活了十年,尘归尘,土归土,也是还债卸罪的时候了,又何必把两个孩子拖下水?”

    铁华大叫,道:“老龙呀,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你相信他们会先对咱们下手?”

    青娘子叫,道:“我就不信。”

    沈一中道:“龙大海的英雄气概完蛋了。”

    封大川道:“他怕断了龙家根苗吗,娘的,咱们不娶老婆的人又怎样?娘的,常言道得好,三代不知爷叫啥,养的什么儿呀,娘的!”

    这些人的目标对准了龙大海,听的龙在山火大了,他大吼一声,道:“住口!”

    大伙吃一惊,都把眼睛集中在龙在山的身上,只听他接道:“我们听我爹娘的,我们一边看热闹。”

    他拉过龙在水,又道:“兄弟,咱们一边去,小心溅一身血。”

    龙在水木然的跟着龙在山退到大树下了。

    嗬,郭为良吃吃一笑,他大声的吩咐:“看守龙大海夫妻的囚车,你们听清楚了,一旦动刀子,不许对他二人下刀,要尽力的保护他二人。”

    “是!”捕役八人齐出声,大伙也放心不少。

    便在这时候,就见姚上峰手一挥,对身边两个侄子,道:“这是官家捉拿要犯,咱们把守退路,断他们逃生之念,走!”

    他一声走,当先跃在一道平坦斜坡处,姚家三人各自举刀成一排,要想逃下斜坡,那得从他三人的头上飞过去才可以。

    “大开碑”郭为良道:“你们何不放光棍些,抛下手中兵器投降,至少这一路上往太原你们不受罪。”

    谢拐子大吼,骂道:“去你娘的,老子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太原,老子不离开风陵渡。”

    郭为良嘿然冷笑,道:“由不得你了,谢拐子!”他转而对开封府捕头张放,道:“张允,这拐子是你的了,你率你的捕役抓活的。”

    张放不用吩咐,已见四个桶役腰上挂着锁链,手上举着利刀跟上来了。

    张放冷冷一哂,道:“拒捕就砍断你另外一条腿。”

    谢拐子心中吃一惊,他最怕敌人的家伙招呼在他的那条左腿上,他太珍惜这条左腿了,唯有失去右腿的人,才会珍惜另一条腿。

    谢拐子斜着身子在移动,形势如此变化,实在令他想也想不到的事情。

    双方就快交上手了,忽又听得铁雄在囚笼中大吼:“龙大海呀,你他娘的怎么不想一想,当初你把我铁雄住地吐给尤道士,才引出这件大案又搬上台面上,如今你为了传什么宗接什么代的不叫两个会用刀的儿子出刀,你太过份了。”

    青娘子也叱道:“是呀,唯一的希望也落空了,龙大海,你个老小子,我们阴司去打架。”

    便是沈一中也吼叫:“龙大海呀,快叫你两个儿子出刀吧,再不出刀就晚了。”

    封大川更是叫的声音尖,道:“龙大海,龙大爷,我封大川的老祖宗,你开口叫你儿子出刀呀,机会一去不再来,当年你可是分的最多呀,你个老小子,王八蛋,不是人呀!”

    他这是见龙大海闭目不理会,遂由求告而开骂。

    忽的,龙大海抬头大声吼:“在山在水呀!”

    他这么一叫,几个恶枭精神一振,郭为良等却吃一惊的转过头来瞧。

    就听龙大海又高声:“在山、在水!”

    龙在山与龙在水二人在五七丈外,听得他们爹的叫声,遂回应,道:“爹!”。

    龙大海道:“孩子呀,你们给爹听清楚,此间事了,你二人去找尤道主,杀了他!”

    龙大海只说了这几句便又闭目不说了,他这也就是对几个同伙交待,也表示,事情由尤道士引出来,那么就去杀了尤道士,也算对得起铁雄几个人了。

    郭为良一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抬头看,那张放与四个捕役已把谢投子围上了。

    郭为良再对洛阳捕头程万里,道:“立功此其时也,程见,率你的手下人,那个王冲天是你的人了。”

    程万里吃吃笑了。

    “呛”的一声刀在手,程万里手一挥,也是四个捕役冲上前,他们三人举刀一人抖铁链,这就准备拿人了。

    郭为良又对南阳捕头宋长寿,道:“宋兄,这个女人呐,瞧见没有?她手上拿的是火星子,小心沾在身上挥之不去的烧烂人,她就是‘星火娘子’尹水月,当年红莲教在江湖上弄幻术吓吓老百姓,只有她的这一手是真的叫人害怕,你小心了。”

    宋长寿一声冷笑,道:“这个女人她跑不脱了,总捕,你看我怎么活捉她。”

    双方刹时干上了。

    原来郭为良这批人未来到以前,已经把武力安排妥了,由他自己对付龙在山,其余三人率自己的人合力捉拿王冲天三人,不料又来个龙在水,而龙在水出刀与龙在山一样的怪,照个面就把一个捕决杀伤,郭为良一看心中凉了一大截,自己万难对付这兄弟俩。

    郭为良正在无计可施,双方的情形又有了变化,龙大海夫妻愿意死,而不叫两个儿于再同他一样的成了官家捉拿的要犯。

    郭为良对于龙大海夫妻二人的表现十分感动,这才叫“可怜天下父母心,宁愿自己死不叫儿受罪。”

    现在,三方面的喝叱真惨烈,张放正面堵住谢拐子抡刀狂杀,他身后的四名捕快分两边,一边两个就是插不上手,因为谢拐子十分聪明,他据守在断崖边,他的背后是断崖,下面便是大黄河。

    谢拐子的铁拐够份量,撞在张放的砍刀上发出“叮叮”响而震得张放臂发麻,如果不是两边四个捕快出刀,张放怕早退下了。

    张放也故意的往后退,他要引谢拐子往里追,目的当然是要他的捕役把谢拐子包围了杀,只不过谢拐子就是不上当,他论拐但求无过,呼呼的拐声逼得捕役近不了身。

    另一面,王冲天已杀得哇哇怪叫,姓王的轻功妙,他更会闪,程万里几次伸手未抓住他,反被他腾空一脚踢在手腕上,痛的程万里大骂:“个死囚泼皮。”

    他骂,可也不稍退,四个捕役中那个抖铁链的捕役七次闪向王冲天背后也未得手套住王冲天,气的程万里大吼他:“饭桶!”突然间,传出一声爆裂沉响,一片火星传来,就听两个桶役哇哇怪叫的就地滚,身上在冒烟。

    尹水月发出吃吃冷笑,那末长寿一声咒骂:“我宰了你这臭女人。”

    他舞动砍刀带着一连串的“淋”声兜了上去,可也正是尹水月左手入袋之时,宋长寿不容地再取火药,不要命的冲上去,十九刀已分不出方向了。

    尹水月也被宋长寿的这种悍劲唬的一愣,她的右手刀立刻迎上去,于是,空中传来叮当声只五七下,就听尹水月尖降一声往外撞去。

    她撞的真不是方位呀!

    尹水月胸前挨一刀,好像雪白的xx子上开了花,她斜闪劈来的第二刀,却撞在那个手提锁链捕快怀中,就听那汉子一声笑:“你跑不了啦!”

    这汉子也不是省油灯,双手抱住尹水月的腰,上身一挺间便与尹水月二人滚在地上了。

    “星火娘子”尹水月发急十三章的右手尖刀对着腰上的那人手臂用力狂扎狂戳不休,那捕快就是不松手,于是,宋长寿科然出腿,正踢在尹水月的刀身上,生生把尹水月的尖刀踢落在河水里。

    尹水月手中没家伙,袋中火药又不能及时取出来,另外三个捕快也压上来了。

    于是,尹水月不动了,她不动口动,口中咒骂:“我把你们这些猪,凭人多呀,老娘死不瞑目。”

    骂归骂,身子已不是自己的了,那个被她用尖刀扎得手臂血肉模糊的捕快,抖着鲜血他端了尹水月一脚,骂道:“你娘的,你准备挨刀吧!”

    尹水月回骂:“王八蛋,老娘挨刀是吗?叫你先尝挨刀滋味。”

    宋长寿急忙叫人为伤的捕快止血包扎,这捕快的手臂可也惨极了,好像双手也不会动了。

    别管怎么的,尹水月也被锁入一辆囚车了。

    王冲天几次未冲出重围来,他并非打算走,而是要救尹水月,要走,二人一起走。

    听得尹水月的叫骂,王冲天转而一看,不由惊怒交加的大声骂:“你们老表舅子,你们如此遭塌一个女人呀,王八蛋!”

    他这么一骂分了心,程万里一个箭步扑上去,姓程的挽个刀花在三冲天的面前晃,两个捕快已扑上来了。

    王冲天的刀想回杀,早被程万里的刀缠住址不开,他一急想拔身狂空跃,却已晚了一步,两个捕快不用刀,四条有力手臂把他抱了个结实。

    程万里一把抢过王冲天手中刀,右手便砸在王冲天的头上了。

    “砰!”

    “哎唷!”王冲天一声骂,他几乎昏过去了。

    程万里是不会杀死王冲天的,这些动作乃是官捐们平常实用的,对付顽劣犯人,他们就是这一套,抱紧了再狠狠的给你一家伙。

    王冲天就当场头冒鲜血不动了。

    于是,四个捕快齐动手,匆匆的也把王冲天关进囚笼中锁上了。

    现在,崖边上的谢拐子仍在作困兽斗,他对于王冲天或尹水月被抓,好像一些也不在乎。

    郭为良这时候冷冷的笑起来了。

    郭为良笑着走过去,道:“谢拐子,你怎么如此死心眼,投降吧,二十年后你不又是一条好汉吗?”

    谢拐子气淋淋的咬牙抡拐,张放也冷冷的道:“姓谢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了,你逃不掉的。”

    忽听宋长寿道:“总捕,何不铁链侍候也,他躲过上面难躲下面。”

    郭为良道:“一面断崖,三面尽是咱们的人,我看他能熬到什么时候。”

    远处的龙在山吼道:“谢大叔,算了吧,这情形便是我也闪不过逃不了啦,你……”

    谢拐子一听大怒,叱骂道:“个小畜牲,你小小年纪就中途变卦,害你这几位叔叔们走上绝路,他娘的,龙大海是怎么弄出你来的。”

    龙大海插上一句,道:“谢兄,小儿不懂事,上了尤道士的当,只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

    谢拐子还在狂打响,闻言大叫:“日落西山已无光,好景已不再,你还向我保证啥?”

    龙在山已嘟起嘴不开口了。

    龙大海立刻叫道:“谢兄,我敢拍胸脯向你担保,我的两个儿子必会找上尤道士,他会听我的话,出刀杀了尤道士那个五八蛋。”

    龙在山立刻回应,道:“是的,各位大叔,我一定会找到尤道士,我会杀了他的,为各位大叔们出怨气。”

    谢拐子大叫:“咄怨气屁用!”他在抡拐说一半,因为六个铺役的手中提着铁链在移动了。

    谢拐子担心的便是这一招,他神贯注的左右打,双目余光看向几个人的身后面。

    郭为良一声厉叱,道:“谢拐子,你还不投降,真要带着一身伤才满意?”

    他这是喝叱,可也带着几分搅乱敌人心志的意味。

    果然,谢携子怒目逼现郭为良,吼骂:“去你娘的老皮,投降不投降还有得耗。”

    谢拐子的话未完,七条铁链缠过来,头上一共五条似飞龙般发出“哗啦啦”的响,下盘的两根铁链分左右朝他的双腿搅上来。

    同时间,两把砍刀往他的铁拐上面架,谢拐子便也发了野性的仰天狂吼道:“走!”

    他走不脱的,但他却发狂般的忽然拔起半空中,谢拐子一条腿的力道够强劲,他已腾空一丈高下,身子就在半空中下压着往断崖下的河面中落下去。

    “噢唷!”这声音发自一个臂缠铁链捕役口中,这人十分粗壮,却也被谢投子连着他的铁链往断崖上面坠落,这光景谢拐子的一条腿上缠的就是那根铁链。

    于是,这二人由一条铁链连着一同往断崖下面落去,就见断崖上大伙惊呼着看下去。

    郭为良急急的大叫:“快救人!”

    断崖下,“轰”的一声响传来,两个人落水撞在一起好凄惨。

    这光景令落水的谢拐子直翻白眼,他心中那份后悔就别提了。

    原来谢拐子紧守断崖是另有目的的,他的目的便是在必要时候跳入黄河后遁入他的秘洞,凭谁也会以为他必死在水中。

    这个计划当然只有他一人心中知道,他如果潜入水下的秘洞中他就会逃过这一劫,只可惜真的应了那句谁嗑出来的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谢拐子人在半空的时候便拼命的抖着腿,可惜那条腿不听使唤,早已废了的腿上缠有皮革尺半长,铁链钩住地废腿上的皮革十分牢固。

    谢拐子与那吃惊掉一块的捕快落下水又撞一起,撞得二人吸大气,谁也无法立刻移动,眼看着河水就要把二人漂向河心了,郭为良急叫人奔到小船边,四个捕快上了小船就往二人划过去。

    谢拐子这才叹了一口气,道:“他娘的,人算不如天算,老子认栽了。”

    于是,小船过来了,谢拐子手中的铁拐在他落水的时候就失落在河中,如今他失了拐杖,就等于掉了一条腿一样的瘫在那个腰骨刺痛的捕快身侧了。

    两个人被捞上小船,四个捕快不客气,先是说着好听的话:“姓谢的,你安份,咱们手下会留情,想你也是江湖客,废话咱们就不说了。”

    谢拐子沉声道:“绑吧,儿!”

    两个捕快掏出绳索来,十分熟练的就把谢拐子绑了十五花小绑。

    为什么说小绑7他们只绑谢拐子上身、双手反臂连上脖子,谢拐子如果用力挣,他的脖子就会癌。

    从小船提上岸,另一落水的捕快已直不起他的腰了,他撞伤了腰,痛的他龇牙列嘴骂大街。

    另外四个铺快动手了,四个人八只手来八只脚,尽往谢拐子的身上收拾着,踢打得谢拐子大骂:“奶奶的,你们说不叫谢大爷吃生活,你们说话算放屁呀!”

    有个捕快沉声道:“叫。船之上你当爷,怕你落水逃跑掉,上了岸咱们是爷,专修理你这王八角孙子,打!”

    啃,又是一阵的打,打得谢拐子大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咧!”

    现在郭为良拍拍手吃吃笑了。

    他站在九只囚笼前,双手插腰沉声道:“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呐,十年光阴没白费,我还是把你们红莲教七大护法抓住了,一个也不少,哈……”

    姚上峰与他的两个侄子走上前,道:“郭总捕,咱们姚家堡有赏金。”

    郭为良道:“当年你叫的价码是多少?”

    姚上峰道:“白银一万两。”

    部为良道:“姚二堡主,你想想,那是十年以前你出的赏银。”

    他指着一众捕快,又道:“瞧瞧,咱们抓他们七恶花费有多大,一万两赏银也未免太少了吧?”

    姚上峰淡淡一笑,道:“但见他们人头落地,咱姚家堡加赏一万两。”

    他对郭为良,又道:“只不过咱姚老二有个小小不是的请求!”他目光移到王冲天、尹水月与谢拐子身上,冷冷的历笑着。

    郭为良立刻明白了,他吃吃一笑,道:“我知道,我心里不但同情,也明白你们姚家的心,没问题嘛!”

    郭为良哈哈笑了,他点头看。

    郭为良对一众捕役,道:“人犯已齐,连夜上路,此去太原府还有四百里呐!”

    忽的传来一声呼叫:“爹、娘!”

    这叫声出自龙在水的口中,他已往囚笼这面奔过来了,龙在山未拉住他,立刻也跟上前来。

    有几个捕役急忙要拦阻,岂料龙在水展开“狐步”便穿过七个铺役的拦阻,已快到囚笼附近了。

    张放叱道:“好小子想干啥?”

    他吼着拔刀便砍过去,龙在水似乎不放在眼里,人影一闪,他的左臂外圈一半,张放已往外斜出五步才站定。程万里守在龙大海与梅子两囚笼边,他见这龙在水小小年纪“过关斩将”的过来,一时间大吼一声横身拦:“站住,小于Z”

    龙在水站住了,他也叫道:“爹、娘!”

    于是,龙在山也到了,他拉住兄弟,道:“阿水;咱们走吧!”

    龙在水道:“我不,我要跟爹去。”

    龙在山道:“有什么用?看着爹娘被杀?”

    龙在水道:“哥,就算替爹娘收尸吧,呜……”他哭了。

    龙在山一听也落泪,郭为良已走过来,道:“真是两个孝子呀!”

    龙大海与梅子二人也哭了。

    龙大海忽的咬咬牙,道:“在山,在水呀,往日里爹忽略了你们,总以为你二人不成材,今日见你们如此,爹心中踏实了。”

    龙在水哭的更厉害,他娘梅子收住泪,道:“在水呀,娘同意你跟去,你不但要为爹娘收尸,也为几位大叔阿姨他们收尸,要上好的寿材,多请和尚念经超渡。”

    龙在山道:“娘,我同在水一齐去。”

    龙大海忽的大吼,叱道:“你不去,你马上去找尤道士,杀了他。”

    那铁雄大叫,道:“对,对,你找尤道士尽快杀了那个恶道。”

    谢拐子已喘过气来,他对龙在山道:“龙家大侄子,你过来,大叔有话对你说。”

    龙在山歉然的走到谢拐子身边,道:“大叔,你有吩咐我照办。”

    谢拐子道:“耳朵贴过来。”

    龙在山把耳朵贴近谢拐子,也不知谢拐子说的什么话,听的龙在山直点头。

    一边的郭为良想听,可就是听不到一个字。

    忽见龙在山爬地上,冲着谢拐子叩了三个头,他口称一声“干爹”。

    哺,龙在水听的哈哈大笑起来了。

    龙在山这一声“干爹”,听的大伙发了愣,龙大海道:“我同意我儿在山叫你一声于老子。”

    龙在山起身对他兄弟,道:“在水,咱们一齐给爹娘叩三个响头,哥就去找尤道士了。”

    龙在水忙先往地上跪,兄弟二人带着眼泪叩响头,碰的额角见鲜血。

    龙在山自怀中摸出银票来,猛可里塞入他兄弟袋中,道:“拿着,办后事要花银子的。”

    真凄惨,还有当着活人的面为人办后事。

    龙在山强忍泪,他看着囚车下了断崖坡,忽然大哭起来了,他这是尽情的发泄了。

    不料就在他哭的正伤心,押囚犯的队伍中突然传来几声长曝尖号。

    龙在山一听拔腿就往下追去了,他心中在想,为什么又传来如此惨叫声。

    姚家堡的三人恨透了红莲教的七大护法,这件事说起来原是小事一桩,当年红莲教为了扩大他的势力,选定了几处有钱的仕绅弄银子,姚家堡也是他们索要的对象,只不过姚家堡对红莲教设好感,只小意思的备了一百两银子,这一下惹火了红莲教教主尤化云,他派七大护法去教训姚家堡,岂料龙大海七人发觉姚家堡的宝藏库银,七个人来个血洗姚家堡。

    如今郭为良也是为了银子,他把谢拐子与王冲天、尹水月的三辆囚车摆后面,这才又给了姚家下手的机会。

    姚上峰三人齐动手,生生把谢拐子三人的脚筋又切断,痛的三人尖声喊,于是,龙在山奔回来了。

    龙在山奔到队伍后,见郭为良正在骂人呐!

    郭总捕骂跳上峰三人,为什么又不听他的话,对三个毫无反抗的囚犯动刀子。

    郭为良见龙在山又折回来,更知道他的干爹是谢拐子,他骂的更凶了。

    谢拐子见龙在山又回来,大叫:“于儿子呀,快为干爹主持公道。”

    龙在山道:“怎么了?”

    谢投子道:“官差不小心,姚家的人对咱们动刀子,奶奶的,他们割断了咱们脚筋呀,我只有这么一条腿,他们还不放过我呀!”

    龙在山咬咬牙,道:“太过份了。”

    姚上峰道:“一点也不过份,咱们没把你兄弟算上,那已是仁厚的了。”

    龙在山叱道:“惹火了我先率你们。”

    姚上峰道:“想造反?”

    龙在山道:“又怎样?”

    郭为良一听忙对姚家三人叱道:“你们走,你们尽给我惹麻烦,走,太原府衙再见面。”

    他撵姚家的人走,姚上峰当然明白这一点,他重重的道:“好,咱们先走了,太原府再见。”

    他带着两个侄子大步往前走,那郭为良道:“娘的,不把姚家人撵走,真担心他们中途又施出什么毒计来。”

    龙在山咬咬牙,道:“总捕,你快叫人为他们上药呀,你看他们流的血。”

    郭为良道:“那是当然的。”他呼叫两个带刀伤药的捕役过来,为受伤的缴上药。便在这时候,就听铁雄吼叱,道:“他奶奶的,到现在我才明白一件事呀!”

    龙在山急问:“铁大叔,你明白什么?”

    铁雄道:“大侄子呀,你瞧瞧,包括你爹娘在内,咱们这儿男女一共九个人,九个人部都被姚家的人挑断了脚筋,直到现在,姓郭的三八蛋才将姚家堡三人撵走。”

    郭为良心中冷笑,但面子上是苦无奈的道:“铁雄,你这是什么话?”

    铁雄吼叱道:“你这老狡猾,必是与姚家人商量妥了,把咱们这九男女排断了脚筋以后,便木会担心咱们在往太原府的中途上造你反,你等到咱们都受了姚家人的毒手才把他们撵走,娘的,是不是?”

    郭为良道:“不是。”

    铁雄冷笑,道:“说不定你还收了姚家的好处。”

    郭为良大怒,叱道:“简直胡说八道。”他对守着铁雄囚笼的四名捕快,吩咐道:“姓铁的再吼叫,掌嘴!”

    四个捕役齐声应:“是!”

    铁雄嘿嘿一笑,道:“哼,老子的命都不要了,还怕的什么挨打呀,臭皮囊这一堆,恁儿挑肥捡瘦吧!”

    忽听青娘子道:“阿雄呀,再是叫骂有何用?招来一顿毒打,你不怕我可心疼呀,别叫了。”

    铁雄果然不叫了,他浓重的鼻音像拉风箱。

    虽然铁雄不吼叫,龙在山一听火大了,他忍不住的吼叫郭为良,道:“姓郭的,你的心太毒了,我只以为你多心计,善谋算,他家道观,你装扮驼子哑巴多可怜,你侍候尤道士无微不至,我也常吃你做的饭,我就看不出你是那么混蛋的小人呐!”

    郭为良大怒,叱道:“可恶的小子,你想造反不成?”

    龙在山咬咬牙,道:“你逼我?”

    郭为良道:“难道你相信铁胖子的话?”

    龙在山道:“我相信我的一双眼睛,再想想你这快两年来的扮相,就不难知道你必与姚家有勾结。”

    郭为良叱道:“小小年纪胡说八道。”

    囚笼中,封大川大笑,道:“好,好,大侄子真的长大了,几句话说的叫人点头。”

    王冲天道:“老子英雄儿好汉呀,哈……”他才刚刚把伤处包扎。

    龙在山道:“姓郭的,你如果不与姚家串通,你们早就应该防着了,为何会一而再的被姚家得手?”

    郭为良道:“事情已经发生,我也撵走姚家人,你可以安心的去追杀尤道士了。”

    龙在山冷冷道:“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郭为良双目一厉,道:“叫。子,你逼我呀!”

    附近的宋长寿、张放与程万里三捕头过来了,那张放沉声对龙在山,道:“小子,你可别忘了,你爹娘还囚在囚笼中,你如果不识相,娘的,咱们先杀了你爹娘。”

    郭为良接道:“是呀,看在咱们‘仙家道观’一起生活过,我可是一而再的好言相劝呀!”

    本长寿道:“这小子太不像话了,凭着你的武功,可也想想富家的势力,你讨不了好处的。”

    啃,你一言我一语,可把龙在山惹火了,只见他退后一步指着前面四个人吼:“娘的,你们尽拿杀我爹娘的手段威胁我,要知道我也想通了,你们把我爹娘他们九人押回太原也是死,在此地动刀也是死,只不过小爷气不过,非宰你们不可。”

    他手一招,大叫:“阿水过来!”

    守在龙大海身边的龙在水,立刻闪到龙在山面前,道:“哥,杀!”

    中原人最是干脆,简单两个字,代表两句话。

    龙在山道:“咱们出手‘狐杀’。”

    “哥,行!”龙在水除了磨刀不说话,说起话来便也十分简单不过。

    龙在水反手拔出一把他已磨得刀刃薄如蝉翼的尖刀虚空抡,啃,郭为良吃惊了。

    郭为良大叫:“小子啊,你们只不过两个人,咱们这里三四十,你……杀就算杀死一半吧,你二人仍然活不成,娘的,等你二人扑上来,爷们大伙齐围上,说不定你二人就死在……死在你爹娘的前面了。”

    姓郭的无法威胁龙在山,他威胁龙大海夫妻二人。

    他这最后一句话的声音也特别高亢,当然是要龙大海夫妻听的。

    他还果然奏了效,就听龙大海吼道:“在山,他说的对,常言道‘好汉也架不住人多’,你有孝心,你娘和我心中快活了——”

    龙在山大叫:“爹,你放心,动上手他们捉不住我同在水的,我们都会‘狐步’,也都会‘狐杀’,你二老放心的看我同在水收拾他们。”

    龙在山地娘梅子尖声,道:“什么‘胡杀’潮步的,孩子呀,刀是利的由不得人,造化捉弄人,只要咱龙家有后根,爹娘也瞑目了。”

    龙在水道:“哥,娘哭了。”

    龙在水道:“娘!”

    龙大海忽的大吼:“阿山,叫爹娘放心的去吧,你不可以最后关头叫爹失望。”

    龙在山道:“爹,我要杀了姓都的,他可恶。”

    郭为良心中一紧,龙在山对他出刀,他实在没把握躲得过。

    龙大海道:“在山呐,杀尤道士才对呀,那是个祸引子,杀了尤道士咱们都瞑目。”

    铁雄儿人听了这话,都在点头了。

    龙在山一看,他大声叫:“杀,杀,杀!”

    他可并未冲上前去杀人,而是握刀扑近荒林中,但见身影在闪动,只见树枝往半空飞又落,那声音“咯嘈嘈”的传来,也传来龙在山的大吼:“尤道士,我要杀了你!”

    龙在山的声音越去越远,可也把郭为良这伙人吓得个个直瞪眼。

    龙在水就吃惊,他似泄了气的又走到龙大海的囚车边,怯生生的道:“爹,哥走了,他不杀了。”

    龙大海安慰的道:“你哥走是对的,他去杀尤道士。”

    梅子忽的大哭起来。

    梅子抽噎的道:“我只怕再也看不到在山地了咧,我们这是最后一面呀!”

    龙大海怔住了。

    龙在山似发疯般的狂奔而去,“大开碑”郭为良立刻身轻松自在不少,就听他一声大吼,道:“押好人犯,大伙上路了!”

    “哗”的一声所有囚车推动,开路的乃是开封府捕头张放与他率领的十二名辅役。

    随在张放后面的便是南阳府的捕头宋长寿,还有捕役八名两边围着囚车走。

    洛阳捕头程万里与十二名洛阳捕役押着龙大海夫妻二人走在第三拨。

    太原来的总捕部为良与他的十二名捕役使守在封大川、王冲天、尹水月、谢拐子四人的囚车旁。

    人马如此安排,虽然有欠单薄,但郭为良却也许放心得紧,因为囚笼中的人犯一个也休想逃,便是有人中途想劫囚犯,这些囚犯已不足为患了。

    郭为良这一行人下了断崖斜坡沿着大路走,往北要经过风陵渡的大街,响,囚犯们还未进入街口呐,大街上已是闹哄哄的人山人海了。

    那开封府捕头张放走在最前面,只见他砍刀挂在腰带上,快靴套在裤管上,它爷的帽子戴端正,双目直不愣的看着前面不转睛,他精神可大了。

    再看后面的押队人,“大开碑”郭为良走路带“轰”声,头抬在半空中,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看的一街两边人群缩脖子。

    推车的汉子用力推,囚车上的犯人垂发把头低,不旋通间已快经过一家大酒楼,那个大酒楼很有名,风陵渡谁人不知这“上宾酒楼”呀!

    萎坐在囚车中的谢拐子,他车到这儿猛一吼:“停住,他姐的,停住!”

    他这么一声吼,“上宾酒楼”中立刻有人大声叫:“哟,是捉子谢大爷呀,谢大爷犯的什么法?”

    就在这时候,郭为良一声沉吼:“干什么?”

    谢拐子粗声,道:“姓郭的,你叫大伙等一等。”

    郭为良道:“你还想干啥?”

    谢拐子道:“发号施令呀,叫他们等一等。”

    郭为良冷冷的一声吼:“等一等,咱们也顺便把吃的喝的弄些带走。”

    他真会找理由,如此便公私两便了。

    三个捕役往酒楼走,想是弄吃喝去了。

    郭为良走到谢拐子囚车边,道:“现在,我对你很够意思了,说,你想干啥?”

    谢拐子不理会郭捕头,他对着“上宾酒楼”大声叫:“伙计,伙计,娘的快过来。”

    有个伙计怯生生的走到囚车边,道:“谢大爷,你犯了什么法呀,咱们可知道你是大好人,从来不白吃白喝的,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谢拐子嘿嘿一笑,道:“你说我是好人?”

    伙计道:“大大的好人呀!”

    谢拐子一听,忽的仰天哈哈狂笑起来,伙计跟他也是一声傻笑。

    郭为良叱道:“他是好人堆里捡出来的!”

    伙计听的吃一惊,他怎知十多年前姓谢的是什么人?

    谢拐子道:“伙计,我求你为我传个口信。”

    伙计双目一亮,道:“不用传了,江南边那个阿香姑娘陪她的夫人在街上买女红,她二人……”

    这伙计跟起脚来往里面看,又道:“应该还在大街上吧!”

    谢拐子道:“快去找她们,我的时候不多了。”

    伙计正要往大街走,人堆里后面传来两声尖叫:“哟老爷子呀,你这是怎么啦,被官家如此作贱呀!”

    可不正是住在河南岸的“玉珠儿”吕芳子同那丫头阿香二人过来了。

    那吕芳子欲往谢拐子扑上去,早被一个捕役架住她,叱道:“退后!”

    吕芳子已尖声,道:“冤枉呀!”

    吕芳子大叫冤枉,郭为良走过来,姓郭的劈手一巴拿,打得吕芳子两眼冒金星,叱道:“你在吼叫啥?”

    吕芳子抬着囚笼中的谢拐子,尖叫道:“他是我男人呀,你们怎么把我男人抓起来,我男人是好人,风陵渡出了名的好人,他没犯法为啥抓他?”

    郭为良道:“你这女人,我问你,他是你的男人?”

    “是呀!”

    “那好,你也犯了王法,我这就把你也绑上。”

    郭为良还真要命人拴住这吕芳子,谢拐子火大了,他大吼,道:“姓郭的,你个浑蛋,关她鸟事,你拴她呀!”

    郭为良冷冷道:“她是你女人呀!”

    谢拐子大叫:“十年前她不是。”

    一边痛的掉眼泪,吕芳子大叫:“我男人犯了什么法,你要如此对付他!”她还不知厉害的想再冲。

    郭为良道:“你真的想知道?”

    “你说呀!”

    郭为良指向九辆囚车,道:“我告诉你,也叫你心中有个底,他们是当年红莲教的人,其中七人曾在大同犯案,他们血洗姚家堡,金银财宝弄的可不少,他们分赃之后各奔东西,到今天才把他们抓到,要不然,像谢拐子这号人物,他哪里弄银子供你们这种女人享受呀!”

    郭为良当然早就知道谢拐子在这风陵渡南北两岸养了两个酒国女人在享受。

    郭为良这是当街把谢拐子的罪行说开来,响,看热闹的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

    这光景吕芳子应该赶快逃,不料她不但不逃,而且她还把胸一挺,尖声道:“来吧,把我也绑上,我要陪我男人去刑场。”

    娘的,谁敢说花国女人无情义,吕芳子的表现就叫所有看到的人吃一惊。

    郭为良也感动,道:“算了算了,你快走,去找个真正的好人嫁人吧!”

    吕芳子道:“我真正的好人是谢爷,你也别劝说,把我上了绑咱们去打官司。”

    部为良大怒,吼叱道:“打的什么官司,去了便只有砍头,你想到没有?”

    吕芳子大声道:“砍头就砍头,我不怕,我要同爷死在一起。”

    她还真的感动不少人,那谢拐子的虎目之中有泪光,他粗哑着声音,道:“芳子,我的好女人,我谢拐子这一生没留恋,就是有个你,我的银子也算没白花,想不到你还真的有良心。”

    他这话才完,响,斜刺里又奔来一个人。

    是的,河北岸住的“一枝梅”白翠儿跑来了,白翠儿住在风陵渡北面,听到了消息便匆匆的奔来了。

    白翠儿一头撞向谢拐子的囚车,尖声道:“我的人儿呀,你犯了什么法,怎么落得被囚上牢笼呀!”

    她边叫边抹泪,吕芳子也不为怪的大哭起来。

    这光景令别的几人也惊讶,那封大川就吃吃笑,道:“他姐的,老谢还真有一套,把两个女人吃得死脱呀,唉,我的胡立倩呢?”

    他叫的急又尖声,有人把他叫的胡立倩听成了狐狸精,引得有人吃吃笑了。

    郭为良愤怒的道:“太不像话了,这是押解重刑犯,岂容你二人在此胡闹。”

    他正要命捕役把二女推开赶走,不料两个捕役竟然还拉不动两个女子,反而吃力的在喘气,看的郭为良也不解,难道这二人会功夫?

    就听白翠儿抹泪哭道:“我的好人呐,你是怎么啦,犯的什么法,怎么我不知呀!”

    吕芳子也尖声号,道:“美好日子才十年,我也过腻了,要死死一块儿,别留下我常怀念,这怀念的日子我不干,我的好男人,咱们一起去鬼门关吧!”

    她说溜了嘴,还引起一阵骚动。

    白翠儿道:“死了,死了算拉倒,不如咱姐妹一同去官府,他们要杀咱们爷,咱们也同爷死一起。”

    谢拐子看看白翠儿,他再看看吕茧子,面皮一紧立刻大哭起来。

    谢拐子的哭声不好听,好像老驴叫声一般令人身汗毛孔放大又收紧似的。

    不料两个女人争抱他的头,那么嫩的嘴巴吻上谢拐子的毛面颊。

    于是,谢拐子不哭了,他对愤怒的郭为良,道:“总捕大人呀,谢某有个要求,如果你答应,咱们一路都太平,如果你拒绝,我骂你十八代老祖宗。”

    这算什么要求,还兼带骂人的。

    只不过郭为良的肚量能大能小,他冷冷的一笑,道:“你说吧,只要合理,我答应。”

    谢拐子笑了,他对郭为良大加赞美的道:“总捕呀,对于你的人道精神,我谢拐子无话好说,如果不是被你们这些王八蛋,不,不是王八蛋,如果不是被你这批吃粮当差的囚在笼中,我谢拐子会爬在地上对你三拜九叩的行大礼。”

    郭为良冷冷道:“说吧,什么请求?”

    谢拐子道:“清场。”

    “清场?什么清场?”

    “就是我要单独的同我两个女人说几句话,只简单的几句话,说完了咱们再上路。”

    郭为良道:“你可要快呀!”

    “当然,我不会-嗦的。”

    郭为良道:“好,我答应。”他把捕役往四下里指着,紧守囚笼的捕役拔刀准备,谢拐子见外人都在五丈外,他冲着两个女人点点头。

    啼,两个女人哇的一声又抱紧了谢拐子大哭,那吕芳子还叫着:“别再劝我了,我非跟你……”

    白翠儿不示弱,酒国女人也英雄,她对谢拐子,道:“我亲爱的良人,我这就咬舌先你而去,我在阴间为你先开道,小鬼判官我打发,你就别拦我。”

    她把舌头伸的长,细白的牙齿咬上舌头,光景还来真的干了。

    嗬,谢拐子一瞧一声雷吼,道:“不要,你等我把话说完以后,我保证你二人会哈哈笑。”

    他这一吼果然奏效,两个美人儿不哭不闹了。

    于是,谢拐子示意二女把耳朵伸过来,就听传来一阵好像蝗虫吃禾苗的声音,细细的抄沙的声音并不大,可也令二女的眼睛睁大了。

    等到谢拐子把话说一遍,啃,二女立刻不哭了,那模样如果此地就只她二人,必会一阵哈哈笑。

    笑也要拣地方,笑的不是时候,不是地方,那会惹人不高兴的。

    吕芳子拍拍谢拐子的面颊,苦兮兮的道:“我的男人呀,你放心,我同翠姐永远怀念你,等你有了不幸消息传来,你的神位前,我天天一柱香。”

    白翠几道:“好人呐,你去吧,初一十五我上香,逢年过节我拜佛找和尚,金刚经叫他们念上三日夜,叫你西天也快活。”

    谢拐子一听大为感动,道:“好好好,不枉我爱你二人十年整,回去吧,就当你们的男人上战场一样,哈哈哈,下辈子我同你二人一齐拜花堂。”

    他说完再吼,道:“总捕呀,我的体已话已说完,咱们可以上路了。”

    这时候两个女人不叫了,两个女人在发愣,两个女人对望一眼,二人彼此点点头,然后向后转,哺,看她二人跑的可真快呀!

    这种变化,令在场看的人也不解,那王冲天就冷冷一笑,他在远处大声叫:“老谢呀,你同你的女人说的啥,怎么立刻不哭了!”

    谢拐子又冷冷道:“娘的,她二人把我当成二百五呀,我一试她们就明白了。”

    就听尹水月道:“谢拐子人不傻,他真的没上当,而且他的手段高。”

    铁雄道:“两个女人对你好,你怎么背后骂她们,你是怎么了?”

    青娘子道:“我知道,只不过我不说罢了。”

    沈一中道:“两个女人是不是想到老谢的宝了?我看差不多就是这一件。”

    谢拐子嘿嘿一笑,道:“我他娘的心中十分明白,你们想一想,我谢拐子是个残废人,她们二人似天仙,她们怎么会爱我,嘿……只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哈……”

    封大川道:“喂,拐子,你猜猜,她二人会不会前往太原刑场收你的尸!”

    谢拐子道:“我不指望她二人,娘的,她二人会为我收尸呀,我看回头打从西边出。”

    他吃的笑笑,道:“我的干儿子为我收尸,我也相信我干儿子会为我们大伙收尸。”

    铁雄道:“你千儿子去追杀尤道士,他不会来为咱们收尸。”

    青娘子道:“是呀,你干儿子已把收尸重任交在他兄弟在水了。”

    谢拐子道:“我仍然相信我于儿子必会来的,你们等着瞧吧!”

    那边,总捕郭为良在队前面大声吼:“上路了,闲人闪开!”

    “哗啦啦”“吱扭扭”,这批人往风陵渡北面走了。

    “哗啦啦”是划水声,“吱扭扭”乃是绞绳子辘辘发出来的刺耳声,只见黄河岸边的一条小船摇得不疾不徐往北岸的那断崖过来了。

    这时候是啥时候,三更夫呐,不但三更天,而且还是个月黑头的三更无。

    再看小船上,哺,两只身材细长的人穿的是黑色夜行衣靠,如果仔细瞧,那是油布夜行衣,很贴身,也相当俐落,有刀子插在二人裤腰带上露出刀把子来。

    前面就快接近岸边岩石了,就听小船上一人,道:“芳姐,就在这一段吧!”

    另一女子,道:“翠妹子,我也以为就是这一段。”

    只这么两句对话,便知道她二人是何许人了。

    是的,吕芳子与白翠儿找来了。

    两个女人合力把小船靠拢在石岸边,那吕芳子稳住小船抗着汗水,道:“翠妹子呀,咱们二人一个守北,一个守南,快十年了,怎么也探不到拐子的宝物放在什么地方,真气死人,拐子的小破船,我至少找了几十遍,怎么也没发现,原来呀,嘻……”

    她高兴的忍不住笑了。

    白翠儿道:“拐子真狡猾,他怎么不拉泡尿水照照自己的德性,咱们会拿他当良人?去他的驴屎蛋。”

    吕芳子道:“这拐子也真抠,他叫咱姐妹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可就是不叫咱们多储钱,怕咱们跑了。”

    白翠儿道:“算命的说,咱们吃香喝辣不用愁,就是没有大把银子花,我还火了呐,哈……”

    吕芳子道:“拐子太精明了,他原来把银子藏在水底下的石洞中,叫咱们部取了出来,算是对咱们的回报,我大妹子,你是不是打算真的为拐子收尸呀!”

    白翠儿道:“别问了,你我心中都明白,娘的,拐子玩弄咱们,咱们打他的财宝生意,他虚情,咱假义,收的什么尸呀,去他的收尸。”

    吕芳子道:“其实,如果咱们找到拐子的存货,说句良心话,我真打算叫阿香去收拐子的尸。”

    白翠儿道:“我不这么想,芳姐呀,你想想,咱们陪他有十年,便是仍于老行吧,陪酒十年存了不少钱,十年青春无价呀!”

    她有些哨叹的又道:“再说吧,拐子这一回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他死定了,那么,他存的这些血腥钱,不送咱们送何人?你说对不对?”

    吕芳子一听点头道:“大妹子这么一说,我的茅塞顿开,咱们这就下水找洞口。”

    白翠儿道:“芳子姐,我有句心里话,必在下水之前向芳子姐说明白。”

    吕芳子一笑,道:“那是当然,咱们姐妹平日里不来往,但心是相连的,你有话说当面,比搁在肚子里发闷好多了。”

    白翠儿道:“芳子姐,你我小时候都跑过江湖卖艺,日子过不去才下海持壶,咱们不是贱,生活担子压死人。”

    吕芳子听的一笑,道:“提起跑江湖,已经十多年了,一路梅花刀法我赚了不少掌声呐!”

    白翠儿道:“芳子姐,是这样的,咱们二人去找宝,咱二人必须一条心,等到宝找到,咱们二一添作五的分,我便是少取也愿意,可不能找到宝咱二人火并一场,那就实在不应该了。”

    吕芳子拉过白翠儿的手,一笑,道:“大妹子呀,你说的多可怕,我可想也没想到这些,咱们合作都有好处,咱们不可以自相残杀呀?”

    白翠儿吃吃笑了,她回抱着吕芳子,二人几乎成了一个人了。

    黑色头巾缠的紧,打着赤脚往水中跳,有一根绳子连在二女的身上,那吕芳子与白翠儿怀中还带着火种之类的东西。

    就在水面还未往水中潜下去,吕芳子对白翠儿,道:“大妹子,咱们水中先找洞口,投子说,洞口有尖石头,小心碰到头。”

    白翠儿道:“拐子的交待很仔细,他叫咱们身子贴水底,再往洞中游,中途不可把头抬,很快就会到洞中,也很快会发现斜洞中的另一端役有水。”

    一笑,吕芳子道:“拐子交待的真清楚,就怕咱二人找不到他的藏宝。”

    二人相看看控牢的小船,彼此就那么点点头,猛吸一口气便往水下潜下去。

    两个女人到了水底摸索着,什么也看不见,二人身于用绳子相互之间挂一起,果然成了“一根绳子挂了两个蝗虫,跑不了你也走不脱我”了。

    那吕芳子到了水底爬的快,带着白翠儿沿着断崖石头一阵摸索之后,又冒到水面上。

    白翠儿也冒上水面来,她喘大气不已的道。“芳子姐,憋死我了咧!”

    吕芳子指指一边,道:“咱们必须一路模过去。”

    她大吸一口气,两个人遂又往水下潜去,吕芳子的水性似比白翠儿高明,她的身法也妙,活似鱼儿水中游。

    二人在水中又潜了五七丈远便又急急的浮出水面来了,白翠儿喘着大气,道:“芳子姐,你看咱姐妹是不是上了拐子的当了?”

    “怎么说?”

    “他骗了咱们呀,他摆咱们一道也说不定。”

    吕芳子摇头,道:“不会,我以为绝不会,拐子说话的时候目中带泪。”

    白翠儿道:“嗨,咱们还不是哭的死去活来,想死想活的要跟拐子一起去死呀!”

    吕芳子道:“那个不一样,咱们的哭大不同。”

    白翠儿道:“可还是泪水直流呀!”

    吕芳子道:“大妹子,我口中叫的与心中想的,脸上流露的不一样的。”

    白翠儿道:“怎么不一样?触景才会生情,不见伤心怎么落眼泪。”

    吕芳子道:“我呀,我是心中想到了拐子的宝才落泪,我苦苦等了十年,等的我快发了疯,如今见拐子快被官府拉去砍头,我是急的哭起来,我的眼泪很值银子的,哈……哈……谁知道”

    白翠儿笑笑,道:“芳子姐同我的一样嘛,我也是想到十年青春白耗才哭的呀!”

    两个女人这么彼此一表白,啃,二人又吃吃笑了。

    说归说,笑归笑,二人可也未忘记水下去寻宝,就见白翠儿用手指指水下,吕芳子微点头,二女又是猛吸一口气便往水中潜下去了。

    这一次二人又在水底摸了十丈远,又匆匆的浮上水面来了。

    白翠儿恨声道:“怎么还没找到洞口呀!”

    吕芳子道:“这一段断崖二里长,咱们才找了一小段,大妹子,别泄气,寻宝不是简单的。”

    白翠儿道:“我是怕上当呀!”

    吕芳子道:“不会的,拐子不是说了,他的一箱宝物放在洞中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不知道的人便是进去洞中也找不到的。”

    一时间,白翠儿的精神又来了。

    白翠儿立刻又指水底,吕芳子也点头,两人又吸了一口气潜入水中了。

    也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这二女果然摸到一个三尺大小的洞口了。

    两个女的心一喜,立刻又浮出水面上了。

    他二人必须上来,因为一口气是不够二人进入洞中的,洞底还有七八丈深呐!

    哺,二人只一露出水,就听一阵吃吃狂笑。

    吕芳子大笑,道:“找到了,找到了咧,哈……”

    白翠儿也笑盈盈的道:“芳子姐呀,我忽然觉得拐子蛮可爱的嘛,嘻……”

    吕芳子抬头看天色,月儿好像才自远处山脊露出来,倒也令她一乐,道:“看,月儿也出来了,为咱们祝贺来了咧!”

    白翠儿道:“芳子姐,四更天了也,咱们快下去吧,别误了得宝吉时呀!”

    吕芳子道:“大妹子说对了,咱们走!”

    她“走”字出口,二人又是一口气憋在肚子里,猛的一下子便潜入河底,这一回二人专心要进洞,一前一后的贴着洞底便往洞内潜游进去了。

    洞宽三尺余,两个女人立刻钻进去,两个人不敢乱抬头,因为谢拐子有交待,头上方尽是尖如刀的岩石头。

    这就难怪上一回尤道士与龙在山二人前来,尤道士命龙在山下水去寻找,害得龙在山差一点死在这一段河水中上不来,还是被阿香救回去的。

    如今谢拐子把洞中地形情况说一遍,两个女人自然是方便至极的潜进洞中去了。

    吕芳子潜在前面,白翠儿跟在她后面,一根绳子相连结,“嘈”的一声前面的吕芳子已爬出水面来了。

    为什么是爬出水面?只因为前面有个四五尺宽的石板是斜着的,吕芳子顺着水下石板往上爬,立刻就到了水面上,她爬在石板头上直喘气。

    于是,白翠儿也到了,白翠儿双手按着石板耸动着香肩喘息的道:“哎哟,哎哟……憋死我咧……我……我差差……一点要喝黄水了。”

    两个人坐着喘过气,那吕芳子已自油袋中取出火种燃上,她也弄了一支火种交在白翠儿的手中,道:“大妹子,拿着,咱们端正了身于进去找那个凸出的岩石。”

    白翠儿接过火把举的高,她这是“高灯低亮看的远”,忍不住的低头看洞中河岸边,道:“芳姐呀,这个洞中美呀,难怪拐子把他的宝物藏在这洞中,谁也不会相信这水下还有这么个石头洞。”

    吕芳子道:“记得有一回,拐子在我身边笑,他言道,他自小生长在风陵渡,对这儿最是有感情,拐子当时很愉快,他说的也自在,我可没兴趣,可又睡不着。”

    白翠儿踉在她后面,她走的十分小心,一边还笑道:“拐子有毛病,每一回总是四更天我好睡,他就爬上我的身,我还得屈意的奉迎他,唉,还不是为了今天呐!”

    吕芳子笑笑,道:“大妹子呀,咱们这是苦尽甘来了,天可怜见呐!”

    二人正自说着,已经往上慢慢的攀高了。

    这是个斜洞,洞口大概要在断崖上面也差不多,因为走的更见陡斜了。

    大约是几个月前吧,尤道士与龙在山二人还在这外边的断崖上,二人并肩爬在断崖边观看下面的小船,尤道士一心想知道谢拐子的藏宝之地呐,岂料谢拐子突然间自二人后面的林中出现,喝叱二人是浑蛋。

    如今白翠儿与吕芳子二女这样的攀,当知这洞必与外面相通了。

    现在,两个女子齐瞪眼,因为有个闪着光华的宝箱二尺竿那么长,一尺那么高下,悍光发事的出现在沿石道的右边高崖上,真美呀,谁会把宝物置在那个凸石上往内凹的两尺深处,这光景谁也相信那正是谢拐子当年参与血洗姚家堡分的宝物。

    就听吕芳子一声低呼:“哇,咱们找到了咧。”

    白翠儿道:“咱们找到了,芳姐,快把宝物取下来,咱们发财了咧!”

    吕芳子道:“好,大妹子,你等看,我这就过去取下来,咱们一五一十的分了它。”

    嗬,吕芳子在解她腰上捆的绳子呐,白翠儿也在解绳子,一根绳子谁也不用再绑了。

    吕芳子收拾利落,她还回眸愉快的一笑,道:“大妹子,我上去了,箱子要有人接应,你就站在这儿等着接箱子。”

    白翠儿立刻点着头,她对吕芳子道:“快呀,芳姐,我已迫不及待了。”

    吕芳子忽略了一件事,成功之前最辛苦,当然也最危险不过,她应该提防同伙人白翠儿的。

    就见白翠儿真狠心,尖刀不知什么时候已摆在她的嫩手中,机会来了不错过,她自吕芳子的身后便是一刀直插入吕芳子的后背中没到对把才吃吃笑。

    “噢……”吕芳子这一声厉叫,几乎把石洞震得摇晃了,她立即滚下去,却回头想抱住白翠儿,大家一齐摔落下去,大家谁也不要宝了。

    岂料白翠儿也防到吕芳子的这一招,只见她左臂猛一挥,吕芳子斜着身子一路往下滑滚下去。

    吕芳子人在半空滚,她不住的尖声叫:“白翠儿,你……不得好死……呀……”

    上面的白翠儿不往下面看,她只淡淡的自言自语:“便是死吧,你也看不到了。”

    白翠儿已听不到吕芳子的骂了。

    白翠儿站在那里喘大气,她先是要调整自己的情绪,因为她此刻实在兴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白翠儿在咬唇,嘴唇有些痛,这不是在作梦,这是真实的,她吃吃笑了。

    白翠儿沿着那个斜而带滑的小坡,十分小心的爬过去,她的手已按在那支光亮的宝箱上了。

    白翠儿先是欣赏着白铜片包的紫檀木箱子,不由得自言自语:“这箱子也是宝呀,真舍不得抛在这儿。”

    她边说边看箱子上的那把锁,锁是小型的,白翠儿用尖刀只一撬,锁便开了。

    白翠儿的面上一片肃然,她就要面对一堆她朝思暮想快十年的宝物了。

    她的双手稳稳的搁在箱盖子上,然后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大气,小心翼翼的去掀起箱盖子来。

    慢慢的,缓缓的听到箱中“咯咯”声,白翠儿低头打开来了,只不过她刚低头看,便听得“噌噌噌噌噌”一连声的短努响,好一股小箭射出来,部招呼在白翠儿的身卜,痛的她一声大叫“哎呀……”

    她的身子再也站不住了,便沿着那斜坡往下面滚去,鲜血一路流,“轰”的一声她砸在下面吕芳子的身上了。

    也算那么巧,白翠儿的身子不偏不倚的压在吕芳子手中的尖刀上,刀子扎入白翠儿的肚皮里。

    这真是造化弄人,吕芳子虽死也报了仇。

    白翠儿在吕芳子的身上挺了十几次,只因为胸前面上挨了小箭,再加上这一刀扎,她也只能断断续续的道:“芳姐……对……不起……”

    这时候叫“对不起”有屁用,只见她身子猛的一歪,肚皮上的刀子露出一截来,鲜血还在冒呐!

    龙在山飞一般的离开风陵渡,他心中泣血,一路上他想的多,但最终只有一个结论,那便是这一切的祸事由尤天浩尤道士一人惹出来的,如果不是尤道士包藏祸心的贪财宝,当年的姚家堡大案当然永沉大海,岂有这些令他心酸的事。

    龙在山越想越觉得爹娘说的对,杀尤道士以安慰爹娘以及几位大叔的心。

    龙在山一路先奔向“仙家道观”,他几乎连夜奔,就在那熊耳大山与伏牛山交界的深山中,龙在山发觉半山上的“仙家道观”好静,好像那是个荒废的野道观。

    龙在山沿着山道奔到道观门口,他并未去推门,龙在山心中十分感慨,想不到驻子大叔会是太原总辅“大开碑”郭为良。

    如今郭为良现出真实身份,他当然不会再来此道观了,那么,尤道士应该回来的。

    龙在山站在道现外聆听一阵,还真的令他吃一惊,因为道现内传来“吱吱喳喳”声,好像有人在道观中悄悄耳语,而且还不少。

    这光景令龙在山怔了一下,便慢慢的去推道观的门,于是道观的门被他推开了。

    龙在山慢慢出腿往道观中走,还未走出十几步,忽的黑影疾闪,刹时都闪往后院与石洞之间去了。

    龙在山急迫出殿后,只见迎面山洞中“噌噌噌”的奔出几十头金毛大狐狸,骤然令龙在山吃一惊。

    这些金毛大狐狸只是奔出山洞来,并未往道观外面逃走,光景把龙在山围在那个神殿与山洞之间的小院中形成了对峙。

    龙在山抬头看山洞,右面的洞中他明白,洞底供奉着“红莲教五代祖师神位”,那是尤化云的神位,洞中有石室与密室,另一洞室还关过两只骚狐,龙在山就曾被关在洞中与狐狸同住一个月。

    龙在山再看左面山洞,那是驼子大叔住的,灶房也在那个山洞中。

    龙在山不知如何是好,他很想往山洞中去瞧瞧,但见身边四周尽是大狐狸,便出脚也困难。

    龙在山出声喊叫了,他对着山洞中道:“尤道士,你滚出来!”

    龙在山喊了十几声没有反应,他这就要往山洞中走,迎面十多只大狐狸不走开。

    龙在山无可奈何的双手挥动着大叫:“去,去,走开,走开了。”他再是吼叫,大狐狸们不理会,于是龙在山拔身而上,不由得展开他的“狐步”往前出腿。

    于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龙在山的“狐步”运用的妙,他左闪三右跨一的走了十几步,那些大狐狸跟他跃,跃了半天他仍然站在原地方。

    龙在山发觉“狐步”不灵光,他立刻拔出尖刀出手,他沉吼叱道:“闪开,再不闪开我杀了你们。”

    他吼叱几声吓不走这些大狐狸,心中开始在着急,便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道观外面传来女子尖笑声,龙在山一看立刻大叫:“红红姐,红红姐!”

    是的,红红姑娘来了,她身后还跟了一头金毛老狐,那老狐见了龙在山龇牙咧嘴无好感,光景如不是红红姑娘,这头老狐就要同龙在山干起来了。

    那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表现。

    龙在山一看就知这头老狐对他不友善,他更明白,当初受尤道士的指使偷袭过这头金毛老狐,他出刀切了老狐的尾巴而未杀死它。

    这件事还是龙在山在福寿山仙人谷中由来百忍老爷子对他说的。

    龙在山看这金毛老狐的尾巴,尾巴是由宋爷爷它接上医好的,只是恨气难消。

    现在,红红走到殿后,她拍拍嫩手,叫道:“走开,走开!”

    那些大狐果然听她的话,刹时又夺回山洞中去了。

    龙在山忙走过去,他自然的张开双臂,道:“我的红红姐呀,我怎么办?”

    红红投怀送抱,道:“爷爷说你会来到此地的,你果然又来了。”

    她指着老狐,道:“听了它的声音,我便匆匆的赶到这里,嗨,也被爷爷说中了。”

    龙在山道:“本爷爷怎知我会来此呀?”

    笑笑,红红姑娘道:“我爷爷才真正的会掐会算会奇门知八卦,你以为我爷爷是什么人?”

    龙在山心中想的是宋爷爷会不会是狐仙之辈?

    他只在心中想,木敢说出来,犹豫一下,道:“宋爷爷为什么说我会回道观来?”

    红红在龙在山怀中扭动一下,道:“我爷爷其实是分析事由,他对我说,如果你回福寿山找我,那证明你的俗事已了,尘缘不再,心灵上已至澄明,但如果你又找到这‘仙家道观’来,便是你心中忧伤,火起天门要杀人,爷爷叫我别拦你,赶快去办你的事。”

    龙在山一听,虽是就事而论,却也令他吃惊,宋爷爷成了活神仙了。

    拥抱着红红姑娘,龙在山先就落下泪,他叹口气,道:“红红姐,我好凄惨呀!”

    红红姑娘道:“尘世上有几个人会明白轮回这道理?我爷说,天在旋地在转,人命也在变,到后来你争我夺的结果便造成了人间的仇恨,在天理与造化中便免不了报应,我劝你快去尽尽人事,有一天你想通了才好修行。”

    龙在山怔怔的道:“红红姐呀,我是不能留,我找尤道上来的。”

    红红姑娘道:“你要杀尤道士?”

    龙在山道:“我非杀他不可。”

    他这话出口,嗬,红红一边的老金毛狐似听的懂,它雀跃的尖叫了。

    红红姑娘一笑,道:“在山弟,你杀尤道士,我的老金毛狐最高兴了。”

    龙在山也看到了,他四口气,道:“我是不想杀人的,可是尤道士太过份了。”

    于是,龙在山就把这些时的遭遇同红红姑娘细述一遍,听的红红姑娘点点头,道:“我同意你去杀尤道士。”

    她指着两个山洞口,又道:“我把大狐们引在此地,就是在告诉你,此地已无人了,此地只有他们,你也就不必进去了。”

    龙在山点点头,他用力的抱紧了红红,道:“红红姐呀,真舍不得离开你。”

    红红姑娘道:“我也是,只不过咱们得顺应天意,我爷爷说过,违天而行行不长,顺天而行行的远,所以我对任何事情绝不强求。”

    龙在山忍不住的吻了红红姑娘,吻得红红姑娘面颊艳红而有些喘息。

    她并未拒绝,甚至还回吻,她这也算是顺乎自然而行,令龙在山的胆子更壮大了……

    龙在山的身体有反应,他去抱起红红姑娘,而且他也托抱起来了。

    红红姑娘指着道观外,笑道:“抱我出去呀!”

    “我们去石洞。”

    “不,石洞已废,狐们住的日子已有一个多月了。”

    龙在山忍不住的抱着红红姑娘往道观外走,他出了道观左右看,却听得红红姑娘在他怀中笑道:“怎么不看一看对面的山峰上呀!”

    龙在山果然抬头看,啼,有个白发老人遥遥的在向这面挥手了。

    龙在山吃一惊,那不是宋爷爷吗?他怎么来了?

    龙在山不抱红红姑娘了,他急忙的把红红姑娘放下来,道:“是宋爷爷呀!”

    红红姑娘道:“我同爷爷一起过来的。”

    龙在山道:“宋爷爷怎么不来?”

    红红姑娘窃笑,道:“来干啥?他的话我都告诉你了,他才不会来打扰我们的。”

    龙在山道:“那么,我过去向宋爷爷请个安吧!”

    红红摇头,道:“不必了,你倒是快去找尤道士才是真的。”

    龙在山道:“好,我听红红姐的话。”

    红红姑娘也忍不住的拉住龙在山一只手,道:“阿山呐,阿水你要多照顾,他还小。”

    “我知道。”

    “还有,你就要为你的爹娘去办事了,我却不能前去,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

    红红姑娘又道:“原是很悲惨的事,只不过你要看开,我爷爷说,你把这悲哀的事当成还债,你就轻松多了,因为这本就是债,是脱不掉关系的。”

    龙在山道:“所以我爹娘也认了,看开了。”

    红红姑娘挥挥手,道:“去吧,也许有一天你会再回来找我的。”

    她不等发愣的龙在山开口,转身而去。

    畸,龙在山吃一惊,因为那只紧随在红红姑娘身后的老金毛狐尖声一路叫着,就见几十只大狐狸们跟了过去,只一看,宛似姑娘在牧羊一般,一大片金色大狐。

    真是奇景呀,龙在山也看的愣住了。

    “仙家道观”刹时一片沉寂,龙在山连头也不回的便往山下走去,他已经走出半里远了,忽然间,山中传来尖叫声。

    “阿山弟呀,你等一等。”

    这是红红姑娘在呼叫,龙在山侧头右边山上看,只见红红姑娘飞一般的往他这面奔来。

    龙在山心中欢喜,急忙也迎上前去,他也大叫着:“红红姐!”

    这二人在山半腰处又碰在一起了。

    龙在山还抬头看对面,对面山上已不见来爷爷的影子了,便狐狸也不见了。

    龙在山更是心喜,道:“宋爷爷答应你与我同行?”

    不料红红姑娘摇摇头,道:“不是的,我爷爷叫我向你指引个地方。”

    龙在山道:“指引地方?”

    红红姑娘道:“我问你,你打算去什么地方找那个尤道士?”

    龙在山听的一怔,道:“我……不知道!”

    他是不知道尤道士去了哪里。

    当尤道士去朱仙镇找上种菜的尤大娘与儿子尤干的时候龙在山不知道。

    当尤道士找上烈妇崖,他会见尤五娘、明少卿与“大斧头”石涛时候,龙在山也不在场。

    如今龙在山听得红红问,他当然怔住了。

    “红红姐,我怎么才能找上尤道士?”

    红红一笑,道:“这就是我爷爷让我叫住你的原因。”

    她指向西北方,又道:“爷爷说,你往西北方走,也许一两天你就找到尤道士了。”

    她说完转身而去,倒把龙在山愣在当地。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七雄劫 爱搜书 七雄劫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雄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七雄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