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郭为良双眉厉扬,怒视着龙大海,道:“我奔进姚家堡,那景象真叫惨,血流成河说不上,但流血流得厅上院子几无下脚之地,我那师弟横倒在台阶上,他死了,但他却以血画了几个模糊的字,写的是‘红莲教七杀’……我一瞧便知道是你们七恶煞子的。”

    龙大海心中立刻出现那夜的情形来了。

    郭为良又接道:“上峰限期破案,我极力担承下来,但我尚未把人马调动好,那红莲教主尤化云已被官家捉拿立轿,一时间红莲教鸟兽散,我张网捉拿你们七凶的计划随之破灭,不过我在一月限期内未能找到你们任何一人,我便辞去官职,专心寻找你们七人下落。”

    他冷冷一哼,又道:“姓龙的,是天果然不负苦心人呐,想不到我巧装改扮成火工道士,潜伏在仙家道观中,却遇上了尤天浩那个贪婪的红莲教余孽,终于由尤天浩那里把你们-一的查探出来了,嘿……”

    他似是十分得意,他,果然是“仙家道观”的那个哑巴火工道士,他不驼背了,他是装出来的。

    谁也想不到,驼背火工老人会是当年西北名捕“大开碑”郭为良。

    龙大海听到这里,心中自是十分震惊,梅子也吃惊,这时候,另外三人中的一个大个子年轻汉怒指龙大海,道:“贼子,你们好残忍的手段呀,姚家堡被你们几乎连根拔,所幸那几天我们几人出外贩皮件没在堡内,不然岂不都死绝呀!”

    又一粗壮汉子吼骂道:“娘的老皮,今天你还想逃?”

    一个年纪五十上下的老者,道:“阿刚、阿正,你们二人守住两边,二叔要掂一掂这姓龙的手段。”

    郭为良伸手一拦,道:“二堡主,你还是忍着些,这件事我已出面,自然不会一边袖手。”

    忽的,就听龙大海仰天一笑,道:“也罢,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个舒服的下半辈子,却也料不到那夜狂杀中竟然把大同捕头于占山撂倒在姚家堡中,姓于的既然以血书记着咱们七人动的手,我龙大海又岂能再加否认。”

    他转而对一边的妻子,又道:“梅子,至少咱们也过了十年的好日子,当了十年大商贾,是不是?”

    梅子面上一片寒霜,道:“不错,这世上有人能快活的过上十年好日子的人太少了,咱们已无遗憾了。”

    龙大海道:“梅子,有你这句话,我已放心了。”

    梅子道:“我们还可以一搏,是吗?”

    龙大海道:“力一搏!”

    夫妻二人已至慷慨激昂了。

    人到这步田地,但也只有横下一条心了。

    现在,一切都已明白了,什么样的怨仇,便只有在手底下分个是非曲直了。

    “大开碑”郭为良还真的是有心人,他竟然潜在道观有十年之久,真可说是择“恨”固执,决心撼天了。

    此刻,他半侧身,横跨步,双肩耸动着,那一股无比的内力已贯在他的双臂。

    忽听姚家堡二堡主姚上峰沉声道:“郭捕头,你对付这龙大海,那女人交给我了,姚家要亲手报这血海深仇。”

    梅子冷冷一笑,道:“姓姚的,你出招,我接啦!”十年养尊处优,如今原形毕露,可也把几个仆妇吓坏了,纷纷躲起来不敢出面。

    三男一女照上面,就听郭为良冷笑道:“姓龙的,天理循环,你接招了。”

    “淋”声起处,郭总捕头抖手间洒出一片极光罩向敌人,龙大海挥刀迎上,两个人立刻卷进一片激流冷焰中,那郭为良每出刀便是吼喝不断,气势厉烈,十分惊人。

    龙大海够泼辣,迎着刃芒有攻有守,一时间部总捕头并未占上多少便宜。

    另一边,梅子出刀也辛辣,姚家堡二堡主姚上峰虽然报仇心切,看样子二人只不过是个平手局面。

    于是姚刚姚正二人出招了。

    那姚刚姚正低吼:“兄弟,上!”

    姚正欲出手了,闻得姚刚的吼声,立刻分自两边上去了。

    梅子再是一招,如今姚家两代三人杀她一人,没几招便陷入危机中,她发出母狮般的吼声,道:“不要脸呐,你们三打一。”

    那姚上峰冷笑,道:“想想当年你丈夫血洗我们姚家寨之狠毒劲,你这婆娘生受了吧!”

    龙大海不但听到梅子的惊呼,他也看到了姚家三人围杀梅子,他心急,但却毫无办法,郭为良的刀丛里充满了无限杀机。

    就在他焦急难安中,忽听梅子一声凄曝:“啊!”

    龙大海一听急的厉声叫道:“梅子!”

    他这么一惊又慌,左肩背上已被砍中,立刻鲜血迸流,痛的地转身大骂:“你娘的!”

    不料西北总捕郭为良并未再追杀,他暴退,而且也喝阻姚家堡三人快退下。

    姚上峰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尤其是姚刚与姚正兄弟二人更是气唬唬的直瞪眼。

    龙大海就在此时带着鲜血扑向大腿溅血的梅于,他大叫:“梅子,你的伤……”

    梅子凄然一笑,道:“你也中刀了。”

    龙大海道:“稳住,梅子,咱们仍可一拼。”

    忽听郭为良吃的一声冷笑,他对姚家三人,道:“这儿乃洛阳城,国有国法,不可在此乱杀人,咱们当初已是说定了的。”

    姚上峰忿忿然的道:“郭总捕头,姚某出一千两银子,买这姓龙的颈上人头,我求个亲手砍他人头落地。”

    郭为良摇头,道:“不可以,官家已在外面等候,咱们在他二人身上开刀,已是官家施仁了。”

    他说着一声大叫:“程捕头,你们进来绑人啦!”

    他这么一声吼叫,立刻自门外拥进十八名当地捕快,其中一人龙大海当然认得,乃洛阳捕头程万里是也。

    姓程的进入院中,立刻走到龙大海面前,他冷冷沉声,道:“大意外了,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便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洛阳城最大两家绸缎庄的老东家,会是当年红莲教七大恶煞之一呀,你不叫龙升,你叫龙大海!”

    龙大海看看这场面,他深深一叹,道:“程捕头,事到如今花某无话可说,走入江湖再难回头,真是至理名言,龙某有一个要求。”

    程捕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

    龙大海道:“龙某有两幼子,他二人与此事无关,只求官府网开一面,放了他二人。”

    忽听姚上峰吼道:“不行,当年你们血洗姚家堡之时,可曾想到妇女幼儿?”

    龙大海咬咬牙,道:“老夫把两家绸缎任交还姚家,但求放过我儿。”

    郭为良道:“姓龙的,那得由太原府衙判决了。”

    大海一怔,道:“太原府?难道不是在洛阳结案?”

    郭为良摇头,道:“不是,你们七人,一个也休想漏网,郭某要亲押你们七人回太原府。”

    他顿了一下,又道:“十年老案,也该结案了。”

    龙大海忽的大叫:“快,快为我妻治伤呐!”

    姚上峰冷笑,道:“为你自己操心吧,可恶啊!”

    于是,龙大海夭妻立刻被程万里一伙押走了。

    郭为良与姚家三人并未立即走去,门口站了四个桶快在看守这座巨宅,郭为良对姚家三人,道:“原本咱们不怕龙大海的两个儿子,他们年纪本不大,只不过我在他家道观之时,发觉龙大海的那个儿子叫龙在山的,不知怎的他学了一身十分神奇的功夫,倒是不可忽视。”

    姚上峰道:“总捕头,咱们等那小子回来,一并活拿,永除后患。”

    龙大海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他忽的提高声音,吼道:“管家的还不出来!”

    从侧面厢房中奔出个中年汉子,他手撩长衫前摆,一副生意人的样子,急步到了郭为良面前施礼,道:“大人,咱们只是下人,不知东家当年是……”

    郭为良道:“你们不会有罪,自有官家开脱,我问你,龙大海的儿子呢?”

    那管家道:“大少爷在山多日不见了,他被东家夫妇赶出家门许久了,只有二少爷在,他在店中住着,不过他年纪不大,整天就会磨刀,别的事也不懂。”

    郭为良道:“真是报应,两个儿子生下来不似龙大海的人,他们……算了,且等以后再说了。”

    于是,郭为良与姚家堡三人走了。

    龙在山急于回家,他早就想家了,尤其是他的娘最令龙在山思念,现在,他奔回来了。

    太原总捕郭为良把龙在山小觑了,他以为只不过一个少年郎,不会有什么后患可言呐!

    龙在山当然不会成为官家后患,但对手郭为良的行动,那是必然会产生一定的阻力。

    龙在山奔回洛;旧城的时候,还真巧,城门口地碰上了兄弟龙在水。

    龙在水的左手一块磨石,另一手中拿着刀,他一边迎上龙在山,一边还磨着刀,道:“哥,真叫我把你等到了,我等你两天了。”

    龙在山还不知道家中出了漏子,他笑笑道:“在水呀,咱们回家去,我先见爹娘。”

    龙在水摇摇头,道:“咱们已经没有家了,便是街上的绸缎在也被官家查封了。”

    龙在山一听大吃一惊,急问:“咱们爹娘呢?”

    龙在水道:“被关进洛阳府衙大牢中去了。”

    龙在山大惊,道:“为什么?谁干的?”

    龙在水道:“听他们说,爹娘过去是红莲教的凶人,他当年抢了人,如今被山西总捕捉去了。”

    “总捕?什么总桶!”

    “我也不知道嘛?”

    龙在山在拳砸在左掌心,沉声道:“娘的,我知道是什么人陷害爹娘的了。”

    “谁?哥,你告诉我,咱们去宰人,这把刀我磨的最是快。”

    龙在山道:“我对你说过,你不会武功刀再利也不行,先学武功再用刀。”

    龙在水道:“哥,当初我送你一把刀的时候,就说过的,等你学会本事回来教我呀,所以我在这儿等你的。”

    龙在山道:“阿水呀,现学来不及,我们先去见见爹娘再说呀!”

    龙在水道:“衙门中那么多捕快衙役,我怕。”

    龙在山道:“你放心,我们不去劫狱,我们是去会见犯人的,他们见咱们兄弟可怜,必会叫咱们进去见上一面的,是不是?”

    龙在水道:“我早就想去了,可是绸缎庄大掌柜却叫我快找地方藏起来,他送我一把银子。”

    一听银子,龙在山淡淡的笑了,他对兄弟龙在水,道:“跟我走,咱们去见见爹娘去。”

    龙在水还有些犹豫,已被龙在山拉着往衙门那条大街走去了。

    龙在山先在街上买了吃的包起来,这些吃的是父母最爱吃的东西,一只卤山鸡,两只野兔腿肉,六只卤蛋十个肉包。

    除了这包吃的,龙在山还在这包吃的东西之下藏了一样东西,他是凭那东西才有把握去衙门的。

    那件东西不是别的东西,乃是人见人爱的一百两一张的老正庄银号的银票。

    洛阳城中府衙也曾是六朝皇宫院,更曾是总督府,衙门前面一个青石铺的大广场,一边拴了十几匹健马,门口两边四名衙役站着岗,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那模样如同四尊门神爷。

    龙在山拉着兄弟,手提一包吃的走过去了。

    他兄弟二人尚未走到呐,就听一个衙役厉吼:“滚开,两个小家伙。”

    龙在山道:“我们是来看我程大叔的,我程大叔是你们捕头呀!”

    他这是用唬的,如果他说来看犯人,那准会挨揍。

    这些天龙在山在江湖上混日子,当然他也学了不少怪招,如今他用上了。

    那衙役一听J怔了一下,道:“你们认识我们捕头?”

    龙在山道:“你不相信?叫出来你就知道了。”

    另外三个衙役彼此相望,好像也不知道捕头认识这两个少年郎,只不过人家见的是上级,就不能不去传一声。

    “进去叫人呐,捕头就在二堂上。”

    衙门有二堂,住的是三班衙役们,那捕役立刻奔过去,果然带出个中年大汉来。

    那大汉还未走出门,龙在山又高声,道:“程大叔,我兄弟来看你了。”

    来约正是程万里,洛阳府衙的捕头是也。

    程万里站在台阶上末下来,龙在山一个箭步奔过去,他双手托着一包香啧啧吃的高举着,又把百两银票冲着程万里露一半,那也只有程万里看得见。

    “程大叔,我们兄弟是特意来孝敬你的呀!”

    程万里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衙门干了二十年,什么事也体得瞒住他,平日里有人想探监,五两银子是大钱,如今……

    他打个哈哈,道:“你兄弟也太大胆了吧,跟我进来再说。”

    龙在山拉着兄弟在水,二人怯生生的走进衙门里,程万里当先走进一间小房内,龙在山进去只一瞧,便知道这是程捕头的小小办公休息两用房间,因为一张床上有棉被,一张桌上有公文。

    嗨,龙在水手上小刀带磨石,他只差未磨刀。

    这兄弟二人站在木桌前,程捕头把脸一抹,沉声道:“你兄弟就是姓龙的两个宝贝儿子吧?”

    龙在山忙把银票塞过去,道:“大人,只求见我们爹娘一面,我们叩个头就走人。”

    程万里道:“你这是……谁教你的?”他手指银票并未立即接过来。

    龙在山心中吃一惊,难道是这只猫儿不吃腥?

    他期期艾艾一笑,道:“大人,我才刚回来,这件事还不曾有人教过我,只不过我心中明白,大人工作很辛苦,花这……是应该的。”

    程万里一把接过银票就揣入怀中了,他打个哈哈,道:“我不能拒绝你们兄弟二人对父母的孝心呀,是不是?”

    龙在山心中又想:“原来猫儿都爱腥。”

    心中想的不能说,龙在山忙鞠躬,道:“我兄弟好可怜,大人成。”

    他回头拉拉兄弟龙在水,又道:“我兄弟给大人叩个响头吧!”

    龙家兄弟要往地上跪,程万里一声吼,道:“别叩响头了,跟我来吧!”

    龙在山兄弟心中一喜,忙跟着程万里往外走,三入绕过一道巷道,转而走入另一大院中,啃,有犯人在牢中正哀号,皮鞭声也清晰可闻。

    只见两排房子是大牢,铁链子哗哗啦啦的响,有一处车门外站了两个扛刀的大汉不稍动,想是车内是重刑犯。

    果然,程万里带着龙在山兄弟二人走过去,也不知程捕头对守牢的二人说了什么话,便见一人自平门往内叫:“老李,老李!”

    车内有个粗汉回应,道:“什么事?”

    “开门,程大人进去。”

    就听一阵开锁声,牢门拉开了,原来这儿的牢有三层,他们这才走入第一层。

    龙在山再往里面看,里面还有一道铁栅门,再看牢的背面,哺,石头墙连个小窗也没有,牢中黑乎乎的只看到有人影。

    龙在山心中在发毛,想救出爹娘是不太可能了。

    原来他的雄心不小,打算凭本事救爹娘,便此刻他是一片愁云惨雾在脸上。

    程万里带着他二人又进入一道铁栅门,开牢的狱卒猛一怔,龙在山还未发觉呐!

    原来这狱卒也喜欢赌几把,他是在洛阳大街的“聚宝赌访”认识龙在山的,只不过见龙在山跟着捕头走进来,他话到四边又咽回去了。

    现在,程万里站在一间牢房外了,他抬头往铁栅隔的牢房看进去。沉声道:“龙大海,我带你两个儿子来看你了,他们的孝心今我感动,你们谈谈吧!”

    “哗啦啦”一阵铁链声传来,龙在山与龙在水二人已扑上去了,二人大叫:“爹!”

    龙在山立刻把龙在水的嘴巴绪起来,道。“是,是,咱们不叫。”

    程万里道:“有话快讲。”

    “是,是。”

    龙在山望向车内,只见爹娘上了铁链条,这更令他大失所望,要救出父母,只怕要落空了。

    科哑着声音,龙大海对龙在山与龙在水兄弟二人,道:“在山呐,你……晚回两天来呀!”

    就听梅子也道:“孩子,想不到还能再见我儿一面,也算上苍施恩了。”

    龙在水已伸手拉住他娘哭了:“娘,你们犯什么法呀!”

    梅子深深一叹,道:“别问了,儿子,只怪爹娘当年走错路,你们出去以后,千万要小心呐!”

    龙在水道:“小心?小的什么心?”

    梅子道:“小心碰上大同姚家堡的人,他们会杀了你们的。”

    一边的龙在山道:“叫他们来吧,我不怕。”

    龙在水也用力磨刀子。

    龙大海道:“如果你在大前天赶回来,我们至少也可以逃命,杀出重围逃命。”

    龙在山大为后悔,不该跟红红姐姐去福寿山。

    他重重的道:“爹、娘,你二老会是个什么罪呀?”

    龙大海惨然一笑,道:“死罪一条。”

    龙在山道:“爹,我的本事能不能把你二老救出去?我出刀”

    龙大海沉声叱道:“儿子,你独木难撑大厦,一狼难敌众犬,千万不可乱来。”

    龙大海的话令这两个兄弟无奈,那梅子重重的道:“在山儿呀,你千万要记住娘的话。”

    龙在山道:“是,娘。”

    梅子道:“我想了一下,也许有希望。”

    她的声音放低,又道:“快去开封,找子牙赌坊你铁大叔,告诉他们快叫他们小心提防着,只要他们有地方躲起来,太原总捕郭为良就无办法押咱们一起回大同结案。”

    龙大海低声,道:“儿子呀,最好你能把姓郭的收拾了,咱们就更有希望了。”

    龙在山道:“爹、娘,我记住你们的话了,我先去开封城,再去南阳府,然后……”

    他把一包吃的送上去,又道:“爹、娘,你们要忍耐,多保重,我带兄弟走了。”

    龙大海点点头,他接过吃的叹口气,道:“也算养儿有回报了,唉,天可怜见呐!”

    于是,程万里过来了。

    “时辰到了,要来下回再说吧!”

    龙大海在牢内,道:“程大人,你的大恩谢了。”

    程万里淡淡的道:“人在何处不修行,你的儿子孝行感人,我不会刁难他们少年人的。”

    “谢谢了,大人。”

    龙在山与龙在水二人走出洛阳大牢,程万里把二人送出衙门外,他重重的道:“我很忙,以后少来看我。”

    真是老油条,四个衙役还以为龙家兄弟真的是来看望他们的程大叔了。

    这光景什么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呀,人家程捕头对于这种事就捏拿的准确,轻描淡写的就赚进一百两银子,那可是他半年薪水呀!

    龙在水奔的有些气喘如小牛,他叫道:“哥,咱们跑了几十里路,你还要跑呀!”

    龙在山道:“咱们不能耽误呀,救爹娘性命最要紧。”

    兄弟二人正在说着,忽听附近传来一声娇笑,龙在山如今有功夫在身,他立刻听到声音来自一片竹林中。

    龙在水还不知道,却发现一位姑娘娜娜的走过来了。

    龙在山一看如来救星一般,高兴的叫道:“红红姐,是你呀,太好了。”

    果然,红红姑娘走过来了,她边走边笑笑,道:“阿山弟呀,就知道你会打从这条路过来。”

    龙在山不管红红说什么,立刻迎上前去,他已双目有泪水滴下来了。

    “红红姐,我爹娘他们好惨呀!”

    红红姑娘看看一边的龙在水,她见龙在水手中又是磨石又是刀,笑笑,道:“你是阿山弟的兄弟,你叫龙在水,对不对?”

    龙在水却问他哥,道:“她是谁?好漂亮。”

    龙在山道:“你叫红红姐,如果你叫嫂子也可以。”

    龙在水道:“怎么,你们结婚了?”

    龙在山道:“婚虽未结,心是一条。”

    红红笑笑,道:“叫我红红姐吧!”她顿了一下,又道:“我去了洛阳城,你家是完了,只不过我想找到你们,所以我追过来了。”

    龙在山道:“红红姐,我爹娘关在大字里,等我设法救他们出来的。”

    红红道:“听我爷爷说,那是不容易的。”

    龙在山道:“怎么,宋爷爷也知道了?”

    红红道:“我爷爷知道许多事,所以我才赶来了。”

    龙在山道:“宋爷爷怎么说?”

    红红道:“我爷爷说一切都是天定,他也叫我不拦你的一片孝心”

    龙在山道:“红红姐,我只求红红姐一件事。”

    红红姑娘一笑,道:“可是要我把你兄弟带回福寿山里去见我爷爷?”

    龙在山道:“倒是不敢打扰宋爷爷的清修,但求红红姐你把教我的那一套功夫,再传授我这兄弟,我兄弟就感谢不尽了。”

    红红姑娘笑笑,道:“你把你兄弟交给我,你就去办你的事,是不是?”

    龙在山道:“是的,虽是一线希望,我也要拼力。”

    红红点点头,道:“阿山呐,你有这一番孝心,我自然不会阻止你,虽然我明白你会徒劳无功。”

    她叹了一口气,又道:“我爷爷说的不错,什么事都是天定,你去吧!”

    龙在山对兄弟,道:“阿水,你不是要我教你功夫吗?你的机会来了。”

    龙在水道:“我有什么机会?”

    龙在山指着红红姑娘,道:“哦的功夫就是红红姐姐教我的,你今跟她回山去,用心的下工夫学本事,暂时别再磨刀子,知道吗?”

    龙在水道:“好呀,学会本事救爹娘。”

    龙在山走近红红,低声道:“红红姐呀,我这几天心中就是想着你,我如果不是爹娘出了事,这就跟你回山去。”

    红红伸手摸着龙在山面颊,道:“只要你不忘山神庙中说的话就好了,去吧!”

    于是,龙在山转头而去,一去不回头,走的快极了。

    红红微点头,道:“你哥长大了,他懂事了。”

    龙在水还在磨刀呐,他一声招呼都没同他哥说。

    龙在山并非是晓行夜宿往开封,他是连夜往开封城赶路,他娘交待他,赶快叫开封开赌场的铁雄躲起来,只要铁雄不被抓,那西北总捕郭为良就无法押他们四人回大同,如此以来,他们便不会立刻送刑场。

    龙在山也琢磨他娘对他说的话,有机会杀了姓郭的,甚至也不饶过姚家三人。

    龙在山有些为难,因为他从未杀死过人,他只杀伤过几个人,却是他爹当年的同伙。

    龙在山虽然拿不定主意,却仍然赶路忙,这一天过午便进了开封城。

    龙在山有生还是头一回进开封城,他发现开封城比之洛阳还要热闹,他有些目迷十色了。

    他进了小南门逢人便打听“子牙赌坊”在什么地方,哺,还真被他问到东大街上的“子牙大赌坊”来了。

    龙在山很高兴的站在台阶往上看,这个赌场与洛阳城“聚宝赌访”一样的大,只是今天怎么没有人?

    龙在山走上台阶去拍门,他还末拍上门,就听得“咕辘辘”传来车绘声,忍不住他回头瞧,只一瞧就吓了他一跳,怎么那么巧,一队官役推着两辆囚车过来了。

    囚车停在台阶下,有个捕头大声吼:“去,押他们入囚车,别误了郭总的行程。”

    “哗”的一声奔来十几个衙役往赌坊冲上来,有个衙役发现门口站的龙在山,还用手猛推,叱道:“滚开,这儿没什么好看的。”

    龙在山几乎被那人推倒,他只好闪在台阶下面看,他委看官家押的是何人。

    不旋雕间,屋内传来一阵铁链声,屋内也传来咒骂声,龙在山一听就知道那是铁大叔的吼声,因为铁雄也曾在南阳府的白河岸边同样的骂过龙在山。

    “哈……老子痛快已十一年了,哈……死了也值呀!他先人的,等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英雄汉,哈……”

    “嘻……当家的,人生不过数十春,空手来咱们又空手走,我青娘子这辈子跟了你,下辈子咱们仍然在一起,你可说声好不好?”

    “好,好……呀,哈……”

    铁雄接着大笑起来,两个人也被衙役们绳捆索绑的押到“于牙赌坊”的外面来了。

    有个粗汉用力指着囚笼,道:“打入囚笼,立刻上路。”

    就在这粗汉身后面,一路走出四个人,可也都带着点伤还在流血呐!

    龙在山闪躲在一边看,他猛可里吃一惊,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便忍不住的摇摇头再细看,不由得更加迷们了。

    龙在山发现四人之中走在前面的人,那个人平端着他的右手背,因为手背上在流血。

    另外三人也带伤,其中一个青年壮汉的左面顿一个血洞,鲜血还在往下流。

    龙在山不认识后面三个人,但走在前面的大叔他认得,那不正是“仙家道观”的哑巴驼子嘛,他怎么一变而成了缉拿要犯的大官了。

    龙在山想到他在洛阳大牢中爹娘的话来了。

    他娘对他说,找机会杀了太原总捕郭为良,只有杀了姓郭的,他们才会有生的希望。

    龙在山心念及此,立刻伸头再细看,不错,那正是火工哑巴驼子,他不但不驼,而且雄赳赳的一副金刚怒目样子,他不但不哑说出话来更是铿锵有力气。

    龙在山就被姓郭的唬愣住了。

    只见那太原总辅郭为良站在台阶上粗声,道:“张放兄,咱们这就上路了,回去上禀太守大人,咱们谢他老大人的支援。”

    站在囚笼一边的粗汉,回应道:“没问题,郭总,八名衙役护囚车,祝你们一路顺风啦!”

    “大开碑”郭为良一声吼:“上路!”

    只见两部囚车转过来东大街便往小南门方向推去,响,那铁雄还在囚笼中哈哈狂笑呐!

    龙在山就笑不出来,他发愁,因为他不知如何下手去杀郭为良,他曾住在“仙家道观”,怎么也瞧不出火工哑巴竟然是个总捕,他可真会伪装打扮,尤道士也看不出来。

    只不过龙在山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父母交待他的,想办法杀了郭为良。

    龙在山这是第一次来开封,他是在南阳府才知道铁雄这个人的,如今既知铁雄也是当年红莲教的七大护法之一,他就想着如何先解救铁雄了。

    龙在山绕道往前奔,他要找个好地方再下手,于是,他先一班渡船过黄河。

    龙在山过黄河,他在渡口问路,他拉着一位老者笑呵呵的道:“老大爷,你可以告诉我吗?”他指着大路,又道:“这条大路通哪里?”

    老者看龙在山是少年人,他淡淡的道:“许昌。”

    龙在山道:“许昌是什么地方?由许昌可以下南阳吗?”

    老者道:“由许昌,一条大路通南阳,你鼻子下面有嘴巴,到许昌一问便知晓。”

    龙在山忙道谢,那老者已走远了。

    龙在山也走。他回头看远处的河对岸,啃,囚车就停在河岸边,十二个人押囚车,就等着过河了。

    龙在山心中想,这么看来,郭为良必是往南阳府,他上许会找上开当铺的沈一中。

    其实,他还真的猜对了,“大开碑”郭为良正是赶往南阳府去捉拿那个“七巧飞刀”沈一中的。

    一道小山坡,小树十几株,青草连到山坡下,黄土地上鹅卵石一粒粒的都有拳头那么大,龙在山斜倚在一处小树下,他手上科玩着两粒鹅卵石头“嘈嘈”响。

    他哪有心情玩耍啊,他是以玩石来解除心中的紧张,因为他就要出刀杀人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吱吱扭扭”刺耳声,只见黄土大道士来了一彪人,龙在山的心中更紧张了,他似乎觉得两手心在冒汗水,便忍不住的两手各抓牢了鹅卵石。

    于是一阵脚步声传来,大路上只见为首一人正是那“大开碑”郭为良。

    “呼!”

    “砰!”

    龙在山的鹅卵石在掷出手,石头砸在郭为良的面前一尺处,还真把部为良吓了一跳。

    郭为良沉叱:“什么人?”

    这是叫阵了,龙在山便也豁出去了。

    龙在山慢条斯理的走过去了,他手中仍然有一粒鹅卵石在抓着,他的脸上一片水然。

    现在,轮到郭为良吃惊了,郭为良的双目一厉,沉声道:“是你这小鳖娃呀,龙在山!”

    龙在山一笑,道:“嗨,那不就是鸵子大叔吗?你怎么变了样,变得怪吓人的。”

    部为良叱道:“小王八蛋,你想知道原因吗?”

    就在这时候,两辆囚车也停下了,八个捕役围的紧,而姚家三人更是拔刀准备拼。

    囚车中的铁雄见是来了龙在山,忍不住的又粗声哈哈狂笑,道:“我可爱的龙家大侄儿呀,你是神呀,来的真是时候,快,快快救我夫妻出牢笼。”

    龙在山尚未回话,就听郎为良叱道:“姓铁的,你的龙大侄子救不了你,就凭他的那点能耐呀,娘的老皮,还差远了。”

    就是这句话,立刻勾起少年人的雄心来,龙在山面皮一紧冷笑道:“驼子大叔,你这是狗眼看人低呀,你是不是想同我过一招?”

    “过一把?娘的老皮,我可以让你三招不回手。”

    “这话可是你说的。”

    “是呀,话声风还未吹散,言犹在耳呀!”他暗中运力量,准备一掌就毙了龙在山。

    龙在山叹口气,道:“算啦,只要你放了他们,我就不‘狐杀’。”

    “你胡杀?奶奶的,来呀!”

    龙在山道:“听说你当年是太原总捕呀!”

    “不错”

    “为何扮成火工道士?”

    “就为了捉拿当年血洗姚家堡的七大恶人。”

    龙在山道:“你的恒心叫我佩服,这是你立奇功的手段,只不过事情十多年了,你又何必挖地千尺追根究底,干什么呀!”

    郭为良沉声道:“他们最不该的便是杀了大同捕头于占山,姓于的乃是郭某师弟,这是血债。”

    龙在山道:“你这又是公私两兼呀!”

    部为良道:“事情你已知道,就知血债血还,官府办案,你小子休为你爹这些恶人插手了,滚吧!”

    龙在山道:“如果我不滚呢?”

    “难道你打算同官家作对?”

    龙在山道:“驼子大叔,我爹娘完了,我家也毁了,洛阳的两家绸缎任也被查封了,我如今一无所有,我怕他娘的什么?”

    “嘿嘿”一笑,郭为良道:“你还是打算同官家作对?走你爹娘的不归路了?”

    龙在山道:“随你去说吧!”

    他此话甫落,忽听囚车中的“熊胖子”铁雄大笑,道:“老王英雄儿好汉,龙家大侄子是好样的。”

    “叭!”有个捕役给铁雄一个大嘴巴于。

    铁雄被打得一声骂:“你娘的!”

    青娘子尖声,道:“大侄子,有本事快快使出来,救了我夫妻咱们一同洛阳城去救你爹娘呀!”

    这句话真管用,龙在山回应,道:“铁大叔,你们稍安勿躁,我‘狐杀’。”

    铁雄就知道龙在山不是胡杀,他曾挨过龙在山的刀。

    这时候姚上峰忍无可忍的开口了:“郭总捕,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必同他-嗦半天。”

    那姚刚一顿手中刀,沉声道:“待我杀了这小恶人,拔去祸根。”

    姚正也吼:“咱们姚家堡也曾死了几十口人,为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何不轨革除根。”

    郭为良道:“你们不知,这小子不知受何人指点,学了一手怪招式,嘿……只不过他绝难逃过郭某的手段,你们旦等着,他如果真敢出手拦劫囚车,便一齐挂了他带回太原府去。”

    原来他打算的是要活捉龙在山,永除后患了。

    龙在山道:“你也要拴我呀?”

    郭为良道:“为何不可?多一个你,老夫多一份赏银。”

    龙在山立刻又道:“驼子大叔,你的胃口太大了,我猜呀,你单是把当年的七大护法捉回去,这些赏银就是个大数目。”

    郭为良冷笑,道:“你也想知道。”

    龙在山道:“你的这项投资有了收获,而且只赚不赔,办一次案三辈子你也花不完,太划算了。”

    “哈……”郭为良忍不住的笑笑,道:“十年追捕,劳心劳力,一旦有成,大快我心呐,哈……”

    龙在山也冷笑了,他慢慢的在移动。

    他的移动,令郭为良马上收住笑,道:“你在干什么?你在跳的什么舞?”

    龙在山道:“我跳的狐步,你不会知道的。”

    郭为良道:“什么狐步?没凤付血汗听过。”

    龙在山吃吃一笑,他右手猛一抖,啃,一对巴锋利的尺半长尖刀已握在他的手上了。

    龙在山边跳行,边冷冷道:“驼子大叔,你好像吃定我了,所以我就叫你知道我不是容易被人唬的。”

    郭为良惊愣的道:“你似乎十分笃定呀!”

    龙在山道:“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你接招啦!”

    龙在山直冲郭为良扑击而上。

    龙在山初次学功夫,那是郭为良所看到的,也正是龙在山追着尤道士去到“仙家道观”那一段时间尤道士教了他几招三脚猫功夫,根本不会放在郭为良服中的,等到郭为良暗中跟踪尤道士,而红红姑娘就在“汕家道观”中与龙在山一起,才教了龙在山的真本事,郭为良当然就不知道这一段了。

    郭为良发觉龙在山有惊人的真本事,那还是他在南阳府西城外的白河岸,暗中见龙在山向沈一中与铁雄两大杀手搏斗,那真叫痛快,一招之间便走输赢。

    当时郭为良还大吃一惊,但想一想也就释然了,因为他的主要对象是红莲教的七大护法,对付尤道士与龙家的余孽,那是以后的事。

    郭为良也乐于看到尤道士,去整治龙大海七人,他便也-一的查清了他们七人的住处。

    郭为良是有计谋的,他先与官家联络支援,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把人犯往铁笼子里面锁,只要人入铁笼,这个人就死定了,谁能弄开那拳头大的钢锁?

    此刻,龙在山除着狐步便往郭为良扑上来了,姓郭的右手臂缠着布,上了药的手背是被铁雄的钢锥扎的,铁雄也伤了姚二堡主,但他还是抵不过人多,在屋子里被锁上了铁链子。

    郭为良的主掌却蓄足了力道,他吐气闷声奋力一击:“嗨!”

    他那一掌足可以毙牛,他却抡起掌风带动劲力击上扑来的龙在山。

    龙在山的身法太奇妙,他沿着一缕窒人的劲风反而滑的更快,闪了两下但越过了郭为良,就听郭总捕一声“哎呀”,晌,他的肩头上一刀见血了。

    龙在山还是本杀人,他的那一刀足可以切过郭为良脖根的,但他不知什么缘故把刀刃切上敌人肩头上。

    龙在山的动作怪异,他刚站定,就见郭为良怒瞪巨目厉吼,道:“守紧囚笼,刀架犯人脖子上。”

    那些捕役有经验,两把刀已贴在铁雄与青娘子二人的脖子上了。

    这光景令龙在山发愣,他怎么对心

    郭为良冷冷一笑,笑的十分难看,吼道:“听着,如果这小子劫囚犯,先杀了囚犯再围杀这小杂种。”

    龙在山本开口,但铁雄开骂了:“娘的,这是不要脸呀,打人不过来这一套呀!”

    青娘子尖声道:“呢家侄子你听着,咱夫妻早晚也是死,你出刀杀了姓郭的,婶子我挨刀不怪你。”

    铁雄道:“呀,咱们绝不会怪你呀!”

    郭为良咬牙道:“修理他们。”

    就听刀背砸头声“砰砰”响,铁雄与青娘子不开口了,二人被击昏了。

    龙在山更无法可想了。

    龙在山几曾碰过这种场面,真要他出刀杀死这十多人,他实在下不了手,他也想着这些人是官家派的人,如果自己出刀杀官,天下怕无容身之地方。

    郭为良便在这时开口了:“龙在山,你乃龙大海的儿子,照说你们兄弟二人也逃不了关系的,只不过我郭某人瞒上不瞒下,网开一面不提你兄弟二人之事,回去吧,带着你兄弟远走他乡,别再出刀为害地方了。”

    龙在山道:“怪了,我兄弟又没犯法,官家还拿我们干啥?”

    郭为良叱道:“当年你爹娘身在红莲教,他们招摇撞骗也杀人,官家例律灭九族,我劝你快快走,留下来对你没好处。”

    龙在山一听也吃惊,他却傻愣愣的吼叫:“驼子大叔,我走,我走,我不会叫你杀我父母的,你等着瞧好了,我会用尽一切方法阻止你的,咱们走着瞧。”

    他吼完回身便走,刹时间远去了。

    “大开碑”郭为良再一次的挨了刀,有两个捕役奔上来,急急的为他把伤包扎起来。

    姚上峰忧愁的道:“郭大人,刚才那个愣头小子真好刀法,一招之间呀,大人,咱们前途不太平了。”

    郭为良道:“大不了咱们先杀了他爹娘,叫他断了救人之心。”

    姚上峰道:“如果杀了他爹娘,他会玩命的。”

    郭为良道:“官家杀人犯,他找官家去拼命。”

    姚上峰一听,他理解了,是的,只要他们不出刀,就算龙在山再厉害又怎样?

    于是,郭为良率人直奔南阳府去了。

    郭为良是有计划的,一旦到了南阳府,然后抓了“七巧飞刀”沈一中之后,南阳府衙就会派出押解的人,如此以来,押解的人多了,其声势便自然大了。

    只不过龙在山的出现,实在令郭为良心中难以安下来,他一路上琢磨着如何对付龙在山了。

    龙在山一路狂奔在山岗上,也不知奔了几多里,忽然附近传来一声咒骂,就见一条人影往他扑去过来。

    龙在山吃一惊,他不由自主的展开“狐步”躲的妙,一把尖刀自他的鼻尖处掠过去,差半分米切中。

    等到龙在山站定一看,不由惊怒交加,道:“喂,尤道士,你不怕我杀了你。”

    原来是尤道士杀来了,尤道士的双目也红肿,好像他哭了三天三夜似的,令人吃一惊。

    尤道士一刀未偷袭成功,他戟指龙在山忿怒的吼:“快快拿出来!”

    龙在山怔怔的道:“拿出来?拿什么?”

    尤道士道:“你小子装蒜,你不拿咱们就拼个你死我活!”

    龙在山道:“你叫我拿什么呀,尤道士!”

    尤道士吼道:“你小子休要耍无赖,你这小赌徒,你偷了我藏在‘仙家道观’石洞秘室的银子,你他娘的一把抓,你把我这几年的积蓄拿个光,一个子儿都不留,他奶奶的,你小子比我还狠十分呀!”

    龙在山愣住了。

    尤道士一跳七八尺,刹时间他拦在龙在山前面,他那股子愤怒,龙在山还是头一回看到,那真是一副如丧考批的凄苦愤怒。

    龙在山忙低叱,道:“你疯了?”

    尤道士道:“便真疯也是被你这小子气疯的,我问你,你打开我的秘洞,偷去我的多年积蓄,多可恶啊!”

    龙在山道:“我偷你的积蓄?”

    尤道士道:“你不承认也不行,谁都知道喜欢赌的人手脚不干净,你小子嗜赌如命,被你爹娘赶出门,你没地方弄银子,便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来了。”

    龙在山道:“我会打你主意?”

    尤道士道:“你知道我弄了几处大数目银子,你的心中早就想那些银子了,小子啊,你拿不拿来?”

    龙在山这才明白,尤道士的积蓄被人挖走了,尤道士为了弄银子,他已无所不用其极了,怎能受此打击?

    不过龙在山一想之下,他冷冷道:“尤道士,不义之财不长久,血汗之钱会生蛋,你弄的是不义之财,你连我爹你也坑,所以我劝你少生气,财去人安啦!”

    尤道士一听大怒:“放你娘的屁,你这不就是承认我的藏银是你偷的吗?”

    龙在山道:“你少胡说,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我又何时说拿你的银子了?”

    尤道士抖着尖刀,吼叱道:“小子啊,别以为你会那一招湖杀,我就怕你了,娘的,你拔刀,且在手底见真章,我不怕你不把银子拿出来。”

    龙在山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了,他一旦想到此人,忍不住的吃吃笑了。

    他笑,尤道士更火:“你笑什么!”

    龙在山道:“我问你,咱二人一同下南阳,走开封,再回风陵渡,是何人住在道观中?”

    尤道士道:“你明知故问,当然是火工驼子了。”

    龙在山道:“他的人呢?”

    尤道士道:“他走了,留个记号他不回来了。”

    龙在山道:“他去哪里了?”

    尤道士叱道:“他去哪里关你小子什么事?”

    龙在山道:“我知道他去哪里了。”

    尤道士道:“你说驼子去哪儿了?”

    龙在山道:“首先我要告诉你,尤道士呀,哑巴驼子他人既不哑又不驼,他可比你壮多了。”

    尤道士听的一瞪眼,道:“你小子胡说什么呀,我同驼子同住道观八九年,我会不知道?”

    龙在山道:“尤道士,我说了会吓你一跳,而且你也不敢去找他。”

    尤道士吼道:“小子,你快说,你说这驰于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龙在山道:“驼子他叫郭为良,十年前乃太原府的总捕头,人称‘大开碑’的就是他,如何?你不知道吧?”

    尤道士叱道:“胡说八道!”

    龙在山道:“才不胡说呐,姓郭的为了他师弟在大同当捕头被杀在姚家堡,于是血洗姚家堡的大血案他接下了,明里他辞了官,实则深入江湖找凶徒,他潜在仙家道观当火工,此人的心计还是得逞了,你……还不知呀!”

    尤道士惊怒,道:“这会是真的?”

    龙在山道:“我还可以告诉你,我爹娘已被关人洛阳大牢中,开封的铁雄夫妻二人正起解在路上,下一个便是南阳府的沈一中,尤道士,你听了以后如何的打算呀?”

    尤道士道:“这会是真的?”

    龙在山道:“你怎么又是这一句,你若是不相信,跟我走,我带你再去南阳府。”

    尤道士道:“如果真是这样,大爷,我忙了多日算是为姓郭的忙了。”

    龙在山道:“尤道士,我发现姓郭的人也是个贪心不知足的家伙。”

    “信么说?”

    “他弄了你不少银子吧!”

    “银票好几万两,还有一袋金银珠宝呀!”

    龙在山道:“他不会满足的,他如果押回七大护法回太原,官家就会送他不少赏银发红,你想想,姚家堡失去多少财宝呀,至少一半已是官家的,他姓郭的可也沾了光发了财,他管别人死活呀!”

    尤道士咬牙,道:“奶奶的,不吃馒头蒸(争)口气,走,咱们找姓郭的去。”

    龙在山道:“这一说,你相信不是我偷了你的银子财宝了吧!”

    尤道士道:“别说了,找性郭的去。”

    于是,尤道士又同龙在山一起赶去南阳府去了。

    南阳府衙门朝南开,梧桐树两棵衙前栽,老梧桐干粗树又高,上面两个喜鹊窝,此刻,两只喜鹊在打架,两只喜鹊在抱窝,吱吱喳喳树上叫,衙门里走出捕头来,他的名字来长寿,瘦瘦的,高高的,走起路来直往前看着,蓝衫扎腰带,可并未带家伙。

    姓来的走的快,没几个转角便来到“都来顺当铺”的门外石阶外。

    他只是左右看一眼,便举步到了当铺门口的那个半扇门下了,只见他左手撩起布帘子,上身往右边斜过去,人已走入里面了。

    小柜台后的伙计斜着脑袋往外瞧:“当什么呀?”

    宋捕头笑笑,道:“不当什么,找你们沈老板闲言两句,你劳神去叫一下。”

    “找我们老板!”

    又见那个朝率过来了,这个小子只一瞧,立刻堆出满面笑,道:“哟,是宋大人呀,真是稀客,什么风把大人吹到咱们这儿来了呀!”

    一笑,宋捕头道:“你客气,劳驾叫一下贵老板,说我要见见他。”

    朝奉立刻点头,道:“行,行,你请进来吃杯茶,我到后面去叫我们老板快出来。”

    宋捕头道:“我还有事,你快去叫吧!”

    那朝奉真精明,他走出来敦请来捕头,却又掀起市帘子往街上瞧,街上什么也没有,只是宋捕头一个人还未带什么家伙,他放心了。

    “宋大人,吃杯茶吧,坐坐不会太久的。”

    宋捕头一笑,道:“快去吧,我有朋友在衙中等着要见见你们老板的。”

    朝奉不坚持了,他往后院走,只不过走到二门又回头,问道:“宋大人,什么样的朋友不能亲来呀,非要劳动大人呀!”

    宋捕头道:“我的朋友不方便来,都也是自家人了。”

    朝奉用手托托眼镜便走入二门去了。

    宋捕头的心中几乎乐不可支的要吼叫了,他抬头看着这家大当铺,心中在想:“娘的,官家来查封,我至少弄他个万儿八千两的花用,哈……这就叫人要发横财,城墙也挡不住,哈……”

    他心里在狂笑了。

    “谁呀,谁会在衙门中等着要见我?”沈一中在吃点心,见朝奉来,说是来捕头来找他,他犹豫。

    朝奉道:“沈爷,去瞧瞧,我看也没什么,姓家的未带一兵一卒,他也未带家伙,八成是私事。”

    沈一中道:“我认识的人与官家没交情,谁会在衙门要见我?”

    忽的站起来,沈一中皱眉,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得小心些。”

    朝奉道:“咱们没犯法,怕什么?”

    沈一中还是暗中把他的飞刀扎在腰上,外罩长衫足蹬快靴的走出来了。

    沈一中刚走出二门便急步走到宋捕头面前,他恭恭敬敬的施一礼,道:“宋大人来了,怎不进去坐坐,也叫我这小小当铺增添些光辉呀!”

    一笑,宋捕头一把拉住沈一中,道:“原来都是自己人,这些年我不知道,走,我叫沈兄惊喜一下子。”

    那来捕头真会做作,大街上他拍肩搭臂的哈哈笑,大街上谁人不知宋大人,都以为当铺老板是宋大人的好朋友,一个个的斜眼看二人。

    沈一中在一时间也有些飘飘然的哈哈笑了。

    沈一中怎会知道他要上个大当呀!

    天下事真就那么巧,宋捕头拉着沈一中二人还刚走不过一袋烟时辰,嗬,尤道士与龙在山二人赶来了。

    尤道士原是拉着龙在山不来的,尤道士就对龙在山说的清楚,如今去找沈一中,那是仇人见面,但龙在山却不这么想,他要沈一中快找地方躲起来。

    这二人一路争执着,还是匆匆的赶来了。

    龙在山对尤道士道:“你在外面等,我这就进去找沈一中去。”

    他说完便往台阶上去,匆匆的掀起布帘子,哺,里面的两个伙计与朝奉他认识。

    龙在山笑嘻嘻的一声招呼:“嗨,你们好,我又来了。”

    朝奉一见火大了:“滚,你上回来害惨了人,你伤了人又敲了银,你还来呀!”

    龙在山道:“上一回我不知道,这一回我不是来弄银,更不会伤人的。”

    朝奉是不会相信的,他怒指大街,叱道:“滚,我可告诉你,我们老板认识捕头来大人,你再不走,我叫伙计去报案,宰了你这小畜牲。”

    龙在山道:“别管宰不宰,你快快叫你们老板走出来,再晚我也救不了他。”

    朝奉叱道:“去救你自己吧,儿!”

    他对两个伙计又吩咐:“把这小子赶出去。”

    两个伙计没有动,其中一人哭丧的道:“你忘了,咱们打他不过呀!”

    柜台外的龙在山可急了,他高声喊叫道:“喂,沈大叔,快出来,我是在山找来了呀,你快出来呀,出来的早了还活命,出来的晚了命不保,快出来呀!”

    他的叫声,外面等候的尤道士也听见了。

    老朝奉一听犹豫了,他瞪着观看珠宝的眼神,道:“你叫沈大叔?”

    龙在山道:“上一回我不知道沈大叔同我爹娘是自己人,才会有误会的呀!”

    老朝奉道:“那么我告诉你,你快追去,我们老板被衙门的宋捕头请去会见他的老友了,刚走不久。”

    龙在山一听,急道:“真的?”

    老朝奉道:“去了便知道。”

    龙在山已跌足叫道:“完了,完了,这个姓宋的真狡猾,他不用一兵一卒的就把我沈大叔抓去了!”

    老朝奉一听,吃一惊道:“什么完了?”

    龙在山道:“唉,你们以后便会知道了。”他转身便往门外走,尤道士指着远处,道:“小子,你看!”

    龙在山在台阶上看过去,啃,一队捕快奔来了,这些捕快动作快,一口气爽到“都来顺当铺”门下,有个捕快还对龙在山吼叱:“快走!”

    龙在山被推得往一边闪,十二名捕快已冲进当铺里面去了,就听得里面的人喝叱叫,还有人挨了巴掌。

    不旋踵间,一根绳子拴了男女七个人走出来,有个捕快关上门,还把封条也贴上去了。

    老朝车未在最前面,他大叫:“咱们是好人呐!”

    不料他屁股上挨了一踢,他不叫了,他发现龙在山在顿足,只是摇摇头。

    七个男女被押走,尤道士拉过龙在山,道:“娘的皮,咱们来晚一步了。”

    龙在山叱道:“都是你,是你误了我救沈大叔的。”

    尤道士道:“别急呀,咱们仍然有办法救他们。”

    “什么办法?”

    “咱们……”他耳语,龙在山也只好点头了。

    “怎么样?”尤道士报得意。

    龙在山道:“好吧,我被你拖下水了。”

    他顿了一下,又道:“只不过如果人多我不干。”

    尤道士道:“他们不就是十几个人吗?到时候你出刀,我放人,他们三人之一出了牢笼,就是三头猛虎呀!”

    龙在山道:“要出其不意呀,别再叫他们架着刀在犯人脖子上,咱们只有吃憋。”

    尤道士道:“我的身手也不差呀!”

    于是,他二人找地方吃饭去了。

    宋捕头带着沈一中刚走入府合衙门,十二台捕决往街上奔去。

    姓宋的早安排好了,他这是一心要竟功,来一个令人难以防范。

    他现在对沈一中笑让,道:“朋友就在偏院,咱们进去你便明白是谁在等着要见你了。”

    沈一中回以笑,道:“定是密友,如此神秘,大人,咱们请。”

    偏院很静不见人,沈一中更是放心不少,就在他刚走进一间厢房门,猛古丁几把钢刀已架

    沈一中惊怒交加,道:“宋大人,这是干什么!”

    宋捕头厉吼一声,道:“绑了!”

    就见七个大汉分两下,四个用刀架在沈一中的脖子上,三个人用麻绳绑,便在这时,附近房中传来吼骂声:“王八蛋们呀,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叫铁大爷吃酒?”

    沈一中只一听便知道自己上当了,原来铁雄已被官家抓来了。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走进部为良与姚家三人,那姚上峰一见绑了沈一中,他走上去,匆匆的就是几个大嘴巴,打得沈一中喷血。

    沈一中大骂:“喀,你是什么人?”

    郭为良冷冷道:“你们的仇家!”

    “什么仇家?”

    “当年你们七人血洗姚家堡,他就是姚家二堡主,真幸运,二堡主带着两个侄子回乡收租不在,逃过你们七个恶煞的毒手。”

    沈一中一听身几乎凉一半,他却嘿嘿一声笑,道:“他姐的,果然十年河东转河西,沈大爷认了。”

    姚刚奔上前,又是几脚踢,踢得沈一中倒地滚出一丈多,长衫起处,露出他腰带上的七把飞刀来。

    郭为良手上刀一撩,便挑落了他的腰带,那末捕头看的吃一惊。

    “娘的,带了刀子来衙门,罪加一等。”

    沈一中豁上了,他回骂:“个王八蛋的,你就罪加十等吧,老子还是一颗脑袋,娘的。”

    忽的门外囚车声,来捕头沉吼:“打入囚车。”

    七个捕快连拖连拉的把沈一中关进囚车中了。

    于是,沈一中大声叫:“铁兄,咱们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可也落个同年同月同日死呀,哈……”

    另一屋中传铁雄粗声,道:“怎么的,那么容易就把沈兄抓来了呀!”

    沈一中大吼:“铁兄,终日打雁,今日却被雁儿啄了咱的眼,他娘的,咱是被骗来的呀!”

    铁雄道:“姓郭的要把咱们七人押回太原去受审,你说说他的野心有多大呀!”

    沈一中哈哈狂笑了。

    “郭总捕,咱们去向大人禀告,顺利的抓到沈一中,何时上路,你有打算?”

    郭为良道:“等三天,快马接来开封府捕头张放以后,咱们一齐上路,我们要合作,不能再有什么差错。”

    家长寿重重的点头,道:“兄弟当然效劳,定要安的把人犯押去太原。”

    原来郭为良发觉他也对付不了龙在山,如果去洛阳押龙大海夫妻一齐西去太原府,龙在山必会拼命,他不能再独断专行了。

    郭为良派人回开封,连夜再把开封的张放也请来,再加上南阳府的宋长寿,大伙一齐去洛阳,洛阳还有个武功不错的捕头程万里,到时候单只捕役就有五十多,姚家堡的人也不弱,就不会再怕龙在山或尤道士二人了。

    这真是最安的计谋,郭为良也算费心了。

    龙在山与尤道士二人分别守在南阳府衙门附近,那龙在山看着衙内没动静,几只喜鹊尖声叫令他心中不快活。

    尤道士也心焦,他对龙在山道:“两三天了,怎不见人犯押出来?难道会……就地砍了?”

    龙在山道:“我也不知道,都已三天了咧!”

    这二人正在细商量,忽见自衙门里走出三个人没多久,又见三人走出来,这六人急匆匆的往城外走,只一看便知道是捕快人物。

    随之见二十多人押着三辆囚车自衙门里走出来,囚车中两男一女被乱了头发直瞪眼,押解的人两边走,啃,吓的道士行人忙闪开,那铁滩已哈哈大笑起来。

    沈一中也笑上了,他边笑边大声道:“铁兄呀,咱们这是英雄呀,威风呐,哈……”

    铁雄回应,道:“我早说过了,十年自在日子过的也有些腻了,咱们去见阎王打商量,下辈子咱们当皇上,哈……”

    沈一中大笑,道:“我不当皇上,我当天下最厉害的杀手,杀光这群王八蛋的!”

    “哈……”

    “哈……”

    这二人大叫又大笑,捕役们火大了,有个捕役用刀把“咚”的敲在沈一中的头顶上:“不许叫!”

    沈一中大骂:“你老娘舅子的,大胆你把沈大爷的头砍掉,不砍你就是我裆里吊的东西。”

    气得另一捕役一掌打得沈一中翻白眼,他不骂了。

    押囚车出了南阳府城往北行,“大开碑”早就合计妥当了,当然,他也对另外两位捕头说明白,往北是去登封县,少林寺就在登封县境内,只不过部为良早就知道那位当年红莲教的七大护法之一的“甜郎君”封大川没出家,封大川逍遥自在的住在高山深崖的留香谷。

    郭为良对开封赶来的捕头张放、南阳捕头来长寿二人说过,三方面人马合一起,先去抓封大川,然后顺道洛阳城,再会合洛阳捕头程万里,押着龙大海夫妻二人,那时候人马集中也有五十多官捕,直捣伏牛山中三尖山,捕了“鬼影子”王冲天与“星火娘子”尹水月之后,最后再抓风陵渡的谢拐子,然后一齐上太原,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单只姚家堡的犒赏,银子就是十万两。

    有银子好办事,几处捕头当然乐于效命了。

    遥望远处的嵩山巅,龙在山对尤道士,道:“尤道士,你瞧瞧,你仔细的瞧瞧,官家人马三四十,前边还有开道的,这光景你我二人怎么办?”

    尤道士也吃惊,道:“原本只有十几个,怎么越走越多了,这是严密防守,摆明了叫咱们知难而退了。”

    龙在山道:“你说怎么办!”

    尤道士道:“他娘的,我不动心眼了,我要当面去找姓郭的,我问他为何要坑我?”

    龙在山道:“你敢吗?他可是太原总捕呀,而你,你又是当年红莲教教主尤化云一家人。”

    尤道士道:“又怎样?他办的案子是七大护法,那可不关我的事。”

    龙在山道:“那好,你不妨找去试试看。”

    尤道士咬牙根,重重的点点头,道:“我不会叫姓郭的吃了锅里饭再砸了煮饭锅,走!”

    尤道士万般没主意,他大步转回头,直不愣的便迎着几里外的一队官兵过去了。

    龙在山不过去,他远远的在尤道士后头。

    龙在山还吃吃笑,他边笑边叫道:“肉包子砸狗呀,你是有去无回呀,哈……”

    尤道士似乎也听到了,但他不为所动,他仍然大步往前走,气唬唬的。

    山崖上发出“轰轰”声,山崖下的山道士立刻传来惊呼声,有人就大声呼叫着:“兄弟们,赶快躲闪呀!”

    大伙抬头看,哺,好大的石头七八块砸下来了,石头砸在山道士,虽未砸出大坑洞,可也阻住了囚车行。

    山道士一阵混乱中,山崖上已飞般的掠下一个人来,他便是不要命的尤道士。

    尤道士听了龙在山的话,他才相信“仙家道观”的火工哑巴驼子就是当年太原府总辅“大开碑”郭为良。

    尤道士当然并非信龙在山的话,但当他想到自己在开封城外中了青娘子的毒刀以后,哑巴驼子忽然出现又救了他,再想想前后几次行动,便也相信龙在山的话了。

    此刻,龙在山飞掠在山道的另一边,七八颗大石阻在路中间,就听郭为良大叫道:“守紧了囚车,有人抢救囚犯,先杀囚犯!”

    他叫的声音大,当然是在警告劫囚的人了。

    尤道士当然听见了,但他才不会去关心囚犯,他关心他的银票,如果郭为良愿意归还他失去的银票宝物,尤道士甚至还会帮郭为良押人犯。

    郭为良当然不会找尤道士帮他押人犯,他大马金刀的站在最前面,等着来人了。

    只不过当他发现是尤道士,心中不由一怔,他心想:“这尤天浩怎么来了?”

    尤天浩有些面泛青,他站在三丈外就开口吼:“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偷了我多年积蓄,你……”

    郭为良嘿嘿冷笑不已。

    尤道士又吼叱:“原来你不是火工驼子呀,你真地银的会巧扮,咱二人相处八九年,你瞒得我好苦呀!”

    郭为良收住冷笑,道:“我也侍候你八九年。”

    尤道士道:“我没亏待你呀,吃穿之外还有零用钱,你的良心何在呀?”

    郭为良突的一声吼叱,道:“你给我住嘴!”

    他吼的还真有威严,尤道士猛一怔。

    郭为良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

    尤道士大怒,吼道:“你是赋,你偷去我几万两银票之外,便是我的一袋珠宝也被你拿走,你黑心呐,我说儿!”

    郭为良叱道:“胡说八道!”

    他指着尤道士对身后的张放与宋长寿二捕头,道:“一个穷道士,他会存那么多财富?你们信吗?”

    “信,老子就相信。”

    这吼声是铁雄叫的,铁华与沈一中二人相信,便青娘子也跟上一句,道:“这道士单只在我夫妻二人身上就敲去一万八千两银子。”

    沈一中大叫:“我也被他敲了一万两。”

    尤道士冷笑连声,道:“他们就是证人。”

    宋长寿与张效不开口,他二人心中已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部为良嘿然,道:“是不是我偷走你藏的黑心银子,那得查了以后才知道,姓尤的,你也别走了,当年姚家堡的大案有你一份。”

    尤道士叱道:“当年我不到二十岁,关我何干?”

    郭为良道:“你是红莲教主的亲侄子,也是当年漏网之鱼,你去过朱仙镇,朱仙镇住着尤干和尤大娘,你也去过烈妇崖,尤五娘与胡少卿之外还有个“大斧头”石涛也住在那荒山里。”

    他冷眼看着吃惊的尤道士,冷笑,道:“娘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尤道士道:“你想怎样?”

    郭为良道:“押回七大凶徒之后,下一拨就去抓他们,尤家犯的是灭九族之罪,便是你也逃不脱的。”

    尤道士惊怒交加,吼骂道:“个黑心驴肝肺东西,我们尤家不会放过你。”

    郭为良忽的大手一举,吼道:“来人,把他抓起来。”

    咐,立刻奔来七八个捕役往尤道士扑击而上。

    尤道士不叫了,他也不杀了,抹头便往高山上奔去,跑的比猿猴还快。

    八个捕快当然追不上他,没多久便又回来了。

    尤道士人单势孤没办法,他的心中一团火,如果只有郭为良一个,他拼死也要干一场。

    他原是打算至少叫郭为良吐出几张银票来,甚至二人二一添作五的平分,然而胜郭的就是不上路。

    姓郭的不但一个蹦子儿不吐出来,他还否认,更把大罪往尤家人的身上套。

    尤道士非走不可,他要赶紧奔去朱仙镇,再找上烈妇崖大山中,快叫这两个地方的家人们换个地方去藏藏。

    尤道士也不去找龙在山了,他走的快,翻过高山便转往东北奔,找大路先奔朱仙镇去了。

    龙在山奔行在大山里,他急匆匆的奔人留香谷,很快的找上那个三合院。

    龙在山曾来过这里,他也以“狐步”破了少林慧空大师的罗汉阵。

    现在,龙在山伸手去推院门,但听到里面传来吃吃笑,立刻又想到上一回封大叔同那个叫胡立倩女人的大床上之事。

    如今龙在山长大不少,男女间的事更引起他的好奇心,于是,他又绕过院墙,悄悄的站在后窗外不动了。

    屋子里传来男的声音,道:“太好了,太好了咧,哈……哈……你这是……”

    女的吃吃笑,道:“别笑呀,再笑不来了。”

    男的声音正是“甜郎君”封大川,那女的尖声也好听,她还正是封大川的姘妇胡立倩。

    这二人不知在屋中干什么,窗外面的龙在山猛的吸了一口气,他才慢慢的斜着往里看。

    龙在山看的不完,因为他只见大床上被子在波动,好有一条雪白的腿露在被子外面一抖一抖的。

    龙在山正想贴近了仔细瞧,忽听那女的道:“我的甜郎呀,记得上一回就是这个样,弄了一半冒出那个可恶的小鬼来。”

    男的被中回应,道:“娘的蛋,那小子原来是龙大海的儿子,害我损失白银一万两,别提他了。”

    女的道:“他出刀好古怪,我还未瞧见就挨了他的刀,我真想杀了他。”

    男的忽然一声叫:“好咧!”只见床上的被子几乎是腾空飞起来了。

    这二人还真的玩命似的干上了。

    龙在山可急了,如果他再不快叫封大川,只怕就来不及了,那可就害了胜封的。

    于是,他发出声音来了。

    他的声音很低,好像夜游神找路:“封大川!”

    他一共叫了两声,大床上的男子抓紧了棉被仔细听。

    胡立倩道:“什么声音?”

    封大川道:“难道真有鬼?”

    龙在山又低叫:“对不起呀,封大叔,我来了。”

    这一回床上二人听的清,封大川怒叱:“外面是什么人装神弄鬼?”

    床上的两人匆忙的穿衣了。

    龙在山在窗外,道:“封大叔,是我呀,我是龙大海的儿子龙在山来了。”

    封大川忿怒的叱道:“他娘的,你不在洛阳你爹那儿,又到我这里干啥子?”

    就这么两句话,封大川已与胡立倩二人奔出屋外了。

    龙在山也转到三合院前面,他走近手提虎头刀的封大川与冷冷的胡立倩面前。

    “你来干啥?”

    “封大叔,过去是误会,二位多包涵。”

    “你还未回答我,是不是尤道士又叫你来敲大叔我的银子呀?”

    龙在山忙插手,道:“不,我恨死尤道士了。”

    封大川道:“那你再来干啥子?”

    龙在山道:“封大叔,我是赶来向你报信的。”

    “报的什么信?”

    “封大叔,我爹娘完了,开封的铁大叔二人也完了,便南阳府的沈一中也完了。”

    封大川吃一惊,沉声道:“什么完了?你明说呀!”

    龙在山道:“太原的总捕叫郭为良,他是官家办案的人,他扮成火工驼子守在尤道士身边,一一的查明了你们当年七个人,于是……”

    龙在山忽匆匆的把这些天发生的事说一遍,他指着山谷口方向,又道:“封大叔,我是来对你报个信,你快找地方去藏起来,晚了就走不脱了。”

    封大川面色变青了。

    胡立情急急的道:“快呀,咱们快走!”

    封大川道:“我们走!如果他们已过了少林寺,咱们只有荒山奔逃了。”

    胡立倩道:“那就往荒山上逃呀,难道你打算同姓郭的干一场?”

    封大川还真有这个打算,他走近龙在山,道:“龙大侄子,你的怪招是叫……”

    “狐杀!”

    “胡杀就胡杀,咱二人合作,再加上你这胡阿姨,你以为咱们的胜算有多少?”

    龙在山道:“咱们为什么要出招?”

    封大川道:“难道你不打算救出你的铁大叔、沈大叔还有那位青娘子阿姨?”

    龙在山泄了气的道:“如果我出招,他们先杀囚车上的人,我岂不是害了他们?”

    封大川一听愣住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七雄劫 爱搜书 七雄劫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雄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七雄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