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土青年一举惊四座,所有的食客霎时被震住了!

    神驴齐五狱口虽在笑,心中似也莫测土青年高深了,他装作酒足饭饱,起身笑道:“老弟,老朽要告退了!”

    土青年也不再坐,叫来酒保,他连神驴的帐也一起给算在自己名下,再向神驴拱手道:“老人家,咱们一道走罢!”

    神驴齐五狱哈哈笑道:“好,好,咱们可真成了朋友啦!老弟,你今晚不住店了!”

    土青年摇头道:“刚才那人临去目吐毒焰,晚辈算定他还要前来找麻烦!”

    神驴道:“你怕他干啥?”

    土青年道:“不是晚辈怕他,而是准备和他在路上见面,这样免得惊扰城内良善!”

    神驴大笑道:“原来是这个道理,好,咱们那就赶夜路!”

    他们说着向楼下走,这时雅座内的西门奇立刻向两小说道:“走,我们暗中盯着!”

    刘青燕问道:“伯伯,那土青年动手时,你老看到了吗?”

    西门奇点头道:“他真的出奇,连伯伯也佩服他三分,燕儿,这人表面非常土,其实他是块浑金摸玉,其来头必定不小。”

    贺绿茵道:“他打人的功夫必有名堂!”

    西门奇道:“似是传闻的‘大罗掌’!但这功夫早在千余年前就失传了,怎会被这土青年学到呢?”

    刘青燕道:“古时奇功八九都有秘笈遗留下来,这人能得奇遇!”

    西门奇点头道:“除此不可解,我们走,倒要看看他的根底!”

    追出城上,不久就看到神驴和那土青年的背影在前面,他们走得不快。

    刘青燕轻声道:“伯伯,我看四只手单独是不敢再来了!”

    西门奇道:“也许他把其他三师兄弟一齐找一找!”

    贺绿茵道:“我想起来了,四只手兄弟都是师傅要除掉之人,因为他们是叛贼插汉的得力手下啊!”

    西门奇摇头道:“不,蒲元是的,这四人不是,他们虽为蒲元的师弟,但不为插汉所用!”

    刘青燕道:“听说这四人的武功很高,同时又心毒手辣,可是这次那四只手为保不向土青年当面动手?甚至还叫滚就滚呢?”

    西门奇笑道:“土青年那一耳光,打得神出鬼没,四只手是老江湖。岂有连这个风色都看不出之理,他如不乘机下楼,也许连命都没有了!”

    贺绿茵道:“伯伯.蜀人隐居些什么老辈人物,难道你老没有个数儿,这土青年到底是谁的徒弟?”

    西门奇道:“蜀中以巫山山派最优秀,在七十幽谷奇峰之内。不如有多少老辈武林暂隐其中,这是无法明白的事,伯伯所见的人虽多,但哪能知道。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在江湖上露过面的,一生不出江湖一步的大有人在啊!”

    贺绿茵道:“我始终认为前面这土青年身上必有什么引人的重要东西,也许这东西已被四只手看到了!”

    郑一虎笑道:“如果真被四只手看到了什么东西,那就容易查了了,伯伯可以找四只手一问就明白!”

    刘青燕道:“四只手认得伯伯?”

    西门奇摇头道:“伯伯的真面目只有你们知道,此外就是伯伯的师兄了,不过伯伯如果带一上面罩,那就完不同了,伯伯的面罩与人不同,江湖上有头有面的人物,认得可就太多了!”

    贺绿茵道:“四只手既然发现了重要东西,只怕他见了伯伯也不肯说实话啊!”

    西门奇道:“他没有那种胆,就是四极四圣那种人一旦见?伯伯带上面罩,他们也不敢不说,四只手又是等而次之的人物了!”

    两小早知他在当年的威风赫赫,真是震动了整个武林的人物,闻言同声笑道:“伯伯,我们去找四只手如何?”

    西门奇道:“他如找到另外三个师兄弟,今晚非来不可,何必去找他!”

    盯至近三更,忽见神驴和那土青年陡然不动了,贺绿茵口又声道:“莫非四只手真的在前途拦路了?”

    西门奇道:“不,另外有名堂,我们快藏起来!”

    刘青燕道:“为什么?”

    西门奇道:“在暗中看情形发展!”

    他带着两小,顺便隐入道旁林中,又轻声道:“你们听听!”

    两小静神一听,同时诧异道:“前面莫非出了大事,竟有无数的武林人物满山遍野的奔驰!”

    西门奇道:“也许是你师傅在泰山开会完了!”

    一会儿,只见人影纷纷出现了,甚至有两条黑影竟由三人的藏处奔来!

    刘青燕忽然认出那条黑影竟就是波斯王剑道格拉斯,罗马大剑培亨和希腊大侠杜吉斯,不由大诧,猛的迎出大叫道:“三位前辈快停,那儿发生什么事?”

    杜吉斯一眼看到是他,噫声道:“阿燕,你在这里?”

    其他两人也走过来了,刘青燕道:“我们准备去泰山啊!”

    杜吉斯道:“不用去了,令师未到泰山就回头了!”

    贺绿茵也走出问道:“没有开会了?”

    杜吉斯道:“先到泰山的前辈老人们已遭九天魔光杀光了!”

    西门奇闻言大惊,急忙行出,问道:“小虎呢?”

    三位西方人不识西门奇,杜吉斯见他发问,不由一怔!忙将目光注视两小,欣然在猜疑不定。

    刘青燕忙向三人介绍道:“这是我伯伯!”

    西门奇忽觉自己太冒失,忙接道:“在下西门奇是郑一虎的忘年之交,三位大名,在下早已知道。”

    三人同声惊喜道:“原来就是西门老哥哥,一虎早将你老大名说过了!”

    西门奇笑道:“三位请说一虎现在哪里?”

    杜吉斯道:“他在中途得知泰山事变之后,心中非常难过,同时也恨极了九天魔光,一心要找九天魔光拼命,可是他就会不到影子,及至到了济河城,谁料在该处竟听到一件非常引动武林的好消息,据说江湖出现了两个古怪人物,一个名叫雷公的中年人,他身上竟有古时奇宝‘神雷珠’那正是克制九天魔光的东西,天上他就是暗查那雷公去了!”

    西门奇道:“另外一人呢?”

    培亨接口道:“另外一个是位古董商人,据说这位古董商曾经拿了一颗木球竟救灭一次大火灾,但根据武林研制,那木球之内就藏有一颗‘海神珠’而这海神珠又是克制九天魔光的东西!”

    西门奇道:“今夜此地满山遍野都是武林人物,难道已发现二珠之一由这方向出现了?”

    杜吉斯道:“持有海神珠的商人已经杀死了,宝珠被夺,而夺珠之人不久又遇害,总之发生事情就在这个方向。”

    西门奇啊声道:“原来江湖不但已知有两珠的事实,而且竟己出现了!”

    刘青燕道:“伯伯,你老师兄的话应验了!”

    西门奇点头道:“我们必须立即展开找寻工作,只怕九天魔光比我们更急哩!”

    杜吉斯道:“听说九天魔光有九大弟子!”

    西门奇道:“是的,但她的第五徒弟已自焚而死,现在只有剩下八个了!三位一路要小心。”

    培亨道:“承蒙关怀,在下等告别了。”

    西门奇道:“老朽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希望二个记着,那就是不可单独走,因为妖女大都好淫,人多她就不会下手!”

    杜吉斯道:“这是为何?”

    西门奇道:“这是九天魔光师徒一种习惯上的秘密,知者不多,老杜最清楚。”

    培亨道:“这真是你老对在下等一大恩赐了!”

    分别之后,西门奇忙向两小道:“我们爷儿三人要改变方法了,现在不分方向。信步而行,看有机会曾相遇那两个得珠之人了!”

    贺绿茵道:“我们出去看看。也许那土青年亦被目前情形影响去向啦!”

    西门奇道:“在这种情势之下,四只手兄弟就算到齐了,他们也不敢向土青年下手了,不过四只手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出了树林,已不知土青年和神驴的去向了,然而处处仍有武林人纷纷奔驰不停。

    西门奇轻声道:“我们向北走!”

    刘青燕道:“这方面动态不大啊!”

    西门奇道:“愈是人少的方向,愈有问题,我们要抢先领头走,老跟着人家屁股后面,什么也休想发现!”

    他带着两小提起轻功,一口气奔到东方发白才缓慢下来,这时已踏上去北京的大道。

    当阳光升起的时候,刘青燕看到前面有二个高大的人影在移动,不由急忙向西门奇道:“伯伯.前面不是四只手吗?”

    西门奇点头道:“是的,另外两个是他二师兄‘海底针’三师兄‘千脚虫’。但奇怪。单单不见‘三角牛’?”

    刘青燕道:“他们走得慢,因何未去找上土青年?”

    西门奇想了一下,忽然道:“你们在后面慢盯而上,伯伯到林中带面罩,决心赶过去截住他们。”

    贺绿茵道:“伯伯要查问四只手因何注意土青年?”

    西门奇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不怕他们不说实话!”

    刘青燕道:“那干脆我们也赶过去,不过不现成就是了!”

    西门奇道:“好,你们由右面山坡上去,伯伯向左面沟中追过去,可是你们要注意右面山坡一带,也许还有别人在暗中跟踪。”

    分手后,西门奇即以如幻的身法闪下沟,他说在前面大道上出现了,不但多了一幅古怪的面罩,而并连原来那身衣服也换了。

    西门奇的面罩却与一般江湖人的不大相同,他是由鼻梁中间分开,一半白色,一半黑色,连头带脖子都罩住,除了露出两只眼珠,其他部位一点都不露出。

    这时四只手兄弟似已发觉了,他们一见,居然都发起抖来,脚步竟突然不敢再前进了!

    距离可不近,足有三四十丈远,但在他们是看得非常清楚!

    在四只手后面的是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这时颤着声音道:“老四,我们之中,哪一个有毛病?”

    四只手回头道:“二哥,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那修长身材的中年人冷笑道:“杀人王当了面,难道你还装着不识,他不出现则己,否则你我二人就不要活了!”

    在他们后面的是个手短足细的小矮子,他不开口,但抢先向西门奇迎上去,边走边拱手道:“前辈,你老一定有所指教吧?”

    西门奇发出阴阴的声音,确有使人不寒而抖的威势,半天才问道:“你号千脚虫?”

    小矮子连忙道:“不敢,晚辈王洪!”

    西门奇仍旧阴声道:“唤你四弟来!”

    小矮子闻言心颤,暗忖道:“老四完了,妈的,他在什么地方惹火了这魔王……”

    老二话也不敢说,回头大喝道:“老四,你上来,前辈有教训!”

    四只手一听,魂已吓走了一半,两条脚竟不听使唤,半步都移不动了!面色由青变白,上下牙齿叩得咯咯声!

    他身后的修长个子生怕误了时,伸手一带,拉住四只手大喝道:“混帐,原来是你闯下大祸,还不快去受罚!”

    连推带拉,硬把四只手拉了上去!

    西门奇一见四只手到了面前,沉声道:“老夫问你一句话,答出真情,也许例外不杀你!”

    四只手实在立不住了,双膝一软,跪了下去,颤声道:“前……前……辈请指教!”

    西门奇冷声道:“这几天来,你追一个土青年作什么?”

    四只手这下更吓得连连叩头,颤声道:“晚辈该死,实在不知那青年竟与前辈有关!……”

    西门奇大声呢道:“住嘴,不要说废话!”

    这一喝,四只手的三魂七魄被吓跑了,他再也说不出话啦!

    那修长身材的赶紧接口道:“前辈,你老一定要查什么原因吧?”

    西门奇道:“你是‘海底针’?”

    修长身材的连忙道:“不敢,晚辈云林!”

    西门奇道:“你老四要在那青年身上动什么脑筋?”

    海底针林忙答道:“前辈,那青年身上的件宝物,可是老四尚未搞清楚是什么东西,不过那东西本为晚辈五师弟‘三角牛’所有,但被那青年夺去,甚至还将老五给杀死了!因此之故,老四一方面要报仇,同时当然要夺回那件东西。”

    西门奇知道只能查到这里为止,再查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了,于是点头道:“量你们不敢说假话,不过老夫存言交代,如果你们一旦得手,那就当心再失去……”

    言下之意,修长身材的海底会会了心,急忙道:“前辈要那件东西?”

    西门奇忽然哈哈笑道:“老夫这次出山,就是为了那件东西!”

    海底针一拍胸脯,立即奉承道:“前辈,这事交给晚辈兄弟去办好了,得手马上奉敬你老!”

    西门奇晤了一声,挥手道:“那就看你们是否有诚意,去罢!”

    江湖有名的毒辣人物,一旦遇上了杀人王,同样如耗子见了猫,四只手兄弟不但大出意外的留下了命,甚至还侥幸得了一份差遣,这真是受宠若惊,他们连声答应,恭声告别而去。

    西门奇取下面罩,望着三人的影子消失了,他向右面山坡招手道:“燕儿,你们下来罢!”

    山坡上的林中竟没有回凌晨,谁料两小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西门奇立知有变。提功就朝山坡上冲去,口中大叫道:

    “茵儿。你们在那里?”

    一面喊,一面向山上急奔。但一直就没有回音。及至山后,忽见远远的一条河岸上立着两小!

    西门奇一见,心中宽,忖道:“这两个小把戏在那儿干什么?”

    河个来往船只不少,西门奇在山上忽有所悟,立即向岸上奔去。他猜想两小一定发现什么船上有问题。

    走近了刘青燕不要他问。抢先道:“伯伯。我们在山上看到一个雷公面的人物在这儿经过。也许就是传言得了神雷珠的那个家伙。因之我们就追了下来。讵料他竟在这儿搭船走了。”

    西门奇道:“往下游去了?”

    贺绿茵道:“不。往上游去了,我们伯伯伯找不到,因此不敢离开太远!”

    西门奇道:“这是诸龙河的上游,发源于龙泉关。出龙泉关就是五台山。不管那人是否有雷公,总之我们不可放过他。”

    刘青燕道:“那上青年身上据说有件宝物,可是不知是什么东西!”

    刘青燕道:“我们沿岸追吗?”

    西门奇道:“你认得他搭的船吧?”

    贺绿茵道:“认得。有条小船,大概开出不到一里!”

    西门奇道:“那人看到你们追他没有?”

    刘青燕道:“不会,我们掩蔽追来的。”

    西门奇道:“那沿岸盯着没关系!”

    老少三人立即加快脚步,及至刘青燕指明河中一条小船后才慢慢跟着,西门奇望望前途。轻声道:“快到新乐城,我们当心。莫让他溜掉!”

    贺绿茵道:“除非他的船靠了岸,否则他往哪儿溜?”

    到了新乐城,往来的船更多了。同时又是中午时分,他们所盯的船真个在码头上靠岸了!

    西门奇急急道:“快过桥,看他离不离船!”

    两小抢出人群,刘青燕口头道:“伯伯,你老在桥上等我们好啦!”

    郑一虎道:“不,伯伯在北端一家客栈内,你们回头就可找到!”

    两小就声去后,西门奇慢慢向北桥头行过去,呆是当他快下桥时,讵料立觉有点不对!于是停身桥上自言道:“这是什么原因……”

    原来他发觉人群里,街面上,甚至连河岸及船上都有武林高手出现了,而且都不是普通人物!更碍眼的是他当年所见到的也有大批到达了。

    看了一会,忽又自言道:“等孩子回来再说,这两天可能有一件大事情发生。”

    到了一家名佛缘客栈的店中,先定下房间,吩咐店家先送一壶酒,几样菜,独自在房中慢慢饮着。

    酒还未喝完,刘青燕和贺绿茵已找进房来了,他们神情似很紧张,一见面,刘青燕即叫道:“伯伯,雷公脸的落店了!”

    西门奇道:“你们急什么?”

    贺绿茵急忙道:“我们发现街面上有点不对啊!”

    西门奇道:“这也不值得紧张,伯伯早看出了!”

    贺绿茵道:“那土青年和神驴居然也来了!”

    西门奇道:“他们没有一定的去向,那还是被各路武林所吸引来的?”

    刘青燕道:“不,我在他们后面听到变话,那神驴老头告诉土青年说,九天魔光师徒在这一块地方。”

    西门奇道:“九天魔光师徒不但不进城,甚至不落店,她们有个习惯,住的是洞隙,走的是荒野!”

    贺绿茵道:“那要避她们不是很容易?”

    西门奇道:“江湖人不能永远住城市,总有出城的时候,否则他就不成为江湖人了。”

    到了半夜,西门奇忽在打坐中察出房上有两个人正在谈话,声音虽轻,但连隔壁的两小也听到了!

    三人不约而同,都由后窗闪了出去,店后是马房,三人在马房檐下会合,西门奇轻声道:“上面是土青年和神驴,神驴劝他趁这三更时离开。”

    贺绿茵道:“房中已留下银子,我们就此跟上去如何?”

    西门奇道:“不要追得过火,我们只在暗中旁观!”

    说话之间,房上已闪出两条黑影,刘青燕急急道:“他们动身了!”

    西门奇一招手,抢先上房,低声道:“他们奔城墙了,快追!”

    追出城外,只见土青年和“神驴”齐五岳已提力向前冲进。他们沿着河岸西奔速度快得惊人。

    西门奇急向两小道:“快,否则会脱离!”

    沿河都是树林,不怕被前面发现,两小同声道:“伯伯只管提功,我们赶得上的。”

    西门奇轻笑一声,身如电闪,不时回头注意两小。

    这又大出西门奇的意料之外,两小在他后面,竟是如影随形,丝毫也不落后,居然走得非常轻松!

    这样如电的速度奔了两个时辰,岂知竟奔了百多里,西门奇忽见前途又有城池了,回头道:“前面是阜平城,他们似有绕路再进之势!”

    刘青燕道:“我们后面是什么人跟着?”

    西门奇道:“何止后面,右边也有,河那面沿岸也有,大概都是追近上青年的。”

    贺绿茵道:“我们被夹在中间,这怎么办?”

    西门奇道:“过了阜平城是山区了,到时不怕被发现啦,人家不会留心我们,他们只知我们也是追赶土青年的!”

    绕城而过之后,土青年与神驴不见了,原来他们离开河岸。首先奔进山区啦,西门奇忽然向两小道:“快随伯伯来!”

    刘青燕道:“不追了?”

    西门奇道:“不,离五台山不见了,土青年不会再进啦,他可能会停在前面等候追赶之人,因为东方已发白了。”

    进入山区不到三里路,忽觉前后左右都是黑影闪动,西门奇知道各路追赶的人物到了,他向两小道:“土青年遭到四面围困了,这显然是身上的宝物已把武林人都吸引动了!”

    刘青燕道:“伯伯早料到八分,那是二珠之一了。”

    贺绿茵道:“我们不下手吗?”

    郑一虎道:“先下手的是傻瓜,凡有经验的武林人,莫不要等到相争到最后才伸手。”

    前面渐现一片森林,返料就在这时,突闻森林发出一声惨叫!西门奇闻声一怔,大叫道:“土青年已展开杀机了!”

    刘青燕道:“不会罢,他不是一个乱杀人的人!”

    西门奇道:“有神驴在他身旁,下手定有分寸,神驴不管,被杀的绝非好人!”

    言未尽,又有数声惨叫传出,西门奇待手两小道:“前面是古松林。最利偷袭,你们当心,情势一乱,我们也会偷袭!”

    西门奇道:“看不见动手,这怎么办?”

    西门奇道:“打斗一到后来,自然会挤到一处去,那时还怕看不到吗?”

    阳光高升了,森林中渐觉分明,西门奇忽然看到前面有一片数亩大的空地,这时空地上立着两个人,那正是土青年和神驴,不禁低声向两小道:“不要动了!”

    刘青燕道:“空地四面林内部是人!”

    西门奇道:“土青年遭困了,他在等谁先出去!”

    贺绿茵道:“但无人敢上啊!”

    西门奇道:“刚才被他杀了不少人,这是先声夺人之计,现在困他的要郑重出手了!”

    刘青燕道:“神驴坐下了,他为何要协助土青年?”

    西门奇道:“协助是假,他可能亦存了最后才伸手的诡计!”

    贺绿茵道:“只怕土青年尚未察出他的真情哩!”

    西门奇道:“神驴似也不敢妄动,这证明土青年的武功非常高深了。”

    忽听土青年大声喝道:“哪个再出来,别装缩头乌龟了!”

    西门奇见他连喝数声无人满面,暗笑道:“我也被骂了!”

    土青年一直未下重手,看情形,他似不愿杀人,否则岂有老无死伤之理!

    突闻左面林中有人答话道:“朋友,你身上助东西到底是什么?”

    土青年冷笑道:“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但你们这样死迫不舍,难道还不清楚,既不清楚,那又为何向我抢夺?”

    左面林中那人嘿嘿笑道:“四只手要她的东西,那不是平常之物,你把他掷出来,我们放你走!”

    土青年大怒道:“有种的就来夺,哪怕是个不值半文钱的东西,要想叫我交出,就别作梦!”

    忽有红彩一闪,突由空中落下一个女子,恰好落到土青年面前数十丈处,只见她格格笑道:“什么东西?给姑奶奶我看看!”

    落下的是个二十许的少妇,风骚满面。西门奇一见,不禁急急向两小道:“不好,九天魔光的六徒弟到了,她是梦中仙!”

    刘青燕道:“那怎么办,她会夺去啊!”

    西门奇道:“如果宝物不是两珠之一,那土青年就算死定了,倘若是两珠之一,那才真妙,梦中仙不但不敢夺,只怕她才是死期到了!”

    贺绿茵道:“那好来作什么?”

    西门奇道:“显而易见,她也搞不清是什么东西!”一忽见土青年冷笑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给你看?”

    忽见神驴从地上跳起,他走到土青年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话,之后又退后坐了下来!

    土青年眼睛一转,接着又向女子冷笑道:“你过来!”

    梦中仙格格笑道:“你这人有点占怪,叫姑奶奶过去干什么?”

    土青年道:“过来给人东西看!”

    梦中仙噫声道:“难道你想占姑奶奶的便宜,那就当心你的小命!”

    土青年冷声道:“你如不敢走近我,那你就快点滚!”

    梦中仙哟声道:“好大的口气,姑奶奶倒不信邪!”

    她轻移莲花步,摆动杨柳腰,真的向土青年慢慢行去!

    忽然,只听神驴在土青年身后道:“小兄弟,可以拿东西给她着了!”

    土青年忽然探手,顺势掷出一颗木球,大喝道:“你如果是九天魔光的徒弟就该死!”

    突见那梦中仙不由惊叫一声,转身就逃!

    但奇事出现了,只见土青年的木球尤如被吸住一般,紧紧的盯住梦中仙的背心,如影随行,竟不掉落地上!

    神驴突然大叫道:“海神珠!”

    他比土青年还快,如电追去!

    土青年大喝道:“老头子,你不能抢我的!”

    他起身虽慢,但一下反抢到坤驴前面了!

    西门奇一见,大声道:“孩子快,梦中仙走不到三十里就会死亡,我们开始夺宝!”

    他这一声叫,两小如风追出不算,整个林中动了,所有藏在暗中之人。霎时齐发大喝之声,真如潮水追围而去。

    森林太广,那梦中仙又惊得慌不择路,尽在林中钻!一会儿,整个森林乱得一切槽。在一处谷中,土青年始终迫住梦中仙不放。结果他拼命冲近,猛地一掌,竟把梦中仙打翻在地,同时夺回了木球!可是在他后面的神驴却双拳并举,力向他打去。

    土青年一觉后面有异,闪开数丈,大喝道:“老头子,你敢抢!”

    神驴哈哈大笑道:“年轻人。东西送我老人家如何?”

    边说边进攻,似已展开力了!

    土青年这时不回手,大喝道:“你老如再不住手,那就休怪晚辈失礼了!”

    这时四面八方都挤到谷中了,可是神驴愈攻愈紧,致使土青年再无闪避之地了!忍无可忍。土青年大怒,随即放手回敬!

    挤到谷中的各路武林人物,这时一见打得如此猛烈,居然也不顾一切,都冲上,讵料向土青年抢夺!

    西门奇带着两小也到了,一见情形大乱,急忙喝住两小道:“不要学他们的样,我们在一旁冷静点,这样抢不到东西!”

    刘青燕道:“土青年恐怕敌不住这几百人围攻啊!”

    西门奇道:“他的武功比神驴还高,人愈多,对他愈有利!”

    四周林中似越到越多了。渐渐的挤出林缘,西门奇一看,竟连树顶上也是人头拥挤满了,不由向两小道:“你们留心查查看,其中有我们自己人否?”

    两小四面一注意,贺绿茵惊叫道:“师伯母和师母就在右面树枝内隐藏着!”

    刘青燕道:“师伯由我们后面来了!”

    西门奇抬头一看,确看见巫山神君缓缓由林里走过来,不禁笑迎道:“大弟,看到一虎吗?”

    巫山神君见问道:“大哥,一虎虽未到,但他一定闻声赶到的!”

    西门奇道:“二珠之一已在那土青年身上,你作何处置?”

    巫山神君笑道:“看他不是黑道人物,我们如何下手?”

    西门奇道:“当前之势,以他的高强武功,似不可能被人夺去,我们不下手,该珠就无法得到,没有该珠,我们拿什么去收拾九天魔光?”

    巫山神君道:“此珠不得,另一颗已有希望!”

    西门奇闻言欣然道:“大弟查出哪一颗的落处了!”

    巫山神君道:“那个持有之人现由阜平城偷偷的奔往五台山去了,其人形态真象个雷神,但目前还不知他有多高的武功。”

    西门奇道:“雷公在阜平城现身之事,燕儿和茵儿也已发现,不过那人所有之雷神珠却与这土青年的海神珠,在夺取时不大相同,海神珠只对一切凡火邪火有吸收作用,但对有武功之人毫无妨碍,然而那雷神珠却有攻敌之威,因之老大哥我在阜平城不敢迅速向雷公下手。”

    巫山神君点头道:“雷神珠的作用。愚弟已听无敌神说过了,也就不敢冒失,让那雷公悄然而逸。”

    西门奇道:“要对付雷神珠,只有海神珠才可抵抗,所以找对海神珠已下了非夺不可的决心!”

    巫山神君道:“此人似是刚出道的角色。但不知能否用善言说服?否则那就只有下手了!”

    西门奇道:“他说他是奉师命来找师兄师弟的,但不知其师兄师弟又是谁呢?如果能查出他的师兄弟,那就好办了。”

    巫山神君道:“由其品性上看来,估计其师兄弟不是黑道人物。这是一条好路。”

    西门奇道:“目前之局,首先须把围攻的人赶后,然后才能和他善言开导。”

    正当他们谈论之际,突闻空中有人大喝道:“各路朋友听着,现在请大家住手,这不是争夺的时候了。九天魔光师徒部离此不远了!”

    群象闻声,除打斗的外,没有不抬头注目。人人惊望着空中。

    就在这同时。突闻刘青燕大喜叫道:“师傅来了!”

    空中真个出现了郑一虎。只见他缓缓落下地面,又喝道:“诸位听到没有?谁不住手,那就莫怪在下不客气了!”

    首先闪出斗场的竟是神驴齐五岳,忽听他大笑道:“小子。你没看到我老人家?”

    郑一虎闻言一怔。显然他真没注意,立时忽然朗声笑道:“原来齐老也在此?”

    齐五岳大笑着:“怎么着。你小子千嘱万叮,硬要我老人家替你找两颗珠子的下落。现在找到一颗了,岂知你又不许我老人家下手?”

    郑一虎哈哈笑道:“失礼,失礼,齐老,这位老兄不似邪门人物。我们不必动武!”

    也许在打斗之中有不少见过郑一虎了,这时都纷纷退出斗场,人人面惊愕之情!

    西门奇首先冲出,大叫道:“贤弟,你真来得突然啊!”

    郑一虎一见是他,如飞走迎,大笑道:“大哥,你真稳得住,居然藏在林中未出手!”

    西门奇大笑道:“那还不是与你有同样见解,这青年并非坏人啊!”

    郑一虎道:“大哥,这位神驴老是不认识你?”

    西门奇大笑道:“老哥我没有带上面罩。他当然不识!”

    神驴闻言,立即走了过来,向郑一虎道:“这阁下是谁?”

    郑一虎微笑道:“八成是你的老朋友,不过这里不便见告!”

    神驴忽然似有所悟,一步跨近西门奇在前。轻声道:“丹枫岳不向在下下重手的就是你阁下?”

    西门奇大笑道:“齐兄好记性!”

    神驴突然跳起道:“你为何手下留情?”

    西门奇道:“你的耳朵不软,没有听附和之言!”

    神驴激动道:“你没有死,这就免我内心不安了,贤弟,我齐五岳的想象没有错,你是个真正有血性的男子,当年大家冤枉你,我齐五岳就是一百个不相信,现在证明一点错不了!”

    西门奇握住他的手道:“你今天向土青年动手,却几乎使我误会了,原来你是替一虎弟出力啊!”

    齐五岳道:“那小子武功高极了,但这件宝非迫他交了不可,在他手中不能办事啊!”

    郑一虎道:“逼是可以,但不可伤他!”

    巫山神君这才走近其弟道:“一虎,你打算怎么办?”

    郑一虎一见亲兄,忙迎道:“哥哥,他太忠厚了,又无江湖经验,他还非常古板,只怕不听别人劝告哩!”

    西门奇道:“你先把旁人赶开,向他试试看!”

    郑一虎点点头,转身向斗场行近,再次大声道:“诸位如果不听劝告,那在下只有动手了!”

    场中仍有几十个高手在猛烈围攻,显已打出火了,郑一虎喝得退!

    土青年一直未下重手,看情形,他似不愿杀人,否则岂有无死伤之理!

    郑一虎看势喝不退,他忽然一闪身,真正比电还快,错眼就进入人群,紧接着,那些围攻的竟如掷皮球一般,一个一个的被郑一虎抓着向外掷,霎时惊叫之声四起!

    被掷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可是他们被掷出一点未受伤,不过却惊呆了,因为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简直不知自己因何被抓掷出的!

    须臾之间,斗场空了,只有那土青年一人立在场中,但他也愕然发呆啦。

    郑一虎笑道:“阁下贵姓?”

    土青年眼看这个莫明其妙的家伙比他年纪还小,怔怔的答道:“我名高式,你也要抢我宝物吗?”

    郑一虎道:“现在知道你身上之宝物有何用处?”

    高式道:“现在知道了,可以对付九天魔光!”

    郑一虎道:“你懂得如何用法?”

    土青华高式摇头道:“不懂!”

    郑一虎道:“此珠本身不是水的。目前只是合在水球中罢,对付九天魔光,不似对付他的弟子。那要把控制的木壳取下。当使用时还要有无上的真力才能制九天魔光于死地!”

    土青年高式道:“凭我的武功如何?”

    郑一虎道:“凭你的武功只能对付九天魔光的弟子!”

    土青年高式冷笑:“那我还有一个师弟武功更高。我可以把神珠交给他使用!”

    郑一虎道:“令师弟是谁?”

    高式摇头道:“我不能见告!”

    郑一虎道:“目前九天魔光己大展毒手。害人已不计其数,如果等到阁下找到今师弟时。那又不知有多少人冤枉死亡了。”

    高式道:“任你怎么说,我的东西不会送给你!”

    郑一虎道:“阁下太固执了,那在下只有向阁下动武了!”

    高式突然退开道:“试试看吧!”

    一虎这下真是骑虎难下了,他怎么也不忍向这老实无邪的人下手、心中真是犹豫不决……!

    巫山神君忽然走出道:“老二,让我来向他招架几手!”

    郑一虎道:“哥哥。你恐怕不能称心如愿哩!”

    巫山神君人笑道:“老二,我还没有真正打过一次真正的硬架哩,如此持来,这是第一次尽情干一场啦!”

    郑一虎退开笑道:“哥哥,他打完尚未多久,再休息一下吧!”

    土青年高式大叫道:“刚才我未使出七成力,不必休息!”

    巫山神君笑道:“好吧,多少仍占你一点便宜!”

    他说完一招攻出,真是快到极点!

    高式毫不闪避,大喝一声,横推一拿,立抢上风!

    郑一虎退到郑一虎和神驴身边笑道:“这土青年到底是什么人数出来的?”

    神驴哈哈笑道:“我老头子和他同伙这么久了,可是始终套他的实情不出,不过他承认武功是自己炼成的!”

    西门奇道:“那他所说的师傅又是什么意思。”

    神驴笑道:“他所谓的师傅只是教他读书的先生而已,因为他是那教书先生在深山之内收留的野孩子,当他未拜师时。据说连话都不会讲,简直与野兽无异哩!”

    郑一虎道:“打到紧张之际了!”

    西门奇哈哈笑道:“一虎,你哥哥恐怕已使力了,那小子真正有两下!”

    郑一虎道:“哪些看来,凭他去对付九天魔光也可以了!”

    神驴摇头道:“不,他太老实,叫他去对付狡猾的九天魔光非上当不可!”

    斗场南面来了一批女将,刘青燕和贺绿茵欢叫迎出!

    来的是巫山神君和郑一虎的未来妻室。最前的是申瑶,只见她带着众女向西门奇和神驴见礼道:“二位老哥哥,当前是一局什么打斗啊?”

    神驴齐五岳道:“算是一场和平之斗吧!”

    金骷髅陶蓉叹声道:“这是什么时候,九天魔光就在不远哩!”

    西门奇道:“那土青年不肯交出宝珠,这是没有办法呀!”银色魂吕素道:“叫一虎弟出去不就行了!”

    郑一虎摇头道:“吕姐,我如何忍心下手,你不看他多么老实!”

    吕素道:“你不伤害他的生命就行了啊!”

    郑一虎摇头道:“吕姐,你看错了,对付他这种功力,其结果只有两条路,一就是杀死,再不然就休想夺到手!”

    西门奇道:“他的功力太深,施功伤他恐怕还不容易!”

    忽然只听巫山神君在叫道:“老二,我无能为力了,他和我的功力不相上下!”

    郑一虎闻言,哈哈笑道:“哥哥,这可过瘾了!”

    巫山神君道:“他的潜在神力使他毫不疲倦,还是你下来吧!”

    郑一虎道:“再斗一个时辰看看,他如照样不倦,那他可以对付九天魔光了!”

    那土青年忽然接口道:“我不管你们的事,谁替你们出力!”

    郑一虎闻说他不肯去斗九天魔光,不由向二老道:“他太固执,那只有硬夺了!”

    西门奇道:“慢点,星宿圣母来了,看情形,她有什么重要事情而来。”

    大家闻言一看,只见左林中走出一个白发婆婆,那确是星宿圣母。

    郑一虎立即迎出道:“前辈,你老也来了!”

    老太婆不接活,她反向斗场在叫道:“高式,你快停,那是你大师兄!”

    这句话把场惊住了,只见那土青年猛的一闪,惊叫道:“姥姥!”

    巫山神君立知有异,火速住手!

    星宿圣母迎着土青中呵呵笑道:“前辈,这是怎么一回事?”

    星宿圣母大乐道:“一龙,你怎知其中原因啊!令尊在巫山出关不久。他就收了这个傻小子!不到一个月,令尊想念你们兄弟两人,于是就派高式出山来寻!”

    这篇话,霎时引得郑一虎这面的人围过去了!

    土青年时更呆如木鸡,他怔怔的看着巫山神君。

    星宿圣母哈哈笑道:“傻小子,你还不认亲,他是你大师兄!”

    高式立即见礼道:“大哥,我在找你啊!”

    巫山神君扶住他道:“贤弟,你的功力好高呀,大哥我打你不过哩。”

    高式道:“大哥,飞龙弟来了吗?”

    郑一虎急忙向他见礼道:“我就是呀!”

    高式猛的扑上道:“就是你!”

    巫山神君道:“者二,他其貌不扬,名声可不小是吧。”

    高式喜极了道:“老三太美了,怎说其貌不扬哩!”

    大家见他老实得可爱。不禁齐声大笑!

    巫山神君又把众女和侯靖。牡丹,及两小都一一介绍,过后再引见众老,但这时四周的外人竟偷偷的走光了,也许他们都不好意思之故。”

    郑一虎笑对星宿圣母道:“前辈,你老怎会认得我二哥?”

    星宿圣母笑道:“你托老身带仙果送往巫山给令尊时,恰好高式是出门之时,当时他还不肯放老身入山哩!”

    高式接道:“巫山经常有些下明人去寻师傅。我怕是师兄和师弟的仇人,因此你老去时才制止!”

    西门奇笑道:“巫山有你把守,难怪一直很安,可是你出来就空虚了。”

    高式道:“师傅吃了仙果,又把我得到的几部秘笈练成了,他老人家的武功恐怕还比我强哩,哪个敢去找麻烦!”

    星宿圣母道:“去的邪门可多哩,不过都没找到襄王洞!”

    郑一虎道:“家父仍在巫山?”

    星宿圣母道:“不,焉耆、讵善、吐吐番、干阗、和阗、阿克苏等等各部现已大联合,集兵百余万,玉门关已危在眉睫,令尊为了报答朝廷赦免之恩。现已单人匹马赴西疆去了。”

    巫山神君大惊道:“爹爹一人前去何用?”

    星宿圣母道:“令尊也知一人前去无补于事,因此叫老身前来吩咐你们兄弟火速去。”

    郑一虎道:“九天魔光不除,只怕连北京也会震惊,这真是进退两难了。”

    西门奇道:“事不宜迟,你就拿了高式的海神珠去寻九天魔光吧!”

    星宿圣母道:“九天魔光师徒现在五台山的西台峰下,那儿已布下魔光大阵,我们就一齐去攻吧!”

    巫山神君立即道:“一虎快领先,晚上必须赶到五台山。”

    郑一虎由高式手中接过木球,招手侯靖和两小道:“你们跟我先走!”

    西门奇道:“你带他们何用?”

    郑一虎道:“额头如果人太多,九天魔光也许先已察觉,一旦她在暗中偷袭,那就太危险,同时前途还有一个雷公,我要带侯老四伺机下手,这家伙也留他不得!”

    星宿圣母道:“雷公的底子,老身现己查出,他是当今最着名的黑道人物!”

    神驴吓声道:“他是黑煞星雷龙!”

    星宿圣母郑重道:“老朋友一猜即着,这人现已变成西湖部落的总军师了,他到中未来是为了探听朝庭的动向,可是他也被九魔天光所吸引了!”

    郑一虎道:“这是什么原因?”

    星宿圣母道:“他有神雷珠在手,当然不怕九天魔光师徒,他存心要将九天魔光师徒收为己用,其心非常险恶!”

    郑一虎道:“那他为何不下手?”

    星宿圣母道:“九天魔光不到毫无去路时,岂肯就范。雷公既然存心收服,他当然不能加施压力!那就是待机而行了!”

    西门奇道:“他要等九天魔光师徒败在我们手下后再出面协助,施恩利用!”

    星宿圣母道:“这是自然之理,那老贼就是这个计策!”

    郑一虎道:“我先收拾他!”

    说完,纵身而起。

    侯靖和两小急跟进,其余人则陆续进发。

    在日落之际,郑一虎等已到了东台峰下,他随即停下,向候靖道:“老四,备一点吃的带着吧。目前离西台峰只有一个时辰的行程了。”

    侯靖闻言,立即去准备吃的,两小则在附近林中去找山果。

    讵料当侯靖离开时。忽有一条黑影在他面前一闪!原来那竟是个雷公脸的老人。

    老头子没有对候靖有所举动,他在一闪之下,身法如电,转向直奔西方而去。

    不久,那老人到了一座峰上。只见他向一座谷中嘿嘿笑道:“胡姑娘,老哥哥的话不错吧,那飞龙已到东台峰了!”

    谷中为红光笼罩,那是连一点树木山石都看不出!

    但在这时,忽有一个二十余岁的女子冉冉浮出。她竟在红光顶上坐着,面向峰顶冷笑道:“雷龙,他只有来送死!”

    雷公险老人哈哈笑道:“不是肥田不种姜。不是把式不下乡,胡姑娘,飞龙不来则己,他敢来时,其手中定已得到了海神珠!哈哈。你的魔光大阵能被吸得几时?姑娘,不出一个时辰,你的魔光就会被吸个点滴无存!”

    那女子突然一腾身,如电射上峰,面色大变道:“雷兄,你能确定他得到了海神珠?”

    雷公脸老人郑重道:“不但能确定他已得到,同时还知他通运用,这是无敌神传给他的秘诀!”

    那女子大急道:“雷兄,你真要袖手不管?”

    姓雷的老人哈哈笑道:“老哥哥的条件如何,你如答应,不但老哥哥不袖手,而且以神雷珠抵他海神珠,甚至还可教你如何加强魔光大阵!”

    那女子毅然道:“小妹接受你的邀请,情愿替西疆联盟打仗!”

    她忽然一顿又道:“我的魔光大阵还有什么加强?”

    雷龙道:“你的魔光不按照正法布置,一旦遭遇海神珠攻击,那就如江河入海,魔光完会被吸尽,假设按照正法布置,那他纵有海神珠,只怕他要想吸取一丝也不可能!”

    女子道:“如何布置,你老快吩咐呀!”

    雷龙道:“你九个弟子现还有七个,正好布下北斗七星位置,魔光有了正位互应,海神珠就吸不动了!他既然吸不动,这岂不是干瞪眼,如果他想冒宰冲进魔光,那怕他是大罗金仙,也要被魔光化为灰烬!”

    女子道:“这就无人可破我的魔光大阵了!”

    雷龙哈哈笑道:“除了老哥哥之外吧!因为老哥哥我的神雷珠,只要一举他是不受什么布置都得炸乱,同时你的魔光一遇雷火,那真的小鬼见了阎罗王!”

    女子叹声道:“雷大哥,希望你的神雷珠千万勿被敌人夺去才好!”

    雷龙大笑脸:“神雷珠在手,老哥哥我是独霸武林了,谁敢来夺取!”

    那女子立即请他入谷道:“雷大哥,你就快点替我讲解布阵之法啊!”

    雷龙点头道:“当然,当然,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

    讵料这两个魔头刚刚下谷之际,峰上忽然现出另外两个老人,其一轻声对同伴道:“排骨,你快去拦截一虎。我去找老叫化子,看他有什么办法,现在这两个魔头合了伙,要收拾真不容易!”

    另外一个道:“听他们口气,一虎观众已到了东台峰下,咱们先会过他再分手如何?”

    原来这两个老人就是灵骨公和大腹公,他们相互一沉吟,随即向东台峰下赶去了。

    大约二更时,郑一虎带着侯靖和两小到了,他们直上西台峰顶。

    刘青燕到了顶上向谷中一看,面色惊惶的道:“师傅,谷中是红光!”

    郑一虎道:“我们来迟了,刚才二老的话是对了,雷公已替九天魔光加强布置了!”

    贺绿茵道:“这怎么办?”

    郑一虎道:“等大家都到了再商量!”

    不到三更,星宿圣母带着大家都到了,同时还有大批老少竟也会齐一同来了!

    郑一虎立即将大腹公和灵骨公的话向大家道:“妖妇有了雷公作主张,观众如何办?”

    两门奇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如何把雷公收拾,以他的神雷珠先炸乱阵势。然后施海神珠吸尽魔光!”

    星宿圣母道:“雷公现在阵内,怎么引他出来,他们两个相互为助,这真是束手无策了!”

    郑一虎道:“雷公为何能在阵内啊!”

    星宿圣母道:“九天魔光已被妖妇运用自如,收发由心,她不敌视之人。入阵一点无害!”

    刘青燕忽然向其师耳边道:“师傅。我有一个策略。不知能不能施?”

    郑一虎道:“什么?”

    刘青燕道:“我想谷中早已看到我们了,同时我们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郑一虎闻言有理,点头道:“很可能!”

    刘青燕道:“我佯装放弃攻打,部向西疆进发!”

    郑一虎道:“雷公一见。认为我们先去西疆助战而大急,势必带着九天魔光在后面追来?”

    刘青燕道:“雷公既为番邦的总军师。他对西疆的消息当然部清楚。我们大家一去,哪有不急的道理!”

    郑一虎道:“下一步行动呢?”

    刘青燕道:“师傅埋伏在后,乘机向雷公下手,夺到神雷珠,马上就可消减九天魔光,同时我们也不停。直赶西疆去见师公!”

    郑一虎微微笑道:“有理!”

    他立将徒弟之计向大家一说,立即引起众老大喜,同声道:“火速行事!”

    由星宿圣母带头,他们装作悄悄的下峰,体朝西急奔!只见郑一虎立即隐退埋伏!

    不到四更,大家突闻后面发出一声惨叫,同时猛见满天红光飞舞!

    西门奇大叫道:“一虎得手了,可惜,单独走脱九天魔光!”

    星宿圣母道:“那东飞去的红光就是她吗?唉,不久江湖又留下祸胎啦!”

    书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苦海飞龙 爱搜书 苦海飞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苦海飞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苦海飞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