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整座岳家的庄院都被人潮淹没了,成弧形围了足有五十丈厚,只有庄门前面留出一条通路,那是人衡!主人简直吓呆啦,这叫他们如何招待!

    老辈人物都在最外层的正面,连他们也不明白因何有如许多人来帮郑一虎!

    谷中最先来寻混天磁的那些隐士异人,现在也惊得莫名其妙,幸而他们知道这些人潮不是对付他们的,但此来是应郑一虎的号召是绝无疑问的了,他们看得出,来的人个个都武林高手,而这些人群中有黑人有白人,居然是五大洋洲都到了!

    古董们身不由主,这时也集成一块,计有两百余个,但比起来帮郑一虎的人却少得可怜了。

    杜吉斯等这时陪着郑一虎又向庄前走回来了,后面继续到的大声呼着飞龙的名字,已前的竟都向郑一虎允叫招手!

    郑一虎真是应接不暇,向后面作作揖,又向前面拱拱手,称谢不已!

    众老一见他口来了,大家放声笑问道:“小虎,你有什么仙法,竟召来这么多天兵天将?”

    郑一虎哈哈笑道:“这是吾道不孤!正义永在人间哩!”

    突然人潮起了哄叫:“飞龙!飞龙!飞龙……”声震谷,尤如雷鸣!

    接着有人腾身而起,如电落到郑一虎面前大叫道:“飞龙,在下是总代表,所有英雄公举在下出来向你请示调派!”

    郑一虎见他也是个少年,急问道:“兄弟,请问尊姓大名?”

    少年朗声道:“在下是曼谷大会第三名,姓呼名庞功,暹逻人!”

    郑一虎拱手道:“请兄弟回去向天下朋友转达区区之意,今天的情形敌人不止一个,不冷静势必大乱,我们先要看看敌人的行动而定。”

    呼庞功大叫道:“阁下总有个原则指示吧?”

    郑一虎点点头,他突然拔身而起,陡又在空中一停!

    这一手惊震武林的轻功,马上引起谷再哄动:“飞龙、飞龙、飞龙……”

    郑一虎停在空中一会,接着就来回如愿平地,口中发出朗朗的声音,对人潮恳切道:“天下有正义的朋友们!今天是正邪决斗的最大场面,在这种场面之下,绝对不是逞个人英雄的时机,这是万众一心,群策群力的决斗,假如心不齐,力不一,那就会大乱,一乱必败,伤亡的惨重,那是不堪设想的,区区希望来帮忙的朋友第一要冷静!”

    他停了一下,接着又道:“今天的邪魔有三在,他们不会齐心的,咱们先要看谁来!”

    那个呼庞功在这时大声道:“来了怎么办?”

    郑一虎道:“在下承天下朋友不弃,大义增援,不过在下有个请求,那就是看在下的行动而定,在下须要群攻时,那就请大家力以赴,否则就严守阵脚,谁都不可逞个人之勇!”

    呼庞功大声道:“行了,我们有了这个原则就不会乱了。”

    郑一虎突然提高内功,发出震撼谷的声音又道:“今日最大的希望是消灭所有的邪门,替天下江湖除害,不可再留后患,朋友们,三侵团又进谷了,千万记住,看在下的手势,听在下的招呼……”

    他突然降落地面,又向众老道:“请问诸老,三侵团有几个主脑人物?”

    星宿圣母抢着道:“共有三个,他们的修为合起来抵得两个阴火祖师!”

    郑一虎长揖道:“承教了!”

    他一回身,大出一群老少意外,他竟向两百余隐士异人走去了……

    第一个是枯大师,一见大惊,火速喝道:“虎儿回来!”

    郑一虎这时连他也不理了,依然昂步而行。

    枯大师跺脚道:“糟,他会激反那群正邪难分的老怪物了。”

    众老也感焦急,只有星宿圣母正色道:“老和尚,我们只看勿多嘴!”

    那一群奇人异士一见郑一虎行去时面色不对,突然有个紫袍红面的老者走出问道:“飞龙,大敌当前,你莫非来请老夫等相助?这件事免谈,老夫等是为了混天磁而来的。”

    郑一虎连看都不看他,目注前方,仍旧昂步而行,竟硬由紫袍老者身旁擦过去,根本视他若无。一紫袍老人这个难堪可大了,可是他看到今天的情势,谁敢逞血气之勇,他气得身发抖却不敢有丝毫举动。

    郑一虎直待行到那一大群人前时,才沉声道:“诸位前辈请听着,今天的局面,本谷之内,非敌即友,非邪即正,决不许有第二者插手其中碍事,如有专为混天磁来的,那就请离开谷内。”

    两百余奇人异士闻言,真是进退两难了,他们如挺立不劝,不但立将发生冲突,而且硬背上个邪字,这是谁都不肯承认的,依言离开嘛,又丢不起这份面子。

    忽有一个红袍老者走出人群,冷声向郑一虎道:“飞龙,你是仗着数千天下武林撑腰才如此目无徐子么?”

    郑一虎冷笑道:“请问前辈站在哪一面说话?”

    红袍老者晚道:“就算与你对立又怎样!”

    “诸位前辈听清楚了,如有和这个邪门同党的人物都请出来,否则看完这一场火速上峰!”

    他说完踏出数步,面对红袍老者道:“在下无须仰仗一个帮手,连在下的匪徒都不许相助,不过阁下有多少同党例外,今天第一场就是你们的了。”

    红袍老者嘿嘿阴笑道:“老夫乃海外练气士,当年连太上君尚且不敢面对面的向老夫大声言敌,想不到今天反而受你这目无尊长的东西之气!好!动手罢!”

    郑一虎缓缓将手伸出道:“没有时间与阁下多纠缠!前辈接住这一招!”

    红袍老者一见,面色一凝,沉声说道:“你小子要与老夫比内力?”

    郑一虎突然朗声大笑道:“太上君不敢轻视之人,想必绝非等闲人物。”

    红袍老者忽然回头向人群大声道:“散仙岛上来人听了,老夫此斗不管胜负,也不许任何人协助,你们立刻到终南山上去。”

    他说完之后,突然发出内劲,只见他掌心冒出一股紫包的真气。

    郑一虎的掌心依然无色无形,但那老者的紫气却被阻在五尺之外就不能再逼进了!

    在场之人一见,不由人人变色,大家同声哄然道:“无上真气!”

    郑一虎忽向红袍老人道:“阁下如能将真气再逼进一尺,在下即双手奉送混天磁,否则快点离开终南山。”

    红袍老者这时已尽力,莫说一尺,他要再进一寸也不可能了,随即收手,连门面话都不说一声,扭转身去一招手,大喝道:“散仙岛的随我离开终南山!”

    随着红袍老后面的可不少,居然有二十几个。

    当这批人刚刚翻上崖壁时,突见那曾经见过的南极武圣走出人群向郑一虎道:“年轻人,你已得到混天磁了?”

    郑一虎朗声道:“实物就在此!”

    南极武圣冷笑道:“你今天仗着人多,可出尽风头了?”

    郑一虎大怒道:“不怕死的尽管来夺,晚辈连亲兄弟都不要相助!”

    南极武圣道:“今日一过你就当心了!”

    他说完拔身而起,径直朝终南山峰冲去。

    南极武对一走,人群中陡然发出无数的冷笑之声,可是他们亦纷纷朝终南山峰奔去,霎时走了个空!

    当此之际,前谷中人影如潮,一排一排的向庄前涌到!

    郑一虎看得清楚,知道是三侵团首先发动了,也立即独自迎出。

    巫山神君一见弟弟的举动,立即大喝道:“老二当心,三侵团一向是不讲武林规矩的。”

    郑一虎道:“大哥,请准备五十个善长真气点穴之人,到时我要用,再准备五百人搬运尸体的,其他都不可乱动!”

    说完,他身如电疾,一要冲出半里,迎上三侵团的人潮,大喝一声,攻进魔群,真是如入无人之境。

    三侵团一见对方只来了一个少年,立即展开围攻,须臾就将郑一虎吞湍在人潮中不见了。

    庄前天下武林一见,简直不明郑一虎的心意,突听那呼庞功奔到巫山神君大叫道:“神君,令弟此举是什么意思?”

    巫山神君接道:“也许是给敌人一个下马威!”

    呼庞功疑问道:“敌人中尚未闻有人死亡,令弟已遭吞没了,这叫下马威嘛?”

    他的话还未停,突见一个青年大叫道:“敌人停止前进啦,其内部似已发生巨变了。”

    三侵团的徒众这时将郑一虎团团围住,显然都被吸引住了!渐渐的,敌群愈聚愈紧,中央竟如凝结一般。这时庄前数千人看得又惊又疑,同时也把终南山上的那批隐士异人搞糊涂了。

    原来郑一虎在冲进敌群之际就掷出了他自己命名的混天镯,一下子吸住四五个,敌群一见,这认为是郑一虎用什么暗器将同伴打伤倒地,因此奔出几个去救,谁积压不救还好,一去又被吸住了,如是乎愈吸愈多,愈多吸力愈强,何须一刻,敌群之中竟堆成了一座人山!

    郑一虎这时仍在敌群中闪来避去,他既不下手。也不离开,存心把敌人搞得一塌糊涂,不让敌人有喘息余地!

    三侵团的首脑人物不知是谁,郑一虎早已料到绝难找出,不过他料到决难逃出混天镯的吸力。

    一顿饭久不到,敌群逐渐都被吸进人山了,这时竟只剩下五十余人仍追着郑一虎不放。

    终南山峰的老怪物们终于明白了,可是他们都在心中暗暗吃惊,谁也不敢大声叫破秘密,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叫破,郑一虎就会将他们武林围困在终南山峰头。

    庄前的老辈人物也看出奥妙,只见星宿圣母郑重道:“小虎是存心一网打尽了!难道他不许别人乱动!”

    白公公突然向巫山神君大声道:“老弟快派出五十人等候!”

    巫山神君早已在群众中挑选好了,接口道:“前辈,舍弟尚未招呼,他要时再派去。”

    郑一虎最后又将追他的残敌引近山了,真正一个也未留下,他忽然展开惊世骇俗的轻功,一圈一圈的绕着人山,双手十指齐发,霎时点位了数百人的穴道。

    巫山神君一见,大声喝道:“小虎,你不可造多了杀孽!快住手!”

    郑一虎停住答道:“大哥,三侵团中没有一个不是十恶不赦的,快派出五十人来!”

    巫山神君急向枯大师道:“大师,求你老阻止他,他要杀尽对方了!”

    枯大师摇头道:“施主,贫僧只能替这批恶人的亡魂给予超度!”

    巫山神君大惊道:“连你老也赞成这种杀法!”

    枯大师道:“贫僧之所以被逐出少林,就是主张除恶务尽之故!”

    巫山神君暗叹一声,只得派出挑选之人道:“诸位去吧!”

    郑一虎一见五十人尚未接近,立即道:“诸位注意,在下一旦收了宝物,敌人就能活动了,不过他们暂时有阵晕乱,诸位只须守住外圈,凡有逃走的就点倒,下手要重。专点死穴,一个也不可放走!免得遗患好人!”

    五十个点穴高手齐声答应,远远的散开围在四周,人人凝聚功力!真是紧张至极,谁也不敢疏忽。

    郑一虎忽向堆起的人山一招手,立由人山里飞出一道红白相间的光华,紧接着人山活动了,真如狼突豕奔,纷纷向四面逃窜!

    五十人同声大喝,手势飞舞,指力如雨点发出,那些三侵团人一个接一个倒下。

    郑一虎一见成功,又向巫山神君道:“大哥,准备五百名高手,火速将尸体运到峰后鬼门沟!”

    这次不待巫山神君开口,凡是来相助的武林已部出动,一个捞一个,纷纷奔向南峰后去了。

    这种除恶务尽的手段。怎不叫峰上的那批隐士异人看了身心胆寒,同时对郑一虎起了畏惧之心,只见他们东一个,西一个,一声不响的开溜了,谁也不敢再起夺宝之心啦!

    一阵忙乱之后,三侵团邪人真是一个不剩了。

    终南派岳掌门这时走进郑一虎道:“老弟,还有两批怎样,他们有动静嘛?”

    郑一虎道:“那两批虽未派人在两面崖上偷看,但三侵团的没有一个逃出,外面的当然不会不知,我们不管,他们如不来,我们就发动!”

    岳掌门道:“现在有个难题了,哪来这么多吃的?”

    正在伤脑筋的时候,忽见那呼庞走来道:“飞龙兄,鬼门沟已用石头泥土掩妥了,峰上的旁观者也走光了!”

    郑一虎道:“老兄来的正好!兄弟我正想找你谈件问题。”

    呼庞功道:“什么事?”

    郑一虎道:“这么多朋友,主人无法招待奈何?”

    呼庞功大笑道:“这要你操什么心,人人都带有干粮。”

    郑一虎道:“那太过意不去了,做主人的真不好意思。”

    呼庞功道:“大敌当前,谁还顾得到那么多,这个不用客气了。”

    郑一虎道:“那就请兄转告大家吃干粮,敌人如不来攻,那我们就发动!”

    呼庞功道:“先攻哪一面?”

    郑一虎道:“先攻阴火教!”

    呼庞功道:“好,一个时辰为限,敌人再不来,我们就发动。”

    岳掌门知道众老是没有带干粮的,他转身一拱手道:“诸老请进庄,没有什么好招待,随便吃点东西吧。”

    白公公走向郑一虎道:“小虎,下一步行动采什么方式?”

    郑一虎道:“这次擒贼先擒王!”

    四海神乞道:“当心黄夫人在我们后面偷袭!”

    郑一虎道:“这就有杀她的理由了,否则碍于太上君的面子!下手时难免束手束脚!”

    星宿圣母道:“孩子,黄夫人最好不要杀她,除掉她两个徒弟尚且有麻烦哩!”

    郑一虎摇头道:“杀其弟子,她必拚命,到那时只怕守不住分寸,不过晚辈已下了决心,这次非扫清武林后患不可!”

    星宿圣姑叹道:“那就难免和太上君翻脸了!”

    郑一虎道:“后查由他自己负责,如要面子,他就早该有处置了。”

    他自己不入厅内吃饭,同时也不许妻子和徒弟进去,吩咐甘淋送点吃的出来,他在外面陪着天下武林吃干粮!这种细微未节,也引起天下武林莫大的好感。

    巫山神君深知弟弟的为人,他也把妻子们阻住了,笑向申瑶道:“小虎比我们细心多了!”

    杜吉斯看到郑一虎带着小徒去察看天下武林,不禁向培亨道:“小虎确有领袖之风!他去看谁没吃的哩!”

    培亨点头道:“我们快跟去,有很多人不会华语。”

    在未申之后,谷里除了岳家一家被郑一虎阻住不让随行外,其他众人部准备妥当了,只等郑一虎的号令而行动啦。

    郑一虎自己领先,在申未离谷,直扑左侧!可是赶到一座峰时,发现阴火教早就走光了。

    天下武林一看敌迹无,大家主张改查正面!但郑一虎向呼庞功道:“谷中三侵团被部去除的消息定已走漏,黄夫人一定亦及时退去啦!”

    呼庞功道:“她怕了?”

    郑一虎道:“这很难说,也许另有阴谋,不过阴火教确是被咱们吓跑了。”

    呼庞功道:“下一步怎么办?”

    郑一虎道:“天下武林来的人多,请他们暂时散开搜敌,不过只限于北上一方,提防黄夫人各个击破。”

    呼庞功道:“我们虽然分散,但也不会失去连络,一旦有事,马上又可聚集的。”

    郑一虎道:“路上如果有名胜古迹,呼兄请转告大家尽管去游,我要在一个月后才能到,现在只好暂时分手。”

    呼庞功道:“大侠要去哪里?”

    郑一虎道:“查查阴火教的动静,这批邪魔如果不查出来,后果比黄夫人更严重。”

    呼庞劝告别而去,郑一虎等着众老到齐后向星宿圣母请示道:“圣母,你老要回星宿海嘛?”

    星宿圣母摇头道:“老身决心和众老替你暗查敌踪,孩子,阴火祖师千万不能让他活下去。”

    郑一虎道:“这老魔神出鬼没,终南谷这一逃脱,只怕不易找到他了。”

    圣母摇头道:“孩子,这你就估计错了,这魔鬼愈受到压力愈要逞强,现在你是他唯一的对手,他必寝食不安,定要千方百计来除你,当你他是怕你有天下武林撑腰而暂进明退,实际上他必暗暗盯着你。”

    郑一虎道:“那我就不必多费时间去找他了!”

    圣母道:“你目前第一要防止他的手下到处为恶!第二要向各大门派提出警告,防其分别向各门各派下毒手。”

    郑一虎道:“黄夫人一面呢?”

    圣母道:“老身已派弟子上须弥山去了,拟请太上君自己出山,他如仍旧不理,那只有大发武林帖了,武林中一发,事后他就无话可说了。

    郑一虎道:“这是老辈人对于老辈人的情在话,以晚辈而言,太上君已应负起放纵妻子为达江湖的不可之罪了。”

    他与众老告别以后,随即等着兄嫂和杜吉斯,培亨等仍绕道西方转北而去。

    日夜不停的穿过秦岭山脉,第四日中午过了渭河,落在武功城内,仅只休息一会便又登城。

    这天他派出侯靖、牡丹和两个徒弟在前探路,自己和大众租了几辆马车在后面跟着,这样一方面不暴露行迹,因此吃了饭大家都上街玩去了。”

    到了街上,放眼看去,是人群,真有摩肩擦踵之势!巫山神君忽有所觉,忙向吕素道:“素妹,你快赶上众弟妹,叫她们勿分散!”

    吕素笑道:“你有什么发现?”

    巫山神君道:“虽无所见,但要提防春之神,他的藏天网擒人于无形,我们的人,万一要落在他手中,那就非常麻烦了。”

    吕素去后,申瑶忽然自后面走近巫山神君道:“一龙,今夜可能有事情发生!”

    巫山神君见她神情有异,忙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申瑶道:“人太多了,他们似又有意低着头!”

    巫山神君郑重道:“那要告诉老二,问他作何处置?”

    申瑶道:“现在大家玩得高兴,等回店再说罢!”

    巫山神高道:“假使那老太婆就是黄夫人,而那两个青年当然是须弥子和春之神了,这样的大发现,岂可等到晚上再说。”

    他急忙抢出,赶在前面追着郑一虎沉声道:“老二,你申姐有发现了!”

    郑一虎回头道:“我已经知道啦,黄夫人定在后面出现过,她又到前面来露了一面。”

    巫山神君道:“还有两个青年你看到没有?”

    郑一虎道:“大哥,那不是须弥子和春之神,显然是黄夫人的另外两个什么人,不过不要紧的,这两天她还不会有所举动。”

    巫山神君道:“为什么?”

    郑一虎道:“白夫人在暗中传言给我了,她说太上君出关了,这消息黄夫人也已知道。”

    巫山神君摇头道:“你不可大意,这老太婆如没有什么计划,绝不会盯着我们。”

    这时培亨、杜吉斯和劳穆尼三人看到他们兄弟谈论,随即也过来问道:“二位怎么不动身了?”

    巫山神君即将所知告诉他们。

    杜吉斯道:“戴高亨达和皮杜尔过河去了,他们似乎亦有发现!”

    郑一虎道:“老杜,你们三位请快去叫他们回来,我们不可过份分散!”

    杜吉斯道:“我们这些外来的角色,大概在黄夫人眼中根本不屑一顾,你只注意姑娘们即可。”

    郑一虎回头和巫山神君道:“大哥,你去将他们唤到一块,我去河边看看,黄夫人八成是由水路来的。”

    杜吉斯道抢先领着向河边走,可是沿岸下并没有多少船只,甚至还只有一些小停停着。杜吉斯发现皮杜尔和戴高亨达正由下游走了上来,迎上问道:“二位看到什么没有?”

    皮杜尔郑重道:“有三个阴火教高手过河去了。”

    郑一虎道:“这两方都冲着我们来了,这样也好,免得我们到处瞎碰。”

    说完一招手道:“回店去吧,我们今晚不停留了,给他们两方一个莫明其妙。”

    杜吉斯道:“向什么方向?”

    郑一虎道:“到店中问我大哥,他对地形比我熟。”

    回到店中,只见其他人等也陆续到了。

    巫山神君一进店就向弟弟道:“侯老三和牡丹又发现一批阴火教人了。”

    郑一虎道:“大哥,我要今晚动身赶夜路,你看什么方位前进较好?”

    巫山神君道:“你有什么计划?”

    郑一虎道:“只是给敌人一个莫明其妙的行动。”

    巫山神君道:“那就稍改一点方向,大家直奔黄陵吧!杜兄等应该游游我们国家的创始人的墓地。”

    郑一虎道,“何地可到?”

    巫山神君道:“大家加一点劲,也许明天晚上可到!”

    郑一虎一点人数,发现只有两个徒弟不在,忙问白紫仙道:“阿燕和阿茵那里去了?”

    白紫仙道:“我们回来时,看到他们在买什么吃的!”

    郑一虎大急道:“糟!落店了还买什么吃的,你快和玲妹去找他们!小把戏必定发现什么人了!买东西只是掩饰而已。”

    白紫仙忙向马玲玲道:“老三,我们去看看!”

    白女蒙蒂道:“我也去!”

    黑女娜姐一拉九公主道:“我们也去!”

    郑一虎摇头道:“找两个孩子,你们去这多么干吗!”

    众女不理他,一同出店去了,到了街口,后面又偷偷的跟上侯靖和牡丹。

    白紫仙找到那家店子,讵料哪还有两小的影子,不禁随声道:“他们真的有事啦!”

    九公主道:“阿靖,快回去告诉你二哥,只说我们向北门去了。”

    侯靖道:“不必回去说,我们只要半个时辰不回店,大哥和二哥就会动身了。”

    白紫仙道:“那快带路,阿燕和阿茵必定向大街北端去了。”

    他们一路退出北门,马玲玲忽然叫道:“他们真的出城了,那面墙上不是阿燕的记么?”

    大家只见一处墙口画了一只小燕儿,不由大急,九公主道:“快!”

    城外的行人已不多,他们如风追出去,并未惊动多少人!可是到了郊外后,四下一看,却毫无动静。

    在最前面的是牡丹,她又发现记号了,大叫道:“他们离开大道了,这里是阿燕的指标!”

    地面上摆着一根长树枝,也是摆的一支燕子,但头是向一条小道。

    九公主道:“他们看到什么了,为何这样急,连信都不送回去?”

    白女蒙蒂道:“两个孩子不傻,那是怕敌人脱梢!”

    大家这时力赶去了,仍然一路上留心记号,虽在夜晚,但他们的目仍旧如同白昼一样。

    一口气追出数十里外,只见前途连农家的灯火都没有了,估计已追了二更天的时候啦。

    远处有一座不太高的黑影!侯靖忽然赶到九公主身旁道:“慢点,我发现阿燕和阿茵了!”

    九公主急问道:“在哪里?”

    侯靖道:“就在那座山下!”

    九公主道:“你快上去!他们是停止还是行动?”

    侯靖道:“我看到他们跳下树来!”

    说完急冲向前!

    白紫仙招手道:“大家都上去!”

    两小似已看到大家了,这时也向这面招手。

    瞬息之间,大家赶到了,只见刘青燕摇摇手,表示要大家勿大声,接着道:“师傅来了没有?”

    贺绿茵抢着道:“黄夫人带着须弥子,春之神,还有另外两个未见过的青年,他们在追杀一个老头子,同时我们又发现阴火教有大批老少也在追杀那老人,可是那老人机灵无比,他不知用什么身法逃脱了!”

    九公主道:“你们看到他们在前面?”

    刘青燕道:“我们也暗暗盯着他,现在那老人就在这座山上。”

    侯靖急急道:“我明白了,这老人就是持有‘金阙灵液’之人,黄夫人和阴火祖师要斗二哥,他们非得到金阙灵液不可,否则他们挡不住混天镯!”

    九公主道:“这老是叛贼首长插汉的军师。”

    侯靖点头道:“正是!擒住他,插汉就等一失去一条手。”

    白紫仙道:“那就上去擒他!”

    侯靖道:“如果有这样容易,二哥早就杀死他了!”

    马玲玲道:“你二哥不是交给你和牡丹去办嘛?”

    牡丹接口道:“当初我们也认为能够斗过他,现在知道他的底子了,只怕再加上十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黑女惊问道:“他的武功有那么高?”

    侯靖道:“不,论武功谁是二哥的对手,否则二哥也不会派我和牡丹办事了!”

    九公主道:“那是其他特殊能力了。”

    牡丹道:“是的,他的真姓名叫蒲元,他有五个字号,一号‘老狼精’,二号‘千年福’,三号‘十尾狐’,四号‘地理鬼’,五号‘海底针’,单凭这五个字号,就可想见莫人了。”

    白紫仙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已不在山上了?”

    侯靖道:“他的伎俩只比我和牡丹高一等,在行动上我们还能较量一下,嫂嫂们,慢慢跟我走。”

    他似料那老人真不在山上了,立即向牡丹道:“向北追如何?”

    牡丹点头道:“大概要到四更才能追上。”

    众女不知他们有什么名堂,随即跟着侯靖向北追出去。

    到了二更,侯靖忽然跳起道:“他改方向了!”

    壮丹道:“不,他被另一路人物逼着了!”

    九公主认真向牡丹道:“你们何以能察觉出蒲元老人的行动?”

    壮丹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有暗记,除非是单独行动,否则必须留下暗记不可!”

    九公主道:“什么暗记?”

    侯靖道:“记号太多了,我们这一行总称之为‘七死八活’,那是死记有七个,活记有八个,其实还不止此数!比方阿燕留的记号就是死的。”

    白紫仙惊讶道:“活的是什么?”

    牡丹道:“右侧不是有一只虫在叫嘛,那就是活的,该虫被蒲元老人喂了药,叫声不自主,而且不能动,如果我们不急急追赶,一定能遇实在蒲元老人的助手在此出现!”

    九公主道:“那老人还有助手,你怎么听出这虫声是蒲元老人放的?”

    侯靖道:“也许是他的徒弟也不一定,不过虫声并不指出有什么人,我们只知虫音是蒲元老人放的。”

    白紫仙道:“那我们捉住他的徒弟了好留作人质呀!”

    侯靖道:“他的助手也不是无能之辈,如果抓不到,那我们就白费时间了。”

    马玲玲道:“仍向正面查过嘛?”

    侯靖向壮丹道:“虫声激烈,真是被逼的,不过我们不要管,等四更时再看看。”

    侯靖顿着又奔进,这时他不大急,回头道:“二哥也许会赶上我们。”

    奔不到三十里,突见前面也出现一批黑影,九公主低声喝住侯靖道:“慢点,那是一批什么人?”

    侯靖立住道:“大概就是追蒲元老人的。”

    马玲玲道:“是五个青年,八个老人!”

    九公主道:“我们向侧面树林绕过去,先看清是什么人物再说。”

    侯靖带领首先抢入林中,回头道:“牡丹跟我来!”

    九公主会意,拦住其他人慢慢在后,轻声道:“不管是哪一方的,先不要惊动他们。”

    牡丹跟了上去,二人奔至一处崖上,低头一看。只见下面有条小路,未几就看到那批黑影如飞经过了。

    侯靖轻声道:“是阴火教的!”

    牡丹道:“他们追向东北角。行色甚急,莫非发生什么事了。”

    侯靖道:“那还不是与黄夫人争夺蒲元的事!”

    一会儿,九公主等到了,她们听到侯靖的报告之后。都不赞成动手,他们仍旧向正北赶路。

    到了四更,侯靖和牡丹同时叫起来道:“老鬼好快,他过去了!”

    白紫仙知道二人又发现了记号,问道:“去黄陵还有多少路?”

    侯靖道:“还有一天好走!”

    九公主道:“快,追到黄陵等你二哥!”

    侯靖道:“假设蒲元不去黄陵怎办?”

    九公主道:“当然以这老鬼为目标!他不去再改道。”

    正待再进,突闻马玲玲道:“不好,左前面有大批人物到了!”

    九公主郑重道:“你察出有多少?”

    马玲玲道:“足足有四十几个!”

    九公主急急道:“盯上去,可能是黄夫人的一批了!”

    大家提高功内,劲赶了上去,估计有十里余,真到一批批黑影了,可是马玲玲急急道:“不是黄夫人的禁谷中人,居然是终地谷所见的那批隐士异人!”

    九公主啊声道:“又多了一批追蒲元的人了,大家都想得到金阙灵液来斗小虎哩!”

    白紫仙道:“前面是山区了,我们小心一点。”

    忽然一道黑影由空中落下,恰好落到众女面前!

    大家开始一惊,及至认清,不由欢呼了起来,讵料竟是郑一虎赶到了。

    九公主讶然道:“你为何一个人来?”

    郑一虎道:“他们大慢了!”

    他忙向侯靖道:“你快带牡丹和阿燕阿茵向左侧过去,为什么你是知道了的。”

    侯靖道:“他一直就在这个方向!你们认为追正确了?”

    牡丹道:“我们有他的暗记呀!”

    郑一虎道:“老鬼狡猾极了,他的暗号由四个弟子出,他自己反在后面,现在他把黄夫人和阴火祖师,以及几百隐士异人给愚弄得晕头转向!”

    侯靖大骂道:“这老鬼几乎把我和牡丹也整惨了,二哥,你如何知道的!”

    郑一虎道:“我几乎捉住他了,可是他还有三个替身!”

    侯靖啊声道:“那不是替身,而是他的三个师弟,这下麻烦大啦,‘千脚虫’,‘三角牛’,‘四只手’由万毒崖进关来助他了!”

    郑一虎骇然道:“你都知道?”

    牡丹接道:“这是我们恩师的遗嘱上写得有的!二哥,你要我们的人千万当心,这三人不但和老鬼蒲元有同佯的功夫,而且毒辣得很,阴险之处,尤胜其他邪门。”

    郑一虎道:“我知道了,你们快去!”

    九公主道:“你不去?”

    郑一虎道:“另外又出现一件奇宝了,有人在黄陵后面山上得到一件东西,据说连太上君不敢接近!”

    大家闻言同声惊叫道:“那是什么?”

    郑一虎道:“是一面小小的铜锣,只要打一下,锣声响起,凡在三十丈内的高手都感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据说太上君就是为了这东西才由须弥山赶来的。”

    白紫仙道:“得宝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郑一虎道:“目前谁都不知道,大哥等已到前面去了!”

    侯靖道:“我们明天来,这蒲元八成也会去。”

    分手后,侯靖立和牡丹带着两小奔出。

    直到天亮,牡丹忽然急叫道:“阿靖,你看前面的农家门户!”

    侯靖一看,火速道:“是蒲元,快冲过去。”

    牡丹冷笑道:“再看他后面门内!”

    刘青燕声道:“老头子被那人用刀抵住背心!”

    侯靖大急道:“金阙灵液会被那人夺去!”

    牡丹喝声道:“你愈来愈傻了,蒲元是什么人,他肯交出嘛?我们藏起来,暗暗窥伺,先看清那矮子的路子再说,他凭什么能威胁住蒲元?”

    侯靖君声道:“对呀,那人年经不大,已往未见过,他是什么人?”

    刘青燕道:“他们在说什么,过去一点如何,这里太远,那人是在逼蒲元交出宝物。”

    藏身一会,贺绿茵忽然指着农家屋后道:“不好,那是谁?”

    牡丹道:“有变化了,那是阴火教的两个老人,他们要偷袭了。”

    突然只听老鬼蒲元小吼道:“苍鹰有人来了!”

    侯靖闻声,急急道:“阴火教人被蒲元老人察出了……”

    他还没有说话,忽见那矮子挺刀一刺!

    紧接着,蒲元老人惨叫一声,踉踉跄跄冲了出去!

    侯靖忙叫刘青燕道:“蒲元负了重伤了,你和茵儿绕到其对面林中去,但只截住,莫杀他!”

    两小依言绕出去,但一掠就没事了,她不由吓声道:“那是什么声音?”

    侯靖似也有感觉,不禁变色道:“莫非就是二哥所说的宝物!”

    牡丹被提醒,双脚一掠,直向农家,好也不管什么厉害!

    侯靖一见大惊,拼命迫去,大叫道:“阿丹,当心!”

    侯靖慢得一步,牡丹已经进了那户农家,及至侯靖追到农家后面时,只见牡丹立在两个尸体的旁边!

    牡丹道:“此人也是一名非常高手,我来得不慢,但就不见他的影子了!”

    侯靖怀疑道:“他怕什么?不应逃走呀?”

    牡丹忽然道:“快去看两小……”

    侯靖会意,不禁大惊,立和牡丹再冲出农家,直扑对面林中!

    一路上只见血迹斑斑,那是蒲元老头经过之地。

    到了林中,牡丹突然指着道:“那不是蒲元老人的尸体!”

    侯靖只见地面尸体俏有点抽动,但不见两小,不禁大声叫道:“阿茵,阿燕……”

    叫了数声,不见动静,他更急了,大吼道:“两小定被苍鹰追逃了!”

    牡丹娇叱道:“快追呀,还站着干嘛。”

    二人放腿追去,但又不知迫向何方。

    原来两小恰好在林中截上老人蒲元。可是蒲元已仆地不起了。

    刘青藻奔过去时,发现蒲元已不能说话,他就在蒲元身上乱摸!

    贺绿茵知他要搜什么,不由自主,也忙乱搜一气,结果哪有什么金阀灵液,只是蒲元一只皮袋中搜出几绽银子,不过还有一件牛皮图样。

    就在这时,刘青燕忽然察觉有了脚步声,他不由大惊,急将银子和图收起,忙对贺绿茵道:“快走,苍鹰来了!”

    贺绿茵知道非常危险,低声道:“侯靖叔和牡丹姑呢?”

    侯靖道:“他们的经验比我们高,我们不要管,先逃脱苍鹰要紧。”

    两小身法如电。翻身溜开,尤如脱弦的箭!

    也许是苍鹰迫不上他们,居然被他们摆脱了,估计路程,足有七十余里,这时刘青燕立在一座山腰上停住道:“阿茵,我们走的是什么方向?”

    贺绿茵看看太阳,噫声道:“我们奔到正东了,太阳升高几丈啦!”

    一轰轰隆隆的声音传进刘青燕的耳中,他愕然道:“这座山后有大河嘛?”

    贺绿茵道:“翻过山看看,对了,莫非是黄河!”

    刘青燕道:“岂有此理,绝对不是黄河!”

    二人翻上山,恰好看到一个樵夫,贺绿茵上前问道:“请问大叔,山下是什么河?”

    樵夫见他们这样年纪轻轻的就带有兵器在身,立知必为江湖人的后代,他在山中见的多了,并不为异,停下斧头笑道:“山下是芦水,距下游不远即通黄河了!”

    刘青燕道了,轻声向贺绿茵道:“我们如何走法?”

    贺绿茵道:“芦水就是葫芦河,上游通黄陵,我们就奔上游去会师傅如何?”

    刘青燕急急摇头道:“那里的武林云集,那个苍鹰非去不可,我们岂可送上门去?”

    贺绿茵道:“你认为那张图有名堂?”

    刘青燕道:“看都不要看,那是蒲元老人藏金阙灵液的图,我们奔下游,找个地方研究一下,看看图上地址是什么地方。”

    刘青燕和贺绿茵为了一面避开苍鹰的危险,一面研究在蒲元老人身上所得的藏宝图,他们就在葫芦河搭上一条小船,直向下游放去。

    两小这一出人意料的行动,不但避过了苍鹰的追样,同时了害苦了侯靖和牡丹,她们两人不见两小之后,真是心急如焚!盲目追寻了几天,直至无计可施才决心去诉告于郑一虎,火速奔黄陵,幸好他们也未撞上苍鹰。

    两小在第二天就入了黄河,当时就登上对岸,接着又顺黄河而上,又经过数天,最后深入龙门山中。

    龙门山古洞无数,历经发现的就有几百个,各个洞内尽是雕刻的佛像,两小为了找一处从无他人所到的地方,他们足找了十几天,最后终于找到一个绝佳之处才停止。

    但很奇怪,他们只在洞中呆了半天就出来了,而且他们的神情显得非常高兴,他们竟在那半天之内就把藏宝地悟出来了。

    贺绿茵到了洞门口,目光到处搜索,似在察看有无外人。

    刘青燕看到她那谨慎的举动,居然哈哈大笑道:“阿茵,你别疑心生暗鬼,这地方哪有什么人来!”

    贺绿茵回头娇嗔道:“谁说没有人来?蒲元老人不是来过,我们不也是人?”

    刘青燕道:“我是说没有第三者了。”

    贺绿茵道:“蒲元能找到这里,我们能找到这里,其他的人也能找到这里来!”

    刘青燕道:“我不和你抬杠了,这次我们是万分之巧,事先没想到蒲元把金阙灵液藏在龙门山中,现在快寻断头石佛!”

    贺绿茵接着道:“龙门古洞有几百个,石佛更是多到无法计数,图上没有指明是哪座洞,我们如何去找?”

    刘青燕道:“我们的方法是找一个洞留下一个记号,把所有的洞都找光了,自然找到那断头石佛。”

    贺绿茵道:“这不行,这最少要找一个月,我们还是把图交给与师傅吧。”

    刘青燕道:“我们这次是巧遇,只怕有人比我们更巧哩!”

    贺绿茵道:“你的意思怕人碰巧得去宝物?”

    刘青燕道:“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贺绿茵沉吟一会,忖道:“他的意思不无道理……”

    一沉接口道:“你把图再详细看看如何?”

    刘青燕道:“图上已很明显,没有旁的疑问了,图上画的那座门.门上画龙头,这就是龙门了,至于门内那个圆圈,我就是代表洞的意思!”

    贺绿茵道:“门里的佛像虽没有脑袋,但不一定是指石佛呀?”

    刘青燕道:“龙门数百个洞,哪座洞中不是石头菩萨?”

    贺绿茵暗暗一想,认为刘青燕的解释确无置疑的地方,她只有承认了,但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呀”的怪响,未久,突然一连传来几声惊心动魄的惨叫!

    刘青燕闻言变色,一把就将贺绿茵拉进洞去,低喝道:

    “苍鹰寻来了,他在杀人!”

    “我们先在洞内躲避一时再说,可能苍鹰也是追来的!”

    该洞的后面没有去过,这时有了危险,他们被迫至朝后洞钻!

    后洞非常崎岖,又昏暗又阴森,是石笋交错,地面竟是原始的!高低不平,洞可大得异常!

    刘青燕接着贺绿茵,尽向石笋缝走去,目力虽强,但却无法保持方向。

    不知钻了多远,突然听到后面有人沉声道:“海兄,黄夫人手下死了五个啦,看势我们也抵挡不住!”

    刘青燕知道有人进洞了,悄悄向贺绿茵道:“我们不要动,提防被发觉……”

    贺绿茵没有作声,但忽听另一个声音道:“李兄,黄陵方面的各路人马,只怕都要向这边追来了,我们如不提前将苍鹰收拾,只怕‘惊天声’会落到他人手中啊!”

    贺绿茵闻言,吓得向刘青燕道:“苍鹰所得的小锣原来叫‘惊天声’!”

    刘青燕尚未答话,到听先说话的那人又开口出声道:“那矮子的武功就非你我俩人能胜,何况还接近他不得,为今之计,只有暗袭一策了。”

    正在这时,突闻洞外发出冷笑道:“二位是何方人物,竟敢商量袭你家大爷!”

    说话的两人似知不敌,居然不敢答话了!

    洞外当然是苍鹰到了,刘青燕立感威胁逼近了,他悄声向贺绿茵道:“我们再向里走,苍鹰非进来不可了。”

    那座洞真是不知有多宽,也不知多深,石笋如森林,走进几百人都可藏躲而不露形。两小虽说是再进去,其实他们根本不知哪儿是真正的后洞。

    那两个不知名的人物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一点动静也没有,就是那苍鹰也未再出声。这反使整个洞内显得更恐怖。

    两小摸索到了一个极暗之处,贺绿茵忽然触及一面石墙,忙向刘青燕道:“这可是最后面啦,你摸摸看,这是石壁!”

    刘青燕运足目力,看出真是一面石壁,轻声道:“这是侧面,我们顺右手走去。”

    贺绿茵突然觉出人影一掠,不禁大惊,急向刘青燕道:“左侧石笋内有人!”

    刘青燕急急拉着她冲向右侧,顺石壁火速奔出。

    猛地里有人大喝道:“朋友,快站住,大爷也许放你一条生路!”

    刘青燕闻言一震、知道是苍鹰逼近了!他哪还敢停。

    石壁也是左转有弯的,这时她拉着贺绿茵又钻进石笋之内了,但在一株大石笋下却发现一个洞,立即停身道:“阿茵,快进洞里去。”

    贺绿茵道:“洞太小,一旦苍鹰堵住沿口怎办?”

    刘青燕道:“希望里面有出路,反正逃不脱了!”

    贺绿茵无暇多说,俯身就往洞中钻!

    小洞居然非常深,真是洞中有洞了,刘青燕一直连腰都不能伸直,忖道:“假使这是死洞就糟了,那非饿死在里面不可。”

    足有五五十丈曲折的小洞,贺绿茵连裤子部爬破了,她这时停住不进啦!

    刘青燕以为真没有去路了,问道:“不通嘛?”

    贺绿茵发出奇异道:“阿燕,这里有个石室!”

    刘青燕奇异道:“室中有什么?”

    贺绿茵道:“室内很明亮,不知光由何来,四壁都是佛像啊!”

    刘青燕大喜道:“快进去,你看到门没有?”

    贺绿茵道:“没有门,只有左面又有一个圆洞,大概那是出路。”

    刘青燕道:“快,快进去,我后面似有动静,只怕是苍鹰追来了。”

    贺绿茵爬进石室,忽又道:“阿燕,快,这时有块圆石,大概是堵洞用的!”

    刘青燕爬了进去,不先看室内情形,急忙抱起那块圆石,他先把洞堵住,看了看,摇头道:“除非苍鹰不寻来,否则这块石如何堵得住?”

    贺绿茵道:“最低限度不让石室的光泄漏出去。”

    刘青燕忽然想到一法,面显郑重,他忽然拔出短剑道:“阿茵,我守在这里,假设苍鹰寻来,他必定先将圆石推出,那时我就趁势给他一剑!”

    贺绿茵道:“你打算在此不动了?”

    刘青燕道:“不,趁这时候,你放心去探左面那洞,看看那我是不是出路?”

    贺绿茵道:“我早就又饿又渴啦,阿燕,你快把水过来和干粮给我,吃过再探!”

    刘青燕闻言,陡然惊叫道:“糟啦,刚才那一慌乱,我把粮袋水壶给掉了!”

    贺绿茵骂道:“该死啦,我可要你陪!”

    刘青燕道:“不要急,先探洞,如有出路就不怕没吃喝。”

    贺绿茵骂道:“没出息,你去探,我没有力了!”

    刘青燕笑道:“那你来守洞口,也许我先替你找点泉水来!”

    贺绿茵道:“活见鬼,这时三点潮气都没有,那来泉水!”

    她只得拔剑守在洞口,替下刘青燕去探另一洞内的出路!

    不一会儿,突听刘青燕成倍惊叫道:“阿茵,不好了,这也是石室,但再无出路了!”

    贺绿茵冷笑道:“你看错了,那是泉水!”

    既无吃的,又无喝的,甚至还没有出路,这可把贺绿茵气坏了,同时更饥渴难受,她陡地大声道:“阿燕,出来,我们冲出去,饿死渴死不如珍着尚能一斗!”

    刘青燕没有回答,但不久又惊叫道:“阿茵,我看到一尊无头石佛了!”

    贺绿茵一听找到无头石佛,顿把饥渴都忘了,洞也不守,包包向那洞中钻去。

    进来一看,确见也是一问石室,不过这时发现刘青燕手中竟多了一只古怪的瓶子!

    “阿燕,你手中是什么?”贺绿茵奔过去惊问。

    刘青燕指着一尊没有脑袋的菩萨笑道:“我在这尊菩萨的脖子里拿出来的!”

    贺绿茵吓声道:“是蒲元老人放在里面的!”

    刘青燕道:“何不干脆说这是金阀灵液!”

    贺绿茵大喜道:“我们快找出路!”

    刘青燕道:“除了退回原路,其他没有出路了!”

    贺绿茵道:“仙露如不早交给师傅,在我们手中绝难保住!”

    刘青燕道:“我何尝不是这个想法,但这时出去,那就正合苍鹰之意了。”

    贺绿茵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出去,我实在渴极了!”

    刘青燕道:“我又不是石头作的,你渴我也渴呀!”

    贺绿茵也知出去太危险,只好与请青燕仍守住洞口。

    刘青燕把瓶子收好,干脆坐下,低头沉思,他希望能想出脱困之法。

    洞外有何动静,洞内简直一点不知道,好在那苍鹰始终没有寻到。

    两小不知守了多少时间,惟有饿渴却愈来愈难忍受了。

    大概有三天了,贺绿茵竟发出哼声来啦,她感到通身无力,口中竟似冒出烟一般,她已躺在地上了。

    刘青燕只是男孩子,他一直咬着牙关苦忍,然而他发现贺绿茵的样子不大对了,于是移过去安慰道:“阿茵,你在这儿忍耐,我一个人出此察看一下,也许苍鹰离开了!”

    贺绿茵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苦苦的撑了一下,但又躺了下去,摇摇头,发出无力的声音:“不能出去,阿燕,我有预感,苍鹰就在外面!”

    刘青燕道:“难道他知道我们了?”

    贺绿茵道:“虽然他不知道我们,但他定知蒲元老人藏宝之地就在这个洞.当然他不知道洞中还有洞。”

    刘青燕道:“蒲元告诉他了?”

    贺绿茵道:“蒲元在苍鹰的剑尖抵住背心之下,他虽不部告诉他,还焉能不吐露一部分,否则苍鹰为何别处不去,单单来龙门。”

    刘青燕闻言,不由悚然道:“我倒没有想到这一层,阿茵,你的看法八成不错了,这如何是好?”

    贺绿茵道:“现在我们要偷出去的气力也没有了,唯一希望师傅寻来,否则只好等到饿死和渴死了!”

    刘青燕突然道:“阿茵,我有一个决心要下了!”

    贺绿茵道:“你要喝金阙灵液!”

    刘青燕道:“是的,虽然对师傅不起,然而我们活不下去了。”

    贺绿茵道:“喝了又怎样,顶多能止渴一时,但仍出去不得!”

    刘青燕道:“不,师傅曾对我说过,仙露不但永久止渴,而且每次可挨饿一个月!”

    贺绿茵道:“愈有这样的好处,我们愈不能私自处理,师傅纵不见责,别人知道必说我们目无尊长。”

    刘青燕道:“我也想到这种,但我们死了之后,宝物岂不落入他人之手!”

    说完忽从袋中摸出瓶子又道:“阿茵,快喝,师傅不但不会责怪,他还会高兴哩!”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苦海飞龙 爱搜书 苦海飞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苦海飞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苦海飞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