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半个月之后,三女到了龙首山下。

    山下有一镇,时逢元宵夜,远远看到镇灯火辉煌,九公主触景生情问白紫仙和玲玲笑道:“在京师,今夜可热闹极了!”

    白紫仙道:“听说京师在今晚金吾不禁,皇上与民同乐,老百姓可以入宫游览?”

    九公主道:“那也是有限度的!”

    入镇找店,她们也不去玩,吃过饭就休息了,安静舒适的过了一夜。

    当他们第二天动身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有几个雄纠纠的大汉也向镇外走,八人都带着长剑,似有什么急事。

    白紫仙轻声道:“那是钢铁双侠的手下,十八罗汉中人。”

    九公主道:“你和钢铁双侠的过节,到现在完了没有?”

    白紫仙道:“钢铁双侠不满我自家堡人,这中间没有仇恨,那只是妒忌而已。”

    九公主道:“你已有两个叔叔被双侠杀伤,双方的过节愈来愈深了。”

    白紫仙道:“在越城岭那件事,最后想起来还是我两个叔叔自不量力,其实打不过人家又何必逞能。”

    九公主道,“听说双侠近来宣布改为钢铁三侠,但不知又有什么人入伙了?”

    白紫仙道:“我也听说过,据说他们老三是非常神秘的入物,而这个人竟敢闹入鬼窝大战鬼王!”

    九公主大骇道:“这个人我怀疑就是与魔王火拼的同一个人,上次我就想问他,但又不好意思。”

    马玲玲道:“那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们比他小四五岁!他已成大人,我们还是小女孩子。”

    白紫仙道:“不是你想的那种不好意思,而是正在混乱的局面中,岂可问不关重要的事。”

    九公主道:“噫,那,那几个大汉走了?”

    三女紧紧迫上,及至数十里,讵料前面突然又出现一批骑马的大汉!

    那批骑马的带了几匹空马,这几个一到,骑上那儿匹马合伙疾驰。

    马玲玲道:“他们是来接这几个的?”

    白紫仙道:“看势他们要走远路,既是顺道,我们还是追他们去。”

    在午后前,面一共十八骑停在一座山口外面,他们把马赶进林中,人却慢慢的向山口里面走。

    九公主一看疑问道:“他们进山口作什么?”

    白紫仙道:“这是群山之口,附近百里内没有人屋和牧民,莫非钢铁双侠在此有临时寨棚?”

    九公主道:“我们从侧面绕过去,到高处探看,山口内一定有深谷。”

    白紫仙道:“双侠手下十八罗汉到齐了,他们显然又要作什么无本生意。”

    九公主笑道:“在这蛮荒地区有啥油水?”

    白紫仙道:“他们作案不仅限于内地或本国,有时更深入罗刹境内下手。”

    正说着,突在有个少女的声音娇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九公主闻声来自头顶,急忙抬头一看,原来她们竟走到一座悬崖下了,及目只见二十八余丈高的崖顶上立着一位少女。不禁大奇,轻声向白紫仙道:“想不到我们还有同行哩!”

    白紫他=笑,抬头答道:“我们是过路的,姐姐贵姓?”

    崖上少女道:“这里没有路,你们只怕是过山的!”

    那少女不肯说姓名,但却飘流落下,又道:“噫,这位竟是易钗而弁的贾先生。”

    九公主笑道:“好厉害的眼睛!”

    少女道,“三位小妹莫非是追着十八罗汉来的?”

    白紫仙笑道:“姐姐突然出现,又知十八罗汉来历,未免太神秘了。”

    少女长相甚美,大概还不到二十,只见她笑道:“三位小妹要想探秘,那就请随我来。”

    马玲玲道:“去哪里?”

    少女道:“见见我们帮主!”

    白紫仙讶然道:“你们是中帼帮的人。”

    少女道:“原来这位妹子早已知道敝帮之名!”

    白紫仙道:“早就听人提过贵帮之名,但未曾会过贵帮中人。”

    少女道:“我们从来不去内地,因此内地江湖武林人物自难见到。”

    九公主道:“贵帮主贵姓?”

    少女道:“我们帮主也就是我们的大姐,姓申,名瑶,她是钢铁双侠老大的妹子。”

    白紫仙道:“姐姐既能说出帮主的姓名,那也该说自己的姓名呀?”

    少女道:“我姓濮,名萃华。”

    马玲玲道:“原来贵帮与钢铁双侠是自己人,难怪不阻止十八罗汉而拦阻我们。”

    少女濮萃华笑道:“你们追十八罗汉有什么事?”

    白紫仙道:“好奇而已。”

    濮萃华道:“现在该说你们的姓名了。”

    九公主道:“我叫朱素,我二妹白紫仙,三妹马玲玲!”

    少女惊叫道:“一个是玉鸾仙子九公主,一个是西域凤女杀星!”

    白紫仙笑道:“谁说我是女杀星?”

    少女娇笑道:“双侠说的,他们还和你打过一架哩!”

    白紫仙笑道:“印证武功罢了,那算不得决斗!”

    少女点头道:“二侠说你厉害则有之,好在还很通理。”

    九公主笑道:“双侠到了此地?”

    少女道:“不,还没有来,他们的老三有事,大概要明天才能到。”

    白紫仙探问道:“老三是谁?”

    少女道:“是双侠的义弟,这人太神秘,连我们都没有见过。”

    九公主道:“双侠不曾提过这个姓名么?”

    少女郑重道:“申大侠连他妹子面前都不肯说,在我们面前更不用问了。”

    翻上崖,直朝一座奇峰上走,忽见峰后有一谷,少女道:

    “下面就是我们临时落足之处,三位在此少停,我去禀明大姐再来奉请。”

    九公主道:“贵帮主也很年轻吗?”

    少女道:“还未满二十,我们中最大的还只十九岁。”

    白紫仙道:“你们有多少人?”

    少女道:“连大姐共有四十九人,除大姐之外,共分四队,每队十二人,我掌一队,冉一芳掌二队,桑中玉掌三队,匣群露掌四队,今后如再有十二人则编第五队。”

    马玲玲道:“濮姐原来还是队长!”

    少女道:“有事则分队长,无事都是姐妹!”

    九公主道:“贵帮主的武功,一定很高强罗!”

    少女郑重道:“她是女神,魔王都不敢来动,他也不清楚。”

    少女去后,九公主向白紫仙道:“这女子对我毫不隐瞒,其中必有原因?”

    白紫仙道:“没有什么,她不过生性豪爽,口快心直而已。”

    马玲玲道:“她们在此一定有事?”

    白紫仙道:“那是一定的!”

    一会儿,下面腾起五条人影,最前面是个非常美的苗条少女,她背后就是濮萃华和另外三个,真的都不到二十岁,人人都很美。

    九公主向白紫仙道:“前面定是申帮主了。”

    言犹未住,只见第一个美少女,盈盈笑道:“难得公主驾到!”

    九公主道:“姐姐就是申帮主吗?”

    前面少女含笑道:“在公主面前,更不敢做主,更不敢做姐姐了。”

    白紫仙笑道:“江湖上说江湖话,我们都很小,你这大姐当定了!”

    申帮主娇笑道:“西域凤,你的小嘴真厉害,这位小妹就是马玲玲妹妹吗?”

    九公主见她指着马玲玲,笑道:“这是我三妹,望大姐多照顾。”

    申帮主叹声道:“我们之中,以她最可爱了,快请!请到下面谷中坐。”

    九公主道:“大姐,我们冒失闯来,你不见怪么?”

    申帮主叹声道:“公主说哪里话,请都请不到哩。”

    谷底林中有帐幕,她们下去后,立有一大群少女围上来,莺声燕语闹成一片,帐中坐不下,就在林中草地围成一圈。

    九公主一看,只见人人都生的很美,而且个个英气流露,无一不是高手。

    白紫仙笑向申帮主,道:“大姐在此,一定有事吧?”

    申帮主道:“公主和白妹子定知异域有个名为蜂王党的邪恶门派,现在我们正遭该派找上了。”

    九公主大惊道:“那专害女人的魔鬼党!”

    申帮主道:“我中原称他为魔鬼帮,其实在异域列称他们叫魔鬼党,这个党开始时叫蜂王党,传到现在已有数百年了,从前不进中原,现在开始到我们边疆活动了。”

    白紫仙问道:“大姐准备与魔鬼党力拼吗?”

    申帮主道:“我的人力不及对方百分之一,因此破例要男子们帮助了,目前能请的只有钢铁三侠,但三侠还不肯露面。”

    九公主道:“三侠老大是大姐哥哥呀?”

    申帮主道:“大哥是没有问题,但他说非三侠出来不可。”

    白紫仙道:“据濮姐姐说,这三侠是个神秘人物?”

    申帮主道:“现在知道他就是巫山神君,但仍不知他姓什么?”

    九公主道:“我二妹猜到了,巫山神君我们见过,不久前还见过他大战魔王!”

    申帮主道:“你们见过的,那不是他的真面目,他的真面目连我大哥也未见过,据我大哥说,他的易容方法高绝,武林无出其右。”

    马玲玲道:“哪有义兄弟都不清楚的,这人太古怪?”

    申帮主道:“此人定有隐衷,我们不能怪他,不过他很正派,这是我知道。”

    九公主道:“大姐人手不足,我们虽不行,但也可略效微劳啊!”

    申帮主大喜道,“那太好了!公主和白妹子能帮忙我的力量大增了。”

    白紫仙娇笑道:“我三妹也不弱哩,大姐莫看错了。”

    申帮主格格笑道:“当然,当然。”

    九公主向白紫仙丢个眼色,叫她暂时莫说穿,侧顾濮萃华道:“十八罗汉为何不见?”

    濮萃华道:“在前谷,我们有规矩,男人未经许可,他们不得和我们在一块!”

    白紫仙笑道:“自己人有啥关系?”

    申帮主道:“你还小,不懂男女之间的微妙,将来你就明白我立下这规矩的重要了。”

    天黑时,有几个少女送上晚餐,可见她们是有组织的。

    申帮主特别替三女搭了一座帐幕,还派了两个少女来照顾。

    天亮后,申帮主走到帐前,轻声叫道:“三位妹子起来没有?”

    九公主在帐内笑着走出,道:“早起来了!”

    申帮主道:“今天我们要动身了。”

    白紫仙走出问道道:“钢铁三侠怎么样?”

    申帮主道:“我昨夜去过前谷,我大哥和二侠到了,他们已先动身了,带着十八罗汉替我们开路。”

    九公主道:“去什么地方?”

    申帮主道:“出塞,我们先找该党的第一基地。”

    白紫仙道:“在什么地方?”

    申帮主道:“有线索,是在喀拉湖中,地在蒙古极西。”

    九公主道:“我们的行动,魔鬼党不能不知啊!”

    申帮主道:“该党比鬼还精灵,当然知道,也许沿途会人拦截,但我们既然打算决斗,那还怕什么?”

    白紫仙看到濮队长和另外三个队长率领他们姐妹都上了马,排成两行,只等帮主动身了,于是笑向申帮主道:“我们二个也有马骑吗?”

    申帮主笑道:“早在谷口准备好了,我们的帐幕行李不多,空马有余。”

    九公主轻笑道:“我们变成娘子军啦!”

    申帮主笑道:“应该说小姐军才对。”

    到了谷口,四人同时上马,押着队急驰出山,未几就进入草原。

    在草原上,经常看到大批牧民和马群,申帮主向二女道:“这些牧民看来安定无事,其实他们无时不在戒备中,他们人人能斗,无分男女都有武功。”

    九公主道:“他们防备什么?”

    申帮主道,“盗贼,异域强民,还有各部落之间的仇恨等等。”

    白紫仙道:“目前所走之区,是朝廷所有吗?”

    申帮主道:“是的,再走两天就是蒙古了。”

    九公主道:“一般所说的马贼,就是盗马贼吗?”

    申帮主摇头道:“从前混淆不清,现在有明显的区别了。马贼就是盗马的贼成群结队,这种贼现在称作红胡子,劫财而不盗马,另一种人数不多,暗来暗去,专盗马卖,等于小偷,牧民非常头痛,称之为盗马贼,那与真马贼不同。”

    九公主笑道:“我们这样成群结队进入蒙古,不知蒙古兵看到会不会盘问。”

    申帮主道:“边疆异域不似内地,成群结队的江湖人多得很,只要不闯军营,过路的向例概不过问。”她一顿又道:“假设穿的是军服自然又当别论!”

    走完草原就是沙漠了,当天晚上就在草原边缘过夜,申帮主吩咐扎营煮饭了。

    九公主喜欢辽阔的草原,她吃过饭就帮着白紫仙马玲玲二人策马驰骋到数十里外,任意游览去了。

    初春的天气,北地虽仍寒,然而草原的冰雪已溶,天空万里无云,一轮明月高挂,策马草原,别有一番风味。

    白紫仙远远看到有片绿波荡漾,不禁娇声道:“前面有个湖!”

    九公主道:“几天没洗澡了,我们到湖里洗澡去。”

    马玲玲道:“被人看到怎办?”

    九公主道:“这是夜晚,有谁看到?”

    白紫仙道:“先去看看情形再说,如果四下没有牧民,我们就下去洗。”

    三女驰近,只见湖不大,但水清见底,而且四下无人,九公主一见娇笑道:“清清静静,正是洗澡的好机会。”

    马玲玲道:“你两个先洗,我在岸上守望,等你们洗过后我再洗。”

    九公主道:“这样更好。”

    三女正待下马,突然马玲玲似有所见,急急道:“远处有两骑人马奔来了!”

    九公主抬头一看,确见湖对面有两点黑影如飞而来,隐声道:“是女的,莫非申大姐派人来寻找了。”

    白紫仙道:“方向不对,我们的地点在后面。”

    马玲玲又叫道:“不好,后面似有五个人影在追赶!”

    九公主道:“把马放下,我们迎上去,看是怎么口事?”

    白紫仙首先抢出,沿着湖奔过去。

    九公主带马玲玲跟上,叫道:“二妹,先问明白再讲。”

    两骑女子侠接近,白紫仙娇声问道:“来的什么人?”

    第一骑女子一看奔来三个小姑娘,显出气急之情,大声道:“魔鬼党追来了,这几位妹子快逃?”

    白紫仙一听是魔鬼党,立即拦住道:“不要怕,我们合力打死他!”

    那两个也是少女,她们发现三个小姑娘都带着兵器,但摇头道:“我们都是女子,我们打不过才逃脱的,小妹妹,还是快走吧。”

    白紫仙不再阻拦,却回头向九公主道:“姐,我们两个先动手,留三妹作后援!”

    九公主点头道:“不要杀死,留个活口给申帮主问问。”

    二女同时拔出长剑,如风迎了过去,在数十丈外将敌人截住了,一言不发,迎上就动手打开了。

    魔鬼党共有六人,都是壮年家伙,居然人人武功高强,霎时将二女围住。

    马玲玲知道九公主和白紫仙绝对能取胜,她一点不着急,反向尚未离去的两少女问道:“二位姐姐是哪里人?为何在此处遇上魔鬼党?”

    两少女一见九公主和白紫仙竟能将六敌挡住,心中大骇,急答道:“我们是华山派的,魔鬼党在内地闹翻了天,良家女子遇害不少,我们这次是奉命出来探敌的,小妹,你们是什么人?”

    马玲玲道:“我们是中帼帮的!”

    两少女惊讶道:“原来你们是女神手下啊!”

    正说着,忽见申帮主带着濮萃华寻来了,马玲玲一见大喜道:“大姐姐,我们遇上魔鬼党人了。”

    申帮主和濮萃华跳下马,笑道:“这二位是何方人氏?”

    马玲玲道:“她们是华山派的姐姐。”

    申帮主点头道:“玲玲,你在这里陪她们.我去看看魔鬼党到的是几流人物?”

    马玲玲道:“大姐,你不要去,我大姐和二姐足够了你等着问问吧。”

    申帮主笑道:“没有口供可问,魔鬼党打不赢就自杀,他们人人都在口中藏有速发性毒药,发作极快,无药可救。”

    华山派一个穿黄衣的少女,道:“大姐贵姓?”

    申帮主笑道:“我还没有问二位哩,我姓申!”

    黄衣少女道:“我姓张,名静闲,这是我师妹李君兰!”

    申帮主含笑道:“二位是在什么地方遇上那六个鬼东西的?”

    黄衣女道:“在沙漠中间,他们尤如幽灵一样出现!”

    申帮主道:“内地一定很混乱,魔鬼党显已大举发动了,否则中原各派不会派人出来。”

    黄衣女道:“乱极了,遍地都有魔鬼党人抢劫和奸杀!”

    突然前面发出数声惨叫,马玲玲大喜道道:“得手了!”

    六个魔鬼党人先后倒下,九公主已带着白紫仙回来了。看见申帮主笑道:“他们竟自杀了!”

    申帮主笑道:“你要想擒活口不容易!”

    白紫仙道:“他们的武功,只算是普通高手吗?”

    申帮主摇头道:“二位所见的只是最差的一群而已,一二流不但武功高,而且人人都有秘门暗器,今后不可大意。”

    “我们还有几个同门姐妹在等消息,多蒙相助,暂时告别了。”

    申帮主笑道:“二位有事请便,后会有期。”

    两华山少女去后,申帮主笑向九公主道:“你们竟跑到这里来了。”

    马玲玲接道:“我们想在后面湖里洗澡啊!”

    申帮主笑道:“那太危险了,魔鬼党往往不知不觉中出现,一旦被他们看到就糟了!”

    濮萃华噗哧一声笑道:“你们光着身子打架!”

    九公主笑道:“放心,我们留在岸哩。”

    申帮主仍摇头,且郑重的道:“单凭一个人,就算他身是法也不行,敌人来多了,俗语说,蚂蚁多了咬死象!假设敌人把你们的衣服给拿走,在这种地方,喊破了喉咙都没有用,今后你们还是谨慎一点为上。”

    申帮主虽然还不到二十岁,但在这一篇老成持重的劝告里,完显出她是一位饱嗜人海滋味的人,三个小姑娘不再得意下,由衷的接受室篇警告。

    九公主道:“大姐,女神二字得来真不容易,现在我明白你的成名原因之一了。”

    申帮主忽又笑道:“谁能够得称女神啊,江湖上的人,簇因某一点事儿就夸大其词罢了,不过我从小就离家在外闯荡,论经验我比你们多一点倒是不错。”

    白紫仙格格笑道:“因此你才是我们的大姐姐啊!”

    申帮主摆手道道:“能作你们的姐姐真不容易,好啦,回去吧,过不多久连月亮也没有了!”

    回到营地时,天已过了半夜,估计只有一个时辰休息又要动身了。

    三女的帐幕是紧靠着申帮主的,不料睡下还不到半个时辰,马玲玲忽然把九公主和紫仙推醒道:“快醒来,帮主出去了!”

    九公主道:“你怎么知道?”

    马玲玲道:“外面远处有个人,我刚刚听到衣袂带风之声,岂知申帮主也听到了,我知道她去追那个人啦。”

    白紫仙轻声道:“我们悄悄出去,不要惊动别人。”

    三女整理一下衣服,同时闪出帐外,马玲玲领先向西急追。

    在一里之外,忽然有两个人打成一圈,九公主惊叫道:“帮主和人斗上了。”

    白紫仙道:“那儿右面有几株树,我们掩到树后去看,必要时再出手相助。”

    九公主道:“打得好激烈,那是什么人?”

    白紫仙道:“大概是魔鬼党的高手。”

    那几株树不高,三女掩到树下,离斗场不远。

    九公主发现对方是个高大的中年人,而且长了一脸大麻子,她悄悄向白紫仙道:“你见过没有?”

    白紫仙摇头道:“没有会过,这人的武功太高了。”

    马玲玲道:“大姐的武功更高,她竟抢了上风!”

    九公主道:“大姐为何不用剑,与男人打斗,女人用拳掌是吃亏的。”

    白紫仙道:“对手不用剑,大姐岂肯示弱?”

    看了一会,那个大麻子已加了劲,这时猛地枪攻了!

    马玲玲讶然道:“他原来未用劲!”

    九公主道:“这人招式光明正大,走的路子也非常谨慎。”

    白紫仙道:“对女人,有些招式是不能用的!”

    九公主道:“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对方竟是个正派人物呀!”

    白紫仙道:“大姐的面上未带怒色,也许是对方招式光明正大之故!”

    忽然只听申帮主喝问道:“阁下是谁?”

    大麻子发出朗声大笑,道:“在下说是过路的,姑娘硬把我当魔鬼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申帮主冷笑道:“你一直向我营帐方面扑来,一定存了坏心眼!”

    大麻子哈哈笑道:“在下认为那是牧民,有心前来求点吃的。”

    “你难道无姓名吗?”申帮主猛扑追问!

    大麻子摇头接招,淡然答道:“在下姓名只能告诉朋友,似这等追供的方式下,我怎么肯服气?”

    申帮主突然退后,大声道:“你走吧。”

    大麻子停手笑道:“姑娘,喀拉湖的魔鬼党已经搬了家!”

    申帮主忽见他说出这句话,不由一怔,她忽像遇到一个她久待不得的人物似的,急忙走近道:“你是……”

    大麻子哈哈大笑,腾身而起,答道:“姑娘的功夫果然名不虚传!”

    申帮主愕然了,她望着那人的身影,居然痴痴的出神!

    九公主这时走出叫道:“大姐,那人真怪啊!”

    申帮主闻言惊觉,回身道:“他是巫山神君!”

    白紫仙讶然道:“也是钢铁三侠老三!”

    申帮主忽然带着妩媚的笑意道:“确是个怪东西!”

    马玲玲道:“他是不是来送信的?”

    申帮主点头道:“明天我们要改方向了!”

    九公主道:“这人真怪,为何不说明白,似这般藏头露尾,故装神秘干啥?”

    申帮主笑道:“你们不懂,他来的用意不仅是送信呀!”

    申帮主将三个小姑娘带回营地时,其手下那群少女早已准备停当了,只等四人吃过早餐就起程。

    在吃饭的时候,东方已将发白,申帮主宣示改向正西行进,她的活没有一个人发出疑问,从这里看出,她帮的规矩是非常严格的。

    发生什么事情,申帮主不提起,仅向濮萃华挥手道:“萃妹,今天要赶到‘库库推穆尔’!”

    濮萃华惊讶道:“那不是四面环着大沙漠的登乌拉山吗?”

    申帮主道:“我们要在该处长期驻扎!”

    濮萃华不再问原因,立即带着队动身。”

    一共五十二骑,分成两行驰出,渐渐进入沙漠!

    不到四十里,前队的濮萃华忽然驰口大声道道:“前面有大队官兵人马出现!”

    申帮主向九公主道:“提防误会,公主请到前面去如何?”

    九公主笑道:“小将军们不认识我,解释恐怕也没有用!”

    申帮主郑重道:“官兵假如误会怎么办?”

    九公主道:“请濮姐提出一个字号就没事了!官兵如来查问、只说我们是西域飞龙的人即可!”

    申帮主骇然道道:“我们冒充飞龙人马?”

    九公主道:“大姐,一点也不冒充,这里有两个人就是飞龙的心肝宝贝!”

    白紫仙娇喝道:“你也是!”

    申帮主格格笑道:“原来你们是少飞龙的朋友!那好极了,萃华,照公主的话去办罢!”

    前面已有数骑官兵驰到,其中有个青年官军,马玲玲一见,急急道:“那将军我认得!”

    申帮主道:“那更好,我们上去罢!”

    那将军正待问话,但一见马玲玲赶到就噫声道:“这不是马姑娘么?”

    马玲玲道:“将军好记忆,还认得卖剑的贫女子。”

    那位青年将军正色道:“当日我与小虎看到今尊其剑时,就知姑娘不是平凡之人!”

    马玲玲道:“将军贵姓?”

    青年将军道:“在下姓祝名文!姑娘这批人去哪里?”

    马玲玲道:“我有朋友要去追查武林败类魔鬼党,相信将军亦有所闻!”

    祝文啊声道:“魔鬼党现占住此去沙漠中的一座奇山官兵受害不小!”

    申帮主道:“官兵为何到了这里?”

    祝文道:“番兵中有蒙古骑兵救万人,其进退之路就是经过这片大沙漠!”

    申帮主道:“将军请回去,这座山由我们攻打,同时可以牵制蒙古骑兵。”

    祝文道:“姑娘恐怕人数不少,蒙古骑兵显然有魔鬼党人作后盾。”

    申帮主道:“将军带来多少人马?”

    祝文道:“三千轻骑!”

    申帮主道:“那就请将军接近库库推穆尔扎营,你们单独对付蒙古军,我们单独对付魔鬼党,两下配合,使其左右受制。”

    祝文连声道:“就这么办.请姑娘在后面跟进。”

    马玲玲见他策马要去,忙问道:“祝兄可知小虎的消息?”

    祝文道:“听说已到西城,但没有看到他。”

    马玲玲向九公主道:“小虎如果来了,他一定先找魔鬼党,我们最好等着小虎来。”

    申帮主笑道:“他行军布阵名传天下,难道亦可单打独斗?”

    九公主道:“我也只知他能打打仗!”

    马玲玲道:“我只见过他打败魔王,不过我的武功是他传授的!”

    申帮主大惊道:“他打败过魔王!”

    九公主笑道:“他打败魔王毫不稀奇,因为他的徒弟也打败过魔王!”

    申帮主更奇道:“他徒弟是谁?”

    白紫仙格格笑道:“就是你面前这个最小的姑娘呀!”

    申帮主不信,轻笑道:“你们又取笑了,快走罢,官兵去远了。”

    申帮主策马领先,霎时迫上小姐军去了,白紫仙笑向九公主道:“三妹的功夫,居然连大姐都看不出!”

    九公主道:“干脆不要提,将来叫她见识见识!”

    马玲玲道:“我们三个何不绕到前面去,跟着走太慢了。”

    白紫仙道:“好,我们由左面绕过去。”

    前面数里被风沙弥漫,官兵早已不见了,小姐军也渐渐被遮住。

    三女绕走半里,放缰疾驰,去势如风,马是良马,人提轻功,马儿不感到负累,奔起来真正快极啦。

    整整二天,她们都在风沙里钻,这时耳边连马嘶之声也听不到,九公主忽然勒马叫道:“慢点,我们可能走错方向了!”

    白紫仙一指前途道:“没有错,我们似乎超过了,你看那高耸入云的黑影不是山峰是什么?”

    九公主道:“那还远得很,起码还要走一天一夜!”

    白紫仙道:“地面上已有草,大概就要走完沙漠了,但奇怪,风沙仍很浓!”

    马玲玲道:“我看到前面有花草啦!”

    九公主和白紫仙看不到,知道自己内功不如马玲玲,同声道:“可能有绿洲!”

    驰出十余里,风平沙静了,前途真的有遍花草地,甚至还有树木!九公主笑道:“我们可以休息了,这片绿洲似乎还没有马经过。”

    三人吃了干粮,躺在草地上,舒适的休息,白紫仙笑道:“在这里过一夜多好!”

    九公主道:“天已不早,我们还想动嘛?”

    白紫仙道:“不动又要落到大队后面了。”

    马玲玲道:“难道大队不经过这里?”

    白紫仙道:“在沙漠中,我是老内行,这遍地绿洲似乎未被牧民发现过,显然不是必经之路。”

    九公主道:“我们走走看,这儿似乎不小。”

    白紫仙和马玲玲跟着跳起,她们任马吃草,一同步行查看。

    因树木甚多之故,他们无法看到境,信步行去,发现到处都是花草。

    九公主突然若有所悟似的,停步叫道:“二妹三妹,这是什么季节?”

    白紫仙格格笑道:“你糊涂了,正月还没有过去啊!”

    九公主道:“你们才糊涂!这些花从哪儿来的?”

    马玲玲啊声道:“是呀,难道此处未下过雪?”

    九公主道:“这是西北角上,高山上说不定还在下雪,沙漠中雪溶得早是事实,但绝无花草不谢的。”

    白紫仙道:“你认为这绿洲上有古怪?”

    九公主道:“只有两点可以解释,第一,这地下必有火山,第二,这绿洲上必有奇宝。”

    马玲玲道,“我们寻寻看,希望能有所获。”

    整个绿州走完,估计方圆不到一里宽,当中有口井,是天然的,无法知道有多深,水向上冒,源源不绝,流出的水形成一条小溪!一直流出绿洲之外,未端即隐入沙漠。

    白紫仙走近井旁,伸手一探井水,噫声道:“水是热的。”

    九公主道:“这就是温泉了,地底有火山已无疑问。”

    白紫仙道:“我又想洗澡了。”

    九公主道:“经过大姐警告,我真不敢了!”

    白紫仙道:“这样好的隐秘之地,怕什么?”

    九公主道:“那仍须留三妹在上面。”

    马玲玲道:“我叫小金虎守住如何,我也想先洗哩!”

    小金虎在她手中抱着,连吃饭也不离,九公主笑道:“你怕我们先把水弄脏吗!”

    马玲玲道:“井中可容十几人怎会洗脏呢,小金虎能查觉数里内的动静,有它守住比人还可靠。”

    好在是晚上,九公主同意了,于是她们脱得光光的向井中跳!

    井深处只有中央,四周不及一个人高,最奇的是那块地方为石地,这在沙漠里是绝无仅有的。

    长时期奔驰在风沙之中,一旦遇到有洗澡的地方,脱光衣服,浸在水里,其舒适和愉快不言可知。

    三女这一洗,真是高兴极了,她们谁都不想上岸了。

    白紫仙渐渐向中间浮去,她回头娇声道:“快来,中间更暖和!”

    九公主道:“当心,那儿太深了。”

    白紫仙娇笑道:“有内功还怕淹死嘛?”

    九公主道:“你探探出水口有多宽?”

    白紫仙伸手一探,噫声道:“你们快来,出水的地方似乎是石梯!”

    九公主道:“胡说,出水口又不是斜的?”

    白紫仙道:“是斜的呀,水不是笔直冒出来了。”

    马玲玲道:“姐,这地方一定有古怪,我们下去探探如何?”

    九公主道:“这样赤身露体怎行!”

    马玲玲道:“难道井中还有人不成!”

    九公主一想不惜,笑道:“那就走罢!”

    白紫仙见二人浮近,笑道:“我先下去,你们跟着来。”

    三人闭住气,一个一个的向水中行下去,尤其是马玲玲,她竟能看清四周的一切情形!足足下了几十丈深,讵料下面更宽了,可惜水里不能说话。

    三女愈探愈觉奇怪,谁都不想回头,及至下到一个时辰,估计已有几百丈深了,忽见下面竟是一道地下河流!宽已有十几丈了,不过立时她们平着前进!

    顺流而行,水势不激,又不知走了多远,但河流仍旧无穷无尽。

    白紫仙这时在九公主手心里画字,意思是不想再走了。

    九公主会意,她向她写道:“既来之则安之。”

    说是河流也不对,因为她仍在水中,头顶毫无空隙,说是在水洞中倒比较恰当。

    地势又高了,但仍是充满了水,本过她们觉得水在流动啦!

    九公主又在白紫仙手中写字道:“二妹,我们离开流水地了,莫非这是岔道?”

    白紫仙摇摇她的手,叫她莫管,因为她已发现什么似的。

    在马玲玲眼中,她已十分惊奇了,她竟看到头顶不远竟没有水了!

    “波”的一声,白紫仙钻出水面,她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马玲玲都觉奇,确是离开水了。同声道:“这地方不会比井口高啊!”

    奇怪呀,此地仍在地底呀,水怎么淹不到?

    九公主道:“水被什么东西阻住,而且这东西是无形的,二妹,我们快向上走!”

    白紫仙见脚下依然是石地,而且有石梯,眼前是向上升的洞道,她立即觉得上面有名堂,回头道:“这地方大古怪了!”

    九公主道:“沙漠中常有古代坟墓发现,我们莫非也遇上了,目前石梯不是生成的,二妹,你听说过古焉耆王墓没有,那也是在戈壁沙漠中发现的。”

    白紫仙道:“我们还没有看到墓,怎能知道呢?”

    九公主道:“除了古墓地,否则这地方那有人为的石梯?”

    上面又平行了,突听白紫仙惊叫道:“前面好宽啊!”

    九公主抢出道:“是古墓地!”

    前面现出一座石门,门是大开的,里面是石室,宽如厅堂,三人走进去,只见当中一座石台上放着一口大石棺!

    白紫仙叫道:“棺盖打开了!”

    九公主走上石台,向棺里一看,只见里面什么也没有,大奇道:“骷髅里去了!”

    突听石室一角竟有人接口道:“这棺材不是葬人的,而是埋宝的!”

    三人一闻有人,都不由面色大变,齐声惊叫,真是羞极了,吓得都慌了手脚,连连倒退能止。

    那人大声道:“你们莫怕,我是瞎子!”

    三女闻言,同时停住,白紫仙道:“你是谁?”

    那人道:“我是谁,你们不必问。”

    九公主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那人道:“我也是寻宝来的。”

    马玲玲接问道:“你是瞎子如何能来?”

    那人嘿嘿阴笑道:“来时未瞎!”

    那人藏在什么地方看不到,但听出他的年纪并不老,九公主冷声道:“你如何瞎了的?”

    那人厉吼道:“被人用蜗皇镜照瞎的,哼,那个人也活不了,他中了我的九阴魔箭,不出三日,他必化为浓血而亡。”

    九公主道:“你的眼睛能不能好?”

    那人道:“一年之后就会复明,不过我想尽快离开此地,你们如能助我,出去后我有三件宝物相送。”

    九公主道:“你不说出来么,我们不敢相助!”

    那人阴笑道:“你们不助我,我就不会放你们出去,现在石门被我的九阴魔箭封住了,谁经过石门,谁就会化为浓血!”

    白紫仙娇喝道:“你这人到了这步田地还这么阴险,可见就不是好人。”

    那人哈哈大笑道:“人说魔鬼党最爱少女,谁叫你们是少女哩,姑娘们,要想活着出去,那就只有听我的。”

    九公主惊叫道:“你是魔鬼党!”

    那人得意道:“我们觉得这名字很响,因为它能使江湖人闻声丧胆!”

    白紫仙冷笑道:“我先杀了你!”

    那人大笑道:“我就立在这里,你们连看都看不到,还说要杀我!”

    九公主闻言大急,真是进退两难。

    白紫仙道:“我不相信他的话,姐,仍然和三妹勿动,我到门口去试试。”

    那人闻言,冷笑道:“这是好办法,三个人拿一个去冒险,死一个就知道我的话是真是假了!”

    九公主一把拉住白紫仙道:“二妹不许动,我们要死大家死,绝对不许哪一个去先死!”

    那人嘿嘿笑道:“听声音,你们大概都是二八佳人,可惜我不能看到,否则眼福不浅!”

    九公主道:“你是魔鬼党的首领?”

    那人道:“本党有十大首领,我是最小的一个,你们如肯顺从我,今后保险你们快乐一辈子!”白紫仙冷笑道:“你的腿又未断,难道不能摸出去?”

    那人道:“这地底清流交叉无数,摸错一辈子也走不出!”

    九公主道:“我们现在就走你跟着来吧?”

    那人大笑道:“不行,你们之中,必须有个人被我牵着手!”

    九公主传音二女道:“你莫动,我去接近他!”

    自紫仙道:“小心!”

    九公主存心接近时出手,这时一步一步行去道:“我来了,你现身吧!”

    正在这时,突闻石门口有人急喝道:“去不得!”

    九公主闻言一震,回头发现来了一个少年!

    马玲玲一见那少年,喜得高叫道:“小虎!”

    来的真是郑一虎,只见他叹声道:“你们真大意!竟把衣服留到井边!”

    九公主和白紫仙羞得不敢抬头,同时惊叫道:“你快蒙着眼!”

    郑一虎早已走近了,只见他正色道:“看一眼与多看几眼有什么分别!你们快退到我后面!”

    九公主道:“你是如何找来的?”

    郑一虎道:“公主,这地方我还是刚离开哩!”

    白紫仙道:“是你夺了女蜗镜?”

    郑一虎道:“镜是那东西先得到,我从他手中夺过来的。”

    马玲玲道:“你中了他的九阴魔箭!”

    郑一虎大笑道:“他有十支邪箭,我都中上了,不过也都被我毁去了!”

    九公主道:“石门口难道没有魔箭?”

    郑一虎道:“你们被他唬住啦,他的双腿又被我砍掉了!”

    马玲玲娇笑道:“原来这样啊,难怪他不能动了!”

    郑一虎道:“他见了我连话都不敢说哩!”

    九公主道:“你为何不杀他?”

    郑一虎道:“我答应不杀他的,因为他已把魔鬼党的部秘密告诉我了。”

    白紫仙道:“他说一年后可以复明,是真的吗?”

    郑一虎道:“那是骗你的,他需要几个处女的真元才能复啊是真,刚才你们如果接近他,那就不堪设想!”

    九公主道:“我们难道不能杀他?”

    郑一虎道:“女子接近魔鬼党高级人物三尺之内就会身软酥,哪怕再高的武功也发挥不出来,今后你们与魔鬼党重要人物打斗;千万不可近身。”

    九公主道:“你快带我们出去。”

    郑一虎转身领路,出得井口已是深夜了!九公主和白紫仙跳上井口急急道:“小虎,你离开。”

    郑一虎笑道:“你们的汗毛都被我数清楚了,这时还避什么?”

    白紫仙叱道:“你不离开,我又要打你几鞭子啦!”

    郑一虎哈哈大笑道:“现在你打不下手了!”

    九公主笑骂道:“坏东西!”

    郑一虎赖着不离开,三女只好当着他穿好衣服,其实她们的心中已早属于他了。

    过了没多久,天已近黎明,郑一虎问道:“你们是从巾帼帮来的?”

    九公主道:“我先问你,你怎知道我的来历?”

    郑一虎道:“朱五叔说的,他老人家现在玉门关。”

    白紫仙道:“你一定去闹过我的家?”

    郑一虎哈哈笑道:“我若不去闹,你的姐妹和婶婶只怕要被魔鬼党部糟塌哩,我报仇不成,反而救了你家女人的清白。”

    白紫仙大惊道:“魔鬼党找上我家去了。”

    郑一虎道:“你四个伯伯,三个叔叔,无一个身负重伤,你祖父被十几个魔鬼党围住,而且已到了千钧一发之际,我如稍去迟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白紫仙激动道:“现在怎样了?”

    郑一虎道:“我把他们的伤都治好了才离开,你白家堡依然如旧,不过你的伯父兄弟们现在已有几个替朝廷出力了。”

    九公主道:“战事怎样了?”

    郑一虎道:“大军节节推进,攻破敌城十几座。”

    马玲玲道:“我遇到祝文大哥了。”

    郑一虎道:“他带了三千轻骑前来追截蒙古人马,天黑前已到库库推穆尔扎营,不过我还没有去会他。”

    九公主笑道:“你也看到小姐军了!”

    郑一虎道:“那是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娘子军,你们必定是随她们来的。”

    九公主点头道:“申帮主要打魔鬼党,我们是偶然相逢。”

    郑一虎道:“库库推穆尔的魔鬼党已被我扫空了,只走脱了四个重要人物。”

    马玲玲失声叫道:“那申大姐又扑空啦!”

    郑一虎道:“我们四人天亮奔北京,要在十天之内赶到!”

    九公主大惊道:“京城有事?”

    郑一虎道:“魔鬼党的主要势力群集京师,他们已与鬼王,魔王结成一体了,整个京师闹得天翻地覆!消息传来,已有三十几个东宫卫士死亡了!”

    九公主道:“这怎么办,皇上一定受惊了。”

    郑一虎道:“魔鬼党志在金钱与女色,皇上的安大概大问题。”

    马玲玲道:“郑伯伯和郑大哥有消息没有?”

    郑一虎叹声道:“一点消息没有,但目前忠孝不能俩,我不能不赴京师!”

    天亮时,绿洲忽然有了马嘶之声,郑一虎道:“有蒙古人马经过了!”

    九公主道,“我们也有马在此?”

    郑一虎道:“只有三匹马,我听到的有几百骑!不过不要紧,他们是四处奔驰,目的只在抢掠。”

    九公主道:“那我们也得阻止呀!”

    郑一虎道:“没有时间管这些了,我们动身。”

    马玲玲道:“你的大金虎呢?”

    郑一虎道:“叫它随着朱五叔,老人家须要保护!”

    九公主笑道:“你知道朱五叔是谁吗?”

    郑一虎笑道:“朱公子是公主,朱五叔当然是王爷了。”

    九公主娇笑道:“你真是鬼灵精,他确是我五叔祖!”

    白紫仙骇然道:“是慈悲王爷!”

    九公主道:“他老人家就是这点古怪,从来不管朝中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苦海飞龙 爱搜书 苦海飞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苦海飞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秋梦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梦痕并收藏苦海飞龙最新章节